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42米 寶柒的小計謀!

042米 寶柒的小計謀!

    有種?此種,非彼種。

    說白了,丫就是個色種。白長了一副勾搭人的好皮囊,卻沒干點兒人的事兒。然而,厭歸厭,怨歸怨,在男人冰冷邪肆的眸光注視下。

    她的心,還是毛噌噌的!

    命可以不要,但她決不能被人給那啥了。

    她不敢想象,要真發生了啥事兒,她還拿什么臉面去喜歡二叔?

    怦怦——

    心像上了馬達似的,跳得賊快,但她的臉色卻反常的平靜了下來。

    在危險面前,怕沒有用,反守為攻才是王道。

    腦子飛快運轉著——

    她不疾不徐地湊近了他,臉上的笑容嬌艷得像朵花兒。不過么,只有她自個兒才知道,幾乎每一次呼吸都像在如履薄冰。

    勾唇,揚眉,她挑釁地問:“你想睡我?”

    男人微愣,旋即笑了!

    望著陽光下精致的小臉兒,他想不明白,誰給她這么大的勇氣對他不卑不亢?

    冷梟么?!

    舒展了一下身體,他晾曬著自個兒精實的肌肉,墨鏡下的唇角挑成了一抹邪佞魅惑的弧度來:“那么……你給不給我睡呢?”

    “你要玩霸王硬上弓,我也沒法兒反抗。不過,我覺得這種事兒還是心甘情愿得好!”

    寶丫頭的聲音本就輕靈婉轉,嫩得像黃鸝鳥兒出谷似的,這么慢吞吞一字一字說著這檔子事兒,撩得男人心上急癢癢地。

    視線,越發灼熱。

    呼吸間,他湊得更近,突地伸手掐住她的腰,手下一緊,驟然加大力度拉近自己的下腹,緊緊貼住蹭了蹭,唇角的笑容邪魅冰冷。

    “你倒是心甘情愿給冷梟,他卻不要你……你說你多傻?……不如你伺候本少一晚,我要滿意了說不定還能放你一條生路。”

    心里‘咯噔’一下,寶柒呼吸驟緊。

    她跟冷梟之間那點小曖昧,知道的人廖廖無幾。

    他怎么會知道的?他究竟是誰?

    心下慌亂,但是稍頃之后,她卻‘噗哧’一聲笑了。

    “你笑什么?”抿起涼薄的唇,男人另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

    蔥白似的小手拉下他的大拇指來,寶柒戲謔般觀察著:“伺候不起,忒小了!”

    “男人搞女人不靠手指的……”

    “呀,原來你不知道啊?書上說,男人那話兒是大拇指的三倍……”頓了頓,她促狹地眨了眨眼晴,接著洗涮他:“你看看你,大拇指細得不行,那話兒也粗不了,和他比起來……說真的,小鳥與大鳥的區別……”

    但凡是個男人,誰不介意這個?

    一瞬間,男人邪肆尊貴的俊臉差點兒龜裂了,猛地甩開她的手,聲音冷沉:“鈴木,帶她去打扮打扮,晚上替我招呼貴客……”

    說完,氣洶洶地大步離去——

    寶柒望天,她贏了!

    暫時性逃過了他的魔爪,又偏偏還是在劫難逃。晚上會發生什么?她不知道。在這海天相接的游艇上,一種深深的無力感,浪潮般襲卷了她。

    ‘二叔,你在哪兒啊?快來救我……’

    迎著甲板上的涼風,她無語凝噎,心里狂吼。

    “帶走——”鈴木一揮手,兩個黑衣馬仔過來架著她就走。

    跟在后面的鈴木,兜里的手機響了!

    瞅了瞅號碼,他臉色微變,陰冷地睨了寶柒一眼,走開十幾米遠才接了起來。

    “黑玫瑰,找我有事?”

    “……毀了她。”電話里的女人,聲音陰惻惻地。

    “不行,上次酒店的事兒,尋少知道了已經大發雷霆……”

    哼了哼,電話里的女人放松了語氣:“鈴木,你愛不愛我?”

    一向衷心的鈴木,語盲了。

    ——★——

    寵物醫院。

    冷梟拿著寶柒的作業本,眸底光芒閃動。

    復雜,難解。

    剛才他拿她的作業本時,不小心將草稿本掉到地上,驚人的發現那個密密麻麻寫著計算公式的本子上,凌亂的畫著不止一副他的肖像。

    畫得很丑,比她上次在天蝎島趁他睡著時畫的還要丑。

    每一張肖像旁邊,都被她大喇喇寫著幾個字。

    鳥人,是我的。

    他是她的?!

    到底還是個孩子,和小孩兒對待玩具差不多,字里行間寫滿的都是占有欲。

    “嗷嗷,嗚嗚——”

    狗床上的愛寶急了,撅著屁股嘴里直叫喚,兩只前爪子在床頭不停地刨撓著。

    很明顯,它極不耐煩。

    面無表情地拍了拍它的頭,冷梟迅速排除掉心里亂七八糟的念頭,將它從狗床上抱了下來。接著就將寶柒的書包湊到它鼻子跟前,低沉著嗓子說。

    “愛寶,快聞聞,姐姐哪兒去了?”

    姐姐……

    額,愛寶自然不會回答他。

    不過,在它被送給寶柒之前,對訓練警犬特有心得的江大志曾經特訓過它,再加上它對寶柒的熟悉和感情,會不會有點希望?

    “嗚……嗚……”

    愛寶的狗鼻子來回在書包上嗅嗅著,興奮的兩只前爪子抽風似的不停抓啊,刨著,跳啊。很快,它又將狗腦袋在他手臂上輕輕地蹭。

    它懂了!?

    薩摩耶犬的智商在狗類里不算頂級,但愛寶肯定是極品中的極品,領悟能力果然超強。

    梟爺黯沉的面色舒緩了,吩咐魏子叫來獸醫,又給它檢查了一下受傷的后腿兒,噴上了一些氯乙烷,就帶著它出發了。

    一出門,他就迅速聯系了血狼小組——

    紅刺特戰隊最尖銳是天蝎戰隊,而天蝎戰隊最尖銳的是血狼小組。

    邊境十五號線,大部隊開過去了,但是他并沒有去。

    心底有一種十分強烈的感覺告訴他,寶柒絕對不會在那兒,Mandala組織更不會輕易的將她帶到邊境去做交易。

    這一切,不會那么單純。

    ……

    兩個小時后。

    冷梟帶著血狼小組,神不知鬼不覺地襲擊了Mandala組織位于京都市郊一所民居內的秘密據點。當然,能夠這么快的找到它,得益于愛寶的嗅覺追蹤。

    因此可以肯定,寶柒在失蹤前在這兒呆過。

    然而,除了抓獲了幾名Mandala組織成員外,其余一無所獲。

    撲個了空,梟爺的臉色比北極的冰層還冷。

    難道,她真被弄到了邊境?

    冷冽銳利的視線,如獵豹一般巡視著這幢民居,他指揮著戰士們撤查資料和尋找線索,腦子里卻風,云,雷,電般思維迥異。

    一一乍現,又一一被推翻。

    最后,他將愛寶放到騎士十五世的后座,沉著的抽出肩膀上的無線通話器,簡潔明了的下達了兩道命令。

    第一:嚴刑逼供,勿論方式,務必在三個小時內得到結果。

    第二:端掉Mandala據點的事兒,對內對外都高度保密。

    吩咐完,他森冷的眸子越發凌厲,人,卻沉默了——

    叮鈴……叮鈴……

    他音調的手機鈴聲響起,來電顯示號碼是冷宅的坐機。

    皺了皺眉,他接起來冷冷地‘喂’了一聲。

    電話是游念汐打來的,她怯怯的聲音似乎余悸未消:“二表哥,你,你在忙嗎?”

    “有事?”望著在他真皮椅上直撓爪子的愛寶,他語氣頗為不耐。

    對游念汐,他無感。

    無感的意思是,無好感,也無惡感。

    小小地‘哦’了下,游念汐似乎挺怕他,壓著嗓子低聲說:“二表哥,冷叔叔他今兒早上起來身體就不舒服,剛才越發難過了,已經住進了軍區總醫院……”

    他老爹生病住院了?

    事兒,一茬接一茬。

    掛斷電話,他靜默了幾秒,又抬腕看了看時間,臉色越發陰沉得沒邊兒了。

    “去軍區總院——”

    一上車,他沉聲吩咐陳黑狗。

    從這個郊區到軍區總醫院,差不多得穿過大半個京都城區,再加這時段水泄不通的交通狀況,等騎士十五世好不容易駛入醫院時,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后。

    人剛走到病房門口,他的電話又來了。

    那邊兒,是江大志興奮的聲音:“頭兒,狗日的有一個扛不住收拾,招了!”

    ------題外話------

    啊啊啊!二叔,快去救小七七吧!~妞們,還有兩章就V了啊~忍住,馬上就要‘呯’……**了!

       

       

U赢电竞 JBO官网|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 竞博| JBO官网|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