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39米 人傻不能復生

039米 人傻不能復生

    “放肆!”

    被她的話一噎,冷老爺子面色鐵青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似乎氣得不輕。

    微微怔忡的寶鑲玉,保養得宜的臉色略有些發白。見狀,她趕緊扶著老爺子坐下,責備地瞪了寶柒一眼。

    “小七,看你把爺爺氣得!”

    “事實唄!我本來就不姓冷,我不是跟您姓么?”

    毫不退縮地看著老媽,寶柒的笑容云淡風輕。

    老實說,語言原就是門獨特的藝術,同樣的話落到不同的人耳朵里,感覺絕對不一樣。

    她說她不姓冷。

    這一句話,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

    冷梟眉頭皺了皺,掃向她的目光有些深邃——

    好半晌,持續的低氣壓里,緩過勁兒的冷老爺子將自個兒在部隊上那套搬了出來,聲色俱厲地宣布了對她的‘處理結果’。

    “回房間去好好反省,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出房間門一步,今天不許吃飯——”

    寶柒震驚了。

    不許吃飯?什么年代了,還搞封建大家長那一套?這也太玄幻了吧?她既不是他手下的兵,更不是他……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在這兒,有她抗爭的余地么?

    不屑的挑唇輕哼一聲,她錯開眾人的目光,像個革命戰士似的昂著腦袋就往樓上走。

    “慢著——”

    背后傳來冷梟森冷的聲音,不高不低,但氣勢十足。

    寶柒頓步,轉頭望著他。

    其它人的視線和她一樣,全部都鎖定在他冷漠的臉上。

    梟爺打小在家都是橫行霸道慣了的男人,但除去部隊的工作,他對家里的事兒從不關心更不操心。這一回自己做主將寶柒從鎏年村帶回來,算得是二十幾年的首次。

    然而,眾目注視之下,他挺拔的身軀僵硬著,半聲兒未吭。

    被他吼得橘子掉到地上都不敢撿的冷可心,憋不住了:“二叔,你,你怎么了?”

    無疑,對于從未給過笑臉的二叔,她是怕的。

    皺了皺眉,他面癱般的臉上情緒莫名,或者是他隱藏得極好,沒有人知道他究竟想要說什么。

    因為,他再沒說一個字。

    冷冷地掃視一周,徑直離開了。

    丫的,搞什么飛機?

    寶柒心里不淡定了。

    她猜測他剛才是想幫她說話的,可是為什么臨時又改變了主意?尋思著,忖度著,直到夜幕落下,還是沒有結果。

    這個男人,她似乎永遠也猜不透,看不清,也想不明白。

    ——★——

    夜深了,霧靄籠罩了京都城。

    體型彪悍的騎士十五世在夜燈照耀下,靜靜地駛入了冷宅。

    “頭兒,到了。”

    冷梟‘嗯’了一聲,冰雕般的冷臉上,嚴肅得看不出任何情緒。

    下了車,小風兒一吹,他腦袋渾沌得不行。

    醉了么?

    他并不嗜酒,但今兒晚上卻主動約了范鐵和衛燎幾個戰友吃飯,席間沒由頭的喝了不少。

    心,煩躁的要命。

    吁了一口氣,他伸手解開軍裝的領口,黑著臉從陳黑狗的手里接過食盒,深幽的黑眸里,滿是薄醉之后陰郁的冷光。

    操!

    他罵的是自個兒。

    好不容易狠下心走了,兜兜轉轉的又巴巴提著吃的東西回來給她。

    這不作賤么?

    似乎自從遇到那個神經抽風的小丫頭,傻逼行為就一茬接一茬,掏心窩子出來都只有倆字兒。

    瘋癲。

    思忖片刻,他提著食盒先回了自己的房間,然后和寶柒選擇了同樣的辦法——爬窗。

    作為她的二叔,他甚至都沒有仔細理清自己的行為,如果他真真兒像自己說的那么光明正大,為什么又會害怕被人看見?

    中邪了吧。

    刺啦——

    拉開玻璃窗,寶柒房內橙色的燈光昏黃融暖,可是,卻沒有小丫頭的身影。

    人呢?

    矯健地跳進屋子,他鋼鐵般冷硬的面孔更是黑了一圈兒,抿著唇將食盒放到床頭柜上,森冷的眸光四處搜索——

    大半夜的,他媽的人跑哪去了?

    急,躁!

    突地,門鎖在微微響動……

    緊接著,實木門輕輕地開了。

    凝神一瞬后,梟爺的腦門兒‘轟’的一聲炸了,思維立馬當機。

    門口,站著滿臉驚詫的寶柒,她石化在那兒。要命的是,她粉嘟嘟的小嘴里,含著一根剝了皮的香蕉,香蕉詭異地鑲嵌在她唇間。

    水眸下,粉唇間,香蕉棒,引人遐思無限的極致香艷。

    喉結微動,梟爺狼狽地避開視線,低沉地問:“哪兒去了?”

    “唔……肚子餓了,偷東西吃唄?難不成餓死?”翻著白眼瞪他,寶柒粉唇微微蠕動,一口將香蕉含在嘴里,不爽地側身關上房門。

    對他今天的舉動,她心里頗有微詞。

    拳頭微攥,冷梟深眸似潭。

    冷冷睨她一眼,一言不發地轉身走向窗口。

    “喂!”

    當寶柒的視線從他冷峻高大的背影挪到床頭柜上的食盒時,郁結了大半天的心情倏地好轉。下一秒,狼吞虎咽地吞下嘴里的香蕉就奔過去,從背后緊緊環住他的腰。

    她的聲音含含糊糊,卻無比雀躍。

    “……算你有點兒良心!”

    “放手。”冷冽的聲音里,是不堪一擊的抗爭。

    “遵命,二叔大人!”

    俏生生的繞到他前面,寶柒在他身上小狗似的嗅了又嗅,抬起頭巴巴地望著他,長睫毛撲騰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滿是疑惑。

    “喂,你喝酒了……不開心?”

    未關嚴實的窗外,夜,漆黑。

    遠處的路燈忽明忽暗,涼風毫不客氣的吹了進來。

    冷梟的眸光落在她精致小巧的臉蛋兒上,心里一抽,一緊,亂了——

    “嗯。”

    一個字,是從鼻腔哼出來的。

    寶柒半瞇了水眸,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別扭的男人,雙臂緊緊抱住他,小聲啜氣兒。

    “有啥不開心的,給我說說唄……”

    黑眸危險地瞇起,冷梟的目光艱澀復雜,“讓開。”

    “還裝?”

    仗著他對自己的好,寶柒狡黠笑著,不依不撓地踮著腳,唇就落在他下巴上。

    綿軟的唇像是觸到了心尖兒,梟爺目光驟熱,倏地鉗住她的腰,高大的身體狠狠將他壓在窗臺上。

    純男性的清冽氣息,裹了她一身。

    他低頭,她抬頭,四目相對,彼此的視線近距離交織在一起。

    這男人,今兒真反常!

    寶柒在他染滿醉意的眼眸里,捕捉不到一絲正常的情緒。

    “咋了這是?盯得我毛毛的……喝醉了?”

    她的聲音,俏皮而靈動,婉轉而動聽……

    死死將她壓在自己身下,在背光的陰影里,冷梟低沉的聲音沙啞不堪,將她的名字叫的無比的有味兒:

    “寶柒。”

    “我在啊!有話就說唄。”

    目光鎖定在她的臉上,他沒有回答。直接壓下頭準確無誤地擄獲了她的小嘴兒。

    很甜,還有香蕉淡淡的清香味兒……

    閉上眼睛,他迫使自己停止一切的思維,吻她,吻她,吻她,撬開她軟膩的唇瓣,舌尖探入貝齒之間,汲取著渴望的香甜。

    “唔……”

    “唔……”

    急切的大手完全不受大腦控制般撩開了她的睡衣,在她溫軟的身體上肆意游弋,輕挑慢捻,整個人硬邦邦地抵著她。

    “唔……二……”

    在他拼命的吸吮里,寶柒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手腳發軟地攀附著他高大的身體,她覺得自己快要融化在他的壓迫之下。

    心跳像上了馬達似的,不斷加速——

    他喝醉了,失控了!

    ------題外話------

    妞們,推薦瀟湘現代文大神圣妖《惹愛成性》,大家瞅瞅去唄——

    簡介:

    她和他的游戲誰輸誰贏,取決于誰先從誰的身上起來。

    蘇涼末無所謂,這場游戲注定他會輸,就像他在她身上,總說做得越深,起得越猛。

    ……

    身背冤案的父親關鍵時候寄過來一封信,面對各方威逼利誘她都沒有妥協。

    她滿懷希望把信交到占東擎手里,卻沒想到也牽出了他至親的死因。

    要么保全她,要么讓他想要的真相永遠石沉大海。

    蘇涼末踮起腳尖搶奪,卻眼睜睜看著他將信撕毀,她一字一句錐入他心間,“原來你最愛的還是你自己。”

    占東擎這輩子唯一執著的大事,就是把蘇涼末染成同他一樣的黑。

    他沒想到她比自己更狠,知道利用他唯一的缺點,將他的心如何寸寸凌遲。

    ……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JBO体育|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