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152米  峰回路轉,絕處逢生!

章152米  峰回路轉,絕處逢生!

    切——

    寶柒咬著他的大拇指,嘴里低低嗤笑。

    每次這個男人惡狠狠說要收拾她,結果其實都只是一句話。

    他呀!口不對心。

    吮一下,咬一口,她咂巴著嘴叼著他指頭玩,媚眼如絲如一彎水月,聲音細軟如絲綢入骨:“說來聽聽,要怎么收拾呀?”

    “你說呢?嗯?”冷梟聲音更啞了。

    眉梢彎了又彎,寶柒不說話。專心地垂著眸子,留一縷眼角余光給她。嘬著他的指,細細地滑動,細細地舔。認真地裹著,認真地咬。淺淺地吸著,淺淺的含,深深地注視,深深地攪。

    鼻翼里嬌喘吁吁,故意要攪得他心神兒不寧。

    要說起來,小七兒要認了真勾哪個男人,那就是一只入了道行的小妖精。

    一勾手,無往而不利。

    汽車不疾不徐的前行著。

    車廂前后座之間,放下了一道隔窗。

    此時,后車座里異常的安靜,只有男人濃重的呼吸聲和女人小嘴摩擦著男人手指的細微飲嘬聲。

    在寂靜的環境里,這樣的聲線兒自會產生一種撩人到極致的細軟情絲,細微之間見妙處,兩相混合兩相纏。對于禁欲了幾個月的男人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極度的犯罪行為。

    “寶柒,你故意的,嗯?”冷梟磨牙,大手捋開她藕荷色的寬松孕婦裙兒,溫暖的手掌有細微的汗,帶著幾縷火苗兒探入。手法相當的熟稔,擰著那粒兒小小的紅果兒,動作不粗糙,不過那種占有性的霸氣意味兒,依舊有著冷梟式的典型大男子主義色彩。

    身體微動,寶柒輕嗯了一聲兒,微張著嘴,再不能禍害他了。心下仿佛跳動了一只小兔子。

    雙手往上一軟,緊緊環起了他的脖子。

    嘴唇噘一下,往上一挑舌,就在他攏動的喉結上裹了一下。

    冷梟心里一蕩,身體不免一顫。

    接著,低下頭,更加激烈地吻住她,糾纏上了她的唇與舌。

    兩個人纏綿著,急促地呼吸聲時起時浮,像極泡在沸水里的兩只鴛鴦。

    溫度升高,又熱,又急!

    奈何——

    吻發于情,吻至于理!

    冷梟心里郁結著,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想著她肚子里面他倆的孩子,再次用超常的理智將邪惡的小怪獸壓了下去。

    兩道冷峻的眉鋒挑開,嘴里呼呼喘著大氣兒。3gnovel.cn看最快更新他頭微低下,額頭抵著她的,目光與她對視著,恨恨地罵著小妖怪,大手卻又憐惜地摩挲著她同樣已經紅燙到了耳根的小臉蛋兒。

    “寶柒。”

    “嗯?”小女人那聲兒,軟糯得像一個撩人的漩渦。

    男人喉結再一滑,出口聲音又磁又啞又低,帶著三分雄性的情與欲,七分濃濃的理與智,嘆:“小七兒,老子快要被你逼瘋了!”

    舔一下唇,寶柒輕笑,心里愉快。

    吸口氣,她狡黠的睨著他,小手伸出來,落在他軍襯衣的一顆紐扣上,來回的勾挑著它,動作極度曖昧,聲音極度軟糯。

    “不是還沒瘋么?要真瘋了,才好呢。”

    “小混蛋,你!”咬牙切齒地低吼聲,從男人嘴里喃喃而出,帶著壓抑的暗啞,讓寶柒心里一動。目光堪堪落在他不住聳動的喉結上,又有些不忍心了。

    “喂,二叔……”雙手勾纏住他精壯的腰身,裹緊了又裹緊,腦袋俯在他的懷里,低笑著小聲兒許諾:“今天心情好,晚上姑奶奶好好賞你……”

    賞?!

    虧了這小東西這么大的膽兒。

    男人無波又冷峻的臉,在車窗淺薄的日光下,略帶著一抹笑意,“哦?怎么賞?”

    “你說呢?”學著他的反問,寶柒故意翹一下唇。

    那小模樣兒,妖冶,美艷,邪惡,卻是男人稀罕的。

    冷梟流光的黑眸一沉,粗勵的手指掠過她的唇,狼眸閃動。

    “這?”

    臭男人!

    再次叼一下他的手指,小丫頭眉目帶笑,“嗯,難道你不喜歡?”

    “喜歡!”男人聲音低啞,淺吸一口氣,拉近了她的身體,眉頭在輕輕跳動,“老子喜歡埋在里面。”

    心里一抽,寶柒輕斥,“你覺得可能么?!那得要姑奶奶的命!”

    “小姑奶奶……”男人抿唇,重重掐一下她懷孕后粗了不要的腰,呼吸驟急,“……要命的狗東西!”

    雙腿繞過來纏著他的腰,寶柒嘿嘿一樂,主動覆上他的唇,身體不停在他身上磨蹭著,小動靜兒做的,差點兒把男人的骨頭都撩弄得癢了起來。一聲沉悶申吟逸出他冷峻的唇,倒抽一口氣,他的雙手飛快地控制住了她。

    “操……別動!”

    咬住下唇停頓下來,寶柒促狹望著他,嘴角蕩著一抹笑,“怎么了?”

    “找死?”

    “……嗯,想死了!你弄死我吧?”手指游走在男人的胸膛上,隔著一層軍襯衣也能感覺到他滲出來的細汗,寶柒心里是邪惡的。明知道男人對自己的念想還要挑逗他,其實多少帶著點兒小女人的矯情和撒嬌。

    正常的女人,誰能不希望自己男人對自己有強烈的渴望?

    男人急促地喘了一下,環在她腰上的手緊了又緊,恨不得將她勒死在懷里,濃重的呼吸里,精準地叼著她的耳珠子,輕聲兒問:“真想死?”

    “我……!”,她輕輕地說,“不是逗你呢,其實我也……想要。”

    眸色一深,冷梟胸腔跳動如雷,狠狠地吻住她的唇,糾纏上那一抹甜美,一向冷漠的語氣里,有著少見的柔和膩歪。

    “狗東西……故意搞老子!”

    天知道!當一個冷漠的男人突發柔情,會有多么的醉人!

    每一寸呼吸幾乎都被他染了波光,寶柒輕啜一聲兒星瞇淺淺笑著望他,“又罵我是狗東西,那你還想要?”

    “勾人的狗東西!”

    寶柒昂著下巴,微瞇著狐貍眼,吸氣問:“二叔啊,在你的詞典兒里頭,狗東西這個詞,是不是和絕色佳人兒的用法一樣啊?別總這么夸我好不好?我容易驕傲的哦!”

    冷梟狠啃她一口,快憋死了,“不害臊!”

    “實事如此嘛!我要不是絕色美人兒,你也不會嗖嗖發脹不是?!還有最關鍵的,我技術還不錯吧?……你啥時候吃過虧,嗯?”雙手纏住他的脖子,盯著他著火的眸子,寶柒雞皮疙瘩掉一地之后,自己先‘咯咯’直笑了起來。

    一陣莫名詭異的笑聲,立馬吹散了車廂里的旖旎。

    剛才還在熱吻,突然又發了神經。

    小東西真狠!

    被勾得三魂六魄中了毒的冷大首長,差點兒氣歪了鼻子。死死盯著她,片刻后,抬起大手一巴掌蹭上她的小臉兒。

    “不要臉!”

    哈哈一笑,寶柒嘴角的弧度越擴越大。

    “二叔,老實說啊,我真慶幸,這輩子就沒有要過臉……要不然,你想想啊,我要真要臉了,說不定你現在都成別人的老公了!”

    眉心微動,冷梟輕哼,“確實。”

    “我靠!”

    寶柒急了!

    自己說是一回事兒,他承認又是另一回事兒了。

    噘起了嘴巴,她狐貍般晶亮的眼眸里,滿滿地深情瞬間就變成了邪惡的嗔怨,咬牙切齒盯著他:“冷梟同志,正式宣布,你今天晚上的福利,一律取消,吃自己吧!”

    “……”仔細打量她一下,冷梟擰她的鼻頭,“吃錯藥了?”

    “哼!?正是吃了毒藥,比鶴頂紅還要毒!”雙手扯著他的臉,寶柒呲牙裂嘴地瞪他,有些怒其不爭:“冷梟同志,你知道不知道,有些話男人是不能老實說出來的,懂不懂?”

    “不懂!”

    “真不懂?”

    “真不懂!”

    “行吧!不懂我行行好教教你。比如剛才啊,你應該這么說:咳!寶柒,就算沒有你,我這輩子也不會娶別的女人。你記住了,你就是天空里的一片白云,我就是地上的一汪湖水,我其實一直在等待,等著你,悄悄投入我的波心……”

    嘖嘖……

    一句又酸又澀的臺詞兒,她念得搖頭晃腦,動作神情無不是瓊瑤深情男主角的樣板,說得意氣風發,氣吞山河……

    不過,她身上的汗毛,又被自己說得豎起來了。

    冷梟打了個寒戰,擰眉看著她:“你確定要聽?”

    一咽口水,點了點頭,寶柒唇角舔一下唇,“嗯,來,說一個!”

    “好!”冷梟清了清嗓子。

    “等等!”

    訝異地睨著男人冷峻無匹的臉,寶柒先阻止了她,接著用小手死死撐著自己的腮幫子,“現在可以說了!?來吧!我頂著!”

    冷梟面無表情,一本正經,“怎么了?”

    眨巴一下眼睛,寶柒嚴肅的揉了揉腮幫,“我怕你說的時候把大牙給酸掉了,所以先把它們給撐好嘍!”

    說完,故意肉麻的抖了抖小身板兒。

    冷梟盯著她,她也盯著他。

    兩個人,你盯著我,我盯著你。

    一陣急速的惡寒之后,寶柒再次忍俊不禁,爆笑了起來!

    “哈哈哈!算了,以后再說吧……這個太不靠譜了!不太符合你的風格!”

    低頭,冷梟目光幽深,“嗯,來日方丈,邊日邊說更靠譜!”

    “……是,日子挺多!”壞壞一笑,寶柒配合他的流氓。

    四只眼睛互相盯著對方,交換著眼神兒。

    不得不承認,二逼青年歡樂多!

    正在這膠著的時候,面前的隔窗‘咚咚’兩聲兒輕響,陳黑狗一邊兒敲著窗,渾厚的聲音也適時地傳遞了過來。

    “報告首長,汽車已經到婦幼健五分鐘了……那個,那個既然你和嫂子日子挺多的吧,也不急于這一時……首長你看,現在能不能先下車辦正事兒啊,我……我有點尿急了!”

    無數條黑線從頭頂刷下來,寶柒笑得呼吸不勻地盯著冷梟,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撲扇著。面上已經紅得到極點。

    “……討厭!你為什么沒有說已經到地兒了?”

    嘖嘖嘖,又讓狗子哥聽壁角了!

    捏了捏她的臉,冷梟心里樂得不行,面上卻裝得一本正經,“狗子,又想下基層了?”

    陳黑狗抽搐了,“別……首長,我只是有點害羞!”

    寶柒翻了翻白眼兒。

    她吧,瞧著臉皮厚,臉早就紅通了。

    不過,冷大首長是悶騷到極點的貨色。面不改色,不聲不響,冷臉上啥表情都沒有,正經八百地推開車門兒扶她下車,還特地轉過頭來囑咐陳黑狗。

    “停好車快去方便,別憋出病來!”

    陳黑狗一愣,笑了,“謝謝首長關心!”

    “嗯。”

    沒有回頭,冷梟一本正經往里走。

    寶柒聳了聳肩膀,跟了上去。

    靠,丫真會裝蒜。

    一不小心回頭,她正好瞧到陳黑狗在吐舌頭。

    剜了他一眼,再回頭時,瞄著走在前面的男人,剛毅的脊背,一手插兜,嚴肅端正的樣子,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這倆人兒,其實蠻有喜劇天分的。

    ——

    小臉兒紅撲撲的上了樓,兩個人一前一后的走著。

    想到既將到來的首次孕檢,寶柒的小心肝兒啊,又一陣陣收縮了起來。

    到了婦幼院的婦產科,一個約摸三十多歲的女醫生穿著白大褂,臉部線條清晰,身材略略豐腴,給人一種特別干脆利落的感覺,她滿臉掛著端莊的笑容,站在那兒等著他們。

    “首長,你總算來了!這位……是嫂子吧!?”

    本來他們和人約好的時間是在兩個小時之前,因為寶柒之前去了一趟軍總,來來回回又擔擱了不少時間。因此,冷梟略有些歉意。

    “董醫生,讓你久等了!”

    末了,他又望著寶柒,寵溺地攬了攬她的腰,向她作介紹:“寶柒,這位是婦產科的董副主任,你們周隊的愛人!”

    啥?寶柒驚了一下。

    她竟然是周益的老婆?

    一聽冷梟的介紹,源于對周益本人的好感,寶柒立馬對他愛人有了好感。

    由心地沖她笑了笑,她笑瞇瞇地瞅著她。

    “不好意思啊,麻煩董醫生了!”

    “嗬,看你們倆客氣的,之前老周特別叮囑過我這事兒。放心吧啊,我一定會好好給你們做檢查和記錄,而且……一定會保密的喲。”客氣地低聲笑著,董純清一邊兒引導著兩個人進去,一邊兒給他們介紹首次產檢需要做的一些檢查項目。

    到底是專業婦產科醫生,說起來頭頭是道。

    心里‘撲通撲通’跳動著,寶柒揪著冷梟的手腕,有些緊張了!

    醫院有了熟悉人,就是好辦事兒。在董純清的帶領之下,寶柒完全不用排隊掛號等等必要的程序,直接就開始了問診建卡做記錄。而且,根據她的觀察,這個地方應該是專門為‘特殊孕婦’準備的科室,壓根兒就沒有太多人來這兒,護士小姐們的態度還好得不行。

    問診后,董純清了解了一下她的基本情況,然后又對她的血壓,體重,腹圍等等進行了測試,接下來就準備做常規的檢查。

    她的態度很認真,很和藹,“嫂子,我家老周和我說過你的情況。咱們現在還是先做一次超生波檢查吧?”

    “嗯,好的。”寶柒點頭,到了醫院,一切都得聽醫生的。

    在超聲波檢查室外,董純清笑了笑,讓冷梟留在了外面,只讓寶柒跟了進去。

    擰了擰眉,冷梟沒有多說什么,坐在了外面。

    B超室有一個稍微年長的男醫生,董純清想了想又把他叫了出去了,換上了一個較為年輕的女B超醫生過來,神秘的沖寶柒笑了笑。

    “呵,還是讓她替你做吧,老周說過,你家的首長是一個大醋壇子。一會要知道男人瞧了你,心里還能舒坦呀?”

    清了清嗓子,寶柒臉有些燒,“那到不會,醫生么,沒有性別。”

    董純清呵呵一笑,坐在了B超女醫生的旁邊。

    “嫂子,你別瞧著小冬年輕啊,她的B超技術,在咱們醫院可是首屈一指的。好多人來了,都指定要她呢。”

    那個叫小冬的女醫生笑了笑,并不言語,專心地在B超探頭上涂好了耦合劑,又小心翼翼探到了寶柒褪下了褲子的小腹上按壓了起來。

    吸著氣兒,寶柒有些緊張,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怦怦……

    怦怦怦……

    面色微變,小冬醫生說:“放松啊,不要緊張,沒事兒的啊!”

    “哦!好的!”話雖如此,寶柒還是壓不住心跳。

    咚咚……

    大約又過十來秒鐘,那個小冬醫生終于變了臉色。

    “這……董主任……”

    寶柒微瞇的眼睛瞪大了,緊張得聲音都有些發顫。

    “醫生,怎么了?”

    “等一下,我再看一下。”女醫生雙目認真的盯著黑白的屏幕,手握住探頭不停在她小腹上變幻角落查看著。

    最終,倒吸了一口涼氣,“董主任,宮內和宮外都沒有發現孕囊。她……并沒有懷孕。”

    什么?

    轟……

    寶柒的腦袋里,猶如被悶雷給炸開了,手指揪著衣角不可抑制地顫抖了起來,“不可能,怎么可能啊?我都停經三個月了……還用驗孕棒測試過……”

    “對啊,不可能啊,我家老周親自給我說過她懷上了呀。小冬,你沒看錯吧?”董純清說著,也湊近了屏幕,就著小冬醫生的指點看了起來。

    小冬醫生耷拉著腦袋,“董主任,確實是沒有……我看得很清楚啊!”

    寶柒屏息著,面色青白一片。

    看著她蒼白臉,董純清慌亂扶了她起來,替她拉下因為手指不停哆嗦幾乎拉不上來的內褲,擰著眉頭安慰,“嫂子,別緊張啊,要不然,咱們再做一個血HCG檢查?”

    哆嗦著唇,寶柒覺得任何聲音都是幻聽。

    怎么可能沒有懷上?

    絕對不可能的啊,她月經三個月沒有來,用驗孕棒測過,而且腰部明顯胖了一圈兒,周隊也無數次把脈確定有孕……這一切的一切,難道都會有假的嗎?……糟亂的腦子里,不期望又印上了法音寺那個禪心師太的觀音靈簽來——六甲虛。

    虛?!難道真沒虛?

    出門的時候,她抖動的腳步差點兒摔倒了下去。

    “怎么回事?”坐在外面走廊的冷梟,一個箭步沖過來抱緊了她,冷厲的詢問目光投向了董純清。

    董純清的面色也不好看,將大概的情況說了一下,在冷梟完全不相信的目光下,說是馬上再安排她做一個血HCG檢查。

    控制著強烈的心里沖擊感,到了這種地步,冷梟除了點頭,別無他法。

    血HCG檢查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其結果令人遺憾。董純清面色凝重的告訴他們說,“首長,很抱歉……嫂子她確實沒有懷孕……根據我的檢查和診狀,她很有可能只是假性懷孕。”

    “假性懷孕?”抱著幾乎暈厥過去的寶柒,冷梟的聲音還算平靜。

    仔細一想也是,寶柒的身體情況,又哪兒會那么容易懷上呢?

    董純清一時臉紅,一時臉白,大概遇上這種事兒也是無比的尷尬,好半天向他們說明白了什么是假性懷孕。

    她說,假性懷孕在臨床上大多數是因為患者心理因素引起的,和環境以及生育的壓力有關。基本都發生在一些有不孕癥的婦女身上。假性懷孕的初期會出現一些類似于懷孕的癥狀,比如月經停止,惡心,嘔吐等等,隨著日子增加,有一些還會感覺到胎動,而且多數會以為懷孕而進食過多的營養食物,導致腹部脹大,更加讓人確信是懷孕了。實事上,在超音波下,根本就看不到子宮內外有妊娠。

    “那周益的診斷,怎么回事?”

    冷梟冰得刺骨的語氣,讓董純清恨不得鉆到桌子底下去。

    “首,首長……對不住了,我家老周他……他糊涂啊,太相信把脈了……其實那個準確率本來就不是百分之百的,他早就應該建議你們到醫院做一個血HCG檢查的。”

    “哼!”一拍桌子,冷梟差點兒氣爆棚。

    “二叔。”按住他的手,寶柒的聲音有些悠遠,“不怪別人……都怪我自己不爭氣……”

    冷梟磨著牙齒,半晌兒不吱氣。

    心里惱著,恨著,卻又不得不強打起精神來安慰她。大手從上而下撫著她的后背,聲音竟有些顫。

    “乖,沒事兒。還會有機會懷上的……實在不行,還能做試管嬰兒。”

    試管嬰兒……

    從高度跌落深淵的感覺,讓寶柒的情緒排山倒海上來,心尖兒上劃過一陣又一陣強烈鈍痛,幾乎撕扯著她的心臟,不能自抑。

    “二叔……”

    “嗯。”冷梟擰緊了眉。

    “對不住你……都是我對不住你。”

    “傻了?”冷梟嚴肅地盯著她,“不許胡說。”

    半小時前才開心得不行的寶柒,現在有種被一句話推入了谷底的感覺。不是氣,不是怨,不是急,只是覺得自己不知道作了什么孽!

    如果從來就沒有過希望,這樣的失望就不會那么徹骨的疼,有了希望之后的傷害,簡直無語用言語來形容。

    那感覺——呲心裂肺!。

    室內的氣氛,沉重得壓力無比大。

    心里凜了又凜,冷梟緩了一口氣,冷眼瞥著董純清。

    “董醫生,假性懷孕怎么辦?”

    微微低著頭,董純清聲音弱得不行,“首長,我一會給嫂子開點兒藥,吃了應該……月事就會正常了。主要還是心理方面的調節,不要讓她背上思想包袱。”

    “嗯。開藥吧!”冷梟心里疼痛,摸不著邊兒的痛。

    半閉著眼睛,寶柒的心臟在不停的抖動和揪痛。就在董純清寫處方的時候,她突然感覺到小腹下一陣暖流涌出……

    苦笑了一下,她死死咬著下唇,帶著水光的眸子望向了冷梟:“二叔,大概……大概真是我弄錯了……我家大姨媽,她好死不死,現在突然來了……”

    來了?

    董純清‘噌’的一下站起身來,急忙扶著她。

    “來,嫂子,里面來,我給你看看!”

    寶柒腳下有些發虛,任由她帶著走向室內有一個屏風擋著的檢查臺,身體飄忽忽地就躺了下去。

    不用看,這事兒自己也能感受得到。

    來了,就是真的來了!

    替她大概檢查了一下,董純清嘆了一口氣,“嫂子,真是來事兒了。一會兒再替你開點兒調理的藥,你可能還有一些婦科炎癥……”

    腦袋里嗡嗡嗡的響著,寶柒完全聽不清楚她在說什么了。

    慢騰騰地走出屏風,她的目光落在面色陰沉的冷梟身上。看著他精致冷峻的臉,心里的內疚,痛苦,歉意,無助,徬徨各種七七八八的情緒都有交織,搞得她的身體不停的顫抖。

    “二叔……我沒有辦法替你生寶寶了……”

    心里一抽,冷梟凝著臉,強下心里的落寞,緊緊抱著她安慰。

    “傻不傻?不能怪你!”

    寶柒心里狠狠抽痛,感受著他的呼吸,身體說不出來的冷意。

    死死咬著下唇,她的眸子里全是水霧,淺淺的晶瑩,說不出來的沮喪……六甲虛,六甲虛……原來一切真是鏡花水月一場,白高興了一場。

    她自嘲著,自己是不是太樂觀了?

    少了一條輸卵管,另一條輸卵管嚴重受損,她早就應該知道懷不上的了,為什么早不知道來檢查?

    身體輕顫著,她軟倒在冷梟的懷里,可憐巴巴地緊攀著他的胳膊,樣子無助得像一只被人遺棄在路邊的小狗兒。那心碎的表情,差點兒殺死了冷梟全身的細胞。

    “乖,就算沒有孩子,你不還有我么?”低聲安慰著,冷梟的心里,又何嘗能好感呢,一陣抽痛,他低聲湊到她的耳邊兒,“剛才不是要聽瓊瑤版么?嗯,說給你聽。小七兒,如果上天注定我們無后,那咱倆就相依為命吧。”

    “嗚——二叔——”

    寶柒痛苦得心都了扭曲了。

    一頭扎進他的懷里,她的雙臂像壁虎般牢牢纏住他,腦袋落在他胸口處,聽見他狂亂的心跳聲,淚珠子大顆大顆地往下滑落,受傷的樣子像只小獸。

    “二叔,我對不起你……”

    她咸濕的淚水,打濕了他的胸口。

    浸潤的卻是他的心,灼疼的更是他的眼。

    “好了,不哭!”

    氣息有些粗重,大手攬抱著她,冷梟心里的難受不比她少。

    只不過,他是男人,更善于面對現實。

    更何況,自己的女人抱在懷里,一切都好好的就行,比起哥們兒范鐵來說,他覺得已經非常幸運了。

    “嗚嗚……”

    摩挲著她細軟的小臉兒,冷梟啞著嗓子,想方設法哄她。

    “行了,不哭了啊。你現在趕緊去衛生間處理一下,我去給你買那個?……嗯,你想想,我一個大男人去買女性用品,會不會就特別想笑了?”

    “二叔……二叔……”

    現在,寶柒笑不出來。

    心里直問天,為什么要這么折騰她?

    假性懷孕?心理因素!

    真他媽的扯淡啊!

    腦袋擱在他的肩膀上,下面濕濕的越來越難受,裙子估計都搞臟了,小腹也有些抽搐般疼痛了起來。

    瞥著滿面尷尬的董純清,她艱澀地壓抑著自己心里的感受,不得不接受了二叔的建議。再在這兒呆著,才丟人呢!

    一切都是浮云了,現在她真得先去衛生間把自己收拾干凈。

    這場笑話,鬧得太大了。

    還是向董純清道了謝,她吞了吞唾沫,“你去買吧,一包衛生巾,一條內褲,我在里面等你。”

    “我扶你過去!”

    冷梟將她送到女衛生間的門口,又輕啄了一下她的額:“進去吧,一會兒買好托董醫生給你送進來。”

    “好!”

    輕應了一聲兒,寶柒扭過頭走了進去,沒有勇氣看他。

    默默看著她的背影,冷梟的黑眸,艱澀復雜。

    ——

    女廁里,寶柒蹲了下來。

    查看一下,果然,她的裙子上面已經染紅了一灘。心里苦笑著,除了少女時候的初潮之外,她還沒有這么丟過人,搞得裙子上面。這該死的大姨媽,不來吧,三個月不來,一說來她就來了,這不是坑人么?坑死人了么!

    捂著嘴巴,她忍受著小腹的抽痛,忍不住扶著廁門嚶嚶地抽泣了起來。

    剛才在冷梟的面前,她不敢失聲的痛哭,害怕讓他也跟著難受。而現在,她一個人蹲在了這兒,如果再不使勁兒渲瀉一下滿肚子的痛苦,指定會吐血而亡了。

    假性懷孕?!真他媽的操蛋!

    為什么,老天要搞這么一出來對付她?

    抽噎著,她的淚水滾滾,聲音慟動——

    咚咚咚……

    不輕不重地敲了敲門,廁門外面響起一個女人的詢問聲。

    “喂,哭那么大聲,你沒事兒吧?”

    抹了抹眼睛,寶柒心里苦笑。

    上廁所哭也會礙著人么?

    隔著小門兒,她吸了一口氣,聲音平靜著,還是帶著點兒哭腔。

    “我沒事兒。謝謝你啊!”

    “沒事兒哭那么慘?”

    來自陌生女人的關心,讓寶柒的鼻尖兒更酸了。她怎么都控制不住那股子難受的抽泣勁兒,一聲,又一聲,不停地抽泣著,“真沒事兒,不好意思。”

    這么一說,一般人也就走了!

    不料,門外的女人性子是個氣躁的。聽到她還在使勁兒痛哭,又忍不住敲了敲門兒,“喂,你到底怎么回事兒啊?哭得我心里貓抓一樣,難不成,上廁所沒有手紙了?還是拉不來?”

    有時候,遇到古道熱腸的人,也是一件極麻煩的事兒。

    寶柒想了想,索性拉開了小門來,“我沒有帶衛生巾,你有么……”

    話一說完,她直接就默了。

    面前的女人約摸和她差不多的歲數,是一個笑容甜甜的大肚子漂亮孕婦,孕婦裙子下面撐起來的大肚子,顯示了她才是一個準媽媽。

    準媽媽的身上,又怎么會有衛生巾?

    人人都能懷孕,就她懷不上。

    一念至此,她的鼻子又酸澀了起來,淚珠子滾得更厲害,“不好意思啊,你現在應該沒有那玩意兒了。”

    “要幫忙么?我可以去替你買?”大肚子女人注意著她的臉,“喂,你的面色很白,很難看,痛經啊?”

    輕嗯了一聲兒,寶柒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釋。陌生的大肚子女人非常的聒噪,不過很容易看得出來,她是那種善良得過分,特別愛管閑事兒的人。

    大概懷孕的女人,就會這樣兒善良吧?

    正思忖,外面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再響起,又有一個女聲傳了起來,跟著人也進來了:“溫馨,你還沒出來?出什么事兒了嗎?”

    “媽,我沒事兒。對了,媽,你那兒有衛生巾么?”大肚子的女人叫溫馨,笑著轉過頭去,看向她老媽。

    進來查看的女人叫吳岑。

    她正是這間醫院婦產科的主任,婦幼健的黨組書記,婦產科方面的權威專家。今天她懷孕八個月的女兒溫馨來例行產檢,上廁所老半天不回來,她不放心過來看看。

    結果……

    擰了擰眉頭,吳岑瞪了她一眼,腦袋都有些大了。

    這個女兒從小國外長大,好管閑事兒,整天不著調,不知道人心險惡。可是,看著寶柒面色蒼白苦著臉的樣子,作為醫生的職業道德,她還是點了點頭。

    “等一下,我給你拿一片兒。”

    說著話,吳岑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沿著她的臉頰往下移了移。

    突然,變了色。

    “你這個……不像是來事兒了啊,丫頭,你是不是做藥流了?”

    “藥流!?”輕輕咀嚼了一下這個詞兒,寶柒愣住了。順著她的目光,也往下面的便池里看了一眼,有些疑惑她的話。

    見她不信,溫馨急了,“喂,你別不相信我媽啊,我媽可是婦產科的主任,幾十年的婦產科專家……”

    寶柒自己也是學醫的,雖然她不是婦產科,基本的常識還是有一點。仔細一看,這確實和平時來事的時候有些差別。而且,她往常是很少痛經的,現在肚子卻一絲絲絞痛著。

    之前由于完全相信董純清,現在仔細一想……

    身體微微顫了顫,她騰地站了起來,抓住了面前溫馨的手臂。

    “醫生,謝謝你們……麻煩你帶我去看看……”

    剛才淚水還像斷了線的珠子,無助沒勁兒的,現在那手勁大得,把溫馨嚇了一大跳,“喂,輕點兒啊,沒見我懷孕呢……媽,快幫忙!”

    寶柒的目光有些暈眩,神經繃緊了,由著溫馨和吳岑手忙腳亂地扶了出去。

    前后不過短短幾分鐘的時間,等冷梟沖上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三個人急急過去的背影,眉頭一蹙,就立馬跟了上去。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節——

    接下來的檢查略過,吳岑幾十年的婦產科醫生了,什么樣的情況沒有見過?

    稍一檢查,她便明白了。

    看著她,她的面色無比凝重。

    “丫頭,你懷孕了都不知道么?你現在見紅了,先兆流產了啊……”

    先兆流產?

    寶柒的腦子一陣陣發暈了。

    “我真的懷孕了?”

    “唉!你們這些年輕人啊真是糊涂,懷孕了不知道嗎?怎么和我家溫馨一樣啊!先不給你多說了,孩子要不要的?要的話趕緊治療,幸好你啊是在醫院里,要不然,這么折騰哪兒保得住!”

    數落著年輕人的不是,吳岑手里也沒閑著。

    一句一句聽著,寶柒耳朵嗡嗡直響。

    峰回路轉,絕境逢生……

    蒼天啊!這多舛的命運!

    她已經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冷梟心急火撩之下,冷厲面孔驟然變色,一拳頭砸在墻上,幾乎想要殺人。

    寶柒蒼白著臉兒,看著他,愣在了那里。

    一系列的事情,多么巧合……

    那個B超醫生一句話就將她打入了深淵,害得她差點兒急得流產……

    幸好遇見了好人,將她從深淵里拉了出來。

    她幾乎可以猜測得到,突然見紅的原因是突然來的打擊造成的心里壓力,一激動之下就先兆流產了,如果再繼續用藥,會有什么后果?

    可是,董純清她不是周益的愛人么?

    周益是冷梟絕對信得過的啊?

    而且,也正是因為信任,才把這事兒托付給他愛人的。

    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快說,孩子保不保?”吳岑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保!保!保!醫生,你千萬保住孩子……我們倆,生孩子真的不容易!”

    冷梟心頭積火,面色宛如閻王。

    瞄了他一眼,吳岑嘆氣,“別急,小伙子……”

    “醫生,你快保孩子!”握緊了拳頭杵在那兒,冷梟五臟六腑都在翻騰,心里壓抑的怒火灼燒著他的心臟,額頭上青筋隱隱暴突著。

    為什么一個懷孕的女人,會被診斷出沒有懷孕?

    難道僅僅只是一場醫療事故?他不相信。

    眼睛淬著冰,他的目光猶如冰刀。

    瞧著小兩口兒的面色,吳岑滿臉嚴肅:“現在先注射黃體酮給她保胎,回家之后一定要臥床休息幾天知道嗎?還有啊,往后要定期到醫院里來產檢。如果孩子有什么問題,必須要馬上終止妊娠,有過先兆流產,不是好事兒。”

    “知道了,醫生!”

    寶柒的心里,喜大于怒,對于這位醫生,尤其那位簡直是救了他們孩子性命的溫馨姑娘,幾乎可以用感激涕零來形容了。

    差一點……

    僅僅只差一點點,孩子就那樣沒有了……

    如果失去了,她又怎么能夠懷得上?

    一時間,心里的悲嗆說不出來,到底是誰要這么害她?

    冷梟沒有直接向吳岑說出來董純清的事兒,因為這件事情還涉及到周益,涉及到他們紅刺內部的人,他覺得必須得好好調查才定論。

    現在,保住孩子才是主要的。

    打完了一針黃體胴,吳岑稍稍松了一口氣,又面色慈祥地對寶柒說。

    “既然你們孩子是要保的,你跟溫馨一起過去B超室吧。做一個超生波檢查,看看孩子的情況再說。”

    “走吧,我帶你去。”溫馨有些小小的得意,覺得自己干了一件挺偉大的事兒。臨出門兒的時候,又沖她媽吐一下舌頭,“媽,你總怪我管閑事兒,不干正事兒,你看我做好事兒吧?”

    “滑頭!”吳岑不禁有些好笑,“也就白慕年受得你這樣兒!換了別家,早把你攆出去了!”

    白慕年?

    名字有點兒耳熟,不過寶柒沒有問。

    她這會兒的心思完全被今天的沖擊給打亂了!

    接下來的超聲波檢查,好巧不巧,正是之前那個被董純清喊出去的年長男醫生給做的。這一次,冷梟不太放心她一個人了,非得跟著一起進去。

    溫馨有些好笑,摻著寶柒的手,小聲嘀咕,“喂,你家男人長得好酷哦!不過,跟我家那口子一個德性,生怕別人把他兒子給弄沒了!”

    “你肚子里是兒子么?”

    “是啊……”指了指那個B超醫生,溫馨小聲兒,“帶把兒的,黃叔叔B超打出來的!”

    寶柒笑了笑,向她投以感激的一瞥,“今天的事兒,謝謝你!”

    “唉,不說那些!有緣份唄!不過,要不是你哭得殺豬般凄慘,我也不會管那閑事兒。”

    抽了抽嘴唇,寶柒被那句‘殺豬般凄慘’給雷住了。

    再一次,她吸著氣緊張地躺在了同樣的B超床上,感受著那光滑的超聲波探頭按壓在她的小腹上,一點一點的緩慢推動著。

    冷梟目光沉沉的,緊緊擰著了眉頭。

    安撫的瞧瞧寶柒,又瞅瞅旁邊的B超屏幕,模糊的畫面其實他作為外行人壓根兒就瞧不明白。

    嘀嗒……

    嘀嗒……

    是B超室墻上掛鐘的聲音……

    不過幾秒,那個男醫生就停住了手,收回了探頭插好。

    接著轉過頭,沖他們笑著說。

    “恭喜你們啊,宮內可見兩個孕囊,一對雙胞胎呢!”

    ------題外話------

    拍拍掌啊——雙胞胎呢——

    這次的峰回路轉,太險象環生了吧?

    那么,其中到底糾結著什么樣的原因呢?咱們明兒繼續“百度搜索本書名+聽潮閣看最快更新,聽寡人細細道來——全體木馬——

    ——

    【榮譽榜】更新:截止今天,《寵婚》解元以上官員46位了哈!巴巴掌!

    恭喜新晉銜解元大官人——【蔡dyna】蔡大姐!嗷嗚~巴巴掌來得猛一點

       

       

U赢电竞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JBO竞博| JBO电竞| 竞博JBO|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