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075米 火熱的交鋒!激烈的反擊!

章075米 火熱的交鋒!激烈的反擊!

    “你們來了,來來來,趕緊過來,過來——”

    “俊男靚女的組合,天造地設的一對兒。”

    看到同時出現在包廂里的姚望和寶柒,以前說話還遮遮掩掩的同學們,由于畢業沒有了思想枷鎖,覺得大家伙兒都是成年人了,言語之間越發的沒有顧忌,完全無視掉坐在旁邊的老師。甚至還有大膽的過來拉他倆。

    兩個人互視一眼,并不刻意地辯駁,微笑著就坐進了同學們中間。

    看到他倆的默契,有喝了點兒小酒的同學就開始起哄,“你倆合唱一個情歌唄,要不然畢業了,南地北,勞燕紛飛,這么熱鬧的場面可就沒有了……”

    眉目微動,頗有點兒動容的姚望,一言不發地接過同學遞過來的兩個麥克風,將其中一個遞給寶柒,柔和笑著說:“唱一個唄?你喜歡唱什么?我來點。”

    望了望姚望比平素沉重的眸色,寶柒當下搖了搖頭,便沒有去接他手里的麥克風。而是淺淺地痞笑道:“你還不知道我啊?公鴨嗓子一吼,一會兒大家都得吐一地。”

    姚望知道,她這是在變相的拒絕。

    手指稍微顫了顫,他沒有強求,緊捏著的麥克風又收了回來,像是毫不介意。然而,昏黃的燈光下,他那張俊秀清冽的臉上難掩的失望還是照的分明。

    不過,也就是那么一秒,轉眸又換成了溫暖的笑容。

    側過眸來,他攥緊了手指,對著旁邊的一個負責點歌兒的女同學展露了一個迷人的笑容,“同學,麻煩幫我點一首《同桌的你》,謝謝。”

    “哦哦,好的,你稍等啊。”瞇著眼睛笑得樂不可支,女同學的樣兒擺明了受寵若驚。屁顛屁顛就為他點播了《同桌的你》,而且還特意把他點的這首歌給選擇了優先播放。

    美男的正作用力量是無窮的,在姚望的身上,再一次得到了證實。

    再一首歌結束后,《同桌的你》音樂聲徐徐響起,燈光映在姚望年輕俊美的臉上,有幾分變幻,有幾分迷離,霓虹下的光影或明或暗,閃動著不一樣的情感與光華。

    這一刻,不管是寶柒,還是姚望,都沒有想到:這首歌,這一晚,將會是他們少年時代的最后一聚。

    而當他們再見面時,已經是若干年后的滄海桑田,不復少年的單純時光——

    明天你是否會想起,昨天你寫的日記

    明天你是否還惦記,曾經最愛哭的你

    老師們都已想不起,猜不出問題的你

    那時候天總是很藍,日子總過得太慢

    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

    誰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誰看了你的日記

    誰把你的長發盤起,誰給你做的嫁衣

    ……

    越唱到后面,姚望的聲音越低,越沉,唱到最后幾句,他的聲音幾近哽咽。大概是清冽的嗓子太夠味兒了,很快便帶出了包廂里的低壓氣氛來,甚至有些受到了感染的女同生還濕了眼眶,有些彼此感情好的抱頭痛哭。那些不善于用眼淚來表達感情的男生們,則是互相碰著杯,猛地灌著啤酒。

    到最后,就連老師們都沉寂了下來,感性的女老師眼角也都濕潤了。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他們看著眼前這些即將離開高中校園的少年,依然記得自己站在九月新開學的操場時,那清澈的眼睛,純粹的未來向往。

    ……以后,社會的大染缸里,將會如何的蒼白無力?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隨著音樂的旋律,包廂里‘啦啦’這一段尾唱,在同學們的嘴里異口同聲地哼了起來,現場的抽泣聲一片,女生們互相握著彼此的手,道著別離前的敘語。

    如鯁在喉的寶柒手指緊緊裙擺,始終一言不發。直到姚望一首動情的歌都唱完了,她才勉強扯出來一個笑容,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胳膊,笑道:“干嘛呢你?惹哭了一大片。”

    目光切切地看著她,姚望沉吟了好一會兒,突然湊到她的耳朵邊兒,低低地問:

    “寶柒,你為什么不會哭了?”

    突然湊近的氣息讓寶柒身體僵了僵,明知道他是因為這包廂里喧囂的聲音太大,才湊得這么近,她還是有些不太適應。

    眼皮兒垂了垂,她對他的問句有點兒糾結了。

    不對,是肝膽俱裂……

    寶柒,為什么不會哭了?

    姚望是曾經見過她大哭的人,正如他那句歌詞里唱的,小時候剛到鎏年村的寶柒,曾經是最愛哭的小丫頭。可是,現在的淚腺就像失靈了一樣,再也不會哭了,越是悲傷越是哭不出來。

    這些,他明明應該都懂的……

    迎著他的視線,她覺得心里有個地方在隱隱疼痛,好不容易才收斂起情緒,她輕笑。

    “姚美人,丫膽兒肥了啊?敢直呼本宮的名字了?我記得,你應該恭敬地叫我一聲寶姐姐才對吧?”

    在她的印象中,姚望很少直接喊她名字的。

    目光里像是有火花閃了閃,姚望伸出指頭揉著自個兒的額頭,也笑:“呵,以后你可就沒有這待遇了。我不會再叫這么幼稚的稱呼了。”

    寶柒哧笑:“怎么?翅膀硬了,長大了哇?牛氣!”

    沉默了好一會兒,姚望視線越發凝重,“寶柒,眼看咱就畢業了,我有句話想跟你說。”

    心里驟然一緊。

    下一秒,寶柒突地捂著嘴大笑了兩聲,爽快地用自個兒地肩膀撞了撞他的肩膀。然后,指了指包廂的門兒,小聲對他說:“干嘛搞得這么慎重?又不是生離死別。我先去上個廁所,一會兒回來聽你叨叨。”

    苦笑,姚望點頭。

    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他端起了桌面兒上的酒杯。

    吁……

    逃也似的跑出來,寶柒覺得自己快被里面的空氣給整得憔悴了。

    早知道是這樣,就不來了!

    剛才姚望究竟要說什么她并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她可不敢去賭。丫十八歲的青春少年,跟她一樣一樣的沖動,萬不情緒壓抑不住真給說出點兒什么來,她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既然不愿意讓彼此陷入尷尬的境況,那么,她就只能選擇逃避了。

    她知道,等她再回去的時候,他既便有什么也都不會再說了。

    因為,他了解她……

    慢慢往洗手間方向走去,背后的人聲沸騰越來越遠,但喧囂的音樂聲還是很大。善于調整情緒的她,將那些太過沉重的離別情緒收拾的很好,深深地呼吸著外面的新鮮空氣,她又恢復成了活力四射的小強精神。

    滿血,復活。

    這個聚會的KTV,大概是京都市難找的低端娛樂場所了,裝修上就可見一斑。當然,學生們看中它的原因,也是因為它的收費低廉,適合學生的消費水平。

    一邊兒路著,一邊兒感嘆著,轉了一個墻角,寶柒就走進女洗手間。

    丫的,這情況也太糟糕了吧?

    光滑的瓷磚地面上濕滑不堪,差點兒就把她給滑倒了。

    歪了歪嘴,她先在洗手臺上洗干凈了手,才小心翼翼地踩著濕滑的地面,聽著充斥在耳邊那些各種各樣鬼哭狼嚎的歌聲,往里面走去。

    衛生間不大,就三個蹲位。

    她打開其中一個稍微干凈點兒的站了進去,然而在準備反拴門時才發現——NND,這個啥該死的地方啊?廁所插拴都是壞掉的。

    好在這畢竟是女廁所,來的都是女人,也沒有啥事兒。

    暗暗地嗔怨著,她心里虛虛地撩開裙擺,拉下褲頭兒蹲了下去,一只手還緊緊拽著那個壞掉的插拴,將門拉緊,一泡尿撒得小心翼翼。

    突然,幾聲細微的腳步入耳……

    這聲兒,混在震耳欲聾的歌聲里聽得不算太清晰,但還是成功驚住了提心吊膽的寶柒。一開始,她本來以為是進來上廁所的人。可是,聲音停在她的門口又陷入了靜止。

    心下一驚,她輕呼一聲:“誰?!”然后,就要站起身來。

    然而,來人的速度很快,壓根兒就沒有給她機會做出反應來,一把拉開了她用手拽著的蹲便小門兒就串了進來。

    說時遲那時快,寶柒腦子‘嗡’了一下,來不上思索,條件反射地拉上褲頭兒,尖叫了一聲。

    “救命……啊……”

    還沒有等她的喊聲傳出去,眼前人影閃過,接著她的嘴就被來人給堵上了。男人將她整個兒地拽了起來,下一秒迅速將她壓在了旁邊冰冷的瓷磚壁上。

    “再吼,弄死你!”

    寶柒瞪著眼睛,急得腦門兒上的青筋直突突。目光看向面前逆著光的男人時,心下一陣狠抽。

    昏暗的陰影里,男人厚啤酒瓶底似的眼鏡下面,一雙眼睛閃著詭異又猥瑣的光芒,滿身的酒氣隨即他惡心的身體撲面而來,將她的手腳和嘴巴壓制得死死的。

    他要干什么?難道想要強奸她?

    心扯了扯,恐懼感讓它怦怦直跳。然而,她剛才那聲兒短促‘救命’完全被淹沒在外面那片兒喧囂里,石沉大海!

    鎮定,鎮定……

    胸膛起伏不停,脊背抵在墻上僵硬得疼痛,盡管她非常努力地想要讓自己平靜下來思考該怎么對付他。但在這種情況下,身體被一個力道很大的男人死死壓住,作為十八歲的寶柒來說,不怕是不可能的。

    緊繃的小身板兒有點兒發顫,她嘴里唔唔著叫喚,身體拼命地扭動。

    男人邪惡的目光望著她,貓戲耗子式的不疾不徐:“寶柒同學,你是不是特別想知道老師要干什么?”

    老師?!

    寶柒真想咬死他。

    這個家伙怎么好意思侮辱這兩個字?!王八蛋!

    欣慰著她憤怒的目光,閔子學邪邪地笑著,色迷迷地看著她精致的小臉兒,腦子里描繪著她妖嬈的身段兒,不期望,想象開了她裙子下面一片玲瓏有致的風光……

    想著那雙白晃晃的腿,想著那細窄睥小腰兒,想著那白滑得像牛奶一樣的水嫩肌膚……

    該是何等的銷魂?!

    舔了舔厚厚的嘴巴,他帶著陰笑的目光越發淫邪不要臉了起來,身體壓緊了她,挪出一只輕佻邪惡的手掐住了她的下巴,狠狠抬起,逼迫她面對自己,帶著酒氣的話,一字一句說得極惡心。

    “……小妖精,誘惑我多久了?你聽好了啊,我想要干你。既然冷家對我們閔家不仁,我也就不會再客氣了……你說我要上了你,你那個二叔得心痛死吧?哈哈……”

    “唔唔……”腦袋拼命搖晃著,寶柒厭惡的看著他,真想一口唾沫吐在這個人面獸心的男人。可是此時此刻,她的身上被他狠狠擠壓在窄小的地兒,承著他不斷加重的擠壓力道,心里又惡心又難受。

    真恨不得暈死過去算了……

    可是,她不能暈。不僅不能暈,還必須強迫自己忍耐著,打起精神來等待獲救。

    心里不停地祈禱,快點兒來人上廁所吧!

    “呵……真漂亮啊,小乖乖……”陰陰地笑著,閔子學邪惡狠戾的眼神兒,死死盯緊了她帶著恨意的眼睛,將她嬌小的身體緊緊擠壓在光滑的瓷磚壁上,腦袋就慢慢地壓下去。

    臉離她越來越近,氣息撲騰在她的臉上,他淫邪的樣子讓人惡寒不止。

    “……小乖乖,你放心享受吧,我會好好疼你的。你說說,等咱倆生米煮成了熟飯會怎么樣呢?……說不定,你那個爺爺還會把你嫁給我呢……早晚,你都是我的人了……”

    話一說完,他死死捂著她的嘴,壓緊她的身體,就去親她的脖子。

    寶柒呼吸一窒,心臟狠狠一收,驚悚得快要停止跳動了……

    動不能動,逃不能逃,她的腦子不及靈光了,只能憑著本能地來回偏著腦袋死死地掙扎了起來。可是女人的力氣和男人相比較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小巫的天壤之別。在閔子學不要臉的壓制下,她完全沒有辦法逃離他的掌控。

    可是,對于酒精上頭的閔子學來說,她越是不要命的反抗,越是把他動物般的征服獸性挑逗到了極點。

    “小乖乖,真夠味兒,我就喜歡你這么有意思的……哥哥真兒好好疼你啊……”

    該死的畜生!

    又邪惡又下流的調戲話一句接著一句,讓寶柒惡心得想要嘔吐,尤其是他帶著濃郁香水味兒的氣息靠近她時候,惡心得她腦門兒都快要炸掉了。

    活了十八歲,除了冷梟之外,她的身體還從來沒有被任何男人這樣子的碰觸過。冷梟,冷梟,想到冷梟,想到這樣兒的侮辱她渾身都在發顫,一種在地獄掙扎的感覺扼住了她的心。

    惡心,惡心。

    幾乎沒有思考,她下意識地尋了個機會,曲起自己的膝蓋,狠狠頂向男人的下丶身。

    沒有想到她的性子真會這么烈,但閔子學大概是強奸這個事兒的個中高手,竟然穩穩側開身,就躲過了她這招防狼必殺技。然后,狠狠罵了一句粗話,被她的掙扎和反抗惹得惱怒了,整個人像是陷入了一種情欲與征服的狂躁之中。

    啪——

    他揚起手就給甩了她一個響亮的巴掌。

    下一秒,掐緊她的下巴,就瞪著眼睛,惡狠狠地怒罵:“小婊子,擰啊,扭啊,你越擰得厲害我越興奮你知道嗎?你越是不從,我操得你越狠!”

    說完,伸手就去扯她裙子的領口。

    嗷!

    寶柒心里狼一樣狂怒吼叫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感,驚醒了她差點兒混沌過去的腦子。正因了這一個巴掌的疼痛,她終于讓自己的思維鎮定了下來。

    ……寶柒,不能慌,不能怕。

    她記得二叔說過的,只要能有一秒鐘的時間反抗,就必須充分發揮自己生存的本能。

    生存的本能,她不能被男人欺負,要不然她就毀了!

    短暫的失神了幾秒之后,她忍受著身上感官極度的惡心,腦子在迅速地整理思緒——她曾經在天蝎戰隊居住過幾天,二叔在介紹戰斗博擊時說過一句話——面對比自己強大的敵人,一定要不怕死,集中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攻擊敵人最脆弱的地方。

    當時她還曾經笑兮兮地問他,像她這樣兒沒有力氣,個子又嬌小的姑娘,如果被壞人欺負了,該怎么辦?

    二叔說:教你一個最缺德的招式,用你最尖利的牙齒,狠狠咬住對方的頸動脈,或者喉結……

    二叔……

    就在這時,男人邪惡的手狠狠拽緊她的腰,一邊兒去撩她的裙子,一邊兒放開了她的嘴巴,俯下頭來想親她的嘴。腦子激靈一下,嘴巴獲得自由的她,突然之間就冷梟附體了——

    野狼一般圓瞪著赤紅的雙眸,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偏開頭去,小嘴張開,重重咬住閔子血的頸動脈。頸動脈是人體的大血管,一旦被咬破失血過多,肯定得死的。

    她就是要他死。

    所以,她的動作不僅僅是咬,還是狠咬,是不要命的咬,是恨不得咬死他的力度在咬。

    “啊——”

    殺豬一般的哀嚎了一聲,被她突然之間爆發出來的反抗弄得措手不及的閔子學,脖頸上的疼痛襲來之際,他下意識地放開她的腰,雙手掐緊她的喉嚨,想逼迫她松開嘴巴。

    然而,這會兒的寶柒已經瘋了。

    與其被他侮辱,不如被他掐死。因此,不管他用多大的力道來扼緊她的咽喉,哪怕快要不能呼吸了,她始終拼盡了全力地咬住他的頸動脈不放,抱著同歸于盡的想法,嗜血的雙眸惡狠狠地盯住他,像一個既將赴死的女戰士,絲毫不管嘴唇里不斷往下滴落的血滴……

    帶著污漬的瓷磚地上,血液一滴一滴地落下,很快就猩紅了一灘……

    她的眸色,著了火,恨意蔓延……

    很快,男人扼住她脖子的力道越來越小了,臉上陰冷的笑容變成了疼痛不堪的扭曲,吸著氣地哀求:“放開,放開嘴……我們倆都放開……”

    瞪著他,寶柒不說話。

    因為她不能說話,只要她放開嘴,哪兒還會有機會咬到他?后果會不堪設想。

    她不傻。

    像是明白她的意思,閔子學蒼白的臉上全是扭曲的疼痛,手有些虛軟地放開了她的脖子。然后,慢慢挪動腳步,試圖往后退開。

    不料,地下太過濕滑,而洗手間每一個蹲便隔間都有一個小臺階。

    非常不巧,硌了一下他慌亂之中的腳。

    一滑,一扭……

    嘭——

    只聽見一聲身體物體著地時的巨大聲響,閔子學的后背飛快地撞開了虛擬的小門兒,整個人后仰式倒在了地下,身體狠狠抽搐了幾下,沒有了動靜兒。

    心里一窒。

    腦子同樣兒昏眩的寶柒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一臉蒼白的扶著瓷磚壁,也差點兒失去倚仗的倒了下去。吸了一口氣,她強迫自己集中精神,盯著倒在地上混身是血已經不會動彈的男人。

    一瞧之下,觸目驚心。

    他死了?!

    下意識反應過來,她張了張嘴,想喊,可是嗓子卻喊不出來。而面前,一大灘的血液混和在臟亂的洗手間地板后上,強烈的視線沖擊,刺激得她本來就有點兒恍惚的神經越發糟亂。

    頭痛欲裂,胃酸不斷翻騰,弄得她又惡心又想吐。

    “嘔……嘔……”

    反胃,她真的嘔了起來,嘔吐得呼吸都快要停頓了。

    好一會兒,她緩過勁兒來才捂著胸口,顫歪歪地扶著墻,用盡全部的力氣往洗手間的外面跑。

    剛剛拉開門,頭重腳輕的她,就撞到了別人。

    嗡嗡……

    耳鳴,腦袋胡亂的響,而她酸軟的身體有些把持不住,一下倒在了來人的懷里。

    “寶柒——”望著她目光呆滯,披頭散發的樣子,姚望差點兒沒被嚇死。

    自從她笑著離開,在包廂里喝酒的他,心緒一直不寧,怕自己的話突兀了她。還想等著她回來說點兒別的什么緩解一下情緒。可是等來等去她都沒有回來。

    后來,他實在等不下去了,再一看閔子學也不知道啥時候不見了蹤影,他突然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兒,緊跟著就跑了過來。哪知道,會看到滿身都是鮮血的她?

    抱著軟倒的她,他聲音焦躁:“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姚望,我殺人了。”聽到是他的聲音,寶柒心下略略放松,雙手攀著他的胳膊,想到剛才恐怖的一幕,身體抖動過不停。

    “不怕,不要怕。”安慰著她,同樣也只有十八歲的姚望,驚駭得心臟驟停,視線往房門大開的女洗手間里望了一眼,頓時就明白發生什么事兒了。

    女洗手間的地磚上,一動不動狀若死尸般躺在血跡上的人,正是離開了包廂的閔子血。

    這個畜生!

    心疼得抽了起來,他抱緊了她,安撫地拍著她的后背:“不怕啊。你聽我說,這事兒跟你沒有關系。人是我殺的,他想要強奸你,所以我錯手就殺了他……”

    “不,姚望,是我……”

    目光一怔,聽到他這么說,寶柒一咬牙,倏地提起全身的力氣,一把就推開了他往包廂的方向跑去。一邊跑,一邊兒失聲嘶啞的吼叫:“來人啊……救命啊……”

    一人做事一人當,何況她本來就沒有錯,姓閔的畜生想要強奸她,她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就算是殺了人,又能有什么罪?既便是真的有罪,她又怎么可能讓姚望來替她擔當?!

    她是寶柒,她是怎么都打不死的小強。

    不要怕,不要怕,她還有二叔,二叔一定會保護她的……

    心里一句一句,不停地安慰著受了驚嚇的靈魂,她頓時勇氣倍增。可是,身體實在太過虛弱,還沒有跑出去十步,她就暈倒在了地上。

    可是,這邊兒的強烈動靜,終于還是驚出來了一大批KTV的客人……

    其中,包括高三三班的師生。

    ——★——

    轟隆隆……

    劈啪……

    嘩啦啦……

    這天晚上,京都市天氣驟變,迎來了入夏以來的最大一場強降雨。閃電如利刃一般肆虐在京都城的上空,雷電更是毫不客氣地發出了它震耳欲聾的咆哮,而傾盆的暴雨不要命地灌溉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雪白的墻璧,雪白的床單,雪白的護士……

    這一切,都訴說著一個實在讓人悲催的事實,寶妞兒再一次住進了醫院。

    事實上,在閔子學那么大力扼住咽喉的情況之下,她沒有被當場掐死,已經算得上是一個奇跡了。所以,她現在睡在醫院里十幾個小時了還沒有蘇醒,就更是半點兒都不奇怪了。

    “嗚……嗚……”

    抽泣著,包著淚水花兒的人,是寶鑲玉。

    一直躺在床上的小丫頭,蒼白的小臉兒上,沒有半點兒血色,以前整天嵌染在臉蛋兒上那兩團兒紅撲撲的香嫩胭脂紅,也不見了蹤影。多出來的,是五根清晰可見的血色指印。

    最可怕的是她白嫩的脖子上,一條條的指印兒異常清晰,整個脖子烏的,青的,紫的布滿了掐痕。

    醫生說,由于她的動脈血管被長時間壓迫,引起了頸性暈厥。現在來看沒有生命危險,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醒過來。可是都過去這么久了,她也就中途清醒了不到兩分鐘,什么話都沒有說過,又接著睡了過去。

    擔憂的雙眼一眨不眨地瞧著女兒,寶鑲玉的眼底,淚水一串串地直往外冒。

    從接到消息開始,她的眼睛就沒有干過……

    坐在床邊不遠的椅子上,冷梟沉重的面色,陰戾得宛如外間厲色的雷雨,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性。但是,在寶鑲玉的面前,他的情緒收斂得很好,沒有人會查覺出來半分。

    病房里,只有寶媽的抽泣聲……

    冷冽的目光落在小丫頭白如紙片兒的小臉兒上,冷梟拳頭攥了攥,面無平靜地說:“大嫂,你先回去休息。”

    “……不,不行,我要在這兒守著她。”搖了搖頭,寶媽這時候的心思,已經沒有可能再去思考一向對人漠然的冷梟,為什么會在接到消息趕過來后,守在這兒整整十幾個小時都沒有離開了,而是頗為歉疚的說:“老二,你先回去吧,讓你操心了……”

    喉嚨梗了梗,冷梟沉聲說:“一家人,不要客氣。”

    一家人三個字,讓悲傷過度的寶媽哭得更厲害了。守寡了十幾年的女人,外表再強大,內心也會有脆弱的時候,正如這會兒她,有了家人的支撐,更是哭得稀里嘩啦,哽咽著就說起寶柒這丫頭是如何如何的不幸來……

    一張未著妝容的臉上,淚痕未干,又是憔悴和蒼老了不少。

    不多一會兒,緊閉的病房門被人推開了。

    進來的人里面,除了滿臉威嚴沉重的冷家老頭子,還有閔婧的父母和閔子學的父母,四個閔家人的臉色都相當難看,陰沉得能滴出水來,一進屋,冷冷的掃了躺在床上的寶柒一眼,就在冷老頭子的招呼下,坐在了沙發上。

    閔家兄弟里,閔婧的父親是哥哥,而他和冷家老頭也熟,所以,代表閔家發言的人也就是他了。一坐下來,沒有轉彎抹角,直接就進入了主題:

    “老冷,你看這件事兒怎么解決吧。咱們究竟是私了,還是官了……”

    何謂私了?何謂官了?這事兒說來就殘酷了……

    冷閔兩家都是有頭有臉的名門世家,都是有要職在身的官員,為什么遇到這種事兒還要討論什么官了私了呢?答案就是,都不愿意被媒體炒作。不管本質上是不是閔家的兒子差點兒強奸了冷家的女兒,不管誰是施暴者,誰是受害者。到了最后,都只會被人當成一件香艷的事情討論得津津有味兒。

    強奸案,誰的面上能有光彩?

    不管姓冷的,還是姓閔的,聲譽影響都不好。

    在這片兒詭異十足的土地上,風土人情就是這么一個理兒——強奸和強奸未遂之間,對于茶余飯后喜歡嘮閑磕兒的人來說,并沒有太大的差別。

    換句通俗點兒的話來說,事實上,對于寶柒本人來說,案子爆出來,更沒有什么好事兒。以后不管她走到哪兒,知道的人都會指指點點,私下流言:看,就是那個女的,X年X月那事兒你知道吧,哦,她啊,差點兒被人給強奸了……

    強奸到什么程度別人是不管的,可是都會一致認為這女的已經不干凈了。

    沒有辦法,這就是國情,殘酷的國情。

    至于那個被寶柒咬中了頸動脈的閔子學,他并沒有死。當時被趕到的120送到醫院,好不容易才撿回了一條命。現在他人也同樣兒躺在床上沒有醒過來。

    不過,他和寶柒的情況不同。因為醫生檢查后已經宣布:由于他在滑倒摔到地面上的時候,脊椎神經嚴重受損,估計這輩子都得癱瘓在床上了。即便是最為理想的治療效果,最多也就是一個下半身癱瘓,但這輩子,吃喝拉撒同樣兒都得在床上解決。

    說白了,一個廢人了……

    他可是老閔家的獨苗啊……

    一個閔婧已經被判了十年的牢獄,而現在閔子學又變成了這樣兒半身不遂的殘廢模樣,一個接一個的打擊,對于京都名門的閔家來說,簡直就是致命性的打擊。

    因此,他們今兒找到冷老頭子,就是要讓他給過說法的。

    可是……

    閔老頭兒的話剛落下,就聽到一聲冷冷的哼嗤。

    不等冷老頭子開口,一動沒動的冷梟板著臉就側了過來,冷冽的目光掃過面前的幾個閔家人,語氣里透出來的冷酷,夾雜著極致的陰鷙。

    “他殘了,是他運氣好。還敢來鬧?”

    一聽這話,尖針對麥芒,對冷家恨之入骨的閔婧的老媽不服氣了。

    沒了女兒,膽兒也大了,她昂著下巴,迎著冷梟面色鐵青的臉,就語氣尖銳的耍潑一般嚷嚷了開來:“梟子,咱話可不能這么說的啊?你不能就聽那個姓姚的小青年一面之詞就說我侄兒強奸了她……哼!誰知道當時究竟是個什么情況?誰又能肯定不是你這侄女勾引我的侄兒到了女廁所,欲行茍且之事……”

    “夠了!”

    一聲狂肆的怒吼,冷梟豎著眉頭‘噌’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手指筆直指向門口,語氣厲色之極:“滾出去!要不然,我讓姓閔的王八蛋死無葬身之地……”

    隨著他陰狠的暴吼,一屋子全都愣住了!

    空氣,冷凝了一片。

    因為,他在說要讓閔子學死無葬身之地時的目光,太毒辣了!絕對不僅僅只是逞口頭之能的說說而已。誰都相信,他真的敢這么干。

    而冷梟要殺人,他們也都知道,神不知鬼不覺,會有一萬種可能……

    這里的人,認識冷梟的年頭都不短。對他的性格也都有幾分了解。雖然他冷,他狂,他傲,他不近人情,他甚至不屑與任何人為伍。但是長年的軍旅生涯下來,從入伍到現在身居高位,他從來都不會暴躁。更沒有人見過他像現在這樣怒發沖冠的樣子。

    “老二,你先坐下來說。”

    抬手壓了壓,冷老頭子回過神來,喝止了情緒有些失控的兒子。隨后,又清了清嗓子,率先打破了一室的沉寂,目光轉向了旁邊的閔家人,認真且嚴肅的說:

    “老閔啊,你們閔家最近發生的事兒,說說實,我也非常的疼心。但是你是了解我的,我這個向來幫理不幫親。你看看,我家的大丫頭現在還躺在床上呢,她怎么著也是正當防衛,對吧?依我說,這件事兒不如就這樣算了吧。你們閔家的人癱瘓了,我們冷家也不再追究了。一人退一步……”

    要了換了平常,這話已經算讓步了。

    可是,現在的閔家,哪兒能接受這個?

    “你說什么話啊?老冷?你可不能這么說的啊!”

    閔老爺子驟然打斷了他的話,一張老臉兒上都是兒喪女亡一般的崩潰表情,就連頭上那一撮撮的白發,又像是新添了一層,語氣又狠又無情:

    “老冷,即便我們家子學他不爭氣,強行要與你孫女兒發生關系。但是事實上呢?他強奸了她沒有?不是沒有嗎?就他現在的傷殘等級來判定,你孫女兒至少算是防衛過當吧?更何況,當時究竟什么情況,只有他們兩個人才知道,哼!”

    強詞奪理……

    咬了咬牙,冷老頭子行伍出身的人,也是個脾氣燥的。本來他心里覺得閔家也挺倒霉,看在老戰友幾十年的情份上,就不去追究了。可是,現在他們還要咄咄逼人,一氣之下,他狠狠拍著桌子也站了起來。

    “說吧,那你們是要準備怎么的?”

    一聽這話,閔婧她媽尖銳的嗓子最先瘋狂的飆出來:“要怎么?我女兒坐牢,我要讓她也去坐牢。都是這個禍害害得我們閔家雞犬不寧……”

    “既然這樣,就沒有什么可談的了,咱們法庭上見吧!”冷冷哼一聲,冷老頭子又哪兒是那么容易屈服的?而且,他的耐性已經用到了極點。

    撐了撐額頭,疲憊不堪的閔老頭子按住自己老婆,又和閔子學的父母對了對眼神兒,將目光投向了病床上還在昏迷的寶柒,突然說:“老冷,其實還有一個折中的解決方案。既不用她坐牢,還可以改善冷閔兩家的矛盾,一切都可以化解……”

    有這樣的辦法,當然最好……

    隨即收斂了脾氣,冷老頭子坐了下來,望向自己的老戰友。

    “你說。”

    “很簡單,讓你的大孫女兒嫁給我侄子,這樣咱們結成了親家,自然是兩不虧欠……”

    “放屁!”大喝一聲,冷老頭兒這一下受的刺激不輕,手顫歪歪地指著他,“老閔,你這說的是人話嗎?你還是革命軍人出身嗎?你現在怎么會變成了這個樣子,簡直不可理喻!想讓我家好好的丫頭,嫁給你們家癱煥的兒子?做夢!”

    要說冷老頭子之前的確還有過這種離譜的想法兒,但那是有前提的,對方是好端端的閔子學,是京都名門之子,是個有本事的生物學研究生,是個留個洋的學子,而不是現在只能靠躺在床上度日的癱瘓廢物。

    他即便再昏庸,再不喜歡寶柒,也不可能把好好的丫頭推進火坑,再說,還得維護冷家的聲譽與面子,怎么可能答應這種不靠譜的條件?

    然而,一聽‘癱瘓’兩個字,閔子學那個一直在旁邊不停抹眼淚兒的老娘就忍不住了。突然站起身來就往寶柒的病床邊兒上撲過去,喊得聲嘶力竭,帶著仇恨的聲音特別詭譎。

    “是誰讓我兒子癱瘓的?你們說啊,是誰讓我兒子變成現在這樣兒的……我要讓她負責……我要讓她一命抵一命……”

    瘋了?!

    冷梟眸色一冷,擋在了寶柒的床邊,額頭上青筋炸死,厲聲喝道。

    “警衛員——”

    他的聲音剛落,守在門口的幾名警衛便齊刷刷地小跑著沖了進來,手里的槍拴‘吧啪’地拉開,整齊劃一地指向了屋里的幾個閔家人。

    而穿著軍裝的冷梟站得筆直,脊背緊繃著靜靜掃了一圈兒屋子里的人,森冷的目光銳利得陰鷙無比,抿著冷唇的樣子,威壓感比他爹還要橫,冷到冰點的聲音一字一句慢慢出口。

    “這幾個人想要襲擊老首長,帶下去!”

    “是!”齊刷刷的答應著,幾個荷槍實彈的軍人就過來拽閔家的人。

    “你們敢!”

    瞧著這個陣仗,閔老頭子急得紅了眼兒,大喊了一聲。可是,不管他們當的啥官兒,當兵的人都只能自己頂頭上司的話,半點兒都不停情面。

    見狀,閔老頭雙頰的肌肉都氣得不停的抖動,眼睛望著冷老頭。

    “老冷!”

    睨了睨滿臉震怒的兒子,一旁沙發上坐著不動彈的冷老頭子別個了臉,揮了揮手。

    “讓他們出去吧,不許再靠近病房。”

    “是!”

    官大一級壓死人,何況按照冷老頭子的行政級別,本來就是軍內重點保護的人物,他們幾個姓閔的在這兒大吼大吵,還有人想要動手,治他一個涉嫌襲擊首長的罪,也不算屈了他們。

    臨出門時,閔老頭子突然悲憤地望了過來:“老冷,咱兄弟幾十的感情,你真忘了越戰那會兒了嗎?咱倆躺在同一個戰壕里,你說的話……那個時候,你還沒有生這個臭小子呢!”

    循著他的聲音望過去,冷老頭子的目光斂了斂,聲音有些哽咽了。

    “老閔,我沒忘。可是你變了!”

    “什么是兄弟?能舍命的兄弟。你說!”

    喉嚨有些泛酸,冷老頭子說得情真意切:“老閔,如果你要我的命,你拿去!可是,咱倆的兄弟感情,不能牽涉子孫!”

    無奈地望了望天花板兒,閔老頭子長嘆了一聲,突然滾下了兩行熱淚,悲中從來。然后狠狠抿了抿唇,又苦笑著點了點頭,悲切地說:“老冷,我的女兒毀了,我的侄子也毀了……兄弟,你看著辦吧。實在私了不行,咱就交給警方解決。反正我們都是斷子絕孫的人了,還怕什么?”

    說完,絕望轉身離去。

    一時間,幾個人的腳步聲,響在寂靜的醫院走廊里,如同敲在屋里每個人的心臟上。

    于是,更加糾結。

    病房里,失去了戰友情誼的冷老頭子,沉吟了好半天,才緩緩吐出了一口氣來。眼神兒示視兒子坐下,又望了望旁邊哭得滿臉是淚的大兒媳婦,一張老臉上寫滿了煩亂。

    “鑲玉,等小七的身體養好了,干脆送她去國外念書吧。聯系一個環境好點兒的國家,對孩子也是個歷煉……唉!這孩子也不知道是運氣不好,還是生來就罹難,不是發生這事兒就是那事兒。閔家要是把這事兒嚷嚷開來,對她的名聲也不太好……就這樣吧,等過幾年,事情平息了,念完了書,再回來……”

    冷老頭子的話合情合理,寶鑲玉摸著昏迷中寶柒的手,抽泣著點了點頭。

    可是,這席話落到冷梟的耳朵,頓時就讓他脊背僵硬了。

    頓了頓,他面色平靜地反駁:“我不同意。”

    腦門兒震了震,冷老頭子難以置信地轉過身來望著一向不管家事兒的兒子。

    “你還不同意了?!理由。”

    冷漠鷹隼的目光微微閃了閃,冷梟伸手扯開了脖子的襯衣扣子,稍微平復了一下胸膛涌動的情緒,不咸不淡地冷聲說:“你們真忍心,六歲就將她丟到外面。好不容易回來了,又讓她背井離鄉?”

    “行了!”這會兒心情有些毛躁的冷老頭,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我懶得跟你理論。我決定了,就這么辦。”

    說完,他站起身來就出了病房。

    看來,冷家人都有說一不二的毛病。

    “老二……”望了他一眼,寶媽被他今天的態度搞得有點兒迷糊失神。嘴皮兒動了動,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老頭子這話其實說得挺在理兒的,這樣對小七比較好……她是個姑娘,要是留在京都,流言蜚語就會不斷。唉,人言可畏啊……”

    人言可畏,就能任由她離開幾年嗎?

    不能。

    目光落在寶柒的臉上,冷梟悶悶地攥了攥拳,沒有吭聲,心下有了決定。

    ……

    ……

    寶柒醒過來的時候,頭痛,腦熱,喉嚨腫疼,四腳乏力這些癥狀就不說了,最要她命是那種像是死過去一回的迷茫感覺。她覺得,睜開眼皮兒都是費勁兒的事。

    眨啊,眨啊……

    終于,眼睛睜開了。

    她不知道這會兒幾點了,病房的燈光有些昏暗,窗外的夜色卻斑駁不堪。

    眸光四周打量著,驀地一凝。

    大開的窗戶邊兒上,男人峻峭的背影挺直剛毅,籠罩在一片寂寥的光暈里。從她的角度看去,顯得特別的孤獨和滄桑,一種說不出來的難過感,卷上她的大腦。

    心,狠狠抽了抽……

    這樣子的冷梟,刺疼了她的眼睛!

    咂巴咂巴干澀的唇角,她伸出手來,好不容易才從自個兒快冒煙兒的嗓子眼里擠出來兩個破碎的字:

    “……二叔……”

    男人高大的身軀微頓,猛地轉過身來。

    看到她睜開的雙手和她伸出來的手,聽著她沙啞不堪的聲音,他原本擰著的眉頭微微舒展了一點。三兩步快步過來就坐在她的床邊兒。

    目光沉沉地俯下身來看著她,他的大手仔細地捋順了她額際的頭發,沉寂的聲音比夜色還要低。

    “醒了?”

    “嗯。我……”寶柒微微點了點頭。

    可是,接下來想問的話,卻說不出口了。昨天在包廂門口暈倒之后的事兒,她通通都不知道了。她現在想知道那個畜生怎么想了,也想知道姚美人有沒有事兒。但真要問起來,一方面她不知道怎么開口,另一方面嗓子眼兒太痛了,說話很累。

    “沒事,一切都過去了。”像是知道她想問什么一樣,摸了摸她的額頭,冷梟淡淡地說,“你那個小男朋友,被家人押走了……”

    小男朋友?

    知道他是故意開玩笑,寶柒扯了扯嘴角,想笑又笑不出來。

    收回放在她額頭上的手,冷梟像是舒了一口氣,轉而握上了她柔軟的小手,詢問。

    “好點了嗎?”

    沖他眨了眨眼睛,寶柒喉嚨疼痛的厲害,說話不舒服,索性就不說了。由著他握著自己的手,由著他俯低了頭在自己的額頭上輕輕地吻。

    多難得啊……這么的柔情蜜意!

    可是,她的心臟卻莫名其妙有點兒泛酸,沒由來的有點兒抽搐!

    他怎么了?

    張了好幾次嘴,她摸著脖子,費力地問:“二叔……你不開心?”

    “傻了?”避開了她詢問的目光,冷梟收斂起臉上的神色,又恢復了一慣的冷漠淡然。

    小心翼翼地將她的身體扶了起來,自己再坐到床上去,將她靠在自己胸前,松松地環抱著,像在抱一個受傷的小嬰兒,接著又細心地拿過病床柜頭上的水杯,硬綁綁地說了二個字。

    “喝水?”

    又冷,又硬,又成了老樣子……

    閃了閃卷翹的睫毛,寶柒無奈地望天!

    目光落在他端著水杯的大手上,她慢慢張嘴讓溫熱的液體入喉。

    然后,伸手環住他的腰,幸福的微瞇著眼睛,聽著他蒼勁有力的心跳。

    放好了杯子,冷梟收了收環在她腰間的手,銳利的眸色落下,望了她幾秒,突然問:

    “寶柒,你想出國念書么?”

    出國?!寶柒愣了愣,沒有明白他為什么會突然這么問。但是,她不想離開他,絕對不能離開他。下一秒,她果斷地急切搖起頭來。因為用力太猛,搖得她脖子生痛,忍不住就咳嗽了好幾聲。

    皺了皺眉,梟爺摟著她,大手順著她的后背,沒有繼續剛才的話題,而是低低在她耳邊說。

    “等你出院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題外話------

    接近分離了,情緒有點那啥,寫得來經常哽了又哽!所以,那啥,大家原諒我。我也準備想把更新的時間提前,可是……每次都是。我一定要加油!

    謝謝大家對姒錦,以及對二叔和寶丫頭故事的支持。另外,關于特殊版本,我再說一次,不知道的可以入群咨詢,我們的管理員妹妹都是人很好的人,會給大家解釋。至于看盜版的妹子,就不要再來問密碼了吧……更不要加我Q說:我沒訂,密碼給我,我喜歡你……這樣多傷啊!呵呵!群號,在置頂貼有,題外話之間我也說過了,沒有看到的,可以回頭翻翻。!木馬——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 JBO|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lol| 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