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40米 催魂奪命的敲門聲!

040米 催魂奪命的敲門聲!

    說它是吻,其實沒有半點溫柔。

    如啃噬一般的強勢霸占,帶著一股似乎要摧毀她的冷硬氣勢,似醉非醉的梟爺狂亂地奪走了屬于她的氧氣。鉗緊她的力道,大得讓她有一種會被他吞吃下肚的窒息感。

    吸氣,吸氣,舌頭都被他吸麻了。

    腦子缺氧,她不會呼吸了,含糊的嗔罵。

    “混……蛋……疼……”

    眸色一黯,男人微喘著放開她的小嘴,如炬的眸光里火焰在攀升。染上了酒精的眸子里,不僅多了最原始的野性,更添了幾分平日少見的邪性。

    大手狠狠鉗住她的下巴,他聲音暗啞:“太遲了,不疼怎么長記性?”

    招惹了他,現在來喊疼……

    她不疼,又怎么平熄他的怒火?

    冷冷哼一聲,他干燥的大手猛地托住她的臀就將人放坐到窗臺上,不給她說話的機會,繼續俯下頭探入她帶著甜香的檀口之中,逼迫出她柔軟滑膩的舌,與他死死糾纏。

    吻,愈狂,愈烈,愈深入,愈激烈……

    被酒精灼燒了的神經亂糟糟的,讓他恨不得干脆咬死她。

    寶柒混亂了!

    她喜歡他吻她,但并不代表她喜歡他啃她啊!

    何況,窗外是12月的冷風,他身上是燎原般的大火,一冷一熱,冰火兩重天,搞得她腦子都快暈厥了。

    本能地,她想要逃避。

    然而,她越躲,他的禁錮越緊。

    他倆此刻的位置頗為尷尬,他硬繃得烙鐵般的身體,剛好置于她的腿間。少女本能的羞澀,讓她條件反射地想合攏腿,卻只能難堪地夾住他的勁腰。

    眼瞼微微跳動,半睜著迷離的眼,她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

    棱角冷硬的男性線條,英俊卻又狂妄跋扈的姿態,薄醉后泛著赤紅的眼睛,帶著點兒酒氣的清冽味道,迷人得讓她心尖兒發顫。

    這就是冷梟。

    讓她說不清,道不明,控制不住想要靠近的一個男人……

    心跳。心狠狠跳。

    緊張得快要蹦噠出胸腔了!

    如同吃了十香軟骨散似的,漸漸地,一點一點滲透,她的身體綿軟得整個兒地滑入了他的懷里,黑發絲絲縷縷落入了他的脖頸之中……

    悶聲低哼,男人寬闊的胸膛承載著她全部的重量,讓她嬌小的身軀在他手下不停的顫栗……

    不知道是冷的,還是被他給撥弄的……

    后背很冷,被他觸上的肌膚卻火燙。

    “寶柒——”

    這是今兒晚上,他第二次叫她的名字。同樣,也是第二次沒有下文。

    “嗯……”她臉紅,像答,又像是呻吟。

    喉嚨一緊,他危險的銳利眼眸里,悉數是難以言說的復雜與糾結,讓他整個人充斥著一種與眾不同的桀驁與野性。

    還有一種,獨屬于冷梟式的危險冷冽。

    “寶柒——”

    飽含**的暗啞聲,第三次叫她。

    素來沒臉沒皮的寶丫頭害羞了,紅撲撲的臉上更見嫣紅,被男人狠狠疼愛過的小嘴兒,濕漉漉的微微張開。

    “醉──鬼——唔——”

    好不容易獲得自由的嘴,一句話沒說完就再次被他牢牢堵住,發了瘋似的啃噬。

    長長地嗯嚀著,她不由自主地軟倒在他強勁的攻擊下。

    纏綿的纏綿,糾纏的糾纏,將彼此間那層朦朧曖昧的薄紙戳得稀爛。

    眼看,擦了槍就要走火……

    呯呯呯——

    緊閉的房門不合時宜的敲門聲,合著游念汐怯弱又焦急的聲音,在這曖昧又寂靜的夜里,特別的清晰。

    “小七,小七啊……快起來,愛寶……愛寶它……”

    催魂奪命的喊聲,讓屋里的兩個人同時靜止了。

    唇貼著唇,眼望著眼,呼吸急促……

    “小七……小七……”

    門外,游念汐急得直拍門。

    心下一緊,寶柒從偷情般的刺激感里回過神來,沖他努了努嘴。

    梟爺暗沉的眸子,滿是壓抑的**。

    接下來的動作,彼此不需要言語,竟然默契十足。

    這樣的狀況不宜見人——

    迅速將她從窗臺放下,梟爺高大偉岸的身影如獵豹般消失在了窗口。

    摸著自個兒還殘留著他清冽氣息的唇,又撫了撫被他的胡茬扎得滾燙的臉頰,還有被他一寸寸揉弄過的身體……

    寶柒的感覺,忒夢幻。

    不禁懷疑,這一切是真實的么?

    ——★——

    寵物醫院。

    等到將被夾斷了腿的愛寶弄妥貼,輸上液體時,寶柒已經折騰得渾身冒汗了。

    “嗷嗷——嗷——”

    小愛寶哀哀的小聲叫喚著,可憐巴巴的眼睛濕漉漉的看著她,兩只黑眼珠子杏仁兒似的,充盈著無辜的神色。

    撇了撇嘴,寶柒摸著它的狗頭邊安慰邊指責:

    “你說你,大半夜的,作啥呢啊?”

    這小家伙也不知道怎么蹦噠的,把自個兒的腿夾在了寵物房的柵欄下,活生生給扭骨折了,而游念汐想‘解救’它出來的時候,又不小心給它細腿弄出了外傷——

    有它這么笨的狗么?

    有她這么笨的人么?

    瞪著秀逗的小愛寶,想著被破壞的旖旎之吻,寶柒心里說不出來的窩火兒。

    “小七,都是我不好,我沒有經驗,注意點也許就……”和她一起到寵物醫院的游念汐,不安地搓著雙手立在旁邊,小聲地道歉。

    寶柒翻了翻白眼。沒有經驗得有常識吧?

    然而……

    望著這個明明比她年齡還要大,卻怯生生像小姑娘般的女人,她滿肚子的火氣兒,又不知道往哪撒。

    最后,不得不僵硬地笑:“也不怪你……”

    ……

    轉眼又三天。

    自從那個曖昧的夜晚之后,寶柒就沒有再見過冷梟。

    課余無聊的時候她總在想,這廝在酒醒了之后,會不會后悔得想要撞墻?

    嗤,應該是吧!

    但這也僅僅只是猜測罷了。

    因為他回部隊之前,沒有留下只言片語。回部隊之后,也沒有片語只言。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又消失在了她的生活中。

    為了安慰自己,她把這解釋為特種軍人的職業特殊性。

    好吧,寶丫頭天性樂觀。

    他不在的這幾天,她該干嘛還干嘛,上學,放學,在寵物醫院照顧住院的小愛寶,沒事兒的時候就和年小井在QQ聊聊天,或者在QQ上逗逗打字不會結巴的結巴妹兒。

    小日子,照樣兒滋潤。

    這天晚上,寶柒在家里吃過晚飯后,照常背著書包將作業帶到了寵物醫院。

    好吧,趴在愛寶的狗床邊兒寫作業成了她現在的日常生活。

    誰讓狗是她的呢?

    打了個大哈欠,她剛合上作業本,戴大口罩的護士就進來了。

    “13床,去收費室補繳費用,帳上錢快用完了。”

    “哦,就來!”

    寶柒放下筆,笑著拍了拍愛寶的腦袋,就跟著她出了門。

    別小瞧了這間寵物醫院,其設施和占地面積,比普通的三甲醫院還要牛氣。不過么,愛寶有這么好的狗命,全托了游念汐的福。

    腦子里亂七八糟的想著,七彎八拐間,寶柒跟著護士的屁股就往收費室走。

    倏地,眼前的燈光暗了。

    心里驟緊。

    她猛地頓住腳步,危險的直覺讓她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

    涼氣兒,瞬間爬滿了脊背。

    ------題外話------

    話不多說了,感謝妞們一如既往對姒錦的支持——

    感謝大家送的道具,就不一一點名了,都記在心里呢。

    木馬!不管怎么樣,我是幸福的!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