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104米  信息量大,非常有勁兒

章104米  信息量大,非常有勁兒

    寶柒吃了一驚。

    三更半夜把車開到紅刺總部,原本就是為了把她給送過來?!

    神奇!

    蹙了蹙秀氣的眉頭,她淺瞇著眼睨他。男人剛毅高大的脊背挺得筆直,冷峻的臉上無一不是陰鷙嚴肅的表情。見此情況,不肖多說,他的話,絕對不是在和她開玩笑的了!

    那天吃飯的時候,他還認真的替她向謝教官請假,說要讓她集訓三個月的時間住在家里面。怎么突然之間就變天了?!沒有他的命令就不得離開總部——

    多霸道啊!

    情況突如其來的轉變,搞得她鬧心不已。眼皮兒微微一抬,她扯著唇角就笑了。

    即便心里再不舒坦,也不想讓他給看了笑話。

    接下來,她什么也不問,側過身去,二話不說,‘嚓’的一聲兒就打開了緊閉的車門,腿往外一邁就要往下車下跳。

    “寶柒。”冷梟突地伸手拽住她,皺著眉頭。

    男人拽住手腕的力道實在太大,大得她腦門兒見了風般的懵了懵。幾乎就在接觸的同一時間,條件反射地轉過了頭來,半瞇著眼睛望他,似笑非笑地問。

    “還有什么事吩咐,首長?”

    目光涼涼地冷梟掃著她,冷梟的眉宇之間布滿了躊躇。

    一種難得會在他臉上出現的躊躇。

    寶柒望著他,不知所以。夜色下的車燈陰影里,他凌然的姿態沉寂孤冷,深邃銳利的面部輪廓上,每一個器官都是她看不懂的問號。

    陰晴不定的男人,一如既往的冷酷無常。

    她斷定,他一定有事。

    至于他究竟有什么事兒,就不得而知了。

    擰眉,她臉上也是問號。

    四目相對一小會兒,終于,男人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放開了拽住她的手,深邃的眸底那一抹躊躇收了回去,孤傲冷酷的神色一如既往,聲音驟然冷卻。

    “去吧!”

    暗暗輕哼,寶柒冷冷勾唇,‘噌’地跳下了車去。站在汽車外面,她揉弄著被他捏得有點兒吃痛的手腕,皮笑肉不笑地沖他高高揮手,灑脫地說:

    “古——拜——!”

    明面兒上沒有半絲生氣,她陰惻惻地笑著,心里氣得快要不行了。

    “好好聽話。”

    像個長輩般甩下四個冷到了極點兒的字,冷梟就擰開了注視她的頭,低聲吩咐陳黑狗開車。

    聽話?狗屁呀!

    恨恨的在嘴里咀嚼著他的話,寶柒氣咻咻地站在原地瞪了好久的車屁股。

    一肚子,全都是火兒!

    ……

    ……

    玄黑色的異型征服者evade,利劍一般駛出了紅刺總部,穿插過京都市濃郁的霓虹和夜色,徑直疾馳而去。

    車窗外,一片陰霾。

    憋了好半天勁兒,始終著把自己當做隱形人的陳黑狗同志終于有點兒忍不住了。瞧了好幾眼后邊兒的男人,小聲嘰咕。

    “頭兒,剛才這事兒,狗子我實在有點兒不理解您了。可不可以提意見啊?!”

    冷梟沒有說話。

    目光里,滿是他看不懂的郁色。

    既然他沒有反對,那就是認同——這是陳黑狗自己理解的。

    “頭兒,您明明就蠻喜歡人家的,為啥又要這么莫名其妙大晚上丟到總部去?!誒!她肯定又得生氣了,或者誤會您了。她如果生氣誤會您,您的心情就會很糟糕。您的心情一旦糟糕了,我的日子就會不太好過了。這樣兒,我的心情也會很糟糕……”

    后座上,冷梟峻峭高大的身軀躺在座椅上,半闔著眼睛沒有動彈,聽著陳黑狗一句句的絮叨,一只大手始終撫著放在膝蓋上的軍帽。

    粗糙的指腹,一點點撫過,慢慢地移動到了帽檐上硬實的國徽。

    冷冷的,抻掇出口就倆字兒。

    “腦子!”

    領悟到了首長同志的精神,陳黑狗扯著嘴就笑了:“老大呀,我要有腦子能只做您的司機么?!哈哈,不過,我就想做一個歡樂的小司機。所以,你要是心里有啥氣兒吧,就沖我撒……不要和自己過不去,你們倆……!”

    挑挑眉頭,冷梟粗糙的手指反復摩挲著軍帽,冷梟嗓子冷沉了。

    “歡樂的小司機,提高速度。”

    “是!”

    高聲應著,陳黑狗微微抬起眼皮兒,從后視鏡里瞄著他身上凌厲的樣子。暗暗替他擔憂著,心下不免感嘆。做了幾年他的司機了,有時候他覺得自己挺明白他的,但是大多數時候,他還是猜測不透他的心思。這種能夠運籌帷幄在心中,出其不意再決勝于千里之外的男人,他這輩子都成不了。

    不過,要比歡樂,誰比較多呢?!

    小司機訥悶地想著,開著汽車出了城轉悠了一陣,就到了市郊一幢看上去特別普通民居的外面。這個地方他并不常來,不過,每一次來都會發生大事兒。

    “外面等著。”

    冷冷地吩付完了,冷梟徑直走了進去。

    當然,他的話里還有另外一層意思,不僅得著,還得注意有沒有被人盯了梢和負責外圍警戒。

    這幢民間房看上去像是很普通的自建住宅,兩層青磚瓦結構的小樓佇立在那兒,外面是一圈不算太高的紅磚圍墻,樸實得看不到任何奇特之處。

    冷梟高大的身影在暗夜里行走的速度非常的快。

    推開門進去,直接走到底樓書房樣子的偏廳里,大手摸到墻壁,‘啪’的一聲兒脆響,屋里的燈光亮了。回身關上房門,他目光如炬地走到書柜面前,粗糙的手指一一拂過上面堆滿了的各類書籍。

    倏地……

    他眸色一沉,抽出了其中的一本……

    哧……

    不輕不重的聲響之后,面前高大的木質書柜竟自動從中間分了開來,露出書柜后方的一道不銹鋼門。走過去,書柜自動合攏,在不銹鋼大門上輸入密碼指紋鎖,門兒打開了。

    門后面,是一道往下行的樓道。

    面容愈發陰鷙暗沉,冷梟抬步邁了進去,門又自動合上了。

    樓道的階梯大約有好幾十級,彎曲蜿蜒而下,再推開一道門,儼然是一間結構嚴密的地下暗室。

    暗室里的燈火,照在一個年輕男人的臉上,在他左耳的耳釘上劃拉出一道明亮的光芒來。

    冷梟擰眉。

    見到他進來,男人黑色的軍靴不羈地搭在面前的茶幾上,一只手肘子慵懶的靠著沙發的扶手,右手指關節交替著來回不耐地敲打。

    “喔喲,老鳥,總算是來了呵!”

    涼涼地注視著眼前神色張揚的俊臉,冷梟一貫的語氣冷冽無邊:“你那耳釘不摘掉,老子把耳朵給你割了!”

    委屈地撇了撇唇,男人捂著耳朵,“別啊老鳥,這可是我的秘密武器。”

    冷冷沉哼,冷梟大步過去,坐在他旁邊的沙發上。

    “東西呢!”

    “諾……自己看吧,剛才電話里已經匯報給你了!”歪著頭打量他,男人的無名指掃著眉梢,勾著唇角:“老鳥,我這單干得漂亮吧?!我說你能不能再陪我玩一把,如果這次我贏了,你就放我離開紅刺……”

    “嗯?!”冷冷挑眉,冷梟凝著他。

    “老鳥,我不想做什么血狼了,我要做我自己。”有些孩子氣的俊眉擰緊了瞅他,這個年僅21歲的少校男人,正是天蝎戰隊血狼小組的新晉組長。

    代號——血狼。

    想到自己的命運如此悲摧的搭在冷梟的身上,竟然只是因為一次極限運動打賭輸給了他,血狼就有一種想要吐血的沖動。

    “怎么著?血狼組長的位置,還屈了你了?”

    冷梟大冰山面無表情,一句話冰刺兒似的噎了過去。

    原來的血狼小組組長在他卸任天蝎戰隊的大隊長之后,直接升職接替他以前的位置,成為了天蝎戰隊的新任大隊長。

    全軍單兵能力最強的血狼小組,一個個都是金疙瘩堆出來的寶貝精兵,沒有一個慫蛋的。而這個新任的血狼小組組長更是超常于人,能力卓絕,唯一的缺點——天生野性難馴。

    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于馴服回來了這匹野馬。

    怎么可能讓他轉業?!

    “不屈,不屈……不過,老鳥……你是懂我的呀。我更愿意摟著祖國的漂亮妞兒周游世界做我的李尋歡。作為一個沒有信仰的男人,這個真不是我的追求。”

    “追求?”

    冷梟的目光掠過他俊得有些邪氣的臉龐,冷芒掃過他的耳釘時又哼了哼,手指抬起,指著室內的東西,“這些,也不是你的追求?”

    “這個么……”

    摸了摸下巴,血狼舔了舔線條流暢的唇角,目光無辜的閃又閃。

    這兒不僅僅只是一個地下暗室,更是血狼小組與老鳥的秘密聯絡點。更準確點兒說,它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軍火庫。里面陳設的不是其它東西,而是各種新型的尖端武器。手槍,步槍,沖鋒槍,狙擊槍,大口徑機槍,單兵火箭筒,帶火控系統的單兵導彈。手動,半自動,全自動,要什么有什么。

    沒有信仰,不代表他不喜歡武器。

    男人么,愛美酒,愛美女,愛靚車,同樣也愛各種現代化的尖端武器和槍械。

    愛不釋手!

    挑了一下唇角,他懶懶地抓過一支消音M4A1手槍過來,摸著他精致的外殼,黝黑的目光注視著他泛著光亮的槍身,感受著它冰冷的質感,血管里好戰嗜血的因子在靜靜流淌。

    武器對于男人來說真是個好東西,看誰不爽‘啪嗒’就是致命一擊。

    “誒!”

    看著冷梟陰沉得沒有半點熱度的臉,他挑著眉頭躺了下去。

    無奈了!

    冷梟沒有理他嘴里的抱怨,尤自翻閱著手里的一大摞資料。

    里面就是血狼拿來邀功的東西,他近兩天查出來的,關于游念汐的一切資料。

    游念汐,現年27歲,日本早稻田大學商學科畢業,在校期間……

    慢慢的,一點點翻閱,他擰起了冷冽的眉頭。

    看來他真的沒有用錯人,這個小子能在這么短促的時間內搞到這些東西還真是了不起。資料上面的游念汐,已經處于半透明狀態了。再結合今天在刑偵大隊抓捕的那個小眼睛暗瘡男的交待,基本上可以確定幾點。

    第一、游念汐此人與日本黑社會組織Mandala有關。

    第二、五年前京都酒店里葉美美被殺一案,正是與游念汐有關。當年在酒店里偽裝成調酒師毒殺葉美美的正是暗瘡男。

    第三、虹姐死亡的案子于游念汐之手。

    第四,……

    關于這個第四,他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

    “……老鳥。”瞇著狼眼,血狼湊近了他一點兒,歪了歪頭,手指再次習慣生地抹過眉梢,邪氣的笑容里意味兒深長,“看到這個是不是感動了?。”

    “滾!”

    “游念汐這個女人,嘖嘖,原來她這么喜歡你。一直這么喜歡你……”

    面無表情的冷臉上沒有變化,冷梟靜靜的凝著他,腦子里消化著這些資料。而血狼卻還在進行著進一步的深入剖析。

    “她的宿舍里,枕頭底下常年壓著你的照片兒……換個浪漫點的說法,就是夜夜枕著你的名字入眠!這個好習慣從她在日本上大學時期就開始了。也就是說,她暗戀你很多年了!其實,她針對寶柒的原因很簡單——醋!吃醋!依我看,這些行動,不一定都是來自Mandala組織的授意,很大可能是她自己的私人行為。”

    私人行為!

    利用虹姐嫁禍閔婧,再害寶柒,一箭雙雕。

    眼看寶柒開始懷疑虹姐和她的關系,害怕虹姐揭露此事,索性來個殺人滅口?

    看上去,的確很有道理。

    一個人唱了好半天獨角戲,見他抿著唇沒有說話,血狼挑挑眉,說:“老鳥,我在查證姓游的過程之中,還發現了一個很玄妙的事兒……”

    “講!”

    “姓游肯定有想殺掉寶柒的念頭,一開始就想你沒有給她這種機會。可是后來,她有機會,有了許多的機會。包括現在,她完全可以直接殺掉她,而不是搞掉虹姐什么的小蝦米,為什么她沒有動手?你不覺得奇怪么?”

    奇怪么?冷梟擰眉。

    之前想不通的東西,現在反而想通了。

    因為游念汐是曼陀羅的人,必須就得聽命于尋少……

    不殺寶柒的原因,自然是因為那個男人。

    擰了擰冷色的眉頭,思緒轉動之間,冷梟的神情又凝重了幾分。沉吟著考慮幾秒,他接著就將寶柒對虹姐的尸檢結果告訴了他。

    抖動的軍靴靜止了,血狼面色微變,‘噌’地坐直了身體,目露驚詫的望他,“你懷疑是……”

    眸色更冷,沖他點了點頭,冷梟肯定的答復。

    “次生波武器!”

    “呀!我的娘——”

    次聲波,是指低于20Hz的波段。

    次聲波武器,是指能發射20赫茲以下次聲波的大功率武器裝置,也是現代化戰爭環境之下,繼冷兵器,熱兵器之后出現的新型軟武器。

    次聲波,一種常人聽不到,也看不見的東西,除了傳播速度非常迅速之外,它還具有良好的隱蔽性和突襲性。可以在固體,液體和氣體之中進行傳播,具有較強的穿透能力和滲透能力。不僅可以穿透建筑物,甚至還可以穿透坦克和潛艇殺傷內部的乘員。

    有謹于現代化戰爭的殘酷性,各國的武器專家都在利用次聲波的特點進行研究和開發,以期利用大功率次聲波定向輻射有生目標,以達到殺傷效果。

    說白了,次聲波武器,就是利用聲音殺人于無形。

    而今天寶柒說的虹姐死前的癥狀,正好只有一種解釋——次生波傷害。

    這樣一來,就大發了!

    次生波武器雖然有著其它武器所沒有的優點,但是卻有一個非常致命的缺點——難以定向。因為聲波傳播的方向性問題,在這個研究領略有相當大的難度。因此,能夠真正直接應用于戰爭的次聲武器還不太多見。對于二0三軍工集團來說,也是一個技術難題。

    再說明“小說領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白一點,因為這個東西的難以掌控,如果落到有心人手里,一但失去了控制它啦啦文學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的手段,對于國家和人民來說,將會是比核滅人類還要恐怖的大災難。

    看不見,摸不著……

    如果說游念汐這個女人,或者干脆點說日本曼陀羅組織擁有了這種能夠大規模殺傷性的次生波武器。其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一個為愛瘋狂的女人,又會有可能做出些什么事情來?!

    不管用次生波武器來殺害虹姐是曼陀羅高層的授意,還是游念汐本人的自作主張。按照常理說起來,她之前都是絕對想象不到這件事情會暴露出來的,她更加不會相信寶柒能‘摸’出來這么一條重要的線索。

    殺害虹姐之前,她是相當自信的,她認為神不自鬼不覺的殺了虹姐,沒有任何人會懷疑到她,也找不到證據來懷疑她。但是,在見到警察無端扣留了尸體不讓家屬領取之后,又做賊心虛,才會派了心腹挑唆家屬搶尸毀跡。

    百密終有一疏,她自然更加想象不到血狼小組的審訊方式,能把世界上閉得最緊的嘴巴撬開,得到他們想要的答案,暗瘡男也不過挺了兩個小時就招了。

    不過,在來這里之前,關于此事可能出現的一切變化性情況,已經被扼殺在了終端。虹姐的尸體讓其家屬領取火化了,還給予了家屬賠償。被抓捕的暗瘡男也好端端的放回去了。鑒于他自己出賣了組織和對紅刺的恐怖,相信什么也不敢多說。

    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游念汐正在放心的酣睡中,不會知道情況的變化。

    接下來,該怎么辦?!

    兩個男人,對視良久……

    冷梟眉目深沉,冷冽的姿態像個渡了冰的雕塑。

    地下室里分明沒有風,卻涼氣兒森森。

    看著冷氣附體的他,血狼咳了咳,摸了摸自己的鉆石耳釘,伸了伸曲得太久有些發麻的長腿兒,淡淡地說。

    “老鳥,向上級匯報吧。”

    匯報吧!茲事體大。

    按照部隊條例,他必須馬上向上一級軍事主官匯報情況。

    這個地下室是屏蔽了電波和通訊的,沉默著思考了好一會兒,冷梟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時間,默默走過去打開了辦公桌上的電腦,幽藍的熒光屏里,他通過軍網單獨聯線了冷老頭子的參謀。

    這個點兒,老頭子已經睡下了。

    不過兒子召見,又是重要的軍情匯報。大概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他就披著衣服起了床,端坐在了視頻的那一端。

    他屏退了參謀,單獨聽著冷梟的匯報,眉頭擰得越來越緊。

    視頻的兩端,共計三個人,分析著目前不容有任何閃失的情況。

    然后,老頭子一捶子拍板兒,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一個對于冷梟本人來說,比殺人放火更加艱難的決定。

    合上電腦,沒有了藍光,只剩下他面上的冷光。坐在他旁邊的血狼,瞧著他的表情就知道什么泡妞休假的事兒,通通都泡湯了。

    不肖說,又會有新的任務了?!

    果然,再次挪過來坐在沙發上,冷梟看著他,默了好久,好冷著嗓子說:“現在,給你兩條指令。第一,啟動A戰備,給我看牢了游念汐。第二,……”

    話到此處,頓住了。

    血狼歪著頭瞅他,無名指順著自己的眉梢,代表他在糾結。

    “第二怎么了?說呀!憋死個人!”

    “指個徒弟給你!”

    “啊?!”瞠大了一雙狼眼,血狼以為自己耳朵出錯了,一口氣卡在喉嚨里,差點兒提不上來,“老鳥同志,你不是開玩笑吧?!”

    冷臉更沉,冷梟眸色森寒。

    他會開玩笑么?

    跟著他的女人,要是沒有一點兒防身的功夫實在不行。暗處虎視眈眈的危險實在太多,讓人防不勝防,最好的保護便是自我保護。

    而血狼,無疑是最佳人選。

    冷唇微啟,他沉著嗓子說:“等這事完了,把你的功夫教給寶柒。”

    “你自己怎么不教?”看著面前這個戰斗力超強的男人,血狼無解。

    “我教?!”梟爺的眉目里,閃過一抹詭異的神色。

    如果他來教寶柒功夫的話,估計大多數時候會教到床上去比劃床上功夫。

    摸了摸下巴,血狼斜睨著他,線條邪氣的唇角越發扭曲。

    “行吧,組織吩咐,莫敢不從!不過,領導,我有個請求。”

    “講!”

    挑了挑眉,眨著魅惑的雙眼,血狼認真的說:“能不能讓你的妞兒也給我摸摸,看看我的性功能如何?”

    “小兔嵬子!”

    抻掇著冷瞪過去,冷梟抿緊了涼唇。

    想到那個小女人在大庭廣眾之下就敢笑著說關于男人手丶淫的問題,他腦袋就有發麻。心底里喟嘆一聲,他凜然起身,走到了一排泛著冷光的武器前面。

    看了看,然后側身,“走吧!”

    純黑色的高幫軍靴踩在地上鏗鏗作響,血狼走到架子前,撈起一把他垂涎了許久的沙漠之鷹新式手槍插在腰帶上,然后帥氣地走到鏡子前面,擺POSE一樣用手指勾住自己的戰術背心扯起來,亮了亮武器和粗壯腹肌。

    “老鳥,瞧瞧怎么樣?”

    冷梟冷冷掃他,不搭理他。

    邪邪的勾起唇,他又快速的掏槍,對著鏡子比劃了一個射擊的動作,嘴里小聲說了一個‘呯’字,再側過頭來望他:“說實話吧,姓游那個女人,我一槍呯了她得了……老爺子又何必搞得那么復雜?!”

    復雜么?真復雜!

    同樣站到了光潔明亮的鏡子面前,冷梟斂著冷色的眉目,從鏡子里打量血狼年輕朝氣的面孔,從頭看到了腳,細細端詳了一遍,冷冽的視線最終還是落在了他正在發光的耳釘上。

    “看不下去,像個軍人嗎?”

    “再戴一個項鏈就更加完美了!”左右欣賞著自己,血狼不以為意的比劃了一下自己脖子,唇角微勾邪氣的笑,“老鳥呀,為什么不回答我的問題。老爺子的決議,你就不怕你妞兒飛了么?”

    扯過旁邊槍架上的手槍,一顆子彈噌地上膛,冷梟平舉志來,瞄準了鏡子里自己的眼睛,聲音涼到了極點。

    “國家榮譽。”

    “狗屁的榮譽!”低低‘啐’了一口,看到他目光驟冷,血狼接下來的話又凝住了,嘆一口氣,在自己的手槍上搞笑地吻了吻,輕笑出聲:“好吧,不過我提醒你啊,等你們挖出了次聲波武器,搞掉了Mandala……我怕你妞兒給別人跑了喲!到時候別賴我沒說啊!”

    目光黯了黯,冷梟手里黑洞洞的槍口靜靜地瞄著鏡子,一動不動。

    他是軍人。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見他悶著頭冷著臉不再說話,血狼風度翩翩的扯了扯軍裝,軍靴又踩在旁邊的槍械支架上,歪了腦袋過來,好心情地欣賞他面無表情的臉。

    最后,終結發言。

    “行啦!老鳥,咱速戰速決,妞兒還是你的,跑不了!”

    看到他飛揚的面色,冷梟唇角微抽,放下了手里的槍支,臨出門前,又說,“對了,我想換套房子。你給看一下!”

    “啊!”邪魅的笑容沒有了,血狼嘴一撇,“首長同志,這在我的工作范圍么?”

    看著他委屈的樣子,冷梟眉目一斂,“怕你太閑。”

    當然這只是玩笑話,事實上他知道血狼沒有入伍前就是個愛好享樂的主兒,潮范一族,在這京都市里吃喝玩樂的事兒他知道得多,找一處合適居住的房源,他應該非常在行。

    一念至此,他想了想又補充說,“我的婚房。”

    婚房?!

    腦子懵了懵,血狼眸光一閃,“老鳥,開玩笑呢吧?!你要……和誰結婚?”

    一道凌厲的視線劃過他吃驚的俊臉,冷梟挺直的軍裝在兵器的冷光之下,天生自帶的冷酷銳利感竟莫名的少了幾分。壓低了嗓子,他的語氣比進門之后說過的任何一句話都要柔軟,少了好幾分殺戮之氣。

    可是,淡淡飆出口的就一個字。

    “她。”

    她?!當然是她,要不然還能是他么!

    看著他矯健的背影徑直揚長而去,血狼扯著嗓子又在背后喊了他一聲兒,“喂老鳥,啥時候咱再賭一局唄……我不想賣身啊!”

    遠去的男人沒有理會他,頭都沒有回一下。

    他眼珠子無奈的轉了轉,又回過頭來把玩起了室內的武器。

    賭博真是萬惡之源啊,好好的大少爺做不成了。

    一輩子都沒有輸給過誰的他,悲催的覺得,他簡直就是……一見冷梟誤終身。

    他這輩子完蛋了!

    ——★——

    謠言……

    絕對是謠言……

    兩日后,無端端被冷梟一腳踢進了紅刺革命隊伍的寶柒同志,嘴里叼著一根草坐在樹蔭下的草叢里,糾結得想著江大志說的話,腦子里亂成一團麻。

    穿著作訓服斜倒在那兒,嘴里咬著草,手里也在拔著草,她相當的沒有兵樣兒。

    現在是訓練間隙的休整時間,她在心里恨恨地咒罵著那個男人。

    兩天過去了,整整兩天過去了……

    自從那天她在D區刑偵大隊大出風頭的摸了一把骨頭之后,晚上被丟到這兒來就再也沒有出去過,電話沒有了,聯系也中斷了,真應了第一天謝教官說過的話——來到這里,只有訓練,訓練,再訓練。

    紅刺的新兵集訓,和她上學那會兒覺得無比苦逼的軍訓相比,甚至就是大巫見小巫,巫巫不是巫,軍訓完全是糊弄人的小兒科。

    這兩天來,每天早晨五點哨聲想起床,開始壓被子,五點半操場集合開始跑步。一次五公里?!做夢!一天至少三次負重五公里跑。這還只是餐前小點,熱身運動。晚上還有加訓長跑和其它能力訓練。

    吃飯要規定時間,睡覺要規定時間,跑步要規定時間,什么都要規定時間……

    累了兩天下來,她倒在地上都能睡著。

    比坐牢還慘的感覺!

    她想死了的出去,想死了外面的花花世界。

    然而,在這個軍權至上的地方,沒有他的命令,她真心走不出去。

    訓練時一個不小心,屁股還得挨教官踢……

    當然,那是男兵,她暫時還沒有被踢過!

    謝教官總算夠意思,還算比較照顧她,并沒有讓她像其他那些部隊上來的新兵一樣扛圓木,掛勾梯,滾泥漿,高壓水槍等等魔鬼式的訓練。大概他也看出來了,就這樣兒跑步,她就已經累得像條小狗兒似的,哈啦著舌頭倒下去直喘氣。

    “慢慢來,一點一點來,體能會好起來的……”

    這些好聽的話都是厚直的謝銘誠說的,可是,他科學合理的訓練方法在兩天之內還沒有讓她看到任何成效。只知道,她現在最喜歡聽他說的兩個字就是——休整!

    休整啊休整!

    正在休整的她,這會兒糾結的不是累死累活的高強度體能訓練,而是剛才不小心抓住過路的江大志時,從他嘴里聽到的那些個‘謠言’。

    必須是謠言!

    望天!想到他說的話,她四肢有些冰冷。

    兩天的時間里,冷梟沒有來找過她,像是突然間就在她的面前徹底消失了一樣。但是,他并不是什么事兒都沒有做的。至少從江大志的嘴巴里,她知道他很是做了幾件大事兒。

    就在把她丟到部隊的第二天上午,他就親自把小雨點兒給送回給了褚飛。雖然他也好心地留下了一直替小雨點兒做康復訓練的育兒師。可是,他不愿意再撫養小雨點兒的態度是顯而易見的了。

    要的時候,江東霸王似的搶回去。

    不要了的時候,都不給她商量一下又把孩子還了回去。

    他是在搞哪樣?!

    還有,就在同一天,他辭退了干了好幾年的蘭嬸兒。于是乎,那個出過人命案的帝景山莊,他們倆的‘愛巢’就成了一間空蕩蕩的鬼宅了……

    房子不是自己的,男人其實也不是自己的,但是寶柒心里還是有些別扭!

    更別扭,不是這個,還有……

    接下來,萬能難測的冷大首長,搬回了已經久不回去的冷宅居住。

    當然,這個同樣也不是重點,重點是冷家老頭子不知道哪根神經抽抽了。不再看好之前選中了的伍桐桐做自己兒媳婦了,而是把他銳利有毒的目光瞄中了溫柔嫻雅的小家碧玉游念汐。然而,他委婉的表示自己年紀大了,挺習慣姓游那丫頭照顧的,差了寶媽說和將在二0三軍工集團住了幾年的游小姨給弄回了冷宅。

    事情玄乎不?!玄啊!

    盡管沒有人明說什么,但是他們這個態度曖昧得寶柒抓急。

    冷老頭子的做法,不是明顯的認了游念汐做兒媳婦了嗎?而冷梟的作法更加讓她來氣兒。天下女人千千萬,他什么樣的女人不好找,偏偏要找一個明顯有問題的游念汐。她不是告訴過他自己的懷疑么?當時他也沒有反駁啊,怎么轉眼就變了天!?

    為什么?

    她想知道為什么……

    奈何她現在像一只被關在籠中的小鳥,不對,比小鳥還要慘的受虐鳥。冷大首長權勢可滔天,富庶可敵國,她一個小小的新兵蛋子拿什么跟他抗衡呀?本來她想理論來的,可是現在壓根兒就進不了行政大樓。意思就是說,沒有他的召見,現在她想見他一面兒都難如登天。

    奶奶的,她越想越窩火……

    游念汐啊游念汐,丫還真心有本事,苦熬了幾年,難不成竟然守得云開見月明了?

    丫的,她還真不相信了。

    不習慣坐以待斃,更不喜歡任由人揉捏是她的個性。沒有辦法,她打小身上的懦弱細胞就少得可憐。越是憋屈了,越是吃癟了,她心里的熱血越是燃燒,越是沸騰得厲害。

    不行,必須要主動出擊了!

    要不然,考慮不發威,還會被人當成病貓!

    咀——咀——

    尖銳的哨聲響了起來,接著就再一次聽見了董教官沒有人情味兒的吶喊聲。

    “速度!集合——”

    集合,集合!一天都集合!

    心里抱怨著,但是她沒有辦法反抗,哪怕一雙腿快要被壓成鉛餅子了,還是保護漂亮的姿勢不變,乖乖地跑過去入例。雖然謝教官私下對她寬容,但是她不能對自己寬容讓他難做。或者說,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她不肖得到冷梟半點兒好處,更不想沾他半分光。

    整隊完畢,一個大大的豆腐塊就佇立在了操場上,一個個保持著英姿颯爽的站姿,正氣凜然。寶柒不得不承認,如果不算上她自己,包括兩個女兵都是巾幗不讓須眉的勁頭兒。

    至于她自己么,現在后背上的汗水還沒有干透,能撐著站在這兒已經算不錯了。她那小身板兒的體能,跟這些人不要命的人類相比較,實在太過差強人意了!

    董教官的肺活量不小,整完隊就震天的喊——

    “第一排開始,排頭至排尾,開始報數!”

    “1。”

    “2。”

    “3。”

    第十號女同志聲音小了點兒,教官黑臉上的偽裝油彩都是怒意,再次放開嗓門兒狼嗥著嘶聲說:“大聲點兒,沒吃飯啊!”

    “12!”

    果然,下一位哥們兒就非常有勁兒了。

    寶柒站在隊例里,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教官臉上的油彩,腦子里卻九曲回環在想象著那個變態的男人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心里像纏綿上了許多理不明白的線,亂七八糟地縱橫交錯著,思緒蔓延了千萬里。

    當然,她并沒有忘了報數。

    報數之后,又是例行的負重跑步……

    別的戰友是負重20公斤,由于她的體能不能比,現在就負重“第五文學”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5公斤,但是腦子是暈的,雙腿是軟的,等她的大腦從那個江大志的‘謠言’里回過神來進入清明狀況時,雙腿像是快要抽筋一樣的麻森了。腦門兒上,全部揮灑著的汗水,腳下踩著的軍靴里面,像是裝了半斤水一樣的濕滑。

    不行了,不行了!渾身上下的細胞們通通都在向她抗議。

    得想個辦法。

    想著想著,腳步就又慢了下來——

    “加快速度,跑!才十幾分鐘就撐不下去了嗎?!”尾隨著盯梢的一個上尉教官,冷漠的聲音像魔鬼一般傳遞了過來。

    啊哦!

    娘也!她還以為自己跑了一個世紀了,竟然才十幾分鐘的?

    寶柒暗暗咬了咬牙,一邊兒趕鴨子似的緊著隊伍跑步,一邊兒不時抬頭看看天。

    怎么辦呢?!

    跑啊跑啊,心里堵著,煩著,惱著……

    跟著大部隊一起,一路順著訓練時山坡繞著跑,約莫跑了將近二十來分鐘之后,她心里的小炸彈徹底爆發了。

    丫丫的!

    咬著牙把心一橫,她腳下索性顫歪歪的踉蹌了一步。接著沖著天翻了翻白眼,整個人就像一個大冬瓜似的‘咕咚咚’就癱軟著滾進了旁邊的草叢里……

    九死一生,不死怎么生?!

    ------題外話------

    天氣持續高溫,姐妹們注意身體!木馬!感謝大家支持寵婚,票票們,碗里來!

       

       

U赢电竞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lol| 竞博lol|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