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134米  感情黏糊得厲害!!

章134米  感情黏糊得厲害!!

    “馬上就好!”

    小聲回應著門外的人,寶柒怕她拉門進來,心里緊張得不行。

    遂就加快了動作,狠狠捏他一下,“快!”

    有這么催的么?有么?

    啥都能催,這事兒卻越是急越是不行!

    冷梟腦門上青筋爆突,胸腔上下起伏地瞪著她,可還是受不了她這樣的刺激,一片洶涌……嘴里輕‘喔’一聲,沒有徹底紓解的身體,難受得不行,直直喘氣兒。

    “小七,小七,磨蹭什么呢?”姜玲又敲一下。

    盯著男人汗濕泛紅的俊臉,寶柒吻一下他的額頭,迅速拉下浴巾蓋住他的身體,壓著嗓子回應著走到了名畫覆著的小門兒邊上,靜立著沉著嗓子說。

    “姜姐,再稍等我兩分鐘,清理好了就出來……”

    門外面,正是上廁所回來的姜玲。

    可是,僅僅隔著一道門兒,姜玲卻沒有勇氣去打開它,小聲說:“嗯,快點啊。我心里老不踏實了。總是惶惶不安怕出事兒。”

    丫還會不踏實呢?不安什么呢?

    心里暗自冷笑一聲兒,寶柒裝出同樣非常很害怕的樣子,壓低嗓子說:“姜姐,我也很緊張啊,你不要再催我了,越催我心里越慌亂……要是知道是咱們干的……不得要命啊!”

    遲疑幾秒,姜玲似乎深有感觸,小聲嘆息一聲:“行,趕緊的,你不要再說話了。收拾好了就出來……弄干凈點兒。”

    “嗯。知道!”

    寶柒再說好時,一門之隔的姜玲已經沒有了聲音。

    不過,從她無比緊繃的聲音里,寶柒大抵能夠猜測得出來她復雜的心思。雖然她現在為老頭子做了這件事兒,心里到底還是懼怕冷梟的。不過老爺子既然許給了她隊長之位,又答應了不會告訴冷梟是她干的。只要冷梟沒有清醒過來就不可能懷疑到她的頭上。

    她敢做,主要還是存在僥幸心理。

    可是一旦冷梟醒了,最先完蛋的人就是她。

    因此,她其實比誰都要緊張和害怕。

    再次走了回來,寶柒垂下眸子,看著男人已經還撐著浴巾的邪惡軸心,“還沒下去呢?”

    鼻翼濃重的呼一聲兒,男人仰躺著看著她,一滴汗水滑落俊臉,聲音又啞又不勻:“你說呢?老頭子還真狠,害怕弄不死他兒子,不知道到底下了多重的藥量……喔……”低哼一下,伸手拉她過來,聲音低沉,“再來一次?”

    “來不及了!”就著浴巾夾裹著他,寶柒揉了幾把,小聲哄他:“咱們不能讓她懷疑上了,得從長計議,神不知鬼不覺……”在她的小手和藥性之下,男人的心底深處涌上一種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感受來,發出來的聲音帶著點兒破碎的磁聲兒,抓牢她的手就不放:“老子現在就要!狗屁的從長計議,等一下老子出去,全他媽一窩削了!”

    “又獸兒上了?”寶柒加大了勁兒。

    冷梟喘息一聲,狼眼兒直勾勾盯他,目底的火信子閃動著:“小七兒,老子難受!”

    “二叔,我知道你特難受,難受咱得忍忍不是,要不然能怎么辦?還能在這兒辦事不能?”說罷她瞥了他一眼,直接縮回了手,轉過身體去背對著他,從寬大的白大褂里面,掏出了一個裝東西的玻璃器皿,將里面的溶液傾倒在了取精杯里,又搗鼓了一陣兒,然后就準備撤離。

    誰知道她還沒有轉身,腰上橫過來一只,一勒一帶,突然得讓她下盤不穩,猛地就往后坐了下去,不偏不倚的坐在了男人的身上,接著整個后背順著重心落入了他的懷里,男人的身體山般壓過來環住她。

    沉著嗓子,他問得亞當:“你身上的東西,哪兒來的?”

    很顯然,男人看到她剛才的小動作,不好意思的垂了眸子,她小聲兒說:“事發如然,我在來的路上,隨便找了一個男人給取的。”話說手臂一緊,差點兒沒忍不住尖叫,“咝,你干嘛啊?”

    顧不上那么許多,男人有力的大手掐住了她,一雙眸子帶著赤紅的火焰,腦子里想象著她給男人取精的時候會使用什么樣的方法,語氣里全是帶著顫意的森寒。

    “老子掐死你。”

    “放心,我可沒碰他。”不想解釋,又不得不解釋。

    “……沒碰怎么出來的?”

    “他自己來唄。”

    冷梟臉上冷峻未退,擺明了不相信她的話,一張俊臉臭得不行。

    反手拍一下他的臉,寶柒知道不解釋清楚,他不會放自己走,語速極快的解釋說:“真的沒碰他,時間來不及了,我沒有機會去精庫。那個男人穿得挺寒磣的,我看他就缺錢,5000塊錢給他就搞掂。你想想,可比他去捐精拿得多得多哦?我又不查他有沒有遺傳病什么的,再說他那柯磣的長相捐精人也不能要他……”

    5000塊……

    冷梟的臉上稍稍松開一點兒,不過手還是摟著她不放開。

    “二叔!嘛呢?”寶柒條件反射的往里閉攏,卻發現他大喇喇的橫在中間,不由得嬌嘖了一聲,急急的央求:“快放開我,二叔,真來不及了!姜玲那個人你知道……”

    微瞇著一雙狼眼兒,男人不再說話。沉重的呼吸著抱緊了她,一雙手牢牢地鉗制住,下巴貼著她的后腦勺,就著這種后抱的姿勢隔著衣料來回的模擬著某種不太和諧的動作。雖然沒有實打實的來,可是這樣的來回,還是讓兩個人身上的溫度都在急驟的升高。

    寶柒偏過頭去,看到他又是汗又是紅的臉色,心下知道他藥性真沒有退下去。心里哀嘆一聲,配合的攏緊了他,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緊張的盯著門口。男人微瞇著眼睛,仿佛真是拼足勁兒的,不一會兒功夫,耳邊悶沉的哼聲之后,完事兒了。

    吁了一口氣兒……

    兩個人,同時松懈了下來。

    手臂上都是汗,他環著她啞著嗓子說:“媽的,好勁道的藥!”

    “……借口!快放開!”掙扎一下,寶柒心急如焚。

    擺擺手,冷梟渾身是汗的倒下去,沒有說話。

    從他身上爬了起來,寶柒趕緊拉下白大褂遮住下方,扭過頭來橫著眼睛瞪他一眼,不再說話,轉身就走。

    不得不說,有時候冷梟也是個任性的,不依了他辦完,怎么都是不行的。

    好在她身上的衣服夠長!

    心下忐忑著,她循著小門兒推拉一下出去了。因為剛才那幾分鐘男人放肆的動作臉上有些發紅,渾身不自在的緊繃著瞄向姜玲,“任務完成了,姜姐。”

    好在姜玲認準了她臉紅是因為害羞造成的,微笑著羞她。

    “小七,你不是男科醫生么?按理說該是見多識廣的,怎么這么害羞?”

    寶柒掩飾的輕咳了一下,微垂著眼子:“不是,不是害羞吧,其實是緊張。”

    心里了然的點了點頭,姜玲認定她還沒有過男人,自然是相信她的話得。從她手里接過裝了溶液的取精杯,將里面的東西熟練的密封在一個玻璃容器里面。接著,一邊兒脫下身上的白大褂,一邊兒小聲吩咐。

    “好了,事情到此為止,誰都不許多說,我必須在一個小時之內把東西送過去。小七,小趙,你們回去休息吧,明兒一早回京都。”

    小趙點頭。

    寶柒心里有別的想法,拉了拉她的衣袖,小聲兒說:“姜姐,要不然,我跟我一塊兒過去吧?大晚上的,你一個人跑上跑下不安全。”

    睨她一眼,姜玲大概覺得她的話也有道理,點了點頭裝上東西就準備走。

    寶柒跟在她身后,緊張的問:“姜姐,咱們這么干,不會出什么事兒吧?”

    “現在騎虎難下了,別想太多,怕也沒用。那邊兒還等著用呢,趁著現在天黑,剛好出去……”脫下了白大褂之后的姜玲,穿了一身兒職業的套裙兒,一身豐腴的身段將裙子繃得鼓囊囊全是肉。一句話說完,起伏的肉節子都不相信她不怕。

    寶柒在心里嘲笑。

    一輛汽車早就停在外面等候了。

    上了車,兩個女人稍稍有些沉默和尷尬,氣氛持續凝重。

    姜玲最先打破寂靜,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還是為了緩解心里的違和感。

    “小七,你現在還處著吧?”

    處著?寶柒‘嗯’著反問一句,一時半會兒沒有明白過來。扭過頭時,看到她的臉色才恍然大悟,意思是問她是不是處女?故意嬌羞的微一低頭,她小聲又‘嗯’了一下,不過這聲兒‘嗯’比上一聲更低了幾分。

    一嗯完,她心里無比佩服自己的偽裝能力了!

    五年前都沒了,還敢大言不慚處呢!

    姜玲對她現在的樣子比較滿意,聽話又懂事兒的姑娘合作起來容易多了。遠離了魅香之后,她的心里的壓力更小了,不由得有了打趣兒的精神。

    “小七,咱們頭兒可是少女的夢中情人哦。你啊,今兒晚上是賺到了!”

    不著痕跡的挑了挑眉頭,寶柒揶揄反問:“姜姐,你該不會是怪我搶了你的好事兒吧?”

    年僅四十的姜玲,聞言,竟然情不自禁的臉紅了一下,意識飄了一下。轉而,再想到冷梟平素里板著臉生人忽近的冷峻樣子,不由得又打了一下冷戰:“呸,說什么呢?我孩子都十幾歲了,又不是犯花癡的小姑娘,有你幫我,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盯著她不動格的眼睛,寶柒心里再次嘲諷,半開玩笑半認真的笑:“不對勁兒,我怎么感覺你很后悔呢?”

    “鬼丫頭,就會耍貧嘴,我哪兒有啊?”姜玲滿臉都是‘呸呸呸’的神色,瞪著眼睛作勢就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把,手還沒有收回來,又偷摸著瞟了一眼兒前面的司機,小聲兒在她耳邊問:“小七,小趙說頭兒……嗯,是不是真的?多大?”

    咳咳!

    寶柒差點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著,小趙還真宣傳人家的大鳥去了?

    握住拳頭,她快速咳了幾聲兒,又撇著嘴看她。

    “下次有機會,你自己看。”

    “得了吧?機會。”姜玲眼睛斜過去,白她一下,突然嘆了一口氣,似乎感觸良多:“小七,你別看我在這兒開玩笑挺輕松,其實心里怪糟亂的。不過,雖然咱們這事兒干得不太厚道吧,不過老爺子也不是起得啥壞心眼兒,畢竟是自己兒子,要不然逼得沒法兒,能有這損招兒么?”

    “嗯……”寶柒長聲悠悠。

    “你說咱頭兒吧,好好一個爺們兒,高壯威風男人氣十足,干嘛會喜歡男人呢?”

    “喜歡男人?”寶柒吃驚的盯著她,差點兒沒有合攏嘴:“老頭子說的?”

    “可不是么?要不是老頭子說的,我能相信嗎?其實我也不光為了自己,我想啊,以后就算頭兒知道了,等他回過味兒來了,孩子抱在手心里了,能滿地兒跑著打醬油了,說不定還會感謝我呢?……我就當成是做好事兒罷了。”

    怪異的點了點頭,寶柒哦了一聲兒。

    心下腹誹,要不是老爺子許她大隊長的位置,她能這么‘好心’?

    人啊,對自己的心都不實誠。

    不管做了多么壞的事兒,都得為自己的良心尋一個借口,要不然就過不去那道坎兒。

    她沉默著,姜玲心里犯堵,又在絮叨:“小七你啊,剛剛參加工作還不太懂。在這機關里面混吧,為難!上頭個個兒都是爺,左右都是我得罪不起的。我哪兒敢拒絕啊?萬一不小心把領導得罪了,日子可就難過了。上有老的,下有小的,一家子人都等著我養活呢。我男人又是一個不爭氣的,整天就知道賭錢,家里的房子都被他輸出去了,雖然我的津貼不少,可是哪經得住他那么折騰啊……”

    “喔……”靜靜聽著,寶柒偶爾插一句。

    要生活,誰又不慘?誰的日子又好過呢?

    她不是圣母瑪麗亞,關照不了那么多的人。

    這事兒二叔遲早得辦她,到時候,盡管她有再多的理由,還是得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

    汽車一路開到了蘇市生殖中心醫院才停了下來。

    寶柒緊跟著姜玲的腳步,直接上了七樓。出來接待她們的中年女醫生看上去非常著急,一看到姜玲出現就直嚷嚷:“哎喲喂,總算是來了!你啊,可等死我了。我這邊兒都準備好了,就欠你的東風!”

    “不好意思,久等了!”點一下頭,姜玲走在了前面。她的話里有歉意,語氣卻沒有絲毫的歉意。她作為紅刺細療隊的一個副隊長,在外面的時候,其實還是挺傲氣的,完全沒有了剛才對寶柒訴苦時的頹然。

    言詞之間,寶柒判斷這個生殖中心的中年女醫生好像并不知情,只是被托了來為那個女人做人工授精的醫生。不過,她之前好像就和姜玲是認識的,兩個人一路從走廊往手術室去,聊著授精的話題。

    臉上戴著一個大大的口罩,寶柒托著那個裝精的小容器,沒有引起人家的注意。當然,對于她這樣初出茅廬的年輕女醫生,大多數都會自然而然的認為是姜玲的助手,自然不會將她放在眼睛里。

    一步步靠近,寶柒心下有些激動。

    她就想知道,冷老頭子找到的那個自愿為冷梟生育的女人到底會是誰?

    進入手術室的第一層房門,前方的姜玲突然停了下來。

    一轉身,伸出手來:“小七,給我吧,你在外面等我。”

    “姜姐,我能跟著你進去學習學習,觀摩一下么?”硬撐著笑臉,寶柒故意咂舌,滿臉擺著好奇勁兒。

    好笑的瞪她一眼,姜玲有些顧及里面的女人,小聲兒壓著嗓子,說:“那有什么好看的,就是把這玩意兒送入宮腔就算完事兒了……”

    “送進去,就一定能懷上么?”

    旁邊的中年女醫生聞言笑了,一邊洗手換鞋套手術服,一邊解釋說:“那可不一定,人工授精的成功率其實并不算太高。不過現在受孕方的卵泡成熟,機率會大一點,50,左右吧。但我們會先冷凍保存一部分精源,如果沒有懷上,再取卵細胞進行培育……”

    “哦哦哦……”一副受教的樣子,寶柒笑瞇瞇的直點頭,眼神兒直往里面觀望。

    可是,里面手術室的門是緊閉著的,她哪里又能看得到呢?

    到底是誰?到底是哪個女人?心里像有一只貓兒在撓動!

    然而,她不能做得太過火,既然人家不讓她進去,她還是只能在這兒等了。

    不過么……

    她心里非常清楚,不管那個女人是誰,早晚她都得顯形的。

    因為她還真心不相信,那個女人就僅僅只是滿足于懷一個胎,而沒有別的什么打算,不準備母憑子貴誰他媽樂意這么干啊?

    一瞇眼,她眉目滿是邪氣兒!

    等著瞧吧,好戲還在后面!

    ——

    寶柒走后,冷梟總算是緩過了那股藥勁兒了。

    進入浴室里洗了一個戰斗澡出來,他身上輕松了不少。擰著冷眉略一尋思,他就掏出了手機,直接拔給了陳黑狗,幾個字出口,冷氣兒順著電話線就卷了過去。

    “陳黑狗,過來。”

    交流大會的組委會為隨從人員們另外安排了住所,住所離冷梟不遠,掛斷電話不過三四分鐘的時間,陳黑狗就滿頭是汗急喘吁吁的跑了上來。剛才在電話里,他家老大森寒得宛如臘月冰天的語氣兒,足夠讓一年四季都伴著他的狗子哥知道厲害了。

    頓時間,他有一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推開房間門,他還沒有來得及邁進去,就看到了門邊兒軟倒著的一個光裸小姑娘,倒吸了一口涼氣,嚇了一大跳,趕緊別開了臉不去看,黑臉脹得通紅。

    “哎呀媽……首長,你這是,你這是……”

    余下的話他說不出來,冷梟也沒有給他時間說。須臾之后,他冷得冰棱子般的低沉聲音就落入了陳黑狗的耳朵里,低沉里帶著藥沒散透的沙啞,不過,他絲毫不提其它,單單就只是問了他一句話。

    “狗子,長得好看么?”

    抹了抹腦門兒,陳黑狗傻乎乎的站在門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更不敢拿眼睛去瞄地下白嫩嫩的女人,斟酌著語氣,支支吾吾的說:“好,好看。”

    冷唇拒出一條生硬的直線來,冷梟撐著床站了起來,慢慢兒走到了他的身邊兒,大手重重拍在他的肩膀上,眉梢一挑,沉聲命令,“你的了!”

    他的?!呀……啊……

    一股涼氣兒從陳黑狗的腳底板兒竄了上“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來,他哀叫了一聲兒,脹紅著臉兒,直抹腦門兒上的冷汗:“頭兒,別拿我開玩笑了唄,這個……這個不太好吧?我是軍人!她,她是誰啊?”

    “你問老子?”冷哼一聲,梟爺盯著陳黑狗,帶著審視的視線鎖定了他完全懵懂的臉,一秒后,大掌抬起直拍在他后腦勺兒上,硬綁綁的冷聲說:“我他媽還想問你呢!”

    “頭兒,我,我……真不知道啊!”哭喪著臉,陳黑狗委屈得一臉都是惶惶然。他跟著冷梟已經有好幾個年頭了,作為首長的親衛兵榮譽感自然和普通軍人不同。雖然他現在的軍銜只是一個三期士官,可是在部隊里不管走到哪里,享受到的待遇可是比一般的干部要好得多。

    而且,能做冷梟的司機,一直以來都是讓他覺得非常值得驕傲的東西,每次給家里打電話,都會提到首長怎么對他好,老父老母也總是囑咐一定要在部隊里好好干,混出個人樣兒來。

    這么多個年頭兒了,首長從來沒有用過這種疏離的語氣和他說過話。

    一種審視的,懷疑的,不信任的,甚至是一種憎恨的語氣……

    耷拉著腦袋,他偏過臉,看到首長搭在自己肩膀的手骨關節上全是沒有包扎的傷痕。那些傷雖然沒有再流血,可是一看便知道是新鮮的,不久之前才造成的。

    心里狠狠揪了一下,陳黑狗方方正正的臉上帶著一股難受,拳手捏緊,語氣帶著哽咽,“頭兒,你的手怎么了?誰干的,我宰了他!”

    冷梟陰鷙的目光逼視著他,冷冷三個字,又是反問:“不是你?”

    陳黑狗瞪大了眼睛,幾秒后又耷拉下頭:“頭兒,你不信任我了?”

    冷梟個頭比他高,低下半個頭,仔細打量他:“你還值得信嗎?”

    脖子哽咽了,陳黑狗看著他面無表情的臉,心底一點點下沉。雖然他的臉上,現在半點兒危險的氣息都沒有,可實際上,遠遠高于他記憶中冷梟發火時的危險系數。

    一想到冷梟不再信任他了,他心肝兒膈應得慌,覺得這事兒比什么大事情都讓他難受。

    陳黑狗不是個笨蛋,現在進了這么久,他多少能猜得出來發生什么事兒了。低垂著腦袋,他站直了身子板兒,后背緊緊貼著門,“首長,這個女人真不是我弄來的。我,我真的不認識她。”

    退開兩步,冷梟撐著還有一些發脹的頭,聲音沙啞低沉。

    “今天晚上,你對我做過什么?”

    仔細回想著今天晚上的情況,陳黑狗人雖然粗線條,不過記憶力還是蠻好。

    “我給你端了一杯水,其實啥也沒干過……”

    “水里有什么?”冷氣灼人的黑眸逼視著陳黑狗,冷梟低沉的聲音里,蘊藏著隨時有可能爆發出來的無力怒意,聲音卻冷得直透骨髓:“說實話!”

    眼圈兒紅了又紅,陳黑狗快要被空氣里加強的冷氣兒逼出心臟病來了。

    “頭兒,我要是做錯了什么事兒,您就抽我,狠狠的抽我……可是,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事啊?”

    轉過身去,冷梟背對著他,一只手插進褲兜兒里,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冷聲說:“把她帶下去,回京都你就給老子下隊里去。”

    “首長——”陳黑狗急了。

    下隊里去的意思很明顯了,冷梟不想再要他做自己的司機了。陳黑狗頹然的盯著他的后背,眼眶一熱,眼淚啪嗒啪嗒就往下落。

    他了解冷梟,更知道干首長司機的規矩。對于冷梟這樣地位的人來說,對于身邊親兵的要求會特別的高,而‘衷心’兩個字,往往比什么能力都來得重要,因為他們會完全接觸到他的私生活,甚至他的一言一行都逃不過親兵的耳朵。

    因此,不管他有沒有做過什么,只要冷梟懷疑上他了……

    哪怕僅僅只是懷疑,他也容不下自己了。

    使勁兒撇著嘴抽泣著,陳黑狗堂堂一個大小伙子,哭得泣不成聲兒,垂下了腦袋啜著氣兒。

    “首長,你不要我,就讓我復員回家吧!我沒臉呆了!”

    脊背僵硬著,冷梟抽出插在褲兜里的手,再次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轉過頭來看他,擰著的眉頭豎成了一團,瞪著他就是兩個字,“沒出息。”

    “首長……”陳黑狗委屈啊,哭得嗚嗚的……

    “下去!”

    “是……”

    抹著眼睛,再難受陳黑狗也不能違令,俯在墻上抽泣了幾下,他撈起地上的小姑娘就準備出門兒,冷梟卻突然從背后喊住了他:“狗子!”

    心里一喜,陳黑狗趕緊轉過頭來,盯著他一雙冷意的眼睛,鼻腔抽泣得更厲害了,“首長……”

    睨著他,冷梟意味兒不明的命令:“哭大聲點!”

    “啊!嗚?”吸了吸鼻子,陳黑狗不明所以。

    “你背叛了我,狗子。”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陳黑狗急得兩排牙齒直磨,哭聲兒直顫。

    “對了,就是這樣哭!去吧!”冷梟看著這小子被逼急了的樣子,心里有些好笑。

    事實上,經過他的觀察和分析,他現在已經基本能夠確定陳黑狗是無辜的了。那杯水里的藥物應該是在之前就放好了的。換了別人或許奇怪,可是那個是他親爹就半點不奇怪了。他多么了解他的生活習性?提前在杯子里放藥實在是太容易了。

    不過,現在不是為陳黑狗洗清白的時候。

    既然他要配合寶柒演戲,那就干脆裝著不知情好了。

    只有把這罪落在陳黑狗的頭上,老頭子才不會懷疑他。

    至于陳黑狗么下隊里去鍛煉一下也好,久不在基層鍛煉,腦子都快要遲鈍得銹掉了,著了人家的道兒,也完會不知道。等這件事兒過去,再招他回來。

    現在,父子倆斗法,就看誰能繃住。

    ——

    寶柒在翌日凌晨就和姜玲一起返京了。

    順利完成了任務,還完成得神不知鬼不覺,姜玲一直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去。

    而正因為有了蘇市之行,寶柒和她之間的關系微妙了起來,似乎無端端的就又拉近了許多。

    人性如此,沒有辦法。

    一起干過壞事兒的人之間,一般都會成為好朋友。因為互相都有把柄牽制在對方的手中,一根繩上的螞蚱當然比起常人會更親近幾分。至少在姜玲看來,寶柒這個姑娘心靈通透,已經是她的貼心豆瓣了,絕對不可能輕易出賣她的。要不然,那件黑暗底下干的事情爆光出來,就是大家都完蛋。

    接下來的兩天,寶柒在醫療隊里時不時都能見到姜玲的陽光燦爛的笑臉,讓她不由得想,會不會是好事兒將近了,醫療隊長有希望了?如果她做了隊長,周益又往哪兒安排?

    瞧著這位大姐眉開眼笑的臉,她不由得惡味趣兒的猜測,等冷梟收拾她的時候,又會是怎樣的臉色?

    唯一讓寶柒有些不自在的是姜玲的另一位貼心豆瓣——小趙。

    以前在隊里遇見或者一起值班都有說有笑的,此番蘇市之行回來,小趙每每看到寶柒時的目光都好像有點兒不同了,好像隨時都在提醒她和冷梟在房里那一幕似的。目光稍頓,待她注視他時卻又轉開,怎么看怎么別扭,搞得寶柒覺得自己才是做賊的那一個。

    兩天時間,過得很快。

    第三天,冷梟回來了。

    到京都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飛機一落地,他沒有回紅刺總部,直接就回了家。等寶柒帶著小雨點兒從褚飛那里回來的時候,就見到他黑著一張臉,像是誰欠了他錢沒還一樣。就連看著她和小雨點兒也沒有什么好臉色,一張冷冰冰的面孔讓寶柒錯愕不已。

    吃炸藥了么?

    冷梟在生氣,寶柒看出來了。

    至于在生什么氣,她大概猜測得出還是因為蘇市那晚的幺蛾子。雖然他同意了她的做法,可是她卻變相的阻止了他馬上收拾那些個陰他的人,他心里堵著的火氣兒沒有地方發泄,又怎么能落得下去那塊兒大石頭?

    這事兒吧,說到底并不是男人那樣的性格做的,男人和女人不同,遇上這種極度憋屈的事兒,沒有直接把人揪出來給宰了,還陪著她玩什么人,確實不容易。

    得!

    一見此狀,寶柒立馬乖順了許多!

    除了順著他的毛撫,還能對著干么?

    又是替他拿家居服換,又是笑著逗他開心,晚上甚至還親自下廚做了兩個小菜哄他樂呵。簡直可以稱得賢妻良母,服務周倒熱情了。然而,即便如此,男人的冷臉還是沒有熱得起來。

    糾結了!到底咋回事兒?

    寶柒這個姑娘吧其實挺會哄男人的,但是現在她卻不知道該怎么去哄他了。第二天把小雨點兒送走,他還是沒有什么表情,像是完全和自己無關一樣,搞得寶柒摸不著頭腦。

    又過了兩天之后,寶柒發現男人似乎更低沉了,本來平時就少話的他,現在見著面就更說不上兩句話了。沒事兒就悶悶不樂的端著黑著臉在那兒發悶,她左哄右哄不得勁兒,索性也就不哄他了,由著他自個兒去低沉,等過幾天氣消了再說。

    她知道,小時候的自閉癥對冷梟的心理肯定是有一定影響的。既然他現在不肯和她談什么,她就不好再去添亂子,就等著收拾冷老頭子的時候能讓他爽一下。

    于是乎,接下來的日子,兩個人各做各的工作,生活得別別扭扭的。

    最讓寶柒感覺到奇怪的事兒是,一直以來上了床就迫不急待狼氣森森的男人,突然之間似乎就偃旗息鼓了。算上去他回京已經一個多星期竟然都沒有碰她一下。對普通夫妻來說這事兒挺正常,換到梟爺的腦袋上就是不得了的天大事情。

    往日里,三天不聞肉味兒他都得主動找茬,現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寶柒真真兒搞不懂了。

    說他真生氣了吧,他對她還是一如既往的關心。每天晚上還照舊抱著她睡覺,雖然不怎么跟她說話,不過卻總在她閉上眼睛之后盯著她瞧,一張冷峻的臉,深沉得讓她無法琢磨。

    說他沒有在生氣吧,時不時在沉默的目光里又會冒出一點火星子來。她還聽說,這幾天在部隊里,他已經壓不住火兒連續發了幾通大脾氣,差點兒沒有把行政樓的人給嚇死。

    在她面前,他淡定的去部隊,淡定的工作,淡定的回家,淡定的上床,淡定的吃飯,淡定的洗澡。

    其實一切都沒有變化。

    可是,寶柒卻明顯的感覺得到,他有什么變化。

    這一種變化,不是生理上的,而是他心里上的。因為每天晚上他抱著她的時候,她都能夠感覺得到他下面硬繃得能撐天,卻完全無視她的主動挑逗,一如既往的冷冽和淡定,死活都不肯做。

    嫌棄她了?

    家庭冷暴力,寶柒覺得自個兒快要抓狂了!

    這一日,吃完晚飯,冷梟再次淡定的上了樓,直接就去了書房。

    寶柒站在樓梯的拐角處,拿眼神兒瞄著他,目光落在他面無表情的俊臉上,非常不淡定的嘆了一口長氣兒,心情簡直郁卒到了極點。

    怎么辦?

    一個人坐在陽臺上的竹編藤椅上,她盯著一層玻璃窗戶想著辦法。

    晚上十點,她洗完了澡見他還沒有回屋,終于憋不出火兒了。本來她的脾氣就不太好,這些天算是挺依著他的了,于是乎,她煩躁了。搞什么飛機啊,整天拽得跟個大老爺似的,又不是她惹到他了。先禮后兵是她一貫的政策方針,可是被男人活生生冷落了這么幾天后,她爆發了。

    吸著大拖鞋,她啪嗒啪嗒的去了書房。

    咚咚咚——

    重重的敲門聲里,冷梟抬起頭來,微瞇著眼睛看她。

    “進來!”

    眉兒彎了一彎,寶柒火沖沖的叉著腰走過去,忍了又忍還是沒有直接發火兒,委婉的問:“二叔,你很忙嗎?”

    “嗯?怎么了?”

    “有沒有時間談一下?”

    男人瞇眼看著她,不回答。又是不說話,寶柒急了:“丫這些天到底有啥事兒啊?心里不舒坦,還是我惹著你了?”

    抿了抿嘴唇,男人聲音低低的,“沒有。”

    沒有?沒有才怪了!

    三兩步過去,寶柒撐著辦公桌的邊沿‘啪’一下就坐了上去,拂開他的手,面對面的看著他,她斜睨的眼神兒帶著挑釁的意味兒。

    “說吧,你到底怎么回事兒?如果不爽我在這兒,我立馬就走,成了吧?不打擾你。要是咱倆實在過不下去了,結婚證兒拿來,明兒就去離婚,咱倆一拍兩散,各人過各人的清凈日子。”

    心里一揪,冷梟愣愣看她,冷哼:“不離。”

    兩個字說得又呆又萌,又冷又酷,搞得寶柒哭笑不得。看著男人這個樣子,她摸不著他線條的同時,心卻是一下子就又軟了下來,無奈的望了望天花板,好半晌兒,不知道該怎么回應他的話。

    不過,心一軟了,聲音就硬不了。

    “行吧,不離婚也可以,不過你得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一句話說出口,她話里責怪的味道沒有了,多了幾分小女兒的嬌嗔。

    冷梟的眉頭一直是擰著的,視線落在她的臉上,一伸手就將人給捉進了自個兒的懷里。

    寶柒萬分糾結,“還是不說話呢?是不是要搞家庭冷暴力?”

    “沒有。”冷梟目光沉了沉。

    “……要被你膈應死了,大悶葫蘆,有事兒就說!”

    “沒事!”冷冷的兩個字說完,冷梟直接將腦袋放到了她的頸窩兒里,將她圈在辦公桌上不放,一如既往的低沉聲里,好像藏著什么事兒不愿意說出來一樣,悶得有些呆。

    寶柒真恨不得抽他:“冷梟,我們是夫妻么?”

    “是。”

    “即便是夫妻,那你有啥事兒,為干什么不樂意告訴我?”

    略略沉默了兩秒,冷梟抬起頭來看她,突然煩躁的扯了一下自個兒短短的寸發,冷著嗓子發火兒:“老子說不出口。”

    “哼,說不出口也得說。”寶柒怒了,吸一口氣兒又忍了下來,“快說,不說,我立馬就打包走,你怎么攔都是沒有用的,你知道我的性子,不要逼我。”

    對付這個悶騷的男人,她目前只剩下唯一的招兒了,除此之外啥法兒都不頂用。丫悶勁兒上來的時候,真是悶得能頂了一個肺得。悶騷男人,突然之間只悶不騷了,得多么膈應人啊。

    動了動嘴皮兒,冷梟目光冷沉冷沉的,突然張開手緊擁著她。

    “寶柒,對不起!”

    咦?寶柒就訥了悶兒了,推他的腦袋:“說,做了啥事兒,對不起我啊!”

    冷梟眉頭跳了跳,睨著她瞅了老半天,終于還是悶聲悶氣的說了。

    結果一說出來,簡直嚇死人了!男人悶著腦袋想了這么多天,究竟為了啥事兒?這事兒還得從蘇市說起,原來他介意上自己了,因為他那天中了藥被一個小姑娘給摸了,心里始終沒有落下去。雖然寶柒不知道,但他左想右想不是一個事兒,老實交待吧又怕她生氣,不交待吧又過不了自己心理的關。

    于是乎,這男人就這樣了。

    其實,他并不是在生寶柒的氣,而是在氣他自己。氣自己當時為什么沒有一把推開她,反而讓她有機可趁了。雖然他知道自己中了藥,可是他更知道,其實完全是有可能在她撲過來就推開的。

    說到底,他不能原諒自己了。

    瞧這事兒鬧得,寶柒又好氣又笑。

    她實在想不明白,一副冷酷外表之下的冷梟為什么會有這么惡搞的念頭,竟然還和自己賭上氣兒了?這種傳統得近乎高度潔癖的性格,要是當今社會的男人們但凡有了那么十分之一,多少家庭都不會因為婚外戀而陷入破裂的邊緣了。

    故意板著臉,她瞪著他不說話。

    冷梟目光再次黯然了。

    一見他又糾結上了,想到這個孩子的自閉癥,寶柒忍不住又嘆了一聲兒。

    抱著他的腦袋,掰著他的冷臉兒,她嚴肅的樣子自己都不免好笑,覺得像極了一個幼兒園老師在哄小朋友,“乖啦,我不怪你,畢竟那種情況之下,正常男人都會有那樣的反應的。其實這個吧,算不得對妻子不忠的!畢竟你又沒有真怎么了她,何況又不是你主動的,別和自己過不去。”

    “你不生氣?”冷梟擰眉頭,盯著她的眼睛。

    寶柒坐在辦公桌上比他高,微低頭盯他的冷臉兒,“生氣啊,我當然生氣。因此,不能再有第二次了。嗯,就這樣兒吧,這事兒就算過去了,好不好?”

    “真的?”冷梟再次確認。

    寶柒默了!

    一個冷峻剛毅什么都不怕的男人,鋼筋都能一口咬斷的男人,卻為了這么一件事兒糾結了這么長的時間。可是,當這樣的男人放下臉去向女人解釋一個‘全天下男人都會犯他卻并沒有犯的過錯’時,真的有點兒讓她受不了的唏噓。

    愣愣的盯著他,寶柒摸著他的臉,認認真真的點頭,“真的!二叔,你沒有錯。”

    冷梟的冰山臉,終于瞬間軟了下來。抱著她的腰拉她弓身,從眉眼開始吻起,直到嘴唇,輾轉著在她里面攪裹了許久之后,終于本神也才歸了位。

    退去了心底的糾結,仔細瞅著女人的臉蛋兒,想通了這件事情。

    只要她不嫌棄自己,一切就好了。

    于是乎,一秒后,他的大手就撫上了她胸前,“既然沒錯,老子現在就要你!”

    噗哧!

    寶柒望天,簡直想狂笑不已!

    伸出手來,她狠狠在他的俊臉上扯了扯,用口型對著他比劃:“壞蛋!”

    要認真說起來,二叔真是一個矛盾綜合體,有時候作起來真的有點呆萌,一旦恢復了惡狼本色更是不得了。心里障礙解除不過一秒,他立馬就又回復了本性,狼啃狼抱著好一番折騰。

    寶柒沒有掙扎,面兒上帶著淺淺的笑意看他,眼睛里閃著安慰和鼓勵的神采。至于這一刻她才知道,冷梟和別的男人真的不一樣,一切光鮮的外表下,有一顆只有她才看過的玻璃心。而緊抱著她的男人,如同一頭好不容易有肉吃的餓狼,急急的喘了氣就往她脖子里面咬。

    狠狠將她圈在了辦公桌上,冷梟整個人覆蓋著她,立馬就轉入了戰斗狀況。一口一口的狼啃著,哪里還有半點兒憂郁或者肅殺之氣兒呢?那些個什么大男子主義的思想不見了,將她衣服推上去就啃上了兩個小粉尖尖允著,一點點往下,對著剛洗過帶著沐浴清香的女人就要實打實的真槍上陣。

    一瞬間,情潮的氣息直沁書房。

    ------題外話------

    妞們,傳晚了。知道你們等得厲害,我也百度搜索“小說領域”看最新|章節不好過。本來后面還有二千多字的,不過因為過不了審,于是整體刪除了。希望理解~累!么么噠,愛你們!感謝你們給我投票——心里酸!

    審編你好:哪里不對的,你能一次說清楚么,一次發上來讓人改一句,一句一句改折騰人,每次審十幾分鐘,要不要人活了?這么整,真得整崩潰了,真有那么黃嗎?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竞博lol|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JBO体育| JBO官网|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