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35米 小膽兒真肥了!

035米 小膽兒真肥了!

    寶柒咬牙。

    看來閔小姐是不準備對二叔死心了?

    心尖兒上的東西被人給覬覦了,她急得來不及理清思路,就飛快地跑下樓來了。

    客廳的一角,閔婧正在幫寶媽插花。

    玫瑰,紫色蘭,百合,龍膽,富貴竹等各色花卉與她嫩黃色的名牌兒洋裝襯在一起,溫婉,時尚的名媛范兒展現得恰到好處。

    好一個漂亮的美人兒!

    可惜,另一邊的沙發上,冷梟頭也不抬的看報紙,完全沒有正眼欣賞。

    深呼吸一口氣,寶柒眉眼彎彎的笑了:“嗨,閔小姐,這么早就來了?”

    “呵,小七,起來了?”閔婧水樣柔美的視線,全是溫和。

    但是,寶柒感覺得到,她并不待見自己。

    愉悅的揚起眉頭,她好奇地湊過去瞧著那束花,嘴里嘖嘖有聲。

    “哇……好漂亮啊!”

    “小七也懂插花?”

    “當然——不懂。”邪邪地摸著下巴,寶柒咬著字兒的聲音,很輕,很軟……唇角彎起的弧度,帶著莫名的詭異,“不過么,我懂得看風水。”

    “哦?!會看風水?”閔婧輕笑,不以為然。

    意味深長地瞄她一眼,寶柒的樣兒,十足十的風水大師:“不管買花還是插花,從風水學的角度講,都是有講究的。瞧這支富貴竹,插在正東煞位,剛好擋住財位,不僅會讓家宅不寧,主災,還會催生爛桃花……”

    “小七!”心里‘咯噔’一聲,寶鑲玉呸呸兩聲,打斷了她的話,“別整天胡說八道!”

    “我哪有胡說?”斂了神色,寶柒言之鑿鑿,“媽,這可都是有依據的,那天和二叔在天蝎島山洞里瞧到的風水寶鑒,可都是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

    說到這兒,她唇角微揚,轉過頭來望向沙發上冷得像罩層冰的男人,擠了擠眼睛。

    “二叔,你說是吧?還是你替我翻譯的呢?”

    梟爺抿著唇抬頭,冷冷地合上報紙,俊朗的五官深邃得瞧不出情緒。

    山洞里……

    一段段旖旎的畫面涌上腦門兒,他有點頭大!

    事實上,《金篆玉函》上記載的東西,和風水半毛錢關系也沒有。

    這丫頭,真能掰!

    然而,沉吟幾秒,他竟然睜著眼睛說瞎話,冷冷吐了二個字。

    “沒錯。”

    耶!

    勝利感讓寶柒樂不可支,他果然是維護她的!

    梟爺一句話定乾坤,空氣瞬間凝滯了。閔婧漂亮的臉蛋兒頗不自然,氣,悶,恨,郁結在心,又沒有辦法反駁,也不能丟了她名媛千金的風度。

    她幾乎可以肯定羅佳音說的話是真的了。

    冷梟和他侄女之間,果然有茍且——

    手指微攥,她保持著完美的微笑,反問:“小七真懂行兒,那你說說,該怎么擺放才不擋風水呢?”

    怎么擺放?她懂個屁啊!

    瞧著她隱忍著怒火的微笑,寶柒真怕大小姐憋出內傷來。

    清了清嗓子,她神色肅穆上前兩步,直接將閔婧插好的花從瓶里抽出來,全部扔到了垃圾桶里。接著,在眾人錯愕的表情里,莞爾一笑。

    “就放一缸魚吧!”

    “魚?”寶媽摸不著頭腦。

    高深莫測地點了點頭,寶柒含糊不清地說:“魚啊,最旺家宅,就買那種紅尾大鯉魚……餓了可以吃,閑時可以看,年年有余……”

    寶媽徹底懵了!

    閔婧看著辛苦的勞動成果進了垃圾桶,恨得牙根癢癢……

    沙發上,梟爺淡定地又拿起報紙,沉默地擋住臉。

    腹黑啊!

    ——★——

    寶柒的吐槽,并沒有對閔婧在冷宅待遇有絲毫的影響。

    冷家人對她不僅印象好,還個個贊不絕口,那話里話外的意思,閔婧和冷梟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良配。

    午餐的席間,更是賓主盡歡,聊得歡快無比。

    像閔婧這樣的時尚界,娛樂界、慈善界,傳媒界萬眾矚目的高端女人,聊的是月光SPA,冰島極光,談的是養生,健康和保養……

    除了吃飯,寶柒半句都插不上嘴。

    在冷老爺子的授意下,寶鑲玉推波助瀾地將冷梟生日宴會被打岔的婚事兒又提了出來。

    閔婧羞羞答答地應合,冷梟自始自終冷著臉保持沉默。

    而寶柒,萬分糾結。

    這頓飯,她吃得憋屈死了!

    “小七,平時放假都哪兒玩呢?瑞士滑雪?希臘看海濱風光,還是去冰川探撿?”

    額!

    埋頭苦吃寶柒,差點兒被這位‘未來二嬸’的話給噎著。

    惦記上她了呢?不就想說她沒見識么……

    不過,從小光著腳丫子在村里長大的她,并不覺得丟人。

    何況,丟也是丟冷家的人,又不是她的。

    “不好意思,哪兒都沒去過。”

    “這樣啊,呵,等你高考完了,我帶你去夏威夷度假,好不好?”

    丫的,這么快就進入二嬸狀態了?

    寶柒笑瞇瞇地放下筷子,摸著肚子打了個飽嗝,挺沒形象地訕笑:“夏威夷啊,我可不去。聽說最近美國颶風,我可不想做災難片兒女豬腳……被風卷走,連尸體都沒得認……”

    若有所指的話,除了冷梟,沒有人聽得懂。

    說完,她瞄了沉下臉的男人一眼,起身就出了餐廳。

    沒想到她會這么直接不給面兒,閔婧有些尷尬,扯了扯嘴角,她找了個臺階。

    “小七的性格挺有趣的!”

    寶鑲玉不自然地笑笑:“小婧你別介意,這丫頭就這樣,脾氣古怪……”

    “不會不會,小孩子嘛。”微笑著搖頭,閔婧有意無意地掃了一眼眾人的臉色,柔聲說:“對了,上次梟哥生日那個案子,后來警方找我訊問那個端蘋果汁的女侍應生,別說,長得真像小七……”

    “什么?”寶鑲玉倒抽了一口涼氣。

    抿了抿唇,閔婧又優雅地笑說:“呵呵,大嫂別緊張,有點像罷了……當不得真!”

    “閔小姐。”眸色一黯,冷梟一貫冷冽的視線比刀片兒還鋒利,聲音冷漠駭人,“這種話,還是謹慎點說比較好,你說呢?”

    氣氛立馬低壓,他的氣勢太過冷冽逼人。

    “……不好意思。”掀了掀唇,閔婧目光微閃。

    冷冷掃了她一眼,冷梟沒有再說話,繼寶柒之后,第二個離桌。

    剩下的人,面面相覷。

    寶鑲玉心情起伏,而冷老爺子的目光,黯了又黯。

    ……

    入夜,冷宅沉寂了。

    憋了一天的寶柒,終于憋不住了!

    冷梟本就難得在家,一天都沒有機會和他說話,她撓心撓肺的難受。

    在偷摸著過去敲了兩次門他都不搭理之后,她索性就從自己房間的窗臺翻過去。

    奈何,兩個房間的窗臺距離太遠,好不容易才顫歪歪地爬過去……

    他的窗戶,卻關得死緊!

    頭仰成45度望著濃黑的天幕,一臉憂傷的她雙手攀在窗臺上,雙腳直打顫。

    阿彌陀佛,千萬別功虧一簣,出師未捷身先死!

    憋著嗓子,她低喚:“二叔,救命……”

    屋內,梟爺正躺在靠窗的軟榻上看書,突然從窗外冒出來的喊聲,嚇了他一大跳。

    心跳驟停,飛快地拉開窗,他震驚之余,恨不得掐死這個小東西。

    三樓啊!

    小膽兒真肥了!

    揪住手,摟住腰,他小心翼翼地將她從窗臺上抱下來。

    吁……

    柔軟的身體落入懷里,他暗松了一口長氣。

    大手緊了又緊,雙臂狠狠箍緊她,他力道大得差點將她的小腰折斷。

    “寶柒,你不要命了?”

    ------題外話------

    呀!三樓的窗臺,誰敢翻啊!這妞兒膽真大啊!瞧把咱二叔給逼的!

    謝謝妞們頂咱二叔和寶妞兒,明天同一時間,再繼續。

    另外,編輯已經通知我入V上架的時間了,21號!很快了吧~嘿嘿!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电竞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 JBO| 电竞竞博| 竞博|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