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38米 她不姓冷————

038米 她不姓冷————

    “嘿,嘿嘿……”

    憋足了勁兒,江大志扯著嗓子干笑兩聲,尋了個話題:“頭兒,這回老大的意思,是要讓咱徹底端掉他娘的NUA?”

    黑眸冷得能掉出冰渣子來,梟爺吐字冷冽清晰,“等待命令!”

    “哦!”江大志覺著自個兒很悲催,按捺不出又找抽了,“嘿嘿,頭兒,依我看,寶丫頭挺上鏡的,好看……”

    此話一出,他恨不得咬掉舌頭!

    我操!

    腦子被雷劈了?哪壺不開提哪壺,不是找死么?

    不曾想,冷家二爺江湖人送外號就叫‘繃得住’,哪怕冰疙瘩擺滿了臉,聲音都冷冽無波,“和你有關系?”

    “沒……沒啥關系……”心肝兒顫了顫,大江子顧左右而言它,“其實吧,我覺著那結巴妹蠻水靈的……合我的胃口……”

    “喜歡你就上啊!”

    冷不丁冒出來的一句糙化,徹底凍結了江大志的嘴巴。

    默吧,默吧!

    他大爺明明吃了冷槍子兒,還死不承認!

    好在,單調的手機鈴聲響了——

    皺著眉頭,梟爺冷冷地‘喂’了一聲兒。

    電話里是冷老爺子盛怒的斥責:“老二,打開電視看看,都是你慣出來的好侄女兒,方九什么人?竟然跟他攪和到一塊兒了,她……!”

    “知道了!”

    冷冷三個字出口,冷梟掛掉了電話,沒有辯解。

    其實,也無從辯解。

    如今冷家上上下下誰不知道,那個桀驁不馴的大侄女渾身的臭毛病,都是他這個二叔給慣出來的?

    ‘叭’的甩掉手機,他雙手按住太陽穴,撐在桌面兒上。

    揉著,默著,冷著,靜靜地……

    氣壓,忒低!

    片刻之后,他危險地半瞇著眼掏出一根煙來,不緊不慢的咬在唇角,也不點火,也不說話,更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

    苦逼的大江子趕緊打火點煙,惻然傻笑:“頭兒,會議還有十五分鐘——”

    沒有回應。

    好吧,怪不得古人都說那啥?伴君如伴虎——

    十三分鐘后,江大志看著壁鐘,“那啥……頭兒,會議還有兩分鐘了……”話到此處頓了頓,又小聲兒提醒:“嘿……更重要的是……您老的煙快燒到指頭了……”

    手指哆嗦一下,猛然回神的男人趕緊將煙摁滅,冷冽沉喝。

    “操,你怎么不早說?”

    “……”

    “江大志!”

    “到!”

    “讓狗子備車,去醫院!”

    “頭兒,咱的會……”

    不等他的話說完,冷梟雙目驟冷,“老頭子命令,去逮人!”

    “是。”江大志瞧著他冷繃著的臉,心里腹誹——

    承認吧,你吃味兒了!

    ——★——

    會場外面,好不容易擺脫了記者的寶柒滿腹陰郁。

    該死的臭男人方惟九!

    惡狠狠地瞪著他,要不是小結巴搖晃著她的手可勁兒地求情,她指定撿塊兒磚頭砸碎他的腦袋。拒絕他送吧,他卻死乞白賴的跟在屁股后面。

    正尋思怎么擺脫這家伙呢,‘吱’的一聲響,龐大冷酷氣勢駭人的騎士十五世就停在了旁邊下來。

    壓根兒不知道自個兒攤上大事兒了,寶柒喜滋滋地招呼:

    “二叔?你怎么來了?”

    “上車。”

    短促有力的兩個字,冷梟情緒皆無。

    老實說,對于冷家二爺來說,現在還能冷著臉端坐,不喜不怒的說話,簡直就是一個大的奇跡。

    “來了!”興奮地和小結巴揮揮手,寶柒轉身就要上車。

    哪料,方惟九可不是個好貨。

    桃花眼微勾,伸手就撈住她的手腕,俯下頭,曖昧地靠近她的臉,“妞兒,就這么走了?吻別……”說話間,他眼角的余光卻瞄向半搖下的車窗里,冷酷凜冽的男人陡然低沉的臉。

    基于雄性生物最原始的獨占性,掠奪性和侵戰性,這倆男人,絕不對盤。

    但,一冷一熱,表達的方式卻迥然不同。

    冷梟深邃的眸子,比千古幽潭的水多不了幾分溫度,語氣除了慣常的冷冽,甚至透出一抹仿佛來自地獄般森冷的威嚴。

    “方九,你再碰她一個試試?”

    方九微瞇著眼,丫這究竟是護犢子呢,還是……

    思索到此停頓,只見寶柒瀲滟的眸子斂起,微笑,凝視,突地涼涼一笑,膝蓋就快、狠、準地抬起,力道十足地往他胯下頂去,直取子孫根。

    哎喲……

    倒吸一口涼氣,他捂住褲檔直跳腳,腦門兒上全是冷汗。

    “我靠,狠心的小毛丫頭……”

    寶柒早退到了數步開外,迅速拉開車門兒坐了進去,揚起嗓子嗤笑著,“丫千萬別殘了啊……那樣兒,京都市民可不得送錦旗來感謝我為民除害,拯救無數黃花閨女于香閣之中……”

    方惟九氣得黃瓜似的青了臉兒,寶柒忍不住哈哈大笑。

    然而,下一秒,她的笑容頓住了……

    同在后座,與她半尺距離處有一塊大冰山,而且還是固體形狀的,聲音冷到了極點。

    “開車——”

    多駭人啊!

    又狗腿又諂媚地沖他尷尬笑著,寶柒蠻客觀地贊道:“二叔,你今兒又長帥了!話說,哪股子風把你老給吹過來的?”

    男人半聲都沒哼哼。

    寶柒有點心虛了。

    其實她不怕他生氣或者發怒,就怕他現在這副鳥樣兒子不搭理她,不管她說什么都毫無動靜,揣測不出他的心思。

    “喂,你吃錯藥了?干嘛啊這是?”

    屁股一寸寸挪過去緊挨著他,她厚著臉皮雙手插進他的臂彎里,又瞪眼,又挑眉,又做鬼臉,又示弱地怪笑……

    冷梟高大的身體,倏地緊繃——

    溫香拂面,軟玉在旁,小女人嬌嬌,小身板軟軟,梢帶媚,眼傳情……

    此番景象是個男人都得丟盔棄甲吧?

    小腹緊繃,他好不容易壓下的火兒卻上來了,面無表情地側目盯著她,干燥的指尖情不自禁地一寸寸滑過她的臉頰……

    又麻,又癢。

    寶柒屏住呼吸,心如小鹿般亂撞,他一個輕觸,就將她的腦子攪和成了漿糊。

    眼看,他的手指就要落到她的唇上……

    不料,情勢忽地急轉直下,剛才還溫情脈脈的大手快速地扼住她的脖子,扼住,扼住,似乎恨不得掐死她似的,他野獸般的眸光全是冷意。

    “不聽話的東西——”

    頓住,沒了下文。

    寶柒微愣,小手覆上他置于喉間的大手,“我最聽話了!只聽你的話!”

    瞧,她多乖?

    說完,也不管前面的司機陳黑狗啥動靜兒,她不要臉不要皮的精神發揚到了極點,眸光流轉,粉粉的小舌頭色情地在他大手上舔了一下……

    嘖嘖——

    色膽包天!

    手一哆嗦,梟爺觸電般縮回了手——

    又沒有躲過她的偷襲。

    后來的后來,等他再回過頭來分析時才發現,之所以能躲過各種敵人的偷襲,卻偷不過她的襲擊,說白了在他骨子里,壓根兒就沒有排斥過她的親熱。

    咬著下唇,寶柒逮住他離開的大手,握住,交纏,指頭在他手心不輕不重地撓撓。

    “你到底生啥氣?”

    眸色沉暗,冷梟被她撓得喉嚨發緊,說不出來那滋味兒,身體在發醇變化,俊朗森冷的面色孔卻繃得冷硬如初。

    “江大志說,你挺上鏡!”

    上鏡?

    寶柒呆了,傻了,愣了,也終于明白了。

    笑容如花兒般綻放,彎月似的亮眸微瞇,開心地環了過去,整個兒的投入他的懷抱,越纏越緊:“你吃醋了!”

    不是疑問句,不是陳述句,而是感嘆句。

    “甭扯淡。”冷梟皺眉,像被扎中了某個神經似的迅速鉗住她推開。

    吃痛的悶哼一聲,寶柒急眼了,“混蛋,你弄痛我了……”

    氣氛陷入沉默。

    寶柒生氣地閉上眼睛,迷迷噔噔就睡了過去。

    一枕黃梁夢再醒,汽車已經駛入了軍區大院,經過三道守護森嚴的哨卡,騎士十五世停在了冷宅。

    主屋的客廳,氣氛冷凝。

    沙發上,坐著冷老頭子,寶鑲玉,冷可心,還有永遠的老好人游念汐。

    見到這陳仗,心下明了的寶柒邪邪地掀起唇角,暗嘲,“怎么了這是?三堂會審呀……”

    她知道,沒有人會問她究竟怎么回事兒,她必然成為竇娥冤的女主角。

    冷老爺子咬字極重,“不知羞恥的東西,冷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哧笑一聲,她不屑地仰頭,她輕睨了旁邊的男人一眼,不辯解,不掙抗,而是若有所指的挑眉。

    “……嚯,我不姓冷。”

    ------題外話------

    妞們,周末愉快。唉,二爺屁股也沒打,反而被77給調戲了,多苦逼啊?接下來,二叔又會怎么做呢?……明兒請看,暗夜里的……噗!好吧,我之前寫個茍且,貌似有誤會!

       

       

U赢电竞 竞博JBO| JBO|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JBO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lol| 竞博| 竞博JBO| 竞博| 竞博lol| JBO体育| 竞博lol|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