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131米 狂躁的擁吻,激烈的斗毆!

章131米 狂躁的擁吻,激烈的斗毆!

    一秒,怦怦……

    二秒,怦怦怦……

    幾個人尷尬的面面相覷著,沒有人出聲兒。

    有的時候,靜默感會比咆哮聲更讓人心里犯堵!

    站在年小井的旁邊,寶柒心里撓撓著無比糾結。認識他這么久了,她還真心沒有見過范鐵現在這種令人抓心撓肺的駭人臉色。就這樣隔著一層衣服,她覺得幾乎都能看見他血管里沸騰的血液正在飛速的流淌燃燒,仿佛下一刻就會爆炸開來。

    局外人的她,摸了摸鼻子,上前兩步,率先打破了僵局。

    “范隊,你過來了呀,呵呵,正巧,你送我一程怎么樣?”

    沒有看她,范鐵盯著年小井的眼睛,終于有了動作。

    手指微微抬起,他指著畢笙源,問年小井說:“他是誰?”

    年小井靜立,聲音淺淡:“我男朋友。”

    “男朋友?”范鐵頭喉頭微動了一下,看著她一張一合的嘴唇,小聲品味著這三個字兒,好像一時半會兒都沒法兒咀嚼出來意思來,“小井,你在跟我開玩笑,是不是?”

    睫毛微垂一下,年小井搖頭,“他叫畢笙源。”末了,又望向旁邊一直保持微笑的男人,小聲說:“阿笙,他是范鐵!”

    見到兩個人之間戀人才有的親密意味兒,范鐵的眼睛刺痛,心臟莫名揪緊!

    “你好,范先生,久仰大名!”畢笙源攬住年小井有些僵硬的肩膀,看著面前炸毛般鐵青著臉的男人,心里多少有些明白了。輕輕的微笑一下,友好的向范鐵伸出了手。

    可是這樣被‘久仰大名’的感覺,讓范鐵更加難以接受。那些他和小井之間的故事,為什么她會分享給別的男人知曉?這代表了什么東西?他不敢去深想。

    他沒有和畢笙源握手,甚至都沒有看他一眼,高大的身體往前挪動著,目光依舊盯著年小井,一步一步執拗的逼近,目光仿佛充了血,臉上灰白一片。

    一步之外,他站定了。

    “小井,你還在生我的氣是不是?你故意找他來氣我的?”

    看著他的眼睛,年小井沒有辦法忽略他眼里劃過的傷痛。

    微一嘆氣,她認真的說:“范鐵,我沒有必要騙你。”

    “不可能!”突然拔高了自己的聲音,范鐵本就鋼炮般的聲音駭了眾人一大跳。隨著他的大吼聲,似乎他終于從混沌的僥幸心里之中回過神來了,一把抓住年小井的手腕,眸底的火花幾乎要燒掉他全部的理智。

    “小井,跟我走。”

    被兩個男人同時拽著,年小井別開臉,再轉過頭來時,一臉苦笑:“范鐵,你饒了我行不?生活不是偶像劇,沒有那么多海枯石爛,此情不諭。我還有事兒,麻煩你松開手,好嗎?”

    “不好!”毫不猶豫的拒絕,范鐵惱火地盯著她,掐緊了她的手腕,力道越來越大,雙目紅得仿佛染了一層鮮紅,語速極快的駁斥她的話:“小井,你曾經說過的,你一輩子都只愛我一個人!”

    手腕被他捏得疼痛難當,年小井目光沉到俗底。

    淡淡的,掠過他的臉,還是二個字:“放開!”

    看不清她眼睛里的情緒,范鐵只覺得胸膛有一團灼熱的火焰在不斷跳躍,在蠶食著他的理智和思維。手指緊了又緊,他的牙關咬得‘咯咯’直響,聲音略帶諷刺的味道。

    “如果我不放呢?”

    “范鐵,你別幼稚了好不好?”

    “我幼稚?我他媽哪里幼稚了?”

    “我們結束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盯著他的眼睛,年小井認真的重申。

    “我不管!我不會放手的,我死都不放!”咬牙切齒的低吼著,范鐵突然抬高了下巴,以一種絕對睥睨的姿態掃向她旁邊擰著眉頭思索的男人,目光滿是輕蔑:“你說,他哪里比我好?嗯?哪里比我強,你為什么要選擇他?說啊!”

    哪里好?哪里強?

    望向他一副倨傲的神態,年小井微笑依舊,“這是我的事,與你無關。”

    心臟再一次被刺痛,范鐵拽著她的手腕,轉過視線來,一只手直直指向畢笙源,視線里帶著冷酷又嚴肅的警告,“姓畢的,我告訴你,年小井是我的女人,你要再對她糾纏不清,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畢笙源搖了搖頭,輕笑:“范先生,這話該我說才對吧?”含笑說完話,他攬在年小井肩膀上的手往下一移,放到了她的腰上握牢,視線落在范鐵拽住年小井的手腕上,委婉的建議道:“范先生,有什么事情咱們另外找個地方談?公眾場合還是注意點影響比較好,你說呢?”

    冷哼一聲兒,范鐵目光如刃直射著他,沒有打算放開手。

    “姓畢的,你沒資格和我談!”

    “資格?”畢笙源笑了,“小井選擇的是我,我有義務保護她。”

    一抹腥甜襲上范鐵的喉結,壓得他胸腔里的憤火更甚,黑眸染血,手指微微顫抖,威脅起人來完全不管不顧,只憑著雄性動物爭奪配偶時的本能,厲色又冷酷的說:“姓畢你信不信?老子一句話,就能讓你在京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畢笙源微愣。

    其實他并不太清楚范鐵的身份,只是猜測他是年小井的前男友。當然,年小井曾經有過男朋友他是知道的,正如他自己也有前女友。她從來沒有在他的面前提起過和前男友的任何事情,也從來不追問他的過去。他們彼此要的只是一個能相互依存著生活下去的配偶,對方很合適,瞧著很順眼,生活起來沒有拘束感,自由自在,互相尊重,這就是他們選擇對方的原因。

    因為,他們是同類。

    沉默幾秒,畢笙源再次笑了:“范先生,不要為難我們。”

    看著面前吃了虎膽般威脅別人的范鐵,年小井心里有一個地方在繼續往下沉。她知道,這個男人真干得出來,說不定明天畢笙源就會因為她出現不該發生的事故。思索片刻,她再次淺笑了起來,目光清澈得像一面可以照進他心的鏡子。

    “范隊長,我們生活不容易,打拼更不容易,沒有金湯匙可含,要的只是一份穩定的生活和工作。麻煩你了,給我們留一條活路吧?”

    我們?你……

    我們是誰?你又是誰?

    分得清清楚楚的關系,讓范鐵的牙齒咬得死緊,手腕更是拽得沒有半絲松懈。喉嚨口梗了又梗,眼睛里浮上有些濕潤的霧氣。但是,高大的身影卻紋絲不動,攔住去路不讓他們離開,聲音沉沉如同天邊飄過。

    “小井,你也給我一條活路吧?”

    “我有男朋友了!”

    “和他分手!”范鐵鋼筋般的手指再次收緊。

    手腕上的吃痛,讓年小井倒抽了一口涼氣。微微昂著頭,她的視線落在他的下巴上,目光凝重,聲音清淡卻不失半分柔弱:“范鐵,我從來不為自己做過的事情后悔,哪怕是泡屎,我也得咽下去。”

    范鐵盯著她,長久都沒有出聲兒。

    面前的女人清清冷冷的目光,淺淡得宛如湖中的水波,卻蒙上了一層他再也看不懂的東西。跨越了六年的時光之后,她還是站在他的面前,還是會對著他微笑,可是到底什么東西被他搞丟了,兩個人之間原本那么親密的關系,到底被什么東西越拉越遠,劃出了長長的距離。

    見他沒有再說話和怒吼,年小井稍稍松了一口氣。

    低頭看著被他捏出指印的手腕,語氣淺淡,軟了幾分:“你弄痛我了,麻煩放開好嗎?”

    弄痛她了?!

    心里一窒,范鐵緩緩松開了手腕,抬手撩開她耳邊的發絲,腦袋卻突然湊了過去,嘴唇在她的耳畔小聲問出一個極不合時宜的話題來:“小乖,你和他睡了么?”

    久違的親密時的稱呼,讓年小井面色頓時僵硬,伸手推了他一下,滿臉通紅。

    “說了跟你沒關系。麻煩讓,我們走!”

    “沒有吧?你做不到。”不待她抬步離開,范鐵再次擋在她的面前,剛才突然詭異冒出來那個讓他差點兒抓狂的念頭,在她僵硬的表情里慢慢的退了下去。

    他不知道哪兒來的自信,她沒有。

    突然之間,他覺得這是自己最后的機會了。

    望向她的目光有些復雜,他伸手拉住她,唇邊勾出一抹驚人的薄笑來。

    “小井,我們回去吧,一切從頭再來。”

    死死咬著下唇,年小井站定了身體,甩開他的手,“六年了,范鐵,你還是這么自以為是。放開我!什么是結束,你懂不懂?”

    “你結束了,不等于我結束了!”范鐵臉色驟變,再次伸手拖她。

    在這人來人往的商場里拉拉扯扯,讓一向循規蹈矩的年小井非常膈應,對他的耐性更是少了幾分。身體微微側開,錯過他伸過來的手,緊緊挽住畢笙源的胳膊,聲音輕柔:“阿笙,我們走吧!”

    “嗯。”畢笙源一直微笑著看她,對于她和范鐵之間的糾葛,他覺得自己不好摻和,因此剛才一直未發一言,既然她說走,他自然得帶她走。

    回手攬緊了她有些抖的身體,他向范鐵點頭示意:“范先生,再見!”

    “站住!”看到對自己目不斜視準備擦肩而過的女人,范鐵憤怒的一把抓住她。

    “誰同意你們走了?”

    范鐵燥了!完全不講理了!

    畢笙源擰了眉頭,望到面前幾乎被怒火燒灼的男人,心平氣和的嘆了嘆,微笑說:“范先生,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如果你不嫌棄,我們抽個時間,單獨聊聊?”

    目光赤紅的男人哪里還有理智?

    看著他,范鐵鄙夷的冷笑,“你他媽誰啊?憑什么找我聊?”

    畢笙源愣了愣,隨即又笑:“我是小井的男朋友,其余么,我誰也不是。”

    “男朋友?”三個字范鐵咬得牙齒差點兒斷裂,拖著年小井的手,他低下頭看著她,“小井,我是你的誰?”

    年小井余光掃過周圍看熱鬧的人群,想要掙脫他鉗制的手。

    可惜他的力道實在太大了,她壓根兒掙脫不開。心里越發惱火,不得不耐著性子和他周旋,“范鐵,你是我的前男友。這是事實,我從來不否認……”

    “還有呢?”范鐵咄咄逼人。

    “還有什么?”

    “我是你唯一的男人,不要不承認。”

    沒有想到他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起這個,年小井臉頰微紅,聲音卻出奇的平靜。

    ““聽潮閣”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是,那又如何?一切都過去了!”

    過去了……

    喉嚨像堵了一根針,刺痛得不行,范鐵的眼睛越來越火,越來越濕,在商場吊燈光線明亮的反射下,染上了一層又一層無邊的火焰。

    火光終于沖上了腦門兒……

    他沒有松手,反而抬起腳照著畢笙源的胸口就是一腳,在他吃痛的悶哼聲里,他順勢拽著她往自己懷里一拉,扣緊了她的身體,微微前傾猛地低頭,嘴唇就結結實的堵住了她微張的唇。

    大手牢牢控制著她,嘴唇包裹著她,舌尖憤怒的吸吮著要撬開她的牙關,想要繼續深入這個吻。

    吁……

    呼……

    商場里頓時嘲雜了起來,人群蜂涌著上來看熱鬧,四處噓聲一片……

    他現在沖動的行為和樣子與他的身份實在太不符合了,這種十幾歲的少年才會干出來的莽撞和輕狂事情,原本是不應該出現在他這樣成熟有地位的男人身上的。

    但是,他偏偏還是做了。

    他受不了,他嫉妒得快要發狂了……

    寶柒和小結巴焦躁不已,完全不知道該怎么上去勸解……

    看熱鬧的人群更是圍了里三層的外三層,瞧得熱火朝天……

    空氣里,噼里啪啦,仿佛有火星在爆炸。

    年小井氣得胸口上下起伏,卻被他圈在懷里完全掙脫不開,畢笙源脹紅了臉,想靠近去拉她卻不敵范鐵余光掃視之下武力超群的雙腿。

    公然摟著別人的女朋友熱吻,也就范鐵干得出來了。

    臉頰越來越滾燙,年小井拼命咬著牙關不讓他進入,他卻拼了命的想要深入裹纏她的舌頭,兩個男女博弈之中,年小井突然松開了嘴,趁他舌尖探入時,狠狠咬了下去。

    范鐵舌尖吃痛,卻仍然不退開她,牢牢鎖著她霸占的姿態依舊……

    紅紅的鮮血,從兩個人唇齒交接之處溢了出來,甚是駭人……

    “范隊……小井……”寶柒急得直哚腳。

    “你放開她,放開她……”畢笙源串了上去,再次挨了范鐵一腳,滿臉羞紅。

    唾沫裹著血腥,一陣讓人窒息的熱吻鋪天蓋地,年小井的嘴唇被他狂肆躁動的吻搞得火燙異常,兩片唇瓣被他緊緊的堵著,他的舌就在她的口中攪動,呼吸越來越凌亂不堪……這個被強迫的情形,讓她的雙眼有些許失神,仿佛瞬間又回到了六年前的廚房里,他不由分說強奸她的一幕……

    目光,漸漸沒有了焦距。

    她不再抗拒,不再咬他,閉上了眼睛,任由他為所欲為。

    范鐵目光落在她微垂的睫毛上,慢騰騰的松開了嘴,手指撩起她掉下的頭發順到耳后,一抹帶著血絲的嘴唇,抱緊了她的身體,挑釁的望向畢笙源。

    “姓畢的,你看明白了,她是誰的女人?”

    聞言,年小井眼圈上全是陰影,眸底里一層霧氣。

    “范大隊長,夠了嗎?我們可不可以走了?”

    “小井……我……”范鐵心里驚濤駭浪!

    “范先生,請你放開我女朋友,要不然我報警了!”相信任何一個女朋友被人強吻的男人,都不會有好脾氣。畢笙源雖然為人溫文爾雅,不過此時的臉色也相當的不好看。論身板兒和武力,他偏偏又和范鐵不在一個檔次,因此,半天都沒有辦法解救自己的女朋友讓他羞惱不已。

    “報警?”范鐵揚唇:“報啊?”

    畢笙源知道他刺頭兒,可是要在這種情況下服軟,又怎么可能?

    捂著被他踢得生痛的胸口,他擰著眉頭,頗為艱澀的說:“范先生,你的行為實在讓人看不起!女人需要的是尊重,不是憑著武力或者權勢的惡霸行徑。你現在的行為能說明什么?這樣她的心里就會有你了么?你太不了解小井了,你們倆根本就不合適……”

    不合適……

    又是不合適……

    滾他媽的不合適……

    三個多次被年小井提及的字眼兒一入耳,將范鐵的心尖扎得生痛。面色驟變,她突然放開了年小井,惡狠狠的盯著畢笙源:“你了解她?有多了解?你知道她在床上喜歡什么樣的姿勢么?你知道她在高潮的時候是什么反應么?你知道她會叫誰的名字么?”

    “范先生,不要太過份!”

    擦了擦嘴巴,范鐵帶著瀕臨絕望的心情,挑戰著男人的底線,“過份又如何?你拿我怎么要?”

    “瘋子!范鐵,你這個神經病!”當和他在床上那點兒事,被他用來作為攻擊別人的武器時,年小井終于惱羞成怒,“你到底要怎么樣?嗯?”

    挽著小結巴的手,這樣狗血的場景,讓寶柒真希望自己有一種魔法,把這幾個人通通變走,或者干脆能把冷梟給變過來臨場處理。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因為他們幾個都瘋了……

    求愛沒有結果,愛了幾年毫無進展的范大隊長,神經幾乎快要徹底崩潰了,赤紅的雙目盯著年小井,聲嘶力竭的吼:“是,我是瘋子,我他媽在你心里一直就是瘋子。好好好,老子今天就瘋給你看!”

    狂躁的吼完這句話,他突然伸手揪住畢笙源的衣領,殺人般的眼神兒布滿了血絲,盯著他,揚起拳頭照著他的臉就砸了下去。

    嘩……

    人群之中發出一聲聲尖呼,他發瘋發狂般的樣子迅速引來了商場的幾個保安。

    為了保護商場的財產不受損失,幾個保安迅速靠攏過來想要制止他的行為……

    奈何,范鐵他是一個特種兵,而且還是一個特種兵上校,一個武力值超常正處于發狂狀態的特種兵上校。揍了畢笙源還不解氣,他直接將前來拉架的幾個保安當成了自己的敵人,一腳一個踹飛,順勢抄起保安手里的警棍,對著旁邊的櫥窗就砸了下去……

    嘩啦啦,玻璃的碎裂聲,碎片兒四處飛濺……

    一時間,商場里徹底大亂,好多小朋友被他的樣子嚇得大哭了起來,幾個人被人群圍在里面水泄不通。七八個保安再次撲了過去,卻連他的身都近不了。他真的是發瘋了,整個人像一個戰斗機器般見人就揍,見東西就砸,兇悍的鐵拳毫不留情。

    而始終被他牢牢揪住的畢笙源,生生擋了他幾下就完全招架不住了。

    不一會兒,他的鼻孔和嘴里已經有鮮血溢出來……

    “范隊——”寶柒害怕出大事兒,心尖尖直顫抖,好幾次搶身過去想要制止,都被范鐵給嚇了回來。他正處于狂躁炸毛的樣子,仿佛已經完全不認得她寶柒是誰了,手里揚里的警棍見到她仍然毫不遲疑的抽過來。

    幸虧她躲得快,要不然非得生生挨幾下……

    瘋了,真瘋了……

    見此情形,害怕他把人給打死,年小井再也顧不得那么許多了,沖過去死死抱住畢笙源,俯在他的身下,轉過頭來看著赤紅著眼睛的范鐵:“范鐵,你住手……你住手啊,你這個瘋子!要打你就打我吧……”

    警棍高高揚起,范鐵灼人的目光盯著她。

    看著她雙臂保護一般抱著其它男人的樣子,眼神里別提有多駭人了。

    大吼一聲,他的手激動得直顫:“讓開!”

    “我不讓!范鐵,你憑什么這么欺負人?有權有勢就真的這么了不起嗎?”

    “我欺負他,他搶了我女人,我不該揍他么?”

    “再說一次,我不是你的,不是你的,我是我自己的!”吼叫了幾聲,年小井本來束好的頭發完全散了開了,顛狂的樣子像是同樣失去了理解,整個人趴在畢笙源的身上,眼睛狂躁不已。

    “小井……”畢笙源被范鐵揍得不輕,整個人癱軟在那兒,安撫的拍了拍她,抬起眼皮兒看范鐵,聲音微弱不堪:“范先生,如果她是你的,我搶不走……可笑你根本不明白……”話還沒有說完,他身體一軟,就暈了過去。

    “阿笙——”年小井驚恐不已,看著他,雙手捧著他的臉,“七七,快,120……”

    嘩……

    人群再次沸騰起來……

    有人在喊打死人了……有人在喊110來了……

    范鐵看著眼見的一幕,拳頭慢慢垂下,掃視著一片狼藉的商場,無聲的冷笑……

    沒錯,120還沒有到,110卻已經接到群眾報警趕過來了!

    ——

    畢笙源被送到醫院去了。

    寶柒和小結巴還有年小井通通被帶回了城西區公安分局接受調查。

    當然,打人的范大隊長也在。

    坐在審訊室時,范鐵目光有些發直,現在的樣子同樣極其的狼狽,一身的衣服都染上了血,面色難看到了極點兒。剛才他打人是在公眾場合,商場上少說有一二百人圍觀了現場,甚至好多人拍照發微博傳得沸沸揚揚。可以說很多眼睛都盯著。

    審訊的警員咳了幾下,覺得這事兒給鬧得真荒唐。

    鈴鈴鈴——

    寂靜的審訊室,辦公果上的電話響了。

    辦案民警目光從他身上收回來,接起了電話。

    “喂……”

    “局長?!我是,我是……”

    “哦,我明白了……”

    幾句話說完,那邊兒的分局長掛了線,他放下了話筒,目光再次看向了范鐵。

    按照幾個受害人身上的傷勢,范鐵自然構成了故意傷人罪。理應移送到軍事法院進行審判處理,如果情節嚴重,肯定得追究刑事責任的。

    不過么……

    想到分局長剛才打過來的電話,他頗為感慨的心里嘆了一下,趕緊在筆錄本上寫著什么。

    寫完了,將他的證件和筆錄本子一并推過去,客氣的說:“范隊,麻煩你在這兒簽個字吧!”

    從進來開始,范鐵一直悶著頭沒有吭聲兒。

    拉過筆錄本來,他拿起了筆正準備簽了兒,目光突然一變。

    筆錄本上面,寫的是斗毆,雙方已經私下和解。

    斗毆?斗毆?

    他自嘲的笑了笑,推開筆錄本,拒絕簽字,“不是斗毆,是我打人!”

    “是斗毆!”辦案的警察提醒他。

    剛才分局長說了,受害人那邊兒都已經明確表示不予追究他的責任,愿意和他私下和解,讓他按照斗毆和解處理。不過么,大家心里都是明鏡似的知道,和解的原因,還不是因為這位爺的身份。

    誰愿意真和他斗啊?

    “老子說不是斗毆!”咬牙切齒地瞪著辦案民警,范鐵又燥了,有些諷刺的問他:“如果我不是范鐵呢?如果我不是范司令員的兒子呢?我該判幾年?說啊,該判幾年?”

    吼聲震天,辦案民警嚇了一跳。

    看到他狂躁的俊臉,有點哭笑不得,卻又只能安撫的勸慰:“范隊,你先別激動……你聽我說啊,幾個受害人都愿意息事寧人,沒有人想追究這事兒了,你這又是何必呢?畢竟這種事情可大可小,真鬧大了,對你的前途也是有影響的嘛……”

    “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想到年小井說的那些話,范鐵更是焦躁不安,怒聲斥責道:“我不想搞特殊,你們聽明白了嗎?!”

    辦案民警被吼得一愣一愣的:“范隊,這個不是搞特殊,是人家真的不追究。你走吧……”

    站起身來,范鐵的目光漸漸的涼了下去了。

    慢慢的,他走出審訊室。

    正巧,另外一間審訊室里出來的,正是年小井。

    若說無緣,又總是這么有緣。

    喉嚨一梗,他輕聲喊:“小井——”

    年小井已經恢復了情緒,淡然的視線落到他的身上。

    沒有生氣,沒有怒罵,她就那么看著他不動,清冷的臉上沒有任何情緒。

    “小井,我是不是又錯了?”范鐵的拳頭緊緊捏住,鼻子有點酸。

    人在生氣和發怒的時候,往往容易喪失理智,做事情更是完全不計后果。可是,一旦冷靜下來再仔細回想,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么的離譜。再一次,他覺得是自己親手推開了她。

    可是,偏偏世界上從來沒有后悔藥……

    良久……

    年小井終于牽著唇露出一抹微笑來,聲音清清淡淡。

    “人也打了,你肯消氣了吧?”

    心里一窒,范鐵有些不敢相信她還會對自己笑,“小井,你不怪我?”

    年小井冷笑:“怪也沒有意義,阿笙醒過來了,他說不追究了。”

    有些不明白,范鐵哽咽著問:“為什么?”

    微微蹙了眉頭,年小井淡淡地看他,“你不明白?”

    范鐵臉色一變,心里猜測著某種可能。還沒有說出來,就聽到年小井緩慢的聲音說:“有了你強大的后盾,不要說打人,就算是殺人……又能如何?”

    “小井!我愿意承捏一切責任!”

    “算了,這就是我們這些人的命。此事就這樣結了吧,范鐵,我跟你……從此恩怨兩訖。”冷漠又清然的說完話,年小井的臉上不帶半點兒感情。自嘲般的視線再次掠過他好看的俊臉,轉身就走遠了。

    范鐵的心,拔涼拔涼的。

    小井,他的女人,連留給他的背影都是冷的。

    目光死沉死沉,他緩緩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捧著臉,心如刀絞。

    ——

    年小井去醫院看畢笙源了,小結巴被家里催促著走了。

    寶柒沒有走,她留了下來。

    嘆了一口氣,她慢慢走向了頹然抱頭坐在休息椅上的男人。

    “范隊,我們也走吧。”

    “第五文學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悶悶的不作聲,過了好半晌,范鐵有些哽咽的聲音才從指縫中傳出來:“七七,我是不是瘋子?”

    是不是瘋子?

    寶柒心里同樣替他們焦躁。

    老實說,今兒在商場那一幕吧,他還真心有點兒瘋。

    可是,她現在能那么說嗎?

    “范隊,我不知道該怎么勸你。不過……還是忘了吧,重新開始。”

    “重新開始……?”將捂在手心里的俊臉抬了起來,范鐵眼睛又濕潤又通紅,怪異的沖她勾了勾唇角,問:“七七,其實你的心里也看不起我是不是?我他媽算個什么?算個屁啊。如果不是仗著有個老爹,是個什么東西?什么他媽的東西啊?”

    “范隊,你可別這么說。你可了不起了,不是人人都可以將戰斗機開得那么拉風的哦?”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寶柒緩緩坐了下來,安慰的淺笑著,一席話說得極為真誠:“在我看來吧,每個人都會有缺點,同樣都會犯錯。不過,犯錯的人不一定就是壞人。你和小井,只能說是沒有緣份吧……看開點!”

    擰過頭去,范鐵眼睛紅紅的掃向她,“七七,我真的失去她了,是嗎?”

    目光沉了沉,寶柒不想傷他的心。

    可是,她覺得這是實事……

    但凡還有一絲絲挽回的希望,今天也被他的大鐵拳給打沒有了。有些無奈的看著這個長相俊朗,情商遠遠低于智商的男人,寶柒有些糾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范隊,我非常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不過怎么說呢?畢竟覆水難收,咱們先走吧?這警局沒什么好玩的。”

    走?

    他現在覺得自己雙腿都是軟的,完全邁不開步子。

    搖了搖頭,他嘆:“你走吧!”

    話音剛落,一道低沉的男聲就傳了過來,“舍不得走?要不要送你進去啊?”

    激動了那么一下下,寶柒側目一望,通風的走廊里,大步過來的男人正是冷梟。

    “梟子,你來了?”看著自己最好的哥們兒,范鐵雙手再次捂了捂臉,揉了一下眼睛,好不容易才強忍下去見到親人一般想要從眼睛淌出來的眼淚,“不好意思,哥們兒又他媽慫了……真丟人!”

    “知道丟人,就不算丟人!”冷梟在他面前站定,目光涼涼地盯著他。

    唇角扯了扯,無聲的蠕動了幾下,范鐵笑了笑,聲音無奈的哽咽,“行了,別安慰我了。現在人人都該看我笑話了吧?梟子,帶你媳婦兒先走吧。我在這兒呆一會兒。”

    冷梟目光一沉,上前揪著他的手臂,用力往上一拽,“要丟人回家丟去,少他媽在這兒犯膈應!”

    “梟子,不是我不走,是我他媽腿軟!”抹了一把臉,范鐵啦啦文|學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捂著臉蹲下身去。

    冷冷一哼,冷梟瞪著他,“揍人的時候多威風啊?橫掃千軍,腿怎么又軟了?”男人間的情誼很奇怪,不會像女人那樣往好的方面使勁兒安慰,卻往往是什么話最損最毒就用什么話,什么地方最痛就往什么地方使勁兒。不過,說一說完,冷梟還是拍了拍自己的手臂,冷厲的說:“扶著我!”

    抬起頭,范鐵看著他的冷臉兒,笑抽了,“好哥們兒,一個敗軍之將,你扶回去干嘛用啊?”

    心里窒了窒,冷梟又何嘗不了解他的心情?

    不過,他沒有安慰,送給他的是一個重重的拳頭。

    一拳砸下去,順勢揪住他按在冰冷的墻壁上,冷梟的目光涼得有些駭人,咬牙切齒的怒罵。

    “孬種!”

    喉嚨干澀的咽了咽口水,范鐵覺得有些火辣辣的刺痛,聲音更是沙啞萬分,在冷梟的鉗制里,腦袋垂了下來,“確實夠孬的,想當初,你可比我給勁兒啊……不聲不喊,就當啥事兒都沒有發生過……可是梟子,我他媽怎么就做不到呢?”

    “因為我是冷梟,你是范鐵。”哼了一下,冷梟凌厲的眼神冷冷掃過他,不客氣的說:“每個人處理事情的方法不同。”

    問題終于又繞回來了。

    正如年小井,他同樣不了解為什么……

    推開冷梟的手,范鐵軟在椅子上,摸索幾下從兜兒里掏出兩支煙來,遞給了冷梟一支。不過,手剛伸出去懸在半代,看到他的表情又收了回來:“忘了,你戒煙了……”末了,又扭過頭望向寶柒:“七七,不介意我抽一支煙吧?”

    目光有些沉重,寶柒搖了搖頭。

    扯著唇角一笑,范鐵‘啪嗒’一下就點燃了煙,瞇著赤紅的雙目,嘴里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冷梟嘮著小嗑兒,說的話天南地北,上一句和下一句完全不搭調兒。雖然冷梟完全不回答他,甚至可以說不搭理他,只是聽著他發泄,他的情緒,竟詭異的慢慢穩定了下來。

    “梟子,給哥們兒出出主意,我真的放棄嗎?”

    “……”冷梟始終不說話。

    “梟子,你說說,他媽的我怎么總犯犟勁兒呢?”

    “……”

    “梟子……”

    “……”

    “梟子,送我回去吧,哥們兒實在走不動了……”

    ——

    送了范鐵回家之后,寶柒和冷梟并沒有馬上就走。

    一直等他說夠了,累得睡了過去,他們才沉默著出來了。

    而這個時候,天色已經大黑了。

    回家的路上,車窗兩旁全是霓虹燈光的剪影,一明一暗之間,映襯著寶柒的心思沉重得怎么都放松不下來。無法描述心里的感受,今天范鐵和小井之間發生的一幕,好像預示著他們已經終結的未來,讓她心里幾分遺憾,幾分落寞,幾分難過。

    和她頹然的情緒不同,冷梟始終半闔著眼睛,手臂攬著她靠在汽車椅背上沒有動靜兒。

    男人的血,總是更冷吧?

    寶柒想。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這件事情的影響,她覺得心里有一個地方特別的空虛,時不時尖銳的刺一下,引導著她的情緒有些悲觀,惶惶然間不太安生。在男人的臂彎里扭動了幾下,見他還是沒有半點兒反應,她越發覺得難受了起來。

    是不是任何感情,有一天都會走到盡頭?

    她和二叔的明天,又會如何?

    嘆一下,她仰頭看他,莫名的情緒渲染之下,心里的空虛感在不斷放大。

    靜靜的,她的腦袋在他下巴上撞一下,聲音低低的喊他:“二叔,你怎么不說話?”

    男人銳眸睜開,低頭親她一下,“嗯?”

    “你說他們倆是不是真就結束了?到底是感情重要,還是生活重要?仔細想起來,咱倆之間其實也沒有什么話題吧,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三觀完全搭不上線兒……我一點也不了解你……”

    蹙了蹙眉頭,冷梟表示不懂。

    目光落在她情緒莫測的眼睛里,沉聲說:“別胡思亂想。”

    微微側過眸子,寶柒望向車窗外,聲音頗為躊躇:“我沒有刻意去想啊,可是腦子不聽使喚,他倆的事兒吧總是不斷回放。那種感覺就像……就像看了一部本來挺好看的小說,等待著結果的時候,突然才發現原來是一個悲劇結尾的那么膈應人。哎,虐死我了!心里難受得不行,真想直接去替他們改寫結局。”

    “傻妞!”拍拍她的腦門兒,冷梟攬她過來坐在自己身上,低頭咬她耳朵問:“要幫么?”

    “幫我什么?”擰著眉頭,寶柒憋出一個苦笑。

    “療傷!”

    見他說得慎重其事,寶柒斂了眉頭怪異的問:“你替我療傷?你怎么會療傷啊?嗤!別逗了!”

    低下頭看了她一眼,冷梟伸手拍了拍前座,沖陳黑狗喊了一句。

    “狗子——”

    “是,首長!”陳黑狗同志立馬會意了,一瞬后就放下了前后坐之間的隔窗。這還不算,為了不影響首長的心情還有自己的身心健康,狗子哥還特別懂事的放上了汽車CD。很快,清暖的音樂聲便鋪天蓋地的響徹在了車廂里,他表示絕對再也聽不到任何首長的機密了。

    撫了撫額,寶柒有些莫名其妙,“你要干嘛?音樂用來療傷?”

    啄她一口,冷梟小聲在她耳邊說:“不,穿刺療法!”尾音剛落下,他便用力把她抱緊在懷里,一把拉過旁邊的軍裝外裝來搭在她的肩膀上。他的外套很寬大,直接便能將她整個人圈在他的懷里,不會露出半點兒不該露出去的東西來。

    “二叔?”呼吸一緊,寶柒心跳有些快,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她暫時還真就忘記了小井那點事了,蹦高的心提到嗓子眼兒里,她好像隱約知道他接下來要干嘛了。

    今兒和兩個姐妹見面,她并沒有刻意的打扮過,不過身上穿的卻是一件春裝薄絨連身及膝裙。裙子在某種時候對于男人來說確實有著相當的便利,男人借著軍裝外套的遮蓋膽兒更大了,伸手就將她裙子里面那件兒貼著身的拔了開,連脫都懶得脫,就著跨抱她的姿勢稍稍托起她來,聲音極低的命令:“扶著我。”

    面上一燙,寶柒窘態頻傳。

    一顆腦袋縮在他的頸窩兒里,她伸到下方扶好了他。

    冷梟沒有說話,目光瞬時又深暗了幾分,直接把她往下放。一點一點融合時,彼此刻意壓制的粗聲喘勁兒里平憑了一抹異樣的情緒。寶柒呼吸重了又重,為了不發出聲音來,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男人肩上吃痛,大手用力就將她堵了一個結結實實。

    嗚呼聲里,寶柒瞪大了眼睛,靠在他肩膀上的憋悶讓她的呼吸更加急了幾分,在他外套圍裹里的身體像是突然發冷一般激靈了好幾下才松懈了下來。呼呼幾口氣,她微微瞇起了眼睛,像一只突然吃飽的貓兒,看上去著裝完好還蓋了一件外套,誰能想到外套里有別樣的乾坤,而她正被一只龐然大物霸占著呢?

    拳頭捶了一下他的肩膀,良久,她才終于吐出一口氣來。

    “這就是你的療傷?”

    抵著她的額頭,男人盯著她,黑眸流光,沒有說話。

    咬一下唇,寶柒默了!

    心尖在顫,可到底陳黑狗同志還在前面呢,雖然有音樂聲在掩護,她還是不敢胡亂聲張出來。動了動嘴皮,她咽下其它的話,無聲兒向他對著口型。

    “壞蛋!”

    “好受點了沒有?還虐么?”男人沒有動,抵在她深處,聲音啞啞的問。

    腦袋無力的垂在他的肩膀上,寶柒搖了搖頭,然后又點了點頭。剛才是虐心,現在完全是虐身了好不好?目光楚楚的盯著他,她覺得這么撐著有點痛,于是乎雙手按著他的肩膀就想往上起身。

    不出一寸,再次被男人狠狠壓抑住,再一次填滿讓他聲音發啞:“嗯?跑什么?”

    “二叔,你好無恥……”寶柒聲音極小聲,在汽車CD不停流淌的音樂聲里,滿臉通紅的瞪著他,心跳得怦怦的亂了雙亂,卻又不得不被迫含了他松不了。

    “寶柒。”一只手攬著她,一只手撩一下她的發,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冷梟盡量表現鎮定,說的也是正事兒,聲音還是有些莫名變調,啞了又啞:“明天我要出差。”

    “哦……”聲音拖得長長,柔得能描出一汪水兒來。不過,她卻沒有抬頭去看他,低低回應著他的話,腦袋依舊軟軟的埋在他的肩窩里不動彈,心尖顫歪著感受著那種無法描述的特殊感受。

    蹙了下眉頭,冷梟再次交待:“大概要三天。”

    “哦!”寶柒聲音嗚咽,難受的扭了一下,還是只應一個字。

    “別動!”捏她一下,男人喉結上下滑動,喉嚨里幾不可聞的溢了一個低低的申吟出來,“乖,不動啊。”末了,又遲疑幾秒,古怪的問:“你腦子抽了?”

    “……這話怎么說的?”

    眉目一冷,男人動了動,似乎有些不爽,聲音涼絲絲的發冷。

    “為什么不問老子去哪兒?”

    迷茫的咬了咬唇,寶柒一雙水瞳里染上了霧氣,擰了眉頭嗚嗚著,沒有直視他,聲音小得差不多被音樂聲蓋住了:“你的事兒,不都是軍事機密么?我怎么問呀?”

    “懂事兒!”挑了一下眉頭,冷梟有些無奈:“五一,帶你去津門。”

    “去津門干嘛?”

    “炮樓……還沒有打過炮呢!”

    瞧著男人嚴肅的臉,寶柒‘噗哧’一樂,低低咬了唇嘰嘰笑了起來。笑聲沒有落下卻被男人狠狠掐了一把,身體不由自主的縮了幾下,難過的嗚咽著嗔怪,“靠,丫這是大虐……”

    眸色暗沉幾分,冷梟提一下她的身體再次壓下,“現在呢?”

    “現在是……”寶柒正想說話,車窗外的燈光明亮了起來。

    前方大約一百米處是收費站,汽車慢慢的減速了,輪胎密密麻麻的壓過了減震帶,盡管異型征服者車身龐大底盤較高,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汽車的細微震動都能讓她感受格外清晰。

    寶柒死死咬著唇,說不出來那種別樣的滋味兒。

    過了收費站,再次經過一段減震路段,她整個人都酥掉了。身體軟乎乎的趴在他的懷里,不敢發出半點兒吟聲出來。不曾想,過了加油站不過二百米的一個轉彎處,交警和警備區正在突擊設卡嚴查假軍車。

    完了!

    這樣的情況下,怎么見人?

    路障擋在那兒,警備糾察隊員身上的熒光背心在黑夜里尤其顯目。

    伸手一擋,“停車——”

    ------題外話------

    妞們,額,這一章寫得有點久!

    怎么說呢,有些妞不喜歡小井,可以理解。咳,錦某表示,人物創造出來了嘛,一言一行沒有特定的標尺。錦只想讓他們都有血有肉有靈魂,至于喜歡與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參與了這個多元的社會,讓故事情節更加豐富。對與不對,旁觀者總是特別清,當局者么,各有各的難處……木馬,飛吻你們!感覺大家投票支持錦和寵婚,扛手鞠躬!

       

       

U赢电竞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 电竞竞博| JBO体育| 竞博lol|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JBO官网|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JBO官网|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