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128米 結婚證書!無賴與痞女!

128米 結婚證書!無賴與痞女!

    章節名:128米結婚證書!無賴與痞女!

    什么?

    嗡……

    心里弦,掉一根。

    寶柒呆了一呆,‘已婚’兩個字仿佛重捶,讓她握筆的手緊了又緊。

    已婚?搞錯了吧?

    寶鑲“第五文學”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玉的耳朵亦受到了驚嚇,一道悶雷擊中了腦子。

    頃刻之后,她審視的目光就落在了發呆的寶柒身上,見到她同樣的懵懂勁兒,心下稍稍一安,又轉頭看向吳主任,嘴角上好一陣抽搐,“玉敏,你會不會弄錯了?”

    錯了?

    動了動鼠標,吳主任的目光頗為玩味兒,還帶著點兒戲謔和淡淡的鄙視。

    “鑲玉,咱倆啥關系?小學同學!你覺得我會給你開這種玩笑么?這種事兒在咱們婚姻登記處不少見,現在有很多年青人啦,在感情方面不夠成熟,今天結婚,明天離婚,后天再婚也不稀罕,瞧著誰不順眼兒了,還想再結一次率性得很。可是,現在不比從前了,婚姻系統是可以自動查詢的,我剛才還說怎么錄入系統的時候不給我通過呢,原來你家閨女有過結婚記錄了!”

    吳玉敏的話不輕不重,沒有明說寶柒什么,不過那話里的意思無非就是覺得她寶鑲玉的女兒就是那種不夠‘成熟’的年輕人了,在私生活乃至婚姻問題上,都不夠撿點。

    寶鑲玉再次看寶柒。

    寶柒繼續發呆,褚飛更是摸不著頭腦。

    而他們這邊發生的情況,立馬就吸引了旁邊幾對辦證的人還有其它的婚姻登記員。

    一眾人看好戲的目光齊刷刷的投了過來,無非把她看成了那種結了婚還來騙婚的女人。國人么,研究和猜測別人的情感和私生活也是樂趣之一。

    成為聚焦的寶鑲玉,心下羞憤又難堪,覺得自己的臉都被丟盡了,質問的盯著寶柒厲色問。

    “小七,到底怎么回事?”

    腦子里還在唱著不懂不懂,身體僵硬了半天的寶柒,呼吸稍稍紊亂不齊。接受到寶媽幾欲殺人的眼光,她問心無愧的保持著平靜,放下筆,撐著雙手站了起來。

    “吳姨,不可能,我沒有領過結婚證!”

    見到女兒那么堅定的樣子,寶鑲玉說話又硬氣了起來,為了挽回自己的顏色,她再次望向吳主任:“玉敏,會不會是你們婚姻系統出現什么問題了?我女兒她沒有登過記啊,怎么可能有記錄?”

    自己的專業性受到質疑,吳主任心里能爽么?

    稍稍撇了撇嘴,她索性把辦公桌上側對他們的電腦轉了過來正面朝著他們,淡淡的說。

    “你們自己看吧?”

    三道視線,齊刷刷望向電腦屏幕。

    一望之下,全體怔愣了。上面顯示的人正是寶柒的身份證號碼和姓名,而結婚記錄上的男方姓名竟然是——

    冷梟!冷梟?

    果然,系統沒有錯,因為那個男人是冷梟!

    腦子差點兒不會轉動,寶柒覺得自己的發頂直冒青煙,身上差點兒被寶媽灼人的視線給戳出幾個大洞來。而她可憐的心臟里,一時間猶如有萬馬在奔騰,耳朵轟鳴不已。

    喜?怒?煩?燥?生氣……

    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沒有任何一個詞語能夠準確的表達出她此刻的心里感受。

    三個人,都愣了!太不可思議了!

    輕笑了一下,作為小學同學的吳主任和寶鑲玉之間的感情并沒有深厚到那里去,不過彼此面子上還得能過去。看著寶鑲玉氣得脹紅透了的臉,大概知道她并不知情了。嘆一口氣,她安慰了起來。

    “鑲玉,你也甭著急了,年輕人嘛,做事沖動,難免的!”

    “啥時候辦的?”寶鑲玉的話,不知道是在問吳玉敏,還是在問寶柒。

    寶柒沉默,無法回答。

    掃視了他們一下,吳主任再次拉過電腦來看了看,又笑著說:“昨天下午,不過他們不是在我們婚姻登記處辦理的。結婚記錄上顯示是在城西區婚姻登記處。”

    稍一點頭,寶鑲玉側過臉來,視線憤怒的盯著寶柒,臉上有種被戲弄的難堪。

    “混帳!你怎么解釋?”

    寶柒歪了歪嘴,深呼吸一口氣,壓抑著自己同樣混亂的心情,淡然說:“沒法解釋!”

    她能解釋什么?她同樣不知情。

    可是她說了,寶媽會相信她么?不會!在她老媽的心情,她就是撒謊教的教主!

    不僅僅是寶鑲玉,其它人又有誰能相信她會是不知情的人呢?畢竟結婚需要兩個人同時辦理的。不需要宣判,她老媽的心里就已經給她定了欺騙之罪。一定認為她和冷梟在合伙欺騙她,戲弄她,侮辱她,更害得她在眾目睽睽之下丟了臉,害得她在自己的老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來。

    對,寶鑲玉真是這么想的。

    怒火,沖得她眼睛都紅了!

    她沒有想到冷梟和女兒會這么收拾她,故意讓她自己在旁邊瞎折騰,結果竟然如此……

    死死咬著牙,她脹紅著臉向吳主任致歉,她抱歉的拍了拍褚飛的肩膀,一眼都沒有看寶柒,大步就往辦證大廳的門口走去。

    “媽!”瞧到她難看的臉色,寶柒擔心的追過去幾步。

    “別跟著我!”寶鑲玉的臉上全是痛恨。

    寶柒注視著她慍怒的面容,停下了腳步。

    她現在說什么都沒有用,她只能保持沉默。

    “小七七……”一直在那兒目瞪口呆的褚飛,見狀終于緩過勁兒來了,走過來攬了攬她的肩膀,不無驚嘆的搖頭,“我的娘啊,好玄幻啊!喂,你沒事兒吧?”

    “褚飛,你怎么看?”寶柒問。

    褚飛自然知道寶柒不會瞞著自己,最有可能的就是冷梟自己干的。挑著漂亮的眉眼兒,他不無崇拜的輕笑,“還能怎么看?今天好日子,正式宣布你已嫁做他人婦了!哎,我得光棍一輩子了!”

    寶柒擰著眉,手心捏得汗濕了一片,鼻尖里泛著莫名的酸楚。

    “怎么了?”褚飛掰她的手。

    一把抽出手來,寶柒攥緊了拳頭,悶著嗓子低吼:“無賴!”

    “不是罵我吧?”低下頭去瞅她,褚飛勾唇,“小七七,老實說,咱二叔可真帥!你不要他,我可不客氣了我啊!非得給掰彎不可……”

    “喜歡你就去追!哼!”手心里汗嗒嗒濕了,寶柒心里說不出來的堵。

    她簡直不能想象,冷梟那個男人心思究竟藏得有多深。

    昨天,就在她去找他開婚狀證明之后,竟然就把結婚證給辦了?而且還壓根兒都不告訴她,淡定的表情簡直讓她崩潰,還害得她大醉了一場,惡夢無數個,恍惚依稀還被他給吃了!

    靠!什么男人啊?

    她以前覺得自己忒不是個東西,又狠又毒又狡詐,現在她才終于知道了,真正的狠毒和狡詐都不是表面上那點兒玩意,而是潛藏在骨子里的,正如冷梟。他真要玩誰,半點都不會讓對方查覺,一出手就是一招死棋,容不得人反悔和翻身,每一次似乎都帶著足以摧毀人的力量。

    心里,鬧騰不已!

    辦證大廳里的人們還在對著她和褚飛指指點點,竊竊私語,自然人家也把她看成了那種‘不成熟’的女人了。

    一想到這兒,寶柒就火大。

    可是……

    “小飛飛,瞧瞧我媽去——”向褚飛使了個眼神兒,她飛快的邁步出了大廳。

    她現在擔心寶鑲玉,那么氣沖沖的離開會出事。

    ——

    寶鑲玉氣急之下,一走出婚姻登記處的大廳,就拔打了冷梟的私人電話。

    嘟聲之后,那邊兒就接了。

    一個人在生氣的時候,思想就不由控制,一切的負面情緒都很容易爆發出來。正如此刻的寶鑲玉,握住手機的指頭都在不停的顫抖,那種完全被蒙在鼓里的憤慨感覺,讓她說話時的言詞又尖銳又犀利。

    “老二,哪兒呢?我現在必須找你談談!”

    無視她的劍拔弩張,冷梟好像早就預料到了一般,態度平靜的告訴她。

    “正對面,藍巷咖啡廳,我在等你!”

    正對面,咖啡廳,他在等她?

    一聽這話,寶鑲玉更怒了!

    冷梟成竹在胸的樣子,更加襯出她的愚蠢。而他一直都是姜太公在釣魚——穩坐釣魚臺,而她在冷梟眼里,無異于一只咬住了餌的蠢魚。

    放好手機,挫敗感讓寶鑲玉走得又急又沖,進入咖啡廳,果然看到穿了便裝的冷梟就坐在窗戶邊上。而那扇窗戶恰好可以看到婚姻登記處的大門。

    咖啡廳淡淡的燈光下,冷梟面上的平靜無波和寶鑲玉的憤怒映襯成了一種絕對的反差。

    他淡定,她惱怒。

    放下包,坐在他的對面,寶鑲玉依舊沒法兒熄火。

    “老二,你究竟什么意思,嗯?”

    目光掠過她的臉,冷梟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不疾不徐的問:“大嫂,喝點什么?”

    “大嫂?”寶鑲玉冷笑著反問,“你不是都成我女婿了么?還叫大嫂?”

    抿了抿唇,冷梟沒有反駁,聲音清冽入骨:“這事與寶柒無關,她不知情。”

    “她不知道?不知道你們怎么登的記?行啊,你倆把我當傻子了,合起伙來蒙我,搞得我像個小丑一樣張羅婚事,整天喜滋滋的趁人便說女兒要嫁了。老二,你看著我特像個傻子是吧?”寶鑲玉這會兒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恨不得掐死一個二個。

    冷梟不答,手指沉著的攪動著面前的咖啡。

    對于他無視又冷漠的態度,寶鑲玉幾十年來已經習慣了。換了平時其實也沒有什么,可是現在不同,她的女兒莫名其妙就嫁給他了,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的羞辱,讓寶鑲玉暫時忘記了心底對冷梟的畏懼。

    血液摧動心跳,心跳左右大腦,她的聲音更是厲色了幾分。

    “老二,別的我不說了,我要你們倆現在就去離婚。離了婚,你還是我小叔子,還是小七的二叔,我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過,老頭子那邊兒我會替你倆隱瞞。”

    手指微頓,冷梟眼皮抬起,注視她,“要離婚,我又何必費事?”

    “你就不怕老頭子知道?”

    “隨便!”

    不管寶鑲玉此刻有多怒,冷梟都淡然處之,坦然自若,仿佛全世界就沒有他害怕的事情。

    誠如她所說,他今兒搞這么一出確實有目的在里面。他從來不習慣被人操控,不管工作還是感情,不管什么事情,都得按照他冷梟的節奏來處理,由不得人左右。之所以要這么干,無非就是想給這位太過熱情的大嫂當頭棒喝,旨在告訴她,寶柒是他冷梟的女人,她的人生只有他才能自主。哪怕她是寶柒的親媽,也不可以隨便處置他的女人。

    “老二!”寶鑲玉氣得直捂胸口喘氣,心里有一種隨時都會缺血暈厥的感覺,指著她聲音壓抑了一點:“我告訴你,現在一切還來得及,還沒有人知道你們登過記。如果你不想害了小七,就不要這么任性!”

    “大嫂,我的為人你懂。”他是任性的人么?

    寶鑲玉聲音尖銳了起來:“老二,你害得她還不夠么?他為了你,現在都不能生孩子了,你知道嗎?”

    心里一窒,冷梟眸色沉沉。

    放下咖啡勺,他雙手抱臂專注的看著寶鑲玉,看到她耳后幾根早白的頭發,“所以,我要用一輩子來補償她。”

    “補償她?一個女人失去的,你要怎么補償?”寶鑲玉氣得笑了起來,“老二,如果老頭子知道了這件事,你是不會怎樣,你猜他會怎么對付小七?他覺得他會允許這么丟丑的事兒發生在冷家么?老二,你不是小孩子了,怎么會這么沖動?”

    冷梟目光如炬,頓了頓又說:“大嫂,我會處理。”

    手指握拳捶著胸口,寶鑲玉有些激動,看著他嚴肅的冷臉,看著這個自己從小見著長大的孩子,眼眶突然有些發酸,有些濕潤,“老二,你自己說,大哥死后這些年,嫂子對你如何?”

    “很好!”冷梟認同。

    深吸了一口氣,寶鑲玉繼續盯著他,放輕了聲音哀求:“那么老二,就當大嫂求你了行不行?”

    “行!”沒有思索,冷梟點頭,看著她目光里掠過的剎那光影,他的眸色轉沉:“你可以求,我不會答應。”

    喉嚨噎住,寶鑲面孔剎那凝結。

    幾秒之后緩過勁兒來,她覺得自己沒有被他氣死,簡直就是奇跡。

    “老二,你太傷大嫂的心了!”

    情真,意切……

    可是不論她說了什么,冷梟只是沉默,完全不予理會,一副吃了秤砣鐵了心的樣子。

    咖啡廳里的空氣,流動越發低沉,一陣緊似一陣。

    “老二,我早就知道你和小七的事情了……”不管冷梟有沒有回應,寶鑲玉繼續勸說,“老早的時候,今天這些話,我就想要問你,可是咱們怪異的關系處在那里,我做大嫂的開不了這個口。但是老二,小七他是你的侄女兒,你怎么想的?”

    冷梟心下沉重。

    怎么想的?他能怎么想?

    見他動容,寶鑲玉目光復雜,“咱們中國人講究輩份,講究禮儀,講究丁是丁,卯是卯,你倆的事兒要說出去就是貽笑于世人,你知道嗎?何況老爺子不喜歡小七,你們倆就算領了結婚證會有未來嗎?小七跟了你,她的后半輩子都得被人戳了脊梁骨恥笑。老二,小七她是一個受過傷害的孩子,你不要看她表面兒堅強,你真的不知道,她的心里……其實比任何人都要脆弱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學”看最新|章節……”說到這里,寶鑲玉聲音已經帶著哭腔。

    “我了解!”冷梟盯著她,聲音冷厲的反問,“可,那是誰造成的?”

    捂了捂眼睛,寶鑲玉差點兒飆出淚來,聲音哽咽不堪。

    “我這是作了什么孽啊……”

    冷梟說得沒有錯,是她作孽,一切都是她作孽……

    一轉眼,這么多年過去了,她現在依舊能夠回憶里小七六歲時被送到鄉下去的情形。那時候,她肚子里還懷著七個月大的可心,小七就那么抱著她的腿,淚如雨下的哀嚎著求她,她說她要媽媽,她說她以后再也不調皮了。她的雙手抱得緊緊的,像一只小猴子般怎么都不肯放,哭聲震天……

    一切都歷歷在目,她不心疼么?不難過么?不愧疚么?

    可是,她又有什么辦法?……誰又能理解她心里的苦楚?

    現在,她只希望女兒平平順順的過日子,不想她再受到什么傷害。

    冷家的高門大宅,不適合她……

    偏偏,她又無力阻止,什么都不能做。

    望著冷梟孤寂的臉,她緩緩的拉回了思緒,“老二,你真的不能放手么?”

    回應著她的目光,冷梟語氣凝重,“不能。”

    寶鑲玉心里一顫,語氣無邊郁結,“老二,這么多年了,老頭子給你找了那么多的名門千金由著你挑,你不要,那么多的閨女你不喜歡,小七她……為什么偏偏就要娶她?”

    “我要對她負責!”冷梟垂了垂眼皮,咬字清楚,面色冷厲。

    負責?

    尋著寶鑲玉進來的寶柒,進來聽到的就是這句話。

    說不出來心里是一種什么滋味兒,又難言又心酸。

    腦子懵了幾秒,心臟里像刺了根釘子。

    原來他莫名其妙的強娶,不過就是因為要對自己負責!‘負責’兩個字兒,說得好聽點是男人有情有義不愿意辜負了她,說得難聽點兒,其實就是他對床上之事的一種變相補償。

    一句話,將她的心逼到了角落。

    再一次,逼得她不得不正視一直在故意忽略的問題——他們之間,有愛么?

    看到她詭異的臉色,冷梟的心里緊了緊,向她伸出手來。

    “來了?”

    “嗯!”心里不爽,但是寶柒不想現在發作。

    她冷漠的態度,擊了冷梟一下。心里微窒,他客套的沖褚飛點了點頭,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眼光,直接拖過寶柒別扭的手腕,拉她過來死死扣在自己的旁邊。

    “放開!”眾目睽睽之下困在他的手臂之間,又是當著寶媽的面兒,寶柒臉紅心跳,臉龐上說不出來的臊熱,雙手吃力的想要推開他。

    能推么?能推就不是冷梟了……

    技巧十足的手臂輕輕纏信她,男人箍緊了她的腰,擰著眉頭低吼:“別擰了!”

    寶柒咬牙,“冷梟!別太過份啊!”

    “吼什么?”死死勒著她的腰,冷梟動作里的占有意味濃郁,“乖,回去再吼。”

    手不能動,腿被他壓住,寶柒氣得面色通紅。

    褚飛摸了摸鼻子,有些好笑又尷尬的坐在了寶鑲玉的旁邊。

    此時的寶鑲玉,說不出是什么滋味兒了。

    雖然早就知道他倆有關系,可是感覺和親眼見到完全兩回事兒。這么多年來,他倆從來沒有當面兒有過什么親熱的舉動,每次在人前都是冷冷淡淡的。而現在,從臺后到臺前,冷梟竟然毫不避諱在在自己面前又摟又抱……

    她的心里,堵得厲害。

    一個是她自己的女兒,一個是她看著長大的小叔子。

    結果,他們通通都在隱瞞她,把她當傻子。

    血壓持續升高,她心慌得有些難受,抓過自己放在椅子上的包兒,恨恨的指著他們,“行,你們現在都長大了,都有自己的主意了。小七,以后你的事情我不管,我不是你媽了,你更不是我的女兒,就這樣!”

    說完,她轉身就走!

    一轉身,淚水奪眶而去。

    “媽——”一個字媽字卡在喉嚨里,寶柒知道今天傷到她了。可是在這個見鬼的咖啡廳里,在這種混亂得她連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的情形之下,她沒有辦法向她多作解釋。

    難以啟齒,又無法處理。

    事實上,剛才在婚姻登記處的屏幕上看到自己和冷梟的結婚記錄時,她并不是傷心或者難過的。她更不能昧著良心說,她除了生氣他的隱瞞之外沒有半點兒欣喜。昨晚上因他而醉酒的難過,昨晚上醉酒后和他做丶愛時的歡愉,她不能說僅僅只是寂寞或者空虛。而是因為她愛他,從十八歲到現在,她從來沒有改變過的愛他。

    可是,他愛她么?

    他說,他要對她負責。

    冷梟無疑是一個絕對的好男人,做過的事情就會負責。五年前如此,五年后亦是如此。甚至于他今在所做出來的一切,都不是因為她是寶柒,不是因為她是他愛的女人,而是因為他認定了她是他的女人,和他滾過床單的女人。所以,他必須娶了她。

    然而,二叔,他真的清楚自己究竟要的是什么女人么?

    三個人面對,氣場窘迫。

    褚飛同學更是有些手足無措,清了清嗓子,他覺得有必要向冷梟解釋一句。

    “二叔你好,小七七跟我,我倆吧,其實一直都只是朋友關系。”

    “我知道。”冷梟目光淡然的看他,伸出手:“感謝你,替我照顧我愛人。”

    愛人?寶柒微愣。

    小小劃過,一抹異樣的感覺。

    “別別別,二叔,朋友么,我應該做的!”褚飛站起身來回握住他的手,心臟跳得有點歡快。冷梟的手很干燥很有力量,有著長年訓練和拿槍后留下的薄繭,那種感覺非常的不一樣……

    如果不是因為阿碩和小七七,他真有那么一點點不想放開。

    事實上,他真的沒有放手。

    皺了皺眉,冷梟冷冷抽回手,不再說話。

    褚飛尷尬的小小糾結了一下,坐回桌位上,“二叔,你是不是知道……知道些什么?”

    撩起眼皮,冷梟看他一眼,“和你想的一樣!”

    額頭上有些汗意,褚飛弄懂了。

    他不僅知道自己和小七七是朋友,還知道他的性取向問題。

    不自在的耷拉一下腦袋,他頗為尷尬的支吾著唇,“那個啥……我……我沒那什么意思。”

    “我不歧視!”冷睨著他不停滲汗的額頭,冷梟的目光淡然。同性戀這個詞兒在目前的國內太廣泛,他想不知道都難。當他得知褚飛是個同性戀的時候,有過一點小小的驚訝,但更多的其實是驚喜。

    至于其它,與他無關。

    ——

    坐了一小會兒,褚飛接到阿碩的電話,自己先走了。

    咖啡廳里,音樂緩緩流淌……

    現在只剩下了他倆兩個人了,寶柒覺得可以放心的開口說話了。

    “二叔,你故意的對不對?”

    “怎么事?”冷梟難得無賴的裝不懂。

    “為什么要這么做?”寶柒當然不會相信他不懂。

    喟嘆一聲,冷梟性感的唇角,往上翹出一個冷硬的弧度,“你不開心?”

    “我該開心嗎?”

    “寶柒。”輕輕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兒,冷梟的聲音壓得很低,“我們結婚了。”

    寶柒喉頭一動,染霧的大眼睛,直勾勾盯著他,“然后呢?”

    吸了一口氣,冷梟半響沒有說話。

    兩個人已經之間已經錯過了太多的時間,他只是不想再有錯過而已。

    時而遠離,時而靠近,不停的傷害或者揣測又有什么意思?他做事向來喜歡直達目的,不如索性就封死了她的道路。從此以后,她只能站在他冷梟的身邊兒,同他奔著一股勁兒向前走。

    沉默,沉默,沉默了良久……

    他伸出手,拉住她的小手,聲音軟了。

    “走吧。”

    “去哪兒?”寶柒扭過頭來看他。

    “回家。”

    “我沒有家了!你走吧,我在這兒靜一下。”心里的刺兒還在,寶柒掙扎著,想要脫離他的鉗制。

    奈何,女人的力道終究不是男人的對手,哪怕她現在是一名特種兵了,還是和二叔不在一個段位,明明同樣是五根指頭,男人的就如同鋼筋鐵骨的構造,禁錮了她就沒有掙脫的余地。

    正如她的人生和命運,好像從來都由不得她作主。

    心里的氣兒,沒法平息下來。

    可是,眼睛瞪著他,眼圈發著紅,氣嘟嘟的喘著氣,她的嘴里卻蹦不出一個字來。

    “傻妞!”嘆一下,冷梟緊緊勾纏住她的腰,捏她的鼻頭:“還氣著呢?”

    “二叔,你真的不覺得自己玩得很過份么?我不是你的玩物,結婚這么大的事,你難道對我連知會的義務都沒有么?我是一個人,不是一個隨便你擺弄的物件兒。”

    冷睨著女人憋屈的樣子,冷梟抿緊了唇。手指撫著她張合的粉色唇瓣,目光冷厲,樣子居高臨下,語氣里夾雜著無以倫比的執拗,聲音干脆又利索。

    “我求過婚。”

    “那又如何?”

    “你不答應。”

    “嚯!服了!你還知道我沒有答應啊?我不答應你,你憑什么強來啊?”眼圈再次紅得不行了,寶柒覺得在這件事情上,她簡直憋屈到了極點。而現在,看著他沒有半點抱歉的冷臉,血液更是快速的攛掇著大腦,搞得她郁卒不已。

    揚了揚眉頭,冷梟眸底平靜。

    一抹詭異莫辯的光芒掠過后,他的語氣,還是該死的冷冽又凌厲。

    “很簡單,你只能是我的。”

    “誰規定的?誰說我只能是你的?!”聽著他霸道的口氣,寶柒就來氣兒,鼻腔里酸不啾啾的難受,實在想不通,怎么這個男人會有這么霸道,這么不講理呢?

    “五年前,你就是我的。”

    “……憑什么?”

    “我跟你是第一次!”

    “靠,你是男人,難不成我還得對你負責?!而且我如何沒有記錯的話,第一次可是你主動的?我又沒有求著你要我?”

    “所以,我對你負責!”

    “放開我,我難得跟你扯!”

    “不放!”男人惡質的捏著她的腰往自己懷里按,情緒并不好過,“現在老子名正言順!”

    “名正言順?呸!我要離婚!”

    “寶柒,咖啡廳可不是辦事的好地方!”女人妖嬈的曲線兒不停在身上撩弄,對于男人來說無異于在四處點火兒。悶悶的警告一句,冷梟大手在她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嗓子有些迷離的沙啞,“我只要你。”

    瘋了!

    寶柒咬牙,看著他灼灼逼人的目光,有些詫異他的行為。

    為什么每次抱著她,他就只能想著干那件事兒?難道他們之間,除了身體的交流就不能有其它了么?

    氣兒再不順,她都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免費為人家表演活春宮。

    放松了扭動的手臂,她無奈的低吼:“冷梟,世界上,沒有比你更可惡的男人了!”

    “誰讓你壞?”冷梟的聲音越來越啞,越來越沉重!

    在他看來,寶柒這個女人,真是個壞心眼兒的。

    招惹了他,說不要了就不要了,說走抬步就走,說要嫁人了,還他媽真就去嫁人!

    實在太壞了,要不是他棋高一籌搶在前面。說不定,他現在連殘羹冷炙都沒得吃了……

    而她,已經成別人的老婆……

    “無賴,滾蛋,王八犢子……”寶柒鼻子里嗚嗚的罵著,說不來究竟是難過還是難堪。比劃幾下,淚珠子還真的就從臉頰上滑落了下來,這一段憋屈的日子搞得她愁腸百結,轉了又轉竟是這樣的結果。

    哭了,哭了,哭了不算,她直接在男人的衣服上擦眼淚……

    冷梟涼唇微勾,安撫的拍著她的后背,由著她鼻泣眼淚在自個兒身上抹。

    擦完了眼淚鼻涕,寶柒似乎覺得還是不太解恨,撈起他的胳膊,一口就咬了下去。

    她心煩,她真的沒地方發泄了,真的恨不得咬死他!

    刺痛傳來,知道她下使勁兒的。

    冷梟只是皺了皺眉頭,待她咬夠了趴在那兒直嗚咽,才抬起她鼻涕眼淚一大把的花貓臉來。

    啄了啄她的額頭,他嘆:“傻妞!”

    哭出來了就好……

    心下放松不少,他攔腰抱起她來就往外走。

    寶柒沮喪的臉上滿是吃驚,查覺到咖啡廳里別人目光集中了過來,又羞又憤。

    “我自己能走!”

    不搭理她,冷梟步子越邁越大。

    ——

    在這種時候,冷梟自然不會帶寶柒回冷宅。

    出了門,上了車,陳黑狗開著車一路往西走。

    天氣詭異,說變就變,早上出門的時候還陰沉慍暗,此刻,陽光已經普照大地了。寶柒臉上淚痕未干,悶著頭坐在車里,一路上由著他抱著,半聲兒都不吭,更不問他究竟要帶自己去哪兒。心里莫名的焦燥感堆積著,始終找不到一個宣泄的出口。

    汽車停下了,寶柒有些茫然。

    看著眼前一幢充滿了西班牙風格的豪華別墅,她不得不感嘆金錢的魅力。

    在寸土寸金的京都市,這樣的地段,這樣的地產,至少得上千萬的價格上飆。

    實在想不明白,冷梟身上并沒有典型的紈绔作風,干嘛要搞一處這么奢華的房屋……地中海風格的回廓,慵懶貴氣的草坪,既有萬種風情的神韻,也有典雅高貴的中式風格。精致的水晶燈琉璃婉轉,幾幅看上去不咋的,其實件件都是價值連城的真跡寶墨,還有綠蔥蔥的盆景植物,一切的設計和裝修都讓她心驚不已。

    當然,最心驚的還有一個……

    幾百平的大客廳中央,喜氣洋洋的一個大大的“囍”字,差點兒晃花了她的眼睛。

    莊重,尊貴,寬敞,采光極佳,陽光如同跳躍的音符,透入室內在地面上鋪成出了一地的碎金光芒。

    看著這一切,她翹起了唇角,意味不明的說。

    “真是驚喜!”

    冷梟蹙了蹙眉,走進了環住她的腰,“你不喜歡?”他以為,她看到自己的心意會開心才對?房子雖然是他托血狼找的,可是裝修他沒少費工夫和精力,能親自打理的都自己做了。

    扯著嘴,寶柒笑得有些怪異,“喜歡啊,怎么能不喜歡?冷家二少耗費千萬巨資,打造頂級金屋以貯嬌……我能不喜歡么?我該多么榮幸才能雀屏中選……”

    酸不溜秋的諷刺話,讓冷梟的臉色沉得發冷:“寶柒,咱倆談談。”

    “談什么?現在談不是遲了么?”微昂著頭看他,寶柒的目光正如她的心情——實在太過復雜。

    冷眸微垂,梟爺陰沉著臉,語氣卻緩了緩:“不鬧了!我們結婚了,這是實事!”

    “我沒有簽過字,我可以不認的。”

    皺眉睨著她,冷梟沉默了半晌,走到沙發旁邊的置物柜跟前,拉開最底層的抽屜,拿出一個精致的木質保護盒,遞到寶柒的手里,平靜的說,“打開看看。”

    什么東西?!看著這個盒子,寶柒心里劃地一絲怪異的感覺。

    接過它來,她慢慢的欣開盒蓋,里面端端正正的放著兩本紫紅色的證件,證件表皮上三個燙金‘結婚證’的大字,標明了證件的身份。

    心臟在狂烈的跳動,她翻開了結婚證。

    姓名,姓別,出生日期,一張她和冷梟的合影結婚證照,嚴絲合縫的組合在一起。合成的人也真心牛叉,她笑容甜美得像一個幸福的小新娘子,絕對看不出來有半絲被迫。而側身緊靠著她的男人冷峻的面容依舊,單單只從照片看上去,她絕對是賺大發了,說不定還會以為他才是受脅迫的一方!

    胸腔時一陣陣火大,他怎么可以這樣無視她的感受?

    眉頭擰成了一團,真真兒的,寶柒覺得這個男人太瘋狂了!

    臉上黯沉了一片,她舉著結婚證甩了甩,“假的?”

    “老子從不作假!”冷梟目光一沉,直接打破了她的幻想。

    靠!都這樣兒了,他還不叫作假?

    丫真是大言不慚!

    惡狠狠的瞪了他好幾秒,她放下證,覺得心里真是悶得不行了。一口氣奔出了讓她窒息不已的大客廳,跑到了外面中庭的噴泉池旁邊,看著設計精巧的噴泉里四處飛濺的水花,感覺哭笑不得。

    她結婚了?就這樣結婚了?……

    會不會太扯了?

    “寶柒!”冷梟跟著出來,雙手搭上她的肩膀。

    “別碰我!心煩!”寶柒甩動著肩膀,糾結得心尖尖兒都在發狠。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不再說話。直挺挺站在噴泉旁邊的樣子,充滿了無邊的詭譎氣氛。

    一咬牙,冷梟下定了決心一般,掰轉過她的臉來面對自己,冷沉的目光鎖定了她的臉。

    “寶柒,還作是不?”

    “閃開……懶得理你!”

    身子微一前傾,冷梟狠狠摟她入懷,大手在她后背上滑動著,“行了,傻妞,我允許你作。不過,只能在床上。”

    “……無恥,無賴!”

    “寶柒。”低喃著她的名字,他的嘴里輕哼一聲:“別總逆著老子,信不信收拾你?”

    “逆了又如何?”

    眉目一冷,冷梟看著她,聲音又狠又冷,“掐死你!”

    三個字說得擲地有聲,寶柒頓時有一種被雷劈中的感覺。

    “不要發瘋了!”放了狠話,冷梟審視著她,又降低了聲音,“來,有事跟你說……”

    說完,他牽著她的手,一起坐在噴泉邊上的大理石上,在褲兜里摸索了幾下,掏出一支煙來點燃,煙霧迷蒙里望著噴泉,他沉思了良久沒有說話,冷峻的臉龐上異光浮動,情緒略略有一絲龜裂。

    “寶柒,我配不上你?”

    寶柒搖頭。

    想不明白這男人怎么會問這么沒有底氣的話,這是配不配得上的問題么?

    說到底,是她寶柒配不上他冷梟才對!

    上千萬的豪宅,俊朗帥氣的長相,只手遮天的權勢……一切的一切都盛氣凌人。

    而她呢?兩個小時之前才被母親拋棄了……

    “那你到底別扭什么?”

    攬著她的肩膀,冷梟低下頭,親了她一口。

    “嘴里全是煙味兒,討厭!”抹了一把嘴巴,寶柒別扭的身體不停扭動著,就是不要他碰。

    男人眸色一暗,大掌更壞的掌控著她的身體,“討厭是吧?”將煙蒂咬在嘴里,他雙手環住抱緊了她的細腰,四處撩動著伸進衣服,在她身上作怪,上掐下捏……

    “討厭,討厭,冷梟——你真是討厭透了——”

    “討厭?!看老子整不死你!”對于她誘人的小身板兒,冷梟從來都有著怪異又反常的迷戀和沖動,更何況此時的情況之下,兩個人又這么近距離的摩擦著,擰得像一團麻花,外加花園噴泉的渲染,他的神經更是經不住挑逗,一時間,竟情動不已!

    “……無賴,放開我……”寶柒擰得更厲害了!

    吁了一口氣,冷梟嗓音又啞了幾分,“傻妞,再亂動,老子真得白日宣淫了!”

    長長喘著氣兒,寶柒望著他冷峻臉上的促狹和火花,聲音哽咽了幾分。

    “……二叔,你為什么非要逼我?你明明知道的,知道我為什么不跟你結婚的,不是么?我不能生孩子的?冷家沒有孩子行么?你冷梟沒有孩子行么?現在你32歲,你可以說無所謂,42歲呢?52歲呢?也敢說無所謂吧?”

    聽著小女人彪悍的狂吼聲,冷梟知道她的心里難過,知道她一直為了不能生育的事兒過不了關,更知道不解決她心里的疙瘩,他就沒有好日子過。

    略一思索,他索性抱她過來坐在自己的腿上,“聽我說,寶柒——”

    “……?”仰起頭看他,寶柒蹙著眉,臉上全是疑問。

    眸色微沉,男人無賴的在她肉嘟嘟的小屁屁上擰了一把,吃夠了豆腐,才轉過頭去吐掉了咬在嘴里的煙,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來,低頭貼上她的唇,視線專注看著她,沉聲說。

    “要不,咱們做試管嬰兒。”

    小77就沒樣被二叔裝進碗里了……

    結婚了喂,妞們稀罕么?稀罕就把票砸到錦的碗里來吧!

    ——

    【榮譽榜】截止今天,《寵婚》解元以上官員33位了哈!拍個巴巴掌!

    新晉銜解元一句——【madmei】、【18631124237】姑娘,花花甩起哈!

       

       

U赢电竞 竞博JBO| 竞博官网| 竞博lol|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 竞博电竞| JBO电竞|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