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117米  威武霸氣的寶妹子!!!

章117米  威武霸氣的寶妹子!!!

    黑暗的電影院里,蒼白的熒幕光線下,突然之間被一個半張臉刀疤的男人,用一種陰森森的目光詭異地盯住,會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心臟猛地收縮,瞳孔放大——

    緊張之下,結巴妹差點兒失聲叫喊了出來。

    強忍著那壓抑感,她暗暗地咬著下唇,挪開了位置,往右邊兒坐開一點。

    不料,那刀疤男人不僅沒有自知之明,竟然也跟著她往右邊挪了過來。依舊還坐在她的旁邊。這還不算,他突然低下頭來,猙獰的臉一點點在她面前放大,聲音陰沉沉的說:“小妹妹,你長得真是太漂亮了,真勾引人……就是,一個人看電影也未免太孤單了,不如給哥哥做個伴兒吧?”

    瞠目結舌的看著他,一慣臉兒通紅的結巴妹,這一回不紅了,一下子面色全都變成了青白。

    微微縮了縮脖子,她覺得自己渾身的肌肉都在繃緊,不斷的繃緊。

    心里,頓時產生了一種不詳的預感。

    遇到真的壞人了?

    手指摩挲著小心地抓過自己的包,她趕緊站起身來準備開溜。

    電影院外面,是有保安的。

    她飛快地走出放演廳,就想從安全通道往電影院外面走。可惜,剛剛走在有些窄小的安全通道上,肩膀上猛地一沉,整個人就被后面追過來的人給抓住了。

    還是那個刀疤男。

    在黑暗里,刀疤男的面色看上去越發的猙獰,聲音異常猥瑣。

    “小妹妹,電影還沒有演完呢,干嘛要急著走?哥哥好寂寞……”

    可憐的結巴妹從來沒遇到過這檔子事兒,神經惶恐不安著,心臟快要緊張得提到嗓子眼兒了。心驚膽顫之余,老半天都說不出一句比較完整的話來,“你,你,不,不要……動……”說了也說不明白,掙扎也掙扎不開,她花拳繡腿外加喊,竟然沒有招來保安,“放,放開……我……”

    盯著小白兔般掙扎的姑娘,刀疤男丑陋的面容上,笑容愈發難看了。

    視線緊緊逼迫著她,他譏笑:“小妹妹,你怕哥哥什么呀?看你這個年紀也不會是個處女了吧?大家出來玩玩,樂呵就行,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聽這話,小結巴的臉色瞬間煞白,胸口像被人重重地捶了一下。

    沒錯兒,她真是處女……

    27歲的老處女……

    因為江大志不要她!

    呼吸頓時緊了緊,一種窒息感通過鼻尖兒傳到了大腦皮層和神經中樞,將她原本就有些害怕和難受的心里,弄得更加泥濘不堪。嘴巴不停的囁嚅著,聲音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

    “請,請,請你,放,放開……我,我不是,那,那種……”

    冷冷哼了一哼,刀疤男人不僅不放開她,猙獰的臉面來離她越來越近。

    “放開你?開玩笑!放開了你今天晚上誰陪哥看電影兒啊。小妹妹,不要掙扎了,要不然……老子可不懂得憐香惜玉怎么寫……哼!”

    “不,不,我喊,喊人了……”

    結巴妹差點兒嚇破膽,強忍著心臟里的劇烈跳動,破開嗓子就喊救命。

    電光火石的剎那——

    其實,也不過一兩分鐘。

    就在她的‘救命’聲傳出去時,一陣緊張的腳步聲就攛了過來,速度極快。她還沒有來得及看清人影兒,扼住她的刀疤男人就突然被人提了起來。驚悚之中,她仰著小臉兒一看,心臟猛的收得更緊了。

    昏黃的燈光下,出現在安全通道的男人,正是來勢的洶洶江大志。

    “操你媽的,揍死你個王八蛋!”

    特種兵沒有幾個脾氣好的,雖說江參謀軍校出身,算得有文化的人,可是長期的部隊文化熏陶,性格憨直而正義。更何況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哪里還會對刀疤男人客氣?

    一下,又一下,一拳,又一拳……

    他的面部表情比刀疤男人還要猙獰幾分,一雙著了火的眸底里燃燒著全是‘你他媽死定了的’憤怒的火焰。如同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冷血惡魔,他堅硬的拳頭雨點般往刀疤男人的身上招呼,招招兒都是下的狠手,像是不打死他誓不罷休。

    “饒……饒命啊……”在他的鐵拳踐踏之下,刀疤男人痛苦的捂著自個兒的臉,滿是哀嚎,“英雄,我沒有惡意的,我就是想和她交個朋友罷了。交朋友犯法嗎?不犯法吧……警察都不管……你……哎喲,你別再打了!”

    江大志狂躁了,眼睛赤紅,哪兒聽得進去。

    “打死你個狗日的雜種——”

    “……別打了,英雄,別打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見到他的樣子,驚恐萬分的結巴妹終于回過神來了。

    看著幾乎發了狂般的江大志,害怕他把人給打死,嚇得更結巴了,“大,大志……別,別,別打他,他了……啊……別,打,打……”

    一般人,動作沒有言語快。

    不過對于結巴妹來說,她的言語永遠沒有動作快。

    說還沒有說完,雙臂已經緊緊抱住了江大志的胳膊,阻止他施暴般的行為。

    憤憤地收回了拳頭,江大志沖刀疤男咬牙切齒,怒氣沖沖地脫口大罵,“你他媽的,你要再敢跑到電影院來搞這種生兒子沒屁丶眼兒的陰損事兒,小心老子揍死你。”

    “不敢,不敢了……英雄!饒我一條小命兒吧!我真不知道他是你的媳婦兒。要是兄弟我知道,借我一百個膽兒也不敢招惹她啊……”

    江大志冷哼!

    生氣歸生氣,憤怒歸憤怒,他自然不是一個腦殘。

    眼看將這個傻逼教訓得也差不多了,他也不能真把人給揍死了了。畢竟他沒有對結巴妹造成什么實質傷害,這事兒就算鬧到公安局也不算大事,他把人揍成這鳥德性反倒違法了……

    “大,大志,我,我們走,走吧……”

    小結巴急得言不及義,拽住江大志的手腕,就使勁兒往外拖。

    “老子這回就饒了你!沒有下次了!”臨走之前,怒沖沖的罵咧一句,江大志又補了刀疤男人一腳,然后才半摟半抱著小結巴,大步走出了安全通道,往電影院大門走去。

    安全通道里,雙手摸索著自己身上的痛楚,刀疤男人倒抽了一口涼氣,好不容易才扶住電影院的墻站起來,啐了一口,嘴里小聲兒呻吟。

    “哎喲喂,痛死我了……”

    話落幾秒,一道冷叱,從剛才的放影廳位置應聲而出。

    “活該!”

    聽到他的聲音,刀疤男人抬起頭來,眼睛‘噌’地亮了亮,剛想說話,可是看著面前男人臉上隱隱浮動的怒氣,知道這位心情不爽了,他又閉上了嘴。好吧,為了不被他大卸八塊,他趕緊替自己解圍。

    “碩!你沒有發現我演戲演得很逼真么?和你的水平也差不厘兒吧?不過,最主要的功勞還是你的。你的御用化妝師,水平真是忒高了。瞧我這張臉,估計我爸我媽活過來,也認不出我來了……”

    “飛,演戲好玩么?”剛剛看到他被人暴打的樣子,阿碩心驚膽戰,好幾次都想捏著拳頭沖出來。可是一來不能暴露身份,二來事先褚飛和他有約定,不能破壞了寶柒的大計。

    忍了,可是心里還是不爽!

    比起身上的傷,褚飛更關心自己的臉。

    不停在自己的臉上撫摸著,化身刀疤男的褚飛同學這會兒簡直苦不堪言,言語里全是對寶柒的埋怨,“都怪該死的小七七,為什么她沒有告訴我,那個叫什么痣的人武力值竟然這么高?哎喲,親愛的,趕緊幫我看看,我漂亮的臉蛋沒有被毀容吧?快,快給瞧瞧……”

    “毀了才好,省得你到處禍害人。”阿碩對他,一句話形容——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于是乎,他咬牙切齒的一番話全是帶著涼氣兒的,從齒間迸發出來時,將他本就完美俊朗的容顏映襯得又帥氣了幾分。

    毀容?!

    二個字,對褚飛簡直就是絕殺言語。

    一想到毀容,他揍著自個兒漂亮的臉蛋兒,身體不由自主地抖了三抖,咬緊了下唇,恨恨地說:“哼,要是我毀了容,我就要小七為了我的臉陪葬!”

    眉頭挑挑,阿碩怪怪地看著他:“你啊?等你斗得過她再說吧!”

    不是一次兩次了,這家伙次次都被寶柒收拾,不過,卻又心甘情愿唯她馬首是瞻。

    要不是確定他和寶柒真沒有什么男女之情,他估計自己這酸味兒我得一輩子都不用買醋了。

    “哪能呢?我是好男不和女斗……嘶……”褚飛‘噗哧’笑了一下,正準備耍幾句貧嘴逗阿碩樂呵。可是,他的笑聲還沒有完全釋放,臉就疼痛得扭曲了。

    痛,臉上還真他媽的痛……

    狗日的大痣,真是下了死手揍他的。

    歪著嘴,他苦逼的呲牙裂嘴求安慰:“呸,一定傷到我如花似玉的臉了……碩……”

    又來了!

    每次做了錯事,他就是這招兒!

    阿碩的臉色,頓時更加陰沉了幾分。

    不過心里游離間,他又不得不承認,這個家伙的演戲功夫其實還算真心不錯的,扮什么像什么,剛才他就坐在放演廳里,看到他演刀疤男人的那個樣子和言語,還真能趕得上科班畢業的演藝圈兒人了。

    想到他曾經有一百零一次請求,他突然問:“飛,你真的想入演藝圈么?”

    之前褚飛就說過很多次了,想要嘗試去演戲或者唱歌,可是都被他無情拒絕了。之前考慮的因素太多,演藝圈兒是個大染缸,他不喜歡褚飛和那些人沾上什么關系。不過,現在見他整天無所事事的招蜂引蝶游手好閑,連扮演壞人這種事兒都樂意得不行,阿碩心里又有些動搖了。

    一個男人,總得有點兒事做才好。

    問完了老頭天,見褚飛還捧著臉發愣,他皺眉,“怎么不說話?”

    吁……

    失神了好半晌兒,褚飛終于回神兒了。

    他的確是非常喜歡演戲的,雖然他不是表演專業的,但是他可以學么。當初他就是阿碩瘋狂的腦殘粉來的,從小就對表演有著狂熱的執著和熱情。這兩年他什么事兒都不想做,一來過世的父母蔭庇,他真心不缺錢,二來做什么事兒都沒有興致。

    可是,又啃老又啃碩的活著,他覺得忒沒勁兒。

    因此,才會不停地尋找生活的樂趣。

    當小七七讓他扮演一個壞人的時候,他簡直興奮得不行,完全把這事兒當成一件表演來做的……

    看著阿碩,他瀲滟的眼睛泛著波光,不知道會不會是錯覺。

    語氣極慢的,他試探著問:“碩,你同意了?”

    阿碩精美得宛如雕塑的面容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眸底浮動著一抹明顯的溫柔眼波。

    “當然。”

    “碩,你太好了……太好了……哈哈,我以前是不是可以見到我的偶像們了……”

    面色一沉,阿碩咬牙。

    片刻之后,就深深的后悔了。

    雖然明知道褚飛這個賤男喜歡看帥哥,其實說白了就圖一嘴賤,眼光,心里其實還是只有他自己的。但是,因為喜歡就會在意,每次看到他色瞇瞇睜著人看的勁兒,他就渾身不爽快。

    不過,又有什么辦法呢?

    一低頭,他輕輕嘆息,率先出去了。

    世界上有一種感情,不被世人允許和寬容。可是,作為局中之人,他們即使明明知道是錯的,也知道兩個人永遠不能正常的呆在一聲像尋常戀人那樣幸福,隨時都有可能像煙花一般,絢爛之后就是焚身如火,燃燒殆盡……

    可是,當它存在時,便沒有人可以抗拒那種催枯拉朽的力度了。

    如果可以,他希望久一點。

    或者,期待會有別的奇跡發生。

    ……

    ……

    電影院的大門口,小結巴心里很忐忑。

    今天她和七七的確是預謀設計了江大志的。但是,她并不知道為什么七七安排的那個朋友沒有來,反倒引來了一個變態的刀疤色男,想到剛才驚心動魄的一幕,她心尖兒還在發顫。

    不過,和七七約好的事兒,卻是不能告訴江大志的。

    她自己怎么樣都無所謂,朋友是不能用來出賣的。

    畢竟,七七是為了她好,誰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呢?

    經過晚上這么一遭的嚇唬,重新獲得安全的她,心里長久以來的糾結好像反倒是紓散了不少。怪不得有人說,一個人總覺得生活不如意,那是她沒有經歷更壞的境遇來做比較。一旦人有了更壞更糟蹋的境遇,就會發現,原本之前的生活,那是多么的美好。

    因此,想到自己差點兒被刀疤男人給糟蹋,她有一種重新活過來的感覺。

    心,也不怎么別扭了。

    她和江大志的感情,如果不能好好理清,本來就只會越來越亂,弄得他們兩個人,或者說他們江王兩家人都不能好好的生活——這,本不是她所愿。

    短短的躊躇一會兒,她偷著瞄了瞄江大志,吞吞吐吐的說:“大,大志,今,今天,謝,謝謝你……我,我回,回家了。”

    “結巴妹……”

    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跑到新世紀電影院來的江大志,剛才親自目睹了她險些遭遇色魔手的過程,這會兒說什么都不會放心她一個人回家去了。甚至還有一種感覺,像她這么傻,這么單純又迷糊的姑娘,活在這個亂糟的社會里,現在還好好的都是奇跡。

    如果她不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又怎么會放心?

    他很想說:結巴妹,咱倆重新在一塊兒吧,不管那么許多了。

    可是他的話到了嘴邊兒,想到自己之前好不容易才下的決心,想到兩個人前途未卜的將來,還有兩個都是獨生子女的家庭強烈的阻撓。最后,那句話在他嘴里咀嚼了好久,又被他硬生生給吞了回去。

    再出口時,話又變成了,“我送你回去吧!”

    抿了抿嘴巴,他的話讓結巴妹有些小小的失望,心里像是有雨在飄。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不過……

    七七說了,像江大志這樣的男人對待感情,是容易考慮得太多。不過,他一定是為了自己好的,所以,對他一定要有耐心。

    七七還說,只要他今天晚上能夠過來,就證明他沒有真正的死心。因為死心的人,是不會再有任何舉動的。不管好的,還是壞的。

    七七又說了,世界上最強大最無堅不催的力量就是愛情,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撓相愛的人在一起……

    當然,結巴妹并沒有反應過來為什么以前的我媽說,變成了七七說,反正她覺得七七說的話都非常的有道理,七七那么聰明,她說有辦法,就一定有辦法的,她相信她。于是乎,她心里淡淡的小糾結就雙沒有了,決定繼續按照七七的話來執行。

    欲擒之,故縱之……

    抽出被江大志握住的手,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耷拉著腦袋死活不同意他送回家。

    “沒,沒事。我,我自己,行……”

    “不行!”立馬出聲拒絕她的執拗,江大志再次拉過她的手來,說什么都不放開,急得眼圈兒都快要紅了,“雪陽,剛才的事兒你都忘了,大晚上的,你一個姑娘在外面亂跑,誰能放得下心來?”

    “大,大志。”結巴妹喊了他,目光帶著點兒期望,“你,你能,管,管我,一輩子么?”

    能!

    有個聲音這么對江大志說。

    可是,咯噔一下,他就又變了:“我……就算……”

    見他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來,結巴妹忍不住問:“就,算,算什么?”

    狠了狠心,江大志嘆氣:“就算今天晚上不是你,換了其它的姑娘,我也會送的……”

    口不對心的大江子,活該今后要受苦!

    喉嚨梗了梗,小結巴眼睛瞄著他,好不容易才將心里那點兒小情緒給壓在了喉間,盡管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平靜又淡定。

    “那,那謝,謝謝了!”

    既然他這么說了,她再矯情就沒有什么意思了……

    微微皺了皺眉頭,江大志不太喜歡她跟他說這種又客氣又感謝的話。

    沒由來的,他覺得它們即多余又不順耳。

    不過……

    都是自己選擇的,怨不得人……

    不再瞎琢磨,他拉著她的手就往自己停車的地方走。

    十指交握時,那種纏繞到了心尖的感覺騙不了人,他的心臟跳得特別的歡快,這種敏感讓他感覺到非常的受用。有多久沒有摸過她的手了,為什么這么的冰涼?

    不由自主,他的手自然而然的緊了又緊。

    對此,結巴妹就有些不自在了,小臉兒上再次通紅,想要從他的手中掙脫。

    “大,大志,我,我,我……”

    連續說了好幾個‘我’字,她也沒有表達明白意思。

    不過,江大志卻能明白。

    抱歉的笑了笑,他也只是象征性的松了松手,依舊牽著她繼續向前走。

    希望這條路,越長越好。

    新世紀電影院大門外面,有一個長長的臺階。此時,兩個人沿著臺階而下,涼風不知道從什么方向吹了過來,聽不到風吹的聲音,但是滲入身體理,卻能感受到冰冰涼涼的有些難受。

    小結巴今兒沒有戴手套,在他溫暖的掌心里,有些不舍得抽回來了。

    兩個人沉默著,怪異地牽著手,一步一步走得極慢極慢。

    臺階一階一階地消失在身后,手掌交握著黏在了一起,她的身體像是在他的懷里,又沒有真正的摟著。這是一種,又奇特又扭曲的摟抱姿勢。

    心跳得越來越快,兩個人的掌心,竟然捏出了汗來……

    一剎那,結巴妹突然有些后悔今天晚上來看電影了,搞得自己這么的狼狽。

    沉默里,江大志清了清嗓子,覺得他必須說點兒什么話來緩解兩個人之間怪異的氣氛了。

    “結巴妹,你爸你媽,二老身體還好么?”

    手指虛虛地緊了緊,小結巴的聲音有著熟悉的吞吐,“還,還好……”

    “哦,你呢?工作情況怎么樣?”

    “也,也還好……”

    江大志又問:“哦。那今天遇到的那個程醫生,他是你的男朋友么?”

    這一回,小結巴沒有回答,更沒有還好了。

    七七說,如果江大志問起程家明來,她可以有兩個選擇的回答。

    第一種,就是直接撒謊騙他說程家明就是自己的男朋友。

    第二點是七七謹于她溫吞的性格特地制訂的——不回答,保持沉默。

    沉默么,可以有很多種的理解,它可以是肯定,也可以是否定。但是,不管怎么沉默,都不算是她撒了謊。

    至于江大志會怎么想,自然也在寶柒的預料之中。

    很顯然,他將結巴妹的沉默理解成了肯定,只不過以為她是不好意思說出口罷了。

    心里難受地抽了抽,他帶著酸味兒的苦笑:“那就好,他對你還好嗎?我今兒瞧到他,覺得人還挺實在的。其實吧,他和你很般配,一個醫生,一個護士,不管是職業還是身份……”

    酸味兒飄到天空了,江參謀還不知道。

    含含糊糊地虛笑了一下,小結巴繼續埋著頭下臺階,一只手任由他牽著,另一只手放在了衣兜兒里,握了又握,緊了又緊,既不駁斥他,也不搭茬他的話。

    見她始終沉默,疏離感就像一種特別的涼意,如同蚊毒一般滲入了骨髓,慢慢透過江大志的心尖,沿著脊背一點一點傳播,直到傳入他的五臟六腑,直到舌尖兒發麻。

    難受,難受……

    難受得心快要僵掉了……

    接下來,他為了聽她的聲音,沒話找話:“今兒的風真大,天好像又涼了些。”

    “嗯。”小結巴說話了,聲音卻像是被風吹散了,帶著點兒嗚嗚咽咽。

    冷不丁地心里一激,他突然停下了腳步,側過身去,低下頭看著她,眼睛鎖定了她巴掌大的小臉兒,言語沉重:“結巴妹……!”

    “嗯。”

    迎上他炙熱的視線,小結巴心里不期望地咯吱咯吱作響。

    他想說啥,是不是要說和好?

    帶著希望看他,不曾想,江大志在躊躇,徘徊,徬徨了幾次三番之后,竟然扯著嘴對她嘿嘿一笑,“結巴妹,你的手真涼,我上次送你的手套呢?你怎么沒戴?”

    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結巴妹抽緊的心松開了些許。

    “丟,丟掉了——”

    手套丟掉了?

    江大志神色沉了沉,重新邁開步伐,聲音低了,“哦。”

    眼皮兒垂下來,結巴妹不說話。

    兩個人沒有走出幾步,江大志不太喜歡這樣的安靜,又自言自語一般說:“這里一共有33級臺階,結巴妹,你說電影院建造的時候,他們的老板是不是盼望著升升的意思?”

    “……不,不知道。”

    “你還記不記得,咱倆以前每次來這兒都喜歡數臺階。來來回回要走好多遍,數好多遍……”

    “嗯。”小結巴依舊低著頭。

    三十三級臺階,她或者會忘記許多事,但卻不會忘記這個數字。

    以及,關于這個數字的那些回憶。

    她不咸不淡的嗯嗯聲,讓江參謀又心煩了,“對了,那個程醫生是心內科的?”

    沒事兒,干嘛又提到這個名字?!

    小結巴的單純,自然揣摩不透他吃味兒的心思,垂著眼皮,她點頭,繼續說,“嗯。”

    “他叫什么名字?”

    “程,程家明。”

    “果然,連名氣都有學術氣息,和你們家真是挺配的……你父母這回沒有啥意見了吧?”明明心里不爽,偏偏又要不斷提起來,。喜歡一個人,總是在某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上反復琢磨,多少男男女女的感情,都飄在那個點兒上,不夠灑脫,就是一個大的問題,江大志也是如此。

    聞言,小結巴沒有說話。

    她的父母的確是喜歡程家明的,天天都催著他們能有什么進展。

    可是,她不愛撒謊,又不想像七七說的那樣直接承認,讓江大志難過,誅他的心,撓他的神,讓他食不安,寢不寧,覺得生活了無生趣,沒有了她連金錢都沒有意義。

    江大志沒有繼續說程家明,在他倆踏下最后一級臺階時,突然冒出來一句,“結巴妹,其實,都是我對不住你,當然,還是你的父母。那時候,我爸媽的做法的確是傷了他們的心。我真的能理解他們不待見我的原因。要是換了我自己有個閨女,去男朋友家里受到了那樣的傷害和委屈,我也不會諒解的……”

    “沒。過,過去了……”

    想到那事兒,結巴妹心里還真的沒有完全落下去。

    那天,她像一個紅屁股猴子似的被村民們圍觀著指點,人家說她是傻子,是結巴,是城里有毛病嫁不出去的閨女,根本配不上優秀的江大志……

    那一天,在她被父母保護“第五文學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得完好的人生里,是最為灰暗的一天。

    江大志也沉默了,為了自己的話。

    如果他有一個閨女……

    忽然之間,一個蠻詭異的念頭在腦子里閃過。

    如果他真有一個閨女,能像結巴妹一樣,是個小小的粉團子,說話也結結巴巴,一害羞就小臉兒脹得通紅,不知道有多么可愛呢?為什么他的父母就是不能明白呢?這么多年的斗爭下來,他已經不敢奢望父母能理解他的感受了。

    一個時代的人是一個世界,一個世界的永遠不能理解另一個世界的人。

    喟嘆一口氣,他小聲說:“前面天橋上就是賣排叉兒的,要不要買點?”

    排叉兒是結巴妹非常喜歡吃的小吃,兩個人每次來新世紀看電影,散場時她都會買上兩袋。打開一袋邊走邊吃,笑得小臉兒紅撲撲的。而另一袋兒她還要帶回家去吃,足見她有多么喜歡這種食物了。

    可惜,這一次,她只是一個勁兒的搖頭。

    “不,不用了……”

    “你不是喜歡吃么?”

    “……不,不了。”小結巴繼續搖頭,不給解釋,腳步邁得更大了一些。隨著她急促的腳步,一頭烏黑的長發如同爆布一般流瀉在她纖弱的肩膀上,發梢隨著腳步在舞動,在這個冬日里,搖曳出一種特別溫暖的弧度來。

    這種弧度,是江大志最喜歡看的。

    他偏愛看她發梢甩動的模樣兒……

    伸出手去,他像以往那樣兒輕觸了一下她的頭發,腦子無端端的就產生了好多旖旎的幻想來。

    他記得那一天,她也是這樣披散著頭發,緊緊抱著他,說她想要他……

    他還記得,她羞得嫣紅的小臉兒,還有彼此之間狂烈的心跳。

    手指上的發絲觸感生溫,如同心湖里長出來的水草,一點點纏繞住了他的心臟。

    想要解開束縛,已不能。

    “……到,到了……”

    走到汽車邊兒上了,小結巴有些尷尬的提醒正在失神的男人。

    江大志目光一暗,大腦獲得清明之后,換來的是他長長的嘆息和無奈。

    “嗯,上車吧!”

    握了好久的手,終于松開了。

    手心在涼風下的冷意傳來時,小結巴有些不能理解。

    不能理解松開了手,到底是解脫了,還是空虛了!

    ……

    ……

    準備拯救小結巴的寶柒同志,正在期待被拯救中。

    自從上了冷梟的車,就被他帶著一路出了京都城,不知道究竟要去哪兒。道路越走越偏遠,汽車上了高速,速度越來越快。就這速度,也差不多開了三個多小時才到地兒停下來。

    噢買疙瘩——

    下車第一反應,寶柒只想說這四個字。

    極其遠眺,巍然屹立的大山近在眼前,一片郁郁蔥蔥的大森林,寧靜而又致遠,了無生煙,安靜得仿佛一個歷經過無數歲月滄桑的老人。

    來之前,二叔說帶她去一個好地方。

    她承認,這兒確實是一個值得驚喜的好地方。

    尤其是大晚上的,干點啥壞事兒都方便。

    到這里,汽車已經不能再前行了,冷梟將車停留在了山腳下,帶著她沿著長滿青苔的小道往大山深處走去。一路上各種植物不時伸出枝椏來擋道兒。行走在山溝里時,更有許多不知名的鳥兒暗夜驚魂,撲撲騰騰地扇動著翅膀從樹森里飛出來。

    寶柒驚詫之余,每每抬頭,都能在不太明亮的天光中,看到鳥兒掠過草叢或者沖入林中呼嘯的樣子。

    額!

    景色好是好,別致是別致。

    可是,置身于這種能聽見山中水滴的悠靜聲,難道他不覺得忒可怕嗎?!

    尤其,可惡的男人連她的手都不牽一下,任由她在山里走得歪歪斜斜。

    丫到底要干嘛呢?她沒有問。

    因為不管他是要先奸后殺,還是要先殺后奸。對于這位爺已經做出來的決定,她都知道沒有辦法拒絕或者掙脫,還不如配合死得好看一點,走一步看一步。

    大山深處。

    寶柒的腳已經酸澀得走不動了,窩在一“第五文學”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個山坳子里,她背靠在一顆合抱著的大樹底下,累得直粗喘氣兒,不管說什么都不走了,“二叔,我走不動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抬腕看了看軍用手表,冷梟皺眉。

    坐在她的旁邊,他還是心軟了。任由她休息,專心鼓弄起來自己從車里拿下來的背囊。

    “二叔,你在搞什么?”瞧他一副專注著擰眉的樣子,簡直像在做戰前準備。

    冷梟不回答,側臉的輪廓在深山暗夜里顯得冰冷而陰鷙。

    盯著他,死死地盯著他,天生細胞敏感的寶柒同志,覺得越發不對勁兒了。

    “二叔……喂?”

    “嗯。”終于回答了。

    “你在干嘛呀?”

    抬起頭來瞄了她一眼,男人還是不說話。

    神秘兮兮地湊近了他,寶柒這才看到原本他在組裝一支M200狙擊步槍。眼睛锃亮,她現在無心再欣賞大山的黑夜景致了,說話聲音興奮了不止一點點,“喂,二叔,你是不是準備帶我去做什么偷雞摸狗的壞事兒?執行特殊的神秘任務?到底是殺人,還是綁架啊?”

    冷梟唇角微抽。

    還真是具有豐富的想象力。

    在大山里面來,殺誰?綁架誰?

    “喂,你專程從城里跑到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來,該不會只是為了打幾只山雞野味兒回去飽腹吧?”見他不作聲,寶柒繼續猜測。

    打山雞?狙擊槍打山雞!

    聽著她壓抑不住的興奮和好奇聲兒,梟爺的俊臉鐵青一片。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還真心沒有想到這小流氓膽兒真不小。大半夜的被拐帶到這種地方來,不僅沒有半點害怕或者驚悚,反倒像打了雞血似的興奮。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就她現在這股子勁兒,估計讓她去殺個人她也會毫不猶豫下手的。

    當然,他帶她來的目的很簡單——提前體驗野外生存。

    因為還有一天時間,她就要參加集訓大隊的小考了。

    首次考核的科目,還是他自己定下來的。

    他知道寶柒沒有過這樣的經驗,雖然相信她有過人的執著和堅韌性格。但是,他卻不能由著她什么都不懂和其它人一起接受那種嚴酷的野外生存考驗。因此,他必須提前教會她一些必備的野外生存技巧。

    咔嚓……

    槍支上膛,他向遠處瞄了瞄,動作帥氣,聲音冰寒。

    “寶柒,如果你身上什么都沒有,能走出這座綿延幾十公里的大山么?”

    一聽這話,寶柒剛才期待的興奮心情就沒有了。

    難道丫還真是為了來折騰她的?挑了挑眉眼,她扭曲著臉蛋兒,恨聲說:“剛才不是我自己走進來的,難道是你背我進來的呀?”

    “不僅能走,還要在山里生存。”

    “我又沒瘋,我為啥要在這兒生存?”

    陰惻惻的斜睨著她,冷梟瞅著她滿臉不爽的小痞子勁兒,大手揮起來,又撫上了她的后腦勺,嘆了一口氣,神色沉沉地說:“因為,你要接受考驗。”

    接受考驗?

    咀嚼這四個人幾秒,寶柒就恍然大悟了,看著他嚴肅的冷臉,她有點兒明白了。

    雖然沒有吃過豬肉,到底她也看過豬走路。野外生存訓練這檔子事兒她沒有干過,不過卻聽過不少。而且,對于特種部隊來說,這都是常規性訓練的小兒科。

    不過,對她來說么……

    想一想,心肝兒都得抖三抖。

    眨巴眨巴眼,她又憧憬開了,“首長是準備親自傳授給小兵?喂,這算不算是給我開小灶?”

    嘴角狠狠一抽,從來沒有對戰士搞得特殊化的冷梟同志,沉吟了幾秒,稍微有些別扭地勾起了唇。

    “算……吧?”

    “嘿嘿!”騰地一下站起身來,寶柒怪叫幾聲,開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叫算吧?當然算開小灶。行,首長英明,小兵贊成。趕緊的,咱們現在就開始教!”

    要知道,現在的寶妞兒正處于褪變和成長階段,凡是覺得對自己能夠考核過關有用的東西,她都能夠虛心求教和接受。更何況,冷梟在軍內的名聲她知道,本事她也親自見到過。他既然肯親自屈尊教導,指定有他自己的絕活兒,比如那種江湖上傳女不傳男,傳兒不傳女的東東什么的……

    嘿嘿嘿,越想越爽,她私心里終于滿意了。

    有了冷大首長的私人教導,豈不是事半功倍?就像那些大片兒里演的那樣。一夜之間,她獲得了十成的功力和傳授,明天清早,等她再次走出大山時,就可以橫刀立馬,威震整個特種部隊了。

    摸著下巴,她望天!

    熱血澎湃,恨不得一腳踏平整個山巒!

    嗷,牛掰的特種兵女戰士就要誕生了!

    為了不擾民或者引起其它的什么恐慌,冷梟在槍支上裝了消音器遞給她,高大的身體站了起來,看著她得瑟的小樣兒有些好笑。伸出手來捋了捋她的頭發,斜靠在背后兩顆合抱的香椿樹上,聲音冷沉地說。

    “寶柒,提高自己的能力,不是為了個人英雄主義。而是為了你自己和戰友的生命安全,懂嗎?”

    翻了翻白眼兒,寶柒保持沉默。

    丫的,首長說話又冷又嚴肅了,整得她都覺得自己像一個反革命份子。

    拖后腿,跑不動,打不來,上了戰場不僅自己去送死,還得連累戰友們犧牲。

    嘖嘖嘖,她深切的懷疑,像她這樣的落后小兵,如果真有戰爭,會不會被拉出去進行人道毀滅?

    “……我懂了,首長,為了戰友的安全,趕緊教我絕活兒吧!”

    絕活兒?

    冷梟自然不知道她心里那些搞笑的小久久,盯著她期待的臉色,他繼續說著不著邊際的話題:“真正帶兵的人,都得對兵狠。寵不得,護不得,訓練中受傷和流血,是為了確保他們都能活著。”冷首長平常就是一個不茍言笑的男人,此時說來,冷峻的臉上更是充滿了駭人的嚴厲。

    在紅刺,寶柒聽說過一些執行特殊任務的驚心動魄,想到有的戰友們生離死別……

    突然發現,其實冷梟是愛兵。

    因為愛兵,所以才嚴兵。

    雖然沒有親身經歷過,但寶柒卻能夠體會到那種感覺。

    害怕自己一會兒被感動得淚水橫流形象形象,她邪氣地掀起唇來,微笑著說:“行了,不就是拋頭顱,灑熱血,奉獻青春么?只要我有,我都大甩賣,成了吧?首長,思想政治總動員,咱能不能先別講了,把你那些絕招兒都使出來教我?嗯……告訴我,怎么才能在短時間內練就一身的特種兵功夫!能上天,能入地……”

    說著這席話的時候,她覺得有種不同于獲得金錢時的熱血,在血液里快要爆掉了!

    “想得美!”

    低低的沉聲喝止,冷梟直接打斷了她的幻想。

    嗷……

    心里狼嗥著,寶柒的理想豐滿得不行……

    可是……

    冷梟卻說,“不要想得那么天真,沒有任何事情是不吃苦就能得來的。”

    一股想做王牌女特種兵的精氣神兒,瞬間褪散了開去,寶柒腦子里充滿的興奮細胞們,也都通通被冷大首長一句話全體擊斃陣亡了。哎,看多了小說和電視劇果然不太好,大腦思維太容易跳脫出現實了。

    真是啥事兒都不容易啊,就連想殺人放火也不容易。

    想到這里,她又有些佩服游念汐了……

    真是一個牛逼的女人!

    一念至此,她心里一陣突突,既然沒有絕招兒,既然反正都是要吃苦……

    不如,明天再苦吧!

    拽著男人的袖口,她哼哼道:“二叔,你是天資聰慧,我是人性愚鈍,恐怕要有負你的栽培了……大晚上的,咱找個地方洗洗睡吧!?嗯?!”

    瞧著她說得言之鑿鑿,其實又想當逃兵,冷梟眸色一暗。

    迎著涼風,他站得身姿筆挺,不期然就說得自己多年前從軍生涯中的小尷尬來,“寶柒,沒有誰是天生的。老子當年練射擊的時候,天天趴在冰冷的地上瞄,老二都差點凍壞了……”

    啊?!

    寶柒尖呼一下,側過臉去看著他。

    想忍的,可是她確實沒有辦法忍住,扭曲的小臉兒頓時笑容綻放了。

    抱著肚子,哈哈大笑。

    愉快的聲音在夜風里傳遞得很遠……

    好不容易才終于止住了笑容,她抬起頭就發現了冷梟臉上恐怖的冷冽。

    艾瑪,怎么能嘲笑首長呢?

    她得嚴肅啊!

    舉起手,她乖巧地眨眼睛:“我錯了,二叔,我不該笑你的……不過,我就想問問,真的好奇死了。后來,你老二究竟凍壞掉了沒有啊?”

    一把摟過她的腰,冷梟皺了眉頭捉住她搞壞的小手兒放到嘴里,一口咬下去,幽黑的目光里瞬時跳出一抹怪異的火焰。然后,一本正經地低下頭去瞅著她,用唇貼著她的,意有所指的說:“壞沒壞,你難道不清楚?”

    咳!

    梟爺一句話,氣氛頓時曖昧了幾分。

    明明是在寒冷的冬夜,寶柒卻覺得臉蛋兒有些發燒。

    她不清楚么?才怪。

    不過,她得搖頭,“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冷冷一哼,冷梟環在她腰上的大掌有力一收,“小流氓,要真傷了,怎么搞你?”

    “靠!嚴肅點!趕緊教我怎么野外生存!要是我不幸陣亡了,你搞誰去啊搞?”寶柒天生就是不讓人的壞毛病,這么多年過去了,在他面前也沒有半點兒整改。有點羞澀勁兒什么的,一般都被她藏在了心里,至于矜持什么的,早被她咀來吃了。

    勒著她的腰,冷梟目色暗了暗,再次在她唇上啄了啄。

    抬頭時,目光里的寵溺,顯而易見。

    “寶柒,想成真正的特種軍人嗎?”

    我靠!

    這句話,太熱血了!

    心里狠狠閃了閃,寶柒堅定地沖他:“想!”

    大山深處,除了樹木什么也沒有,在這樣靜寂的環境里,她響亮的一個‘想’字兒,顯得無比的鏗鏘有力,直刺她自己的神經。

    她想!

    而且,她一定能!

    指著遠方看不清的山巒高大的黑影,冷梟突然沉了聲音,目光驟冷。

    “去吧,12點鐘方向,有人等你!”

    ------題外話------

    想不出來標題哈,大家將就著看!

    哈哈,7月2號了,親姐都在么?可還安好。俺家現在紛亂,還沒有鍋碗——汗了,買鍋碗去,有了鍋碗,再回來裝你們的月票!

       

       

U赢电竞 竞博| JBO竞博|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JBO| 竞博| JBO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 JBO|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