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33米 腹黑男,無賴女!

033米 腹黑男,無賴女!

    聞言,小結巴低垂著眼瞼,紅著臉直摳手。

    “我,我媽,媽帶我紋,紋的……開,開水燙,燙了,有疤,疤……”

    眼睛瞇成了兩彎月兒,寶柒特別認真地詢問了她相關事宜,心上便有了計較——

    紋身遮疤痕,絕妙啊!

    大概十來分鐘后,年小井和范鐵才一前一后的進來。

    寶柒咬著筷子瞧她,小聲揶揄:“我說姐姐,干嘛去了?有艷遇?”接著,又壞笑著補充:“……還是,和范隊長對上眼兒了?”

    “別瞎說!”年小井清冷的臉上,似有薄怒。

    “嘖,瞧你急得,虧你還是學新聞的,不知道娛樂有理,八卦無罪么?”寶柒輕笑出聲,曖昧的視線落到她胸前,一臉的玩味兒——

    她有一顆扣子,松開了。

    開玩笑!寶妞兒天生偵察兵的苗子,雖說經常滿嘴跑火車,但有時候看問題挺一針見血的。

    年小井面色微變,臉上紅云浮動。

    但……

    她淡定地系好扣子,又蠻認真地擦了擦嘴,才微笑著告辭:“各位,不好意思,我有點事,先走一步!”

    “我送你吧,我也準備走……”

    說話的人,是范鐵。

    喲嗬!

    寶柒饒有興致地望著他倆,好奇心膨脹到了極點,不是第一次見么?

    “謝謝范隊長,不太順路!”清清淡淡地回應著,年小井又轉過頭來:“雪陽,你是跟我走,還是?”

    “跟,跟你……”匆匆站起身,小結巴話音剛落,包間門開了——

    “頭兒,我報道來了……”

    話畢,江大志嘿嘿笑了兩聲,環視一周,突然斂了神色:“靠,可算找到你了!”

    順著他的視線,寶柒看到結巴妹睫毛低垂,窘得腦袋都快垂到胸口了:“我,我,我對……”

    結巴急不得,越急越說不明白。

    這又唱的哪一出?

    寶柒糾結了,今兒遇到的人咋都不正常?

    “……喂,你又怎么了?”

    小結巴耳根兒都紅了,“他,他,我…我們走走了……”

    說完,埋著腦袋就去拉年小井——

    天吶!這都什么跟什么啊?扯得也忒離譜了!

    無巧永遠不成書。

    后來的后來,寶柒把這一天定義為‘京都討債日’。

    “大江子,你干嘛欺負她?”

    瞄了冷梟一眼,大江子拉下的臉都能種苦瓜了,“我欺負她!?沒天理吧!是她,她把我,我,我的……”

    支支吾吾,話癆也有語結的時候?

    見他半天我不出來,終于,陰冷著臉的梟爺怒了:“操,你你你,你也結巴了?”

    轟——

    滿堂爆笑!

    怪不得都說結巴會傳染。

    得,全結巴了!

    立馬站直了身子板兒,大江子唇角輕動:“頭兒,就是她!上次我那事兒……”

    冷眸微閃,冷梟明白了。

    江大志上次在軍區總醫院扎屁股針,一個實習小護士手一抖針筒掉了,扎傷了他老二,差點兒沒給搞成廢物,成了兄弟們的頭等笑料。

    原來就是她?

    “……對,對不起。”結巴妹臉紅得快滴血了。

    瞧他倆的情形,寶柒高興壞了,腦門兒上仿佛看到了飛舞的桃花瓣兒。

    姻緣啊!

    砸巴砸巴嘴,她赤果果地唯恐天下不亂:“我看飯也吃得差不多了,不如都散了吧?小井,你就讓范隊順路送你,還有啊……大江哥哥,你送送結巴妹妹回家,行不?”

    一聲大江哥哥,她喚得肉麻死個人,嚇得江大志哆嗦一下,直瞄冷梟的臉色。

    好在,他面無表情。

    小結巴哭喪著小臉,急得直擺手:“不,不行,我,我媽說,不,不能和男,男人在一起的。”

    寶柒‘噗哧’樂了!

    又是我媽說……

    造物者真神奇,單細胞腦子的女孩子,又單純又可愛!

    其實說白了,讓大江子送她,一來她也放心。二來么,主要還是她自個兒的私心。

    她都多久沒和二叔單獨在一塊兒了?

    ——★——

    幸不辱使命,寶柒勝利了!

    從‘巴蜀人家’出來,眾人分道揚鑣后,就剩下她和冷梟倆了!

    闊別一月,他心里就沒想過她么?

    丫的,答案太明顯了!上了車,男人緊繃的冷臉許久都沒有變化,挺拔高大的身軀始終帶著冰冷冷的壓迫感。

    那眼神兒,針芒似的!

    不過么,她依舊眉飛色舞!

    落了座,她賊賊一笑,滿臉欠揍地問:“二叔,你覺得我也去紋個身怎么樣?”

    “紋身干嘛?”冷梟真想一腳把她踹到非洲去。

    揚了揚唇角,寶柒自然不能告訴他實話,“我以后要是死了,你認尸比較方便。”

    “滾蛋!”

    “嘻嘻,你都不好奇我想紋哪么?”

    “甭無聊!”視線冷厲地掃過她,冷梟斥責,“年紀小小,整天不著調!”

    丫的,又來了,又來了,整一個長輩樣兒!

    眼角彎了彎,寶柒不服氣地扯著他的袖子,腦袋直往他胸前蹭,又耍賴又無恥:“如果我非得紋呢?”

    少女幽然的體香一入鼻,梟爺的腦門兒就沖火兒。

    一扣,一拉,扯住她的手腕就推開。

    “你要敢紋身,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額!

    在他高大冷厲的身影籠罩下,寶妞立馬就萎了幾分。

    氣勢不如人啦!

    嬌小的個子與他的高大湊堆兒,腦袋剛好就杵在他的肩窩。撇了撇嘴,她小手使勁兒在他胸前扒拉:“鳥人……真不同意啊?”

    梟爺冷哼,不再搭理他,天神般龐大的騎士十五緩緩駛離——

    誰也沒有發現不遠處的羅佳音閃爍的眼神兒。

    ……

    汽車繞過一個又一個路口,寶柒蠻糾結。

    怎么樣才能說服他呢?

    一時間,各種灑滿狗血的想法就涌上心來,很快,她清澈的眼睛新月般彎了起來。

    “……不讓我紋身也成,二叔,你幫我做仨事兒唄?”

    眸色一黯,梟爺沉吟片刻,低聲問:“什么事?”

    “你先答應我。”

    “只要不違背道德和原則,我都答應。”

    咳,這話說得……她啥時候沒道德了?

    寶柒眼珠子轉了轉,伸出手指頭:“來,先拉勾,君子一言,八匹馬難追——”

    冷眸注視著前方的道路,梟爺雙手握緊方向盆,并不配合她。

    “我冷梟說話,向來算數!”

    咂了咂舌,寶柒笑了!狡黠地指了指自己,她的笑容忒曖昧,“好,為了證明你的信用,先做第一件事,你吻我一下!不算違反道德和原則吧?”

    厚顏無恥是她的作風,這算道德么?

    不料,汽車‘吱呀’一聲停在了路邊,男人冷硬的繃住臉,側過頭來瞅她。

    與他對視,寶柒心里怦怦直跳……

    下一秒,他的氣息掠了過來,而他的吻落在了她的發頂。

    末了,還拍小狗似的拍了拍她的頭,聲音比任何長輩都要慈祥:“好好學習,爭取考個好學校!”

    寶柒無比哀怨!

    丫的,腹黑的男人,怎么能這么無賴?都怪她沒有說清楚要吻唇……

    虧大發了!

    不過,比流氓,比無賴,誰比得過她寶柒啊?

    冷靜了幾秒,她歪著頭一臉燦爛,更無恥地說:“……第二件事,陪我睡一覺!”

    冷眸微斂,梟爺半眼兒都沒瞅她。

    半晌,他帥氣地扯了扯領口,野性的眸子里閃過莫名的光芒,冷硬的聲音輕揚。

    “好!”

    ------題外話------

    哎呀,睡覺喂,梟爺,你怎么就同意了呢?!

    妞們說,他可怎么破?怎么破?怎么睡啊啊啊!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