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48米 溫柔鄉,英雄冢——(高潮)

048米 溫柔鄉,英雄冢——(高潮)

    心,緊了又緊。

    這個電話是寶媽打來的。

    她在電話里急急地說,她剛剛得到消息,警方已經重新找到了她殺害葉美美的犯罪證據,要立即逮捕她。

    而警方所謂的新的犯罪證據就是:經過幾位國外權威專家對犯罪道具的重新鑒定,他們在那個被檢測出帶有氰化鉀并致使葉美美死亡的玻璃杯上,發現了她的指紋。

    此事一經媒體報道,論壇轉貼,頓時嘩然一片,不明真相的善良群眾再次被利用了感情,聲嘶力竭地嚷嚷著要嚴懲殘害同學的兇手。

    寶柒心里一陣冷笑。

    如果她記得沒錯的話,那天晚上在京都大飯店的時候,她可是戴著酒店統一的白手套的,戴著手套會留下指紋么?

    再者說,就算留下了指紋,咱國內就沒有這方面的權威專家了么,之前都沒有查出指紋來?為什么要在事隔這么久之后,由國外的專家來查證?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不想說話,但聽到電話里寶媽的哽咽聲,她還是忍不住出口安慰。

    “沒事的,媽,你別急。”

    “小七……”受到此番變動的沖擊,寶媽的心理防線似乎都脆弱了不少,電話那邊兒的聲音有點兒嘶啞,有點兒惶恐,更多的是焦急和難過,還有隱隱的抽泣。

    “小七,你不要再回家了,趕緊走,有多遠就走多遠……不要再回來……”

    “媽!”

    寶柒的眸子涼了又涼。

    她為什么要走?她好不容易回來了為什么還要走?她根本沒有殺人為什么要逃?

    深呼吸一口氣,她輕輕笑了笑,云淡風輕的態度讓人震驚,“這事兒,我心里有數,你就別再管我了。”

    “小七……”

    “就這樣,媽,掛了!”

    按下小粉機的翻蓋兒,她側眸,正好迎上了姚望滿臉擔憂的視線。

    不知道他究竟聽見了多少?

    動了動嘴皮子,她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正如他說的一樣,她確實挺倒霉的。

    不過,這事兒究竟是天命,還是人為就有待探究了。

    “寶姐姐,出什么事了?你臉色好白。”姚望的擔憂,真誠而明顯。

    她的小粉機效果不太好,而她沒有說關于案子的話。所以,坐在她旁邊的姚望沒有聽見她的電話內容。

    略略思索一陣,寶柒覺得對這個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哥們兒,實在沒有什么值得隱瞞的。扯了扯嘴角,她一五一十的全部說給了他聽。

    說到最后,她吁了一口氣,捋了捋散下來的一縷頭發,輕笑一聲。

    “行了,姚美人,給本宮起駕前往京都市刑偵大隊!”

    姚望都快急死了,差點兒沒有一口鮮血吐出來。

    握住方向盤的手狠狠一抖,他立馬拒絕了她的要求,反而將方向盤一倒,直接改變了目標,激動的聲音都啞了。

    “你瘋了,不能去,我現在就帶著你離開。”

    “姚美人!”

    不管她的怒吼,姚望目光如同灼了火,一腳將油門兒踩到底,目不斜視的駕駛著汽車,向前狂飆,逃命的樣兒十足。

    “什么也別說了,咱們現在就走,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都不會送你回去的。”

    “姚望!”連名帶姓的吼他,寶柒狠狠拽住他的手臂,顯然是生氣了,漂亮的小臉兒上浮動著一層寒霜,聲音慍怒:“難不成你也認為,是我殺了葉美美?”

    喉嚨哽得死硬,姚望不敢側過臉去看她,一意孤行的開著車,眼圈兒刺得透紅。

    “沒有。我當然知道不是你干的,你寶柒什么人我不清楚嗎?可是,我相信你沒有用,現在沒有人會相信你,他們手里有證據,你有什么?”

    聞言,寶柒心里一窒。

    她有什么?她什么都沒有。

    但是,她相信正義和公道,相信黃河水也是能洗清人的。難道被一盆污水給潑中了,她這輩子都不再洗澡了么?

    更有甚者,如果她真的逃了,那就代表畏罪潛逃。今后,她長長的一生,難道都要做過街的老鼠,過著逃亡的日子嗎?

    如果真的那樣,她的二叔會怎么看她,會怎么想她,她還有什么資格站在他的身邊兒?

    即使不是頂天立地的男人,她也要做問心無愧的女人。

    喪家之犬,不適合她。

    牽了牽涼涼的唇角,她軟軟地嘆了一口,神色鎮定地松馳了神經,認真的對姚望說,“姚美人,我的脾氣你是清楚的,如果我今兒就這么跟你走了,我還是寶柒么?”

    “寶姐姐!”

    側過頭來,姚望死死地盯住她。

    他此時的神態比她更加激動,精致漂亮的一張俊臉上滿是哀怨。

    可是,正如十八年來的每一次,不管什么事情,不管到底誰比較有理,他也從來都是依著寶柒的,從來都沒有說服過她一次。

    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他急,他怒,他吼,他絕望,他哀怨,他悲催,但他除了不得不依她之外,他還不得不承認,她說的話都是真的,她說的話都有道理。如果她真的就這么跑了,她這輩子哪兒還抬得起頭來做人?

    而這樣,也不是他要的。

    “聽你的,都聽你的!”

    啞著嗓子吼道,他紅著眼眶子,將手里的方向盤一轉,玄黑的S350大奔就再次調轉過頭往京都城區方向而去。

    只不過,車速被他壓得極慢極慢——

    好半晌沒有人說話,車內,頓時陷入了一陣死寂。

    清了清嗓子,寶柒不喜歡朋友因為自己的事兒傷心難過,于是乎,就想調節一下氣氛。

    “姚美人,你丫哭喪著臉干嘛?”

    “難道你還想讓我笑?”干癟癟的一句話,姚望有氣無力。

    “為什么不笑?人活著就是為了笑來的。”轉動著腦袋,寶柒活動著自己有些泛酸的脖子,用十二萬分鄙視的眼神兒睨著他,嘴里嗤嗤的笑出了聲。

    “再說了,我又不是去上刑場,瞧你的矯情勁兒!不是給我添堵呢嗎?”

    說堵就堵了。

    這會兒工夫,姚美的鼻腔都像被什么東西給堵住了似的。

    咽了咽口水,他抿緊了嘴唇,很想輕松,但臉上的神色卻黯然無光。沉思了好一會兒,他才側過臉來,低低的聲音無比堅定。

    “寶姐姐,你放心,我回家就讓我爸出面幫你……”

    “不用。”睨著他滿臉的關心和難過,寶柒倒不是矯情,而是知道他幫不了。

    一來這案件被鬧騰大了,公眾的輿論能壓死任何官員,她又何必害了人家?

    二來凡事兒都要講求證據的,姚望家里在京都也不是能捅天——

    不對,現在就算是能捅到天也沒用,她愿意交給司法來解決,也不愿意拉他下水,采取什么極端的辦法。

    沒有人想去死,沒有人面對這種事兒不害怕。

    但是,每個人都必須有面對挫折和坎坷時,敢于承擔的勇氣。

    一念至此,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輕松地笑:“姚美人,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我寶柒命賤,從小到大啥事兒沒有經歷過?作為一個擁有女主命運的人來說,再大的困難,也不會致死的。而且——”

    “而且什么?”見她笑著頓住,姚望簡直無法正視這樣可怕的樂觀,聲音有些發顫地問。

    “而且吧,有女主命的孩子,在危難的關鍵時刻,總會有她的白馬王子來相救的哦~”

    一雙漂亮的眸子暗了又暗,姚望沒有搭她的話,或者說有沒法兒搭話。

    因為他知道,在她的心里,他絕對不是那個能救她的王子。所以,她不愿意將自己的任何事情拿出來讓他來分擔。

    如果換了他,她會么?

    壓抑著,一路壓抑著,大奔慢騰騰地駛入了京都城區。

    此時此刻,車窗外面的那些熟悉或不熟悉的街景,好像全都變成了一道道的諷刺。

    京都市刑偵大隊。

    在大門口,姚望找個地兒停好了車,側過眸子望著一臉鎮定的寶柒,默了好幾秒,才用比任何時候都要嚴肅的語氣對她說。

    “寶姐姐,我不會讓你有事兒的。”

    “我說過,我不會有事。”被他那樣的目光一瞧,寶柒心里有些煩躁。

    都這樣兒了,還叫不會有事兒么?

    咬了咬牙,姚望白皙的拳頭猛地砸在方向盤上。然后,悶悶地將頭埋在方向盤上,將憋在心里許久的話,一字不落地說了出來。

    “我發誓,總有一天……,我姚望要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男人。等我有了能力,能保護你,絕對不讓任何人傷害你,你等著我!”

    一聽這話,心肝兒顫了顫,寶柒詭異地望著他漂亮的側臉。

    接著,拍了拍他的腦袋,扯著嘴角就笑了,“丫的,你可別是情竇初開,愛上姐姐了吧?”

    “我……”一抬頭,姚望目光如灼地望著她,喉嚨哽了哽,無奈地搖了頭,一張精致的臉上,笑容比哭還難看。

    想出口的話,和好不容易積累的勇氣在最后的關口,還是崩坍了。

    “你這么彪悍的姑娘,是只能用來崇拜,不能用來愛。”

    因為他還不夠強大,因為他還只是一個靠父母蔭庇的二世祖,因為他還不具備說對她愛的資本。

    “知道就好。好啦好啦,我進去了,你走吧。”

    聳了聳肩膀,寶柒淡淡地沖他笑了笑,伸手就去拉汽車的把手。

    見到這情形,姚望又沒法忍了。

    “寶姐姐——”

    話說,他一把拽住她的肩膀,心里的熱血直往上沖。沖襲到腦門兒之后,他不管不顧地抱住她,抱了個滿懷,聲音凝結得像被抽條了精氣神。

    “……不要進去了,我們走吧……”

    “傻孩子!”寶柒心肝都快被他給叫顫了,趕緊推開他,還隨便掐了掐他的臉,那表情動作,還真像一個大姐姐對待自己的小弟弟。

    “別給姐露出這生離死別的表情來啊,敢情你真以為我立馬就會去死?沒良心,放心吧,姐這輩子還沒進過監獄呢。老早就想試試,搞個監獄一日游,或者多日游什么的……”

    此時此刻,她還有心情開玩笑?

    不,應該說,她喜歡用玩笑的心態來壓抑住自己狂跳的心臟。

    望著她,姚望半晌無語。

    然后,默默地放開手,從衣兜里掏出那快觀音玉佩來,嚴肅地裝到她大衣的口袋里,念經似的喃喃:“玉能定驚,趨吉避兇,寶姐姐一切都會好的……”

    眼眶紅了紅,寶柒沒有再矯情,這時候矯情還是人么?如果不拿他的東西,讓他晚上怎么睡得著覺?

    動了動嘴唇,她最終只是笑笑,什么都沒有說。

    姚望也沒有說話在,默默地目送她嬌小的背影,慢慢踏上刑偵大隊辦公樓前的臺階。

    一步一步,每一步都像踏在他的心底。

    攥緊拳頭,他狠狠攥拳頭,心里默念:一定要變得強大,強大——

    遠處的寶柒,沒有感受到來自背后的目光,因為她這會兒心里直犯毛。

    突突地,膈應著呢。

    為什么?嚇得唄!

    表面兒上像無敵奧特曼,其實她的心里半點兒都不輕松。

    誰說她不怕,誰說她不緊張?誰說她不想撒丫子就跑到天邊去,跑得遠遠的?

    可是,一萬種想跑的理由都敵不過一個不能跑的理由——她要堂堂正正的做人。

    逃跑?!太沒格調。

    站在十二級臺階的最后一層,她想了又想,還是慢悠悠地掏出了兜里的小粉機,撥通了手機儲存為“鳥人”的電話。

    “你好,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冰冷,機械的女聲,不留任何情面的回復著她。

    神經又緊了!

    掀了掀唇,她腦子里如同有一萬頭草泥馬在狂奔,咬牙切齒地詛咒著非常操蛋但其實也挺無辜的移動通訊,她在那兒靜默了好幾秒。

    現在進去了,她的一切隨身物品都會被收繳或者翻查,包括小粉機。

    心怦怦直跳——

    很心疼,很舍不得,但她還是無奈地翻到了那張冷梟吻她的照片。

    看了又看,看了再看,蔥白手指都被她捏得泛白了。最后,還是無奈地對著照片按下了刪除健。

    刪除了,刪除了——

    因為她不能,不能給他留下任何的污點,落人口實。

    在進入那扇大門之前,她指尖如飛地發送了一條短信給‘鳥人’的號碼:“二叔,我好怕!”

    然后,默默地,她刪除了通訊錄,以及手機里的一切。

    昂著頭,望了望明朗的天空,她數著自己的心跳,一步步踏入了刑偵大隊的門。

    ——★——

    時間,仿佛停滯住了。

    沒有人想到她會自己找上門來,沒有人會想到這么小的姑娘膽兒這么肥。所以,當看到她面含笑容的小身板出現在辦公室的時候,幾名警官臉色都變了。

    其中一個警察,手微微抖了抖,因為這事兒太玄幻了。

    因為,他的手里,捏著的是一張對她的‘逮捕令’。

    望著他們目瞪口呆的表情,寶柒心里冷冷哼了一聲兒。

    接下來的例行審訊沒有花費太長的時間,因為‘鐵證如山’,別人也不愿意再和她磨嘰。即便她還是什么都不肯承認,什么都不肯交待,但是她還是被戴上了手銬。

    處理結果,送入看守所羈押,然后等著檢察院提起公訴,接著開庭審判。

    冰冷的手銬摩挲著她白皙的小手,不太懂得刑事訴訟法的寶柒,現在才知道,看守所這地兒,離監獄還差點兒路程和檔次。

    如果無罪,她會從看守所出來。

    如果有罪,她會從法庭上轉到監獄。

    看來,她的監獄游,暫時還是無法實現了。

    樂觀的想著,她很快就在被押解上了院子里的警車。當警車駛出刑偵大隊的大門口時,她無意識地轉過頭,透過帶著鐵欄的窗玻璃,她看到了門口的姚望——

    不過,他沒有看到她。

    還好,要不然,這小子不知道會不會哭?或者沖動地跑上來襲警?

    ……

    ……

    到達京都市第一看守所,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后的事兒。

    下車的時候,有一個警官想過來攙扶她,卻被她戴著手銬的小手一擋。不屑地昂著頭,她撐著椅背,挺瀟灑的一個縱步,就跳下了警車。

    任何時候,她寶柒都要保持自己良好的心態。

    不能怕,不能怕,不能怕——

    無數次在心里重申著這個理念,她微瞇著雙眼望著前方的看守所大門。

    大門兩邊兒,戴著白手套的武警戰士手里的微沖泛著冷冷的寒光,端正地像門神似的站著筆直的軍姿,威武嚴肅的目光炯炯有神。

    看到他們身上雖然不同于特戰部隊,但同樣象征著神圣的軍裝,寶柒的目光微怔。

    “走吧!”押送她的警察以為她害怕了,好心的過來拉了她一把。

    對待這么個小姑娘,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下得了狠心的。警察很快就掏出證件兒和關押的的相關手續,朝門口的倆武警哥笑著說,“哥們兒,辛苦了。”

    “沒事兒。”

    武警說完,一揮手,看守所的大門就緩緩拉開了——

    哐當——哐當——

    當大鐵門再次重重合龕的時候,發出一聲悶沉沉的重響。

    隨著那響聲,寶柒的心沉了沉。

    從大站往監區的路上,四周高墻電網,圍得密不透風,各種遠程紅外線的監控讓人心里壓力陡增。

    雖然現代化的看守所為了照顧人權的問題,一應設施俱全,甚至還有像籃球場,卡拉OK廳,放演廳等相關的娛樂設施。但沒有進過這種地方的人,永遠不會明白那種失去自由的壓抑感和仿佛永遠失聲的喉嚨緊壓感。

    這里,是一個與世隔絕的世界。

    這里,是一個許多外人無限好奇,但卻永遠也不會知道得透徹的世界。

    ……

    ……

    寶柒所在的女監舍,估計是第一看守所里最差的地兒了。

    一溜兒的大通鋪,晃得人眼睛發脹。

    所謂的大通鋪,簡單點兒來說,有點像東北的大坑。只不過,比那個還要寬大。十個女人,年齡不等,相貌不等住在一起。床上各人的被子都疊放得整整齊齊,那端正的豆腐塊兒模樣兒,如果不知道的人,一定會以為這是部隊的營區。

    今天,是她進看守所的第三天。

    因為她還沒過庭審,進了看守所后,沒有給她上銬子。

    而且,別瞧著她年紀小,但就憑她是‘殺人嫌疑犯’這一點兒,女監舍里那里因為什么賣淫、販黃碟什么的進來的女人,竟然沒人敢惹她。

    不得不說,寶妞兒很聰明,很有悟性。她從進了女監舍開始,就不再和任何人說話,吃飯,睡覺,勞動都獨來獨往,整天黑著個臉拽得二五八萬似的,連正眼兒都不愛瞧別人,始終保持著自己的神秘感和恐怖感。

    這樣混了三天下來,她活得很平安,并沒有像以前聽傳聞說的那樣會被人打被人揍。

    此刻,她懶洋洋地躺在大床上,沒事兒就盯著墻角的攝像頭瞧。

    越瞧,越不順眼。

    雖然這是女監舍,住的全部都是女人。可是,監獄的監控攝像頭還是一樣不少。好吧,這是她目前最討厭的玩意兒。想到她們的日常活動都落在獄警的眼睛里,她恨不得將那玩意兒給揪下來砸掉,或者干脆給咬掉。

    “大爺的……”

    無聲地對著攝像頭罵了一句,不過,她知道那些人聽不見。

    說完又笑,在這兒上火著急有個屁用啊?

    “開飯了——”

    哐當一聲,監舍的門打開了,黑著冷臉兒的獄警面無表情的喊飯。

    抖擻著精神起身,她拿著飯盒,和大家伙兒一樣排著隊的進了大食堂。

    看守所的食堂就一個,沒有區分男女,擺得整整齊齊的幾路,看著挺像那么回事兒的。

    突然,另外一排的男犯人炸乎著胡亂地嚷嚷起來——

    這時候,只見一個人隨手抄起食堂的凳子就砸了起來。速度飛快,寶柒還沒個反應呢,凳子冷不丁地就砸到旁邊的一個男人身上。

    “我**……”

    隨著一聲聲國罵的怒吼,被打的男人腦袋上隨即就現了紅。

    突如其來的變化,駭得她瞠目結舌。那個被打的中年男人個兒頭不是很高,身材偏瘦,眉目間長得有些粗糙,鮮血淋漓的額頭,看著又可憐又可怕。

    更加可怕的是他的臉和脖子,只要是衣服外看得見的地方,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傷疤。

    有的已經結疤的,有還是新鮮的,看著猙獰恐怖。

    得,不用說,這家伙就是個傳說中總被人欺負的主兒。

    然而,此刻面對幾個人的一頓爆打,這個男人并不出聲,只管捂著腦袋,一言不發地任由毆打。不知道是被打習慣了,還是真的無懼,他的臉上竟然很鎮定,非常反常的沒有露出半點兒害怕。

    老實說,寶柒對他有點兒佩服。

    潛意識里,總覺得這樣意志力堅強的人,不會是普通人,或者說不像是個壞人。

    她并不是一個好管閑事兒的人,當然,她目前自身都難保,也管不起閑事兒。

    所以,她心里雖然極其不舒服,但只有和其它人一樣,靜靜地看著事態發展。

    可是,那幾個男人越打越狠,變態般又罵又怒,把人不當人來揍,每揍一下,寶柒心里就顫一下,她這輩子是被欺負慣的主兒,而她最瞧不慣的事兒,就是人多欺負人少,人強欺負人弱。

    最終,幾番衡量,還是骨子里的善良因子占了上風。

    她不能上前幫忙,只能變相的替他想點兒辦法了。腦袋轉了轉,她突然將手里的飯碗一摔,放開嗓子大吼:

    “啊啊啊,管教哪兒去了!管教哪兒去了!這飯還吃不吃了,還吃不吃了!”

    被她這么一嚷嚷,一溜兒的獄警就迅速的圍了上來。

    看守所里的人都不是善茬兒,整天打架斗毆的事兒層出不窮,管教有的時候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鬧不出什么大事兒,他們就天下太平。

    但有人吼了,再不能裝聾作啞了吧?

    手上的警棍‘嗖嗖’的揮舞著,在警察的喝斥一,圍毆的人群很快便散了來去。

    “再鬧事,關你們禁閉!”

    “是是是,警官。”

    呵呵笑著,被獄警呵止的幾個男人,突然轉過頭來,惡狠狠的眼睛一瞥,陰冷冷地盯著寶柒。而那個被毆打的了的男人慢騰騰地從地上爬起來,神色漠然地看了她一眼,目光閃了閃,什么話也沒有說,也沒有感謝,也沒有拾他的飯碗。

    一言不發,他瘸著腿走出了食堂。

    “嗤,忒沒禮貌!”

    寶柒小聲說了一句,從地上撿起自己的飯碗,用衣服擦了擦,繼續排隊。

    “妹子,剛進來的吧?”

    她的身后,一個囚衣上標著1313號的女人捅了捅她的肩膀。

    女人么,八卦之心是天生的。哪怕進了看守所,該八卦的人還是得八卦。

    轉過頭去,寶柒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像是害怕被人給瞧見了,那女人小聲地湊過腦袋來,在她耳邊啾啾出聲:“那幾個人是號稱看守所一霸,誰敢惹啊……”

    見寶柒不搭理她,她繼續說:“還有啊,他們打的那個男人,知道什么人么?是個輪女干犯,天天都得挨打的,從來沒有敢吱聲,有時候管教都不理的,你說你出什么頭啊?”

    不知道是幸災樂禍,還是好心,這位大姐特別加重了語氣,說得特別得勁兒。

    心里‘咯噔’一下,輪女干犯三個字,讓寶柒心理有點膈應。

    難道好心救了一個惡棍?

    算了,她都是被冤枉進來的,這時候怎么好正義凜然地去指責別人?經過這么一遭,她對善與惡,已經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評判標準了。

    這么一說,她微微瞇了瞇眼,她咂巴咂巴嘴,無比輕松地說:“怕什么?我還不信了,他們還敢跑到女監舍來打人?”

    “那到不會,可是……”

    她正要說什么,后面就傳來獄警的大聲喝斥:“好好排隊,不許交頭接耳。”

    縮了縮脖子,女人趕緊站好。

    可是,等那個巡視的獄警一離開,她再東張西望一陣兒,又湊了過來,嘴角掛著老油條子似的陰笑,眼神兒賊兮兮地望著她的胸口。

    “不過么,你知道吧,看守所有女囚被他們給強奸過……”

    啊!

    心肝顫了顫,寶柒斜著眼兒瞥她,怎么覺著這女人的眼神兒里,有點兒沒吃著的酸味兒?

    輕咳了咳,她收回這種詭異的心思,諷刺地笑:“嗤,強奸犯打輪女干犯?誰比較看不起誰?”

    冷冷地哼了哼,那大姐繼續八卦,“那個輪女干犯可跟其它人不同。”

    “有什么不同?”

    “說他不特殊吧?他住單獨的包間,享受特別的待遇,還時不時有大官有錢人來給他塞東西,在看守所關押了十幾年都沒有庭審。說他特殊吧,經常被這些人欺負也沒有人替他出頭……你說奇不奇怪?”

    撇了撇嘴,寶柒無所謂地笑著,說了四個字。

    “關我屁事!”

    吃過飯,和幾個女囚一起被拉去打掃了一陣監區的小作坊,寶柒又聽到了許多關于那個輪女干犯的傳聞迭事兒。

    總而言之,那個人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是一個讓人摸著透底細的怪胎。

    大概傍晚的時候,她正在洗頭,管教民警就到了她所在的監舍。

    “3838號,出來!”

    提溜著濕漉漉的頭發,寶柒心里狠狠咒罵著,卻又不得不趕緊跑了出來。

    “到!”

    管教民警手里拿著一份文件,板起臉嚴肅地說:“你的案子,兩日后開庭,你準備一下。”

    “兩日后?”

    雖然她不太懂得刑事訴訟法,但多多少少還是看過幾部電視劇的。

    她的案子,從送審到開庭的時間,會不會太快了?

    答案很明顯。

    呵,這是想慌不迭的給她定罪收監呢?還是想找點兒定罪索性一槍斃掉了事?

    太狠了!

    甩了甩滴著水的頭發,她抿緊了唇,什么話也沒有說,轉過身,不再聽那家伙說話。

    繼續洗頭。

    她不怕開庭,甚至她都不太怕死,怕就怕,她等不到冷梟回來。

    二叔,你在哪兒?

    心里默默地念著他的名字,想著他萬年不變的冷臉兒,她心里像被刺兒給扎著了,狠狠地痛了痛。

    然后,深深地呼吸,吐氣,好不容易面色緩了過來。

    一揚唇,噙住笑意。

    她要被判了死刑,他會安生嗎?

    ——★——

    砰——砰——砰——

    轟隆隆——轟隆隆——

    石破天驚的一陣陣爆炸聲從遠處傳來,將整個NUA二號基地的荒島地面震得如同地震一般晃動起來。與此同時,因爆炸而引起的強大氣浪,一圈一圈波及著整個地面兒。

    火光,沖天而起。

    烈焰,氣浪,沖天因爆炸而起的蘑菇云,黑沉沉的,詭異地浮動在天際。

    里面的基地,樹木,一切的一切,似乎都灰飛煙滅了!

    這兒是位于國境線上的一座孤島,是國際恐怖組織NUA的最后屏障,是NUA組織在與紅刺特戰大隊做最后的博擊。此役,NUA組織綁架了紅刺特戰隊老大邢烈火的愛人——機要處參謀連翹。

    目前,距離戰斗開始,已經過去了幾個小時。戰斗到中途,NUA用連參謀做誘餌,迫使邢烈火孤身進入了孤島基地縱深。

    而現在——

    “我操,爆炸啦——”

    “梟子,快下命令吧!弄死狗日的NUA余孽!”急紅了眼的紅刺警通大隊隊長衛燎拿著槍的手指都在顫抖,如果有可能,他真他媽想馬上沖進去。

    可是,他是個軍人,他得聽命令,老大在進入基地前命令,紅刺特戰隊由冷梟代管。

    “是啊,快下命令吧。”

    “頭兒,下命令啊!下命令啊!”

    哽咽聲,催促前,一雙猩紅的眸子,一個個盛滿了怒火的鋼鐵男兒,一張張涂滿了偽裝油彩的鋼硬面孔……

    冷冷掃視著浮躁的眾人,冷梟此時正站在臨時指揮所前面的山頂上。

    沒有人知道,在他冷漠的外表下,手里那支超級變態的大口徑狙擊步槍,已經捏得汗濕了他的手心。

    但,他的面色,晦暗難明,陰鷙無雙。

    在一陣陣唏噓的嘩然和狼吼聲中,冷梟,這位傳說中紅刺特戰隊最狠最冷血最無情的劊子手,又怎么會在戰場上驚慌失態呢?

    一伸手,他的目光依舊冷冽如冰。

    “望遠鏡!”

    “是!”抹了把臉,通訊員趕緊遞了上去。

    穩穩地拿著高倍望遠鏡,他望向了遠處的NUA組織二號基地的密林縱深處——

    目光,如霜般凝重。

    望遠鏡里,大片大片的熾熱的火焰比鮮血還要艷紅,TNT烈性**的爆炸已經嚴重破壞了NUA基地的房屋和掩體,一切都變了形……

    望遠鏡里,紅刺特戰隊的老大,他的戰友,軍內赫赫有名的太子爺邢烈火同志癱軟在地上,手里的狙擊步槍斷成了兩截,整個人像是被鮮血染成的,猩紅的鮮紅到處都是,甚至染紅了他的狙擊鏡……

    “連翹——連翹——”

    震天的嘶吼和咆哮聲瘋狂地傳了出來,他的悲痛和凄嗆將島上的樹木都震得不住的晃動。

    緊緊攥住高倍望遠鏡,冷梟眉頭狠跳。

    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迅速涌了上來,脊背一片冰涼。

    古語有云,溫柔鄉,英雄冢——

    他這是何苦?

    目光刺了刺,他喉嚨微微哽了哽,迅速放下望遠鏡,取下手套,抬碗看著時間。然后,冷靜地拉下戰術頭盔上的無線通訊器,下達了六字指令。

    “前進,前進,前進!”

    十分鐘后,紅刺特戰隊的戰士們穿過樹林的繁枝與枯葉,進入了已經陷入了死寂般的爆炸現場。入目的情形,是一個詭異又陰森的廢墟,凄愴地訴說著一個關于英雄與美人的故事,一個驚心動魄的戰斗結局。

    地上的男人,軍裝染血,雙目緊閉,臉上污紅一片,宛如已經死亡。

    神經倏地一緊,冷梟黑著臉一步一步走近他,蹲下身來,探了探他的頸動脈。

    然后,冷冷的側目,望著旁邊已經哭紅了眼睛的衛生員。

    “哭什么哭,趕緊救治。”

    “是!”衛生員是個剛從軍醫學院畢業兩年的小戰士,紅著雙目上前開始戰場緊急救治。

    現場,抽泣聲一片,紅眼的,狂吼的,怒罵的,聲音此起彼伏。

    只有冷梟,只有冷梟依舊冷冷的,像個冷血的怪物一般,一動不動,與戰友們格格不入。

    天空,詭異的天空。

    此刻,妖艷,靡麗,紅得像在滴血。

    “連翹——”

    在衛生員的救治下,‘噗’的吐了幾口鮮血,邢烈火慢慢睜眼,幽幽地醒了過來。然而,下一秒,他身體一顫,不顧身體的重傷猛地推開了衛生員,拖著病軀往廢墟爬了過去。

    嘴里喃喃,“連翹——連翹——”

    冷眸染成了紅色,冷梟半秒也沒有遲疑,上前就抓住他的肩膀,一陣狂吼。

    “擔架,速度,把他抬出去!”

    “……連翹……連翹……”仿佛只記得這個名字,仿佛只會喊這兩個字,邢烈火不停地吶喊著連翹,囁嚅著沒有半點血色的雙唇,將他一輩子的冷靜和高貴,悉數埋藏在了這個荒島的廢墟。

    操!

    冷梟心里直罵娘,雙眸頓時暗沉。

    渾身染因的男人胸腹要害全是刀槍的重傷,如果再不送醫院,他連命都沒有了,還念叨著女人?

    閉了閉眼睛,他真的無法想象一個連鋼筋都可以咬斷的頂天立地大男人,竟然會為了一個女人變成這副模樣。

    如果不是他現在受了重傷,他真會一個槍托子砸向他,把他打醒。

    目光冷冽得仿佛從來都生活在北極冰川的冷血狂人,冷梟陰鷙的臉上找不到一絲的感情。可是,他卻沖著死到臨頭還在不停著掙扎向前完全不配合衛生員救治的刑烈火吼出了一句與感情有關的話來。

    “要命,還是要女人?”

    “要女人——”毫不遲疑地吐出三個字,邢烈火俊朗無雙的臉上血色全無,瞳孔的焦距離在慢慢縮短,艱難地側過臉,盯著他,微弱地吐出幾個字:“冷梟,紅刺交給你了。”

    狠狠抿著冷唇,冷梟氣得喉結上下滑動,滿臉寒霜地看著他被鮮血染紅的軍裝,還有那張染血的臉,一言不發。

    堵心!

    似乎知道他心里所想,刑烈火扯著唇角,繼而雙輕輕補充了一句。

    “冷梟,等你愛上了一個女人的時候,就會明白,什么更重要。”

    冷眸一沉,冷梟站起身,冷著臉還是沒有吭聲,直接指揮著將人給抬上擔架。

    靜靜地睨著遠去的擔架,和擔架上掙扎著不肯走的男人,他好半晌都沒有動作。

    情緒,如潮,翻江,倒海。

    戰友之情,兄弟之義,同生同死的兄弟,一句臨終托孤一樣的囑托將他的心情壓抑到了極點,心臟像被束縛在他話里的某個點兒。

    但是,他又觸摸不到。

    鋼筋鐵骨般的手背上,青筋突突直跳,抓在他手里那支大口徑的變態狙擊槍,都快被他把槍把捏碎了——

    可是,他還是冷血的冷梟。

    冷得無形,冷得無色,冷得刺心。

    很快他便恢復了過來,他高大挺拔的身影雕像般杵在廢墟上,冷靜地指揮著士兵們搜索現場遺留物品和善后。

    態度冷硬,霸道冷酷,面色冷漠。

    從他的面色上看,仿佛他從來都沒有瞧見過戰友失去愛人的痛苦,仿佛他從來都沒有瞧見有就在剛才,有戰友死亡。

    他是沒有感情的怪物,從來都沒有。

    半小時后,進入紅刺指揮所,他剛剛安排好部隊接來的事務,衛生員就像奔喪似的奔進了指揮部,邊說邊哭。

    “報告——”

    “說。”冷梟心里狠抽,但冷冷的臉上依然沒有情緒。

    捂著臉,衛生員抹了抹滿臉的淚水,“報告,報告,報告……”

    哭著連續說了幾個報告,他才說到了重點:“老大,老大快不行了……老大快不行了。”

    “我操,大老爺們兒,你哭個屁!”嘶啞的聲音幾乎是狂吼出來的,冷冽依舊,如同寒風刮過骨頭,接著他揮起拳頭就砸向旁邊的槍械支架,泛紅的雙目瞪得像個吃人的魔鬼。

    吸氣,吐氣,兩秒后,他又冷漠轉過頭來,冷著嗓子下達命令。

    “送京都!立刻!馬上!”

    后面四個字,他像是從喉嚨口里憋出來的,嚇得旁邊的通訊員手指一陣哆嗦,立馬無線聯系了直升機。

    咬牙切齒了好幾秒,冷梟抽痛的心臟才緩過勁兒來。

    原來,人都會死的,無論他有多么強悍。

    他沒有想到,像邢烈火這樣剛強的男人都會為了女人而倒下。一直以為他是最牛逼的存在,現在他陡然發覺,原來即便牛逼上了天的男人,也有可能有一天會嗝屁。

    人沒了,什么承諾,責任,都他媽是狗屁。

    此情此景,他的腦子里,竟詭異地冒出一個叫他負責的小身影。

    腦門兒突突,他攥著狙擊步,說了一句與情形極不相符的話。

    “備機,回京都。”

    “什么?”剛進入指揮所帳篷的衛燎,眼睛紅得像滴血,瞪著他的樣子像一頭暴躁的獅子,扯住他的手臂就嘶聲狂叫,“梟子,老大出事了,紅刺交給你了,現在一大堆爛事兒等著你處理呢?你現在回京都?”

    猛地掙脫了他的手,冷梟冷冷盯著他,面色不改,聲音冷到極致。

    “我說,回京都!”

    說完,攥拳,轉身,不留情面,不作解釋,挺拔的身影暗沉得猶如此時的天際。

    背后,衛燎氣得直跺腳,狂亂的嘶吼。

    “梟子,你狗日的傻逼了吧?!”

    傻逼了吧?!

    他要回京都,立刻,馬上——

    ------題外話------

    謝謝親愛的們送的票票,花花,鉆鉆,和打賞。

    這章寫得有點哽咽啊!沒有看過《軍婚撩人》的親也應該能看明白吧?這是是軍婚里六年前連翹‘偽死亡’后火哥的狀態,軍婚里沒有寫……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 JBO官网| 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JBO电竞|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