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090米  嫁還是不嫁?!

章090米  嫁還是不嫁?!

    回到京都,將意味著什么?

    沒有了旅行。

    更沒有了旅行中放松的心境,還有那些可遠觀近賞的沿途風光。而且,還不得不面對一些不得不面對的人和事。

    不知道是不是潛意識里抵制‘速度’這個詞兒,從海拉爾到京都,寶柒選擇的交通工具是火車。

    轟鳴聲陣陣,神思飄了千里——

    說來有點兒不可思議,這還是她第一次坐火車。小的時候,她坐過村兒里的馬拉蓄力車,長大了,坐過冷梟的武裝直升機,但是,這種對老百姓來說最普通的交通工具反而一直無緣。

    火車上,一個靠窗的位置,她可以邊走邊看,在火車一次次的鳴笛聲里,經過一個又一個站臺,一個又一個城市,心境一點一點變換。

    硬座,絕對沒有想象中的浪漫,坐在那兒她沒有半點兒睡意,從早到晚,她的頭腦越瞧越清醒,心里卻越來越憋悶。大概所有愛自由的孩子都有一個共同的毛病:不喜歡任何封閉式的空間,這種空間給人的壓抑感太大。

    火車晚點了一個小時,搖晃了近三十個小時后,她終于抵達了京都西站。

    此時,上午十點。

    京都城,下著鵝毛大雪。

    下了火車,呼吸著新鮮空氣,她吁了長長的一口氣。她回京都時的具體時間,沒有告訴過冷梟,當然,也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因此,看到其它旅客開心的尋找自己接站親人,她沒有什么感覺。

    一個人,怎么走都是一個人。

    裹了裹身上及膝的呢子大衣,又將圍巾拉到下巴,她迎著京都市冬季的雪夾寒風,拖著一個大紅色的拉桿箱走出了站臺。鼻尖里兒,充斥著熟悉又親切的京都味道,她這個旅行了好大一圈兒的游子,吸了吸鼻子,揚起眉頭笑了。

    到底還是回來了。

    面頰上帶著淺淡的笑意,她無意識地目光掃了一眼人潮洶涌的出站口。

    來往接親的人們,或擁抱,或尖叫,或熱切的談論著彼此的思念,這情況,讓她的心里有一種情緒在蔓延……

    大冬天的,有人接,其實也蠻好!

    “寶柒。”突然從側面傳過來的熟悉聲音,嚇得她差點兒心肝兒抽搐了。

    他怎么來了?!

    條件反射地側眸過去,不遠處的男人單手插在口袋里,峻峭的姿態杵在人群里無異于鶴立雞群。他正在看著她,一向不茍言笑的冷峻臉寵上,唇角的一端微微勾起,像極很淡很淡的笑容。說他在笑,其實他又沒笑。不過,那張冷冰冰的臉還是化去了寒霜,俊朗的樣子像一個孤傲的王。

    微微瞇眼,她心底嘆息!

    一直以為自己這次旅行是自由自在的,無拘無束的。

    現在才知道,原來,她始終都在他的眼皮兒底下。

    四目隔著飛雪對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學看最新章節視一會兒,離別了數月之后,男人大步向她走了過來。

    他的樣子并不十分急切,峻峭冷傲的姿態也沒有因為這個逃離了幾個月的小女人而降低一分。他還是那個冷梟,從本質上來說就是冷酷到了骨子里的冷梟,一切盡在掌握的冷梟。

    正如他所說——

    折騰吧,折騰吧,怎么折騰都在他的掌心里。

    可不?現在又乖乖回來了。

    寶柒思索著,他走近了,氣息也近了!

    “啊——”

    突如其來的腰上一緊,嚇得她驚叫了一聲。

    壓根兒就沒有想到,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她“六夜言情網”更新最快6yzw.com,全文字手打正在腹誹的這個沉穩得一萬年都不會改變的男人,竟然一把將她給抱了起來。

    一陣爆炸式的尖叫,在火車站人群之中會有什么反應?

    擾民啊!人家還以為出啥事兒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目光利箭一樣,‘嗖嗖’往他們這邊兒射過來。

    臉紅了,心跳了,實在沒有辦法了,不想出糗的她,只能將自個兒的臉蛋兒埋進他的軍大衣里,裝鴕鳥,掩耳盜鈴。

    “小瘋子,還跑不跑了?”冷哼一下,梟爺的手不輕不重地掐了掐她的腰,低下頭,雙手不空的她用唇撩開了她額際的發,在她腦門兒上吻了吻,動作極度的憐惜,聲音低啞性感得由她心尖尖直顫。

    “……!”沒有抬頭,寶柒繼續深埋著腦袋,裝死不說話,心里直打鼓。

    在這樣兒的公眾場合,他真就不怕被熟人瞧到嗎?太驚悚了!

    心啊,不由控制了!

    “報告首長,陳黑狗報到!”異型征服者龐大的車身旁邊,陳黑狗身姿站得筆挺,抬手敬了個軍禮。這個天兒,他還穿著一身冬裝常服,沒有穿大衣的他身體顫了顫。

    有了熟人,寶柒不好再那個埋在他的衣服里了。

    不好意思地轉過頭來,她沖陳黑狗笑了笑,算是招呼了。見到她笑,陳黑狗也傻乎乎地笑了笑。

    蹙了蹙眉,冷梟問:“狗子,你冷嗎?”

    “報告首長,不冷!”陳黑狗挺直了腰桿,大聲說著。

    “真不冷?還是故意耍帥呢?”梟爺挑眉。

    “真不冷。”

    “不冷你抖什么!”一腳飛過去,梟爺抱著個人兒身姿照樣兒矯健。

    “報告,凍的!”側聲閃過,陳黑狗又站直了。

    噗哧一聲!

    寶柒差點兒笑翻了,現在,她想裝死都不成了。要說這狗子哥還真是一個蠻好玩兒的主,經常說些一本正經的話出來,不過,卻能讓人爆笑出聲兒。

    謹于黑狗同志把寶柒逗笑了,冷梟投去了贊賞的一瞥。

    扯了扯軍裝,挺直了胸,黑狗同志用眼神兒表示:下回要再接再厲。

    上了車,因為車里的暖氣太足,寶柒剛想動手脫掉外套。不料,梟爺的速度快了她不止一個檔次,三兩下脫掉自己的軍大衣,又將她的外套給脫了。然后,不等她坐開,就將人給抱了過來,不聲不響緊緊壓在胸口。

    “二叔……”鼻尖兒里全是他清冽的男性味兒,害得寶妞兒心臟狂跳,覺著有點憋不過氣來了。

    于是乎,她的身體扭動著掙扎。

    “害臊了?”幽黑的眸光睨著她,不肯吃虧的梟爺趁機在她身上偷摸了一把,貼著她耳朵說。

    當然,有機會抱著,他不找回來點兒這段時間的憋屈,豈不是太便宜她了么?

    “干嘛啊你?!”懊惱地輕吸一口氣,當她抬起頭,看到男人眸底掠過的那一抹,像極偷了腥般得意的邪佞表情,唇角不自覺的抽了抽。

    這……是二叔么?!

    小手不自在地抵在他硬實的胸口,為了不讓他可惡的手在身上為所欲為的亂摸,她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略一思索,蠻認真地問起了京都親友團的近況來。

    從冷老頭,寶媽,問到小雨點兒,男人的答應千篇一律三個字。

    “老樣子。”

    “……沒了?”

    “沒了。”靠在寬大的椅背上,男人微瞇著眼睛摟著她,手底下熟稔地吃著嫩豆腐,回答得并不太專心。

    咬牙!寶柒在他手下忍不住抽氣,想了想,又不死心地笑著追問一句。

    “那現在咱們去哪兒?!”

    低頭看著她臉上帶著的一貫的假笑,冷梟淡淡地說:“回家。”

    “哪個家?”

    “我們的家。”

    非常自然的回答,弄得寶柒愣了一下。

    要說他這句話在她的心里,絕對屬于重磅的炸彈。

    而且,還是巨型的!不過,心臟抽搐下,她笑得唇兒一彎,調侃,“誰跟你是一家的?呀——”話剛說完,抱著她的男人大掌就加重了力道,‘嘶’了一聲兒,她趕緊閉嘴了。

    她覺得,自己這是造了什么孽?!

    想要安生,是有多困難啊!

    一念至此,她索性閉上眼睛,乖乖的倚靠在他懷里。豈料,男人亂摸的手卻不再動彈了。轉而收回來將她的身體抱得緊了一點,又將下巴貼在她的額頭上一動不動,不再胡亂折騰了。

    怎么了?奇怪!

    她不知道,冷梟還真心不敢再摸來蹭去了。

    為什么?他真的害怕自己會控制不住,就在這兒要了她。

    如此這般,寶妞兒心下終于松了一口氣,軟乎乎地貼著她,聲音小小的輕聲問:“二叔,小雨點兒的治療情況怎么樣?”

    感覺到了她的擔心,男人的大手順著她纖弱的脊背,一點點往下撫著,一遍一遍重復著這個安撫的動作,心緒稍微平靜了一點。

    “還沒有什么起色。”

    “哦。”

    這事兒強求不來,寶柒知道。

    不知不覺,就這么倚著他,她腦子就懵圈兒了。在火車上近三十個小時,她壓根兒就沒有睡著。現在有這么一個暖融融的懷抱,有他在輕柔的安撫著,她緊張的呼吸就平穩了下來。

    慢慢地,睡意上來了。

    閉著眼睛,她由著自己的本能,手臂環上了他的腰,將自個兒整個縮進了他的懷里,舒服地咕噥了一句什么,就直接睡了過去。

    低下頭,看了看她,冷梟眸色沉沉。

    喟嘆著,輕輕拿過旁邊的大衣搭在她身上,抱著她后仰,也閉上了眼睛。

    多溫馨的一幕啊——

    駕駛室的黑狗同志,瞄了一眼后視鏡,懂事兒的就將車速緩了下來。他就是個當兵的粗人,不懂得什么情情愛愛的,但是看到后座上兩個相依相偎的身影兒,怎么看著怎么和諧自然,他就一種感覺——生怕自個兒的車沒開穩驚醒了他們。

    事實上,見天跟著冷梟的貼心司機,再笨他也遜不到哪兒去,對冷梟的為人最了解不過了。

    這會兒的首長同志,別瞧他臉色還是千年不變的冷冽,但明顯好相處多了。

    這樣的他,才像是食人間煙火的人類。

    他喜歡!

    咳,他是喜歡這樣少挨罵的情況!

    一路行進著,汽車很緩,很快,不曾想,這一幕和諧的氣氛,終究還是被打6yzw.com,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節擾了。

    《神話》的電話鈴聲,寶柒活生生用了幾年——

    當它的旋律響在車廂里的時候,她從甜夢中被吵醒過來,半瞇著眼睛,有點兒不知今夕何夕。抬起頭,就對上了一雙深邃的黑眸。再然后,就看到自己被他穩穩的抱在懷里,呵護得如同一只冬眠的蟲。

    心里有點兒犯抽抽!

    清了清嗓子,她小小掙扎了一下,男人就松開了手。她伸手過去拿過包里的手機來。

    電話是寶媽打來的,不早不晚。

    接通了電話,寶媽還是一如既往的嘮嘮叨叨,說了幾分鐘,重點的話題就一句。

    “什么時候回來?”

    睨了冷梟一眼,感覺著他胸前跳動的心臟,她吸了一口氣,淡淡笑說,“已經到京都了。”

    “要不要我派司機接你?”

    心里一怔,對于這個催了她幾個月的老媽,她有點兒頭大。沒有過多思索,她隨口就答道:“不用了,褚飛來接我了,今兒我不回來了,我去他那兒。”說著這句話的時候,瞄到男人明顯陰沉下來的目光,她覺得底氣兒有點不足。

    半晌,寶媽沒有說話。不過,她知道寶媽不會多說什么。對付她,就這招兒最好使了。畢竟她已經長大了,現在這個社會,和男朋友同居住在一塊兒,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兒。

    果然,寶媽沒有再問。

    接下來,不知道她是試探還是無意,又問,“小七,你和二叔聯系過了么?”

    “……”愣了愣,寶柒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好,沉吟了幾秒,才又笑著很隨意地說:“聯系過吧,好像打過兩次電話,他挺忙的,我也沒好煩他。”

    “那你知不知道了?!二叔調回京都了,高升了!”

    “哦。”除了這個字,她不知道說什么。

    估計是她對這個話題的‘沒興趣’,那邊兒寶媽又給她說了說冷梟的工作情況調動,還有冷可心大學的情況云去,突然嘆了口氣,“小七,你和褚飛是怎么打算的?上次你提到結婚的事,媽找人看過皇歷了,過年之前是沒啥好日子,開年的三月有兩天還不錯,你倆商量一下,時間緊,可以早點兒準備!”

    換了以前,寶柒肯定沒有什么。

    而現在,她覺得脊背汗涔涔的。

    因為,她和冷梟離得太近了,她手機里傳出來的話,這個男人聽得清清楚楚。

    察覺到他臉上的陰沉和不快,她干笑了幾聲兒,就想把這事兒敷衍過去,“媽,這事兒我和褚飛說說吧,等我回來的時候再商量吧,現在電話里也說不清楚不是?就這樣了啊?掛了,我車上呢。”

    “怎么的,你又不想結了?”

    揉了揉額頭,好難纏的更年期婦女。

    她嘆:“沒有,結啊,怎么不結。”

    可憐勁兒的,結字剛出口,腰上就被男人給狠掐了一把,痛得她差點兒當場尖叫。‘嘶’的抽氣聲兒還沒有過,寶媽更勁爆的話就甩出來了。

    “褚飛跟你在一塊兒呢?來,這事兒你女孩子不好意思張口,媽跟他說。”

    頓時,寶柒傻了。

    這個真難住她了!

    拒絕,怎么拒絕?不拒絕,又怎么辦?面色變了變,她覺得自個兒像一只剛剛斷了尾巴的可憐壁虎,被人踩到痛處了。昂著頭,只能傻乎乎地望著冷梟。

    男人的眸色銳利陰鷙,與她目光交接片刻,在那邊兒寶媽‘喂喂’不停的聲音里,他冷沉著臉,直接就從她的手里將手機拿了過來。

    寶柒一驚,正想阻止,手又伸回來了。

    當然,他沒有接。

    而是直接將手機給關掉了,聲音沉沉。

    “沒電了!”

    吁……

    她怎么沒想到呢?寶柒的視線直勾勾的盯著他,剛想表揚一下他的聰明,就看到他眸底一掠而過的那抹陰霾情緒。

    揚起唇笑笑,她掰過他的臉來,明知故問:“怎么了?嘖嘖嘖……臉黑起來的樣子,真真難看。”

    冷冷一哼,男人鉗子般的大掌攬緊了她的腰,帶著她的身體整個兒往后仰躺著,目光不慍不怒地看著她,臉上一片陰云密布。

    “還裝不懂?”

    “是不懂啊,我干嘛裝?!少冤枉人啊!”眨巴眨巴眼睛,寶柒輕聲發笑。

    眸色一暗,梟爺冷眸睨著她,注視著她臉上的表情變幻,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寶柒,不如承認吧。”

    不如承認吧?

    心下一怔,寶柒愣愣的望著他。

    這個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啊?!她知道,他的意思是說干脆承認了他倆的關系,不再偷偷摸摸的,可是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談。他們不可能得到家里人的諒解和祝福的。換了以前她還敢放手一博,大不了魚死網破,就他和她,還有他們的孩子在一起生活。

    而現在,她還有什么資本去博擊?!

    她都不是一個完整的女人,不再是一個能為他生兒育女,能為冷家傳宗接代的女人了。她現在能做的,下定了決定做的就是陪在他的身邊兒,簡單的,純粹的,只是做他的女人,看著他一步步走上事業的頂峰,看著他有一天想明白了找個女人生兒育女,如果他沒有膩了她,就這么下去。如果他膩了,她就默默的離開。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小身板兒抖了抖,未來的事兒就不要想了。

    眉兒下彎,她又笑了,昂視著他:“二叔,你知道承認了,會有什么后果么?”

    男人的眸子很沉,摩挲著她紅潤的小臉兒,反問:“你說呢?”

    睨著他不疾不徐的放松樣子,寶柒撇了撇嘴兒,牙根兒有點兒癢癢。抓過他放在自個兒臉上的手來,一口就咬在了嘴里,當他是磨牙棒一樣,磨了又磨才恨恨的說。

    “你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雖然咱倆這事兒吧沒有危害到別人,算是私事兒。但是國情如此,輕松點兒,受到輿論或道德的捆綁。說嚴重點兒,你得開除公職。更嚴重點兒,老頭子說不定會打死你——”

    目光飄了飄,手指被她這么一咬,梟爺喉嚨往上下一滑,感覺全都集中到了下腹。心思沉沉,大手又摩挲上了她的臉蛋兒,大拇指一點點撫觸上她粉嫩嫩的唇,一雙陰鷙幽黑的冷眸里,染雜著深邃難測的莫名情緒,執拗,肯定,不屑。

    “只要你肯。”

    “我當然不肯!……還有,你別這樣看我!”目光閃了閃,寶柒別開視線。

    “怎么了?”冷梟蹙眉,不解。

    臉蛋兒紅了紅,寶柒當然不會告訴他為什么。

    好吧,她特別怕他用這樣的目光看她。說不出來心底是種啥滋味兒。每每被他這么瞧著,她就覺得渾身上下都綿軟了,一不小心就會神思游走,整個人化成了一灘水兒,哪兒還能集中思緒?

    咳了咳,她嬌聲笑:“沒有什么。總之,說好啦,你得聽我的話。要不然——”

    “不然如何?”

    “要不然,我就嫁給褚飛,再也不理你。”

    “你敢!”一抱將她拉近,將她臉上的肉肉捏了起來,梟爺聲音凜冽又森冷,“你要敢,老子宰了你……還有他!”

    心肝兒顫了顫,這刺骨頭的冷意,駭得寶柒不行了。

    老實說,她真心覺得這廝指定能干得出來!

    “放手,痛……”

    還知道痛啊?!知道痛就不要胡說八道。心里是這么想的,但是梟爺沒有說出來。看到她眉眼都痛得蹙成了一團兒,憐惜心下,又放柔了表情,手臂環著她的腰,臉頰貼著她的額頭。

    “嚇到了?”

    “這么兇干嘛?”推了推他精壯的胸口,寶柒的聲音悶悶的。

    “害怕就好,乖乖嫁給我。”

    “不嫁!”寶柒在他懷里搖頭。

    “不嫁?!”

    “不嫁。”

    湊過頭去,男人噙著她的唇瓣兒,輕輕咬了咬,聲音沉悶。

    “果真?”

    小舌頭伸出來,寶柒色情地舔了下他的嘴唇,吃吃笑著,肯定的說,“果真。”

    “我操!”

    見到他驟然變冷的神色,還有豎著眉頭爆粗的樣子,寶柒心肝顫歪一下,揪著他的袖口,又軟下來,笑了,“又急了是吧?!說了你得聽我的!想反悔?”

    “……”

    男人眸色沉了。

    算了,先不逼她了吧!

    ——★——

    雪,還有繼續下。

    不多一會兒,異型征服者就駛入了帝景山莊。

    陳黑狗將車開到車庫去了,在車上還沒有膩歪夠的兩個人,摟摟抱抱地進了主屋。

    一進屋,兩個人都愣住了。

    怎么回事兒?!

    整個屋子里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不僅蘭嬸兒不在,就連請的育兒師和小雨點兒都不在屋子里。由于外面下雪的原因,沒有開燈的屋里,光線有點兒暗,沒人氣兒涼颼颼的。

    這大中午的,人會上哪兒去了呢?!

    想到好幾個月沒見面的小丫頭,寶柒放軟了聲音,就上樓去找。

    “小雨點兒,媽咪回來了——”

    “可能出去了。”拔高聲音喊了兩聲兒,冷梟蹙了蹙眉說道。

    將兩個人的外套掛好,他跟著寶柒的身后上了樓。喊了兩聲兒沒影兒,也就作罷。寶柒正要下樓,卻被男人抱了個正著。沒有人在家,正好方便他作惡,百無禁忌之下更加放得開手腳了。

    眉頭挑了挑,他壓根兒沒有寶柒那樣兒的著急,伸手將她拽了滿懷,滿臉都寫著大色狼瞧到了小獵物一般的饑餓感,低下頭,嘴唇就直往她臉上湊。

    “二叔,不要鬧了啦,一會兒被人看見。”被他的吻蹭得臉上癢癢的,癢得寶妞兒一邊躲開,一邊嬌嬌地笑。

    將她軟膩的身體整個兒地扣緊在胸前,男人聲音低啞。

    “別動,讓我好好親親。”

    “討厭!好癢!你,哈哈……”在他的親吻里,她被迫仰起了修長的脖頸來,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小手胡亂推著,卻沒有辦法阻止他在自己脖頸上喘著氣兒地狠狠磨蹭。

    呼吸,越來越緊。

    “寶柒。”

    “嗯?二叔……”聲音悠長,鼻間濃濃,情緒泛濫。

    咬她一口,他低咒:“小瘋子!”

    “大流氓……”

    “小流氓!”

    互相調情般抻掇著,不知不覺,從脖子到臉蛋兒,四片唇瓣自然而然就吮吸在了一塊兒,顫抖著撫慰彼此。它們比人的心更純粹,沒有人的思維和情緒,只能遵從著本能,互相夾裹著接壤在一塊兒,傾訴著彼此幾個月以來的長長思念,貪戀著交纏時汲取入心的溫暖。

    甜蜜,絲絲……入心,入脾!

    猶如絲線,纏纏繞繞——

    摟著,抱著,擁著,梟爺技巧越發精湛,挑逗著就將懷里已經沒啥意識了的小東西給弄到了臥室里的沙發上,高大的身軀壓下去,目光盯著她,沙啞的聲音飽含情欲。

    “寶柒。”

    微微瞇起眼兒,寶柒小貓兒樣的‘嗯’了一聲,看到視線上方男人冷峻的臉上,一層一層,不管怎么看都是渴望的東西。

    臉蛋兒一紅。

    她知道,他想做什么,心,胡亂的蹦噠起來,沒有半點兒抗拒的力量。

    大概,這就是這個男人的性魅力了吧!

    一沾上,就跑不掉。

    他湊近了她一點,一邊低下頭吻她,一邊用大手撫著她的臉,滿足的嘆息:“終于不需要那個討厭的東西了。”

    嚶嚶一下,寶柒腦子懵圈兒的,壓根兒沒有回神兒。

    “什么東西?”

    激情在胸口不斷膨脹,冷梟視線一瞇,看著小女人臉蛋兒上泛著狐疑的傻樣子,一貫冷峻的臉部線條,柔和了不止一點點,湊過去,含了含她的耳垂,啞著嗓子曖昧的說:“子孫袋!”

    子孫袋?!

    腦子呆了一下,寶柒恍然大悟,‘噗哧’一聲就笑了起來。

    丫的,這家伙太有創意了吧?!只能說過那個玩意兒是子孫袋。沒想到套子也能叫子孫袋的?!一笑就斷掉了情緒,扯著唇,她笑不可止地推了推他。

    “現在不要吧?大白天的——”

    “白日宣淫,人間極樂!”打斷了她的話,冷梟逗著她說。其實剛才他不過就是想摸兩把先過過癮罷了,哪兒知道這小東西會說得這么認真。眸色一閃,狼血沸騰,他索性就干得徹底點兒,伸出手就去解她的上衣扣子。

    瞄了瞄大開的臥室門口,寶柒急了:“冷梟!沒關門。”

    “噓……”親了親她的鼻尖兒,冷梟眸子淬上了火兒,揉了她一把:“不要說話,好好享受。”

    臉紅得快要滴血了,不行了!

    呼吸急促了,寶柒閉上了眼睛。

    耳邊男人的呼吸粗重起來,強勁有力的喘息聲,讓給她一陣陣戰栗。而他黑黝黝的眸子,像是能承載她整個的情緒,睨她兩秒,就吻住了她。

    淺淺的,品嘗著她的唇,柔軟的開始,溫暖的過程,漸漸地用力深吻。

    “二叔……二叔……”閉著眼睛,寶妞兒身不由已低喃。

    “嗯,我在這兒!”

    感覺到身下的小女人跟他同樣兒的激動,男人喉嚨一梗,就要進行下一步動作——

    倏地——

    “哈哈哈哈哈!”

    這濃情蜜意的時刻,一陣陣不和諧大笑聲震驚了臥室里的兩個人。喘息未定的寶柒腦門兒‘嗡嗡’作響,睜開眼睛一看!

    天吶!

    臥室的沙發后面,臥室的門后面——竟然藏著范鐵和江大志。

    開著大嗓門兒的碼力大笑的人,是在冷梟面前膽兒最肥的范鐵。剛才眼見他倆快要剎不住車了了,這廝才笑得打斷的。站起身來,他得意地摸了摸自個兒的光頭,看到冷梟變了天的臉,笑得不可開交。

    “白日宣淫,人間極樂。嘖嘖,梟子,丫的,哥們兒還真是沒有看出來,原來丫私底下這么騷,這勁兒真是……噗!哥們兒真是自嘆弗如啊!”

    寶柒看到突然出現的兩個男人,微張著紅潤潤的小嘴,好半晌兒都回不聽潮閣更新最快tingchaoge.com,全文字手打過神兒來。

    臉蛋兒這一次,真的是紅得見了底了。

    被兩個大男人瞧到她,她,她剛才……

    嗷!不要活了~

    “操!”從寶柒身上爬起來的冷梟,冷冽的臉上繃得極緊,陰沉得有些可怕,鎮定下來一切都想明白了,拔高聲音厲色地喝道:“陳黑狗!”

    臥室門口,陳黑狗探頭探腦地進來了,站直溜兒了敬禮,“到!”

    梟爺簡直想殺人,扯了扯褲子,目光陰鷙:“這事你知情嗎?”

    “知情!”陳黑狗一本正經的回答著。

    咬切牙齒,冷梟真想踹死他:“為什么不報告!”

    “報告!范大隊長許給我一個媳婦兒!”

    “操!趕緊滾蛋!”

    “是!”吃吃笑著歪歪敬了個禮,陳黑狗臨出門前向范鐵拋了個‘媚眼兒’,“范隊,不要忘了啊!答應我的,要胸大屁股大的!”

    寶柒腦子一直在犯天暈,還要漿糊掉了!

    丫的,一群臭男人!

    敢情他倆剛才在給人家放現場直播?這輩子她還真心沒有過這么窘迫的時刻。不敢想象,這幾個男人得是有多么的惡趣味兒啊。支開了帝景山莊里的人,然后提前埋伏在屋子里,還串通為了一個媳婦兒就‘出賣’首長的陳黑狗同志!

    實在可惡得令人發指!

    一想到她和冷梟剛才那一副干柴烈火般糾纏在一塊兒,急不可耐想要滾上床單的樣子……

    她真的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鉆進去。

    “報告——”

    嘿嘿傻樂著沒吭聲兒的江大志,一見到首長大人這回是真惱怒了,趕緊端正地敬禮,表情無比嚴肅地進行了自我批評和思想情況匯報。

    “嘿嘿嘿,頭兒,我是被逼的!你是知道我的。范大隊長他官威大,生生壓迫我……當然,也怪我自己,政治立場不堅定,沒有經受住他糖衣炮彈的考驗!”

    一個飛腳喘了過去,范鐵的腳尖子直襲他的褲襠,嘴里抻掇:“靠,你他媽不想看啊?!好你個童子江,哥這是讓你給咱們首長學點兒人生經驗。你那幾把刷子,真是太丟咱紅刺的人了,搞個姑娘幾年了,都沒有搞上手!”

    他踹了,但是沒中——

    天蝎的人,豈能是隨便能踢中的,像會輕功的大俠,江大志‘嗖’的竄開就避開了他的飛毛腿兒。不過么,聽到范大隊長這句直捅人家心窩子的話,大江子的黑臉兒就更黑了。

    范鐵說得是實事。

    小結巴這姑娘,太過保守了,又特別聽父母的話,這輩子違抗父母命令給江大志偷摸著在一起兒就已經是極限了。不管他怎么要求,親親摸摸可以,就是不讓他突破最后一道防線,理由永遠只有一個——我媽說了,沒有結婚不能那么做。

    可憐的大江子!

    都這么多年過去了,哪怕心里想得都要老命了,還是必須得忍著,一方面怕唐突了她,另一方面又為那小姑娘的單純欽佩。又可恨,又可怕,又可愛,一個小結巴,就這么生生抽走了他的心。

    “行了,都閉嘴!”

    一聲暴喝,冷梟陰沉冷冽的臉,成功阻止了這兩個人的暴動。

    誰愿意自個兒這點私事被人偷窺?

    試想想,平日冷冽得像一塊兒冰雕的冷梟同志,這么些騷包的話除了寶柒從來沒有人聽過,就這么活生生的落入了戰友的耳朵里,他還能清凈么?!這事兒,可比那個看A片兒的小情節,更能讓范大隊長有嚼頭。

    “范鐵,皮子造癢了吧?”

    不懷好意地沖他咧著嘴笑了笑,范鐵眉頭一揚。

    “梟子,我這接風洗塵的方式,絕對別俱一格,讓你倆終生難忘!話說,二弟的功能沒有受到什么影響吧?哈哈!哦哦,對了,沒有關系。現成兒的男科醫生捂在自個兒家里,沒事兒就可以幫你瞧瞧。”

    冷冷地掃了他一眼,冷梟鼻翼里冷冷哼了哼,甩給范鐵一個‘仔細你的皮’的眼神兒,他就不再提這茬兒了。要不然,越說越臊得慌,寶柒的臉面兒,都快要沒地兒擺了。

    當然,作為男人,他自然不像她那么的臉皮兒薄。

    替她理了理身上有些褶皺的衣服,他淡淡反諷著范鐵。

    “范大隊長心情不錯,要做新郎倌的人了,真不一樣。”

    不得不說,有了寶柒的冷梟,話多了!

    冷幽默感,很強了!

    不!對于范大隊長來說,他這不是冷幽默,而且冷得刺他骨頭的黑色幽默。勾了勾唇角,他摸了摸自個兒亮光光的大光頭,撓了又撓,無所謂地聳肩膀,大喇喇坐在沙發上發笑。

    “少洗涮我了啊!現在你是春風得意馬蹄疾——唉,可憐了我這個和尚喲!”

    和尚?!

    睨了一眼他的大光頭,江大志找到了報復他剛才那個話茬的由頭了,接過嘴來,嘿嘿笑說:“范隊,這話不對吧,你的婚期可就剩下一周了?怎么還是自個兒是和尚?”

    橫著眼睛,范鐵笑得瞇起了眼睛:“沒看我頭發么?!老子是沒頭發的,這輩子就當和尚了。”

    “大江子!”冷梟眸色一沉,意有所指的他指了指范鐵,“記得,范大隊長的洞房,要好好熱鬧!”

    “洞房?!”哈哈大笑著,范鐵的樣子,像是聽到了什么極為搞笑的笑話,雙手拍在沙發上笑得直抖動,“梟子,你聽說過和尚還要洞房的么?”

    冷冷一哼,冷梟當然知道他那點兒破事。

    自從跟年小井分手后,范鐵就給自己剔成了光頭,發誓再也不留頭發了。自然,他不可能真正和羅佳音洞房。他肚子里究竟打的什么主意,其實冷梟能猜到十有八九。

    只不過,現在他的氣兒還沒下去呢,當然不可能放過他。

    冷眸一掃,隨即他就聲音沉沉地命令:“江大志!”

    “到!”

    “到時候挑幾個塊頭大的,給老子押著他洞房。”

    看到他拿捏著官腔,話說得極其認真,范大隊長就抓急了,“哥們兒,不帶這樣的啊!”

    這時,房門開了——

    剛才被譴散了的蘭嬸兒在敲門兒,瞧了瞧幾位爺臉上的銷煙味兒,她恭敬的笑了笑,“二爺,午飯準備好了!大家下來吃飯吧!”

    點了點頭,冷梟不搭理那兩個小子,只是側過頭來,拽了拽寶柒。

    “走,吃飯。”

    “嗯,好的。”看到范鐵吃了癟,寶柒心里舒坦極了,笑得一臉兒的甜膩,邪惡地勾起唇,挑釁地望了范鐵一眼,甜甜蜜蜜地挽住冷梟的胳膊,兩個人率先出了門兒。

    望天,范鐵又擰過頭來望江大志。

    “大志,誰說他倆不配的?”

    江大志一愣,揉了揉自個兒的腦袋,然后,手指顫歪歪地指著他:“你!”

    “我?”

    一拍腦門兒,范鐵恨得咬牙切齒。

    “媽的,明明就是天生一對,一模一樣的狠勁兒!”

    ——★——

    餐廳。

    看到小雨點兒乖乖的坐在專用的餐椅上,寶柒激動了。

    抱著她來又親又啃,直問小丫頭有沒有想媽咪。可是,和她的激動熱情不同,小雨點兒漠然地喚了她一聲,又垂下了頭。看來真的像冷梟說的,她的病情并沒有什么明顯的好轉。不過,還是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小丫頭的小臉兒繃得沒有以前那么緊了。

    關于小雨點兒的身世,這里知道的實情的人,只有冷梟和寶柒兩個。

    其它人都認為這是他倆的女兒。范鐵雖然將信將疑,但既然冷梟都那么說了,他自然不會再當著孩子和寶柒的面兒再說些什么。

    各自吃飯,三個男人就說起了部隊的情況。

    范鐵不愧是紅刺特戰隊有名的大炮,說起話來剛蹦兒脆落,不管是笑話,葷段兒還是其它什么,張口就來順留得緊,一張俊臉上,笑得看不出來有半絲兒的不痛快。

    好吧,寶柒有點兒犯膈應了。

    這家伙難道真的就忘記了年小井了么?

    從開始到現在,范鐵明知道她跟年小井一直有聯系的。但是,他卻半句都沒有問過她,聊天的字里行間更是半個字都沒有提起過她,好像這個女人根本沒有存在過一樣。

    看來,男人果真比女人薄情啊。

    只是可惜了,年小井卻不如他這么灑脫,能夠說結婚就結婚。這幾個月來,她是知道年小井消息的。褚飛辦事兒挺得力,上次電話后,他就在離他家的四合院不足五百米的地方,給她和年媽媽找了一個別致干凈的小四合院租住。

    聽小井說,年媽對地方挺滿意的。

    她不喜歡住在高樓大廈,就喜歡這樣清幽能沾到地氣的地方。

    可是,也正因為租了這套四合院,小井的日子就過得拮據起來了。作為朋友,寶柒可以鼓勵,但是,既然她沒有提出來,她也不好太主動開口提供經濟幫助,那姑娘的性子,骨子里太過剛強。

    這邊兒呢?范大隊長都要結婚了!

    越想,她的心里越不是滋味兒……

    不過么,再不爽有些話,也不能在這個場合說出來。好歹他也是冷梟最好的哥們兒,不能說出來打人的臉。更何況,人人都有苦衷,誰又知道誰的心理埋了一些什么?

    聽著他們聊天,她一直都沒有插嘴。只是照顧著小雨點兒吃飯,然后,消滅掉自己碗里不由飛過來的食物,冷梟還是傾聽得多的主兒,有戰友在場,他也沒有忘記給她夾喜歡的菜。

    除了寶柒之外,飯桌上最沉默的人,就是小雨點兒了。

    小丫頭默默耷拉著腦袋吃著飯,像是完全沉溺在另一個不同于他們的世界里,對于大人們的聲音,她充耳不聞。

    一頓飯吃著吃著——

    不知道怎么回事兒,江大志和范鐵倆就扛上了,恨不能在這兒干一架。

    兩個感情都不順當的主兒,心里都憋著勁兒。一旦說嗨了,什么上下級的關系就沒有那么多的顧慮了。范大隊長開玩笑又說到了江大志談了幾年的地下情還是一個童子江,然后,正為和小結巴的事鬧心的大江子就較上真兒了。

    睨了一下面無表情的冷梟,他欠抽的說:

    “講個笑話吧?頭兒,前天晚上,有一個大光頭喝醉了酒,深夜十二點,跑到部隊訓練場上去搞體能訓練,噗!聽人說足足跑了兩多個小時,還打碎了五個沙袋……”

    “江大志,靠,媽的,閉嘴!”一聽這糗事兒,范鐵急了,瞪著眼珠子吼他。

    還有這事兒?!

    看到他的著急樣兒,剛才被打斷了好事的梟爺哼了哼,冷冷二個字附送。

    “活該!”

    大江子爽了:“嘿嘿嘿,頭兒,你說這是做新郎倌的人該干的事兒嗎?”

    冷梟還未開口,范鐵就真急眼了。兩只大眼珠子,瞪得像兩個銅錢兒,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怎么著,一唱一合了是吧?什么狗屁的兄弟。”

    不知道究竟是被這倆給說得添了堵,還是自己真真窩火兒得要命,他心里的煩躁終于憋不住了,戲也演不下去了,大少爺的脾氣犯了,‘啪’的一聲將碗推開,轉身就大步離開了。

    “范隊!”見真把這廝給說毛了,江大志站起身來。

    “不用管他。”冷梟像個沒事人兒似的,阻止了江大志,胳膊肘動了動,又側過眸子來望寶柒和小雨點兒,認真說:“吃飯。”

    翻了翻白眼兒,寶柒無語。

    她這不是在吃么?

    江大志氣走了范鐵,心里也不是那么回事兒。

    他覺得這氣氛,有些尷尬了,“頭兒,要不然,我給范隊打個電話嘛……這個,我玩笑開過了,知道他心里不舒坦,還故意哪壺不開提哪壺!”

    “提得好!”冷梟頭也沒抬。

    “這……”江大志一愣,說了聲兒是,然而繼續搭著腦袋吃飯。

    老實說,好好的一頓飯演變成了這樣兒,寶柒還是蠻詫異的。

    不過,至少她知道了一件事兒,范鐵的真實的內心,并沒有他表面上看起來那么云淡風輕吧?!

    感情的事兒,當局者最是迷糊。

    作為局外人,她又能說什么呢?!

    ……

    ……

    晚上。

    陪小雨點兒玩了一個下午,好不容易等到她睡下了,寶柒才回屋。光著腳丫子往臥室的沙發上一倒,她舒服地嘆個一口氣。

    “終于舒服了!”

    在外面旅行了幾個月,精神上來說是滿足了,可是肉體上嘛,還是受了些小小摧殘的。再加上火車上的三十個小時,今兒下午的幾個小時,她累得都不行了。

    說來說去,還是自個兒家好啊。

    家?!

    腦子一激靈。

    她被自己突然冒出來這個大膽想法給駭了一跳。人在神經松懈的時候,有些太過自然的條件反射真心可怕!笑著拍了拍腦門兒,她順手就拿過了遙控器來,打開了掛墻的電視。

    真是巧了!

    電視里正在播出的節目,竟然是一個不孕不育癥專科的廣告!

    “權威不孕不育專家,為久治不愈的患者帶來福音……”

    不孕,不孕……

    像是被遙控器給燙到了手指,她幾乎未加考慮,哆嗦一下,就把電視給關上了。

    然后,放下遙控器,癱軟在沙發上,伸手捂著自個兒的臉,一動不動。

    在衛浴間放好了水出來,冷梟剛好看到她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銳利的視線帶著探視地望了她兩秒,眸色一沉,他走了過來蹲下身攬著她起來,一身居家服的他,冷硬的面部表情,看上去柔和了不少。

    “怎么了?”

    “沒事兒啊,累了!”斜趴在他的肩膀上,寶柒笑著翻了翻白眼兒。

    她不想再說這件糾結的事兒了。

    被她的頭發掃到了耳朵,癢癢的感覺讓男人心里顫了顫,便掰過她的腦袋來。一雙銳利的眼睛直直就落在了她臉上。接著,低下頭,舌尖輕而易舉地探進了她粉嫩的齒縫之間,幾個來回的吮吸后,又將她的頭按在自個兒直蹦噠的胸前,啞聲說。

    “去洗澡吧?”

    吸了口氣,寶柒知道他的意思,故意輕松地逗他。

    “累了,我不想洗。”

    “嗯?”男人低沉的嗯聲,與其說是疑問,不如說是性感和誘人。

    視線膠著在她的唇上,像是在研究她說的話,更像是對她那兩片兒粉嫩有著意猶未盡的追逐。

    知道他這個人的潔癖和毛病,寶柒撇了撇嘴,撩過自己的一撮頭發,一下一下的去捎他的下巴,妖軟的說:“我不想洗澡,你是不是就不要我?”

    男人越發眸色暗了。

    小東西越發會勾搭男人了!一個不經意的小動作,就能弄得他神經又酥又麻了。恨不得直接把她壓在這兒,就地正法。

    事實上,與寶柒的想象完全不一樣。

    他并不是真的計較這些東西,他每一次注意這些細節,目的都只有一個——為了她的健康。

    狼心狗肺的東西,不識好!

    她以為他愿意忍么?!

    心里這么思忖,他的眸色暗沉,深深地看著她,粗糙的大拇指,放在她粉色的唇上,一圈,又一圈地來回描摹著,低啞的嗓聲意有所指的說:“不洗,就用這個。”

    ------題外話------

    嘿嘿,猥瑣的邪笑一下,《寵婚》的評價皇冠了哈!月票榜么,幾票之差暫時險居第三位!

    木馬——啵——感謝眾位卿家!

    票兮票兮,繼續到碗里來——

    【鄭重聲明】姒錦唯一VIP正版書友群:【錦宮風云錄】,群號:【4853161】,在群的姐妹記得隨時關注群的動態哦,幾個勤勞的管理員們會定期為大家組織活動的喲。木馬!入群敲門磚【瀟湘會名員+寵婚單本粉絲值】,謝謝支持!錦宮不見不散!【溫馨提示】:18歲下入群須謹慎。

    PS:昨天某錦老眼昏花打錯了——【夢落之繁花】親,應該是晉升了會元,而不是貢士哈,特此更正。

    ——

    附【寵婚】榮譽榜:巴巴掌拍起!

    新晉銜解元一名——【lying6】親!敬禮!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JBO|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