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135米  一睜一眨,信息量大!

章135米  一睜一眨,信息量大!

    不一會兒……

    寶柒呆了,愣了,怔了,傻了。

    然后,她睫毛尖尖兒一閃,竟然哭了!

    那眼淚珠子嘩啦啦的,撲漱漱直往臉頰上滑落下來,比起那決了堤壩的江水還要來得洶涌,忍都忍不住。哭得那是一雨梨花臉兒淚,小肩膀子一抖一抖不停的晃悠,看上去賊招人心疼。

    為毛哭?

    當然,是喜極而泣。

    為毛喜?

    當然,得從還得二叔剛才做的那檔子事兒說起。一旦解脫了思想禁固的男人得有多狼性啊?那憋足了半個來月的勁兒到底有多強悍啊?總而言之,化身為獸的他非得把她辦圓滿了,一波波折騰他家小七兒就不帶歇氣兒的。

    不得不說,男人是一個悟性極佳的孩子。對于這件能讓彼此都快樂的事兒技術更上了一層樓了,看得出來這段時間他雖然沒做,心里還是沒少往這些歪心思上去想。這一番搗鼓下來,他啥都顧不上了,急得不行,抱著他家小七兒,從內到外,從上到下仔仔細細好一翻稀罕的疼愛,整個兒摟在懷里膩乎。

    于是乎,一場亙古未見的視覺盛宴就在書房里上演了。

    抱著香噴噴的小丫頭,他壓抑著那只小怪獸,其實真沒有想他自個兒的福利,一門心思就想著要怎么樣才能把他家的小東西給辦踏實了。深呼吸,淺吐氣,將她在書桌上分了開,一溜兒往下就親了個通透,不管小女人怎么掙扎都不頂用,死活要侍弄那朵帶著露水的薔薇花。

    漂亮的薔薇花,依舊在盛開著。

    一看到它搖曳生姿的小樣兒,冷梟的腦子就炸漿糊了,腦袋低下去就貼上了它,不管寶柒又羞又臊的叫啊喚啊推脫啊,雙手箍過去逼得她動彈不得。而他自己趴在中間,邊親邊吻邊吸邊吮,非得把一朵小花給侍候得水嫩嫩招人稀罕。視線所及之處,水亮得簡直一塌糊涂。

    寶柒的牙齒上下敲擊著,像是受了風寒般冷得不行,不停的顫啊又顫,拼命想要合攏卻又不行了,又羞又怪異之后她憋不住心里那沖動,淚珠子就滾下來了。

    她真哭了!

    哭得鼻酸眼睛花,一陣陣兒的抽泣!

    不過似乎又和難受無關!

    二叔二叔的不住喚了無數遍可人家就不愛搭理她,男人吧,不僅僅冷酷又陰鷙,在這事兒上還相當的固執,依著自己的性子就沒完沒了的啃。自到寶柒嗚咽的聲兒都啞了,羞得心里后悔不矣,早知道她就不原諒他了,由著他自個兒去做和尚得了。

    非得撐幾個月再說,看誰熬得過誰。

    越想越憋屈,不知道是美的還是羞的,哭得越得更厲害了。

    抬起頭來,冷梟微瞇著眼睛,冷臉變黑了,抹一把她的眼淚,心疼的問:“怎么哭了?”

    抽泣著,寶柒的淚珠子掉得更猛了:“你欺負我,你自己看。”

    看嘛?嗯?

    一看不得了,那朵薔薇花,還有那指印紅印水印兒……

    確實是欺負得有些狠了。

    擰著眉頭,冷梟起身撫上她的臉,嘆了一聲兒,手臂如鋼筋般環住她,大拇指替她擦拭著臉上的淚水,有些把不準小丫頭的心理狀態了。畢竟他實際上并沒有什么經驗,搞不懂這件事兒女人到底是排斥還是不排斥。

    “小七兒,你不喜歡?”

    喜歡?不喜歡?寶柒抽泣著,說不上來。

    抽噎一下,剛才還像大人一般安慰著他的寶柒同志立馬就變成了小孩兒一般,不好意思說出口心里的感受,也學著他的樣子玩起了沉默。怎么問都不講話,恨不得憋死了他才好。

    事實上,冷梟這男人不容易憋死。

    貼近她的臉,他低頭問:“不舒坦就說。”

    “……”寶柒不話,說個屁,丟死人了!

    “還哭是不?”

    見他語氣加重,寶柒哭得更厲害了!

    一邊兒哭,一邊兒抽抽泣泣的拿小眼神兒去瞄著他。

    目光銳利地盯著她,冷梟貼著她耳朵,吼:“再哭老子就……”

    “你要怎樣?”

    眸色一沉,冷梟“操丶你!”二個字,某人說得直咬牙。

    一扁嘴,寶柒淚水掉得更加厲害了,卻也沒有忘記了白牙森森的罵人:“靠,你個臭混蛋,你還兇上了是吧!剛才誰安慰你來著?個沒良心男人!”

    淚珠子泡臉蛋兒,看得男人的目光再次淬了火。

    無語,無奈的盯著她,大手環住她的肩:“說,到底怎么了?”

    男人哪里懂她哭什么啊?

    不過寶柒心里卻知道。這是冷梟第二次‘屈尊降貴’的為她做這件事兒,對于大男子主義的他來說真心不容易。可她受不住這樣的侍弄啊,比起他大強度上真槍還要受不住,脊背上都是冷汗,手僵腳軟渾身發癱。

    心里還端著架子呢,想到自己半個月來受的小委屈,她吸了吸鼻子,情緒還沒有穩下來,一句話說出來光怪陸離。

    “因為你沒有刷牙……”

    “嗯?”冷梟聲音破碎了,一張俊臉立馬就黑成了大包公。

    搞半天原來在嫌他沒有刷牙就親她了?

    黑,臉繼續黑……

    寶柒一瞄,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她覺得自個兒慘了,等下指不定他還會怎么收拾自個兒呢。

    不敢承認哭是因為太過激動了,找的這么一個爛借口,實在太次了。

    想了想,她掰著他的腦袋,吸著鼻子又甕聲甕氣的解釋說:“二叔,我開玩笑的啦。不過,你搞出來的這次冷戰事件,嚴重導致了我心里的內傷,非常嚴重的內傷,現在預計會導致我小至性格脾氣,大至人生觀價值觀和世界觀的重大轉變,因此,我需要好好去思索一會兒,今天晚上接下來不宜再有任何男女活動。”

    越描越黑!

    看著她憋著勁兒胡扯的小樣兒,冷梟現在不僅僅是感覺蛋痛的問題了,而是全身的骨頭縫兒都在痛。天知道他究竟有多么想直接要她了,這么伺候她不就是為了讓她舒坦么,結果小丫頭不僅不領情,不僅嫌棄他沒刷牙,還給他講了一大堆的道理?

    咬一下牙,切一下齒,他低聲冷哼著拍她腦袋,“小七兒,欠收拾了安?”

    “NO,我不欠……都別人欠我的!”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寶柒噎住了,眨眼睛瞄他:“二叔,咱這事和酒有關么?”

    “有!都是液體。”冷聲哼一下說完,冷梟不理會她突然瞪大和頓悟的眼神兒,大手就直接扣上了她的后腦瓜子,低頭重重覆上她不停抽泣的嘴唇。兇狠的,邪惡的,拼命的,各種的侵占她,掃蕩她。

    完了,真得吃罰酒了……

    要知道,冷大首長平日里多么孤傲冷峻的男人,今兒好不容易改變一下自己的風格,走一下和緩的路線,結果發現竟然不好使。對于他家這個丫頭,就得成魔成狂的癲狂她才不敢反抗。

    不收拾不成樣子!

    一吻沒畢,寶柒再次聽到了自己的聲音,又無奈又糾結的悶喊。

    “喂,你還沒有洗澡!”

    呃……

    再一次被嫌棄了的冷大首長牙齒‘咯咯’作響,沒有了思想束縛的他真是放開了或者說奔放了,一個親熱的吻從溫馨到激狂不肖片刻工夫,低低沉沉的磁聲帶著狠勁兒。

    “寶柒,你死定了!”

    寶柒再一次懵圈了。

    又死定了?!

    也許,在她將自己的理智和情感全部交付給他的時候,就已經身不由己的死定了吧?

    她的心肝兒啊,慘了!

    雖說冷梟心底發了狂一般想埋到里面感受她,還是不得不因為沒有洗而做罷。一番暴雨卷著的情潮之后,他不知饜足的吻算是徹底結束了,瞄了一眼她盛開的絕美薔薇,抱著她就大步離開了書房。

    約摸五分鐘后,洗干凈了的男人就發了狂般燃燒了,一只積蓄了千萬年火山能量的極地猛獸蘇醒過來就要吃人肉。他赤紅的眸子里全是火,仿佛恨不得把這么久沒做的事兒都干回來,一次夠本兒。于是乎,從洗的當兒開始,從里屋到外屋,從盥洗臺到臥室,或床或沙發或地毯或墻上他胡亂的折騰著,走到哪兒干到哪兒。

    按爺的話說,就是得操透了。

    一番激戰,寶柒只有哀哀叫的份兒,一陣淚來一陣汗求著饒……當然,她壓根兒就不知道,對于天性有著野蠻因子的男人來說,她越是這樣兒啞著嗓子喊饒命越是勁頭十足,當然她挨得就更多更兇。

    又是一個夜色沉沉的晚上……

    據說,當天晚上的星星都羞得沒敢出現在天空。

    世間之上,太多濃情,它們吧,也找戀人去了。

    ——

    次日。清晨。

    一抹暖暖的光線,透過了窗簾!

    睜開眼睛的寶柒瞧半天沒有回過神兒來,望向落地窗邊的光線,對著自己的腦袋拍了又拍,搖了又搖,她好不容易才拉回了混沌的意識。

    親娘也!

    昨兒晚上她到底經歷了一場多么慘烈的狀況啊?那個男人到底搞了她多少次,像被拆散了零部件兒似的難受。想她經過部隊訓練的身體哪里還是以前可比,可就現在這身子骨都扛不住折騰,要換了以前,還不得……

    一念至此,她深深打了個寒戰!

    不敢想,不敢想,阿彌陀佛,還活著真好。

    嘆了一口氣,她軟軟的躺了一小會兒又睡了過去,再睜開眼睛時,頓時慌了神兒!

    遲到了!

    漂亮的鯉魚打挺,她迅速起了床,剛剛洗漱完下樓,就遇到了正在客廳里做清潔的蘭嬸兒。攏了攏衣服,早起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問好。

    “蘭嬸兒,早啊!”

    “太太,早!”蘭嬸兒笑瞇瞇的看著她,“你先坐一下,我馬上就給你端早餐過來。”

    太太……

    對于這個二逼的稱呼,寶柒第二次打了個深深的寒戰。

    以前蘭嬸兒是不這么稱呼她的,現在竟然管她叫這委一個生僻的叫法,真心讓她覺得別扭。有點兒港臺劇,有點兒民國風。

    于是乎,小身板兒抖了一下,她眼睛笑得彎成了月芽兒:

    “蘭嬸兒,你就叫我名字吧。你這么一叫,我感覺身上有雞皮疙瘩……”

    “這個……”蘭嬸尷尬的笑了笑,握著吸塵器的手把吶吶說:“怕是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

    “二爺吩咐過的!”

    啊!哦……寶柒總算知道了,怪不得呢?原來如此,難道冷首長就不覺得非常的別扭么?撐一下額頭,她隱隱約約記得昨晚上大戰的時候,他好像有逼她叫他老公來的,可是她非常不習慣,不習慣自然是叫不出口的。難不成,他就因為這個采取了這樣的迂回戰術來證明他的身份和關系?

    幼稚!冷梟也會幼稚?!不敢想。

    吃著早餐,寶柒還在繼續別扭。

    為啥呢?蘭嬸兒怪異的小視線不時瞄過她的領口,搞得她簡直是苦不堪言,食不下咽啊。寶柒這姑娘皮膚又白又嫩,稍稍有點兒風吹草動就特別顯目。身上那些星星點點的狼吻痕跡和手指捏出來的青紫人家看不見也就罷了,可是臭男人為什么偏偏要弄得她脖子上都是痕跡,明顯一副被人狠狠蹂躪過的樣子。

    她隔應到了極點。

    尷尬的沖蘭嬸兒瞇一下眼,解釋:“昨晚上蚊子真多!”

    “哦!”蘭嬸兒白白胖胖的臉上,好像多了一抹紅。

    推開碗,寶柒吃不下去了。

    單純的蘭嬸兒都騙不過,一會兒去醫療隊可怎么辦?

    現在這個樣子,她怎么好意思去上班啊?

    五分鐘后,一個電話就給冷梟打了過去。

    冷梟在開會,接電話的人是江大志,電話里大江子十分客氣的讓她等一會兒再打。

    沒想到,再五分鐘之后,冷梟竟然又打回來了。

    一接起電話,寶柒就不服氣了的吼吼:“喂,二叔,你你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說你才好了。把我身上弄得青一塊兒,紫一塊兒,我怎么見人啊現在,門都不敢出了。”

    “嗯?”男人的旁邊大概有別人,他沒有直接回答她的話,言詞間有些閃爍,聲音卻是明顯吃飽喝足的神清氣爽,幾個字說得很輕很軟,“知道了,替你請假!”

    “討厭啦,太過份了!我還要去為人民服務呢,我那么熱愛我的工作,你這不是明顯害我么?”嘴里說得又嚴肅又正直,完全像一個愛崗敬業的好同志。不過梟爺肯定瞧不見寶妞兒現在的小樣兒,那小狐貍般的唇角上若有似無的笑容,寫滿的都是得瑟的神色。

    替她請假了……啊哈哈哈!

    掛掉電話就上了樓,她仔細的研究起了衣柜里的衣服。天訥!她有好久都沒有踏實穿過除了軍裝以外的衣服了,今兒非得好好穿漂亮點兒出去逛一下街,或者去陪小雨點兒玩玩,或者……或者……

    計劃著自己的行程,她覺得這招兒得反復利用。

    誰讓他那么狼?!

    此次毀滅性事故的結果就是,寶柒不僅第二天上不了班了,第三天也上不了班了。

    按她自己的話說,完全沒法建設社會主義,因為她走路都在打顫。

    雖然冷梟知道她的小心眼兒,一個走路都直打顫的丫頭卻可以出去逛街或者找閨蜜瞎逛,卻偏偏沒有理由反駁她。因為那晚上他的確干得太狠了,她身上那些印跡幾天都散不開,如果她真去部隊了,指定得遭人詬病。

    于是乎,他不得不打電話向周益給她請了病假一周。

    一周時間不用去醫療隊,寶柒的日子,幸福的開了花兒。

    而且,自從那天晚上開始,她再也不用為了讓他開心去做飯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她溫馨的早餐,再次變成了男人份類之中的事兒,而且,一周之內她都不讓他再碰自己了。

    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每每他想干那事兒沖她黑臉,她就一句話對付他:“誰讓你那天那么干的?哼,再這么搞下去,早晚會被你給折騰死,還想不想要孩子了?”

    奧啦!

    于是乎,吃飯喝足又爽透了的梟爺再次苦逼了。

    不過,寶柒的性子好,不會玩兒冷戰,更不會和他擺臉子,他再黑臉她都是笑嘻嘻的。

    一回抱,二回摟,三回四回置氣的結果還是被他直接給甩上了床,如此折騰一番下來,她索性就再也不假裝生氣了,反正那事兒她也不吃虧,都是他伺候她。

    結果的結果,經過大半個月的小戰不段,大戰不停,兩個人你來我往的廝殺了數千個回合之后,感情不僅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反而有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的進步。比起幾年來的任何時候都要膩歪得厲害。整天你看我,我看你,恨不得變成連體嬰似的絞裹在一起不分開才好。

    除了還沒有孩子,一切看上去似乎都是那么的圓滿。

    寶柒覺得自己得變豬了!

    每天可以在床=上一直睡到中午才起來吃飯,飯后冷梟去了部隊就是她的自由時間,或者去四合院陪小雨點兒,或者去讓年媽教她包餃子和面,或者帶著小雨點兒去游樂園玩得不亦樂乎!

    在這期間,她也有陪著年小井去過一趟醫院看畢笙源。

    畢笙源還真是一個倒霉催的孩子!

    范鐵那天下手狠,把他著實打得不輕,那家伙肯定往死里揍的,現在住院都已經過了一周多了,還被包得像一個科學怪人般沒有拆掉沙布,就兩只眼睛露出來還是青紫的,更別提自己下床了,連吃飯都費勁兒。

    畢笙源也是外地來京的人,這件事他沒有往家里說。

    好在他住院期間的醫療費用和護理費用全都是范鐵他老爹差人辦的,雖然他自己沒有親自出面兒,但打了電話指示一定要把人家小伙子給治好,不要留下了什么后遺癥。另外兩個漂亮的小特護整天繞著床邊兒,絕對伺候得周倒。

    對于那天商場的事兒,寶柒在那之后沒有單獨找小井說過什么。

    而年小井,似乎也并不愿意提起。

    住院大樓挺復雜,當她穿了身兒五顏六色的大燈籠褲裙跟著年小井七扭八歪的往病房走的時候,在樓道的拐角處就看到了一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兒。

    衣服襯起來的線條流暢結實,標準的高大紈绔身形兒,肩膀寬厚腰腹處有勁的收窄,大光頭泛著光,憔悴的臉龐多更添了幾許滄桑的憂郁氣質。

    不是范鐵,又能是誰呢?

    一剎那,范鐵灼熱的目光就落在了她的旁邊——年小井的身上。

    年小井本來還掛著微笑的臉,唰地一下就僵了。

    短短的幾十秒,三個人,誰都沒有說話。

    寶柒停下了腳步,看著他倆的表情,一個清冷一個凝重,將她敏感又脆弱有著言情細胞的小神經,再一次的打擊到了。可是,盡管他們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盡管小井完全無視范鐵的存在,可是,她卻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他們之間有一種特別奇怪的氣場,那是別人融不進去的氣場。

    那種感覺,一下就把她的思緒,拉回到了五年前在川菜館的那一天。

    很神奇的是,當年第一次見到范鐵,看到年小井胸前的扣子松開,幾乎下意識的她就覺得她和范鐵之間有關系。

    為什么這樣的兩個人,真就得分開了呢?

    細細一嘆,寶柒先打招呼:“嗨,范隊!好巧啊!”

    她覺得自己蝴蝶效應了,成了他倆之間永遠的介質。

    范鐵神色有些灰白,沖她笑了笑,氣質還是沒有變,說話的調調還是那樣兒。

    “小七七,咱倆好久沒有見過了吧?今兒怎么把自個兒倒飭得像一個花姑娘似的?梟子準你就這樣出來見人啊?”

    一挑眉,寶柒瞇眼睛,“嗤,這你就不懂了吧?我這叫著小時代的美,他今兒早上還夸來著。”

    “夸你啥來著?”

    皺了皺鼻子,寶柒腦子里是冷梟又黑又冷的臉,斜著眼睛說出來的話卻萬分得瑟:“夸我替他長臉了唄。瞧瞧啊,就憑咱這一身兒造型,走到哪兒都像個明星大腕兒,來,要不要本星兒給你簽個名兒啊?”

    “行啊,寶小姐,來簽在我溜光的腦袋上唄?”隔著她倆大約五六米的距離,范鐵淺笑著,同樣扯著溜邊兒鼓的話題,眼睛卻不住落在抿著唇的年小井身上。

    不是他想,而是不由自主。

    咧著嘴,寶柒笑得花枝亂顫:“哈哈,行,就簽一個——此腦出租,價值面議!”

    范鐵摸了摸光頭,笑了。

    即便這么搞笑的話,他的笑容也有些苦澀。

    “那個,你們聊吧,我先去病房了!”見到他倆打趣兒,一直沒有說話的年小井,清冽的眼神兒睨了寶柒一下,拍拍她的肩膀,就準備離開。

    “小井!”范鐵的手有些無措,在胸前畫了好幾個不規則的圖線,“他好些了嗎?”

    年小井點了點頭,“好多了!”

    “哦!那……就好!”

    嘴緊緊抿了一下,年小井側身而過,走遠了。

    轉過身去看著她的背影,范鐵垂下了手。

    寶柒走近了,不想多嘴多舌,還是忍不住嘆息,“走遠了,回去吧?”

    “是啊,走遠了!”

    苦笑著轉過身來,范鐵的臉上還掛著僵硬的笑容。

    一瞧著他的笑容,寶柒肝兒就顫了!

    不過,自從那天醫院一別,寶柒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

    過了幾天才聽到冷梟說起,范鐵他爹找過他,說要準備抽調他到外省的某個航空兵學院作飛行指導,為期三個月。當然,雖然范援朝沒有對他明說,不過他知道范老爹的意思,顯然是想利用時間和空間的距離來阻止兒子的單相思。

    作為范鐵的哥們兒,冷梟沒有直接同意他的意見,而且特地打電話咨詢了范鐵的意思。

    沒想到,范鐵同意了。

    只要留在京都,他的心思就不會平靜。

    不會平靜,依了他自己大少爺的性子,就必然會掀起更大的波瀾。

    既然她想要安靜,他就許她一片安靜。

    雖然此乃下策,卻又是不得不為之的下下策!

    之后第三天,范鐵遠離了京都。

    寶柒有些悵然。

    時光悠悠,但愿能洗去那些鉛華吧。

    生活就是這個的怪圈兒,有好事兒,有壞事兒,來來去去,反復的折騰著人。

    對于寶柒和冷梟來說日子都是美好的了,有了那次蘇市的事情,冷梟的耳根子也終于清凈了一回,因為冷家那個抱孫心切的老頭兒再也沒有催過他娶妻生子了。而寶柒從姜玲臉上的笑容,還有每次周末回去時看到冷家老頭子越來越樂呵的臉色,能夠猜測得出來,那個女人應該是懷上了。

    哼!現在她是不是心理真美呢?

    寶柒在等待,等待著鬧劇爆發的一天,那才有好戲看呢!

    只不過,她都了解,因為他們都了解冷梟的性格,在孩子沒有生出來的一天,都是不穩當的,所以冷老頭子一直沒有提過這茬兒,只是不在意的問了一下冷梟的司機怎么換人了就算結束。而那個女人更沒有膽子在他們的視野中出現過。

    寶柒想,大概她會等到瓜熟蒂落之日才會來‘報喜’吧?現在多不穩當啊,她得等孩子生了,已經穩妥了,即便冷梟不滿意要打掉孩子都不可能了。而寶柒呢,其實等的也是瓜熟蒂落的日子,和他們的想法兒異曲同工。只要孩子生下來了,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實,想不要都不行。到時候,誰看誰的笑話呢?!

    一想到這兒,她心里就變得啊!

    因此,看到冷老頭子紅光滿面的臉,她經常也跟著他一起樂呵。

    樂呵的是同一件事兒,不過角度卻是不同。

    瞧著吧!還會有更樂呵的時候!

    ——

    眼睛一眨,一睜,一天就過去了。

    眼睛眨了又眨,睜了又睜,一個月就過去了。

    轉眼之間,天氣更加暖和了起來,三月沒了,四月也快要結束了,再過幾天就是五一國際勞動節了。對于紅刺特戰隊的戰士們來說,節假日雖然不能回家和親人團聚,不過卻可以不用訓練,還能請假外出也是蠻好的。因此,臨近五一的日子,部隊里也能感受到濃濃的節日氣氛。

    而軍方和A國的軍事演習在籌備階段,大抵都準備得非常充分了,時間敲定在七月中旬正式開始,所以這段時間就會比較空閑。

    之前冷梟有說過,五一要去津門。

    有了時間,津門之行就成了必然。

    去津門之前,這是最后一個周末了,寶柒準備回冷宅。

    自從她搬出家里居住之后,每周末還是要回去一次的,寶鑲玉對冷老頭子的交待是她住在部隊里,現在當兵了不像以前能每天回家,老頭子沒有生疑,寶柒樂得自在。

    不過,經過她和冷梟隱婚的事情,現在母女倆一直隔核著。

    她回家的時候,要是在老爺子面前,寶媽會象征性的對她態度稍好一些,大概為了不讓老頭子起疑。如果老頭子不在家的時候,基本上她都是轉身走開不搭理她。

    對此,寶柒很無奈!

    這個周末的冷宅,和以往有些不同。

    寶柒剛進院子的大門,就看到旁邊兒停了好幾輛黑色的重量級汽車,所謂重量級指的是車牌兒。一瞧,就知道不是普通人物。

    她猜測,又是冷老頭子的老戰友們來了。

    身居高位的冷老頭子,相當重視戰友感情。不管官做到什么位置,對待當年一起扛槍打戰的那一批老戰友他都是掏心掏肺,一批老人兒,感情其實真是挺好的,基本上過一段時間就會聚一聚。遺憾的是,越聚人就聚少,畢竟都上了這個歲數了,有些人這次聚了,下次也許就沒有了。

    走進大客廳,里面坐了好幾個老頭兒。

    有些穿著軍裝,有些穿著便裝,寶柒看著都面熟,沒有什么奇怪的。唯一讓她感覺到詫異的是許多年都沒有再出現在冷家座上的人——閔家的老頭子。

    自從五年前冷閔兩家的事情發生后,閔子學的殘疾導致兩個老頭子多少年都沒有來往了。

    今兒,又是怎么回事?

    寶柒想不明白,可以既然已經進了門兒,要想不和這些人打交道都不可能了。作為冷家的長孫女兒,在外人面前樣子還是得做到位的。她老老實實的上前通通招呼了一遍。

    走近閔老頭子的時候,她抿了抿嘴,猶豫幾秒還是喚了一聲兒。

    “閔老,你好!”

    閔家老頭子這些年憂思過重,明顯比上次見到眼袋更大更黑了,不過人的精神卻好像好了不少。皺了皺眉頭,瞧著她的笑意不達眼底,但還是禮貌的點了點頭。

    那感覺,好像五年前的恩怨,全部煙消云散了一般。

    特別的怪異,寶柒又說不出來哪里怪異。

    睨著冷老對子滿意的目光,她更加摸不著頭腦了。

    沒有在那兒摻和,她去冰箱里拿了一瓶純凈水,轉過偏廳就準備上樓去。剛走到樓道口就遇到了下樓來的寶鑲玉。

    難道的寶媽今兒沒有一皺眉頭就走開,而是瞧了她一眼,語氣極清淡的說。

    “回來了?”

    “嗯,回來了!”心里驚了一下,寶柒微笑。

    換了往常,她應該轉身就走才對吧?今天反常了,寶媽不僅沒有動,還一直瞧著她。那眼神兒里,帶著一種不言而喻的落寞。還有一種,可以稱之謂痛惜的情緒在流轉。

    見到她的樣子,寶柒也停住了腳步,看了看她,遲疑著問:“媽,你不舒服了?”

    眼皮微垂,寶鑲玉沒有回答她的話,反而爆出了一句更加讓寶柒心跳的話來。

    “閔婧出獄了!”

    心里‘咯噔’一下,寶柒真真兒驚詫了!

    怎么她就出獄了呢?算算當年判的可是十年啊——

    神色淡淡地瞟了她一眼,寶鑲玉又怎么能猜測不到她的疑惑呢?略略沉吟了兩秒,不知道她是因為太過寂寞了找不到人八卦還是怎么的,極難得的忍不住又和寶柒說上話了。

    “聽說是她在監獄里有幾次重大的立功表現,一再減刑,一減再減,直接就減掉了一半。”

    減刑了,出獄了!

    唇角勾著一抹笑容,寶柒來回把玩著手里的純凈水瓶兒,狠狠壓抑著突然涌上來的狂烈心跳,輕輕哼了哼,鼻音蠻重的咕噥著笑說:“呵,還真一個好命的人咧!”

    她當然不會那么單純的相信什么重大立功表現。

    說白了還不是命好,權勢和金錢在作怪。

    甚至她懷疑,這中間有沒有冷家老頭兒的功勞?

    寶鑲玉略偏過頭去,瞄了一眼外面的大客廳,目光變得更為深沉了。雖然寶柒話里沒有點破這一層,她又怎么會聽不懂她的意思呢?

    “別人的命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管好你自己。”

    “我的命也挺好的呀?”寶柒嗤笑一聲兒,沒正形兒的試探:“不過奇怪了哦,我記得姓閔的多少年都不來家里了,今兒是吹的什么風啊?”

    寶鑲玉猜測不出寶柒的心思,卻又怕她再次作怪,沉默幾秒之后,語氣凝重的警告道:

    “我告訴你啊,做事有點分寸,今天老爺子在家設宴招待老戰友們,緬懷涼山戰役犧牲的同志,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兒,你沒有看到閔老頭兒都來了么?據說當年那一戰死了很多人。”微頓幾秒,寶鑲玉又補充:“閔家老頭兒,就是在涼山戰役時救過咱們家老頭兒的命,聽說是從死人堆兒里刨出來的。”

    微微瞇了瞇眼睛,寶柒思索她老媽這句話里的意思。

    明顯就是說,冷閔兩家之間的冰霜已經解除了。對于冷老頭子來說,欠一條命大過天,到底是救過他性命的人,又怎么能真不理?

    戰爭年代的戰友感情,五年前的寶柒或許不明白,換到現在,多少了解了一些,就憑著那段救命的恩情,只要閔老頭子稍微服下軟,冷老爺子不可能記恨他一輩子的。何況他倆之間本身沒有矛盾,畢竟都是兒女輩的事情,五年前出事的還都是閔家,就憑這情份兒,冷老頭兒都不會將他拒之門外的。

    一轉眸,她的腦子里千頭萬緒。

    寶鑲玉的目光卻又銳利了幾分,“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不再多言,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走了。

    寶柒沒有錯過她老媽剛才一瞬間的柔軟目光,摸了摸鼻子,來回拋著手里的純凈水瓶,視線有些飄忽不定。接下來,她索性也不再上樓了,就坐在偏廳的沙發里,望著窗外思索。

    她知道,寶媽在擔心她,怕她又惹上閔家,惹上禍端,怕她們的份量遠遠不如閔老頭和冷老頭的之間戰友感情。更怕閔家表面上同她示好,實則上還是想要報當年的一箭之仇。

    當然,她信!

    她完全相信,閔家的人真會這么干……

    眉開眼笑的望著窗外,那一片不知道從哪兒移植過來的薔薇花正在吐著艷麗的花苞。她其實特想對心說,其實她的命真挺好的,始終有人在關心她。

    冷梟回來的時候,已經準備開晚飯了。

    脫下軍帽掛好,看到閔老頭兒在坐,他的目光也沉了沉。

    不過,冷臉上的表情還是一如既往的淺淡。

    見到他,閔老頭兒完全沒有過去的怒意,還主動向他打招呼。

    “梟子回來了?”

    “嗯。閔叔來了!”在老爹的一眾老戰友面前,冷梟沒讓自己老頭兒太難堪。

    見狀,冷老頭子豎著的眉頭終于放下來了,摸著下巴,心情十分悅愉。

    “快去洗手吧,準備吃飯了!”

    晚餐很豐富,氣氛很熱鬧,冷宅的餐廳更是很大,添了幾口人完全沒有感覺到擁擠,旁邊有傭人前前后后的伺候著,一切都是高門大宅的規格。沒有了往常每每父子在一起就催婚的事兒,冷老頭子只顧著和戰友們追憶當年,和樂勁兒多了許多。

    寶柒知道為什么,冷梟自然也知道為什么。

    而有些心知肚明的人,更是知道為什么,表面上的談笑風生遮蓋了暗地里的風起云涌。

    寶柒很想笑!

    她突然有些急,急不可耐的想到等到冷老頭子抱‘孫子’的一天。

    到時候,她該用什么表情去看他呢?

    ——

    五一節,轉瞬就到了。

    津門,塘沽。

    哪怕是在海濱,都散發著一股子濃濃的津式醇香味兒。在落日的余暉下,暖色調的海濱三三兩兩的人群在休閑度假,還有幾個超女超男淘汰級別的歌手在那兒深情演繹淘汰級別的曖昧曲目,小賺點兒演唱費過日子。

    曲調里的濃情蜜意,撩撥著人心。

    難得的五一休閑日子,逗弄得人心尖兒上都發懶。

    遠處迷離的燈光,海“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面上的微風淡淡拂過,能挑起人是深的那根兒神經。

    “二叔,快來……快看這邊兒……”

    拼著勁兒的在海灘上奔跑著,寶柒拿著單反相機興奮勁兒十足。一蹦八尺遠,拍天,拍地,拍人,拍海浪,恨不得掬日攬月,在淘汰歌手們的歌聲里跳進大海去填海。

    冷梟跟著她的身后,沒有因為她的興奮而失態狂歡,也沒有因為不想失態而不興奮。

    和自己女人一起出來玩,他心里肯定是高興的。

    只不過,幾十年習慣了那樣的臉色,他很難像別的男人那樣可勁兒的微笑。

    不一會兒,蹦噠過去的寶柒又蹦噠回來了,使勁兒拖著他的手臂撒嬌:“哎喲,二叔,我說你能不能跑一跑,跳一跳,笑一笑啊。出來玩么,啥時候都繃著個臉,不知道的,人家還以為我拐帶了你出來私奔的呢。你看看,搞得我像一個二傻子似的……瞅瞅人家那些老爺們兒,多給力……”

    寶柒的嘴,沒有什么人性的,臭得嚇人。

    不過,有人心甘情愿。

    聽著她嘴里噼里啪啦一通大說,冷梟頭皮直發毛,插在褲兜兒的手抽了回來,放在她的腦袋上,沉著嗓子,瞇著眼睛,“要不要舉你起來,騎脖子?”

    “騎脖子?”寶柒擰著眉頭,不知道她男人‘騎脖子’是啥意思。

    勾一下性感的唇,冷梟沖旁邊努了努嘴,示意她看向不遠處的那對兒父女倆。只見人家的爸爸正將閨女舉起來雙腿劈開騎在脖子上,然后抓著手臂在海灘上奔跑嬉戲,小丫頭騎在老爸的脖子上大喊大叫著,看上去開心得不行……

    可,人家不是父女么?

    唇兒一彎,寶柒嗤了一聲兒。

    她當然不相信他真敢這么干,挑釁的豎起手指,“只要你敢,有什么不可以……啊……”

    挑釁的字眼兒還沒有落下,她的身體就被男人給撈了過來,先是一個有力的橫抱,然后大力往上一舉,姿勢優雅的梟爺還真就把她腿分開騎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這不是出位的,更出位的是他的話。

    “閨女,坐好嘍!”

    “啊——”坐得高高的,驚恐萬分的寶柒看著突如其來的場景,覺得自己要暈倒了!

    丫這動作干的真扯啊,四面八方的視線都過來了。

    心肝一陣抽搐,寶柒嚴重懷疑,人家會不會覺得他們倆是腦子有問題的?

    不敢去看眾人的視線,她尷尬的覆低了頭抱著他的腦袋,生怕他把自己給摔了下去。

    這情形,這畫面……

    嘖嘖嘖……不堪言啊!

    雖然冷梟身形高大健碩,骨頭架子也很大,寶妞兒身體嬌小,大概腦袋就及得到他肩膀那么高,但好歹她也是一個成年的姑娘啊,并不是真正的小姑娘,這么騎在他脖子上,說有多別扭就有多別扭。

    一張臉蛋兒臊得通紅,將單反相機掛在手臂上,寶柒雙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小聲在他耳邊吼吼:“喂,快放我下來,你個討厭貨!沒見人家都在看我們嗎,臉丟大發了!”

    冷梟不應,雙手鉗制住她的腿往下拉,聲音沉沉,帶著點兒難得的促狹意味兒。

    “閨女,坐穩了!跑——”

    風聲掠過,冷梟真的跑動了起來。

    他奔跑的速度很快,耳邊呼呼的風聲掠過,寶柒覺得像在——騎馬?!

    不知道是叫閨女兒叫上癮了,還是想有個閨女兒想上癮了,冷梟一邊兒馱著她在海灘上奔跑,一邊兒在奔跑中喘著氣兒反復問:“閨女,爽不爽?”

    “爽你個大頭鬼,放我下來……我快被你顛嘔吐了!”寶柒當然不是真想吐了,而是快要被別人的目光和怪異的視線給灼死了。

    冷梟沒有放她下來,不過卻良心發現的選擇了人少的方向。不一會兒,他就跑到了遠離海濱別墅群的方向,人煙越來越少了。

    只不過,人少了他的手就不老實了,開始還規規矩矩搭著她,慢慢就開始總摸錯地方兒了。脖子和手腦互動著,生生磨蹭著她軟乎乎的身體,慢慢的寶柒就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了,臉蛋兒紅了,騎在他的脖子上,人又下不來,難受得不行。

    可人家冷大首長壓根兒像一個沒事兒人,不跑了,停下來馱她在脖子上慢吞吞的走著磨蹭著,一張有些熱的臉依舊那么一本正經,還真特么像一個五好父親,嘴w百度搜索“第五文學 ”看最|新章節里還繼續剛才的話題。

    “閨女,這樣騎著可好?”

    “啊呀,冷梟你個混蛋閉嘴吧,趕緊放我下來,我要,我要上廁所!”

    “不放!”

    “不放一會兒流了!”

    “流什么?水?”

    臉唰唰變色,寶柒真想拿單反相機砸他的腦袋,“你個無賴!快,我真要上廁所!不是開玩笑的!”吼著吼著,見到她真的是想上廁所,憋不住快要發火了,冷梟才大喇喇的放她著了地。

    然而,這個地方離別墅群落已經有些距離了,要找廁所自然也比較難。

    怎么辦?

    冷梟遠眺一下,拉著她的手繼續往前面走了一段兒,就見到不遠處有一塊兒巨大的海邊兒巖石,指著石頭,他繃著臉說:“繞后面去解決,老子替你把風!”

    “好吧……看好了啊!不許有人過來,當然,你也不許過來!”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在外面解決問題,但目前也沒得選擇了,本來她沒有多少尿感的,被一陣陣海浪聲兒沖著,還真來勁兒了。

    瞪了冷梟一眼,寶柒往前幾步就朝巖石走了過去。

    不料,剛走到巖石邊兒上,她的臉倏地就紅透了一片……

    迎著海風的聲音,她聽見巖石的后面,有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兩種有些變了形兒的聲音傳了過來來。

    “嗯……嗯……”

    “死娘們兒……打魚的時候,沒見你這么大的勁兒……”

    “嗯……啊啊啊……”

    “……死娘們兒……你想榨干我啊……”

    “嗯嗯嗯啊啊啊……”

    得,不用說,遇上野戰軍團了,哪怕此時寶柒的尿勁兒沖腦,她也沒法兒走過去了。

    幾乎就在聽到第三句的時候,她就飛一奔的速度跑了回來,抱著冷梟一言不發。

    捏了捏她紅通通的臉,冷梟皺眉,“怎么了?不撒了?”

    寶柒腦子回蕩著那聲音,簡直要癲狂了。長這么大她還沒有這么近距離聽過真人版呢。見到男人眸底的狐疑,她沒有好意思說,反而咬牙切齒的低吼:

    “你個敗類!”

    “操,小王八蛋,老子收拾你!”

    一秒后,她的腳尖兒就離地了,男人攔腰抱著她,飛一般的速度往回跑!

    寶柒的尖叫聲從風中傳了過來,傳到了巖石后面的一男一女的耳朵里。巖石后的兩個人衣服完好,神色有些慌亂。不過,不管從哪方面看,都完全沒有剛才‘茍合’過的樣子。

    坐在那里,男人憨厚的臉上有些不自在的笑意:“翠花兒,為啥要這么做啊?那兩個人你認識的?”剛剛遠遠見到那兩個男女過來,女人就拉著他故意那么搞了。

    名字叫著翠花兒的女人,腦袋子包了一張大頭巾,臉色泛黃看著有些粗糙不堪,明明帶著笑著,卻又有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些漠然,無所謂的望著男人,她輕聲笑。

    “忠子哥,你不喜歡剛才那樣么?”

    “喜歡……可又不是真的……啥時候來真的呀?”男人是附近漁村的大光棍兒,幾個月前在海邊兒撿到這個女人。雖然不漂亮,看久了也挺耐看的。反正單著也是單著,在家里又能給他做飯也挺好。

    他相信,早晚她都會做他媳婦兒的。

    女人慢騰騰的從巖石底下爬過去,一張粗糙的臉上,有著暗黃的斑漬,偷偷看著遠遠離去那一男一女歡快的腳步,目光露出一抹復雜的神色。

    ------題外話------

    妞們,感謝投票!我愛你們!

    婚寵頁面上有一個關于二叔和77孩子性別的調查,大家可以參與哈,最終文里出來的結果,與得票最多的來寫。謝謝大家支持!

    另外,我想說,關于更新。錦真的盡力了,不管你們理不理解,我沒有斷過更,不管感冒發燒還是家里有急事,而且基本都是萬字以上,內容也不是注水的。更沒有說過什么月票到多少才萬更,才加更,字數從來不少,一天是兩天量……如果還是不滿意的妞兒,我也只能表示無語。好吧,如果真都要求恢復到上午更新,咱只能斷更一天,或者一天就更五千字!只有這樣才行……因為每天寫完這些字下來,真的精疲力盡,電腦都不想看,唉,不多說,愛我的自然會懂……木馬!

    新晉銜貢士一名——【喵渺】姑娘,花花甩起哈!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电竞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