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43米 不敗戰神冷梟!

043米 不敗戰神冷梟!

    入夜的海面,一望無垠。

    陸地好像不復存在了,整個世界都濃縮在了這艘燈火璀璨的游艇之上。

    寶柒望著鏡子里的女人,簡直不敢相信是她自己。

    人靠衣裝馬靠鞍,這話真心不錯。

    一身從做工到剪裁都無可挑剔的深藍色連衣裙,把她打扮得那個美啊!腰細了,胸挺了,那身比牛奶還白嫩的肌膚比嬰兒還要滑膩。

    藍與白的色彩沖擊下,她漂亮得不像個人。

    似仙,似魔,似妖,似靈——

    “尋少,NUA的艾老大一行人到了!”

    聽了鈴木的稟報,男人驚艷的目光從她身上抽離,“先招待著,我馬上就到。”

    “是。”

    男人笑了。

    上前兩步,胳膊肘兒微彎,伸向寶柒,“寶妹妹,走吧?”

    “說好的啊,我陪你應酬,你不能動我,食言者,死一戶口本!”

    “本少爺沒有戶口本。不過提醒你,再磨嘰我說不定就改變主意了,先辦了你。”

    寶柒磨牙,算他狠!

    無奈地挽住變態男人的胳膊,她進了游艇第三層的包間。

    包間里,舒緩柔和的音樂聲緩緩流瀉,溫馨美妙得讓人簡直不敢相信,這竟然是兩大黑道恐怖組織的頭目在接唔。

    “尋少,好久不見——”

    說話的男人臉上戴了個銀制的鷹型面具,大半邊臉兒隱在其中。他正是NUA國際恐怖組織的大頭目艾擎,那陰惻惻的樣子,看著高深莫測。

    寶柒默了。

    一個大晚上的戴個鬼見愁的面具。

    一個大晚上戴個蛤蟆型的大墨鏡。

    到底是無法面對觀眾,還是混道兒上的人,都得保持一定的神秘感?

    拉過她坐下,尋少無比慵懶地靠在沙發上,愜意地沖艾擎舉了舉杯:“艾老大,這些日子不見,你還是這么滋潤!”

    “哪有你滋潤啊,天天換新貨!”

    拿女人和性來開玩笑,一般是生意場上的男人開場白。

    也可以說,這也是他們帶女人的用意。

    “瞧著怎么樣?”尋少邪魅俊美的臉上張揚著一抹想藏卻又難掩的得意,“冷梟的女人,挺正的吧?”

    艾擎嘴角一抽,“你玩得大了。”

    尋少輕笑,“彼此彼此……”

    天下的男人,正如天下的烏鴉一般。不管居廟堂之高,還是處江湖之遠,骨子里對女人的征服欲都一樣。帶著冷梟的女人,多大的面兒啊?

    寶柒心下恨得牙根兒癢癢。

    但是以卵擊石的事兒,她絕對不會干。

    忍吧!

    “我要的貨呢,準備得怎么樣了?”艾擎眉目一沉,將話題岔了開去。

    聞言,尋少收斂了臉上的神色,“放心,我們Mandala做生意,就講誠信二字。一會兒船入公海,貨你帶走,咱就兩訖了。”

    “有點冒險。”

    “誰讓你要得急?放心,冷梟的人,全被我調到邊境了——”

    “多謝!”笑著和他碰了個杯,艾擎若有所指地睨了寶柒一眼,“不過奉勸你,貪歡嚼不爛,為免夜長夢多,還是不要留了。”

    脊背倏地一涼,寶柒驚悚了。

    不要留了,是什么意思?

    “呵——”尋少笑著側過頭來,目光落在她游離的小臉兒上,不屑地挑唇,“不急!本少還沒開過葷腥呢,多可惜!留著,破了處再說。”

    “冷梟的女人,還是處?”

    一句話,惹得桌上的幾個男人哈哈大笑。

    寶柒心里冷笑,恨不得一朝兒宰了這些大王八蛋。

    但這會兒,她除了一言不發地端坐著,什么也干不了。

    “來,寶妹妹,咱倆喝一個交杯酒。”幾杯酒下肚,尋少唇角的笑容越發妖魅。

    “……不會喝。”開玩笑,一桌子都是軍火,走私,劫持,暗殺的男人,她心都快嘣噠出嗓子眼兒了,哪兒有膽再喝酒?

    “不喝怎么行?”

    心里詛咒著他的祖宗十八代,寶柒笑容有些僵硬,“我這人有一毛病,喝點兒酒就過敏,渾身腫得跟個翻著白肚皮的大青蛙似的,多柯磣啊。”

    男人一怔,眸底劃過一抹復雜的神色。

    不會喝?

    “尋少——”一直伺立在旁的鈴木,適時地插話了,“咱船上有Malibu椰子酒,酒精度低,應該適合寶小姐。”

    “拿來吧。”

    “好的。”

    耷拉著腦袋,鈴木急匆匆地出了包廂。等他再回來時,手上拿著一個白瓶裝的東東,恭敬地替寶柒斟滿了放到面前:“小姐,您的。”

    “……”寶柒無語。

    男人俯到她耳邊:“乖乖的喝,要不然……今晚上饒不了你……”

    “說不喝,就不喝。”鬼知道給她喝什么東西?

    臉色一變,男人都一樣,面子大過天,冷冷一笑,尋少的聲音又陰又邪:“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識事務者為俊杰,寶柒更是俊杰中的俊杰。

    躲不過,有啥法兒?

    余光瞟到他冷沉冷沉的臉,她不再說話,拿過了杯子,二話不說咕嚕咕嚕就倒進了肚子。

    “好!”

    見狀,幾個男人,跟著就叫好聲!

    鈴木退后兩步,微微攥拳——

    混合了烈性**藥的malibu果酒,即便再清純的女人,也會變成**控制下的奴隸。

    ——★——

    夜幕,暗沉得不見天。

    寂靜的海面上,一艘懸掛著五星紅旗和八一軍旗的海軍護衛艦在疾速行駛。護衛艦的甲板上,天蝎戰隊血狼小組的戰士們,涂著偽裝油彩的臉上莊嚴而肅穆。

    中樞指揮控制室。

    泛著藍光的航行導航儀屏幕前,冷梟面無表情的臉上,除了冷酷無情,就是陰晴不定。

    總之,渾身上下,都是冷氣和殺氣。

    “頭兒,范大隊長來電!”

    “接進來。”梟爺命令道。

    很快,無線通話器里就敲起范鐵豪邁爽朗的聲音:“哥們兒,老大說了,咱直升機大隊今晚上聽你使喚!”

    “嗯。”冷冷一個字,情緒皆無。

    “嗯?”

    “行了,隨時準備接應。”

    “遵命。”范鐵嗓門兒大,放鞭炮似的說完了正事兒,又陰陽怪氣的問,“對了哥們兒,我怎么聽說,人家脅持了你心愛的女人?有么,你?有女人?我咋不知道是誰?”

    “滾蛋!”

    沒心情和他扯,揉著太陽穴,冷梟神色不慍。

    下一秒,立馬掛斷——

    “報告,距離目標十海里,請求指示!”

    皺眉,梟爺側過身去觀察了幾秒,銳利黯沉的黑眸,帶著比野獸還嗜血的狠戾。

    攥拳,他騰地站起身,拿過無線指揮器,冷聲命令:“全體都有,三分鐘檢查裝備,準備登艇作戰。”

    “是——”

    “狙擊手,五分鐘內到達指定位置,注意瞭望觀察。”

    “是——”

    令行禁止是部隊的優良作風。

    他聲音剛落,甲板上的戰士們已經開始整理槍械和身上的裝備了。

    作為全軍最牛的特戰大隊,作為特戰大隊里單兵作戰最牛的一個小組。天蝎戰隊血狼小組的這些戰士們,個個都是用金疙瘩堆出來的精兵。

    不說其它的,僅僅他們身上配置的單兵裝備,每個人大約價值在35萬元人民幣左右。

    可想而知,這是一只怎樣裝備精良的小分隊。

    五分鐘后。

    甲板上,海風帶著咸濕的味兒拂弄著每個人的神經。

    一抹濃烈的殺氣浮現在冷梟的眸底,將他全副潛水裝備的剪影拉得凜然正氣。

    “立正——”

    “稍息!”

    緩緩扣上泛著冷光的戰術頭盔,他的視線比巡視的獵鷹還要銳利冷冽,聲音低沉森冷得猶如臘月的寒風刮過骨頭。

    “同志們,等我命令。記住,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堅決完成任務!”

    齊刷刷的聲音,如山呼海嘯,如猛龍過江,鏗鏘有力地融入了大海的深處——

    天蝎戰隊,從未有過敗績!

    冷梟,更是不敗戰神!

    順著海軍護衛艦蜿蜒向下的階梯,穿著潛水裝的他,以一個蛟龍入海的標準動作。

    撲騰——

    潛入了夜幕下的大海里。

    ------題外話------

    丫~二叔入水,蛟龍游啊游,游到寶丫頭的身邊兒——嘜!

       

       

U赢电竞 竞博JBO| JBO官网|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JBO| 竞博| JBO竞博| JBO| JBO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