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29米 吸氣,吐氣,定神

029米 吸氣,吐氣,定神

    一陣快速地下滑之后,兩人的身體終于穩住不再墜落。

    顯然,已經滑到了底部。

    快被沙子給迷了眼的寶柒,在黑道里什么也看不見,小手摸索著他的臉。

    “二叔?”

    “嗯。”

    冷冷一個字后,他只是抱著她靜靜蟄伏,像只伺機而動的獸。

    怦怦……

    黑暗里,只有心跳聲。

    他凝神而聽,通過聲音的回響和回旋穿透的風聲判斷著地形。十幾秒后,等眼睛稍微適應了黑暗,拽著腰就將她抱了起來,沉聲問:“你沒事吧?”

    “我……”寶柒抱緊他的脖子,想了想,又把話咽了回去,“沒事。”

    被蛇咬到了屁股,一來有點丟人,二來這會已經不太痛了,除了傷口有點火辣辣的發麻,什么感覺都沒有。

    何況,在這黑不溜秋的鬼地方,怎么出去都還不知道,她說了又有啥用?

    不再擔擱時間,冷梟動作矯健地抱著她穿過了一條長長的甬道,靠著洞中的風向指路,約摸走了二十來分鐘,眼前的地勢便開闊了,一股強烈的硫磺味道撲鼻而來……

    有溫泉?!

    天蝎島氣候溫暖,有溫泉不奇怪,讓他振奮的是不遠處依稀可見的一絲微薄光線。

    心下大喜!

    然而,等他快速靠近射入光線的洞口,撥開掩住洞口的障礙物時——

    失望了。

    這個被枝葉繁茂的樹木掩蓋的洞口在峭壁之上,抬頭往上看,瞧不到峭壁之頂。垂目往下看,下面是暗礁橫錯的大海,目測離海面距離約有二三百米。

    有過希望的失望,比單純的失望更加失望。

    一時間,氣氛低壓而沉寂。

    洞里,非常悶熱,而寶柒的心,卻陣陣發涼。

    自個爹不疼媽不愛的,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他不同,他的事業一馬平川,他的人生全是坦途,如果為了救她……

    心臟狠狠揪痛,她指尖輕輕地撫上了男人俊朗的臉,聲音有點發啞:“二叔,對不起!這一回是我連累你了……”

    皺眉,冷梟臉色凝重地低下頭。

    見狀,心下猛地大駭——

    懷里的小丫頭臉色蒼白,唇色發青,很明顯的不太對勁兒。

    “寶柒,你怎么了?”

    寶柒攀在他身上像是被抽干了力氣一樣,發悶,想吐,聲音更是小如蚊蟲。

    “我……被蛇咬了!”

    他媽的。

    冷梟咬牙切齒:“怎么不早說?咬哪兒了?”

    “……”咬唇,不答。

    “說話!”

    “……屁股。”

    “操!這時候,你倒是知道害臊了!?”

    赤紅著眼睛,他恨不得掐死她。

    典型的本末倒置,勾引他的時候怎么不知道害臊?

    被氣得七竅生煙,他有點口不擇言,一張俊臉冷得像個活閻王。順勢坐在洞口邊的巖石上,他直接將她翻轉過來趴到自個兒腿上就伸手撥她褲子。

    “不要——”拽住褲腰,寶柒蒼白的臉兒,羞得有了血色。

    “給老子麻溜放手!”

    壓制住她的小身子板兒,要收拾她,對于梟爺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不過三兩下工夫,她里外的褲子被悉數褪到了膝蓋上。

    冷眸黯沉,梟爺狠狠吸氣,吐氣,定神……

    洞口照進來的陽光下,小丫頭瓷器般白皙的細嫩肌膚上,有明顯的兩個齒印兒,齒印周圍青紫一片。

    作為長期和叢林打交道的特種軍人,他對應急措施輕車熟路。

    很快,他就在不遠處的霧氣氤氳里,尋到了那處洞內的天然溫泉,輕輕將她安置在腿上,直接就用她的小褲褲醮著溫泉水替她清洗傷口。

    條件簡陋,沒有別的辦法,好在溫泉水里含有的硫磺能消毒。

    他的動作一絲不茍,可不斷在眼皮子底下跳動的漪漣的畫面和她妖艷撅著的半圓弧線,讓他清洗傷口的工作近乎自虐。

    理智與邪念爭斗著,作為正常的男人,他有些閃神。

    這丫頭……

    真他媽的禍水!

    “二叔……你輕點!”嚶嚀一聲,寶柒嬌喘,心跳一次比一次快。他的手指每每拂過傷口,都能帶起她身體一陣陣的顫栗,整個骨頭架子都快化成水兒了。

    其實,不太痛,有點麻,有點酥!

    她描述不出這種感覺……

    大口大口呼吸著,一張臉臊紅,又熏,又急,又羞,她快暈過去了。

    真丟人!

    然而,她越是哼哼,男人手下越是加重力道,動作簡直可以用野蠻和粗魯來形容。咬著下唇,她想象著自個兒撅著屁股任人蹂躪的不雅姿式,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鉆進去。

    “趴好了,不要動!”

    一聲冷冽的命令聲,拉回了她的魂兒。

    扭過頭,被他火熱的視線炙烤著,她瞧著他的動作,覺得身體快焦了。

    他要做啥?是要給她吸毒?

    不是吧,傷口在屁股上啊!

    羞澀地趴下身,她閉上了眼睛,小心肝啊,一陣胡亂的撲騰!

    等待,期待……

    啊!

    一聲尖叫,她想痛哭。

    她等來的不是他溫熱的嘴唇,而是一把冰冷的紅刺軍刀,心臟微縮,她聲音都顫了。

    “……你要干嘛?”

    “引毒!”

    “不……不都是用嘴吸的嗎?電視劇都這么演的。”

    想得真美!

    唇角狠狠一抽,冷梟垂下眼皮兒,利索地用溫泉里浸泡過的紅刺軍刀劃向她傷口上的皮膚,磁性低沉的聲音里除了冷戾,沒有半點兒情緒。

    “不想死,就給老子忍著!”

    呲!算你狠!

    刺痛之下,寶妞兒身子顫了顫,死死咬著下唇,一句也沒有哼哼。

    痛算個屁,她寶柒也不是慫包蛋!

    “痛就咬我!”頗為意外地睨她一眼,冷梟沒有分心。

    軍刀銳利的刀尖很快便在她傷口上挑破米粒大小數處,大功告成,他粗糙的手指大力擠壓著,引導毒液一點點往外流出。

    皺眉,咬唇,寶柒腦門兒上全是汗。

    然而,哪怕嘴唇都快被咬破了,她始終不吭聲兒。

    軸性!

    明顯感覺到她身體微微戰栗的冷梟,對她到真有些刮目相看了,這丫頭骨子里挺硬氣。

    時間,詭異地安靜著,擠毒的過程特別的漫長。

    溫泉的霧氣升騰到洞頂,凝結成水,一滴一滴,又落下。

    叮咚……叮咚……

    “寶柒,痛就喊,你腦子怎么長的?”

    心跳都快停了,寶妞兒側過頭,一水兒的大眼睛望著他,霧氣氤氳下,他冷峻的臉越發朦朧了。

    軟綿綿地輕哼了一聲,意識脫離了大腦。

    她暈厥在了他腿上!

    ——★——

    “二叔……”

    寶柒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下來。

    海風,從洞口透入。

    她躺在男人的軍裝外套上,而身上蓋著他的軍襯衣,不遠處,還燃著一堆篝火。

    低低喚著,眼珠子轉了一圈兒,也沒有見到他的人。

    心臟驟停,瞳孔一縮,她的腦子短路了,蒙圈兒了!

    他不見了!

    不對,他不可能會丟下她的呀?

    她顧不得身上的不適,從地上爬了起來,放開了嗓子——

    “二叔,你在哪兒?”

    回音裊裊,卻沒有人回應。

    腦子里亂糟糟混成了一團,她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迫使自己冷靜下來。片刻之后,驚魂未定的視線,落在溫泉池的邊上。

    那里,放著他的軍褲!

    他進溫泉了?下去做什么?他現在人又哪去了,為啥瞧不見?

    難道……他淹死在里面了!

    心肝兒一顫,這想法兒讓她腦子有點空白……

    冷靜!冷靜!

    拼命壓抑著自個兒的心跳,她拖著發顫的腿,飛快地靠近了溫泉。

    二話沒說,直接就往下跳——

    不料,身體剛觸水面,男人矯健的身體猛地從池中躍起。

    啊!

    天雷陣陣!

    她整個人不偏不倚砸到了他的身上……

    下一秒,溫漉漉的小身板兒就落入了他同樣溫漉漉的懷抱,感受著他裸露的硬實胸膛傳過來的熱度。

    她,真的想罵娘。

    ------題外話------

    喲呀喂!今天的播報結束了,明天繼續!

    對了,關于山洞,如果看得有點暈的妞,可以關注姒錦的新浪微博,上面有一個龜毛妞畫的地型圖!哈哈!

       

       

U赢电竞 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电竞竞博| JBO官网| JBO电竞| 竞博lol|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体育| JBO官网|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