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36米 詭異,詭異,很詭異——

036米 詭異,詭異,很詭異——

    “……誰讓你不開門?”

    胸悶氣短的寶柒,想到他的不搭理就窩火,氣嘟嘟的環抱住他的腰,就水草似的纏了上去。

    “老子,恨不得掐死你!”

    冷冽的聲音,冷酷的語言,冷蹙的眉頭……

    沒得說,冷梟生氣的樣子,照樣帥得一塌糊涂。

    寶柒又驚艷了!

    她個頭剛好及得上他的肩膀,伸出手有些吃力地勾住他脖子,沒臉沒皮的哧笑:“成啊,掐死我吧,反正你不要我,我要命來做什么?”

    神經一緊,冷梟心里有根雜草,在不停地瘋長……

    這么冒險的事兒她都敢干,再繼續縱容,可怎么得了?

    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心沉了又沉。

    一瞬,他冷著臉解開她的手,聲音又冷又硬:“找我有事?”

    額!

    剛才的話說得太肉麻的話,寶柒的腦子有點兒蹦噠。

    心虛地瞄著他,她光著腳丫就蜷縮到那張軟榻上,抱住膝蓋,慵懶得像一只小貓兒。

    “……我就想問你,你真要跟那個閔婧在一塊兒?”

    略略皺眉,男人冷冽的黑眸深邃而難解:“有問題么?”

    “沒,有啥問題?她人長得漂亮,身材又好,又有見識,只不過……”停頓,蹙眉,抬頭,她又可憐巴巴的從榻上爬起來抱住他,腦袋直往他胸口蹭啊磨啊,“二叔,你真舍得我么?”

    心臟微縮。

    緊貼在胸前的柔軟,讓梟爺顫了顫,視線不可避免地落在她白皙的頸間,那嬰兒般白嫩柔軟的肌膚,不期望與記憶里重疊……

    一時間,血液亂竄。

    深吸呼一口氣,他猛地將她拉離,聲音暗沉冷冽:“還要我怎么說你才懂?”

    “哧!我有啥不懂的?”寶柒習慣性揪住他的袖子不放。

    冷冷睨著她,冷梟的眸底浮上一抹濃重的涼意。

    當斷,必斷!

    “寶柒,我總會結婚的,不是閔婧,也會是別的女人!”

    “啥意思?”昂著頭,寶柒微瞇著眼。

    挪開視線,冷梟抽開她手里的袖子,轉過身去,冷冷地說:“出去吧。你今天的做法很幼稚,下不為例!”

    低頭輕咬下唇,寶柒心里明白,他在和她劃清界限。

    幸虧,她的臉皮夠厚,超級厚——

    對于她來說,認定了一件事就必須做到,認定了一個人就是一輩子。

    何況,欲罷也不能……

    小手再次從身后環住他的腰,將腦袋貼在他的背上,聽著他狂烈的心跳聲,她瀲滟的眸子滿是狡黠的笑意:“……如果我不要你跟她在一起,你會同意么?”

    會同意么?

    事實上,他本來就沒想過要接受閔婧。

    甚至于他也沒想過,他到底能接受什么樣的女人!

    心里這么想,但他卻神色不變地反問:“這算不算你的第三件事?”

    “不算——”

    寶柒沒好氣兒地哼哼,松開身繞到他前面,抬起白皙的手腕,將一整天都沒舍得洗掉的‘蜘蛛俠’在他眼前晃了晃:“第三件事哪能那么簡單?得了,你別冷著個臭臉跟閻王爺似的。耍了我兩次,你應該開心才對!”

    避開她曖昧的話題,梟爺直奔主題,“那你說,第三件事是什么?”

    揚起唇角,寶柒的手游離在他鋼筋般硬實的身體上,咬唇,踮腳,下巴一仰,將唇貼近他的耳朵,“第三件事就是,聽好了啊……”

    貼著他的耳朵,她詭異地停住了……

    一秒,二秒,三秒……

    空氣里的曖昧,越來越濃。

    緊緊地攀附他的身體,直到感覺到某處火熱囂張的抵觸,她才微微張開粉嫩的唇,含住他的耳垂,無意識低喃:“你要了我……吧……嗯?”

    低低的啜氣聲,似嗚咽,似嬌喘,軟懦得揪心勾魂。

    額頭上青筋猛跳,閉了閉眼,冷梟死死掐著她纏過來的腰,略微喘口氣:“……你瘋了!”

    急眼了?

    寶柒笑得眼睛彎成了兩輪新月:“開玩笑的,咦,你不會當真了吧?”

    “老子……”咬牙,切齒。

    “傻不傻啊?想什么呢?”狠狠敲了敲他腦門兒,寶柒樂不可支。

    “滾蛋!老子沒工夫和你開玩笑!”

    “生氣了?那咱不開玩笑唄……你如果想要的話,我可以考慮……”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哪句真,哪句假,她自己也不知道。

    不過么……

    見他的臉越來越黑,她嘖嘖咂著嘴,假裝嚴肅地沉思了一會兒,促狹道:“第三件事,我還沒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說……不過你可別后悔哦?說不定會比這事還難辦!”

    “只要不違背道德和原則。”

    “保證不會!”是假的……

    不過,后面三個字她沒有說。

    這個男人的道德底線,她很清楚。更清楚他其實是真的關心她的。要不然,甭管她怎么纏怎么磨,他不會一次又一次的容忍她。

    ……還有什么比他的縱容,更讓她心動的呢?

    一念至及,她莞爾:“還有啊,不準你跟閔婧在一塊兒……”

    冷哼一聲,梟爺臉上薄怒未消:“好了,趕緊滾蛋!”

    額!被耍了的男人傷不起!

    寶柒心情大好,心里悶笑不止,但卻擺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退了出來。

    她贏了!

    這次她沒爬窗,而是大大方方走門兒。

    房門合上的瞬間,她才覺得膝蓋有點兒痛,大概是爬窗的時候磨破了皮兒。

    很快,她老鼠似的溜進了在隔壁自己的房間。沉醉在愉悅的心情里,她壓根兒沒有發現,黑暗里的某個角落,有一雙窺視的眼睛……

    ——★——

    翌日。

    寶柒醒來,膝蓋‘刺啦刺啦’地,又麻又酸又痛。

    捋起睡褲一看,膝蓋好大一塊兒淤青。

    唔……

    爬窗真是個技術活兒,沒事千萬別模仿!

    很明顯,還磨得不輕。

    擰著眉頭起床收拾好自己,直到吃完早餐也沒有見到冷梟,心里空落落的。啥時候才能早上一睜開眼睛就可以看到他剛毅俊朗的面孔?

    想到這兒,心里一蕩,耳根子有點兒燒。

    思忖了片刻,她回房換了一身寬松的衣服,又從年小井那兒要來了結巴妹的電話。

    一來為了紋身的事兒。

    二來順便去她醫院擦個藥。

    今兒是周日,她轉了兩次公交趕到結巴妹所在的軍區總醫院時,已經上午十點。因為來之前和她通過電話,所以一進大門,她就直奔電梯間。

    七拐八彎,醫院山路十八彎。

    可是,不知道是第六感還是直覺,一種像被人尾隨和窺視的感覺傳來。

    脊背,有點發涼。

    鎮定無意地繼續往前走,走廊里,她忽地調轉過頭……

    一道人影兒飛快地掠過墻壁的拐角,消失在她的視線里。

    眼花了?

    心里驚了驚,她素來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大白天鬧鬼,索性加快腳步就追了過去。

    “啊……”

    哪料,迎面就撞上一個人!

    摸著鼻子,小結巴眼圈都紅了,“七,七,七七……你……”

    嘴唇哆嗦一下,寶柒受不了地瞪著她,翻了翻白眼兒。

    “拜托,別氣氣氣了,我快被你氣死了……喂,剛才是你在我后面?”

    ------題外話------

    呀哦喂,77被跟蹤了!是誰呢?是誰呢?……

    還有啊哦,77一說2叔,要了我吧,為毛2叔那么大滴反應呢……這男人不單純啊!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 竞博官网| JBO|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JBO|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