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111米 激戰進行時!!!

章111米 激戰進行時!!!

    “讓169在停車場等我。”

    交待完畢,冷梟不再多說,直接放下電話就去了隔壁的休息室。

    避彈衣,手套,背囊,彈袋,戰斗靴,一一裝備上全副特戰兵武器等,他拿過戰術頭盔推開休息室的門就要起身。

    咚咚……

    辦公室外,有人敲門。

    而且敲門的人不是一個有耐性的家伙,重重的兩聲之后門兒就被他推開了。

    進門的人,正是急匆匆趕過來的血狼。

    “老鳥——”

    同樣全副武裝的血狼,線條流暢的俊臉上難得的寫滿了嚴肅,手上還提著一個綠色軍用袋。

    “手頭的事忙完了,有閑功夫出來溜噠?”

    冷梟眉頭微蹙,說話時的語氣森冷無比,臉色更加難看。

    今天晚上的任務冷梟本來是不用參與的,可是他堅決要親自帶領血狼小組和天蝎的戰士們,一舉剿滅曼陀羅在京都的窩點兒,并且拿回次生武器。他們推測,鈴木三郎拿到武器后,肯定是要馬上交給上野尋的。而血狼自己今晚上領受的任務是,帶人盯死游念汐,并且在武器到手,這邊兒任務結束后,第一時間逮捕姓游的。

    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他卻跑回了總部!

    “盯著呢,小娘們兒跑不了。——我來救你急的。”俊眉挑出來一抹輕松的弧度,血狼聳了聳肩,揶揄的淺笑著打開了手里的軍用袋,將里面一件同樣軍綠色的連體服裝抖了出來。

    挺直的鼻梁下,梟爺的唇色更加冷硬,“什么東西?”

    耳釘微閃,血狼有些得意自己的杰作,抖動著手里的衣服,挑眉介紹。

    “這玩意可稀罕了——次生波防御服,獨此一件,別無分號,既然你要親自過去,我就把這玩意兒給你帶過來了!”

    次生波防御服?

    瞧了瞧他身上怪異的衣服,梟爺再次皺眉,“哪兒來的?”

    要知道,因為次生波武器并沒有真正應用到軍事領域。因此,目前真沒有次生波防御服這種玩意兒的生產。血狼這兔嵬子,又是打哪兒變出來的?

    得瑟的笑容有些欠抽,血狼拽得二五八萬似的指了指自己的英俊的臉,聲音里帶著一絲絲詭異!

    “開玩笑,我找人用宇航服改制的。還進行了真空隔離。”

    宇航服!

    冷梟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家伙不僅癡迷裝備,還癡迷一切高科技的武裝和裝備。

    現在到好,把這玩意兒都弄來了!

    眾所周知,宇航服可以防護空間的真空,高低溫,太陽輻射和微流星等環境因素對人體所產生的危害。而次生波亦是屬于聲波中的一種。聲音雖然可以通過氣體,液體,固體等任何有介質的媒體傳播,但是,它卻不能在真空中傳播。

    也就是了,衣服里加入了真空隔離,就不會再受到次生波的傷害。

    說到底,別瞧著血狼這小子為了打賭輸給他的事兒耿耿于懷,平時嘴上說得有多痛恨他就有多痛恨他。可是到了關鍵時候,還是打心眼兒是護著他的。

    可是,冷梟卻不能用它。

    眼眸冷冷一挑,一道冷冽而又優秀的弧線劃過,聲音更冷了幾分。

    “用不著!我不怕死!”

    “老鳥,這個……不是怕不怕死的問題,咱們應該把犧牲壓縮在合理的范圍之內,對吧?!”血狼忽地笑了,微勾的唇角上帶著一抹精致的華貴,有著如同妖孽一般吸人眼球,以及能讓人瞬間臣服在他語言之中的絕對魅力。

    但是那對別人,或者說對女人而言的。

    可惜了,冷梟他是個男人。

    黑眸危險的一瞇,冷梟再次拒絕。他是絕對不會在這種衣服只有一件的時候,讓它穿在了自己身上的。每個人的生命是平等的,在生命的面前搞特權主義,在他看來就是對戰友們的最大侮辱和輕視。

    他絕不允許!

    因此,動作閑適的整理一下戰術頭盔,他冷硬無波的面上淡定得沒有任何表情。

    三個字,帶著執拗和威嚴,目光冷厲如刀。

    “烏鴉嘴!”

    對于三個字的評價,血狼扯了扯嘴角,心里發狠。

    老鳥這家伙就是一個太講究原則的男人了!

    摸了摸具有通訊功能的耳釘,確實沒有任何異常后,他又忍不住出聲囑咐。

    “那好吧,隨便你嘍!不過啊,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啊,鈴木三郎手里拿著的,有90,的可能性是真正的次生器武器。你可千萬不要給他機會出手,狙擊手得眼睛都不眨的瞄死了他。要不次,次生波傷害可不認識你梟爺是誰……”

    眸色一冷,冷梟心里微惻。

    次生波武器的傷害,誰都知道,他自然也知道這些行動的危險性。

    可是……

    抬腕看看時間,他不想姚望在停車場等太久,于是走近重重拍了“第五文學”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拍血狼的肩膀,深潭般幽黑的眼眸里寒光迸射,那樣子,仿佛一頭陰鷙的野獸。

    “啰嗦!放心吧,跑不了!”

    兩個字說完,他冷硬的身板兒大步掠過了血狼就出了辦公室。

    “我靠!好人沒好報!”望著他凜冽而去的背影,感受到掠過時的寒風拂面。血狼同志翻了一個優美的大白眼,無奈的用無名線抹了抹眉梢。

    “娘的!”

    低低咒著,幾秒后他收斂起臉上的笑容,提起自己帶過來的‘特殊宇航服’,面色凝重的跟在冷梟的腳步,出了辦公室,大步下了行政樓。

    ……

    ……

    啊?

    什么情況?

    寶柒站在離停車場大約五十米開外的陰影里,瞪大了雙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為,她看到姚望上了冷梟的異型征服者。

    大半夜的,他把姚望帶走是要干嘛?!

    是的,她沒有去睡。

    說白了,剛才新兵集訓大隊‘半夜逮鳥’搞得如火如荼,就連女兵宿舍都沸騰了,知道有‘淫兵’闖入了女兵宿舍,意圖進行不軌之事,誰還睡得著啊。雖然逮鳥的時候沒有用得著女兵們,但大家伙兒談論起來津津有味兒,而格桑心若和曼小舞同志,也沒少在言語里對她的思想和靈魂進行再洗滌。

    被她倆隔山打牛的鞭策了好一會兒,她借口出去探探虛實就跑了出來。

    目的,當然是看看那只鳥,究竟被逮住了沒有。

    沒想到,不一會兒就平息了,鳥沒有逮住,卻看到謝銘誠將姚望單獨帶出了男兵宿舍,站在空曠的屋外交待著什么,她不敢靠得太近自然也沒聽見。但是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她跟著姚望就發現了這個讓人大跌眼鏡的情況。

    冷梟,姚望。

    姚望,冷梟——

    反復琢磨這兩個人的名字,突然之間,她的腦子激靈一下。

    嗡!

    該不會是冷大首長心里不爽,準備把可憐的姚美人給拉到外面去大卸八塊,或者‘咔嚓咔嚓’地教訓收拾一頓吧?

    當然……不會啦,她想啥呢?

    可是,大半夜的又是去干什么呢?

    太詭譎了!

    摸著下巴,她斜斜的靠在墻上,被自己心里浮起的狐疑念頭給折磨得苦不堪言。

    冷不丁,背后突然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在干什么?”

    寶柒嚇得渾身一顫,驚悚地轉過身來看著背后的男人,好半晌不能出聲兒。

    男人的臉隱藏在陰影里看不分明,但模糊中他的棱角立體而深邃,聲音聽上去非常年輕,指定是個長得好看的男人。

    不過……

    畢竟她在這里偷窺首長的行動,不是什么好事兒。

    現在被人瞧見了,雖然她不認識這個人是誰,卻不能不夾著尾巴裝慫,“……同志,我,剛才我上廁所來著!現在準備回宿舍了。”

    說完,錯開他就想跑——

    “站住!……在師父面前還想跑?!”

    男人戲謔的聲音從背后響起,寶柒的心情瞬間像打破了碗。

    有些郁卒。

    以電影慢鏡頭般的速度轉過頭來,她擰著眉頭,傻乎乎地看著已經走出了濃重陰影的男人。一個陌生的男人。昏黃的路燈噴灑在他的臉上,一張俊美邪佞的臉孔整個籠罩在光線之中,邪氣,英挺,說不上來的感覺,總之——這個男人,充滿了侵略性。

    不過,她確定自己從來沒有見過他。

    沉吟幾秒,她有些不知所措的詢問。

    “什么師父?你是誰?”

    挑了挑眉,男人勾起了唇,“師父就是師父,還能是誰?”

    噗哧一樂!

    瞧著這個明顯比自己年齡還小,可是卻老氣橫秋的陌生男人,寶柒的心理年齡直接從二十四歲滑落到了十八步,也邪氣的咧了咧嘴,心情愉快地和他開起了玩笑。

    “噢,原來你是唐僧?……咱這兒現在是東土大唐,師父您要是去取經呢就往那邊兒走。OK,師父慢走,師父不送——”說完,她嬌俏的挑著眉頭,手指著西方。

    無名指抹著眉梢,血狼促狹地看著她。

    心里狂笑,他覺得老鳥家的女人真是太好玩兒了。

    不對,太邪氣了,這邪勁兒,還真有他幾分風格。

    看來,要做他的徒弟吧,勉勉強強,湊和湊和還算是有幾分資質的。

    反正游念汐那邊兒暫時沒有動靜……

    游念汐……

    三個字轉過腦子,想法一上腦,他覺得自己簡直太天才了!

    伸出修長的手指,一巴掌拍在寶柒的肩膀上,血狼低下頭,勾著唇望著她笑:“八戒,你說得甚對!走吧,今兒晚上師父就帶你去西天取經,哦,不對,是去送人上西天……你有沒有興趣?”

    八戒!?

    寶柒心里頓時被一種悲催填得滿滿的。

    就她這小身子骨,這位少校先生是怎么把她與八戒給劃上勾兒的。

    囁嚅著唇,她糾結的想著,不知道怎么就咕噥了出來,“再怎么說,我也是悟空吧?”

    “悟空是公的還是母的?”

    “不知道。”

    “應該是母的吧?”

    “……有可能,要不然花果山哪兒來的小猴兒?”

    “行,那你就是悟空了!”

    不著調的幾句話下來,寶柒隨著他的引導,突然發現一個大大的人生BUG。怎么和他說來說去,自己還真像成了他的徒弟了?而且,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兒,明明腦子沒有對雙腿下過指令,怎么人就已經跟著這位少校先生走進了停車場,上了他開過來的一輛騷包得叫不出名字來的汽車?

    難道,丫會催眠術之類的東東?

    “徒兒,你在咕噥什么?”

    男人的聲音很低很輕……

    那種聲音,除了好聽這外,明明就沒有什么可奇怪的,卻讓寶柒渾身一震。突然就反應過來了他剛才說的話,他要帶她去送人上西天。

    上西天,還能是什么?

    殺人?!

    心里一緊,她覺得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雞皮疙瘩們不聽招呼掉了一地。她面前的男人,明明就是一個帥氣俊朗得驚天動地的年輕男人,為什么卻讓她產生了一種陰惻惻的可怕感覺。

    一瞬后,她可憐的小屁股,趕緊挪得離開他八尺遠。

    “喂,你究竟要帶我去哪兒?”

    看著她瞪得銅鈴兒似的眼睛,血狼心里暗笑。

    嗖的打了個方向盤,腳下油門一踩到底,眉梢輕揚起來,三個字說得比云還要輕。

    “做人彘。”

    “啊——”寶柒驚叫一聲兒,捂住自己的嘴巴。

    人彘是什么?

    這是呂后為了對付戚夫人自行發明的一種殘忍酷刑。剁掉雙手雙腳,再挖出眼睛,用銅注入人的耳朵里,再用藥灌進喉嚨,割啦啦文|學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去舌頭,不能言,不能動,不能語,卻又不會死,還得被丟到廁所里去。

    他要把誰做成人彘?!

    冷汗串上脊背,她被這個詞兒弄得驚悚不已,哪怕明知道不太可能,聲音卻有些沙啞不堪。

    “……喂,你,你開玩笑呢吧?”

    開玩笑?

    斜著眼兒瞅她,血狼突然笑了,“當然……是開玩笑!”說罷眉梢挑了挑,他又像是不經意地岔開了話題:“徒兒,你想要練習打靶么?”

    見他臉上笑開了,寶柒終于吁了一口長氣兒。

    她就說嘛,哪兒來這么可怕的人,而且還是在部隊里面,還是一個少校。

    好在他是開玩笑的。

    不過,打靶兩個字還是成功引起了她的興趣。

    “想啊!……不瞞你說,我是飛靶選手。知道啥叫飛靶吧?就是十發子彈,至少有八發可能會找不到尸體,另外兩發勉強落在靶上,情況卻殘不忍睹。”

    “嗤!做了我的徒弟,這種情況自然不會發生。”

    這么自信?

    寶柒驚訝地側過眸子凝望著他,男人唇邊分明帶著幾縷淡然的笑意,有幾分野性的味道,有幾分痞性的味道,難測的目光里,燎原一般的自信實在濃烈。

    “額?!你有辦法幫我?”

    “當然。”

    “如果一不小心又發生了呢?”

    男人扯了扯嘴角,倏地側過臉上,邪佞的臉上滿是說不出來的詭異笑容。

    “那……我就殺了你!”

    眉心一擰,寶柒失聲捂嘴,尖起了嗓子,“……啊,殺啊殺什么的就不要了吧?太狠了,現在可是和諧社會。”

    “哈哈哈——”

    一陣笑聲,響徹在車廂里。

    寶柒斜著眼睛睨過去,覺得今天真是極度詭異的一天。

    同樣的只有二十四個小時,她卻覺得今天經過的大大小小神奇之事竟然多如牛毛。

    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她隱隱有些期待!

    ……

    ……

    異型征服者帶著冷梟和姚望,一路通行無阻地出了城。

    離開京都市區,進入了京都市大興區的永態鎮。

    在一片茂盛的叢林里,已經有幾道天蝎戰隊設置的暗哨,汽車每經過一處暗哨時,都要對上口令才能放行。最后,在一片叢林隱映的建筑外面停了下來。

    一個臉上涂滿了偽裝油彩的天蝎戰士從角落里走了出來,走到汽車旁邊敬禮。

    “首長好!”

    “飛豹一號,情況怎么樣?”端著夜視望遠鏡,冷梟透過車窗的玻璃靜靜地觀察著附近的情形。

    “目標往里面的馬場去了,為了不打草驚蛇,第一二突擊隊現在只負責外圍警戒,我們的狙擊手已經到位了。獵鷹一號和二號,跟進去偵察情況了!”

    在這片兒,有許多的私人馬場,都是閑暇的官富二代們滋生出來的產物。

    “嗯。”

    冷梟淡淡的回應一聲,遂又放下了望遠鏡,闔目養神,等待里面的消息。

    飛豹一號說完扭過頭去,摸了摸衣兜兒,目光又有些異樣的看到了坐在冷梟旁邊的姚望。

    不過,他目光閃了閃,卻沒有問。

    這是規矩。

    明明閉著眼睛的梟爺,卻像是長了第三只w百度搜索“第五文學 ”看最|新章節眼睛一樣,倏地就睜開了眼,直視著飛豹一號懷疑的目光。接著,又偏過頭去看了看神色肅靜的姚望,像是為他做介紹一般。

    “新兵大隊169號。”

    “老兵,你好!”對待飛豹一號的審視,姚望心里明月他是好奇自己會和首長坐在一起出任務。不過,他并不太在意別人的看法,英俊的臉色微微展開,平靜之中帶著一抹笑意。

    “我是新兵169號,首長讓我來給老兵同志們學習學習,觀摩一下你們的實戰能力,請多多指教!”

    飛豹一號打量著他,“好說,好多。”

    老實說,他真的覺得有些奇怪。

    或者說,更多的情緒是驚訝。

    按照部隊的規矩來說,像這樣等級的保密行動,怎么著都不可能叫一個新兵來參與的。哪怕就是現在天蝎戰隊少了一名狙擊手,也會在其它戰隊里挑選合適的人,怎么著也輪不到他們的新兵集訓大隊。

    這個年輕人,得是多優秀才能會首長看中?

    心里有疑惑,不過眼下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們在靜待一個契機。

    一個能一舉殲滅曼陀羅首腦,并且拿到次生波武器的契機。

    時間沉寂了。

    樹林里,落針可聞。

    突然,冷梟面前的無線通訊器里,傳來了一陣‘嘀嘀’的電流聲。

    接著,里面就響起獵鷹一號的聲音。

    “老鳥,目標進入私人馬場后,再沒有出來過,據我觀察,里面養了許多藏獒,外圍只有幾個人做警戒,沒有任何異常。現在我沒有辦法看到里面的情況,不敢冒然進入。不過,馬場已經在我們的包圍之中,請您指示!”

    “做得好!”冷冷的,冷梟揉了揉額頭。

    鈴木三郎進去了,就再沒有出來過。

    他的手里如果拿著真正的次生波武器,不可能在閑地兒做什么逗留。那么,只能說明一件事兒,上野尋也在馬場之內。這個私人馬場,就是曼陀羅一個據點。

    異型征服者內,高大英挺的身軀微側,冷梟對著已經著裝整齊的姚望努了努嘴。

    “去吧,利索點!”

    “是!”推開車門跳下車去,姚望挎著狙擊槍,并腿立正,給他敬了一個莊重的軍禮。

    他知道,今天晚上他的任務是什么。

    他也知道,這是冷梟對他的信任和栽培。

    在野戰部隊,他沒有殺過人。

    當然,他也沒有殺人的機會。

    心里隱隱有些緊張,但是觸上冷梟帶著寒氣的目光時,緊張又化成了烏有。

    “保證完全任務!”

    看著姚望的身影飛快的消失在了面前的樹林里,冷梟沒有遲疑,迅速握緊了手里的無線通訊器,聲音冷冷地對各個單位下達著戰斗指令。

    “圍殲,不許放掉一個。”

    “收到!收到!”

    “第一,第二突擊,全速圍攏——”

    “狙擊手注意,不要給他們使用次生武器的機會……。”

    吡吡……

    無線通訊器在暗夜里傳遞著……

    命令完畢,冷梟著裝整齊地跳下了車。

    呯……

    關上車門兒,他迅速跟進。

    不為別的,只因為次生波武器的傷害值如果不在特定的空間里,它就可以發揮到最大值,可以是極大范圍的傷害。雖然已經有了狙擊手,雖然有了他引以為傲的天蝎戰隊。但是在這種時候,他還是必須自己親自動手才能放心,畢竟,誰也擔不起這么多條生命的承重。

    一個個天蝎戰隊的戰士們,貓著腰潛伏在夜色里。

    如同一只只英勇無畏的夜鷹,悄無聲息地潛了進去。

    馬場里,一片寂靜。

    似乎里面的人都已經安睡了,懶懶散散有幾個靠在門外面。

    他們像是曼陀羅放哨的人,不過卻坐在那兒打盹,好像已經睡了過去。

    天蝎戰士的無聲手槍,很快就麻醉掉了里面警覺性最強的藏獒。

    它們睡了,甚至沒有來得及‘嗷’一聲。

    激戰在前,暴風雨之前,總是寧靜的!

    此時此刻……

    馬場里面的一個房間里,日式風的裝修風格清新自然,卻又潛移默化地帶著和式民族崇尚武士道的精神。鈴木三郎在房間里,他靜靜的盤著腿坐在屋子中間的矮桌前。

    一個人在屋子中間。

    他面前的矮桌上,放著的就是從游念汐那兒拿到的次生波武器。

    而他的手里,現在拿著的一個手機,他的手指放在手機上,不快不慢地觸鍵敲打——

    “黑玫瑰,再幫你最后一次——跑吧!一切都是計,你深愛的他是計!尋少也是計!你跟我都只是計中之人!我不想背叛尋少,我也舍不得殺死你!鈴木三郎從此再也不能保護你了,永別!你好自為之。”

    ------題外話------

    不好意思,今天只有六千多字了。

    身上不得勁兒,他NND電腦也和我扯淡!打一會兒機器一燙了,敲半天都蹦不出一個字來。還得關機讓它冷一下!

    啥世道!

    真是糾結了!久等了,愛妃們,騷蕊!

    ——

    附【寵婚】榮譽榜,共計解元以上粉絲25名——巴巴掌拍起!

    新晉銜一名進士——【夢落之繁花】女士,升官了!鼓掌!敬禮,戴大紅花!

    新晉銜一名貢士——【甜食部落】女士,升官了!鼓掌!敬禮,戴大紅花!

    新晉銜一名解元——【1988李nana】女士,升官了!鼓掌!敬禮,戴大紅花!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JBO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JBO体育| 电竞竞博| JBO|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