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41米 本色難多————

041米 本色難多————

    寶柒失蹤了!

    作業本和書包都好好的擺那兒,她自己卻人間蒸發了。除了不會說話的愛寶,沒有人知道她在失蹤前曾經發生過什么事兒。

    接到消息時,冷梟正在處理一宗國際軍火盜運案。

    幾天前,特戰隊根據總參二部提供的情報,成功劫獲了黑色曼陀羅組織準備出售給NUA的一批軍火,包括暗殺專用的手提箱型MP5沖鋒槍在內,共繳獲了各類型輕重槍支幾百余支,子彈幾萬余發。

    視線落在手里的武器清單上,梟爺冷冽的眼,如一汪幽潭般深邃。

    她哪去了?

    作為他的參謀,江大志自然查覺到了他的情緒,安慰道:“頭兒,別擔心,指不定這丫頭跟同學哪兒瘋去了?”

    緊繃著臉,冷梟正了正頭上的軍帽,壓抑住心底的雜念,冷聲命令。

    “吩咐下去,將收繳的這批軍火武裝押運到總部倉庫。”

    “是。”挺直了腰板兒,江大志敬了個端正的軍禮。

    驀地——

    娃娃臉的通訊員魏子疾步進來,并腿立正,抬手敬禮:

    “報告首長!”

    眸色一黯,梟爺下巴微揚:“講。”

    “機要處連參謀轉過來一封給你的電郵。”

    “念。”端過桌上的玻璃杯,冷梟人比名字更冷。

    瞥了一眼他的臉色,魏子小心翼翼地念:“冷家二爺,你心愛的女人在我手里,要美人還是要貨,你自己選。要美人就明日上午帶著東西在A國邊境線老地方交易,如果要貨的話……我……我……”

    拳頭湊到嘴邊咳了咳,小魏詭異地瞅了他一眼。

    老實說,首長的女人,是誰啊?他不知道。

    “繼續念!”

    被他冷酷的聲音刺了一下,魏子接著念:“……我就讓你的女人去**,讓她每天伺候十個男人,排著隊的上……”

    叭——

    刺耳的玻璃碎響聲,沉寂了一室。

    一言不發的梟爺,竟然將手里的玻璃杯給活活捏得碎裂開了。

    天!這得多大勁兒和怒氣?

    鮮血,從他的手心順著玻璃杯壁蜿蜒滴落……

    同時也染紅了大江子的眼睛,駭得他頭皮發麻:“頭兒,別擔心,千萬別擔心啊……操他奶奶的,咱派人埋伏在邊境十五號線,貨和人都要……”

    邊境十五號線,是紅刺內部的稱呼,正是劫掉Mandala軍火的地方。

    隨便抽張紙巾擦了擦手,梟爺面無表情地站起身,威風凜然的校官軍服,透露出渾然天成的正氣。而冰刺兒似的聲音,則讓人不寒而栗。

    “通訊員!”

    “到!”

    “傳令下去,原計劃取消,立刻將東西運往邊境十五號線。另外,遣突擊隊包圍十五號線,方圓五公里內,準進不準出,鳥都不許飛出去一只。”

    說到這兒,他蹙眉思索了幾秒,又冷聲道:“另外,通知血狼小組,隨時待命,聽我指揮。”

    “是!”

    小魏領命而去。

    拳頭微攥,梟爺深邃的眸光里,突地迸發出一股很強烈的狠戾之氣來。

    銳利,強勢,狂妄,霸道,冷冽的聲音比尖刀更銳利。

    “大志,我先去寵物醫院,這兒交給你。”

    “收到。”被他眼睛一掃,江大志身上汗毛都豎了起來。

    每次他出現這種眼神時,就意味著要大開殺戒了,更意味著有些人的命快玩完了!

    可是……

    “去寵物醫院干嘛?”

    “看愛寶。”

    淡淡的三個字,冷梟語氣平板。

    但是江大志知道,這位爺自然不會是單純去看愛寶。

    怕是去利用愛寶的吧?

    ——★——

    風破浪,浪卷帆,海天呈一色。

    一輛三層高的白色超豪華游艇,靜靜飄浮在海面上。

    不若京都12月的寒冷,此時的海南,陽光細碎的灑在甲板上,將游艇的尊貴和氣派彰顯得淋漓盡致。

    腦子有點暈眩的寶柒,被一左一右兩個高大魁梧的黑衣男挾持著,繞過環形的梯子,一步步往游輪最底層的甲板上走。

    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已經是第二天了,他們發現她不見了么?

    而他,擔心她么?

    此時,甲板上海風輕拂,陽光宜人——

    如果不是自個兒處境堪憂,她一定會由衷的贊嘆有錢人的奢華。

    眼前,二戰風格的迷彩圖案裝點的甲板中間,是一個波光瀲滟的按摩大浴缸,淺藍色的水波在陽光反射下奪目耀眼。

    “尋少,人帶來了。”

    “現在情況如何?鈴木。”

    男人邪佞又慵懶的聲音響起時,寶柒才將視線挪了過去——

    泳池里,邪魅俊美的男人**著上身靠在浴缸邊,蛤蟆形大墨鏡遮住了半邊臉,鼻梁挺直完美,唇線弧度柔和。不肖說,優雅尊貴的美男一枚。

    可是,卻無端讓她有種無法透氣兒的窒息感。

    還有一種詭異的熟悉感——

    明明是一個陌生男人,為啥會有這樣的感覺?

    “尋少……”鈴木恭敬地垂手,欲言又止:“哨子說,冷梟手下的兵正將我們的貨往指點地點押運呢。想不到這女人,果真有份量……”

    “別高興得太早。”

    “尋少神機妙算,還怕他不上當?NUA那邊催得急,我已經和艾老大聯系了,今兒晚上就在游艇交貨……”

    “他要真上這個當才好!”抿了抿性感的唇,男人邪肆的眉頭輕挑,突然望向寶柒:“你說,本少這出調虎離山計,對冷大隊長好不好使呢?”

    老實說,他并沒有十足的把握。

    強勢男人間的爭斗,每一次都就如同嗜血的野獸在角逐森林獸王。比的是誰有耐性,誰冷血,誰殘酷,誰沒有弱點。

    沒有弱點的男人,就沒有死穴。

    換了以前,對于這種威脅他一成把握都沒有。而現在,不知道這個女人,算不算冷梟足以致命的死穴?

    而此時此刻,從他倆的言語里,寶柒大概明白了自個兒目前的處境。

    調虎離山?交換?

    她明顯成了肉票……

    想到二叔會上當,她心肝兒都顫歪了,不由自主冷嗤:“……別白費勁兒了,他的腦子是你能比的?丫做夢呢!”

    “哦?寶妹妹對他這么有信心?”

    似笑非笑的戲謔稱呼,惡心得讓寶柒差點兒嘔吐,“你怎么不叫我寶奶奶?”

    “奶?是這個奶么?”男人笑著,放肆的手挑逗似的放到身邊替她按摩的惹火女郎胸前,色情又下流的暗喻。

    “尋少……尋少……”

    女人也配合的‘嚶嚀’著,修長的腿兒旁若無人蛇一樣纏了上去,手里純白色的毛巾裹著新鮮的花瓣,人和毛巾都在他身上蹭著,挑逗著…

    水波,一圈兒,又一圈兒,蕩漾著……

    靠,好一副活色生香的畫面。

    鄙夷地別過臉,寶柒諷刺般翹起唇,不再吱聲。

    既來之,則安之。

    “鈴木——”男人倏地陰鷙了臉色,一把推開在他身上大獻殷勤的女人,“將她拖到三樓去伺候我的客人……”

    “好的,尋少!”

    寶柒嚇了一跳,腦門驟然炸開了!

    然而,一扭頭,她思維凌亂了。

    剛才還陪著他激情無邊的**女人,像條死魚似的被兩個黑衣男人從按摩浴缸里被提了出來,面如死灰的雙眼大瞪著,卻又不敢反抗。

    呀,搞什么?

    很快,男人邪惡的勾魂聲,就妖嬈地響起:“誰讓她沒本事讓寶妹妹有興致看下去……”

    死死盯著他,寶柒無比震驚。

    “人渣,爛人渣!”

    似乎挺滿意她的表現,男人笑著推了推墨鏡,勁瘦的窄腰上系了條松垮垮的浴巾,邁著騷包勾魂步就走過來,饒有興趣地說:

    “如果你想代替她去,也不是不可以……”

    倏地一笑,寶柒嗤罵:“腦殘!實話說吧,我特瞧不上你。只有沒種的男人,才會利用女人來達到目的。”

    “哦?”男人眉梢微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寶妹妹膽子不小。”

    絲毫不懼地回視過去,寶柒彎了彎唇,“算你識貨,就比你強那么一點點,有本事你放了我,真刀真槍的和冷梟拼啊?”

    呵,激將?

    男人笑聲輕揚,手指撐了撐額角,“有趣兒!鈴木,把她帶我房間去……”說到這兒,他又色情地俯下頭來湊到她耳畔,邪肆地呵氣。

    “本少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什么叫……有種……”

    ------題外話------

    呀呀呀~這個尋少想干嘛?二叔快來,這回就抱得美人歸了哈!

       

       

U赢电竞 JBO电竞|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