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052米 寶柒,我是誰?

052米 寶柒,我是誰?

    叮叮當當,啪拉啪拉,吱咕吱咕,咚咚鏘鏘——

    以上四個擬聲詞,是寶柒感受等待他的時間跳躍時的心情。

    一周啊,真漫長!

    此時,咬著筆桿子坐在家里臥室的地板上,她正在與時間賽跑,全力備戰高考。而面前的矮桌兒上,擺滿了各類的模擬試題和參考書,在學校日益濃郁的考試氛圍里,她不得不加著勁兒的與復雜。

    多努力的妞兒啊!

    可是,誰能知道,她的腦子里,卻不斷在參考書和二叔兩個同樣發‘shu’音的名詞之間交替著。左手邊,小粉機上的時間告訴她,從他離開那天開始算起,已經三天過去了。

    三天了,他音訊全無。

    三天時間,七十二個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讓她覺得自個的等待,像極了大多數的軍嫂,老公永遠在未知狀態。

    他離開后的第二天,她就被寶媽叫回了冷宅。對此,她也沒有表示反對,沒有他在的日子,哪兒過都是一樣的過。

    回到冷宅后,她就見過冷老爺頭一次,他對她的態度依舊不冷不熱,和以往任何一次沒有任何區別。不過,從他瞧她的眼神兒,寶柒知道,雖然葉美美被殺一案再次成為京都市的無頭懸案,但是,在這位老人家的心里,還真就認定是她寶柒干的。而她之所以會無罪釋放,不過是因為沒有證據和冷梟的幫忙罷了。

    一個人要討厭另一個人,可能是基于許多的理由。但是,不管基于任何理由,只要一個人討厭了另外一個人,那么,不管別人做什么都絕對入了不眼。

    她之于冷老爺子,便是如此。

    對此,她不計較。

    為啥?!因為他是老頭兒,還是冷梟的老爸。

    想得明白了,她也樂得輕松。他討厭自個兒不要緊,只要他兒子喜歡她就行了。樂觀的天性下,天馬行空般過著自個的小日子,寶柒是快樂的。

    她的性格,讓她從來不會自動給自個兒腦門兒上戴一頂悲傷的帽子。在她看來,人世間悲催的事兒多了去了,家破人亡的戲碼比比皆是,她真沒啥可憐的。

    她要做的,只是賣力地將自己的生活過好,等著他的回歸。

    這么一想,臉兒又有些紅。

    堅持,堅持!

    給自己較著狠勁兒,她反復提醒自己不要想他,不要想他,好好看書,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無限的高考大業中去。

    “……萬世滄桑唯有愛是永遠的神話,潮起潮落始終不悔真愛的相約……”

    當小粉機茍延殘喘地叫喚時,寶柒飛快地放下了手里的筆,激動的將它拿了過來。

    肯定是他。

    一瞬后,她小嘴兒扁了又扁。

    不是他。

    滿心的期待落了空,她頓時像雞血被抽掉了,趴在桌兒上撐著腦袋,連帶著說話的聲音都有氣無力了,“說吧,有啥事求見本宮!”

    “找你當然是好事兒了。”

    電話那邊兒的年小井似乎心情很不錯,難得的露出了促狹的玩笑語氣。

    “是么?!”小手抓著一本參考書的邊角顛來顛去,寶妞兒的精神立馬又再次抖擻了,“丫的,速度回稟,到底何事如此歡喜?”

    輕輕的一聲兒笑之后,年小井才把她打電話的目的委委道來。

    這妞兒在網站的一本網絡小說出版了,然后賣得老火了,結果就是明兒她要在京都市的文軒書店搞一個簽名售書會,和讀者交流感情,隨便賣書。

    當然,以上的事兒都和寶柒無關。

    有關的是,她缺又可以壯膽兒,又可以幫忙維持秩序,還可以端杯倒水磨墨遞筆的打雜小妹兒,所以,首要人選就是她和小結巴了。

    “啊哦!”

    聽完了之后,寶柒再次沒勁兒地趴回了桌面兒上,另一只手拿著筆在稿紙上字字畫畫,嘴里喃喃著埋怨,“我就知道,黃鼠狼給雞拜年,是絕對沒有安好心的。”

    “好朋友么,不就是用來利用的?”

    年小井嘴里的這句話,正是寶柒曾經無數次念叨過的。好吧,大石頭終于砸到了自己的腳,她繃直了身子站起身,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賤賤地沖著話筒吼。

    “知道就好,不行不行。”

    “七七……”那邊兒的姑娘,不知道她在發什么瘋。

    “哈哈哈哈哈哈,逗你玩呢,年小井,你丫真是人如其名。”

    “什么意思?!”

    “不懂,你還寫書的呢?傻不傻?!‘井’字兒么,橫豎都是二,就這樣,古得拜——”

    不給她反駁的機會,她‘叭’地拉下小粉機的翻蓋兒,一個人笑得前俯后仰。

    ……

    ……

    翌日。

    寶柒起了個大早,為了表示對年小井女士的首次個人簽售會最極致的支持,她特意將自己打扮了一番,臉洗得白白的,還挑了一件粉色的羽絨服穿上,摸著下巴對著鏡子又孤芳自賞了好大一番,才拽著一盒牛奶出了門兒。

    出了軍區大院兒,喝著牛奶往公交站臺走的她,像走在人生的兩個極端。

    一邊兒是高,一邊兒是低,可是不管是高還是低,在這冬日的寒風肆虐天氣里,她完全無法領略除了冷之外的其余心情。

    在離站臺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她看到了站臺上停靠的往文軒書店的車輛。

    嘿,運氣不錯。

    加快腳步,她正想往那邊兒跑,不料,斜刺里‘嗖’的冒出一輛紅色的騷包跑車來,嚇了一大跳,她扭過腦袋,就想抻掇不遵守交通法則的司機。

    入目的是法拉利限量版,丫的,也就方惟九這種騷包的男人最愛了。

    “嗨,美女,上哪兒啊,我送你!”

    丫的!寶柒煩死了!

    差點兒被他給撞上,那輛公交車也走了,哪兒會有好脾氣和他說話?

    眼兒一瞪,她兇巴巴地吼:“姓方的,你很閑?吃飽了飯沒事兒就流竄在京都的大街小巷做免費的活雷鋒?”

    不理會她難看的臉色,方惟九嬉皮笑臉地下了車,走到她面前歪著頭打量她。

    “怎么?生氣了?”

    “閃開,誰給你生氣?!不值當!”

    抿了抿誘惑力十足的嘴唇,方惟九深藍色的眸子閃了閃,像一口不可預測的深邃古井。但是,他面兒卻是十足無害的二世祖一枚,一雙桃花眼兒夸張地放電。

    “說啥話呢?九爺都不值當,誰才能值當?冷家二爺?”

    冷家二爺。

    四個字兒,很簡單就挑起了寶柒的情緒,小心肝兒忍不住跳了又跳。

    在她的心里,她和二叔的感情是神圣得不容許侵犯絲毫的。于是乎,這個男人似笑非笑,似諷暗刺的打趣語氣兒,讓她心里說不出來的惱火。

    冷冷地哼了一聲兒,她不屑地抬了抬眼皮兒,大眼珠子一轉,逼視著面前滿臉不可一世的妖孽男人,戴著手套的小手往旁邊不遠處指了指,嘲弄地微笑。

    “方總,那邊兒,看到了吧?有一個撿垃圾的流浪漢,瞧他多可憐,說不定幾天都沒吃飯了,你要有這時間對著我獻愛心,還不如去關心關心他?”

    說完,伸出手來,狠狠一推。

    然后,無比蔑視地瞪了他一眼,直接越過他,大步離開。

    一眼,都沒有望回看。

    方惟九微瞇著眼,雙手合攏放到嘴邊兒呵了口氣,深藍色的眸底一抹銳利的視線穿透冷空氣,一直追隨著她的背影。

    然后,他笑了,笑容里帶著一絲絲的不尋常。

    ——★——

    文軒書店。

    寶柒到的時候,見到年小井像模像樣的坐在那兒正簽名兒呢。她面前的桌面兒上,‘著名作家’四個字兒,瞧得她心里直樂呵。

    丫的,真逗咧!

    和她一起簽名售書的,還有另外倆作者。另一邊兒,明顯比她更守時更早到的小結巴眨著忽閃閃的睫毛,紅著蘋果般的小臉兒在那兒忙前忙后。

    估計這些作者就是傳說中的大神級人物,書挺受歡迎的,前來捧場的讀者人數挺多的,好在,現代人都是有素質的,什么維持秩序根本就用不上。

    一直在書上刷刷寫字兒的年小井,根本就來不及招呼她。

    于是乎,無所事事的她只能找了個離簽售臺不遠的地方坐下,迫不得已和語言能力相當不靠譜的小結巴聊天了。

    “七,七,七七,小井好棒啊……”

    翻了翻白眼兒,寶柒沒有告訴她,其實她更愿意和她進行文字交流或者網絡交流。而是笑著拍著她的肩膀子,對她的語言表達能力進行了極大的贊揚。

    “結巴妹,你更棒。”

    瞠目結舌地望著她,小結巴果斷的臉紅了,不好意思地耷拉眼皮兒,“我,我,我哪兒有,有棒啊?”

    摸著下巴,寶柒掀了掀唇角,瞅著這位小妞兒的臉,心里無比舒暢。

    朋友啊,就得這樣的,越傻越可笑,越二越給勁兒。

    “哈哈,因為你剛才一口氣兒說了五個字,都沒有打結,有進步哦!”

    “啊,啊,啊?!”

    再一次,小結巴磕巴了。

    “表揚果然是阻礙進步的劊子手——”寶柒無奈地感嘆著。

    接下來,盯著熙熙攘攘的人群,還有人群上面黑壓壓的一顆顆腦袋,她竟然從小結巴嘴里離奇的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這事兒,發生在小結巴第十次問起江大志的時候。

    好奇心加上獵奇心,在她嗅到這抹味兒的時候,立馬就充分發揮了自個兒大無畏不怕死敢于八卦的精神,頭頂著被小結巴斷斷續續的話持續摧殘脆弱神經的危險,了解到了一個讓她想開懷大笑的事兒。

    江大志,竟然約小結巴去釣魚。

    吃驚,詫異,好笑……無數個形容心情的詞兒,都不足以將寶柒此刻的心情準確的描述出來。

    多稀罕啊!

    “七,七七,我,我該,該不該,去?”紅著臉兒,單純的小結巴王雪陽同學,很顯然沒有人際交往的經驗,急切切地詢問她的意見。

    對此,寶妞兒心理很受用。

    憋住心里的笑意,她一如既往地表達了自己期待奸情發生的迫切心情,皮笑肉不肉的學著她的嗑巴,“該,該,當然該啊……”

    “可,可是,我,我媽說……”

    扶住額頭,寶柒想吐槽了。

    21世紀的大好女青年,有幾個見天兒把‘我媽說’給掛在嘴邊兒的?!小結巴這妞兒,很顯然是世紀末的最后一朵奇葩了。

    “姑娘,我實話告訴你了吧。人家大江子哥哥人長得帥,還是個特種軍官。喲,你還矯情呢?!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上次去他們部隊的時候,看到營房門口排著一溜兒的姑娘等著讓他接見呢……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噗哧一笑,小結巴臉紅了,“別,別逗了……”

    她是單純,她不是傻,自然聽得出來寶柒的話里全是不著調的調侃。

    “那我說點兒認真的吧。你想想啊,大冬天的,大江子約你釣魚。這事兒本身就有些神奇,湖面,水面,但凡沾水的地方都結成了冰,他啥意思?”

    小結巴一愣,“啥,啥意思?”

    “啥!?還能是啥,啥意思,當然這哥們兒要釣的是你這條美人魚嘍!”

    臉蛋兒倏地通紅,小結巴揪著衣角趕緊否認,“七,七七,別別瞎說,我,我媽說,說了……”

    瞥著她泛著紅的耳根子,寶柒心里暗笑,揶揄的手指伸過去,打趣兒說。

    “喲喲喲,耳朵都紅了,你說說你是有多害羞啊。”

    “七,七,別,別摸!”

    嗤嗤笑著,寶柒心里無比好玩她的靦腆,不依不饒地笑,“不要我摸,說說看,想讓誰來摸?嗯,讓大志子摸嗎?”

    這一下,小結巴紅著臉,都想鉆地縫兒了。

    好在,不遠處簽書會傳來的喧囂聲解了她的圍。

    當那道熟悉的尖利叫罵聲入耳時,寶柒心里微怔半秒,接著就像一個精、氣、神都歸了位的狂野女俠一般,‘嗖’地就沖了過去。

    圍觀的人群里,風暴中心的年小井臉上三分清冷,三分窘迫,還有四分隱怒。

    而指著她鼻子叫罵個不停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幾天前才被她在火鍋店里捉弄過的羅佳音。

    “好你個小狐貍精,勾引我們家鐵子,不要臉的小三兒。嗯?上次在川菜館就發現你勾引我男人了,沒想到老娘一查,還真就是你個不要臉的東西!今兒老娘就要在你的讀者面前,揭發你的丑陋嘴臉……”

    從她斷斷續續的罵聲里,寶柒大概明白了一些什么。

    她還記得小井第一次到鎏年村旅游時候的情況,整一個失戀候群癥患者的憔悴。難道說,那個傳說中和她火星撞地球的男人,竟然是范鐵?!

    OMG,世界要不要這么小?

    心里胡思亂想著,但是不管怎么樣,憑著她對年小井的了解,是絕對不可能做小三這種下三濫勾搭,更何況,她清楚的記得在川菜館的時候,范鐵可是半點兒都不待見這個羅佳音。

    什么自以為是的‘正室’身份兒,怕不都是她自個兒臆想的吧?!

    “各位,各位,看這兒,看這兒——”

    拔高了聲音,她像叫賣的小販似的揮舞著雙手。說話之間,嬌小的身影已經走過去,擋在了緊抿著唇不講話不解釋的年小井面前。

    她嘴里常說的話是,朋友是用來利用的。

    她嘴里從來不說的話是,朋友是用來兩肋插刀的。

    人么,就活過義氣!

    等成功轉移了眾人的視線后,她無辜地沖大家笑了笑,掃了不明真相卻極需八卦滋養的觀眾甲乙丙丁們一眼,高聲說。

    “各位各位,實在不好意思,這位罵人的是我家阿姨,親的!純親的!最近她剛剛生了一塊病,被查出來患有早期精神分裂癥,還有那個什么雙相情感障礙——”

    咳咳!

    望著羅佳音氣得恨不得殺了她的臉色,她定了定神,對著八卦群眾們繼續說,“所以,她時不時的發夢癲,產生一些完全不存在的被害或者害人的情感臆癥。那個,咱繼續簽售,我馬上打電話讓人把我阿姨弄走——”

    “你他媽的——小婊子!”

    聽她這么一說,羅佳音真急眼兒了。

    她和閔婧不同,閔婧的心機更深,忍得受得弄得分寸。而她從小嬌生慣養沒有吃過虧,脾氣又像孫二娘似的火爆,哪里受得這個氣兒!?

    一聲怒吼,讓水里霧里的觀眾們,更加確信了她的病。

    因為,寶妞兒正可憐兮兮地去眨巴著委屈的大眼睛,恨不得擠出幾滴鱷魚的眼淚來,“阿姨,你不認識我了?我是小七啊……”

    嘴里說完,她又側過頭地,望著同樣被她的話給震撼了的年小井,及極小極小的聲音說,“打電話給他,讓他速度來。”

    這個他,自然不言而喻,指的是被指出軌的范大官人。

    年小井抿了抿唇,不說話,也沒有動作。至少過了十秒,她才淡淡吐出幾個字兒。

    “早就分了。”

    “啊——”

    寶柒搞不懂了。

    她跟年小井關系是不錯,但是那家伙對待感情的事兒,除了鎏年村說了幾句不著邊際的話,平時簡直就是守口如瓶,她完全摸不著頭腦了。

    而這時候,羅佳音氣極攻心之下的罵咧聲,再次響起:

    “小婊子!果然什么樣的貨色,就愛交什么樣的朋友,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一個勾搭別人的男人,一個更賤更不要臉,干脆勾搭自己家二叔,亂——”

    叭——

    重重的掌摑聲,讓喧鬧的人群突地安靜了。

    ‘倫’字兒還沒有說出口的羅佳音,捂著被打了的臉,狠狠地瞪著面前的女人。

    “你,你敢打我?”

    淡淡收回手,年小井從鼻翼里哼了哼,用十二分不屑的輕淡聲音說,“打你,是讓你長點兒腦子。”

    “你——”

    “瘋狗咬我,我不會跟瘋狗計較。但是瘋狗要想咬我朋友,我絕不允許!”

    聞言,羅佳音雙目都快要瞪了火兒來了,但是瞧著年小井冷冷的樣子,她竟然沒有還手,只會放開聲音大罵:“死不要臉的臭婊子,你給老娘等著啊,有你好看的。臭盲流,外地來的鄉下土農民,竟然敢到京都來撒潑……”

    勾起涼薄的菱唇,年小井不無諷刺的望著她,聲音極平極穩,語氣極慢:

    “我今天終于知道他為什么不喜歡你了。換了我是男人,對著這樣的潑婦也會倒胃口。”

    “啊!”本來就被氣得不行的羅佳音,被她這句話給刺到了痛處,便什么也顧不上了,猛地伸手就揪住她的頭發,又抓又扯的樣子,像是要玩命。

    “羅佳音,你他媽瘋了?!”

    呵,說時遲,那時快,正主兒來了。

    知道年小井要開簽售會,急匆匆從部隊趕過來的范鐵同志,來得非常的不湊巧,好好的簽售會變成了武林大會。

    到底還是男人有勁兒,沖天的怒火吼出來,羅佳音就乖乖放了手。

    “鐵子!”

    完全不搭理她,范鐵走過去就抓住年小井的手,灼熱的視線不斷掃視著她的頭皮和身體,關切地問:“你沒事兒吧?”

    “謝謝,我沒事。”

    垂了垂眼皮兒,年小井輕輕推開他,淡然地理順了頭發。然后,若無其事的繼續坐回簽售臺,不管別人任何猜測的眼光,繼續微笑著望向讀者,重新開始她的簽名售書。

    “不好意思了大家,現在我們繼續。”

    范鐵糾結了,大步邁過去就湊到她跟前兒:“作者同志,我買一本。”

    “解放軍同志,請排隊!”

    說這話的人,是寶妞兒。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他是不是渣男,但是,既然小井不愛搭理他,至少心里有難言的苦衷。他這么死纏爛打的,太容易影響小井的售書會了。

    “哦,喔!小侄女?是你啊?”

    像是剛看到她似的,范鐵有些不好意思地退了開來。

    小侄女!

    好吧,寶妞兒糾結了。眨巴眨巴眼睛,她史無前例地賣起萌來,“范大叔,你先把我那個發了臆癥的阿姨弄走吧!”

    說到這兒,又湊近了一點,低低地說:“喜歡她,就不要給她制造麻煩。去吧去吧,我會游說她把你視為重點后備培養對象兒的。”

    范鐵這人是個直腸子,有事兒絕對不擱肚子里的主兒。

    剛才沒有想到那么多,這會兒被她一點拔,回過味兒來了。

    沖動的毛病,又犯了!

    于是乎,二話不說,大手一揮,指揮著跟著他進來的一個戰士,就把鬧事未遂的羅佳音給拽了出去。

    世界,終于又清靜了。

    望著都快將頭埋進書里的年小井,寶柒搖了搖頭,拉了拉同樣在發臆癥的小結巴,走了開去。

    ——★——

    新的一年到了。

    元旦節那天,雪,溫度陡然下降。

    這一天,正好是冷梟離開的第七天。

    本來學校放了假,寶柒想趁著機會溜出去,到帝景山莊等他的回來過一下屬于他倆‘確定茍且關系’的第一個新年。

    但是,天永遠不遂人愿。

    一大早兒的,她就被寶媽給抓住了,說是今天二叔和爺爺都會回來,不許她到處瘋跑——

    無比,糾結。

    自從那個案子的事兒之后,寶媽對她的看管又嚴了不少,即便有正當理由,也要三審五查的才讓人能她出門兒,何況放假期間她還找不到好的借口呢?

    當然,被抓住的還有她可憐的妹妹冷可心。

    然而,誰能想到,整整等了一天,只有板著臉的老爺子在大中午的時候回來了。那個她想念了整整一周的男人,不僅沒有回來,就連電話也沒有一個。

    天色漸晚。

    吃過晚飯后,兩姐妹窩在沙發上,像兩只過冬的蠶蛹子似的,懶洋洋地看書。

    “姐,你看過蠟筆小新么?”

    冷可心眼睛都快掉到書里了,認真程度直追三A級。不過,外面封皮兒寫著課本的書,里面內容卻是蠟筆小新的漫畫。

    學生么,誰都干過這事兒,用來哄老媽的。

    更何況,冷可心這孩子也是慣大的,在學校翹課逃學簡直就是家常便飯,學習成績差得都快掉到尾巴上了。

    唉!

    糾結地望著手邊兒的小粉機出著神,寶柒懶得理她,動了動沒有精神的嘴皮兒,對她的話題,自然是提不起半點兒的興致。

    不過,冷可心精神挺大的。

    “大象大象,鼻子長長——姐,你知道是什么么?”

    “不知道。”

    干脆利索的回答,實則上是因為她有氣有力。

    “姐,你怎么了?”她的沒精打采喚回了冷可心沉醉在漫畫里的神思,神秘兮兮地瞅了門口一眼,她將漫畫書先墊坐在屁股下面,然后才挪過身子來,無比好奇地望著一向笑容滿面的姐姐。

    寶柒翻了翻白眼珠子,還是不搭理她。

    她沒有勁兒了。

    “哦~哈哈,我知道了!”現在的孩子都早熟,作為合格初中生的冷可心,瞧到她姐姐這副模樣兒,頓時恍然大悟,“你是不是想男人了?”

    心里‘咯噔’一下,寶柒眉頭跳了跳,斥責道。

    “甭胡扯!小孩子家家,誰想男人了?”

    “那么,你就是失戀了。”冷可以來興趣兒了,又問。

    “我呸!?再說我揍你啊?”

    “還不承認,明明就是想男人了,羞羞羞——”

    “……還說是吧?”

    見到妹妹巴拉巴拉著嘴,說過不停,寶柒開始急得瞪眼睛了。要是這話被寶媽聽到,絕對又多了一個教育她的素材。所以,作為一個懷揣著各種缺點的優秀女孩子,她表示不放棄使用武力解決掉這個相當八婆的妹妹。

    正在這時,大半天沒動靜的小粉機響了——

    二叔?心,怦怦直跳。

    她又驚又喜,一種強烈的預感告訴她,電話一定會是他打開的。

    幾乎沒有半秒的猶豫,她直接放掉了冷可心,拿過手機瞅了一眼就跳下了沙發,走到旁邊才小小的‘喂’了一聲兒,那做賊的樣子,讓瞅見的冷可心更加坐實了猜想,小孩兒么,不會想那么多,直接就又纏了上去。

    寶柒急眼兒了,一邊兒用手推她,一邊兒將電話放到另外一邊耳朵,“你回來了?”

    沒有稱呼,只能說‘你’。

    然后,與她的激動不同,電話那邊兒的男人,依舊維持著一萬年都沒有變化的冷冽聲音。

    “出來。”

    出來!

    二個字像是魔咒,讓寶柒的心肝兒瞬間就跳了,像被注入了一支強心針,吃了活力果,頓時又來勁兒了。難道,他也覺得家里太不方便么?

    清了清嗓子,她望了望門口,小心背過冷可心。

    “嗯,等我。”

    急巴巴的掛掉電話,她迅速梳洗自己,挑了件兒純白色的羽絨服,找了頂大紅色的線帽扣在腦袋上,好說歹說才賄賂好了妹妹冷可心,讓她替她打隱護,從樓道口溜出了門兒。

    然后,習慣性地向她常常翻的那處圍墻拐角去了。

    天寒地凍,圍墻上,雪堆成了小尖兒。

    她緊了緊手套,利索地攀了上去,正想往下跳,卻意外的看到了圍墻外面,站在風雨之中的冷漠男人。一周不見,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俊朗依舊,一只手插在軍大衣的兜兒里,另一只手拿還拿著手機,微垂著眼瞼在講電話。

    聽到她的小動靜兒,他條件反射地抬起頭來,望著圍墻上的雪中一點紅,掛掉了電話。抿了抿唇,他俊朗的五官又帥又酷,可是面上的表情卻冷漠得一塌糊涂,堪比積累了千萬年的冰霜。

    怎么了?這副要命的表情?

    騎在圍墻上,她看著他,嚇得滑了下去。

    當然,正如預見的一樣,她的身體穩穩地落入了一個溫熱的懷抱。

    攀著他的肩膀,她覺得心跳得都快要蹦噠出來了一般,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冷峻得斧鑿般的側面輪廓,輕輕地靠在他身上。

    然而,美夢在下一秒就醒了。

    他放她下地,蹙著眉,轉身就往外走去。他的車,停在離大院足有二三百米遠的街道邊兒上。

    愣了愣,寶柒跟上了他,沒話找話說。

    “二叔,你怎么不直接回家啊!”

    “……”沒有聲音。

    “二叔,嘿,老實說啊,這幾天,你想不想我啊?!”

    眸色一暗,男人冷冽的眼神兒微閃,腳下生風,走得更快了。

    “喂,你到底怎么了?吃**了!?”一連幾個問題都踢到了鋼板兒,寶柒有些生氣了,清靈的聲音都拔高了。

    可是,她低估了梟爺的承受能力。

    他依舊抿著唇不答話。好在,看著她追得有些急促的小跑,還是下意識地放緩了步子。

    感受著不同與往的冷漠,寶柒心里的糾結點兒又上升了一個高度。他走之前還好好的,又這般,又那般,那個人都睡一個被窩兒了,他這又是吃錯了哪門子的藥?!

    心,微微有點亂。

    她不喜歡這樣和他疏遠的感覺,非常非常的不喜歡。

    一前一后,一大一小,兩個人影兒一直向停靠在路邊兒的騎士十五走了過去。短短二三百米的距離,寶柒卻覺得踩得半點兒踏實感都沒有,心下惴惴。

    沮喪,難過,心酸,五味陳雜的心情,悶得她心里直泛堵。

    情緒持續著到了車邊兒,汽車里,沒有貫常跟著他的司機陳黑狗。

    翻了翻耷拉的眼皮兒,她悶著腦袋坐進了副駕位置,憋了一天的氣,讓她一肚子的委屈沒處發泄,索性闔上雙眼,也不搭理他。

    咔嚓,車門上鎖的聲音傳來,她沒有動靜。

    下一秒——

    突如其來的風暴席卷了她,男人有力的雙手從側面伸過來就抓過她的細腰,然后,將她轉了個方向狠狠壓在自己的懷里。

    帶著風雪的涼唇,惡狠狠的,像是懲罰似地壓了上來……

    急切的,探索的,怒火沖沖的,還有像是壓抑了千年的情緒排山倒海,一股腦兒全給了她兩片兒粉嫩的唇……

    寶柒愣了,傻了,怔了,接著又笑了。

    這廝到底不僅能忍,還挺能裝蒜的。

    閉上雙眼,她放松了身松回抱住他,任由他折騰蹂躪自個兒可憐的嘴巴。吻,由淺入深,由深到重,由重到狠,讓她產生了一種錯覺,這個男人不是在吻她,而是在施虐。

    小心地回吻著他,她含糊地問:“你怎么了?”

    輕輕咬了一下她的唇,他似乎不想讓她再繼續說話。鐵鉗般的大手狠狠鉗著她可憐的小腰兒,直接將她從副駕上提了過去。再往上一抬,寬大的騎士十五的方向盆,剛好能承載她嬌小的身軀。

    逼視著她的眼睛,他的眸底全是冷冽。

    “二叔……你怎么了?”

    反復問著這句話,寶柒心里有點兒發顫。她現在的姿勢相當的糾結,兩腿被迫打開著,而他就坐在他的腿+間,雙臂將她困在方向盤上。

    炯炯的目光盯著她,男人不說話,身體死死頂著她,突地壓了下來。帶著他冷冽的雄性氣息,帶著他似乎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狂野,啄她的唇,啃她的脖子……

    “二叔……”

    心,狂跳起來。

    嚶叮一聲,就在寶柒半閉著眼睛,準備再次承受他狂風暴雨般來得突然又莫名其妙的激情時,車窗外,‘咚咚’的敲擊聲,再次劃過——

    在一百零八次被打斷后,對此,兩個人已經有了相當的心理準備了。

    “麻煩把車挪一下位置,這兒不能停車——”

    外面的聲音適時的傳了進來,打斷了車廂內一觸激發的激情。

    氣氛,陷入了靡麗的低壓。

    兩個人對視著,寶柒扭了扭身體,有點兒不敢去看他冷冽逼人的眼睛。總覺得這個著了火的大冰山,比冰冽的大冰山還要駭人。

    危險啊,危險,這感覺,讓她特想吼一聲。

    以為他會發作,然而,冷冷瞅了她一會兒,梟爺竟然將她放到了副駕上,冷靜沉著的發動了汽車引擎,離開了。

    寶柒啞巴了!

    忽冷忽熱,陰暗不定,究竟是為了哪一般?!

    在她見鬼似的注視目光里,冷梟端正的開著車,霓虹的流光漸變著從車窗外劃了進來,映在他峻峭的冷臉上,仿佛剛才汽車里的旖旎一幕根本不存在一般,他始終冷冽自持,沉穩冷峻。

    好一個二爺!

    彈指間,檣櫓灰飛煙滅——

    ——★——

    寶柒以為他們還會回到帝景山莊。

    可是沒有想到,冷梟帶她去的卻是另一個地方。那個他位于市區的公寓。因為沒有人居住,空氣里蔓延著一股子陌生的冷氣兒。

    正如他身上的一樣,讓寶妞兒心驚肉跳。

    陰晴不定,見鬼了!

    “二叔,你再悶也有個度,到底啥事兒能不能給我交個實底?我可不想被你活活給嚇死!”

    靠在門板上,她不敢往里面挪步。

    “沒事。”

    沒事兒?!我靠,沒事兒就更扯了。沒事兒還拽著他瞎折騰?!被他不著邊際還冷冽刺骨的聲音給刺激得,先軟后硬,小狐貍終于發威了。

    直直逼視著他的眼睛,她的眼睛里火苗兒直竄,聲音驟然拔高。

    “神、經、病,我不陪你玩了!”

    說完,轉過身,就去拉門把——

    可是,她哪兒知道,一個‘玩’字再次招了事兒。她的手剛搭上冰涼的門把,身體就被身后的男人給活生生拽了回去。

    咝!這個男人瘋了!

    腦袋撞在他堅硬的胸前,鼻尖痛了痛,她感覺像是撞到了一堵墻,丫的,這男人什么物質打造的?!身上太硬了!

    憋屈地嘟著嘴,她瞪著他。而他真如一個冷冽的墻體,蹙緊了眉頭,俯下頭來盯著她的她瞧不,大手狠狠挑起她的下巴來,聲音比冰塊兒還要冷。

    “你一直都在玩?很開心?”

    下巴被他捏得生痛生痛的,寶妞兒小性子上來了,也沒好氣兒地回應:“我玩什么了我玩?!放開,煩躁!”

    說完,身體就可著勁兒的掙扎了起來,如同一只張牙舞爪的小野貓,她對沖面前的男人又踢又踹,好一番折騰。可是,比她整整高出一個頭的男人一紋絲兒都沒動。

    冷冽,陰森,可怕,他的眼神讓人猜測不透。

    拽住她的手腕,他剛硬的身體直接將她強壓在了門板上,以絕對征服的冷傲姿態將她像只小動物似的緊箍在了懷里。

    聲音,冷酷得沒有半點溫度。

    “為什么騙我?”

    死死皺著眉頭,寶柒反手拽他,大聲嚷嚷:“我騙你什么了,我?”

    她多屈啊,屈得要死了,她憋了足足一周對他的想念,有萬種千種想要對他說的話,而現在,通通變成了被他‘虐+待’,丫的,沒天理啊!這男人轉頭來還說她騙了他,騙他個大頭鬼啊騙!越想越窩火兒,越窩火兒吧,她就越掙扎。

    ——她越掙扎,男人卻煩躁!

    “別動!”緊緊壓住她,他眸底的寒光冰刺兒似的落到她的臉上,有點兒孤寂,有點兒寒冷,有點兒陰鷙,更多的是讓她瞧不明白的落寞。

    低低的,啞啞的聲音隨之而來。

    “乖點兒,嗯?”

    都說孤獨的男人最容易撩動女人的心,她不是第一次見到他露出這樣的神情來。

    心,狠狠一軟。

    她停下掙扎,停下怒吼,被一陣說不出來的滋味兒占據了五臟六腑。

    唉,認了!

    昂著剛及得到他肩膀的頭,她軟了視線望他,有些想不明白。他是那么的高大俊朗,他是那么的強大存在,他在她的心里總是如同天神一般強悍。

    為什么,他會流露出這種神態來呢?!

    丫的,很傷神啊!

    都說誰的心放得多,誰就最容易服軟,寶柒估計自個兒也是這樣。小手抬起摸著他的冷峻如刀鋒的臉,她輕問:“告訴我,二叔……你哪兒抽風了?”

    危險地一瞇眼睛,冷梟倏地再次變了臉色,盯著她的樣子,像是要將她啃噬入腹的狂躁野獸,抑或是會吃人的魔鬼。

    冷,入了骨,氣,亂了心。

    “別叫我二叔。”

    為什么?她一直都這么叫的啊!他也沒有反對啊?!

    好吧,寶柒被他冷得駭人的視線給灼得啊,真想撒丫子就跑。

    但是,她不敢,她要跑了,就會再也走不進他的世界。

    一想到這兒,她頓時如超人附體,勇氣倍增,抿了抿紅艷艷的唇兒,她歪著頭乖乖地揪住他的袖子,觀察著他的表情,思索,思索——

    突地,心,‘咯噔’一聲兒脆響!

    不準叫二叔!娘也,該不會是他發現了她身世的秘密吧?所以知道她不是他的親侄女兒,所以,他生氣了,怒了,因為她欺騙了她?

    一念至此,她的身體僵了又僵。

    張了張嘴,想問他,可,到底她也不敢問。

    萬一要不是這件事兒呢?她豈不是不打自招了么?不能問,絕對不能問。

    眼皮兒跳了跳,有點兒心虛的她,聲音更是軟到了極點,拉他,扯他,開始了每次都好使的撒嬌:“喂,你別這樣了嘛,大不了我讓你騙回去?”

    話音剛落,她張大了嘴。能感覺到的唯一動作,竟然是被他整個兒的撈了起來,直接丟到了客廳的沙發上。

    盛怒之下的男人,樣子看起來,不比怒火沖天的魔鬼更溫暖。

    “寶柒,騙我很好玩?!”

    “二叔……我……我不是……哎喲,那啥……”

    支吾著嘴巴,她說來說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比結巴妹還要結巴,身不由己的在他的逼視下,一步一步往后挪動著屁股。

    純白色的沙發,寬敞無比,可是,很快她就再也退無可退。

    望著此時的男人,膽大如她,也有些害怕。

    “你怕我?”冷冽的目光刺向她,冷梟的聲音,冰冷到了極點。

    又生氣又糾結,寶柒眨了眨眼睛,瞬間眼眶兒都紅了,望著他陰沉難看的好比西伯利亞寒流還冷的黑臉兒,她小聲啜氣兒,點頭承認。

    “怕。”

    “不許怕。”

    三個字,是命令,是冷冽,是他霸道的宣言。

    下一秒,他俯下頭來,吻住她柔軟的唇,便開始兇狠地掠奪起來,將自己帶著煙草味兒的氣息過渡給她。再一次,不給她任何思想準備的時間,如同狂風卷浪,他的吻,又霸道,又狂亂,又突然,就像他每一次糾結的心情。

    舌頭有些發麻,寶柒嗚嗚著,心痛地問:“抽了多少煙?瞧你糾結得。”

    眸色更沉,冷梟不答。

    吻不停,手上的動作更是迅猛,很快就將她的外套給剝掉了,帶著力量的大手流動的范圍越來越寬。無可奈何地閉上眼睛,寶柒被動地承受著他的吻,想象著當初自己強吻他的時候,他憋屈的心里。

    好吧,就當是一報還一報了,反正她也不吃虧。

    ……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后,她突覺身上涼了涼。

    下意識睜開眼睛,她羞恥地發現,她自己已經清潔溜溜,而他卻穿著整齊的衣服。

    入目的視角效果,太過邪惡。

    抿著冷唇,一言不發地男人終于解開了她最后的一層束縛,微微頓了頓,勁道十足的雙臂撐在她的左右,冷眸凝著她,似乎想說什么。

    可是,最終,他還是沒有說出口。再直起身時,一雙嵌了冰棱的眼睛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大手抽掉腰間的軍用皮帶。

    接著,從衣兜里掏出了那盒一周前買的杜蕾斯——

    目光一怔,一種迷離的詭異感,讓寶妞兒有點兒不會喘息。

    當然,男人也不再給她喘息的機會,下一秒,他如山般高大的身軀便俯低了下來,掐住她窄腰的大手力道十足。

    盯著她,他緩緩試探……

    喔……

    長吸了一口涼氣,她輕輕呼疼,身體一陣陣發顫。后背貼在軟軟的沙發上,前面是他帶穿著衣服的硬實身軀,她可憐巴巴地被夾在中間,退無可退。長發如同飛揚的瀑布一般散落,少女粉+嫩的身體像被剝了皮的雞蛋殼兒,嫩得能掐出+水來,被他擺出了一個最羞人的姿勢。

    沙發和他,一軟一硬,咯得她直顫栗。

    而他急紅了灼人雙眸,更是讓她的嚶嚀聲,聲聲破碎著,可著勁兒地往后躲。

    躲,躲哪兒呢?

    在他的掌握之中,她每后移一點,都會被冷得要命的男人毫無憐惜地拖回來,來來回回,她怎么也掙扎不脫他的控制范圍,好無可奈地的在他的生猛里好一頓昏眩,而他的強大掠奪硬實如山。

    她,無處可逃。

    啊……

    嗯……

    一個有力的弧度低壓后,完美契合的負距離姿勢帶來的是大腦全線空白,除了悶悶的低呼和吟哦,世間所有的故事,再無與他們沒有任何干系。

    擎金戈,跨白馬,遍地狼煙,渾汗如雨。

    意又亂了,情又迷了。

    又一番輪轉后,男人重重的喘聲,一聲比一聲激烈,在她的脖頸邊像絲一般纏繞,惹得小丫頭不由自主地輕微顫栗,嗯啊二將不可避免地從唇邊溢了出來。

    “……二……二……”

    語不成語,調不成調,她的聲音,沙啞得像缺了水。

    沉淪的過程里,她始終微瞇著眼睛,看不清男人繃直的身體,如同被鋼硬鐵骨嵌入了身體,任由他用無比倫比的雄性氣息強熱的悉數埋入。

    因為,她知道,他一直在生氣……

    “……不要生氣了?!好不好?”喘一口,她親+親他汗濕的臉頰,小聲哄他。

    可是,卻換來他重重地回應,托起,再落下,她如同被他釘在沙發上的一副美女圖,沒有辦法反抗,只能閉著眼睛享受,任由男人一秒不停地恣意吃著他人生最重要的一餐珍饈美饌。

    抵死,纏綿。

    諾大的客廳里,家俱很少,空間很大,回響聲很曖昧。

    急的粗喘,細的嚶嚀。兩種不同頻率的聲音,卻又詭異地交織成了一首和諧動人的華美樂章,在如同海上小舟般的被迫顛簸之中,她覺得自己時而被拋上懸崖,時而被送上云端,像要被劈成兩半兒的折磨讓她無奈地低喚。

    “二叔,我錯了……”

    身體微頓,男人狠狠抵著她,啞聲說,“別叫我二叔……”

    “二叔……二叔……二叔……”小貓兒似的,她嗚咽著反抗,他憑什么這么狠啊,她的第一次也!明明他什么好處都得了,還故意這么收拾她。

    “喔……”

    在她啞著嗓子一遍遍的低喚里,低低一聲悶吼,男人的嗓子更啞了,一口含+住她泛著紅嫩的耳珠,腦門兒上的汗水,有一滴,濺到了她的眼窩兒。

    下一秒,他長長吁氣,在生命最高處的顫抖,幾乎是低吼著問:

    “寶柒,我是誰?”

    寶柒一怔,抿著唇不回答。

    “說!”

    “二叔!”

    “……讓你他媽別喊。”

    “冷梟!冷梟!你個混蛋,王八蛋!”

    “七……”

    寶柒心上一窒,在她的印象中,這是他第一次用這么性+感沙啞的聲音,如此喚她的昵稱。

    弓拉了,弦斷了!

    ------題外話------

    吁……

       

       

U赢电竞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JBO官网| 竞博| JBO|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JBO| JBO电竞| 官网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