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51米 有了他的冬天,有狠狠的溫暖。

051米 有了他的冬天,有狠狠的溫暖。

    “二爺,不得了啦,著火啦!”

    著火了?!

    被虹姐驚慌失措的敲門聲和喊聲一激,寶柒條件反射地尖叫一聲,身體下意識的狠狠一縮。

    “啊!”

    喔……

    男人低喘一聲,灼紅的黑眸危險一瞇。

    下一秒,他猛地伸出大手,緊緊捂住她的嘴,不讓她再發出聲音來。大晚上的,這間又是他的臥室,她的聲音要是傳了出去,被虹姐聽到……

    接著,他將身體保持不動,轉過頭去,對著屋外的虹姐喊了一句。

    “撥119,馬上來——”

    “好,好的!”門外,虹姐高聲回答著。

    很快,再沒有了動靜兒。

    著火這種事兒,對于普通人來說,肯定是第一時間就嚇得開跑。

    但是,冷梟不同,他有自己衡量的標準。

    身份的原因,什么樣惡劣恐怖的環境他沒有見過?和部隊那些隨時需要出身入死的危險任務來,著火么,只要不是已經燒到身上來了,他都絕對不會有半點兒驚慌。

    而且,窗外沒有濃煙,虹姐還能噔噔跑上來喊他,能有多厲害?

    可是,現在這情況……

    驀地,低下頭,他黑眸暗沉,鎖定了她驚慌的眼睛。

    “唔……唔……”被他捂著嘴,寶柒像個被限制了人身自由的小可憐,委屈地眨巴著眼睛,身體開始可勁兒地扭動。

    “別動!”被她逼得一腦門兒冷汗,梟爺冷冷咬牙。

    為什么不動?

    寶柒不懂,但還是聽話地點了點頭。

    一時間,四目相對,尷尬的場景,尷尬的體位,尷尬的造型,尷尬的狀況。

    她的心跳速度,明顯加快了!被他以一種詭異姿勢的蠻橫占有弄得火辣辣的刺痛感,讓她無比羞澀地發現,此時,兩個人交接的樣子有多么的尷尬。

    心尖兒,抽了抽。

    誰愿意總被人捂著嘴?

    于是乎,她輕聲喘息了起來,又開始扭動起被他壓在身下的小身板兒。一雙小手更是不遺余力地去推他的手,嘴里發出嗚嗚的難受聲音來。

    冷唇抿了抿,男人冷眸凝著她,放開了捂住她嘴的手,低聲說。

    “繼續。”

    她長長吁了一口氣,摸了摸被捂得難受的小嘴巴。

    然后,華麗麗地怔住了。

    他說什么?繼續?!沒聽錯吧?

    丫的,樓下正在著火也?!火災,不是十萬火急的事兒嗎?

    老實說,寶妞兒覺得這男人太過怪異了,正常人不都是先救火的么。想到他要繼續的事兒,她的臉蛋兒臊得一陣通紅,心臟怦怦直跳,像是極度高燒引發起來的火熱,她的唇角,一路燙到了耳根。

    尤其想到她自己剛才猛浪的舉動,覺得有點兒不可思議。

    小聲兒,冷靜的,她窘迫地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地說:“……不,不要了!你趕緊救火去吧!”

    不要了!

    瞅著她,梟爺面色冷了冷。

    他就卡在那兒,進又不行,退又不舍。在這種不上不下,難進難出的關鍵時候,她讓他去救火,他媽的,誰又來救他的火?!

    事實說,此番情形但凡換了任何一個心里素質稍微差點兒的男人,百分之一百會氣得當場吐血而亡。

    但是,梟爺他是人么?

    不是,他不是人,他是真是鋼筋鐵骨鑄成的魔鬼,其變態的自制力和控制度,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登峰,造極。

    尤其被虹姐‘著火了’一打斷,他脫了軌的神智也有些冷靜了下來。于是乎,只見他沉了沉面色,撐起精壯的身子板兒,竟然還真就硬生生將已經進軍到前方堡壘的先頭部隊給撤了出來。

    只不過,整個過程,爺們兒的臉都黑透了,一言不發。

    “嗯……”

    悶悶地哼了哼,脫離時那種難以言說的感覺,弄得寶柒心里怦怦直跳。

    說不清,道不明。

    聽到她怪異的聲音,男人喉嚨一緊。

    手指攥了攥,還是淡定地轉過了身去,開始迅速往身上套衣服。

    “二叔!”

    不好意思地拉過被子來,將自己裹得緊緊的,寶柒望著男人冷峻的后背,心里惴惴著,不知道被她吃了豆腐后,他這會兒有什么想法。

    他是不是又后悔了?要不然,干嘛死黑著臉,半天都不說話?

    忖度了兩秒,她又小心翼翼地自個兒移了過去,張開雙臂從背后環住他男人結實的腰背,軟軟地趴在他背上,輕聲戲謔:“喂,我現在算是你的女人了吧?”

    身體僵了僵,冷梟沒有說話。

    眸色又沉,他垂了垂眼皮兒,慢騰騰地將她環在腰間的手解開,沉聲說:“你收拾,我先下去看看。”

    這男人,就知道避重就輕!

    可是,哪怕明知道他這樣兒,在這種‘火災’的關鍵時候,寶柒也不好多說什么話。

    咬著下唇,她屈得慌,默默地收回了手。

    突然,腦子一個激靈,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翻開被子,眼睛直溜兒地望向了身下的床單。

    下一秒,渾身猛地一顫,隨即捂著嘴失聲尖嚇了一嗓子——

    “啊!”

    怎么會沒有?怎么會沒有的?!

    按照她對這事兒的有限科學理論,女孩子的第一次,應該是……啊,為什么床單上沒有落紅的啊?不可能沒有啊,剛才被他弄得要死要活的痛,按道理是……

    為什么床單上,什么也沒有?

    完了!她狠狠抽氣!

    已經穿好衣服走到了門口的男人,被她失控的聲音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頓住腳步,他冷冷的脊背僵硬著轉了過來,冷眸寒光微閃,不解地望著她。

    “二叔……”小手兒輕輕摩挲著床單,寶柒可憐巴巴地喚她:“我是第一次。”

    第一次。

    眸子沉了沉,這三個字,讓梟爺的喉嚨有些干澀,動了動嘴皮兒,沒有說話。

    他當然知道她是第一次,剛才的人生初體驗,他比誰都清楚是這一點。

    可是,他該說什么?!

    目光切切地望著他,寶妞兒輕輕咂巴著嘴,緋紅的小臉兒滿是尷尬和發糗。想到剛才那些人瘋狂的事兒,她咽了咽口水,說出來的聲音低低的。

    “你不會介意吧?”

    “什么?”她的語無倫次,讓梟爺頭大。

    不明白她說他介意什么。他這會兒只是詫異她的舉止和行為,更加搞不清,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她。有的時候,她又兇悍,又刁狂,又不要臉,又不要命。而現在,像個小媳婦兒似的羞羞答答,又為哪般?!

    “我沒有……那個……那個紅的!”忸怩地補充著,寶妞兒臉都臊紅了。

    這一回,梟爺總算是聽明白了。

    手指撐了撐腦門兒,他不知道這丫頭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更不知道,他該怎么跟她解釋,其實他剛才并沒有完全……

    這事兒鬧得。

    略一思忖,他索性什么都不說,冷冷地命令:“穿好衣服下樓。”

    說完,斂住神色,不再和她磨嘰,轉身就下樓了。

    讓她自個兒去瞎猜想吧,順便懲罰懲罰這小瘋子。

    “啊~喔~”

    望著他挺拔的背影離開,寶妞兒真真兒糾結了。

    未經人事的女孩子,其實弄不明白他剛才的舉動和真正的歡愛間的差別,只是單方面的以為自個兒已經**了,但是,卻又沒有落紅。更何況,她以前的名聲就不太好,他,是不是不相信她?!

    啊啊啊!

    老天,這么狗血的事兒,要不要落到她的腦袋上啊?

    憋屈地悶頭悶腦想了一會兒,她還得不得不開始折騰著自己找衣服穿上。

    入目的情況,有點糟糕。

    那件超大號的男式睡衣,扣子已經被她或者是他拉扯掉了。大床之上,被兩個人剛才妖精打架時,扯得七零八落,衣服,床單,枕頭,丟了一床,看著特別曖昧……

    一想到這個,她身上像長了虱子似的,癢得不行。

    不過么……

    她還真是沒有想到,二叔這樣平時冷靜自持的男人,竟然會在關鍵時候,突然化身野獸。

    ……

    ……

    等她乖乖地穿好衣服下樓時,樓下已經沒有明火了。

    不過,好好的廚房被燒得一片焦黑,就連客廳里都有被波及到,煙熏將整個底樓的熏黑了一片。空氣里,還隱約可以聞到有東西被燒糊燒焦的味道,彌漫的黑色煙霧,還沒有完全散去。

    客廳門口,冷梟正在和消防隊的頭兒交涉著什么。

    說起來,著火的原因,真真兒有點殘酷。

    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煲在爐子上那一鍋營養湯惹的禍。

    究竟要什么樣的狀態,才能讓他在上樓之后,把爐子上還燒著東西的事兒給忘在了后腦勺?!事實上,要不是著火了,他壓根兒就已經不記得廚房里還開著火呢。

    折騰吧,折騰吧!

    這么不謹慎的舉動,對于向來做事兒有條理的梟爺來說,絕對是開天劈地的第一次。

    等消防官員將現場的安全隱患都處理好離開時,已經又過去半個小時了。

    時間的指針,指向了零點三十。

    呵,這多災多難的一天!

    “二爺,我去給你倆買點兒吃的回來吧?”正在收拾東西的虹姐,懂事兒的取下手套,輕聲詢問著冷梟。可是,話一說完,表情又有些詭異地望向寶柒。

    一說起吃的,饑腸轆轆的梟爺,臉快沉到天邊兒了。

    湯也沒喝到,肉也沒吃到。

    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他面無表情地望向寶柒:“想吃什么?”

    瞥了虹姐一眼,寶柒小臉兒火辣辣的燙。

    別人瞧自個兒的眼神兒有沒有問題,太容易看得明白了。第一次她來帝景山莊的時候,冷梟介紹她說是侄女兒,而這會兒,兩個人之間明顯不對勁兒的關系,虹姐肯定是有查覺。

    窘迫的情緒,催動了騷動的神經。她吸了好大一口氣,總算是穩住了氣兒,輕松地說。

    “……要不然,就不麻煩虹姐了,咱們去吃火鍋?”

    一來實在不想再麻煩虹姐,而且這火不溜秋的地方,實在不適合吃飯。

    二來今兒晚上洗了冷水之后,她的身體一直在泛冷,怎么著都捂不熱似的。

    三來大冬天的晚上跟心愛的男人一起涮火鍋,會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兒?

    綜上,她決定還是折騰二叔比較好。

    擰著眉頭,梟爺望著她紅撲撲的臉蛋兒,無法理解她混亂的思維。

    火鍋?還嫌今天的火不夠大?

    可是,最終他還是站起了身,冷峻的臉上,沒有表情。

    “走吧!”

    ——★——

    冷梟帶她去的火鍋店兒,離帝豪山莊不算太遠。

    不算大的一個火鍋店,估計有自個兒的風味兒特色,已經到這個點兒,還坐了不少的食客。

    寶柒酷愛吃辣,而冷梟點辣不沾。于是乎,詭異地一幕出現了。

    一個鴛鴦鍋底,兩個人,一人占了一邊兒的位置,各自涮著自己一邊兒鍋。

    即便都餓得都不行了,梟爺進食的動作依然挺有范兒。

    不過,寶妞兒的樣子可就不同了。涮著菜,醮著調料,她一邊辣得呼呼的,一邊猛往嘴里灌水,一邊兒還要顧著嘴巴說話。

    “呼呼~這天兒,吃辣的真爽,舒服!對了,二叔,你為啥不喜歡吃辣的啊?”

    “不喜歡。”

    淡淡的三個字,說了等于沒有說,但是卻特別符合梟爺不愛說話的性格。

    他的態度,不算好,也不算好。

    睨了他一眼,寶柒搖了搖頭。不過,這時候的她,只顧著和跟前的火鍋做斗爭,也就顧不上斗爭他了。他不搭理無所謂,她該說的話也照樣說,時不時的,還笑著狗腿兒地往他碗里夾一片兒菜。

    “來來來,吃……”

    不說話,不回夾,但是她夾過來的菜,他也不會拒絕,照單全收進了嘴里。

    潔癖什么的,全都成了浮動。

    不過也是,口水都吃過了,夾個菜又算什么呢?

    對此,寶妞兒很滿意。

    一滿意就高興,一高興就興高采烈,一興高采烈就特別能活絡氣氛。所以,即便他很少開口,這火鍋也涮得很是溫馨。兩個人一冷一熱地坐在一起,竟然也有一種詭異的和諧氣氛。

    “喲!這不是梟子么?”

    女人尖銳的聲音傳過來的時候,寶柒的嘴里正嚼著一片兒小毛肚。

    聞言,她詫異地一抬頭,叫冷梟這個名兒的人可不多——

    喲,還真是巧了!

    站在他們桌邊兒的女人,除了上次在川菜館時見過的羅佳音,還有和她親密挽著手,面含優雅微笑的閔婧。

    丫的,這么小的廟子,也能來她們這么講究的和尚?!

    老實說,寶柒還真是沒有想到,這火鍋店有點名堂。

    雖然冷梟沒有搭理她,羅佳音卻是習慣了不以為然,還蠻不客氣地問,“都是熟人,要不然,咱們拼個桌兒吧?”

    筷子沉沉放下,梟爺瞬間就黑了臉。

    他正想拒絕,不料,對面的小丫頭速度比他還要快,答應得嗖嗖地。

    “行啊,正好,咱們一起。”

    冷冷地睨了她一眼,梟爺的眸底冰霜盈滿。

    不知道這小丫頭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但是他沒有再說話。

    “來來來,服務員,加碟子,菜單拿來!”揮著小手,寶柒熱情的小臉兒上,笑得像朵帶著露水的花兒。

    一邊兒招呼著,一邊兒起身,隨后就挪到了冷梟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動作隨意,自然,大方。

    她當然不傻。不僅不傻,意識還相當很清楚。

    按照常理來說,因為她和冷梟那些見不得人的‘茍且之事’,應該特別避諱著在外人面對表現親熱才對。

    可是,寶妞兒腦子是抽的,她偏偏要反其道行之。天下之事,是是非非,非非是是,不清不楚,不楚不清,誰又能說得清楚?和這種女人斗智,逃是逃不掉的,還不如直接面對,真刀真槍來得更好。

    沒想到她會這樣兒,兩個女人愣了幾秒,才坐了下來。

    因了法庭那事兒的尷尬,閔婧一直噙著優雅的微笑不說話。反倒是羅佳音像是挺她抱不平的,瞧著對面一大一小兩個外型不太相襯的男女,酸不拉嘰地笑問。

    “梟子,你和你侄女兒關系挺好的啊,大晚上的一起出來吃火鍋!?”

    開玩笑的話里,個中意味兒,明白的人,基本上都能聽懂。

    當然,桌子上的四個人,都是明白人。

    一句話出來,梟爺眉頭微蹙,冷冷掃向她,那股子冷冽的氣息,將空氣溫度壓得更低。

    見狀,寶柒勾唇一笑。

    桌子底下的腿兒,輕輕碰了他一下。

    意思是,這事兒交給她。

    遂即,她咬著筷子,特別無辜地望著羅佳音,笑得像個不懂事的孩子。

    “阿姨,我和我二叔關系好,是礙著你哪兒了么?”

    阿姨?!不是說她老么?

    羅佳音生氣,但是礙著冷梟在場又不敢造次,一張臉憋了又憋,還是笑了。

    “我沒那個意思。”

    閔婧微微皺了眉頭,在桌子底下輕輕踢了她一下。

    其實,瞧到他倆在一塊兒開心地涮火鍋,她心里比誰都酸。但是,上次在法音寺抽到的‘月老姻緣簽’上面不是說過嗎?不能太急功近利,不然她會有生命危險。更何況,像冷梟這種男人,絕對逼不得,越逼只會越遠,只會讓他越討厭她。

    裝和事佬,她最在行。

    抽了張紙巾,輕輕按了按唇角,她輕笑,“佳音,那是你不知道梟哥家里的情況。小七小時候就一直寄養在偏遠的農村,吃了不少的苦。今年才被接回京都的,梟爺肯定多照顧她一點的。”

    靠!

    寶柒心里冷哼。

    最討厭這個女人的,就是這一點。

    丫要做壞人也就罷了。做壞人不可惡,可惡的是明明一肚子的臭水洼子,卻偏偏要把它給凈化成蒸餾水讓人喝?!

    說說,這得多惡心人啊?

    咳了兩聲兒,她抿了抿被辣得紅撲撲的嘴唇,狀似無意地笑著說。

    “閔小姐,真看不出來啊,你對咱們冷家的事兒了解得真不少。嘖嘖,俗話說得好,沒事不做無用功。作為小侄女兒,我實在有點好奇,你這百般的功夫都做足了,為的究竟哪般呢?”

    為哪般,誰不知道?不就為了冷梟么。

    不等她回答,或者說,寶妞兒本來就不需要她的回答,繼而,瞥了她一眼,了然地怪笑:“……還有啊,好心奉勸你,真別廢這功夫了。我二叔心里有人了,不過,絕對不會是你!我那未來的二嫂,可水靈兒了,聰明,善良,漂亮……哎喲,優點太多了,總而言之,盤正條順的巾幗英雄一枚!”

    冷臉微斂,冷梟差點兒沒有被嗆死。

    瞧著他的臉色,她狡黠一笑,燦爛著一臉的陽光,調皮地胳膊肘碰了碰他,“是吧,二叔……”

    冷梟警告睨了她一眼,不答。提醒她,別玩大了,收不了場。

    他的不反駁,在閔婧看來就是詫異。

    難道她真的弄錯了,不是這個丫頭,而是另有其人?于是乎,她微笑著的漂亮臉蛋兒,立馬僵化了。心臟像被裹上了一層密不透風的蠟,很不舒服。

    她知道冷梟不喜歡自己,她也知道喜歡她的男人多如牛毛。可是,她偏偏就愛死了他這種硬漢型的冷酷男人。從認識的第一眼就開始崇拜他,再到迷戀他,現在讓她放手,又談何容易?

    吸了一口氣,她笑了笑,借故喝水,直接將話消化掉了。

    見到她的憋屈勁兒,寶柒漂亮的唇角微微上揚,心里直呼痛快。

    老實說,這是真的爽!

    其實,在她心里,還有一種更爽的想法——

    她真想直接抱住冷梟的腰,大聲霸道地告訴她:“我的,我的,我的,他是我的!麻煩你,離他遠點兒!”

    不過,那也只是一個想法兒罷了。

    事實上的情況是,她剛才說他心里有人兒了,都是麻著膽子說的。她跟他之間現在的感情,說好聽點兒,勉勉強強算得上一個‘地下情’。說難聽點,在他心底里,說不定她就是一個惹事的小混蛋,什么都算不上。

    畢竟,他從來都沒有對她表示過什么。

    “吃好了嗎?”

    正想著怎么再抻掇她一下呢,男人低沉冷冽的聲音就從旁邊傳了過來。

    一樣一樣的,情緒全無。

    不過,他這句話卻是對她說的。從對面的兩個女人坐下來開始,他始終冷著黑臉兒,就沒有正眼瞄過她們,不管她們是打趣,是諷刺,是試探,還是其它,對他來說,什么都不算。

    寶柒側過臉去,與他對視一眼,眼角的余光再掃著閔婧吃味兒的僵硬笑臉時,打心眼里覺得身心都舒爽了。

    知道他不想再坐下去了,趕緊配合地放下了筷子:

    “嗯,好了。二叔,咱們回家吧!”

    看了她一眼,冷梟沒有說話,起身瀟灑地拿過椅背上的外衣,站起身來就要去結帳。

    “二叔!”

    寶柒叫住他,乖巧地笑著捋了捋頭發,拿眼偷瞄了一下臉色不慍的羅佳音和閔婧。然后,沖她倆揮了揮手,一副豪放不羈的江湖氣息——

    “今兒就麻煩二位阿姨結帳了哦,感謝你們盛情款待,先走了啊!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后會無期!”

    說完,也不管冷梟愿不愿意,拽住他就走。

    桌上,羅佳音和閔婧面面相覷,大眼瞪小眼。

    吃驚,意外,毫無思想準備都不足以形容她倆吃癟的心情。至少,在她們這個圈子里,還從來都沒有遇到過像寶柒這樣不要面子的女人。

    心里迅速‘竄’起了火兒——

    當然,不是為了區區這幾個錢,而是感覺被這小丫頭擺了一道,菜沒吃幾口,男人也沒說上一句話,卻白白替她結帳,誰會舒服?!

    “寶柒!”低低喊她,作為男人,冷梟肯定是不屑于干這種事兒的。

    不過么,寶妞兒向來沒臉沒皮慣了,在她心里,錢就是個頂頂重要的東西,今兒能讓那兩個女人因為錢不舒服,她就獲得了大大的勝利。

    自然的,她不會在意逃單這回事兒。

    “怎么了?我是不是非常的英明神武,冰雪聰明?!”

    抿著冷唇,梟爺又好氣又好笑。

    說到底,她還是個孩子啊。不僅思維簡單,還常常脫線兒。

    有的時候,她成熟得像是什么都懂,什么大膽的事兒都敢干。

    有的時候,她的行為舉止,又幼稚得可怕。

    “怎么了?二叔,生氣了?是不是我讓你丟臉了?”

    一口氣吐得很爽的寶妞兒,這會兒工夫終于回過味兒來了,不好意思地問他。本來么,在她的思維領域里,凡是能讓敵人不舒服的事兒,自己就能特別舒服。管它大事還是小事,只要不是缺德事兒,她們鬧心了,她就舒心了。

    可是,二叔顯然不高興了!

    冷冷睨了她一眼,冷梟不答話,大步往停靠的汽車走過去。

    “二叔——”

    寶柒糾結了!

    這個時候,火鍋店的外面,白雪又在地面上扎上了厚厚一層,天氣有些冷。站在雪花飛舞里,她著急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放小跑,心里頗為失望。

    兩個人都已經發生了那種關系了,他都沒有說牽一下她的手。

    冷漠的男人,真可怕!

    不過樂觀的孩子總是特別能自我安慰,很快,她的腳步又輕快了起來。

    他的作法,其實是不愿意讓別人窺見他倆的‘不正常’的關系吧?!畢竟,在京都市,不管是冷家還是冷梟,都還是有頭有臉的。而且,京都市,說起是帝都吧,它也就這么大點地兒,要是被別人瞧了去,再給妖魔化一下,她到是無所謂,他可怎么辦?!

    這么一想,空落的心情,立馬又被填得滿滿的。

    一上車,她又就將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男人認真開著車,沒有拒絕。

    她的心里,愉快地胡思亂想了起來,大眼睛借著夜晚街道的霓虹不斷偷偷地瞄他。

    她家二叔真的是帥極了,輪廓分明的側臉,又高大又帥氣,還那么有本事。雖然常常冷著臉不搭理人,不怎么愛說話,沉默的時間比說話的時間都多,親近,不熱絡,不解風情。

    但是,她為什么抱著他,心臟就突突直跳呢?!

    好在,他也不拒絕!

    正在這時,突然,她瞅到了車窗外一閃而過的藥店。猛地直起身來,拔高了音調喊:“二叔,停下車——”

    被她給各種YY了的男人,冷著臉狐疑地側過臉。

    不解。

    “我買點兒東西,等一下啊。”寶柒補充著,心里想著自己要買的東西,臉蛋兒便有點發熱。

    抿著唇,梟爺沒有說話,但騎士士五很快就停靠在了路邊兒。

    “馬上回來!”

    推開車門兒,寶妞兒迎著風雪,在干冷干冷地天氣里沖向了那個24小時營業的大藥房。五分鐘后,等她再回來時,小臉兒上多了些不自然的神色,小手踹在衣兜兒里,神神秘秘地坐上去。

    “買好了,走吧。”

    見到她的臉色,以為她哪兒不舒服,冷梟難得地問:

    “買什么藥了?”

    “沒。”

    “沒買?”緩緩發動著引擎,梟爺哪兒會相信她,冷聲問:“手里是什么?”

    聞言,臉迅速紅到了耳根,寶柒想了想,也沒有什么可瞞他的。一咬牙,把心一橫,索性就將手里的東西掏了出來,攤開在手心里給他瞧。

    “諾,這個。”

    冷眉跳了跳,乍一見到‘毓婷’兩個字兒,梟爺腦門兒都快要炸開了!好在定力十足,要不然方向盤都得跑偏。

    這丫頭!

    要說她傻吧,她有時候猴兒精似的,還知道買藥保護自己呢?

    要說她聰明吧,好歹也只有18歲,對那事兒還真是似懂非懂,究竟做到什么程序她完全沒有搞懂,就去買事后避孕藥?

    握在方向盤上的大手緊了又緊,梟爺擰緊了眉頭,聲音驟冷:“寶柒,你究竟懂不懂?”

    “什么懂不懂?”將藥盒揣進了自己的兜兒里,寶柒又伸出手去,巴巴地挽住他的胳膊,聲音倍兒甜膩外地問。

    梟爺頭痛了。

    對著這個小丫頭,他感覺一個頭都快要兩個大了。

    眼眸,立即危險的瞇起,他不再吱聲兒,直接再次停車,將毓婷狠狠攥在手里。活生生揉成了一團兒,又冷又悶地吼她:

    “這個用不著。”

    “喂,你……干嘛?”寶柒大吃一驚,瞪著兩只圓溜兒的眼睛,不可置信地問:“難不成,你想我給你生個孩兒?”

    閉了閉眼睛,梟爺覺得自己遇到了人生最大的難題。好半晌,他才冷靜下來,轉過眸子,沉著聲音,向她解釋:“我并沒有……”

    媽的!

    話沒有說完,他也覺得難以啟齒。

    轉念一想,索性什么也不再說了,側過身去就打開車門,也往藥店去了。

    等他回來的時候,手里拿的東西和寶柒買的,有異曲同工之妙。

    見到那玩意兒,寶柒瞠目結舌地望著他。

    因為,那竟然是一盒杜蕾絲。

    “你,你……”好吧,她這會兒小巴結附體,真有點兒說不明白了。

    “吃藥對身體不好。”面無表情地將避孕套隨手放進衣兜,冷梟清了清嗓子,壓抑住第一次干這事兒狂烈的心跳,無比冷靜嚴肅地說。

    噗哧!

    哈哈大笑著,寶柒差點兒樂得蹦起來。這個男人的腹黑和悶騷,真真兒已經到了一定境界了。不過么,她記得網上有的人說,真正疼女人的男人,如果不想讓她懷孕,是不舍得委屈她吃藥傷身的,會主動采取避孕措施。

    他,算不算是?

    心里一陣陣的激流在翻騰,她猛地張開雙臂就摟住他,一臉幸福的小女人樣兒,激動的心情,簡直無法言語來形容。咧著嘴,又討好又賣乖地小聲哼唧,“鳥人,我就知道,你是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

    他沒有說話。

    也不知道他究竟想的什么,估計還沒有從買套的驚險中回過神來,大手抬起就拂開她的手,沒好氣兒地沉聲喝道:“老實點!開車呢!”

    “嗯哪。”

    十分聽話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寶柒乖巧地望著他,美得直冒星星眼了。

    這個男人不擅于表達感情,但是他很關心她。

    這個男人看上去又冷又酷,其實他的骨子里還是很悶騷的男人。

    靠在椅背上,她腦子里左想右想,歡脫得不行。

    可是,樂極生悲——

    不知道究竟哪兒出了問題,帥氣的騎士十五先生,不過剛剛駛過兩三條街道,她的肚子就像中了邪似的,一陣陣絞痛起來。

    一開始,隱隱地,她咬著唇,按著小腹,忍著不出聲兒。

    到后來,她實在是有些忍無可忍了,狠狠抽了一口涼氣兒,忍不住哼出了聲兒來。

    “喔……”

    一聲如同從唇齒之間迸出來的呼痛,沒有逃過男人的耳朵。側過頭,他沉沉地問。

    “怎么了?”

    “我,肚子痛……”

    “很痛?”

    “咝……不算太痛,只是有一點兒,一點點啦……”

    一腦門兒的冷汗,寶柒搖了搖頭,不想讓他擔心。

    冷冷地掃了她一眼,冷梟從方向盤上抽出來一只手,攬了攬她的肩膀算是安慰,三個字冷冽依舊。

    “去醫院。”

    ——★——

    在醫院又活活折騰了一個小時,在這倒霉悲催的一天里,等他倆再次回到帝景山莊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了。仔細一算,這詭異的一天,真是無比豐富。

    吃完了醫生給開的藥,寶柒稍微舒服了一點兒,再癱倒在床上時,一根手指頭都不愛動彈了。

    話又說回來,她肚子為啥痛?!

    之前去了醫院,被那女醫生好一頓說道,一個女孩子,大冬天的洗什么冷水澡,這不是作呢么?走的時候又細細叮囑,女孩子要注意保暖,涼不得,要是再嚴重點兒,小心造成宮寒,就是俗稱的子宮寒冷,會如何如何云云。

    一大通話說下來,讓她糾結萬分。

    她又不是傻逼,好端端的哪兒會喜歡洗冷水澡。

    可是,這話她可不敢跟醫生說。

    只能耷拉著腦袋,發著萎兒地讓她數落完,屁都沒有放一個。

    現在躺回到床上,她越想這事兒越煩躁。一煩躁吧,就覺得渾身上下哪兒都不對勁兒。

    梟爺進來的時候,她正悶著腦袋,將枕頭壓在肚子上撅嘴發愣。

    “以后洗熱水。”

    男人淡淡的言語,比室內的溫度還要低。

    可是,他的行動可就比語言溫暖了許多。大概是經過了今天晚上一系列的事情,他想明白了,也許是看她受苦實在看不下去眼。只見冷冽無比,英雄無雙的梟爺,蹙著眉頭走上前去,撩開她的被子就上了床。

    湊過去,抱住她,大手穩穩地伸進去,就放到了她的小腹上。

    手有些粗糙,但動作卻不粗魯,替她緩緩揉著。

    一圈兒,又一圈兒。

    寶柒一愣,好半晌才反應過來,吃驚地問:“你沒吃錯藥吧?”

    臉上沒有動靜兒,冷梟并不理會她,半闔著冷冽的雙眸,專注地用自己的手替她捂肚子。那動作神情,絕對沒有半點兒褻瀆的味兒,到像一個稱職的戀人。

    “二叔……”

    輕輕喚他一聲兒,寶柒心里甜得像蜂蜜,濃烈得快要化不開了。腦子,很快就變成了漿糊。乖乖地拱了拱身體,朝著他的位置靠過去,窩進了他的懷里,小聲說,“其實,你親我一下,說不定我就不痛了。”

    撒嬌!

    她現在喜歡極了。

    冷眉微蹙,男人當然沒有去親她,甚至都沒有搭理她。只是專心致志地替她揉著肚子,專心的程度,讓她大受打擊。此時此刻,兩人的動作非常曖昧,距離也近得幾乎為零,難道,是她的身體太沒有吸引力了?!

    這么一想,她的腦子里,就蹦出一件與之相關的事兒來了。

    于是乎,難過地昂著臉,她半瞇著眼打量著他,精致的小臉兒上,頗有些尷尬,含含糊糊地問:“二叔……你都摸到了么……”

    “什么?”好半晌,男人才問。

    “肚子上的,傷口。”

    “嗯。”梟爺抿緊了唇,聲音極淡。

    沒錯,他摸到了。

    在她的小腹恥骨之上,那一條結痂后又脫落的疤紋處,有一條幾厘米的凸起。

    “是不是很丑?”寶柒不爽地追問,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了。

    女人的小腹,不都應該是柔軟什么什么的么……

    可是她呢,想哭!

    在她小小聲聲的詢問里,冷梟放在她小腹上的大手停了停,倏地低下頭,眸色沉沉地凝視著她。

    歪了歪嘴,寶柒回望他,扁著嘴,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太丑了,他會不會是在嫌棄她?!

    傻乎乎的,兩個人對視著,都不說話。

    時間,仿若靜止。

    驀地——

    他頭俯下,認真地覆上了她的唇,在她小小的唇瓣上描摩了一會兒。接著,又迫不及待地挑開她兩片兒甜美的溫軟,舌尖狠狠地探了進去,叼住她滑膩的小舌頭,含在嘴里,死死糾纏。

    腦門兒都暈眩了,寶柒緊緊抓著他的手臂,緊張得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唔唔……”

    她想說話,她想表達她的吃驚,然而,舌頭被偷腥的大野狼叼走了,讓她壓根兒就說不出完整的話來。而小腹之上,那只替她按摩痛處的大手,慢慢地探了下去。

    “嗯。”她神智一懵,急急地喘息著,小手緊張地將他抱得緊緊的。

    不得不,任由他為所欲為。

    他的吻,越來越深。

    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越來越粗。

    一顆心,像在擂鼓似的,在這之前的親密里,從來都處在絕對主動位置上的寶妞兒,這一次傻掉了,她沒有動一根手指頭,就卻被他弄得渾身酥麻酥麻的,云里霧里都不知道。

    小聲兒哼啷著,她還不懂得呻吟出聲,小嘴微微張開,迎接他霸道的索取……

    很快,就像缺水的小魚兒,沒有辦法呼吸了。

    ……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她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再承受一次那種不可言說的疼痛時。大半個身子壓在她身上的男人,粗喘著氣兒干脆利落地結束這個綿長又灼熱的吻。

    結束時,他溫熱的唇,輕輕落在她微瞇的眼睛上,聲音很冷,嗓子啞到了極點。

    “等你好了。”

    這四個字,讓沒有思想準備的寶妞兒猛地睜開眼,吃驚地‘啊’了一聲。

    二叔,你……

    狠狠地長喘了一口氣,冷梟側翻過身,狠狠捏了捏她粉嫩嫩的小臉兒,臉色極度不好。然后,不再理會她的表情,冷著臉匆匆大步奔向了浴室。

    摸著吃痛的小臉兒,寶妞兒懵懂了好一會兒,才從他臨陣脫逃的糾結中反應了過來。

    不過,這一次,她不僅沒有難過。反而咬著下唇,笑出了聲兒來。

    她突然覺得自己,撿到寶兒了。

    這世界上有多少男人是只顧自己舒服的?!像冷梟這樣的男人,雖然不會說甜言蜜語,不會玩兒風花雪月,更不會輕易向她許下半句承諾。

    但是,他卻在用他的行為,實實在在的保護她。

    一次,又一次。

    緩緩地閉上眼睛,心里愉快卻又累到了極點的她,沒有等到冷梟從浴室里出來,就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曖昧的一夜,她的好夢,一出接一出。

    被窩兒里,好久都沒有過的暖和。

    因為有了他的懷抱,她這一覺,睡到了自然醒。

    自然的結果是,窗外,天色大亮,而大床之上,只剩下了她一個人。

    苦逼地撇嘴,然后,目光一轉——

    枕頭邊兒,放著她的小粉機,小粉機下面,壓著一張紙條,紙條上的行楷字非常的漂亮。剛勁,利索,簡潔得正如他這個人,沒有溫度,卻是冷梟式的一貫作風。

    “公事忙,一周后返。”

    唉!

    又一周見不到他了!不過,好歹他向他交待了,不是么?!

    心里有些發悶,她慢騰騰地打開小粉機,像以往的很久次一樣,習慣性翻那個不再有親吻照片兒的相冊。

    眼神,倏地定住了——

    艾瑪,親娘也!不是看錯了吧!

    小粉機的相冊里,那張她在刑偵處門口刪掉的照片,那張讓她心疼難過了好久的照片竟然復原了。

    二叔,你的本事到底有多少?!

    將手機緊緊的捂在胸里,她開懷地大笑!

    心臟,在狠狠地跳動!

    為了他,在狠狠地跳動!

    ------題外話------

    吁,終于寫完了。姐妹們,因為有點兒特殊情部。所以,這些天姒錦不能準時9:55更新了。不過,我會努力爭取的。不過,親愛的們,不管怎么樣,都會是在上午12點前更新!要不然,找個帥哥狠狠鞭打我!預告一下:明天是周末,我答應了許久的事情,你們期待的東西,什么天雷,什么地火,什么福利,都會有了——呵呵呵——敬個禮,我知道,大家一定會原諒我的。

    PS:推薦錦的好友,多淺的美文《億萬老公誘寵妻》,現代寵文,喜歡看現代文的瞅瞅去吧。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lol|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