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27米 快被她給逼瘋了

027米 快被她給逼瘋了

    抱了么?

    抱了!

    東方紅軍用機場諾大的停機坪上,他摟抱著她的樣子,在呼呼的風聲里,濃縮成了一副美好的剪影畫。

    男人鋼鐵般筆直冷硬的脊背,沒有溫度,冷峻的面孔也捕捉不到半點兒情緒。可是寶柒一點兒也不介意,習慣了就好!

    至少,不管他多兇多狠,也不會不管她。

    習慣性揪緊他的袖口,她將身體窩進他懷里,另一只手纏在他脖子上,笑容倍兒甜。

    機艙里。

    第一次坐直升機的寶妞兒眼睛冒星星眼兒了,直溜溜瞅著駕駛艙里的陳黑狗,她羨慕地看他操縱著啟動桿,吸著氣兒的調侃:“黑狗子,丫帥呆了,形象一下就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話說,啥時候你也教教我開大飛機唄?”

    “坐好!”按住她躍躍欲試的小肩膀,冷梟輕斥。

    沒勁兒!

    寶柒乖乖坐好,克制住想往前面駕駛艙竄的心里,撇嘴問他:“你會開么?”

    冷哼一聲,梟爺不答。

    聽罷,陳黑狗爽朗地大笑了兩聲:“咱老大誰啊,當然會!咱紅刺的特種兵,個個天上能飛,水里能游,地上能跑,各種交通工具……”

    “廢什么話?專心點!”梟爺冷冷一句話便打斷了陳黑狗的高談闊論。

    “吹牛!”笑著瞄了一眼冷臉面癱男,寶妞兒故意扯著嗓子刁難:“UFO會開么?”

    “你再跳蚤上身似的蹦噠,一會暈機哭都沒地兒……”

    神見啊!

    啊!

    隨著直升機的迅速騰空,她的心像是被吊起來了似的——

    和客機不同,這個真心肝顫。在震耳的轟隆聲里,她借力使力地鉆進男人的懷里,雙手死巴巴地圈住他的腰,苦著臉耍賴。

    “別讓我放手啊,我慘,我慘得不行。”

    臉沉了又沉,梟爺深幽的黑眸微閃,到底沒有推開。

    直升機穩穩停下時,不用她再耍賴,他就主動將她抱了下來。

    海風拂過,小丫頭柔軟的長發一縷縷揚起,絲絲糾纏在他的脖頸里,抱著她的大手緊了又緊。而他懷里小丫頭,已經被島上的景色給勾了魂兒,迷惑得不知所已。

    傳聞中又嗜血又冷酷的魔鬼集中營天蝎戰隊究竟是個啥情況呢?

    沒有人會想到吧?

    這兒儼然就是一個世外桃花源……哦,不對,桃花島!海風帶著香味兒似的,讓人迷醉。

    尤其神奇的是,京都已經初冬了,可這兒還像春天一般特別暖和。

    紅花綠樹,實可謂人間仙境。

    唯一與仙境不相襯的是一座座軍事化格局的建筑群落,還有聳在海邊的嘹望哨塔,在荷槍實彈的士兵們戒備森嚴的守護下,顯得格外莊嚴肅穆,翠色生幽,質樸生色,像是經歷過千百年歲月洗禮一般厚重。

    寶柒又好奇又興奮。

    “首長好——”

    進入營區,三五步就有一崗哨,見到抱著寶柒過來的冷梟,紛紛立正敬禮。

    陷在他懷里,她好戲的東張西望,像進了馬戲團。

    而對于老大懷里的姑娘,戰士們的目光也像在看動物園的珍稀動物——

    稀罕。

    ——★——

    到了晚上,寶柒的腳脖子已經腫得像個大饅頭了。

    軍醫診斷為足踝扭傷,開了點兒外敷的藥說不太嚴重。可是這種傷就這樣,剛扭著還好點,人一旦歇下來就會疼得更厲害。

    一向好動的她,苦不堪言,不停在腫脹的腳踝上按來按去。指頭一按下去,就是一個小窩兒。

    “二叔……我腳又麻又痛,都不像我自己的了!”

    “喂,你也不興安慰安慰我……虧得我還是你的救命恩人……”

    又來了,救命恩人……

    那一刀估計得讓她說一輩子了!

    不過,他還真像欠她一輩子似的,哪怕臉色沉得發黑,眉目冷了又冷,還是吩咐人端來了熱水和冰塊。

    用毛巾冷熱敷的交替進行,是消腫散淤的好辦法。

    大喇喇躺在椅子上,寶妞兒盯著水盆里倒映出來那張俊逸的冷臉兒,心里美滋滋的。

    “算了,說句實話吧。其實,你對我蠻不錯的!”

    懶得理她,冷梟手下加重力道,一言不發。

    “……干嘛不說話啊?聊聊唄,不悶么?咝……”她話還沒有講話,感覺到腳上一陣生痛,他力氣大得像是要把她給捏碎,忍不住就怪叫了一聲,“謀殺啊你?”

    終于,冷梟惱了,大力地捏著她白嫩嫩的小腳板,心里煩躁得不行。

    她的腳,小小的,在他的手掌下,不盈一握。從來沒有為別人做過這種事兒的他,一腦門兒的冷汗。

    “再吵,老子丟你出去填海!”

    梟爺丟下毛巾直起身來,冷冰冰地瞪了她一眼,為了掩飾著身體狼狽的凸起,雙手插在褲兜里轉身就走。

    “二叔!”叫住他,寶妞兒彎著一雙大眼睛,高高舉起雙手,兩排潔白整齊的牙齒笑得像細貝殼一樣好看:“麻煩你了,抱我床上去……”

    眉心狠狠一擰,冷梟沒有吭聲。

    “喂,我的腳不能動……”

    閉了閉眼睛,他無奈地轉過身,一把撈起她就甩到床上。

    “快睡!”

    哧哧一笑,寶柒知道這廝快被她給逼瘋了,眉頭舒展得更歡實,“好吧……其實,做為正常男人來說,你的反應沒啥可丟臉的,我又不會說出去!”

    血液逆流,冷梟恨不得掐死她。

    ……

    半夜。

    島上天氣變涼。

    寶柒睡覺本來挺乖的,不踢被子,不認床。但今兒不同,身上長得及膝的迷彩T恤是他的,軍綠色的大床是他的,鼻翼里似乎全都是他的味道。

    于是乎,她翻來覆去地打滾失眠了。腦子不聽使喚似的,滿滿全都是旖旎。

    少女心啊,玻璃做的!

    不知道究竟折騰了多久,她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又迷迷糊糊地被尿給憋醒了。

    打著呵欠爬起來,哪料剛一下地,右腳踝完全沒法兒著力,‘撲嗵’一聲就栽到在地。

    可憐的妞兒!

    呲牙咧嘴,她雙手撐著床沿兒正往上爬,房間門打開了,燈光亮了——

    冷梟并沒有睡沉,長年的特種兵生涯和高強度的軍事訓練過來,他睡眠質量一直都不太好,但耳力視力卻又相當好。所以,聽到隔壁的大南瓜滾到地上,還是無奈地披衣過來了。

    “那啥,我上廁所……”

    寶柒揉著不爭氣的右腳,笑得蠻尷尬。

    苦啊!美少女形象又毀了!

    為啥每次他都出現在她最丟臉的狀態?

    冷梟面無表情地扶起她,又十二分耐心地等她上完廁所出來,輕手輕腳地將她放到床上。

    “二叔,我有點兒睡不著……”她說得實話,“你能不能等我睡著了再走啊?”

    “嗯。”

    答應了?這么好?

    半信半疑地閉上眼,她本來還想琢磨琢磨的,可腦子還沒走情節呢,人就睡了過去!

    一夜好眠。

    當清晨的第一縷日光透進來時,她揉著惺忪的眼睛醒了過來。

    怔忡一下,接著就愣住了——

    床前不遠的書桌前,男人鋼鍵的身體趴在上面,手里還拿著一份文件。

    睡著了?

    咬了咬唇,她找了件兒他的外套就一瘸一拐地踱了過去,躡手躡腳地將衣服披在他身上,輕輕抽走了他手里的文件。

    男人手指微動,沒有睜開眼。

    半殘疾人士傷不起,寶柒忍著痛一屁股坐在他旁邊,撐著腦袋瞧他。

    睡著了的男人,少了凜冽和冷漠,帥得要親命。

    閑著無聊,她拿起桌子上的紙筆專注地勾勒起來。

    咳!

    想象無比美好,繪畫水平實在太差,梟爺的形象慘不忍睹。

    她暗笑。

    叮鈴鈴——

    這時,冷梟的手機突然響了。她慌不迭地趴上去壓住那張紙,閉上眼睛裝睡。

    輕咳了一聲,男人倏地睜眼,若無其事地睨她一眼掏出了電話。

    “喂……”

    “老二,寶柒人呢?”

    “她很好,怎么了?”

    “這個死丫頭,警察都找上門來了!”

    ------題外話------

    二叔啊,快點投降吧!妞們,緊跟著接下來,會有大的進展喲~

    感謝支持,明天同一時間,咱們繼續講述哈~

       

       

U赢电竞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官网|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