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史上第一寵婚 > 章153米 二十四孝好老公!

章153米 二十四孝好老公!

    類別:都市言情作者:姒錦書名:史上第一寵婚

    

    雙胞胎?

    雙胞胎什么概念?

    對于一對兒久盼懷孕的夫妻來說,這句話的效果,比驚雷還要來得震撼人心。

    幸福來得真的太快了!

    寶柒嘴皮兒抖了又抖,看著呆在旁邊不會動彈的冷梟,她激動得說話聲兒都有點發顫。心底里,竄上了一股想要放聲大哭的沖動。

    眨了眨眼睛,她再次確認這份幸福。

    “醫生,真的假的?”

    男醫生性格很親和,沖她呵呵一樂,“當然是真的啦,這種事兒哪能做假?”

    心臟狠狠跳動著,寶柒湊過腦袋去瞅B超機的屏幕,激動得渾身直冒虛汗。

    冷梟還在一動不動的怔立著,呆愣的表現和寶柒相比大相徑庭。

    寶柒是激動得渾身發抖,他是一直在發傻。

    呆萌片刻,他突然詭異地用無比平靜的語氣,問了一句特別不著調兒的話,“兒子還是閨女?”

    B超醫生回過頭來看他,動作像是電影的慢鏡頭在拉長。

    大概被他太過冷氣兒,或者說太過鬼氣兒的聲音給唬住了,醫生噎了好幾秒,才小聲說:“現在大約才妊娠13周左右。嗯,差不多要等到14周后才能看得出來胎兒性別。”

    怦怦……心跳不止。

    一個孩子,兩個孩子……

    一個不止,竟然還有兩個?

    冷大首長那個可以精確算出導彈運行弧度的高智商大腦,此刻不停計算著1+1=2這種最為簡單的算數題,眉頭擰了又擰,一臉的不敢確定,腦子還在犯迷糊。

    見狀,寶柒又想哭又想笑,坐起身來橫了他一眼,“你就只會關心孩子的性別是吧?要是生倆閨女,你不得氣得吐血啊?”

    “誰說的?兒子閨女都一樣。”冷眉一挑,冷梟眉眼間還在發傻。

    撇了撇嘴,寶柒斜視著他平靜的臉,不動聲色地抬起手指來。慢慢的,慢慢的,沖他豎起了一個中指。

    鬼才相信!

    呆愣半天的冷梟晃悠悠瞧著她的中指,好半晌兒,他像是終于回神兒了。一個激動,倏地上前緊緊擁抱她,抱得又緊又急,聲音還有有些喘。

    “寶柒,兩個孩子!老子竟然中了兩個!”

    丫才回過神兒?

    還有,還有,什么叫著他中了兩個?

    寶柒無力地望了望天花板兒,臉蛋兒有些發紅。手推撐在胸前,正想不著邊際的洗涮他一下,耳朵里,突然聽到他喉間逸出一絲細微的哽咽聲兒。

    他的身體,激動得在發顫。

    從來對任何事情的反應都比別人迅速的冷梟,這會子竟然過了好半晌才回神兒,那激動勁兒不比她少半點兒。

    心里驟然一緊,寶柒眼圈兒紅了,反手摟緊了他。

    “對啊!兩個孩子呢?喂,你高不高興啊?”

    “高興!”這會沒有反問,冷梟緊緊扣著她的身體,將她整個兒納在懷里,完全顧不上有外人在場,一只大手不停摩挲著她的小腹,聲音滿是興奮。

    “他們……知道我嗎?”

    喉嚨梗了一下,寶柒糾結。

    這爺們兒,高興傻掉了吧?

    “喂,傻不傻啊!他們才多大,哪兒會知道你?”

    “一定知道!”冷梟對于這個無比二逼的問題,竟非常的執著。

    寶柒臉有些臊紅,推他:“冷梟——”

    冷梟抱著她,胸腔不停的起伏著,從那起伏的弧度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心里到底有多么的激動了。在寶柒不停的推搡中,他吁了一口氣,松開了禁錮著她的鐵臂,指尖兒撫上她的臉蛋兒。

    專注地望著她,一臉感動。

    “七,辛苦你了!”

    “呔,你終于……渡過魔界了,嗯?!”見到他恢復了臉上的淡定,寶柒終于如釋重負地扯著唇笑了笑。

    傻了!比她還要傻幾分!

    感受著兩個準父母的激動,旁邊的人也特別開心。

    一開心,B超醫生又忍不住多說了一句。

    “宮內未見異常回聲,胎兒的發育情況還不錯。不過,還是要加強營養啊。幸好胎兒已經三個多月了,要不然遇到這種先兆性的流產,可就危險了,保不保得住都另當別論!”

    寶柒望向冷梟,兩個人對視一眼,心里了然。

    眾所周知,孕期的前三個月胎氣不太穩定,是最容易流產的危險期。

    如果周益真有心要害他們的孩子,或者說參與了這個計劃,那么他絕對不會建議他們等到胎兒三個月之后才來醫院做超聲檢查。

    如果她在剛剛懷孕的時候就遇上這種事兒,其結果,又會是怎么樣的?

    一念,冷汗劃過脊背。

    不敢想!

    ……

    出了B超室,兩個人再次回去給吳岑和溫馨道謝。

    坐在吳岑對面的軟墊上,寶柒含笑望著面前的女醫生,問得似乎有些不經意,“吳醫生,你們醫院的小冬醫生,B超做得怎么樣啊?”

    “她啊?不錯啊!技術一直挺好。”吳岑笑了笑,有些訝異她的問題。

    “那董副主任呢?”

    “小董?”吳岑默了默,看向寶柒,視線凌厲了,“姑娘,你這欲言又止,是不是發生了啥事兒?”

    寶柒望了望冷梟,見他沒有反對,就將剛才檢查的事兒挑重點說了一遍。吳岑是婦幼健的黨組書記,還兼著婦產科的主任,這事兒本來找她就是沒有錯的。

    果然,聽完她的話,吳岑的面色便有些不好看了。

    實事上,冷梟和寶柒也知道,這件事兒并不是太好處理。

    吳岑說,作為認定懷孕結果的B超檢查,畢竟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B超這東西,畢竟不是立體的影像,不可能將所有的東西都看得一清二楚。還與B超機的質量,醫生的個人診斷能力,病人的個體差異有關。

    因此,B超的結果只是給臨床醫生作為參照。

    不過,吳岑也說了,如果他們一定要追究這事兒是因為醫生的檢查失誤造成了相當嚴重的后果,那么只有一個途徑,就是可以向相關部門申請做一次醫療事故的鑒定。

    醫療事故鑒定,這事兒就更麻煩了!

    首先,孩子到底是保住了,沒有造成更嚴重的結果,就不會有多大的事兒。在任何醫院里,各種的醫療糾紛層出不窮,在某些人看來,這根本不算大事兒。

    其次,就算最終判定醫院有醫療責任,結果也就是賠償一途。可是,冷梟他缺錢么,需要這份賠償么?

    再次,如果婦幼院出了醫療事故,那么這位救了他們孩子性命的吳岑醫生,這個婦幼健的黨組書記也脫不了干系。首問負責制度擺在那兒,那么認真說起來,冷梟和寶柒就有點兒‘恩將仇報’的嫌疑了。

    不知道冷梟究竟是怎么考慮,在吳岑認真的建議之下,他同意對這事兒先做協商處理,如果協商不好再通過訴訟的方式來解決。

    自始自終,他們倆沒有再去找董純清。

    寶柒知道冷梟心里的想法,完全是因為周益。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大概董純清已經知道了自己鬧出了茬子。就在他們和吳岑協調這事兒的時候,她就帶著小冬醫生和檢驗科查血的一個檢驗員過來了,在吳岑的辦公室里一聲聲道歉。

    那個沒有查出來有孕囊的小冬醫生,更是嚇得直顫抖。在吳岑的訊問里,她哭喪著臉再三表示自己剛才為寶柒做B超檢查的時候,真的沒有發現一個孕囊,更別提兩個了,又發毒誓又辯解又道歉的,她急得幾次想要下跪了。

    而那個化驗員的情況也是同樣,她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甚至還帶來了剛才檢查的血樣資料,再三保證自己完全是按照化驗的操作流程進行的。

    沒多久,冷梟的律師到了。

    在還沒有進行醫療事故鑒定之前,幾個人當面兒對這些東西進行了封存。

    寶柒經過這事兒一鬧,身體又有些虛了。

    聽著一眾人在七嘴八舌的說著,她只覺得面前人影兒在錯亂。

    睨著她的表情,冷梟有些不耐煩了。大概意思交待給了律師,便將軟墊兒上的寶柒裹進懷里起身走了。

    他不想再在醫院做過多的糾纏了。

    因為寶柒現在需要安靜的休息,孩子的健康比追究責任更為重要。

    他帶走了吳岑開的保胎藥,整個過程沒有多看董純清一眼,更沒有出聲責怪或者詢問。

    走出辦公室時,背后傳來董純清欲哭無淚的聲音,“首長,這事兒都是我技術不過關,真的和我家老周沒有關系啊……你千萬不要遷怒于他呀……”

    冷梟是什么樣的人,在這里,大概只有她心里最清楚。

    要說不怕,絕對是假的。

    冷梟涼涼的哼了哼,沒有回頭,更沒有回應她。

    寶柒心里喟嘆,耳朵里嗡嗡作響,更沒有精氣神回應。雙手攬著冷梟的脖子,任由他支配著自己的身體,直到被他輕輕放在汽車上,才緩過勁兒來了。

    “二叔,其實我也覺得這事兒真和周隊沒有什么關系。周隊那個人吧,整天就懂得研究他的醫術,膽子忒小,更不*搞什么歪門邪道。打死我都不相信會是他要害咱們孩子。如果結果真是他……二叔,我會覺得這個世界太過幻滅和冷血……”

    對,幻滅!冷血!

    如果連周益都不再信得過,她真的不知道身邊兒還有多少好人。

    “閉上眼睛,不許說話!”冷梟一只手覆在她的眼睛上,霸道的命令。

    嘆氣,寶柒心里發揪,小手放到肚子上,“今兒的事,真是……忒險!”

    “還痛嗎?”男人的手掌挪開她的,放到了她小腹上。

    抱著男人的手臂,寶柒將自己皺得像一只包子的臉擦剮上去,有些擔心地皺眉,“好多了,不太痛了……大概心情一好,什么就都好了吧?!不過,剛才我在廁所里,真的流了好多血啊,不知道對孩子會不會有什么影響……”

    “會沒事的。”憐惜地安撫著她的小腹,冷梟板著的冷臉,宛如冰霜滲入,聲音不重卻冷冽異常,“要是孩子有事,老子讓他們陪葬!”

    陪葬!

    寶柒打了一個寒戰,感受著男人胸腔里的強烈震蕩,瘆了瘆,遂又抬高了下巴,打量著他小聲兒說:“注意胎教啊!寶寶還小,不要說得那么血腥!”

    眸色微黯。

    冷梟沒有吱聲兒,他心里當然知道,不是說得血腥。等他查出來是誰干的,就不是說得血腥能解決的了。天蝎島里那些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不管她是卓云熙,還是游念汐,或者是閔子學。

    好半晌兒……

    他柔和了不少的聲音,在她頭頂飄過,“有驚無險,咱孩子,福大命大!”

    呲著牙笑了笑,寶柒微瞇著聲,幸福的感慨:“當然嘍,有驚無險,肯定會福大命大的么?!改明兒我翻字典,該給咱孩子取名兒了!”

    終于,焦急和緊張過去了!

    當四眸再次相對膠著時,兩個人的眸底都蘊藏著的劫后余生般的感動。

    “睡一會兒!”冷梟撫著她的臉,抱著她的手又緊了緊。

    噘著唇微樂,寶柒窩進他懷里,合上了眼睛。

    ——

    回到他們的鳥巢,世界似乎清凈了。

    蘭嬸兒早就接到了冷梟的吩咐,煲好了營養湯溫在鍋里等著他們回去。

    小心翼翼的抱著寶柒進屋,冷梟完全不需要她彎腰,就自己拿來拖鞋替她換上。更不需要她挪動腳步,就不顧自己形象的抱著她坐上了沙發,一舉一走,殷勤倍致的樣子,哪里還有平時在部隊里時呼風喚雨一手遮天的桀驁勁兒?

    寶柒勾著唇,眼圈兒有些潤。

    太不容易了!

    他們都知道,這一天,太不容易了。

    身體坐穩當了,她挪了挪屁股,手掌拍了拍自己身邊兒的位置,輕笑著調侃他,“來,快坐一下,瞧你緊張的樣子!”

    將她在懷里裹了裹,冷梟手指磨蹭著她的臉,“等下,我去廚房看看。”

    “不是有蘭嬸兒在么?你也累了一天,休息會兒唄!”

    “我只放心自己!”

    寶柒愣愣的瞄著他,又笑了,“呵,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了?!”

    “乖,坐一會兒,今天受了驚嚇,你得靜靜。”雙手捧著她的臉,吻印在她的額頭上,冷梟對她憐*的樣子,極盡了男人心疼之能事,“記得啊,哪里不舒服就告訴我。”

    “知道了!”

    老實說,寶柒這會兒,還真覺得有點兒頭重腳輕的。

    不過,更多的是鼻子發酸。

    她的情緒,一直沉溺在兩個失而復得的寶寶,還有男人濃濃的關切之情里。

    不多一會兒。

    冷梟端著熱氣騰騰的小盅過來了,“母雞黃米粥,安胎好東西,我嘗過了,不錯!”

    “你嘗過了么?”

    “嗯。”

    “就是吳醫生說的那個?先兆流產喝的?”

    “嗯。”

    咳咳!這個……男人喝了會如何?

    寶柒扯著嘴,忍不住樂了樂,想笑又沒有笑出來。

    她覺得自己有點兒像西太后了,吃東西之前還得小李子先嘗一下。感動著男人的呵護,她伸長了脖子往旁邊的湯盅里瞅了一眼。

    只一眼,頓時胸悶氣短了起來,心里的惡心感又浮上來了。

    真正的孕吐,在加劇了。

    嘔——嘔——

    好幾聲兒后,她吁了一下,沖男人擺了擺手,眼淚花兒快要干嘔出來了。

    “二叔,我不想喝!喝不下去,一看食物就想吐——”

    攬著她豐腴了不少的腰,冷梟坐在旁邊借她順著她的后背,聲音又霸道了起來,“必須喝!加強營養,油面兒我都拂開了!”

    又伸脖子一看,寶柒慫了!

    “不行不行,一看見就不舒服了!嘔……”

    “不舒服也得喝!”冷梟輕拍著她,不停的安撫著,哄著,勸著,把兩個寶寶搬了出來,那副二十四孝老公的樣子,讓寶柒吐了一陣,又無奈的嘆息著接過湯盅來。

    “唉,為了寶寶,我拼了!”

    “拼了,喝完它!”

    “……啊?還要喝完啊?”

    低下頭,冷梟吻一下她的額頭:“乖乖的,不然我喂你?”

    “甭了!”翻了翻白眼兒,寶柒拍了拍胸口,壓抑著胃氣里的翻騰勁兒,像上戰場一般,仰著脖子一口氣喝完了。然后就撒賴般窩進了男人的懷里,抬眼兒苦著臉看他,又怨,又嗔,又怪的吼吼。

    “丫丫的,真是太不公平了……要是懷孕的事兒,讓男人干多好?”

    “男人不干,怎么懷孕?!”男人手指撫上她的臉,冷眼微化開。

    “嘖嘖,二叔啊,啥時候你都忘不了耍流氓安?!”

    “流氓好!這不,一耍流氓你就樂了!”

    “靠,說得我多流氓多色一樣。”

    “你不色?小色胚是誰?”

    轉過頭去,寶柒兩只手指使勁兒捏著他的下巴,一揚眉頭,有點兒臭屁,“對啊,我色得不行。話又說回來了,二叔,你是不是一直挺崇拜我的啊……”

    “自戀!”冷梟甩她冷眼!

    “又夸我?”

    “欠扁!”

    “那你扁唄?”寶柒沖他勾了勾手指頭。

    “不了,三比一,沒得比!”

    哈哈一樂,寶柒挑起了唇角,滾進了他的懷里,“嘿嘿,算你識時務者為俊杰!”末了,又輕佻地伸手勾他的下巴,那股子邪惡的勁兒又回來了,“帥哥,看在你這么乖的份兒上……本宮獎勵你一個吻唄!”

    說完,湊上去貼上他的唇,淺嘗輒止。

    冷梟就喜歡她這小樣兒。

    不管遇到多大的事兒,轉眸間,她就能當成過眼云煙。

    認真地板著她的腦袋,他低頭含上她的唇,聲音暗啞,“一個哪夠?要不夠!”

    回咬他一口,寶柒笑,“二叔,丫真騷!唔……”

    笑聲兒未絕,她可憐的雙手就被男人納入了魔掌之中,男人死死壓上她的唇,吮一下,含一口,舌頭撬開牙關就伸了進來,如同鬼子進村兒般將她掃蕩了一遍,又不停引誘著她羞澀的小舌,終于將它勾引了出來,再一口含了去,包裹在嘴里咂得有滋有味兒。

    舌頭被襲,寶柒呼啦啦丟盔棄甲,唇間‘嚶嚀’一聲,手指揪著他胸前的衣服就不放,鼻翼里的呼吸嚶嚶作響。

    男人悶聲哼哼,像是低笑了一下,勾緊了她的腰,抱得更緊幾分。

    兩個人糾纏在一起,夫妻間的濃情蜜意,歲月靜好的悠然畫面,流淌得猶如一副布滿了湖光山色,人間仙境,極致唯美的水墨丹青畫。

    畫里,心里,骨子里,全是暖流。

    合二為一般的纏蜷熱吻,羞得進屋的蘭嫂兒真想拔腿兒就跑。感慨于這二人的感情,鼻子酸楚著不忍心,卻又不得不打斷他們。

    輕‘咳’一聲兒,她壓著嗓子喊:“二爺……周醫生過來了……”

    這段時間周益常來給寶柒把脈,蘭嫂兒認得他,對他的印象也挺好。往常他來都不需要這么通傳的,不過今兒周醫生堅持,她也只得如此了。

    正在擦槍沒有走火的冷大首長,失神幾秒,直起了身體來,寵溺地拍了拍寶柒的臉蛋兒,聲線兒頓時又冷了幾分。

    “讓他進來!”

    四個字入耳,竟有些寒意。

    蘭嬸兒不明所以,應了聲兒就出去了。

    臉頰紅紅,寶柒望著男人冷峻無匹的臉上,帶著的閻王勁兒,心里不由得跳了又跳,拉著他的袖子,“二叔……”

    “嗯?”

    “我覺得,這事兒真和周隊沒啥關系,你千萬別為難他了!”

    “我自有主張!”男人吻了吻她的發際,沒有放開她,反而又摟了摟她的肩膀。寶柒為周益嘆了一下,身體軟在他的懷里。

    一靠近他,幾乎就能夠感受到他骨子里泛出來的涼意。

    張嘴,她忍不住又替周益說話,“……我的感覺一向是很準的!”

    “休息!”

    “……”

    一晃神兒的工夫,周益低垂著頭就進來了,手里便沒有慣常背在身上的醫療包。他的眼睛有些泛紅,白靜散文的臉上,很容易看出內疚和抱歉來。

    站立在冷梟面前半晌,他說不出話來。

    很顯然,董純清已經把醫院的事兒告訴他了。

    見冷梟厲色地盯著他,寶柒心里有些過意不去了。不僅因為他是自己的直接領導,還因為始終對這人的印象特別好。悄悄揪了冷梟一下,她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能保持平靜。

    “周隊,你沙發上坐吧!蘭嬸兒,給周醫生倒水啊!”

    “誒!”蘭嬸兒應了,轉身。

    冷梟不悅的哼了一下,將寶柒放在沙發上躺平,冷眼睨著周益,森冷的聲音幾乎能剜骨入心。

    “你,跟我來!”

    “是,首長!”周益沒有為自己辯解什么,不過樣子卻有點兒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兒般,低垂著腦袋,諾諾應著又向寶柒投去了抱歉的一瞥,便緊隨著冷梟的腳步,上了二樓的書房。

    ——

    對于周益這個人,不僅寶柒,冷梟也同樣覺得自己是了解的。

    不過,他對誰都沒有百分之百的信任了。

    在他看來,當自己或者重要的人受到威脅的時候,誰都有可能背叛別人。如果周益真要做這種事兒,一定有什么意外發生。

    書房里,兩個面坐。

    良久,冷梟都沒有說話,他習慣性先給人的心里施壓。

    死咬著唇,周益心里快要崩潰了。

    正想先道歉解釋,就聽到冷梟說話了。

    “周益——”

    只叫了他的名字,沒有繼續。而他的聲音拉得極長,極冷,極有節奏,比他在任何時候大聲發怒發吼時,還要讓周益心肝兒發顫。

    “在,首長!”

    “受了誰的威脅?!”

    周益一怔,愣愣地望著他,搖了搖頭,滿臉脹紅著,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鼻翼里冷哼著,冷梟的眸色更深了幾分,盯著他的樣子駭人冷冽。

    “沒有?還是你信不過我?”

    “首長!真沒有!”周益一張臉,蒼白如蒙了一層灰,“我真是不知道會發生這事兒啊……不瞞你說,你跟嫂子倆人兒,懷這胎孩子有多么不容易,沒有別人比我周益更了解了,你們信任我,一直都交給我在辦,我自忖也盡心盡力,真是沒有想到,沒想到我媳婦兒她會這么的糊涂啊……”

    糊涂?

    冷梟寒冰般的臉凝住了。

    湊近了他,他沒有憤怒,只有冷冽。

    “糊涂?怎么講?”

    盯著他面無表情的冷臉,周益緩了緩氣兒,說:“首長,在你們去產檢之前,我特地把嫂子的情況給她講過了。根據我這么多年的行醫經驗,她怎么會糊涂得信不過我呢?今天的事兒,她打電話告訴我了,哭得不行……她說她當時也不相信沒有懷孕。可是,超聲波檢查和血HCG檢查,畢竟是有科技依據的東西。她糊涂了,沒有及時看出來……首長……”

    “周——益——”冷梟黑著臉盯著他,咬牙切齒,一字一字問得冷酷無情,聲音沉到谷底,“你是想告訴我,跟她無關?”

    身體虛軟了一下,周益抿了抿嘴搖頭,認真的咬牙。

    “首長,今天的事情肯定有蹊蹺,這個不容置疑。我不敢說完全跟家那個女人無關。”揉了揉腦袋,周益有一種豁出去等死的感覺,“我是紅刺的兵,不管她是誰,如果……如果今天的事兒,確實和她有關系。你想怎么處理她,就怎么處理吧……不過,不排除她也是被人擺了一道啊首長。”

    被人擺了一道?

    凝著眉觀察他許久,冷梟方才冷冷地說,“解釋!”

    垂下眸子,周益不敢看他惡狠狠的臉。

    “比如,會不會有人事先在B超機上做了手腳……在血樣上做了手腳……正好我家那個蠢貨順著藤爬上去沒有發覺,表面上看全是她干的……其實她未必知情啊!”

    “有道理!”冷梟盯著他,哼了哼,又扔下一句:“為什么寶柒見紅的時候,她會看不出來是流產的征兆?”

    周益臉白了,“她……她……”

    “寶柒懷孕,她什么時候知道的?”

    “……懷上的時候。”兩口子之間,很難保持秘密,周益也不例外。

    “哼!知道寶柒懷孕的人范圍很小,會有人事先在B超機上做手腳?甚至準備好血樣兒?會是誰?”

    “我……我……我不知道!”瞠目結舌的看著他,周益捧著自己的腦袋,臉色越來越難看了,“首長,你查吧。如果查出來真和她有關,不必辜惜,紅刺的規矩我知道,該怎么辦,就怎么辦……我,絕不說什么!”

    冷梟沒有說話。

    不管什么人,要做什么事情,自然會有他的目的。

    想讓他的孩子死的人,動機又是什么?

    他的政敵?他的仇家?如果是這樣,為何不直接對他動手,何苦大廢周折去為難肚子的胎兒?

    或者他老爹?更加不可能!

    憑著他對自己老爹抱孫心切之心的了解,如果他要知道寶柒懷上了孩子,指定樂得蹦出八尺高來,誰害他家孫子他就和誰拼命,哪可能會是他來動手?

    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字。

    寶柒的孩子出事兒了,對誰最有利?

    抽絲剝繭,追根溯源,矛頭所指的人,其實不需要再多想了。只有一個人最有可能——那就是被冷老爺子選中‘代孕’的女人。

    為了讓自己的孩子珍貴,自然必須先殺掉別人的孩子。

    要不然,如何上位?

    對于這個女人,在寶柒特地的囑咐下,為免打草驚蛇,讓她查覺到肚子里孩子有問題,并不是冷家的,冷梟沒有刻意去找她出來。

    對于這事兒的處置,他覺得寶柒說得特別在理,反正十月懷胎,她總得生出來。到時候塵埃落定了再看笑話,比她大著肚子時發現計劃出錯,直接來個流產將會更為生動有趣。

    等著瞧吧!

    冷冷盯著周益,他緩緩撐著額頭,小聲說:“去吧!”

    “首長——”周益喉嚨哽咽著,抬起頭來看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沖他擺了擺手,冷梟又冷聲說:“下去給寶柒看看,順便開兩劑保胎的方子。”

    “首長,你還相信我周益?”

    “你不值得信?”

    “是!保證完全任務!”

    狠狠抿了抿唇,到了這種時候還被上級信任,對于周益來說,用熱淚盈眶來感覺那種感覺也不為過。

    被人無條件的信任,感激之情,自會無以言表。

    試問,古今中外,有多少豁出去為了別人賣命的人,無外乎也是一個‘信’字兒?

    而這,正是冷梟高明的用人之道——信人不疑,疑人不信。

    至少,要讓人知道他不疑。

    冷梟沒有再問周益更多,更沒有讓他注意回家去注意著自己的老婆。

    因為他比誰都清楚,如果這種事兒周益干得來,他就不是周益了。周益這個人醫術高超,情商卻未必高。看人待事有點迂腐有點兒遲頓,比起他那個精明的老婆來,完全不是對手。

    因此,或許與董純清有關,卻未必與周益有關。

    那個人,會是誰呢?

    ——

    寶柒喝了湯在沙發上一覺睡了過去。

    等她迷迷糊糊醒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昏暗了下去。

    懷孕的女人折騰啊!

    折騰自己,也折騰別人。她現在就是國寶級的待遇,稍有點風吹草動,就得把冷梟給心疼壞了。伺候著吃喝,不讓她動彈半分,前后左右親力親為,瞧得蘭嬸兒心里都直嘆氣。

    有夫如此,還有何求?

    吃完飯,她再次謹尊醫旨——臥床休息了。

    躺在床上,她啥事兒干不了,啥事兒都不讓干,心里糾結成了一團兒。睨著不遠處開著筆電皺著眉頭工作的男人,她百無聊賴得想要去撞墻。

    一分鐘……

    二分鐘……

    她躺得渾身都不舒坦了起來。

    擰了擰身體,見他沒有時間看著自己。她又偷偷掀開了被子就要下床。不料,身體剛一動彈就被男人給發現了。一個箭步沖了過來,冷梟壓著她的雙臂,眉鋒都豎了起來。

    “干嘛去?”

    “喂……干嘛這么兇?”

    捏她的臉,男人聲音軟了,“消停點啊!保胎呢!”

    寶柒有些憋屈了,低下了頭來,“我想上廁所!不行啊?”

    見她委屈的模樣兒,冷梟就不得不投降了,“行!我抱你去。”

    “啊?!”倒抽一口涼氣兒,寶柒低呼一聲,有些不可置信地盯著他,“二叔,這種事兒,你不好代勞吧?還得我自己來!”

    冷梟一愣,意會過來,瞪她一眼,攔腰抱她起來。

    “誰說我要代勞?”

    清了清嗓子,寶柒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冷大首長似乎特別無所謂。動作利索地抱她走進,還貼心地替她脫好了之后才將她放坐在馬桶上。這些事兒都做完,他還沒有要出去的意思。

    擠了擠眼睛,寶柒沖他使眼色兒。

    他巍然不動。

    噘一下嘴,寶柒有些急了,“首長同志,麻煩你回避一下唄!我不太習慣人家看著我方便啊……你想想,多放不開手腳?!”

    “快點!”男人抱臂倚墻,沒有要走的意思。

    行!算你狠!

    狠狠閉上了眼睛,寶柒只能掩耳盜鈴了。假裝他沒有看見自己唄。反正兩個人之間啥事兒都干過了,其實也沒有大不了的吧?雖然這事兒有點兒毀人形象,不過他自愿杵這兒的,可怪不得她。

    這么安慰著自己。

    終于,噓噓完了!

    以為解放的她,眼睛瞪得更大了!

    猜怎么著?

    男人竟然又過來了,親手將她屁屁洗得干干凈凈,擦得舒舒適適,還為她換上了干凈的小褲才又將她小心翼翼地抱回到床上,掖好了被子,全程服侍得那叫一個周倒。

    寶柒覺得有些汗顏,“冷公公,小李子他絕對沒有你干得好啊?”

    什么?冷梟高大的身體僵硬著,頓時石化在了她的面前!

    一咬牙,冷臉黑了!

    “你說什么?”

    “咳!沒有說什么……我就事論事哈,你不要介意,其實這是深度的表揚你的行為。”

    心里憋著一口涼氣,冷眸微瞇著,冷梟湊近她瞅了兩秒。

    一秒后,他殺氣騰騰的側倒在她的旁邊,伸手就攬過她來。

    “老子是太監?”

    小身板兒微微一顫,寶柒咧著嘴,蹭了蹭他的下巴示軟,“哪能啊?廢話不是?你當然不可能是太監。”說到這兒,她意有所指的往他某處瞄了一下,“不是比太監多了一根兒么?”

    牙齒磨得吱吱響,冷梟查覺她的目光落處,緊繃了起來。

    “寶柒,你在找死!”

    “……嘿嘿,說得吉利的啊!我一定會活得很好的!千萬別咒我!”肚子里兩道護身符,寶柒現在才不會怕他半分,心里比風平浪靜的海面還要安定。說到此處,她忽而又一笑,貼近他的耳朵,輕聲兒說:“話說,就現在這情形下,你能讓我怎么死啊?”

    眉毛輕揚,冷梟低哼,“夠拽!”

    悶聲悶氣的發笑,寶柒趕緊回擊,“那可不是么?有一位偉人曾經說過:該拽的時候就得拽,該拽的時候就得抓緊機會拽,要不然后悔晚矣!”

    “什么偉人?!”

    摸了摸下巴,寶柒巧笑倩兮,“好像叫什么寶柒的!”

    “操!”

    “怎么操?你奈我何啊?”拋一個勾搭眼兒,寶柒牛兒得不行。

    哪料,挑釁的話剛一出口,還不等她徹底反應過來,男人就按在了她的后腦勺上,嘴唇毫不猶豫地壓了下來。更慘的是,不過須臾之間,她可憐的睡衣就被男人給扒拉了。在家的時候,她為了方便沒有穿胸衣,于是乎,兩只小兔子就那么蹦跳了出來,顫歪歪地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吁!丫的,太兇殘了吧?

    “還發育了?”男人聲音啞了,低頭覆上它。他就喜歡她這個樣子,并不瘦,也不胖。有點兒勾搭人的小肉肉,骨架子極為勻稱摸著稱手。不過懷上之后她到是大了一圈兒,有點兒罩不住。

    寶柒臉上紅霞飛,兩點粉紅落在男人嘴里,無異于入了大灰狼的嘴。

    她想害羞沒有機會了。

    而男人想不發狂,已經不可能了。

    要知道,一個身體零件兒齊全的男人,這么久了都沒有干點兒實事兒,抱著自家媳婦兒軟軟的身體,又看到這對白膩的小兔兒能受得了么?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兩只手,一張嘴沒有辦法再歇氣兒了,男人精準的叼了她,一雙陰鷙冷冽的眸子里,猶如藏了千軍萬馬,帶著火光濺出席卷了她的全身。

    完蛋了!

    寶柒頭皮發麻,有種陣地淪陷的感覺。

    不得已,她展示護身符了!

    “二叔,孩子!小心孩子!”

    “閉嘴!”男人聲音又啞又悶。

    抽一口氣兒,她忍不住小聲兒抻掇他,“二叔,你說你吧……怎么就這么忍不住呢?人家孫大圣曾經被壓在五行山下五百年,怎么熬過來的?”

    冷梟眸子暗沉不堪,大手更加使勁兒,“她隨身帶著金箍棒,可大可小,伸縮性強!”

    “他是公的!”她不服氣的想要翻起來瞅他。不料,一動作,面前的波瀾弧度更大了,落在男人眼里,竟然就是要命的波動,一股燥氣兒從心里升騰,完全壓抑不住了。

    “寶柒,真要逼死老子!”

    如果他不是冷梟,如果不是他強大的自控能力和理智,非得直接把她給就地正法了不可。

    可他不還是冷梟么?

    不過么,此情此景,就算他不能就地正法她,這會兒也得拿她下下火不可。要不然他覺得自己肯定挨不過今天晚上就得噴血而亡。一念至此,他手下的動作不僅不停,反倒越發加劇了。

    一手提起她來,三兩下將自己身下褲頭除盡,在女人瞪著眼睛的注視里,撫她的身體,納她在身下,嘴上繼續不停吮著她,目光一寸一寸橫掃著自己的私人領地,在她身上狂風暴雨的同時,身體哆嗦著將自己置于她……。

    “冷梟!”

    查覺到他的意圖,寶柒窘迫不已。身體不免有些發軟,泥濘了一片。

    稍稍碰了碰她,男人聲音沉沉,低低斥道:“閉嘴!我不會進。”

    “嗯~”寶柒臊了臉,嗓子眼兒呼呼直喘。

    男人盯著她,呼吸頗為濃重,冷色的黑眸微微瞇著,腦子里想象著她的美好,想象著與她融合時的光景兒,將自己的腫丶脹磨蹭著她,聲線兒啞然地央求:“喊幾聲,給老子助助興。”

    “……呸~色鬼!”小手兒揪著他,寶柒心里跳得飛快。

    “快!”男人掐著她催促著,伸手握住她的手,“叫!”

    看著他,寶柒紅了眼睛。兩個人互相注視著,雙只手壓著一起碰觸著,心臟跳得飛快。看著他臉上浮現的情和欲,寶柒有些羞了。沒有真槍實彈還喊叫需要點兒技術。不過,為了安撫他,她還是努力抬頭,在他瘋狂的*丶撫里,配合著喊了起來。

    男人眸光深幽,眸底晦暗難辨。

    看著她的那眼神兒,幾乎能燒起來。

    輕輕哼唧著,寶柒腦子有點兒糊涂了,感官的提示讓她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

    男人渾身緊繃著,噴張著不停肆虐著……

    良久……

    寶柒喘得快要不行了,眼含憂怨地瞄向他,扭動著身體不依了。男人怕弄著了她,才不得不加快了速度,低低一吼全身緊繃著抱緊了她。一仰脖子,身體戰栗著釋放在她肚子上。

    寶柒瞠目結舌地呼吸著,視線垂下看著依然抬頭的大怪獸。

    “壞東西!”猛地一下,她拉上了被子,蓋住自己。

    “傻丫,抱你去洗洗!”男人吻一下她的額頭,將她從被子里刨了出來,軟軟抱在懷里。

    一顆冷硬的心,終于柔到了極點。

    媳婦兒在旁邊,孩子在媳婦兒的肚子里。

    這樣的感覺,將他的心填得滿滿的。

    ------題外話------

    對不住各位二妞了,今天寡人有點‘疾’,因此——那啥,只要我沒有發請假通知,每天都是必然會更新的。

    等久了的二妞,抱一抱安慰。非常對不住!抱歉!

    本來今天還有一段的,咳!算了!

    ——

    【寵婚榮譽榜】更新:

    再添【三鼎甲】榜眼一名——【瀟筱菡】姑娘!啪啪啪~巴巴掌來得猛一點

    恭喜新晉銜進士——【喵渺】姑娘!安慰一下。再安慰一下~巴巴掌來得猛一點

       

       

U赢电竞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JBO|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体育|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