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名:164米最后的見面!

    天已經擦黑了。

    東方紅軍用機場。

    寶柒的心臟,隨著姚望的汽車駛入機場,不由自主的繃得緊緊的。

    此時,從外面的汽車通道到里面的停機坪,已經被紅刺特戰隊的人整個戒嚴了。車窗外面,一個一個荷槍實彈的特種兵戰士畫著偽裝油彩的臉模糊不清,三步一崗,五歲一哨軍姿筆挺地站在道路的兩側。停車場上,停了好多不同車型的軍用車輛。一些穿著正裝的軍官,穿著迷彩作訓服的戰士獵豹般掃視著全場。

    氣氛太過嚴肅,空氣似乎都陷入了低壓。

    軍裝、軍銜、軍車,武器等等一系列帶著軍綠色的物件兒,都是莊重而神圣的代名詞。那是一種國家機器的代表標識,更是一種身份的證明,而此刻卻是緊急任務的必須。

    寶柒也是當兵的人,她感受得出來,一定有啥大事兒發生。

    可到底是啥?她不知道。

    姚望的車停了下來,她沒有見到冷梟,姚望也沒有讓她下車,只是靜靜的坐著等待將她交付到冷梟的手中。

    約摸十來分鐘后,不遠處有士兵在清場。

    極目一刻,果然是首長坐駕來了。

    一時間,本來就嚴肅的氣氛,更加肅穆了幾分。

    寶柒微微瞇起了眼睛。

    只見異型征服者龐大的車身后面,還跟著一輛緩緩駛入的巨型軍用輪式越野運輸車,這種運輸車載重200噸,整個車身后面被軍綠色的帆布遮得嚴嚴實實,完全看不到里面裝載的內容。運輸車沒有往停車場駛,而是直直往停機坪上那輛大型的伊爾76運輸機駛過去了。看情況是準備把汽車上的貨物裝載到運輸機上。

    運什么呢?

    冷梟出差錦城,姚望也要往錦城出任務。

    寶柒猜測,這玩意,多半也是準備運抵錦城的。

    尋思著守衛時的保密級別,寶柒沒有問姚望,而是插著邊兒的問起了其它事情。

    “姚美人,去了錦城,你有沒有準備回去看看姚叔和姚嬸?”

    沉默了一下,姚望目光有些深,“估計沒有那么時間,下次有假了再去吧。”

    “錦城到鎏年村也用不了多久。”

    “我們有任務,說是去錦城,應該會直奔川西的月城航天基地。”

    “月城航天基地?”

    寶柒短暫地擰了一下眉,笑著又岔開了話說起了其它。

    月城是川西平原某衛星城的別名。

    在月城,還有一個赫赫有名的地方——全國三大航天基地之一的衛星發射中心。按照姚望的話猜測,那個全封閉的輪式越野運輸車上裝載的東西只有一種可能了——它就是二0三軍工集團研造的50噸級震動平臺,準備運往衛星發射中心。

    除此之外,使用了伊爾76大型運輸機來運送,還同時啟用了這么多特種兵全程護航,應該不會還有什么可能。

    當然,以上純屬寶柒的臆測。

    有些事兒,不能問的她就不會問。

    不過,卻有些小小得意,終于得到了冷梟的真傳——問話技巧!

    軍用輪式越野運輸車到達了停機坪,伊爾76的貨艙打開了。

    一層英姿颯爽的軍人守衛著,裝載過程全自動得瞧著讓人容易眼暈。

    “報告首長,紅刺特戰大隊天鷹戰隊尖刀一連全體到達指點位置,請首長指示。”在運輸方面謝銘誠是有經驗的,這事兒還是由他負責。

    “大家辛苦了,準備出發吧!”冷梟的聲音低沉,穿透力極強。

    “是!”謝銘誠洪亮的喊了一聲兒,敬一個軍禮,腰板兒挺得筆直。

    冷梟和他握了握手,又交待了一些話,終于調轉過來接見寶柒了。

    見到他帶著幾個人走過來,姚望率先拉開了車門兒,扶著寶柒下了車。

    冷梟上車,其余幾個隨從懂事兒的站在幾米開外。他沒有先去拉寶柒,而是對姚望點一頭示意,“辛苦了!”

    姚望微微一笑,搖頭,“不辛苦,應該的!”

    嚴肅的點頭,冷梟說話的樣子保持著不咸不淡的度,“那天見到白參謀長,他還提起你呢。這次任務回來,讓誠子給你放假,回家陪陪父母。”

    “謝謝首長關心!”姚望亦是笑。

    冷梟面上沒有表情,態度卻非常認真,“客氣,該我謝你替我把媳婦兒接過來。”

    好一個綿里藏針!

    姚望心里嘆了一下,又怎么會不懂他的意思?

    他讓自己過去接寶柒,無外乎一箭三雕。一來安全放心,二來表現自己的態度。三來順便還在寶柒面前做足了身為丈夫的信任。不管做什么事,每走一步棋,這位首長大人都是技藝精湛的。哪怕他明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卻不會容許對手有絲毫的機會接近他女人的可能。

    停頓一下,他笑說:“那……首長我先過去了,再見。”

    冷梟點頭,隨和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好好干,誠子說,你是一名優秀的狙擊手。”

    “呵,謝隊謬贊了!”

    看著他眸底的流轉,冷梟意味不明的說:“狙擊手的人生,注定是孤獨的!”

    “多謝首長提點,我懂!”姚望愣了一下,微笑應道。

    大概從他喜歡上了狙擊手這個兵種開始,就已經注定了他必將孤獨的人生道路吧。一個狙擊手,做足了戰前的準備,在沉寂中一個人默默地觀察著要狙擊的目標,在孤獨中等待的目的,不過就只是為了那致命的一槍。

    狙擊手的每一槍,都不能出現絲毫的紕漏。

    因此,狙擊手總是孤獨的。

    短暫沉默了一下,冷梟磁性的嗓音才低低的響起,“姚望,你一定會是最優秀的狙擊手!”

    “一定會的!”姚望看著冷梟,彎了彎唇角,又湊近了些許,用只有他一個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首長,你送給我的那只狙擊槍,將會是我今生唯一的愛人!”那一把他在新兵集訓大隊第一次執行任務時,射殺過鈴木三郎的狙擊槍,冷梟沒有收回來,而是直接送給了他。

    那是一支冰冷質感的好槍,是武器癡迷專家血狼同志好不容易得來的。

    冷眸睨他,冷梟沒有吭聲兒。

    姚望笑著轉過頭,再望向身后幾步的寶柒,“我走了!”

    扁了一下嘴,寶柒沒有說話,抬起手來,有些難受地向他揮了一下。

    這些年來,她和姚望的距離總是越來越遠。

    被她這么一瞅,姚望心里小小一抽。

    接著,又小小的酸了一下。

    雖然便沒有像自己說得那樣一輩子守候著她,可是不管他在哪里,天天都在想念著她。有的時候,那刻骨的思念讓他覺得心都在滴血了!

    想她!想見她!時時刻刻的想!

    可是,一次又一次,他又不得不放開手,假裝輕松地朝她笑一笑。

    有句話說,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老實說,矯情了一點點,娘氣了一點點,但是此刻,他覺得特別符合自己的心境!

    不知此一別,又是何時?

    見他就那么瞅著自己發愣,寶柒絞動一下手指,有些不自在了,“喂,姚美人?怎么了,我臉上長花兒了?趕緊去任務吧!等回了京都,我請你到家里吃飯好吧?我親自下廚!哈哈……快,一會兒謝隊該催了……”

    姚望臉上燒了一下,查覺到自己的失態,他的目光,不好意思地掠過冷梟。

    接著,小小吁了一口氣,冷梟面上沒有表情。

    虧得首長不計較!

    他苦笑著安慰一下自己,收拾起了心情,極力按捺住想要沖過去抱住她的瘋狂念想,淡笑著平視她圓胖胖的臉蛋兒,眨了一下眼睛,笑:“嗯。就這樣吧,再見!”

    再見!

    千言萬語,不過就這么一句罷了。

    苦也好,悲也罷,都是他自己的事兒,又何必讓她去背負呢?

    他轉過身,深呼吸了一口氣,大步離去。

    揮著小手,寶柒的目光里水霧隱隱。

    睨著她,冷梟微微一擰眉。

    ——

    不遠處的停機坪上,隊伍正在集結。

    冷梟帶著她過去,送戰友們登機。

    姚望小跑著歸隊了,已經換上了作訓服。漸黑的天幕之下,東方紅機場上的燈光雖然通亮,不過寶柒卻有點兒看不太真切他的樣子。好像看到他對自己笑了一下,她也咧著嘴沖他笑了。伊爾76下方,是一排排著裝整齊的戰士,一張張堅毅卻又看不太清楚的臉龐。她注意到了姚望手里的狙擊槍,好像和戰士們手里的武器有些不太一樣,心里有些小小的自豪。

    “同志們,紅刺的任務精神,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謝銘誠熟悉又渾厚的聲音穿透光線傳過來,帶著鏗鏘有力的鐵骨和勁道。

    男人,軍人,特種軍人。

    三個名詞,三個不一樣的遞進方式,就是紅刺軍人們的總結。

    寶柒的心肝兒,小小顫了一下。

    “是!堅決完成任務,請首長放心!”

    整齊劃一的聲音里激情澎湃,吼聲如狼嗥如潮涌,將在場眾人的熱血挑動到了極致。寶柒知道,那是一種屬于戰士的豪情,或者說是一首勇士的戰歌。

    至到伊爾76徐徐升空,一聲沒吭的冷梟才伸出來貼在她的腰側,然后半圈住她慵腫的腰線兒。

    “我們也出發吧!”

    微瞇著水亮的眸子,寶柒看著黑暗天空中直升機劃過的光芒,微微一笑,“好的!走吧!”

    五分鐘后……

    冷梟的專機百度搜索本書名+小說領域看最快更新發動了引擎……

    望著機艙外面的黑幕,寶柒的心情還有沒復原。

    半晌兒,耳邊響起冷梟涼涼的聲音,“舍不得他?”

    “嗯?什么?”寶柒轉過頭看他,一時沒回過味兒來。

    男人圈在她腰際的大手力道收緊,聲音里帶著點兒醋溜溜的味兒。

    “姚望。”

    扁著嘴瞪了他一下,寶柒的心里說不出來是什么味道。從那一首《光陰的故事》開始,這情緒就充斥在胸腔了。不過,在冷梟面前,這樣的念頭她只允許短暫的停留一秒。一秒后,她抬起手按在他的手背上,握牢了他,巧笑倩兮。

    “說什么呢?他是我的……小伙伴兒,我倆鐵哥們兒。”

    “褚飛那樣才算。”一勾唇,冷梟輕聲說。

    沒想到他會對自己和姚望的關系這么計較,寶柒略略的意外了一下。

    不過轉而又釋然了,不管世界上多么睿智多么聰慧的人,其實也抵不過內心的占有欲。他的計較,不正是他在意自己的表現么?在她的印象里,冷梟很少對她說出感情丶色彩濃郁的話來。因此,反而是這些不經意的小事兒,才是他最為強烈的情感表達。

    淺嘆一下,她狡黠的眨了眨眼睛,慎重的點頭承認。

    “二叔,姚望對我來說,的確是不太一樣的。”

    眸色沉了又沉,冷梟反手握緊了她的手指,到底還是沒有說話。

    擠近了他,寶柒將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聲音輕軟得不可思議,綿長又悠遠,像是在做情感總結,“你和他不同。你是我的愛人,他是我的親人。”

    親人?

    冷梟心里蟄了一下,有些吃味兒姚望在寶柒的心里居然占有那么重要的位置。沉默著扶住她的肩膀靠在自己的臂彎里,悶悶地也就哼一個字。

    “嗯。”

    沒有聲調一個‘嗯’字,自然也沒有情感泄露。

    “嗯什么啊嗯?”寶柒哧的一笑。

    收緊了圈住她的手臂,冷梟低頭看她,聲音略低,“我懂了。”

    咬了一下唇,寶柒失笑著捶了一下他的胸口:“你啊,懂了個屁!”

    冷梟眉頭擰緊,突然抱牢了她板轉過來,面對面看著她,眸底涼色的水波瀲滟生輝。

    “寶柒,你是不是覺得我很過份?”

    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寶柒附合著點頭,聲討起了他來:“沒錯啊,算你還有點兒自知之明。你啊,就是一個自大狂,霸道鬼,腹黑老狐貍,冷血大魔王。還有什么,我想想啊……”

    “如果可能,老子還有更過份的!”

    “啊,比這個還要過份?會是什么?”

    “把你到揣口袋兒里,誰他媽也甭想覷覦。”

    啊哦!喉嚨一下鯁住了,寶柒目光楚楚的眨巴眨吧,無語凝噎了好幾秒,才無辜的笑著申訴,“首長啊,你也忒過份了吧,想把國有財產變成私人財產?”

    “誰是國有財產?”

    “我唄!”

    “錯了!”冷梟冷冷一挑眉,“你是老子的私人財產!”

    “……媽呀,你這是要發啊!”說完,捂著肚子,寶柒大笑不止。

    在冷梟的怒視之下,她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容,吸了一口氣,收斂神色嚴肅地喊:“二叔!”見他不答,她又湊了過去,手指在他臉頰上滑動著,額頭貼著他的,侃侃而談。

    “愛人肯定會是親人,而親人卻永遠做不了愛人!”

    這,就是他和姚望的區別。

    眉心微微一跳,冷大首長一汪深邃的黑眸里浮動起笑意,在她額頭上吻了吻。

    “乖!”

    扁著嘴吸一下鼻子,寶柒的悶聲里,鼻音特濃重,“喂,把我吃得死死的,你心里是不是特得意啊?”

    “當然!”

    靠!寶柒不爽地掙扎了起來,發現每次都是自己在那兒屁顛屁顛的肉麻表白,結果臭男人吝嗇得從來沒有一次反饋過半句甜言蜜語。一咬牙,她不服氣地低聲吼他。

    “冷梟同志,太不公平了吧?!人家正二八經的對你表白呢,你難道就不應該表示點兒什么嗎?”

    “表示什么?”

    “你說呢?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說唄!”寶柒羞澀了,洗了耳朵準備聽。

    俯首啄一下她的唇,冷梟沉下了聲音,“你的話,我很喜歡!”

    嗷!

    寶柒瞪大了眼睛,惡狠狠地瞪住他,一動不會動的石化了。

    這就是他的表示?

    這就是他的想法兒?

    他就不能把前面三個字兒省了,直接說一句‘我很喜歡你’么?

    難道她就真長了一張不利于別人表白的臉兒嗎?

    丫丫呸!

    她做人,會不會太失敗了?!

    ——

    冷大首長的專機降落在天蝎島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天蝎現行的大隊長之前就得知了首長要親臨,早早的就做好了準備。當然,因為冷梟這人兒嚴肅又刻板,因此絕對沒有肉池酒林美女什么的特殊招待,不過就是搞了一次衛生大掃除,將整個島子給拾掇了一下。夜晚的燈光下,四季如春的天蝎島,海風咸濕,燈光旖旎,更添了幾分魅力。

    大腹便便的寶柒挺喜歡天蝎島。

    由著冷梟牽著她往營區里走,看著兩邊高大的棕櫚樹,不期然就回憶起了幾年前第一次來天蝎島的情景……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那個時候,她還是小女孩兒般蹦蹦跳跳走的路。

    唉!

    一個花樣兒少女,就這么被時光雕琢成了一只大肚子蟈蟈。

    搖了搖頭,她一時有些唏噓。

    冷梟并沒有馬上帶她去見游念汐,理由是關押游念汐的那個地方,不太適宜她現在大肚子過去,一會兒等他安排好了,會讓她見到的。

    那么他現在干嘛去了?

    丫洗澡!丫泡溫泉。

    嘖嘖,來了天蝎島,不去泡天蝎島的活水溫泉,絕對是不可饒恕的罪過。

    好吧,關于這一點寶柒也承認。

    可惜她是一個大肚子,泡不了溫泉,只能坐在溫泉池邊兒的椅子上瞧著臭男人一個人在里面享受。天蝎島溫泉的泉水特別的清亮,熱水蒸騰之間,將石室之內的空氣氤氳出了一種特別的硫磺味道。而男人古銅又健康的肌膚在橙黃的光線下,那緊繃,那線條,那冷硬,那扎實的勁兒,讓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要命吧!?

    著實要她的命!坐立不安的做蟈蟈,寶柒看著他笑得有點兒傻。

    “笑什么?”男人忽然半直起身,扭頭轉了過來。

    寶柒躺在椅子上,雙手抱胸,不好意思承認自己在欣賞他的裸體。

    “我在考慮,一會兒見到游念汐,該怎么對付她。”

    冷眸微瞇了一下,冷梟起身走出了溫泉池,赤條條的走過來面向她。一邊拿過旁邊的衣服,一邊兒沉著嗓子說:“她?現在沒有精力對抗你!”

    “為什么啊?”寶柒擰眉。

    “見到就知道了。”冷梟沒有解釋,勾起嘴角來,一顆顆扣著軍襯衣的鈕扣,胸腔上未干的幾顆水滴,閃著一種盅惑人的微光。

    寶柒撇嘴,不以為然。

    銳目微微一斂,冷梟拉好皮帶,突地彎下腰來,挑起她的下巴啄了一口。

    “走吧!”

    ——

    其實,寶柒心里大概能夠猜測得出來,冷梟為什么不讓她直接去見游念汐。

    紅刺內部的事兒,她還是知道一些的。

    她可以猜測得到,能夠訓練出天蝎戰士的地方都是血腥又殘酷的,那么,關押游念汐等人的地方,自然是天蝎島最不能見人的地方了。他害怕懷孕的她去瞧到了受不了。

    只不過,她唯一不(百度搜索本書名+第五文學 看最快更新)知道的是,在那個地方,不僅僅關了游念汐,還關押了很多紅刺歷年來收拾掉的人。

    游念汐已經被人轉移出來了,暫時就關在天蝎島的禁閉室里。

    禁閉室很小,很簡陋,站在外面,寶柒心里翻滾著,說不出來什么滋味兒。

    握住她緊攥的小拳頭,冷梟睨住她,“緊張什么?”

    “誰說我緊張了?”淺吸了一口氣,寶柒橫他一眼,慣常的死鴨子嘴硬。

    沒錯,她緊張。

    因為了解游念汐什么品性,她真的沒有什么把握能從她的嘴里掏出秘密來。

    “傻丫!”冷梟憐惜地拍了一下她的后腦勺,“不怕,我就在外面。”

    側眸瞥他一眼,寶柒挑眉:“咳,誰怕啊!?”

    說完,不再繼續和他扯淡了,橫下心來,抱著自己的肚子慢吞吞地走過去,推開那扇鐵閘門,邁入了獨立的禁閉室。隨著腳步的移動,心里一顫一顫的。

    實事上,說到見游念汐,她的心情真是頗為復雜。

    不是緊張,不是害怕,就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復雜。

    她同樣是一個喜歡冷梟的女人,有的時候,她覺得其實游念汐比自己還要執著。

    在臉兒揉了揉,她深呼吸一下,定睛一看。

    頓時,她愣住了。

    怪不得,冷梟說她現在沒有精力再對抗自己了……確實如此。

    大概怕她突然歇斯底里發狂起來傷人,躺在禁閉室唯一一張床上的游念汐,雙手和雙腳被四根大拇指粗的鐵鏈拴著,身體形如枯槁,憔悴,瘦瘠,面如犁黑,顴骨凸出,雙頰凹陷,原本還算白皙的肌膚上,呈現出一種瀕臨死亡般的臘黃。從鐵鏈拴處的手腕可以明顯的看得出來她瘦成了什么樣子。

    她的樣子,仿若一具干尸!

    一動不動的身體在昏黃蒼白的燈光下,瞧著有些恐怖驚悚。

    寶柒心跳得有些厲害!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不見,她已經成了豬八戒胖了一圈兒,而她簡直……慘不忍睹。

    剎那間,她甚至產生了一種‘她到底是不是游念汐’的錯覺來!

    不過,這種想法是荒唐的——她的人雖然變了形,五官還猶在,她確實是游念汐本人。

    看著此時的她,寶柒真心猜測不出來,究竟是什么樣的審訊方式能把一個人給整出這副活死人的德性來。怪不得有人傳言,落入了天蝎島,人就不再是人了。

    而已經變成了這樣兒,她心里的秘密會不會說出來呢?

    “唉!”

    幽幽的,她嘆了一聲。

    床上的游念汐大概聽到了她的嘆聲,不自覺的轉過了頭來。

    一秒后,見到是她,目光竟然反常的亮了一下,“你來了!”

    她的聲音,虛若游魂。

    寶柒喉嚨微鯁,覺得像被一把稻草將心堵得密不透風了一般。

    “小姨……”她喊了一聲兒,沒有直呼其名。記憶卻再次跨越了六年的時光。那一年她初回京都市,游念汐是和她同時抵達首都機場的,那一天她挽著寶媽的手,多么的青春逼人!

    嘴里嗚嗚了一下,游念汐動了一下手腕,在鐵鏈啷啷叮叮的聲音里,她有氣無力的說:“呵,我還以為……這一輩子……都見不到你了……”

    這話說得,好像她挺想念自己一樣。

    默了默,寶柒坐在了禁閉室里唯一的椅子上,離她睡的床很近。可是此刻看著她,她發覺來之前準備的問話竟然一句都用不上了,而是選擇了一句相當沒有建議性的語言。

    “你怎么變成這副模樣兒了?”

    咂了咂干燥得翻了皮的嘴巴,游念汐澀澀地笑了,“還能是為什么呢?……我最近一段日子,已經不怎么能吃下去東西了……而且……整天整天的睡不著覺,一閉上眼睛啊,那些人就來找我了……我殺過的人,一個一個全都來找我索命……越來越多……”

    喃喃地說著,游念汐像一個久不見面的老友般向寶柒訴說著,又像是在自言自語般,聲音很輕很慢,沒有情感的表露,一個人自說自話個不停。

    盯著她蠕動著的蒼白唇瓣,寶柒沒有插話,由著她絮絮叨叨的說。

    無關乎同情,無關乎心情,更不是高姿態的去憐憫她,她只是覺得不管游念汐是一個什么樣的女人,已經到了這種地步,會該給她那么一絲絲閃亮的人性吧。等她說夠了,說不定還會主動告訴自己。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游念汐聲音發啞,說得艱難,絮叨了良久才把她的心情說完,見寶柒一直瞧著自己發愣,她又扯了一下唇,笑得比苦還要難看。

    接著,她的目光慢騰騰地轉移到了寶柒明顯攏起的小腹上。

    停頓住,枯槁般的眸底,難掩根深蒂固的嫉恨。

    “你還真是好命的女人,都那樣兒了還能懷上孩子!”

    “還好!”在這一點上,寶柒不否認。

    “寶柒——”游念汐輕輕喚她,末了又直勾勾望著她問,“你恨我嗎?”

    寶柒撐著額頭,想了想睨著她,輕輕一嘆,“嗯,反正吧,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你。”

    “呵呵,可是——我恨你!”沙啞的聲音帶著恨意,游念汐的目光里表達著她的恨意,從來沒有被時間所磨滅,“寶柒,如果沒有你,我就不會有今天……說不定,我現在已經是冷梟的太太了……”

    說到這兒,她的目光再次落到寶柒的肚子上,聲音更是嗚咽的哀沉,“我也會為他生一個孩子,不……生二個,生三個……他要多少個,我就替他生多少個……他可以不用愛上我,甚至可以不用喜歡上我。只要能好好地呆在他身邊兒……就足夠了。”

    幻想癥?!

    寶柒尷尬地摸了摸鼻子,默了默哧笑一聲兒,“小姨,你知道我這人品性不好,小肚雞腸。不喜歡自己的丈夫被女人意淫。所以我奉勸你,還是不要再做這種無意義的美夢了。不如好好想想眼下,嗯?”

    看著她,游念汐像是笑了……

    卻又沒有真正的笑出聲來,只能從她胸腔的上下起伏狀態來判斷真是在笑。

    發出來的那聲音,沙沙的,啞啞的,宛如地底鉆出的鬼魅。

    “……呵,呵,眼下?我再沒有眼下了!”

    沒有眼下了!

    寶柒思索著她這句話的意思,有點小小的哀,不過她卻沒有那么多的同情心和立場去同情她。二叔有句話說得極對,每一個人都將為自己做下的事情負責。曾經種下了什么因,就得咽下什么果。

    就比如她自己,早年膽敢勾引二叔,就必須要承受今天不理解的人吐出來的唾味。

    “還活著不么?活著就有眼下!”

    安慰什么的,太過矯情了!

    不過就是人性的本質,生活么,本來就是這么殘酷。

    尤其是對游念汐,她說得有些不自在。

    游念汐機械地抽搐一下唇,唇角干癟的肉顫了一下偏過了頭去,直直望向天花板,深陷的眼窩里,空洞無光,“……說吧,你來找我想要知道什么?”

    瞅她一眼,寶柒歪了歪頭,直奔主題。

    “你父親留下來的那份兒DNA鑒定報告,不是我和我爸的,你知不知道?可是那份兒鑒定書又是真的。我想問你,是不是有一個女兒存在?咳!我是想問……我爸除了可心之外,是不是還有一個親生的女兒?”

    “是的,有一個女兒。”游念汐面無表情的看著天花板,身體一動不動,就在寶柒目光露出驚喜的時候,她接著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她已經死了!”

    她死了?

    游念汐突出其來的話如同一記悶雷,狠狠砸進了寶柒的耳窩里。

    按理說和她年齡差不多,怎么就活了呢?

    目光復雜的看著面前人不人鬼不鬼的游念汐,再從她嘴里聽到死亡,寶柒的心里有一種涼得直透風的悲情感覺。心思重重,不停撫著正在胎動的肚子,她神情凜然。

    “她是誰?”

    仍舊直勾勾看著天花板,游念汐沒有馬上回答,像是陷入了回憶狀態,一個人默默地思索了好一會兒,才又突然轉過頭來,沖她詭異的一牙,幾顆牙襯著那臉相當駭人。

    “她啊,就是你的同學……吳婷!”

    “什么?你說什么?吳婷是我爸的親生女兒?”

    寶柒驚了!呆了!

    消息來得太猛太突然了,她一時半會兒沒有辦法消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揪住了游念汐的手腕,直到看到她痛得直皺眉頭,才收回了手,“不好意思,弄痛你了吧?太奇怪了啊!吳婷怎么會是我爸的女兒?她是江浙那邊兒的人!”

    游念汐搖了搖頭,嘴里含糊不清地罵了一句什么,又虛弱的咳嗽了幾聲兒,才扯出一個涼颼颼的笑容來,“千真萬確,這件事兒……是我爸臨去M國前告訴我媽的。”

    “你說給我聽聽?”急切地追問著她,話畢,寶柒差點兒抽自己一個大嘴巴。游念汐這個女人她還不了解么,她不就希望自己感覺到痛苦么?她越是想要知道,她豈不是越不想告訴自己?

    然而,她猜錯了!

    游念汐翻了翻枯槁般的眼皮兒,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人傾訴了一般,急迫地想要把心里藏著的秘密通通一吐而快,甚至還扯著嘴朝她笑了一下。要不然她的面色太過陰森恐怖,有一種千年古棺取出來的干瘦女尸狀態,寶柒一定回她一笑。

    接下來……

    一點一點,游念汐慢慢的說。

    一句一句,寶柒靜靜的聽,心里頗為壓抑。

    游念汐說:“你的心里,一定認為你爸和你老媽之間的感情很好吧?相敬如賓,相濡以沫……沒錯兒……本來他們的感情一直很好……可是后來,出了一件事情,具體是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眼皮兒微顫,寶柒心里苦笑。

    那件事,游念汐不知道,她卻知道。

    徐徐的,游念汐繼續說……

    好像就在出了那件事情之后,本來關系很好的冷奎和寶鑲玉(第五文學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冷戰了起來。而且,一向潔身自好的冷奎,不顧寶鑲玉正在懷孕,開始不著家了。在那個年代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著大江南北,京都市的各類娛樂場所也在遍地開花。而吳婷的老媽,正是從江浙來京打工的一個女人。

    她是被人像貨物一樣進獻給了冷奎享用的,當然是個清白的女人。那一天晚上冷奎喝多了酒,一來二去就和吳婷的老媽發生了關系。事后他后悔不已,給了她一筆錢就走了。可是后來,隨著和寶鑲玉之間關系的再次升級惡化,他又找過她幾次。

    像冷奎那樣有身份,有地位,有長相的男人,女人會不喜歡么?

    吳婷的老媽無疑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幸運之余,一顆心也交付了出去。

    然而,好景不長,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冷奎和寶鑲玉這一對本來就十分相愛的夫妻竟然神奇的冰釋前嫌了。為了隱瞞自己出軌的事情,為了徹底解決掉自己虛空時找的這個女人,冷奎給了吳婷的老媽一大筆銀子,并差人譴送回了江浙,并表示此生不復見。

    吳婷她媽愛這個男人,卻又不是一個要求太高的女人。男人雖然沒有給她名份,卻給了她一大筆別人求之不得的金錢。

    她并沒有貪心不足的奢望,更沒有也不敢再去糾纏。

    可命運的軌跡就這么神奇……

    不想成功,卻成‘人’了!回到江浙之后不久,她便發現自己懷孕了。可是,這個女人的心里應該是愛著冷奎的,她知道他有自己的家庭,雖然懷孕卻一直沒有再和冷奎聯系過,不顧父母和親戚朋友的勸告,不顧旁人的冷眼,一意孤行的生下了女兒吳婷。

    時間一流轉便是六年。

    六年來,冷奎和寶鑲玉的感情一如當初的好。而那個六年,也正是寶柒,不對,那時候她的名字叫冷柒,是她最為幸福的六個年頭——爸爸疼她,媽媽愛她,爺爺也呵護她。

    就在寶柒六歲那年,吳婷的老媽思念成疾,生了一場大命。在她認為自己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多年來不受父母和親人待見的她,怕自己一朝撐不下去,年幼的女兒得不到照顧,終于橫下了心來,孤身一人再次上京尋找冷奎。

    在那個時候,現世安穩,歲月靜好又深愛著寶鑲玉的冷奎,自然不敢隨便認下這個女兒。而得知了此事的冷老爺子更是雷霆振怒,勒令他無論如何也必須要解決好這件事。因為那個時候適逢選舉。時代不同,那時候的官員廉潔度基本半透明,當時已經是省部級高官的冷奎更不敢在生活作風上出現任何的紕漏。可是,作為一個有責任感的男人,雖然只是一場露水情緣,他卻不想虧待這個女人和自己的女兒。

    左與右,都難取舍。

    而且還有另外一層,基于吳婷老媽在跟他之時的‘特殊身份’,時間又過去了六年之久,不管是他還是冷老頭兒,都必然會懷疑到吳婷到底是不是冷家的種。

    為了先確認吳婷的身份,就在選舉如火如荼的時候,冷奎特地差了最信任的部下游天良帶著兩份兒血樣赴美國鑒定,因為當時的國內,還沒有相關方面的權威。

    結果自然是肯定的,就是寶柒在冷梟文件柜里看到的那份DNA親子鑒定書。

    拿到結果的游天良,一回到京都市就電告了冷奎鑒定結果。冷奎讓他在機場等待,馬上派車去接他,然后由他來處理吳婷他媽的事兒。

    不料,載著游天良的汽車,在機場高速上出了車禍,同車的人里,還有一個是興致勃勃前往機場迎接他歸來的游媽。

    父母同時死亡,游念汐轉瞬便成了孤兒。

    雖然車禍被定性為交通肇事,可是她一直懷疑父親的死并不單純……

    說到這里的時候,她嘴唇顫抖著,深凹下去的眼窩里,蘊滿了淚水。

    寶柒握了握她的手,心里也堵得厲害。

    “小姨,我覺得你猜錯了!”

    “我錯了?我什么錯了?”沙啞著嗓子喊了起來,游念汐再次出現了一種歇斯底里的狀態。

    “不會是我爸做的!也不是冷老爺子。那本來就是一場車禍。”

    “不可能!”游念汐嘴皮顫動著,身體掙扎著突然又尖銳了起來,“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你想想,冷奎那么愛寶鑲玉,而他又知道我們家和寶鑲玉的親戚關系,他害怕,害怕自己有私生女的事情敗露,所以干脆殺掉了我的父母。一邊可以維持自己的良好聲譽,一面又可以維護自己的家庭和愛情……哈哈,一舉多得。”

    寶柒微微傾身,壓著她的手安撫,“小姨,當年你父母車禍的調查,那天我在冷梟的文件柜里看到了……不瞞你,的的確確是一起突發的車禍。”

    “不,不……絕對不可能……我不會弄錯的……”

    “還是佛說得好:你是什么,你的眼中便看到了什么。小姨,說白了,其實一直都是你自己在以己渡人啊。你認為是冷家虧欠了你們游家,最后還殺人滅口。所以不惜加入曼陀羅組織,想要報復冷家,我有沒有說錯?”

    “我想要報復冷家是沒錯!可是我……”

    “可是你又愛上了冷梟,感情和仇恨同時在心里折騰著你,你的日子便不好過,你一直在心硬和手軟之間來回蹉跎著舉步為艱,結果的結果,就是活生生斷送掉了自己本來美好的一生……小姨,一念之差罷了,現在,你覺得值得么?”

    “你胡說八道!”游念汐氣喘不已,胸腔起伏,干尸般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她。

    抽搐一下唇,寶柒也回看著她。

    慢慢的,游念汐的目光散了,空洞了!

    她好像在看著寶柒,又好像一點也沒有看到她,喃喃地說。

    “佛曰,你是什么,你的眼中便看到了什么?可是小七,為什么,我看到你總是那么傻?難道說,我也傻嗎?”

    我靠!

    寶柒的眉頭跳了又跳。

    當然,她確定以游念汐目前的狀況,絕對沒有心思來戲謔自己。而兩個人之間的關系,更是沒有友好到能夠互開玩笑的地步。那么就一種解釋,她帶給游念汐的直覺便是真的很傻。

    輕咳了一下,想到有這種可能性,她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真想大聲喊一句,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于是乎,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再次詭異了起來。

    她的心思轉了又轉。

    吳婷是冷奎的女兒,小雨點兒便是冷家的外孫女兒,冷梟便是她的叔公。那么,冷老爺子給她講的故事便貼合了。后來冷奎在同年死了之后,還有可能送吳婷母女去M國的人,自然就只剩下冷老爺子了。只不過,他是以什么方式,什么心態送她們出去的,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猜測的是,他不希望她們的存在影響到了冷家的聲譽,哪怕冷奎早就過世了,也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小七——”沉默了一會兒,游念汐再次啞著嗓子喊她,目光有些迷離,聲音更是飄蕩不停,“他是不是在外面?……我好像聽到他的聲音了?”

    心里窒了窒,寶柒吸氣,點頭。

    殷切的轉過頭,游念汐目光一亮,“小七……你……能不能幫我……我想見見他?”

    幫她?

    說到底,大家都只是女人罷了。

    攤了一下手,寶柒歪著頭,“小姨,實在不好意思。我想你應該知道我的思想品德沒有升華到那么崇高的地步……而且,你說‘幫’字就應該明白,這事兒的取決權不在于我,冷梟他未必喜歡見到你。”

    面上說得鎮定,她的心里涌現出無數個丫丫呸。

    她在猜測,莫非游念汐還真的把她當傻瓜了。世界上,有那種把自己的丈夫春獻上去裝圣母瑪麗蘇的女人么?反正她寶柒絕對不是。

    見她毫不留情面的拒絕,游念汐蒼白的臉再次黯然了。

    掙扎一下,她又不住的干咳了起來。胸腔不停起伏著,喃喃的聲音像是從喉間發出來的:“小七,關在天蝎島的日子,偶爾我也會想……如果我甘愿做一個平平常常的姑娘,雖然沒有了父母,但好歹勤快肯學,又留過學,有又基礎,只要好好工作,找一個愛我的男人,也許我會過得很幸福,你說是不是?”

    淡淡地瞟著她,寶柒沒有接嘴。

    因為,她根本不需要她回答,只需要她做一個傾聽者。

    艱澀的咽了咽口水,她果然又接著說了,“又或者……鈴木他是那么的愛我,什么都肯為我做,肯為了我去死……如果我好好跟在他的身邊,替他生一個或幾個孩子,就在本部替曼陀羅做事……主上也會非常重視我……鈴木更不會死……我……也不會死……”

    “我的心啊,為什么總是不知足呢?……就算逃亡在津門的時候,那個王忠其實也是一個老實的好人……他對我好,不嫌我那個丑樣子,把攢了好幾年的錢全部給我花……雖然他窮,他丑,他寒酸……可……也不會有今天……”

    寶柒低下頭,看著床上和意識掙扎的女人,在光影下,她瘦得不成人形的樣子像一個根本不曾存在過的影子。沒有想到,到了這種時候,她反倒是覺悟了。

    可惜太遲了,不是么?

    見她止住了話,寶柒希里糊涂又想到了自己的人生,突然間又失笑不已。

    “小姨,其實吧,老天他從來就沒有真正薄待過你。相反的,他一直在厚待你。雖然他用車禍奪去了你的父母,可是你卻享受了寶鑲玉如母親一般的關懷,還有鈴木三郎全心全意的愛,哪怕在你已經走投無路被全國通輯的情況之下……老天還給過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他給了你老實的王忠,就想讓你過上普通人的日子,可是,你卻親手殺死了他……怪得了誰啊?”

    “呵呵……呵呵……是啊……呵呵……”

    胸腔振動著,游念汐失態的干笑了起來。

    “你說得全對,都是我該得的……”

    嘆了一口氣,寶柒不知道怎么說了。

    她的道德標桿在傾斜,有那么一刻,她真的有些同情這個女人。

    “可是小七,我還是討厭你。那么那么的討厭你憎恨你,死也不可能改觀。”

    靠,丫說得也忒直白了吧?

    撫著肚子,吸著氣兒,寶柒喊著息怒,摸著鼻子干笑了兩聲,“我可以把討厭當做是嫉妒嗎?”

    “可以!”游念汐再次咳嗽著笑了起來,“我討厭你!正是因為我嫉妒你!嫉妒你得到了他全部的愛!是全部……除了你,他從來沒有愛過別人……任何人……”

    訕訕的笑了笑,想到冷梟,寶柒水眸流光,反問:“那么咱倆說道說道,你知道嗎?小姨,能得到他的愛,我可是傾盡了畢生所有的感情換來的哦?從小沒有父愛,沒有母愛,沒有家庭,沒有溫暖,沒有你所擁有的一切一切,直到十八歲……所以,窮盡十幾年辛苦,我換來了他。”

    目光涼涼的望著她,游念汐扯著嘴笑了,“我們倆換,成么?”

    這個……

    寶柒覺得自個兒犯不著再跟她在這兒討價還價了,更不想再花時間去和她探討人生,命運,價值和理想,似笑非笑的拍了拍游念汐的手,她站起了身來。

    “你現在沒有什么東西可換的,全都被你輸盡了!下輩子,你早點兒在閻王面前祈求吧!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說完提起一口氣,轉身往外走。

    背后,傳來游念汐神神叨叨的聲音,“小七,說你傻,你還真是傻!不過,傻人有傻福!”

    傻你妹兒啊傻?

    不停摸著肚子消氣兒,寶柒才忍住了想轉頭的沖動。吸氣,又吐氣,她沒有回頭,好不容易才將幾個優雅細胞聚結了起來,淡定地說:“多謝你的夸獎,傻是挺好的!”

    不料,游念汐接著又幽幽來了一句,“知道我為什么要告訴你這些事情嗎?”

    對哦,她為什么那么老實就說了呢?

    “我管你為什么?”

    再一次,身來的游念汐陰惻惻說了一句不著邊兒的話,“小七……他……不過是想要利用你……知道他想要知道的東西……我告訴你的目的,不過是為了成全他……罷了……”

    什么?

    突兀的,寶柒脊背涼了一下。

    不過,也就是那么一下下,她就舒了一口氣。

    冷梟想要知道什么,用得著她寶柒么?

    “得了,你就不要想挑撥我們倆的關系了,歇著吧啊!再見!”

    “呵呵……怕是……再見不了了……”游念汐呵呵笑著,語氣慢慢的有些悲涼了。聽到寶柒的耳朵里,聲音更像是穿了刺兒的,心里堵得慌,刺得慌。最后,她站在禁閉室的門口,給了她一句忠告。

    “小姨,放過自己吧。過得快樂點兒!”

    “呵呵……呵呵……咳咳……快樂……”

    一聲笑,一聲咳!又虛弱,又蒼涼。

    都是小聲兒的,游念汐自始自終都沒有大哭或者大笑,即便到了這種時候,她還是一個由曼陀羅組織訓練出來的高級特工。沒有太過丟組織的臉,黯然,可憐,卻讓人覺得真心沒有必須去憐憫她,因為她不需要別人的憐憫。

    聽著她嗚咽得比哭還要難聽的笑聲,寶柒像被鬼跟在后面一樣,噌噌噌的大步跑出了禁閉室。

    門外,冷梟靜靜而立。

    眼睛一紅,寶柒猛地撲入他的懷里。

    “二叔……”

    ------題外話------

    來了來了,一萬三嘞,妞們,飛吻一把!

    一切秘密都會慢慢解開的哈!

    這里回答兩個問題:

    第一,關于有親質疑二叔迫懷孕的77給他那啥口,解釋: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著幽默。而二叔的叫著冷幽默。夫妻間的玩笑,調劑生活嘛。二叔為了治她的手段,又怎么會真的那么做?……汗一下!

    第二,關于有親質疑二叔和小雨點兒做過DNA鑒定,解釋:父親和叔公,DNA做出來完全兩個概念,已經是第三代了,哥哥的孫女兒……咳,所以!

    ——

    【寵婚榮譽榜】更新:解元以上大官人截止今天共計53名了!360度飛吻!

    _恭喜新晉銜解元大官人——【18631124237】姑娘!啪啪啪~巴巴掌來得猛一點

    _恭喜新晉銜解元大官人——【小老子1969】姑娘!啪啪啪~巴巴掌來得猛一點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