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122米  又驚險,又刺激!!

章122米  又驚險,又刺激!!

    冷梟面色一沉,心跳漏了幾拍。

    因為那個發出聲音尖銳聲音的人,正是寶柒。

    隨著監聽器里陸陸續續的聲音傳過來,冷梟眸色又暗了幾分,呼吸稍急,突然向外低吼一聲。

    “通訊員。”

    “到!”門外值班的晏不二趕緊推門進來,小心翼翼的偷窺著首長的表情,耳朵豎起來也開始傾聽里面的聲音,“首長!?”

    冷梟眉頭蹙緊,渾身凌厲氣息越來越濃。

    好一會兒,他像是下定了決心般,冷聲吩咐:“準備直升機。”

    “首長,您這是準備救援?”

    眉目里陰鷙不堪,面色更加發冷,對晏不二的詢問里,冷梟的臉色黑拉了下來,眸底劃過一抹陰戾的神色,“去準備!”用不著最好,萬一用得著……

    “是!可是……可是首長。考核任務要求不啟后勤保障……”知道自己話多,可是晏不二還是忍不住提醒。英明神武的首長大人啊,一再破例真可怕。

    轉過身來,冷梟盯住他,面無表情的樣子格外駭人。

    “執行命令!”

    “是——”

    晏不二話音剛落,監聽器里又熱鬧了起來——

    熱帶雨林里,寶柒陰沉沉的看著格桑心若,不再和她爭執誰對誰錯的問題了,聲音清晰的轉過頭來對戰友們說:“大家還是快點兒準備拔營吧,萬一惹了蟻群過來可就麻煩了。”

    蟻群?!

    抬起軍靴,沒幾下格桑心若就將地上的一群螞蟻給踩死完了。

    抬高下巴,她鄙夷地盯著寶柒,“168,你慌什么慌?!大驚小怪吵醒別人!果然是嬌小姐,不過是幾只螞蟻罷了,看把你嚇成這副模樣兒……膽小,你還當什么兵?”

    “格桑心若!”一個字一個字出口,寶柒咬牙切齒瞪著她,樣子冷得比冷梟還要像冰塊兒,“我告訴你,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它們更不是普通的螞蟻,小心惹大禍啊你!”

    剛才她睡得正香,被放哨的170給叫醒了。

    轉身一看,發現旁邊睡著的格桑心若和曼小舞不見了。

    一詢問,170說她倆出去小解,都好一會兒了還沒有回來,所以才喚醒她過去看看。

    雖然那兩位戰友不太待見她,但是看到170臉上的為難,她又不得不壓抑著自己的瞌睡蟲出來尋找。結果,幾個人在不足一百米的叢林里找到了兩位姑娘。

    一看之下,她嚇了一跳。

    格桑心若也是個膽子大的,竟然帶了曼小舞去雨林里摸了一只野兔回來,正在那兒剝皮,濃郁的血腥味兒招來了好多螞蟻在地上爬。

    這種螞蟻,她沒有見過,可是看那樣子,特別像血狼告訴告訴過她的那種——食肉螞蟻。因為它的個頭比平常見到的要大幾十倍,看著心尖都麻了,瘆得慌。

    熱帶雨林的食肉蟻群到底有多厲害?

    按血狼的說法,凡是蚊軍所過之處,能把所有的生命盡數殺光,就連大象都得害怕幾分,更別提人了,要是不小心招惹了蟻群,成千上萬排著隊過來的食肉螞蟻能在兩三小時之內把一個人連皮肉帶內臟吞噬得干干凈凈。

    一想到這兒,她身上麻了又麻,抖了又抖,趕緊回營房通知大家風緊扯乎。

    沒想到,她的話沒有完全引不起別人的重要,反倒對格桑心若和曼小舞好一頓嘲笑。

    看到還有螞蟻過來,寶柒心尖都揪緊了,一把抓住姚望的胳膊,嚴肅的說:“班長,趕緊讓大家撥營吧,動作要快點!這些螞蟻是先頭部隊……看這樣子,說不定遇上了蟻軍遷徙……”

    噗哧一樂,曼小舞聲音尖利的嘲笑:“蟻軍遷徙。行了,嬌小姐,誰怕誰走!我就不信了,堂堂幾個紅刺特種兵,還怕你的蟻軍……笑死我了!”說完,她又看向格桑心若,冷冷一哼,“165,看出來了沒有?你呀,白為人家操心了!哼!”

    沒有時間和她計較和爭辯,寶柒抓緊了姚望的手,“相信我,姚望,走吧,這里不安全!”

    相信她!

    喉嚨梗了梗,有了昨天的例子,姚望盡管心里有疑問,但是看了她一眼,還是什么都沒有問,轉過頭就吩咐幾個人:“大家準備拔營吧!螞蟻多了確實不好……”

    黑夜里的臉都看不分明,不過格桑心若明顯覺得委屈了,騰地一下站起身來。

    “要走你們走,我不走!我的野兔還沒有拔干凈呢。你們都相信一個愚蠢的女人?我問你們,你們身上還有多少食物?還能支撐幾天?我好心好意出去拔兔子窩為了誰?你們以為我和小舞是為了自己嗎?還不是為了這個拖后腿的。我們能挨餓,她能嗎?不等七天她就得餓死——我們大半夜不睡覺,為她解決口糧,難道錯了嗎?你們幾個爺們兒怎么沒去抓幾只兔子山雞回來給大家果腹?哼!”

    “格桑心若,我再說一次,愚蠢的人是你!”寶柒猛地沉下了嗓子,聲音冷下來的樣子,還真有幾分氣勢,“我告訴你,不走就等撿白骨頭吧!”

    其實,她心里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蟻群會來。

    不過對于生死的問題,她向來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氣氛,一時間降到了冰點。

    看著這位平時笑盈盈的姑娘突然狂野發飆,大家一時沒了反應。

    格桑心若更是毫不讓步:“好心當成了驢肝肺!168,你狗咬呂洞賓!”

    “呵呵——”干干的冷笑了一聲,寶柒換著眉,目光邪邪的望著她,用槍不屑的挑著她手里血淋淋的野兔:“165,你以為野外生存,部隊會給大家準備這么物產豐富的地方么?天天燒烤野兔,煙薰野雞那就是神仙日子了?長點腦袋行不行?”

    “好好好,且不說我們國家的熱帶雨林沒有食人蟻,就算有,咱們可以生火,它們總怕火吧?”

    “火,火……165,你生的火呢?你生一個給我看看?”

    話被噎了一下,格桑心若遲疑了。

    的確,下了整晚雨的叢林里到處都是濕漉漉的,而他們身上都沒有配發能夠引火的工具,完全生不出火來。遲疑幾秒,她并不服輸,“熱帶雨林的天,四季如夏,明天天一亮就晴了!”

    “明天?!行,不和你扯,你們愛信不信,隨便!反正我不陪死了!”說完這番話,寶柒收斂起臉上的情緒,返回了帳篷,打包好屬于自己的東西,她扛在背上抬步就走。

    “168,別任性——”

    “168,等等——”

    “168——”

    幾個戰友急切的跟過來阻止。

    “任性?”嘴里小聲念叨一下,寶柒纖秀的眉頭蹙了蹙,眼神兒一一掃過眾人看不清的臉。那一抹突然劃過臉上的凌厲,看得眾人有些肝兒顫。可是,她只是稍稍動了動嘴皮,說了兩個字。

    “再見!”

    有的時候,說什么都沒有用,不如直接用行動激他們。

    她知道,他們關心她,自然會跟她走。

    果然,一把扣緊她的肩膀,姚望急得眼圈都紅了,攥緊拳頭揮手指揮。

    “速度,速度,快,咱們收拾東西拔營!”

    幾個男兵互相看了看,雖然都聽說過熱帶雨林有蟻群這種東西,但必須沒有親眼見過厲害,心里還是沒有太過相信,因為那種傳說中的食人蟻國內沒有。不過,眼看著寶柒死活要走,班長又下了任務,他們還是趕緊收拾起東西,大約不過兩分鐘就整裝待發了。

    然后,正要拆班用帳篷時——

    “不許拆帳篷!我們不走!”格桑心若和曼小舞像是和大家伙兒扛上了,一雙眼睛里全是不憤,“這頂是班用帳篷,你們拆走了,我和164怎么辦?我們是女兵,你們還有沒有點兒人情味?!既然要走,你們自己走,帳篷留下!”

    攥了攥拳頭,姚望略略思忖了一下,阻止了拆帳篷的戰士。

    “帳篷留給她們。”

    咬牙,格桑心若氣憤地丟下手里的野兔,說:“一個女人,攪混了一窩湯!”

    微瞇著眼睛看她,寶柒的眉頭一直冷冷蹙著,小臉上被偽裝油彩遮住了面色,看不出來她的情緒和心思。諷刺一笑,她低頭檢查完槍械,扣上了頭盔,不再和格桑多說廢話,轉身就真的走了。

    來時一行十人,剩下了八個人……

    大家走得很慢,心里都有些沉重,自然也不會走的走出太遠。因為畢竟那兩個是女同志。大概就在離格桑心若二人千米遠的另一個山坡上,他們停了下來,準備找個地方休息。

    正在這時,通訊器里突然傳來嘀嘀嘀的警報聲……

    接著,就是格桑心若和曼小舞驚嚇之后的尖叫聲……

    “……螞蟻,螞蟻,好多螞蟻過來了……”

    “164,快跑,你快跑,不要管我……”

    “165,嗚,跑不掉了……圍過來了……啊……啊……”

    尖利又恐怖的聲音,在耳邊蕩起,幾個人心下俱是大駭,看到寶柒時都流露出不太相信的神色。她說有蟻群,蟻群果然來了……而寶柒則是望著黑沉沉的天空,只見上面仿佛呈現著一抹詭異的色彩。

    血狼師父,又救了她一次啊!

    剛剛還在針鋒相對的戰友,現在正在用撕裂般的聲音求救,他們該怎么辦?

    幾乎沒有遲疑,姚望迅速放下身上的背囊和行裝,大聲吩咐另外的戰友:“你們繼續往前去,我去救她們!”

    “班長——”幾個男兵也不甘示意,紛紛解開身上的背囊和裝備,準備過去營救。

    男人么,都是血性的。何況還是戰友,他們怎么能真的由著兩個女人在那兒被螞蟻啃?!

    再說了,人多力量大不是么?

    “不要過來!你們先保護168離開,我先過去看看情況再通知你們,不要全部過去被圍住!”姚望話音還沒有落下,人已經如同離弦之箭一般,消失在了沉沉的夜色之中!

    “姚望,你個死豬頭!”想到格桑心若的尖酸刻薄,想到她不聽話,寶柒心里直咬牙。

    “168,你見過食人蟻么?真有那么厲害?”看到她臉上的神色,一個戰士問。

    “一只,幾只,十幾只,幾百只當然都不可怕。你想想,如果是成千上萬只,幾百萬,幾千萬只呢?能夠綿延十幾里的食人大蚊群呢?什么境況?”說到這兒,她又想起了血狼那天對她說過的一個二戰傳說。

    “我聽人家說,在二戰的時候,德軍為了抄近路,一支1800人的部隊進入了熱帶雨林,結果遭遇到食人蟻大遷徙。結果,1800人……等找到的時候,只剩下1700多堆白骨……其余人不知所蹤……”

    說到這個,她身上抖了抖,自己的雞皮疙瘩都快要掉下來了。

    幾個戰友,默默不作聲。

    嘆了一口氣,她又說:“走吧,我們也回去看看!”

    雖然她非常的不情愿,可是現在,姚望過去了,他們除了回去還能怎么辦?

    血狼說,在野外對付蟻群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火了。可惜了,昨晚上大雨把整個大雨林都淋得潮濕了,這鬼天氣,想要來個鉆木取火都不太可能。

    該怎么辦?師父啊,為何不多教兩招兒?

    心里沉甸甸的,對于突如其來的蟻群威脅,她手足有些發僵,一種特別恐怖的陰影籠罩在心頭。

    呯——

    突然間,有人鳴槍了!通訊器里,傳來姚望急促的聲音。

    “你們幾個不要過來,螞蟻太多了……太多了……不要過來送死!”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169,對不起……”這是格桑心若的聲音。

    這個時候,他們七個人已經走到了離之前的宿營地不足500米的地方了。站在宿營地對面的大山坡上,寶柒就著夜視鏡望向對面。

    而極目眺望的情況,實在太讓人驚悚了——

    姚望趕過去也沒有能夠將她們將出來,現在三個人已經完全被食肉螞蟻給圍在了中間。食肉蟻四面八方涌了過來,越來越多,正呈上升趨勢。在她的夜視鏡里,只能見到黑壓壓的一片,完全看不到盡頭……

    而食人蚊軍們,半點沒有被姚望的槍聲給嚇得‘軍心渙散’,它們依舊整齊的排著隊迅速往前推進。可以說,比任何一支軍隊的組織都要嚴密。在生存面前,這些看起來毫不起眼的螞蟻,比人的戰斗能力似乎更強,步調一致得能讓任何一支軍隊汗顏。

    因為它們沒有一只怕死的,擺在它們的面前是口糧,是它們正準備共饗的食物。

    一抖,二抖,三抖……

    渾身像爬上了無數的螞蟻,寶柒毛骨悚然!

    如果可能,她真想迅速撒丫子就跑……

    可是,她不能,里面圍著的人是姚望。

    深呼吸一口氣,她沒有再允許自己慌張和害怕,壓著通訊器大聲呼喊。

    “169,169,不要遲疑,趕緊挖個坑把野兔埋掉——”

    埋掉?!

    來不及回復她,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陣仗的姚望心驚之余,迅速拔出軍刀在地上刨坑。而旁邊的格桑和小舞也像是剛剛反應過來,幫忙刨了起來。不過轉瞬之間,野兔連同無數食肉蟻的尸體悉數被埋下去了。

    可是,已經嗅到了食物香味兒的食肉蟻大軍們,并沒有停下它們的腳步。

    一個接著一個,延綿的路線越來越長,更多的席卷了過來!

    寶柒心跳如雷。

    無法準確描述那種震撼的場面,實在太過令人窒息了!

    在成千上萬的食人蟻堆里,比它們大無數倍的人類,竟然會變得無比的渺小!

    眼看前方的食肉蟻已經躥到了三個人的腳下,幾個來回腳和武器并用的跳躥著處理接受的食肉蟻。一會兒工夫,蟻尸已經堆積成群。可是,后面的蟻群還是在前赴后繼,半點沒有因為同伴的死亡而退卻半分。

    數量如此多的食肉蟻……

    難道,不僅僅是食肉蟻覓食,他們不巧正是遭遇了食肉蟻大遷徙?!

    蟻群肆虐——

    蟻浪翻騰——

    場面太驚悚了,寶柒來不及思考太多。既然生不了火,她現在要救姚望只能依靠自個兒的‘超人’能力了。首先,找一只帶有血腥味兒的活物……

    活物,活物,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她上哪兒去找一只活物?

    目光垂了垂,她看到了自己。

    事實上,寶柒從來沒有那么偉大的犧牲精神,如果那個人不是姚望。

    因為,她絕對不能眼睜睜看著姚望葬生蟻群……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事情不過轉瞬之間……

    她的腦子以極快的速度飛轉著——腳?不行,腳不能受傷,腳還得用來跑步。臉?臉更不能動它,臉還得圖個漂亮呢?!身上器官更不能受傷。一咬牙,她不再猶豫,抽出隨身攜帶的軍刀,狠狠一閉眼睛就往自己的左臂上插了進去……

    嘶呀!她驚呼一聲兒!

    鮮血,頓時從左臂上涔涔而下……

    “168,你干嘛?”幾個戰友急眼兒了,有男人在,啥時候輪到女人?!

    “你們,趕緊給我繞開跑!放心,我有辦法跑出去的!”她急切的喊了一嗓子,命令著戰友,樣子看上去比老兵的資格還老,不容他們反駁。

    其實,她心里虛得要命。

    辦法,狗屁的辦法,命運只能交給她兩條腿了!

    吩咐完,她接著壓著通訊器往另一邊跑,然后喊:“169,169,我現在把蟻群大部隊引開。你們三個迅速消滅掉周圍的食人蟻,與我往相反的位置跑。分散蟻群,各個擊破……完畢……”

    “寶柒——”通訊器里,姚望大喊,沒有叫編號,直接叫了名字。

    他想要跑過來,可是落腳全是螞蟻,直往身上鉆,除了迅速處理掉它們,他完全沒有辦法挪步。

    “啊,不要——168——”格桑心若難受得尖叫著,一邊兒跺腳踩螞蟻,一邊兒撕心裂肺的喊:“168,你要做什么?我們不需要你救,你快滾啊!快滾!滾遠點兒——”

    “168,168,不要啊!你不要這樣!”曼小舞驚叫著遠遠看她的身影,也跟著大聲叫嚷!

    不知道誰的眼睛,濕了,紅了,潤了……

    格桑心若咬牙切齒,一直覺得是個廢物的姑娘,竟然敢插自己一刀,為了救戰友!

    黑沉沉的天幕下,寶柒看不見格桑心若的表情,可是她卻能在她持續不斷的尖聲著怒罵里,感受她出自真心的關切和維護。雖然她在破口大罵她。但是她心里知道,格桑心若其實并不希望誰因為她受到傷害。

    “閉嘴吧,格桑心若。你以為我是為了你們?放心,跟你半毛錢關系都沒有,我只是為了救169!”仰著頭望了望天,寶柒飛快用軍刀劃開胳膊上的衣襟。然后垂下手,讓胳膊上的鮮血一點點滴落在地面上吸引蟻群過來。

    接著,她放開身上的背囊,將身上所有的負重全部拋下,準備輕裝上陣,等蟻群成功被吸引過來之后,來一場寶柒式的二萬五千里長征大奔襲。

    很快,蟻群就嗅到血腥的味道。

    來自人的味道,比野兔更加讓它們敏感。

    終于,蟻群開始有了異動了,有一些改了方向往她這邊兒過來了……

    速度極快的,黑壓壓的一群,兵分幾路開始向她包抄……

    我靠!

    不得不說,有的時候,人的思維太多,行動能力還真特么不如螞蟻!

    就在她奔跑的過程中,她這么想著。又有點驚奇自己在這個時候,不僅沒有神號鬼哭,竟然還能有這樣敏捷的分析和思考。看起來,果然血狼師父說得對,她寶柒就特么是個人才!

    “寶柒——”姚望被突如其來變化和災難弄得心驚肉跳,心神俱裂。看著她小小的身影迅速沿著反方向消失在了夜色里,被一群黑沉沉的蟻群浮浮沉沉的追趕著,他不由得撕心狂呼。

    “寶柒……不要……你快跑遠點……”

    “168,跑啊,跑啊……”

    “168……快跑啊……”

    奔跑之中的寶柒,根本聽不清他們在說些什么,只知道跑啊跑……

    這時候,滿身都爬滿了螞蟻的格桑心若心都擰緊了,視線落在奔跑而去的寶柒那個方向,瞪著眼睛,像是一個失心瘋了的姑娘,嘴里大聲叫喊著,咿咿呀呀胡亂喊。

    “啊……啊……168,快跑啊,跑快點……”她的聲音里,隱隱已經夾雜起了哭聲。

    “讓你閉嘴!”寶柒的聲音,從通訊器里傳了出來,“我就是變成一堆白骨,也比你好看點兒!”

    “168……168……嗚……168……”

    格桑心若哭了!

    她其實是一個十分血性又剛強的姑娘,剛才被螞蟻圍攻的時候她沒有哭,就算她以為會被螞蟻咬死她也沒有哭。可是看著這個自己平時總是損她罵她的弱質姑娘為了救她引開蚊群……

    她哭了,不由自主的失聲大哭了起來……

    此時,他們三個人身邊的食肉蟻已經越來越少了……

    接著,三個人很快就將余黨給清剿干凈了。顧不得身上被螞蟻叮咬過的難受勁兒,姚望直接就奔著寶柒的方向追了過去,心急如焚,覺得自己真是太沒用了。一輩子都說要保護她,臨了竟然還要她來保護!

    跑,跑,跑——

    寶柒奔跑著,不得不承認,人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真的能夠發揮無窮無盡的潛能力。就比如她現在飛奔的速度絕對是超常發揮的。如果那些田徑運動員也這樣,誰要跑到了最后就一槍擊斃,估計整個田徑賽場上的速度都不知道會提升多少倍。

    蟻群在她身后追趕著,沿著她手臂上的血腥味兒來了。

    而且,食肉螞蟻儼然是一支善于包抄的大軍,老實說,她真有點兒好奇它們究竟是運用了什么樣的通訊工具來發號施令的。因為,沒有跑一會兒,她就成為了蟻群中的食物了。

    弓著身體,她氣喘吁吁的停下了腳步。

    她跑累了,手臂上痛得麻木了,鮮血淋淋,嚇得渾身的毛孔全部都打開了。

    瞪著一雙銅鈴式的大眼睛,她看著前方像是沒有邊際如同洪水般涌過來的蟻群……

    緊張?恐懼?害怕?

    綜上,全部都有!各種各樣的負面情緒輪番折磨著她本就脆弱的小心肝兒。生活兜兜轉轉,不停的輪回演繹,遇上啥事兒都正常。不過,寶柒真的沒有想到,竟然會猝不及防的遭遇上這么倒霉的事兒。

    就在她思忖之間,食肉蟻的先頭部隊已經快要爬上她的褲腿兒了,害怕得全身直發麻軟,她抖了抖雙腿,條件反射地拿腳去踩它們。可是大螞蟻的數量實在太多了,她完全就踩不過來。

    而且,一腳踩下去,踩死幾只,又會有更多的順著褲腿兒爬上來。

    不被咬死,也得被嚇死!

    NND,她覺得自己真特么的衰,不是沒有想過死亡。但真心沒有想過這輩子會是被螞蟻給咬死的。

    神經快要崩潰了!

    這是一幕多么震懾人的場景啊,比午夜兇鈴更加恐怖,比任何一部大自然的災難片還要讓人心膽俱裂。有誰會知道,就在這一方天地里,正在演繹一部人和蟻的生死較量?

    “寶柒,我來了,你不要害怕!”

    姚望跑過來了,望著面前如洪水般黑沉沉奮力向前的蟻群,他想要向包圍圈里面沖。

    后面幾個戰友也過來了,激動得早就棄了背囊,也想要沖進來……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寶柒壓著通訊器大喊:“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學”看最新|章節169,還有你們幾個,誰都不許過來和我搶功勞!姑娘一輩子沒干過幾件好事兒,沒想到臨了還得做一回女英雄。這一回,怎么著也得立個一等功了吧?不許過來啊,誰過來,我就馬上自殺!”

    一邊說著,她一邊兒揮舞著手里的軍刀。

    她當然不會自殺,不過,卻可以嚇退那幾個想要和她同生共死的戰友。

    吼完這句話,她又退后了幾步,被多得如同水流般的蟻群逼得沒處躲藏。

    “寶柒——”姚姚失聲痛呼,大聲嘶吼。

    可是,食肉蟻對他的喊聲置若罔聞,一門心思愛上了中間那塊食物。

    眾人被她的剛烈給震驚了,一個個血紅又駭人的眼睛都快要從眼眶里瞪出來了。

    “168……168……”狂吼,嘶吼,山崩地裂。

    這情形,搞得寶柒有些膈應。

    其實她真的沒有那么偉大……

    不想再聽他們的聲音了,她松開了通訊器。

    傻乎乎的望了望天,她自言自語一般喃喃低語,“二叔啊二叔……哎!”一邊兒喊著,一邊兒來回跳動著,沒有到最后一刻,她到是沒有放棄反擊,還在和食人蟻的軍團做著最后的抗爭。同時,嘴里也沒忘了責罵冷梟。

    “二叔,瞧你把我給害的多慘,小命都快要玩完了。現在你滿意了吧?嗯?”

    吼著,罵著,她當然沒有指望他能聽見。

    不過么,卻可以借他的力量,給自己打氣兒,

    忽然……

    頭頂上傳來一陣陣軍用直升機的轟鳴聲……

    對于這種直升機的聲音,她現在非常的熟悉,熟悉得想仰天大喊。

    難道某人感應到了,來救她了?!

    仰起頭來一看,直升機果然是往這個方向來的,機身上的燈光在天際若隱若現,正從遠處迅速的飛過來,飛行的速度極快——

    她有些驚訝,有些驚喜,一直抬起頭望著,差點兒忘了對付正在侵略她的螞蟻……

    不過頃刻之間,直升機就近了,越飛越低,很快便到達了她頭頂的位置。緊接著,一個繩梯就從機腹下面懸垂了下來。隨著繩梯落下的是男人矯健的身影……

    快垂到地面時,冷梟伸出手,大吼,“把手給我!”

    “二叔……”熟悉的聲音讓此時身陷困境的寶柒眼眶有點發熱,被螞蟻騷擾得她渾身不停的瑟縮,嘴唇囁嚅著有些發傻,有些不敢相信他會從天而降,“你怎么會來?”

    “速度,傻子!”

    見她還在那兒發愣,冷梟黑著臉跳落下來。

    一只手緊箍住她的腰,另外一只手迅捷的攀上繩梯而上,動作行水流水,利索得宛如神兵。

    直升機慢慢升空,沿著繩梯上去,冷梟懷里抱著一個女人也沒有費多大的勁兒。而兩個人脫離了地面之后,在身上爬行的那些螞蟻沒有了大部隊的支援,就是一只只死蟻了。而還在地下攢動的蟻軍們,沒有長翅膀更不能飛,只有在原地來回的蟻頭攢動著。

    直升機在黑夜里飛過來,姚望和六五班其它幾個戰友自然也都看見了。

    除了姚望,一個個瞠目結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首長專機……

    首長親自跳下來抱了168上去……

    首長焦急的樣子,像對自己的女人……

    目瞠口呆之余,沒有人能想明白168和首長之間的關系,只有心知肚明的姚望一張俊臉差點兒能擰出水來。終究,他還是不能保護她的那個男人。

    由于考核地區出現了食肉蟻群,紅刺指揮部出于對新兵戰士們的安全考慮,迅速派兵帶了滅蚊的工具進入了考核的雨林地區進行消滅。很快,這一支龐大的食人蟻軍絕大部分或葬身火海或者中了毒霧而亡,只有一小部分逃脫了追捕。

    命運給他們開的這個大玩笑,終于結束了!

    有誰能夠想象得到,就在這片美麗的熱帶雨林地區,剛才有人差點兒遭受了喪失生命的災難?

    而在數日之后,才有報紙報道,在春城某執帶叢林地區,某部隊遭遇了有歷史記錄以來最為嚴重的食肉蟻群大遷徙。逃亡的小股蟻群兩日后又再次襲擊了該地區一個村落,致使該村落受到了嚴重的自然災害,莊稼和畜牲受災嚴重,好在沒有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學”看最新|章節人群傷亡,政府派出專家對蟻群進行了有計劃的徹底剿滅云云。

    ——★——

    直升機上。

    冷梟處理完寶柒身上的傷口,又替她在有螞蟻叮咬過的地方通通涂上了特效藥,終于長吁了一口氣。不敢想象晚到一步的后果,他放下藥瓶時,面上冷氣森森。

    “膽兒還真不小!”

    “……膽大心細,來個一等功吧?”眨巴著眼睛,寶柒無理要求。

    冷冷一哼,冷梟居高臨下的瞪著她,狠不得掐死她。

    一個平素里弱不禁風的小姑娘,到底什么力量讓她能臨危不懼,比男人還要勇敢,竟然還能想出那種辦法去救人?一想到這個,一想到她和姚望兩個人之間扯不斷的歷史淵源和青梅竹馬的關系,他心里不免有些不爽。

    沉了沉嗓子,他問:“寶柒,如果不是姚望,你會么?”

    “那得看是誰!”挑了挑眉頭,寶柒實話實說。

    大掌摩挲著她的臉,冷梟替她披了一件自己的衣服,將她抱在懷里,沉默了好久又才接著問。

    “如果是我?”

    “你?”歪著頭,看了他好半天,寶柒甜甜的笑了!

    然后,她搖了搖頭,斬釘截鐵地說:“不會!”

    捏緊了她的手臂,冷梟將她鉗制在懷里,面色又黑又沉,咬牙切齒得像個嫉夫。

    “沒良心的狗東西!”

    甩了甩自己的腦袋,寶柒好不容易才將剛才讓她心尖發麻,頭昏目眩的食人蟻襲擊一幕給甩了出去。身體本來就精疲力盡,既然如此,她索性全身靠在他的懷里,小聲卻又認真的說:“如果那個人是你,自然用不著我救。像這樣的情況之下,我會首先把自己保護好,盡量不給你添麻煩,就是對你最大的幫助了……”

    一席話,自然又生動,冷梟心里微動。

    在她心里,他真的有這么厲害么?

    沒有男人不喜歡自己女人的夸獎。雖然寶柒這句話并沒有夸獎,可是卻比任何的夸獎還要讓冷梟動容,眉頭微微一動,他箍緊她的雙臂松了松,冷冽的面色散了開來,下巴抵著她的額頭。

    沒有多說其它,只是低低喚她名字:“寶柒。”

    抱著她,他有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

    ……

    寶柒覺得自個兒很幸福。

    此時,她在一個離小考區域最近的縣城里。

    為了不把她包扎的傷口弄濕,她洗澡的全程都是享受著首長的星級服務。從原始叢林到燈紅酒綠,她覺得自己仿佛穿越了一次時空!要知道,能在野外生存訓練的小考中途出來洗一個熱水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節澡,吃一頓大飽飯,簡直就是天王老子的待遇了。

    看著她弄得到處都是於青的身體,冷梟的眼睛卻刺得不行。

    第一次,他有些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

    這樣真的是為了她好么?

    為了不影響到她手臂上的傷口,一個澡洗得特別的快,他拿著大浴巾將她抱出來放到床上之后,擦拭干凈又找了件兒自己的男式大T恤替她套在身上,接著,就抱到了沙發上坐好。

    沙發前的茶幾上,擺著幾樣簡單的飯菜。

    不過,再簡單的食物對于現在的寶柒來說,通通無異于三牲五鼎,珍稀盛宴。一張洗過的臉紅撲撲的,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瞧著茶幾上,一時間,食指大動。二話不說,她拿過筷子,不等冷梟招呼,直接就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

    坐在她的旁邊,冷梟滿臉陰沉,“慢點,沒人和你搶!”

    眼皮兒都沒有抬一下,寶柒的目光差點兒掉進了面前的玉盤珍饈上了,吃著咀著,嘴里小聲咕噥,“不錯,真不錯。二叔,現在我才發現,原來吃東西竟然是一件這么美好的事兒!餓啊,停不下來!”

    “小心噎著!慢點——”

    “不能,再不吃東西下去,胸前的兩團兒都快要縮水了……”咕噥著,她邊吃邊說。

    要知道,她昨天到現在就啃了半包方便面,一塊壓縮餅干,剩下的半包還被她當寶似的放在了背囊里,最后還在救人的時候甩掉了。靠,想想自己英勇的舉動,她都有些不敢相信,到底是一種怎樣的精神?

    見她吃飯那個潑勁兒,還有嘴里吐出來的流氓語言,冷梟眉角直抽抽。

    嘆!

    大掌不輕不重的在她后背上輕撫著,他沉默了。

    半晌,突又聲音沉沉的說:“要不然,不考了吧!”

    “……”咀嚼著食物,寶柒終于抬起頭來瞄他了,不過卻沒有說話。

    冷梟蹙眉,“嗯?”

    “不行。”直接否定了他的建議,雖然寶柒有些鄙視自己這樣回答。可是含含糊糊之間,她還是這么說了出來,“你是首長,你不能出爾反爾,更不能為了我一個人違反原則。再者說了,你也看出來了,我不比你手下那些兵差吧?是不是?嗯?”

    著重挑著眉頭詢問最后一句,她停下了扒飯的手,小樣子清澈又空靈,仿佛特別需要他的肯定。

    冷色的眸子微微一閃,冷梟的目光落在她手背的於痕上。

    喉嚨一梗再梗,視線兒迷離的微瞇,輕吐一個字。

    “是。”

    一個字,說得有力而莊重。

    寶柒得瑟了!

    燈光下,男人如同雕刻般深邃的五官里,全是對她的認同。

    繼續端起碗,她胡吃海喝著,小聲兒嚷嚷:“噢啦!就這樣吧。能讓我吃飽喝足,已經算是你給的最大福利待遇了。晚點兒就送我歸隊吧。希望不要被人發現才好。”

    “嗯。”

    沉沉回答著,男人的大手在她腦袋上揉搓了幾下,嘆息一聲,沒有了下文。

    ……

    ……

    沐浴在熱帶雨林明媚的晨光之中,寶柒迎來野外生存小考的第六天。

    不得不說,她真是六五班的福星。

    有了她的六五班真是萬分的幸運。僅僅六天時間,謝銘誠要求小考的目標五樹六花,共計十一件桿物,他們已經全部搜集完畢了。

    現在,一行十個人正在往來自大地圖所標的B點進發著。

    差就回去就交任務了!

    就算不是最快的,也一定不會被淘汰了吧?

    一路上,氣氛十分融洽。

    詭異的是,那天晚上冷梟送她再次歸隊之后,全班幾個戰友除了關心她的身體情況,竟然半句話都沒有問她的去向問題。而且,幾個一向喜歡對她殷勤倍致的男戰友,雖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對她好,可是言語之間就謹慎了許多,更沒有之前沒事兒說倆葷段子的哥們感覺了。

    寶柒心里猜測,他們當時肯定看到冷梟出現了。

    只不過,他們不好也不能說出來。

    既然人家不提,她自己也不可能主動提起。

    不過,他們的心里,一定算是徹底了解她果然是一個關系兵了吧?!

    經過六天的考核時間,寶柒已經基本褪去了新兵的姿態,在六五班里擁有了比崇高的檔次稍低點的位置。和出發的時候不同,已經獲得了五樹六花的他們,一個個的表情都放松了許多。

    玩笑開來開去,沒有人再拿她洗涮了,她反倒有些不習慣。

    “169,B點目標大概就在前方兩公里了。”一個戰士小聲匯報。

    勝利在望,姚望握拳,“大家全速前進!”

    格桑心若和曼小舞,一路上都跟在寶柒的后面,眼看離目標B點越來越接近,她倆動了好幾次嘴皮,都沒有把想說的話說出來。

    心里嘆了嘆,寶柒突然目光轉了過去。

    “想說什么,說吧?”

    喉嚨口噎了噎,格桑心若頓住腳步,驚了一下。

    她完全沒有想到她會突然回頭,更沒有想到她竟然像長了后眼兒。

    “你怎么知道我有話要說?”

    “……要說就說!”寶柒有些不耐煩。

    當然,主要又累又餓!

    格桑心若的臉上,帶著被她看穿了的尷尬,垂下了眼皮兒,“168,我和164正式向你道歉!我……要不然,我來替你背背包吧?”

    淺淺的笑臉凍結在了臉上,寶柒甩給她一個冷眼。

    “又來了,看不起我?我不會自己背啊?”

    遞出去的手,窘迫地停留在了半空中。

    不好意思地拭了拭額頭的汗,格桑心若索性把臉給放了下來,“我沒有那意思。168,我欠你一條命!”

    淡淡睨著,寶柒訕笑:“我對以身相許的戲碼,沒有興趣!”

    她是一個厚臉皮的姑娘,說什么都率性。可是人家格桑心若不是,臉蛋兒上‘騰的’就紅了。

    因為,說到‘以身相許’四個字,她就聯想了以往在女兵宿舍臥談會的時候,她和小舞說愿意對首長以身相許的典故來。真糗!雖然她們不知道她和首長究竟是什么關系。但是在那樣危險的時候,首長會突然現身親自解救她,就摟在懷里那個樣子……

    越想,她越膈應自己了。

    垂下頭來,她有些不好意思。

    “168,我和小舞以前晚上吧……就是嘴上說說,沒真想把首長怎么樣的……”

    “你們想把他怎么樣都沒有關系,關鍵的問題是……”寶柒這個人向來如此,說話直接,半點兒面子都沒有給她,明明臉上帶著笑容,聲音卻邪氣得有些瘆人:“關鍵是他想不想把你們怎么樣。而且吧……”

    “而且什么?”格桑心若是個直性子,受不了別人說話藏半句。

    “我說過了,165,你真的不要感激我。我本來也不是為了救你的。你應該也看出來了,我這個人沒有那么崇高的情操,我要救的人只是169。所以,收回你的感激吧,以后該怎么樣損我,你還接著怎么損我。”

    話音落下,她加快了腳步。

    無奈地緊跟著幾步,格桑心若有些難為情了,“我不會了,168,雖然你的軍事素質是差了一點。但是我發現,你掌握的軍事常識一點也不比我們少,是我們就該向你學習。我現在……我是真的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了,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

    “行了,我接受了!不過……”寶柒橫了她一眼,望天無奈的小吼:“如果你不再損我了,我會退步的,你懂不懂啊?”

    拿下頭上的軍帽扇了扇,格桑心若臉上滿是狐疑的色彩。

    “我不懂。”

    使勁兒拍一下她的肩膀,寶柒怨氣沖天,“不懂就砍手!”

    格桑心若哪里知道,她寶柒就靠著她的貶損才能有前進的動力啊?

    不敢想象,她要是不損自己了,她該怎么面對那些兇殘的軍事訓練。

    嘆一口氣,她興致不高地繼續往前走,看上去心事重重。

    事實上,格桑心若更加弄不懂了。可她是一個特別執拗又較真兒的姑娘,沒有弄懂就非得弄懂,拽了拽始終悶著腦袋的曼小舞,向她施了個眼色,又跟上了她的步子。

    “168,我和164說過了,咱倆的命是你撿回來的。現在咱們又特別崇拜你。所以,咱倆決定了,以后在部隊里,你讓咱干嘛就干嘛,絕對不多吭半句!”

    不是吧?!

    寶柒側過身來,有些驚恐的看著這兩個姑娘!

    三個女兵的年齡相仿,心若小寶柒一歲,小舞小她兩歲。做姐妹其實也是差不多的,而現在,瞧著她倆的意思,這是要搞部隊小團體,要讓她做她倆的女老大了?

    摸了摸下巴,她故意擰著眉頭問:“部隊不允許拉幫結派!”

    格桑心若看著她,說不出來是笑還是哭了:“168,就咱們三個女兵,談不上拉幫結派。反正以后你就是我和小舞的大姐,只要是不違背條令條例的事兒,我們一切都聽你的。”

    好不容易收了兩個小妹兒,竟然還得受條令條例管制。

    寶柒的眼皮子搭拉下來,嘆:“那就用不著你們了!”

    “為什么?”

    “因為我干的事兒,大多數都是違背條令條例的。”

    “額!”格桑心若噎住了,和曼小舞互望了一下,像是下定了決心,“不怕,從此以后,上刀山,下油鍋,咱倆都聽你的!滴水之恩都得涌泉相報,何況你救了我們的命……”

    又來了,又來了!

    寶柒有些無語了,盡管在這六天里她已經說了一百零八次,她救的人只是姚望,跟她倆無關。可是這兩個人就像牛皮糖一樣粘上了她,自己該吃的不吃,留下來給她吃。自己該喝的不喝,留下來給她喝。儼然一副她的命大過天的感覺,讓她無語凝噎。

    看了看天色,想到這兩個妹子牛逼的身手,她不由得又暗爽了一把。

    兩個姑娘吧,除了腦子不太好使之外,其它方面還是真心不錯的。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部隊那么大個地兒,有兩個小妹子跟著替她把風,日子也會好過很多吧?

    哈哈哈,狠狠攥了攥拳,她找到點江湖感覺了。

    一雙狐貍眼睛眨巴眨巴,她長聲嘆道。

    “好吧,看你們的表現~”

    “好!謝謝你給我們改正的機會!”格桑心若和曼小舞涂著偽裝油彩的臉上,那些六天下來的疑似鍋底灰一般不明色彩都燦爛了起來。而且,拿槍的姿勢,似乎都利爽了許多。

    離B點越來越近了,寶柒同志累得就剩一口氣兒吊命。

    就著自己顏色已經走樣的迷彩服袖子,她狠狠抹了滿臉的汗水。

    一瞧這情形,格桑心若趕緊拿包里洗好的毛巾出來,“來,大姐,用這個……”

    “……”寶柒風中凌亂。

    大姐,黑老大啊!

    看了看不遠處的小水溏,她覺得有點兒尿急了,摸了摸黏糊的臉和脖子,她和姚望交待了一句,又小聲兒對走過來的格桑心若和曼小舞說:“你倆在這兒守著,我去那邊兒方便一下!”

    “好,放心去吧!保證不放一只蒼蠅過來!”

    “牛氣!”

    沖她倆豎了豎大拇指,寶柒慢慢往林子間的小水溏走了過去,用水在臉上沸著洗了洗,又洗干凈手就走到旁邊的闊葉林里。窸窸窣窣的解開褲頭,她蹲下去舒服了雨林中的最后一次,還沒有來得及拉上褲頭,就聽到背后有一絲細小的動靜兒。

    誰?!

    一個輕呼還未出口,緊接著,不待她回頭和作出反應,她整個人就被來人給撲倒在了草叢里,一個如同槍支樣的堅硬東西頂在了她的腰間,男人用純正的美式英語對她耳語。

    “繳槍不殺!”

    ------題外話------

    那個那個,上菜了,有妞說最近感覺節奏有點慢!我覺著,看來大家并不太喜歡軍旅的熱血情節啊?!

    咳,我會注意一下的,保持節奏。

    不過,因為大綱是既定好的,所以情節什么的不會多做修改,一切都會按開始設定的寫完。畢竟,一千個觀眾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要是有不太喜歡的,實在抱歉了哦!~

    感謝支持寵婚,感謝支持二叔和小七七!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JBO|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