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151米  骨頭都喊酥了!

章151米  骨頭都喊酥了!

    望著他,她的眼睛有些朦。

    人走過來了,時間的光影便有些斑駁。

    他不再是那個多情的少年,會踏著夏日午后凌亂的腳步,興高采烈地奔過來,只為了給她一個深情的擁抱。

    抿緊了唇,她沒有說話。

    爾后,捋一下自己頭上的白發,嘲笑起時光的荒蕪來。

    一步一步,范援朝走近了她。

    陷入了沉思的范鐵也聽到了他的腳步聲。一抬頭,皺了皺眉頭,他看到仿佛又蒼老了不少的老爹,收斂起了臉上的表情。

    “爸,你怎么過來了?”

    范援朝面色有些沉,沒有說話,一個人坐在了他們對面的休息椅子上,掌心摩挲著椅面兒,身體有些沉重。

    微怔一秒,他抬頭,直視著兒子。

    “丫頭的情況,怎么樣了?”

    老爸突然用這么慈愛的語氣稱呼年小井,范鐵有些訝異。不過這時候不是追究的好時機。一說到病情,他的臉上便有些灰暗,搖了搖頭。

    “她目前還沒有完全脫離危險期……就算,就算脫離了危險期,醫生說,估計也很難清醒過來了……”

    怔了怔,目光掠過兒子,又落在了呂蘭的臉上。

    一聲嘆息,范援朝平靜地點了點頭。

    “鐵子,你該去換藥了,順便溜達一圈兒,透透氣兒,我跟你呂阿姨有事兒要說。”

    “爸!”范鐵心里一驚,厲色了不少。腦子里馬上就想到了剛才畢笙源的父母搞出來的荒唐鬧劇。作為父親,他猜測自家老爹的德性也好不了多少,自然是想要千方百計弄開他。

    “怎么了?”范援朝皺眉,看著兒子刺猬一般豎起來的倒刺。

    冷哼一聲,范鐵非常嚴肅:“爸,我已經決定了,不管你現在對這事兒有什么看法或者想法,那都是你的事兒,給我無關。小井我是管到底了,這輩子你要想抱孫子,就祈禱她早點兒醒過來。收起你那些把戲,回去吧!”

    自家兒子就是這么看他的?

    范援朝愣了一下,端詳著兒子的臉,腦子里是他斬釘截鐵的一席話,一時間,竟然忘了反駁。到底是親生兒子,說出來的話都像極了自己。

    “心跡表完了?”范援朝掀開唇,竟然笑出了聲來了。

    范鐵寒著臉,臉上沒有絲毫笑意,“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

    “我知道。”范援朝嘆了一口氣,到底是經過大風大浪的老人兒了,不管遇到什么事兒,都會比年輕人平靜得多,“鐵子,這次爸支持你的決定。只要現在,有事想給你呂阿姨聊聊。”

    范鐵直視著老爸,又瞄了眼兒一直冷著臉的年媽,不免有些狐疑。

    “聊什么是我不能聽的么?爸,你可別給我玩陰的啊?”

    范援朝背靠在墻壁上,神色有些頹然。

    “鐵子,你長大了,爸哪里玩得過你?我跟呂阿姨是舊識,我們敘敘舊。”

    舊識?敘舊?

    范鐵怔愣了幾秒。

    看著兩個相對而坐,已經年過半百的老人,某些懷疑又豁然開朗。

    之前好多想不通的事情,現在似乎通通都有了解釋。那時候他還以為老爸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格外關照年媽的病,原來竟然如此?

    該不會是……那什么?!

    驚了一下,范鐵沒有敢問,一時間也有些難以接受。

    這事兒太玄幻了!

    “爸,我怎么都沒有聽你說過呢?”

    “你不也沒問,快去吧!別磨蹭了!”范援朝有些無力。

    注視著兩個老人,片刻之后,范鐵緩緩站起了身來,離開了走廊,去找護士給換藥。直到他的背影徹底消失,范援朝才轉過頭來,語氣幽然。

    “呂蘭,你別太擔心。”

    “我不擔心,擔心有什么用。”年媽面上情緒不多。

    狠狠閉了閉眼睛,范援朝聲音弱了幾分:“呂蘭,對不起。”

    “對不起什么?”她仰著臉。

    “我沒有做到自己的承諾,我沒有保護好你……唉!實事上,我什么也沒有為你做過。帶給你的除了傷害,什么也沒有過。”一席話,范援朝說得特別的艱難。

    “過去的事,我不想提。”

    知道她的性子,范援朝只能嘆息,“你啊,這么多年了,還是這么固執。以后……以后什么事情你都別管了,小井這邊兒的治療事宜我會找人負責的,你就好好養著自個兒的身w百度搜索“第五文學 ”看最|新章節體。年歲不饒人啊,你也不小了,不要再折騰。要不然,等她醒過來了,你又被折騰垮了。”

    目光平靜的看著他,呂蘭說:“謝謝!”

    “跟我何必見外?”

    “你一直都是外人!”呂蘭回答得很快,末了又說:“我準備把老家那邊兒的房子賣了,不過,估計也籌不夠治療費用……就當欠著你,這輩子要還不了,下輩子吧!”

    “不,你不欠我,只有我欠你的!”范援朝苦笑。

    都多少年了,這個女人,他這輩子唯一深愛過,也唯一深深痛恨過的女人還是老樣子,一點兒都沒有改變過。

    再回過頭來細數年歲,再看看曾經那些歲月,盡管他非常不愿意承認,卻又不得不說,他那些痛恨并非是真恨,只不過為了那份永遠抹不去的愛。哪怕后來他明知道她結婚了,她已經不再是自己的女人了,嘴上恨著,心里恨著,潛藏的意識里卻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她隱隱地渴望。

    哪怕只有一個擁抱,或者一個笑容。

    更或者,哪怕她痛恨地指著他的鼻子恨恨罵他一通也好。

    可惜,她從來不會那么做。

    不管任何時候見到他,她對他都只有一個態度——漠視。

    一個能將自己深愛過的男人漠視得如此徹底,幾十年都沒有變化的女人,大概除了她也不會有別人了。

    難受地看著她眼角越來越深的皺紋,范援朝驚見她老了。

    而自己,其實也老了。

    “一轉眼,三十多年就過去了。呂蘭,你說咱們兩個,究竟是誰不放過誰?”

    呂蘭悶聲不吭地坐在那兒。

    過往的一切,對她來說,如同一道閃過天際的浮華掠影。

    存在過,不過早就已經消失。

    從本質上來說,她和小井都是那種相當絕決的女人——要么擁有,要么放棄,如果做不了戀人,最后只能是路人。

    眼眸已經有些下垂,不過呂蘭聲音還是一如當初的平靜。

    “我早就忘了,沒有不放過誰。”

    忘了么?

    盯著她浮腫的雙眼,范援朝有些神思恍惚。

    當時年少,他還是一個輕狂少年。有那么一雙清澈無比的眼睛,曾經狠狠奪去過他的呼吸,讓他常常長夜不眠的思念。也是她用這么一雙眼睛,情真地注視過他,然后吻上了他的唇角。

    那一日,她踮著腳尖兒上穿著紅色的鞋子,吻落下時,她那個有些飄蕩的幸福眼神兒,那嬌憨著含羞帶怯的模樣兒一直映在他的腦海。

    而今,它們卻淡如止水。

    時光如流水,一去不復返。

    過了好久,他才從回憶中反應過來,今日已非夕時。

    狼狽地清了清嗓子,他又擺出了該有的笑意。

    “凡事都講究一個因果循環,呂蘭,我真的沒有想到我的兒子和你的女兒,他們會重走咱們的老路。鐵子他像我啊,他很愛小井。有時候,連我都佩服自己的兒子,一根筋得有些可憐又可恨,哪怕他明知道感情無望,明知道他也許一輩子都再也得不到她了,他還在咬著牙齒堅持,他的愛不分對錯,不管青紅皂白,不管世事如何看他,他就只管放開手去追隨她的腳步。”

    “你覺得他做得對嗎?”年媽也笑了,聲音有些干啞。

    雙手撫了撫臉,范援朝說得艱澀:“呂蘭,我不如我兒子。”

    視線瞄向他,呂蘭沒有說話,

    停頓了幾秒,范援朝又有些吃力的將臉從手心抬起。這個從軍了一輩子的男人,肩膀還是那么挺直,不過聲音卻有著一絲遲疑,接下來的問話,更是他考慮了一輩子也沒有結果的問題。

    “呂蘭,如果……”閉了閉眼睛,他不知道問這個問題還有什么意義。

    “什么?”她看著他。

    再次注視了她良久,范援朝聲音略緩:“如果我當初也能像今天的鐵子那樣堅持,咱們今天的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呂蘭突然笑了:“如果有了那樣的如果,今天就沒有鐵子和小井的緣份。興許我們的曾經,就是為了成就他們兩人的孽緣!”

    “呂蘭!”范援朝聲音有些激動。

    她沒有直接告訴他答案,不過,她的答案卻就在答案。

    如果當時的他能夠再跨前一步,就不會范鐵和年小井的出生……

    也就是說,他不敢再想。

    時光早已蹉跎了歲月,范援朝聲音哽咽了。

    “那個時候的我不懂,你會不會給我一個這樣的答案。呂蘭,后來我結婚了,我想忘記你好好生活,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卻發現最終總是只有一個人在路上行走。我沒有目標,沒有終點,找不到生活的意義。不管家庭,婚姻還是事業,只是被人推著慣性的往前走,父母,朋友,所有人都告訴我,應該這樣走,這樣走才是對的……我也一直走啊走,我從來不敢回頭,就怕一回頭,就會奔向你的方向,就怕看見你過得不好……。”

    對于他的剖白,呂蘭沒有表情。

    “我一直過得很好,你是知道的。”

    “是,我知道。我看到了……你和他過得很幸福。呂蘭,鐵子他媽過世后,其實我一直在努力,我想……但是,老年他是我的戰友,他信任我,我真的不想破壞他的家庭。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混蛋了!”

    目光有些濕意,呂蘭笑了起來,“他一直挺惦著你的。臨終的時候,還不斷和我說起,一直記得和你在烏斯河的時候喝過的糯米酒。”

    糯米酒……

    一字一字,她的聲音看似平靜,卻比世界上最為尖銳的刀刃還要鋒利。

    活生生地插入了范援朝的心臟。

    那晚,烏斯河邊的月亮很圓,他請了自己戰友吃飯喝酒,不過是為了灌醉他,然后能摸上她的床。

    也正是那一天晚上,喝醉了酒的老年半醉半醒中找不到妻子,出來尋找時失足滾落營區正在修建的工事,摔斷了一只腿,然后不得不復員回了農村家鄉。

    他的復員也徹底帶走了她,而他永遠過不去心里那道坎兒。

    見到她平靜得沒有憤怒的目光,范援朝面色有幾分凄惶。

    “那是他不知道,我范援朝有多么畜生。”

    “他什么都不知道,一直覺得你是好人,沒有高干子弟的架子,人又憨直,對戰友又義氣……”一點點數著,呂蘭邊說邊笑,只有眼睛是紅的。

    范援朝額上的青筋暴突了一下,突然激動了起來,“呂蘭,你本來就是我的!”

    說完,自己又嚇了一跳。

    多少年沒有這么急切的少年情懷了?一嘆氣,深呼吸一口氣,他又強自鎮定著自己:“對不住,我有點兒激動了。呂蘭,不怪你,都怪我自己不夠堅定。我那時候太恨你了,恨不得掐死你,我想不通,想不通你為什么會輕易就放棄了我們之間的感情。”

    “都過去了!一晃就是一輩子!”

    “我記得我說過,一輩子都不會負你的……呵呵……結果,我偏偏才是負了你一輩子的那個人。”

    搖了搖頭,呂蘭覺得有很久沒有想過那么多事了,突然有些疲憊。

    慢慢地她閉上了眼睛,依舊靠在墻壁上。

    “好了,你回去吧,讓人瞧到不好,范司令員。”

    看著她,看著她面上似乎化不開的疲憊與疏離,范援朝站起身來,緩緩離開。一步一步走得有些艱辛。

    背后,傳來她的聲音。

    “我能接受你金錢上的幫助,因為我女兒需要。就當……是你當年欠老年的,用來救助他的女兒。不過,我更希望你能想辦法把你的兒子帶走!他是一個好孩子,犯不著為我家沒有福氣的閨女毀了一輩子的幸福。”

    幸福?!

    想到自己的一生,范援朝沒有回頭。

    “他長大了,我管不了他了!”

    當然,他也不想去管。

    說完,吁了一口氣,情緒不再外露,他大步離去了。

    看著他挺直的背影,呂蘭知道,這才是現在的范援朝。

    記憶里那個少年,多年前便已經死了。

    ——

    俗話說得好,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一場雨,一場災,一聲災難的事故,帶給寶柒的不僅僅是感冒,差一點就活生生地要了她半條性命。

    心情不說,情緒很難調整過來。

    雖然有周益的悉心調理,她的這場病卻沒有自己想象中好得那么快。認真說起來,她一直覺得自己的身體素質非常好,身子骨兒更不弱,多少年都沒有生過病了就是鐵證。

    可是,這一病還就像好不了一樣。燒雖然退下去了,不過時不時覺得頭暈,胸悶,鼻塞,一天幾個噴嚏更是少不了。整個人像是被抽去了精氣神兒一般沒有勁兒。

    換了往常,她這些煩惱都是會向年小井訴說的,她幾乎就是寶柒的終級垃圾桶兼勸慰導師。以前不覺得,突然間失去,她發現一個人有一個可以隨時傾訴的朋友是多么的重要。

    小結巴也是可以說的,但是,小結巴雖然年齡比她大。大多數時候她卻像一個小妹妹,善良卻迷糊,性子溫婉而單純,更沒有小井那么通透的性子。有些事,有些想法說了她也不會明白,反而會搞得她也跟著心情欠佳。

    于是,她便不說了。

    一天……

    二天……

    一晃,又是三天了!

    三天時間里,她總共去了三次協和醫院想要探視方惟九,不過都遭到同樣的拒絕了。方家的老人她沒有見著一個,方惟九只有一個老爸了,接待她的人是方家的管家。

    管家態度挺好的,更是沒有絲毫的責怪她,不過,不管她怎么說,他都不讓她去探視他。甚至于半點都不告訴她方惟九的治療情況。

    寶柒有些小小的失望。

    不過,只要想到他還活著,心里又亮黨了不少。

    接下來,她除了照常去醫院看看年小井的恢復情況,還是時不時去一趟協和。奈何,方家的閉門羹算是煮得熟透了,半絲風都不透。

    一個星期之后……

    當她再一次去的時候,方家人已經沒有了。醫院方面告之她,方惟九人已經轉院了,聽說是出國治療。至于他的病情,醫院方面要么說不知道,要么說要保密,誰也說不出來他究竟傷得怎么樣了。

    莫名的,她心里有些慌亂。

    想了又想,她把這事兒拜托給了冷梟,想讓他幫著自己查查。結果,除了告訴他出國之外,無端端甩一個黑臉,卻是照樣兒沒有其它的情況要告訴她。

    她稍稍迷茫了一下!

    出國治療了……也好吧?!

    畢竟,國外的醫療技術發展很快,在某些領域的確是國內達不到的。

    在這些日子里,她每天都處于冷梟同志的精心喂養之下,雖然心情不是很愉快,到底還是一個懷孕的女人。慢慢地,身體就像是突然胖了一圈兒,肚子雖然還沒有明顯的凸起來。不過,腰身粗碩了不少,連她自己也能感覺得到。

    冷梟說,得把她像豬媽那么養著。

    而做一只幸福的豬,就是冷梟給她的政治任務。

    她每天的日子就是吃飯,睡覺,小雨點兒,軍總醫院。再吃飯,再睡覺,再陪小雨點兒做康復訓練,再去醫院看年小井。除此之外很少見生人了,除了在軍總時不時遇到小結巴,就連寶鑲玉都見得少了,而冷家的老爺子,估計還盼著那邊兒的‘孫子’出生,自然沒有時間來‘關照’她的情況。

    因此,她懷孕的事兒,處于極少數人知道的范圍。

    她懷孕又生病,假期再次被無限延長了。

    在這個期間里,年小井已經脫離了危險期,基本上沒有了生命危險。但是,按醫生的說法,并不代表她就是解脫了。

    專家這種生物吧,并不是所有都只會挨磚和胡說八道的。這一回,他們說準極了。脫離了危險期的小井雖然生命指征平穩了,不過卻真的再也沒有能夠醒過來,成了他們嘴里說的持續性植物狀態,老百姓通常指的植物人。

    植物人……

    活生生的年小井變成了一個不會說話不會動彈的植物人,寶柒心里始終難以接受。可是每每去醫院時,見到不言不語,沒有反應的她靜靜地躺在床上,又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小井還在,可是她又像已經遠離了。

    長長的日子里,范鐵整天衣不解帶的伺候著小井。除了他的工作之外,其余的時間多半都耗在軍總的醫院里了。不管洗還是擦,不管喂水還是喂飯,不管多累多臟,他凡事都要親力親為不假于人手。

    有時候,年媽實在看不下去了。

    她無數次哀聲嘆息地勸范鐵,不必為了小井做到這種地步。他還年輕,他該有自己的精彩生活。京都,一個國際化的大城市,燈紅酒綠,紙迷金醉,有多少姑娘貌美如花,那些,才該是他追逐的目標,整天守著一個不會說話的活死人,實在是太過糟踐他了。

    不過,對于她或者外面所有人反常的言論,范鐵一根不理,完全不以為意。并且以照顧小井為樂,整天忙上忙下不亦樂乎。

    每每對付年媽,他就笑著來一句:他好不容易才有機會嘗嘗做小井親愛老公的滋味兒,她真的忍心剝奪了么?不僅弄得年媽啞口無言,就連病房里那幾個特護小姑娘瞧在眼里,都經常偷偷跑到旁邊去抹眼淚。一邊兒感動得哭,一邊兒期待自己這輩子也能找一個不管生死,不離不棄的男人。

    要知道這種事兒,一天容易,十天容易,一個月容易,一天又一天,沒有盡頭的數下去,就是真的不容易了。

    此時的時光,并不匆匆,過得艱澀無比。

    這一年的五月,就這樣過去了……

    翻著日歷,六月也過去了……

    數著心跳,已經七月底了。

    年小井一直不有醒過來。

    人這種生物有時候特別奇怪,有時候覺得一件也許永遠都邁不過去的坎兒,隨著時間地不停轉動,不知不覺也就那么過去了。雖然時間它依舊沉重并不輕松,不過人還是有能力撐著它,渡過一分一秒。人的忍受力,絕對是無窮盡的。熬著,忍著,盼著,等著,一天二十四小時,過著過著也就那么地兒了。

    兩個半月的時間里,發生了不少的事情。

    在醫院里接受看管和治療的游念汐,命硬得讓人不得不咬牙切齒——禍害千年在,好人命不長。年小井成了植物人,而她的身體卻完全痊愈了。

    只不過,出院之后的她,再也沒有機會逃匿或者危害別人了。她被冷梟派人直接送到了天蝎島的秘密基地,聽說那兒有一個特制的審訊式小監獄,關押得全是一些特殊的群體,至于接下來如何審訊她,就可以預見了。

    而方惟久這個人,像是突然間就憑空消失了。

    不僅國內,就連寶柒托冷梟打探,在國外也沒有結果回饋。

    對于這個事兒,為了照顧冷梟的情緒,她又不好多得太多。一問多了,他要么就一言不發地盯著她瞧,要么就是狠狠抱住她,不再多言一句。

    如此,她只能等待。

    等待在下一次,在某一個春暖花開的清晨,在某一個草長鶯飛的地方,那個男人會再給她無端端制造一個‘巧遇’,突然又再次從天而降般從她的身邊兒冒出來,流里流氣地挑著眉吹聲兒口哨,喊一句。

    “嗨,小妞兒,我們又碰上了,還真是巧啊!”

    而她盼的不過就是——他活著,便好。

    一轉眼,寶柒懷孕已經三個月了。

    大概因為最近情緒的波動太大,周益把脈說她的身體在那次暴雨感冒后,一直沒有恢復得大好,總是囑咐她要加強營養,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她也總是輕松的笑著點頭說一定。

    然后,便是嚴格執行。

    陪著小雨點兒做康復訓練,時不時去醫院看看小井,在家的時候,無聊了就研究研究她從來沒有真正吃透過的《金篆玉函》,沒有人會覺得她的日子過得不輕松。

    當然,除了冷梟。

    只有他知道,她心里的枷鎖有多么的沉重。

    有些問題一旦存在了,它就是存在了,不說破也未必就是沒事兒。

    他也在等,等著那個活潑開朗的寶柒又活回來。

    ——

    ——

    七月底的天兒,正當熱的時候。

    就在七月末的最后一天,她突然接到了范鐵從軍總醫院打來的電話。

    他說,小井有反應了。

    有反應了?!

    大驚,大喜之余,寶柒撩開了自己本來要去婦幼院做首次產檢的事兒,打電話給去了部隊的冷梟,告訴了他這個喜訊,自己則慌不迭地跑去了軍總。

    喜滋滋推開門兒的時候,年媽不在,病房里,就范鐵一個人坐在床邊兒上,手里拿著年小井自己寫的東西,他在讀給她聽。

    兩個多月的時間,范鐵整個人瘦了不少。不過不做和尚,頭發留成了特種部隊標準的短寸,看上去挺精神,今天的情緒更是不錯。

    看到寶柒進來,他還沖她樂了樂,“七七,你來得這么快?”

    “急不可耐么?你說小井有反應了?”寶柒回應著,放下手里的東西,坐過去看著床上一動不動的小井,雀躍的心思往下沉了又沉。

    兩個多月,范鐵瘦了,成了植物人的小井,反常被他養得白白胖胖。

    精神不錯,可是和他說的有反應……兩回事兒啊!

    看著面前這個曾經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男人,變成了一個十足的賢夫,寶柒心里很噎,很堵,越看越是不忍卒讀。

    這套高干病房,幾乎已經成了范鐵和年小井的舊物展覽室。小井出了重癥監護室之后,范鐵把他倆曾經同居那個房屋里,他們曾經使用過的舊物,一點一點地搬了過來,全部擺放在了病房里。搞得病房沒有半點兒病房的樣子,不知道的人一走進來,還以為進了誰溫馨的小家。

    一件件念舊的物件兒,讓寶柒每次來看到,心里就特別難受。

    瞄了她一眼,范鐵握著小井的手,捏一下她的鼻子,又笑了:“小乖,七七都過來了,你還裝睡呢?”末了又轉向寶柒,有些得意的笑:“七七,看我把她伺養得不錯吧?”

    心里揪著,寶柒皺了皺眉,別開了臉。

    “不是說起色么,我怎么瞧著……?”

    范鐵認真的點了點頭,“她剛才真的有反應了,難道你也不相信?七七,我告訴你,我覺得她知道我在說什么,她什么都知道的!她剛才……她剛才還臉紅了!”

    臉紅了?!

    看著小井臉紅的臉,寶柒心里一嘆,說,“我信!”

    當然,她說的是假話。

    可是,她不愿意打擊開心的范鐵,更不愿意去反駁他。

    就當給他一個美好的想象好了。

    實事上,從醫院的常識來說,一個持續性植物狀態的人,她任何的知覺都已經沒有了,除了作為人類最基本的呼吸和營養代謝等最低一等的生命功能。她的思想,她的情感和意志已經消失。

    “你真信啊?”范鐵清瘦的臉,笑得化開了,“我剛才叫醫生過來,他媽的竟敢不相信我。非說我看錯了。他們都不相信,一個個瞧著我的樣子,像在看神經病,媽的……還是七七你最了解她了。你說小井這樣的女人,她又怎么會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呢?她是那么聰明,她不管做什么事兒都是有計劃的……”

    “范隊……”寶柒喉嚨嗚咽了一下,又哽住了,待他轉頭時,迂回的勸說:“你照顧她辛苦,自己也要多注意身體,我瞧著你都瘦一圈兒了!”

    鼻腔里哼了哼,范鐵的語氣真是輕快了不少,摸了摸自己的臉,“不會吧?我瞅著現在正合適,你看范爺這身段兒,多標準的男人啊!”

    “是!你最帥!”寶柒也跟著他笑。

    其實,她的心里也有其它人同樣的顧慮,如果小井一直醒不過來,難道范隊真的要選擇這種差不多像殉情的方式來回報這份兒愛情么?可嘆,這世間,能做到的男人有幾個?

    然而,作為小井的朋友,她心里清楚的知道。如果小井還有一絲意識,她絕對不會允許范鐵這么做的。

    兩個人坐在那兒,范鐵對小井說了很多話,也對寶柒重復了無數次他真的看到她有反應了。不過,寶柒真的沒有看到他說的現象。

    大約兩個小時后,冷梟過來了。

    他是從紅刺總部直接趕過來的,順便給范鐵帶了一個空的大紅封。

    “諾,給你準備的。”

    “好兄弟!”拍拍冷梟的胳膊,范鐵一抹臉,有些嘆息:“梟子,你說咱老大也真是忒不容易,總算是要結婚了!可是,他的眼睛……”

    一說起邢烈火失眠了幾個月未復原的眼睛,兩個男人頓時陷入了沉默。

    明天,又是一個‘八一建軍節’了。

    同時,也是邢烈火和連翹的大婚之日。

    良久……

    還是范鐵說話了,“梟子,你說咱兄弟幾個怎么都整得跟電視劇似的,人家找老婆,沒多久都牽著孩兒了。咱就沒有一個人順當的。眼看咱老大苦逼了那么多年,馬上要修成正果的時候,他媽的眼睛又壞掉了。說來說去,還是傻人有傻福,你看誠子那家伙,婚也結了,小久也懷上了,多得瑟啊……不對,誠子他媽的也苦逼了那么多年……我操的,誰整事兒啊!”

    男人之間習慣了,說話比較粗糙。

    不過,冷梟卻覺得話糙理不糙。

    心里覺得不容易,不過,斂著冷色的眉鋒,他卻不愿意承認。余光瞄了一下寶柒的小腹,語氣里有一絲幸福的味道。

    “黎明前的黑暗,受著吧!”

    “靠,丫刺激我是不?”范鐵懂他的意思,抬起頭來狠瞪了他一眼,“你說那時候吧,就是不懂得珍惜,整天作啊作啊……要是早知道在今天,我孩子現在都可以打醬油了,哪輪得到你矯情啊?”

    冷眸剜他一眼,冷梟抿著唇沒說話。

    范鐵掀掀唇,臉上看不出來有什么特別的難過。

    在他看來,比起他曾經一個人等待年小井的日子,現在他可以這樣整天陪伴著她生活,已經是他之前沒有料想過的幸福了。

    瞧著他的小樣兒了,冷梟抽搐了一下唇角,尋思了半天又橫了他一眼,黑眸轉向了寶柒,里面迸出來的,全是感嘆號和問號。

    “不是說,有起色了么?”

    寶柒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范鐵看了看他倆無奈的表情,摸了摸鼻子,有些悻悻地笑。

    “好吧,我再試一下給你倆看……剛才就你女人一個人在,我不好意思表演。”

    不好意思?

    哪兒跟哪兒啊?冷梟覺得這哥們兒走火入魔了。

    指了他一下,為了展示自己的新發現,范鐵神神秘秘地向兩個人招手,小聲兒說:“別以為我在騙你們啊,小井她真的有知覺了。現在我就試給你們看啊。不過……這個事兒……有點那啥!”

    那啥……哪啥?

    見他說得還言之鑿鑿,寶柒有些迷糊了。

    難道是真的?

    雙目緊張的注視著范鐵,她幾乎聽得見自己的心跳。

    只見,范鐵俯低了頭,湊到一直閉著眼睛的年小井耳朵邊兒上,嘴唇動著親了親她的耳廓,接著又在她的耳邊上說了一些什么。那愛憐的動作……真不宜兒童觀看,不過,為了見證奇怪,寶柒一瞬不瞬的盯著。

    一秒……

    二秒……

    幾秒后,她神奇的發現,小井略顯蒼白的臉蛋兒上,真的浮現起了一抹像是羞的紅暈。

    狠狠吸了一口氣,她驚奇得不行了。

    驚喜地看著范鐵,她呆了呆,失聲問:“范隊,你給她說什么了?她為什么會突然臉紅了?”

    范鐵‘咳’了一下,摸了摸小井的臉蛋兒,看向她的目光特別的溫柔,瞄了板著臉的冷梟一下,“這個嘛,這些話外人聽不得……要知道啊?問梟子去!我哥們兒懂我!”

    冷冷掃他一下,冷梟拽過寶柒,睨著她又驚又喜的小模樣兒。

    “想聽?回家說給你聽去!”

    見到兩個男人神神秘秘的勁兒,寶柒表情僵硬了一下,突然回過神兒來了。像被點中了穴道一般,她頓時領悟了范鐵說的是會是哪個方面的內容。

    不過,她到是沒有回避,反而特別認真說。

    “說不定,這也是一個辦法!范隊,沒事兒你常和她說說……”

    “……說多了,我就慘了!”范鐵苦笑。

    “為什么?!”寶柒有些急。

    扯了她一下,冷梟目光冷斂住了,“走吧!去產檢!”

    他們昨天已經約好了婦幼健的一個醫生,準備今天去建產檢卡,順便檢查一下胎兒的情況,這是她懷孕以來首次去醫院體驗。如果不是這陣兒擔擱,現在他們人已經在婦幼院了。

    老實說,對此,寶柒的心里,還真是有點忐忑不安的。

    默了默,接收到了男人的視線。

    她突然懂了,臉兒也紅了。

    “哦。走吧……范隊,你加油!”

    兩個多月來,她首次輕快的眨了眨眼睛,心里充滿了希望。

    誰說偏方不是方?只要有反應,就會有進步……

    小井說不定哪一天,就醒過來了呢?

    兩個人離開了,病房里又安靜了下來。

    范鐵默默地坐回了小井的旁邊,摸著她再次變白的臉蛋兒,剛才在寶柒和冷梟的面前表現出來的淡定和輕松沒有了。一臉沉重的俯低了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腦袋再次埋在了她的頸窩兒里。心里的難受,無處發泄。

    “小乖,你聽得到我說話嗎?我很想你。”

    “聽得見,就眨巴一下眼睛也好啊!”

    “你啊,真是一個狠心的女人!……也不管我,就這么睡著,天天讓老子伺候你。不管了,等你醒過來,得一輩子伺候我才能還回來。”

    一句一句訴說著,范鐵聲音沉沉。

    可是,小井沒有對他眨眼睛。

    苦笑了一下,范鐵來來回來撫著她的臉。這些日子來,他常常想,如果他當初沒有為了維護自己那點兒大男子主義的心思,沒有惡狠狠對她做出了那件事兒,那么今天的他倆,或許真的像他剛才對冷梟說的,孩子都已經可以打醬油了。

    而他們,一定會有一個溫馨完整的家。

    心思沉了沉,他的腦子里又想起了年媽剛才離開前對他說的話來。

    年媽說:“鐵子,你爹就你這么一個兒子,他嘴上雖然不說,又怎么會不想抱孫子呢?鐵子,你聽阿姨的話啊,你對小井的好,阿姨都看在心里,小井要知道也會不安心的……不管怎么說,你得找一個女人結婚啊。哪怕不是為了你自己,也得為了范家,為了小井,不讓她背負那么重的情債!”

    雙手捧著她的臉,他苦著臉,“怎么辦呢?小乖,我做不到!我寧愿這樣天天對著你說話,也不愿意天天抱著一個不喜歡的女人。我在想啊,我是不是該給你一個婚禮,讓你安心了,你才會醒過來跟我?你啊,一直都是心冷的人,不信我會和你過一輩子是吧?”

    說起結婚,他又不能不想起曾經和小井設想過的那些美好未來,更是不經意又想起了和她在床上顛鸞倒鳳的那些日子。

    一念又一念,邪念上腦,他覺得胸膛都快要急得炸開了。

    反復摩挲著她的手心,他的心臟跳得有些快,有些急,嘴唇再次俯到了她的耳朵根上,喉結上下滾動著,腦子里是滿是旖旎,他一遍遍用唇描摩著她的美好,嘴里訴說著他和她曾經的春色無邊。

    “小乖……你快點兒醒過來吧。就當可憐可憐我好嗎?……你知不知道?至從咱倆那一次后,我都六年多沒有做過了……你看我的手,都快要磨出繭子來了!你真舍得我革命靠手啊……還有,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用手的時候,腦子里想著的也是你,小乖,你真的緊死了,每次一想,我就忍不住現在要了你……”

    他對她竊竊私語著,一句句全是少兒不宜……

    再一次,小井在他的話里,燒紅了臉蛋兒。

    可是,并沒有睜開眼睛。

    唉!

    他嘆了一聲兒,不得不苦笑。

    如果他真的能像年媽所說的那樣兒,為了傳宗接代找一個女人結婚,那么,他范鐵也就不是范鐵了。更不會像今天這樣天天躺在她的身邊,苦熬著自己的歲月。

    她就在他的面前。

    而他和她說著話,幾乎費盡了自己全部的力氣。看著她紅撲撲的臉蛋兒,他依稀回憶起那日在湖邊賞魚的姑娘。

    那天,天空藍得像一塊畫布,陽光燦爛得像極了她的笑臉。

    她乖乖地倚靠在他的懷里,一句一句輕聲兒念著自己寫的東西。那時候的他們,風一樣的浪漫,做夢的年華,她的臉頰兒白里透著淡色的粉紅,眼睛水汪汪的帶著旖旎的夢幻,聲音輕飄飄地念著:

    暖風吹過水面,

    小魚兒也憧憬著天堂,

    我能否高興的蹦跳,

    看,陽光、萬里江灘,

    將我們飄渺的希望引入未來。

    那樣,生命就可以延續,

    我永遠活著。

    那樣,我就可以把這個世界的精彩,

    描寫成一場美夢的玄幻,

    呈現。如果不是因為你,

    我不希望自己永遠活著!

    “小井,那首詩真美……”

    多少個不眠的夜晚,他總是夢見那一個場景。

    他懷里的女孩兒,水里的魚兒,天上的陽光……

    她的笑容,比陽光還要璀璨。

    ——

    出了軍總的門兒,看到停在門口的汽車里,寶柒愣住了。

    駕駛位置上出現的人,竟然是被冷梟下放去了基層部隊三個多月的陳黑狗同志。在這一刻,舊人相見,基于一種總是失去身邊兒人的感覺,寶柒突然覺得有些激動。

    “狗子哥,竟然是你?你調回來啦?”

    “嫂子好!”沖他咧嘴一樂,陳黑狗白晃晃的牙,黑黝黝的皮膚格外顯目,“首長見我表現不錯,皮膚又曬黑了一圈兒……心疼我了唄!”

    當然,他沒有說最主要的是首長心疼她了。

    小鞏新來的,哪有陳黑狗那么貼心?

    “嗯嗯,首長英明,威武霸氣,你回來了,就好!”

    “上車!”冷梟攬了她的腰,沒有再容許兩個人在那兒敘舊,小心翼翼的扶著她就坐在了后座上!

    有了陳黑狗開車,在見寶柒時,冷梟的雙手解放了。

    而寶柒又可以乖乖的坐在他的身上,像一只溫順的小白兔兒般任由他抱在懷里。至于陳黑狗同志,他永遠能把自己當外星人般的存在,讓人覺得該車處于無人駕駛的狀況,完全當他沒有呼吸般不存在。

    “二叔,我覺得今天會是一個好的開始。小井會臉紅了,狗子哥也回來了……一切都開始順利起來了!”握著拳頭,寶柒給自己鼓著勁兒。她覺得心里狀態又回到了以前。這一段時間,大家生活的基調都太悲傷了,她必須改變一下狀態。

    贊同的輕‘嗯’了一聲兒,冷梟撫著她的臉。

    “七,明天跟我去嗎?”

    寶柒眨巴一下眸子,沒有回過神兒,傻呵呵地抬頭望他,“去哪兒啊?”

    瞧著她,冷梟擰眉頭,“裝糊涂?婚宴。”

    邢烈火的婚宴?!

    開玩笑了吧?!

    邢烈火的婚宴得多么隆重啊,滿城盡帶黃金甲,她估計京都各界人士,不管軍政還是商界都會有大把的人員到場吧?她能用什么身份去見人呢?!

    默了幾秒,她搖了搖頭,“還,還是先不去了吧?”

    一咬牙,冷梟手上加力:“寶柒,你是我媳婦兒。”

    “是啊!沒錯啊,我沒說不是。”

    眸底露出狼光來,冷梟厲色冷‘哼’一聲兒:“別人都以為老子是光棍!”

    撩起唇笑了一下,寶柒故意彎著眉兒,撫著他的耳朵尖兒,小聲揶揄:“……光棍兒不好么?又不會丟人。人家準還羨慕你呢,永遠地京都鉆石單身王老五,京都少女們的午夜夢中情人!”

    喉結滑了一下,冷梟抿著唇不言語。

    要知道,他是一個有責任,有擔當的大男人,他希望自己的女人能正正當當的挽著他的手走在他的身邊兒,不管在任何地方,他都可以正大光明的告訴人家說,這位是寶柒,是我的愛人。

    可是,現在的情況呢?

    啦啦文|學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他像一個縮頭烏龜似的,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把她藏在自己的身后,不讓人知道她的身份,甚至沒有人知道他冷梟已婚,兩個人搞得像地下情一下,他的心里,如何能妥當?覺得對不住自己的女人。

    “二叔……”看著他涼下來的臉,寶柒將自己的身體靠了過去,唇咬上了他的唇角,聲音有些輕,“等咱孩子出生了,你給他擺幾百桌風光的滿月酒吧?”

    “嗯?”冷梟擰眉看著她,轉瞬回過味兒來,心里一喜:“你是說……?”

    “是!我是說,等孩子出生了,咱們就正大光明擺滿月酒。”

    不知道為什么,在孩子沒有出生之前,她心里總是覺得不穩當。不管怎么說,她在名義上都是冷梟的侄女兒,世人的眼光,她和冷梟的身份,冷梟的地位,冷老爺子的想法,這些東西都需要好好消化……

    一旦他倆的關系暴光,真不敢想象,會有一番怎樣的驚天動地。

    而孩子的出生,將會是一個很好的契機。等一切塵埃落定了,生米都煮成了熟飯,不管是誰要再站出來對任何事情大聲吆喝,效果都將會大打折扣了。畢竟有孩子存在,就不能再塞回肚子里,當他不存在吧?

    興許別人還是會說會指責,不過事情總會淡下去。

    等事情淡下去了,她就可以好好守著她的男人,守著他們的寶寶,好好過屬于他們自己的小日子了。

    聽了她的想法,梟爺微蹙的眉頭終于打開了。

    啄一口她的唇兒,不時地低頭瞅她,有一種形勢逆轉的感覺。

    “為什么突然又想通了?愿意公開了?”

    抿了抿唇,寶柒輕笑,微默幾秒,說:“因為范隊,因為小井,我看到他們的不容易,覺得咱們應該比他們更堅強,堅定的要在一起。”

    愉快地捏了捏她的鼻尖兒,冷梟知道他家的小七兒腦子會時不時的蒙上漿糊,“不行,得給老子寫下來,簽字畫押,免得到時候你不認。”

    目光怪異地盯著他,寶柒若有所思,“這招兒,真不錯。不過,怎么像是怕被休的怨婦干的?!多不像爺你的風格啊?!”

    冷梟悶哼一下,冷眼橫著她。

    扯著嘴笑了笑,寶柒像是舒了一口氣,說:“二叔,我今天看到小井有了好轉,心里真是是舒坦了好多……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她一定會醒過來的!因為,有一個那么愛她的男人在等著她……不醒,太不科學了!”

    “嗯。”如果年小井不是女人,冷梟得吃醋了。

    “二叔……”

    “嗯?”

    “二叔……”

    他的小七兒有好久沒有這么輕軟的聲音喚過他了。

    聞聲兒,冷梟心里一蕩,大掌握緊了她的腰,“骨頭都喊酥了!有事說!”

    瞧著他狐疑又可氣的眉眼兒,寶柒狡黠的笑了一下。

    “二叔,你說,能讓小井臉紅的話是什么?范隊他究竟說了些啥啊?”

    收緊了手濱,冷梟眉頭跳了一下,掰過她裝傻的小腦袋過來,嘴唇俯下,在她耳尖上咬了一下,沉聲問,“你想知道?”

    “嗯!想知道啊!好奇么!”

    “老子不告訴你!”

    腦門兒‘嗡’的一聲當機了,寶柒倒抽了一口涼氣,看著他,“喂,你真是冷梟么?……這么幼稚的話也說得出來?”

    見到小丫頭憋了幾個月的陰郁,突然之間又活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學”看最新|章節潑了過來,冷梟心里的沉甸松懈了不少。一松懈,便覺得心尖兒有一股子火兒在燒。三個多月的禁欲,搞得一想這事兒,下面那家伙就有抬頭的傾向,抵在她身上的部分越來越緊繃,心里直直咒罵,直接用大拇指覆住她的唇。

    “你也想聽,能臉紅的話?”

    她的唇很小,他的手指很大。

    一根大拇指覆上去,仿佛已經遮了個遍。

    心尖兒不由著了火,寶柒的眸子有些迷離,貼在他大拇指下的粉嫩唇瓣發燙了。睨著他的臉,感受著他心猿意馬的小動靜兒,想到一不小心就餓了這個男人幾個月之久,有些同情地扯了扯唇。

    下一不知,她突然伸出粉嫩的舌頭兒來,在他覆著唇的大拇指上快速舔了一下,一張嘴便含著那根手指頭。吸入,便輕輕裹動著,濕漉漉的眼睛直直勾著他的魂兒。

    “咝,操!”

    冷梟呼吸幾乎暫停,淬火兒的目光死死鎖定了她含著自己手指的嘴兒。

    小丫頭找死啊?

    明知道他想得不行,還敢故意模仿某種動作吞吐他的手指?牙齒一點點咬緊,他心臟在狂烈的跳動著,覺得自個兒馬上就要爆炸了。

    手指上的感覺讓他俊臉微沉,一雙冷厲的眸色越發轉暗了。

    咬牙切齒地拉近了她,按緊了她在懷里,聲色俱厲的威脅說。

    “小色胚,看老子晚上怎么收拾你!”

    ------題外話------

    咳咳,我來了!

    因為有些妞認為讀者調查里關于孩子性別的選項太少了,特重新修改了選擇項,增添了兩個兒子的選項哈。二妞們有興趣的可以參與一下調查。最后2和7孩子的性別,按投票數量最多的一項來。

    ——

    【榮譽榜】更新:

    恭喜新晉銜【探花郎】一名——【瀟筱菡】姑娘!嗷嗚~巴巴掌來得猛一點

       

       

U赢电竞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官网| JBO体育| 竞博| JBO| JBO|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