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名:165米有人死,有人計,有人謀!

    這天晚上,寶柒是在天蝎戰隊的營房里過夜的。

    身上蓋的被子是新的軍被,抱著她睡覺的冷梟身上依然那么暖和。可是,她卻做了一晚上的惡夢。綿長,黑暗,朦朧的惡夢里,耳朵邊兒上不時聽到一個女人熟悉的哭聲兒。她想走過去,看清楚女人的長相,卻只能看見她枯槁一般的手腕長長的伸了出來,滿臉遍布傷心的淚痕。除此之外,就是圍著她的蛇……

    蛇,冰冷的蛇,很多很多的蛇纏來纏去……

    啊……啊……

    胸口悶著,頭大著,她覺得呼吸不暢了起來。就在她覺得自己一定會被那些蛇給纏死的時候,有人在拍她的臉。

    “寶柒,醒醒!”

    吁……原來是夢。

    她的惡夢終于醒了。

    睜開眼睛,營房的燈光亮得有些刺眼,她額頭,后背,脖頸,一身都是涼涼又細密的汗,一顆心還在怦怦不停的作響。醒過來了,可是惡夢的感覺卻沒有過去,她仔細一琢磨,覺得自己好像是夢到游念汐了。

    真特么可笑啊!

    冷梟撫著她后背,“做惡夢了?”

    “額!”又吐氣,又吸氣,歪頭看著男人微瞇起來的銳眼,寶柒的心里稍稍平靜了一點,“天兒亮了么,二叔?”

    “才五點,再睡一會兒。”

    拍一下額頭,對于夢見了游念汐,她有些懊喪,抿一下干澀的唇,嘟起了嘴撒了一下小嬌,“二叔,我想喝點兒水!”

    “好!”

    作為二十四孝老公,替她倒水自然是小事兒。

    不會撒嬌的女人不是聰明女人,寶柒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可是喝完了一大杯冷梟遞過來的水,心情還是沒有辦法平復。

    還給他杯子,她捧著頭,還在冒汗。

    “二叔,我剛才做的惡夢……有一個女人,忒像游念汐,一直哭一直哭,哭得那個肝腸寸斷,哭得夢里的心都在一直顫……還有好多蛇,數不清的蛇,冷冰冰的,爬來爬去,真是太可怕了……”

    黑眸微暗,冷梟抱著她的手臂緊了一緊,“周公解夢說過,懷孕的女人夢見蛇,是要生兒子。”

    嗤,什么都能扯上生兒子!

    寶柒又好氣又好笑地側過頭去,望著氣場強大的冷大首長,干笑了兩聲,“成天就想要兒子是吧?!……連周公解夢都搬出來了說道了。”

    “……”

    “唔,受不了,睡不著了!”寶柒再次捧頭。

    一把將拉她穩穩地拉到懷里,兩個人半倚在床頭,冷梟拍了她一會兒見到沒有效果,索性強勢地挑起她的下巴來,銳目盯著她的眼睛,問,“不是生兒子,那是……?”說完,他冷峻嚴肅的臉上表情不變,凝視了她幾秒,沸騰的某物抵了過來,“你想這個……蛇了?”

    轟!一昂頭,寶柒差點兒炸了頭!

    “我可以說,你的行為讓我感覺到很羞澀么?”說完,不正經地瞄向他敞開的領口,一片古銅健碩的肌膚,讓她喉嚨有點兒干澀了起來。

    舔一下唇,她覺得調戲他是自己找虐。

    “丫的,怎么越喝越口渴?”

    “再喂你喝一點?”男人銳利的目光落在她白粉粉的嬌臉兒上,當然也沒有錯過她粉紅舌尖吐出的色彩,多要男人的命?

    一低頭,他就俯了下來要吻她。

    寶柒這會兒沒有那個心思,擰著眉頭,惡作劇地抬起了膝蓋,一抬一頂,便不輕不重的朝他胯下頂了過去。

    “嗯……”冷梟吃痛皺眉,低低地哼了一聲,捂著被她抵中的昂起,難掩聲音里的喑啞,“小王八蛋,你想守活寡?”說完又惡狠狠地朝她啃了下去,熱熱的呼吸聲兒,就噴灑在她的脖間。

    “男科醫生同志,你難道不知道,這里是男人全身最脆弱的地方?”

    脆弱?

    輕‘哼’了一聲,寶柒直沖他翻白眼兒,“喂!少來訛詐我啊,我是不會對你負責的。我用了多大的力道自己不知道么?嗤~還故意叫得那么大聲。”

    不理會她的白眼兒,冷梟束縛著她,從她脖子往下吻。

    鎖骨被狼啃,寶柒急得直推他,“冷梟,干嘛呢?”

    冷梟看著她,微瞇眼的樣子,像一匹牙齒鋒寒的野狼,“既然你說沒有用力,那你剛才的行為就是挑逗,你得負責!”

    負責?還講不講道理了!?男人輕呵過來的氣息,搞得寶柒身體情不自禁哆嗦,而他不規矩的手更是肆無忌憚地在她身上來回游弋,又揉又捏。又是一個小顫,她輕聲低吟了一聲兒,恨恨的罵:“你不也說了么,你那兒最脆弱,脆弱就養著唄,還搞什么搞啊?”

    氣息停在她耳邊,冷梟正色說:“一個男人,該脆弱的時候要脆弱,該硬的時候就得硬!”一邊說著,一邊指揮著手往下沿著她兩條腿之間往里面探。

    望著他,寶柒心理扭曲了,“一會兒就天亮了,還得去錦城!你不再休息一下,不得辦正事兒么?”

    “還早,再玩一下!”

    玩一下?這種話是冷大首長說的么?

    寶柒心理叫苦不迭,可是卻不知道哪根神經被燒斷了,反正被他這么挑來逗去,慢慢地身體就不太聽自己的指揮,忍不住開始回應他一般小聲兒的輕哼了起來。一雙藕臂更是不知不覺地纏上了他的脖子,細胞們都歡騰和放松了起來,像是在等待著他的臨幸和安撫那份兒空虛。可是……臭男人卻像是在存心戲弄她,卻并沒有真正要做什么,來來回回就是不停的搔她,似乎就為了將她折磨得露出一副急色的小騷樣兒來。

    皺眉,吸氣,寶柒咬牙。

    “冷梟!冷梟!你討厭!”

    一聽這話,男人突地翻身便撤退了手,雙臂撐在她左右兩側,微瞇著他深邃冷冽的目子,定定看她。

    “寶柒,這樣罵你男人,知道會有什么后果嗎?”

    “什么后果,你吃了我不成?”寶柒不舒服地扭了一下,恨恨地瞪著他。不曾想話剛出口,嘴就被男人堵住了,在她唇邊喘一口粗沙的氣兒,他說:“這樣的話,很容易讓老子變禽獸!”

    “變禽獸?這多不科學!你本來就是禽獸!”腦子有點兒漿糊的寶柒,目光瀲滟一閃,一把揪緊了他的衣領,身體不上不下的感覺讓她火兒挺大,瞪他,“現在是討論這個的時候么?二叔,你得對我負責,哪有這樣逗人的?”

    看著她恨不得噴火兒的美眸,冷梟勾唇,“你求我?”

    靠!求他?!她又沒有欠操綜合癥!

    當然,這一句只是她的邪惡想法。

    這么粗俗又惡心的話,她是不可能直接說出來的!

    心里惱恨著這個臭男人故意大清早的挑得她難受,可是,沒有相當勇氣的女人也是很難說出那個‘求’字兒的。作為一個孕婦,她更沒有強上了他的武力。來回磨蹭幾下,她覺得快要被騷卷了。在這件事兒上,她心里大抵是明白的,孕婦的體質本就十分渴望,再加上一副被這臭男人長期調丶教的身體,興趣上頭了,盎然得十分難受。

    想啊想啊,恨啊恨啊,心里揪成了一個大疙瘩。

    看著他,又惱,又怨,又期待,又生氣,又懊惱……

    冷梟見她不時紅臉,不時又呲牙裂嘴的小模樣兒,眸色沉了一下,十分滿意的勾起了邪惡的唇,一把抓過她的手來放在自己的……,冷冽的樣子都柔和了幾分:“不想要?”說完,又開始往上吻,鎖骨脖頸下巴耳珠嘴唇臉頰,一陣肆虐之后,熱熱的唇覆蓋在了她的眼睛上面,一只粗礪得帶著粗繭的手游走在她的兩條腿的內側,不近不遠,不離開不接近,輕搔慢撓,語氣又強勢又霸道,“寶柒,求我!”

    求他才有鬼了!

    心亂了,又亂。

    眸色染了霧氣,又染了水。

    一汪明媚的眸底跳動著越來越熱的火焰,她冰冷如毒蛇入侵的惡夢沒有了,渾身到是像被他給點著了一團火兒。

    “冷梟,你說你是有多么混蛋啊!”

    寶柒的腦子被他弄得有些飄忽不定,明明是罵他的聲音,出口的時候卻變成了一種讓她害臊的顫聲兒。眉梢微挑,梟爺悶笑了一聲,低聲斥罵了一句‘小憨包’便掰了開她的腿,腦袋就往中間鉆。

    “二叔……”心里羞了一下,寶柒抱著他。

    “別動!”無奈地按好她不停發抖的腿,冷梟眸底的冷氣全被驅散了,不滿的抱怨:“你服務老子一次,還得連哄帶騙……欺負我,你挺在行!”

    啊哦,這是委屈呢?

    他是她能欺負的了的男人么?

    不知道到底誰欺負了誰?

    又好氣,又好笑,又好羞,寶柒大紅著臉兒,哼哼嘰嘰不停地吐著氣看向天花板,心里麻尖尖的感覺。不敢垂下眸子去看他現在的樣子,更加不敢想象他在用什么樣的動作來愛她。

    一時間,五味陳雜。

    一陣陳雜之后吧,又覺得真心委屈了冷梟。

    這樣一個男人,高高在上俯瞰天下的男人,就為了滿意她那點兒小女人心思,總是不惜‘自毀形象’……于是乎,心里更加確定這個男人是百分之一百真心對她好的了。一方面不想他為了自己委屈得做到如此地步,一方面又一直在琢磨昨晚上游念汐說的事兒。

    終于,她強行按捺著想要他繼續的心思,問了出來。

    “二叔……昨天晚上我見游念汐的時候。她和我說了很多話,除了我告訴你的那些,關于小雨點兒身世和吳婷的事兒。其實她還和我說了另外一件事兒,我心里不踏實,就想問問你……”

    “問……”冷梟一個字說完,沒有停止服務她。

    一個溫柔的探入,讓寶柒倒吸了一口涼氣兒。細啜一聲,她伸出手去拽住他的腦袋,“喂,你先停下來,你這樣……這樣,我就說不明白了…”

    冷梟無奈地抬頭,看她,“快點說!”

    看著他表現得不耐煩的冷峻模樣兒,寶柒忍不住‘噗哧’一樂,接著,又嘟起了嘴來,嘆氣:“她說我傻……”

    冷梟皺了眉頭,“這話……沒錯啊!”

    “靠!她說得沒錯,你的意思是……你倆挺有默契的是吧?”寶柒嗤之,圓瞪著眼睛,憤怒了:“她還說了,說你是在利用我,達到你自己的目的。”

    “然后呢?”

    “什么然后?還有啥然后啊!”

    冷梟目光沉沉,“然后你是怎么想的?”

    “……反正我沒有想出來,我身上有啥東西是值得你來利用的?我一沒錢,二沒勢,三沒武力,四沒背景……”

    “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冷冷一哼,冷梟打斷了她。

    瞪著眼睛,寶柒差點兒被他的話給噎死,吐出一口氣,她看著他,噘著嘴兒:“當然啦……我還是不太相信那個女人會那么好心告訴我這事兒。所以么,為了不影響咱倆的感情,昨晚不是沒有告訴你么?!不過,一晚上的惡夢,又讓我想起來了。嘖嘖,想到她那種陰森森的笑聲,我脊背上就直發毛,渾身冒出一層又一層的冷汗!”

    眉頭一蹙,冷梟撐起手臂,居高臨下地睨著她,一聲不吭。

    “怎么了?”寶柒被他冷厲的目光,盯得百度搜索本書名+第五文學看最快更新有點兒發毛,推一下他壯碩的胸膛:“別這樣兒看我啊,我也會變禽獸的?”

    “寶柒,老子和你說過什么話?”

    “嚯!你說過的話可就太多了!你指的是哪一句啊?”

    喟嘆一聲兒,冷梟頹然地側倒了下來,撈了她在懷里,低下頭來,惡狠狠地吻住她兩片柔軟粉嫩的唇瓣兒。一個吻,從開始的霸道到慢慢的溫柔,從急切到緩慢,從淺淺的舔弄到深入占有,他親得夠勁兒。

    好一會兒,才像是吃爽了,捉了她的手來放在掌心,一雙冷峻的眸子里,散開出一片柔情來。

    “我說過,永遠不會傷害你!”

    淺淺啜著氣兒,寶柒正想說話,叩叩叩——

    門板上響起了三聲有節奏的敲門聲。

    “報告!”

    外面的人是通訊員晏不二。

    冷梟撫了撫寶柒的臉,轉頭問,“什么事?”

    晏不二同志知道現在才凌晨五點,猜測著首長肯定沒有睡醒有起床氣兒,要不然為啥聲音這么悶氣沙啞?因此,他把聲音放得極低。

    “報告首長,游念汐死了!”

    游念汐死了!?

    五個字入耳,如同心臟被重捶了一下,寶柒突地張開了嘴巴,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天!她頭皮發麻。

    一個昨天晚上才和她探討過‘人生與理想’的女人,一個恨了她一輩子的女人,一個被她叫著小姨的女人,一個和她的惡夢糾纏了一晚上的女人。突然之間,她就這么死了。

    消化著這個消息,她懵圈兒。

    眸色暗了一下,冷梟拍著她的肩膀,將她圈在自己懷里,冰冷的眸子里沒有任何的起伏。與她對視一眼,他冷聲問:“什么時候的事?”

    晏不二回答:“五分鐘前哨兵才發現的,具體的死亡時間還不清楚。祁隊問,要怎么處理……”

    怎么處理?寶柒也想知道。

    皺了一眉頭,冷梟凜冽的聲音微沉,“火化!”

    “是——”

    晏不二回答完,外面的腳步聲遠去之后,屋子里也恢復了寂靜。

    寶柒一直沒有說話,雙手死死鉗著冷梟的胳膊,半靠在他的身上,視線定定地落在男人的臉上。

    “二叔,我怎么咂摸都不是個滋味兒呢?!好奇怪!”

    “睡覺!”

    冷冷二個字說完,男人撫摸著她微涼的小臉兒,冰川般的俊臉上,一如既往的沒有表情,萬年堆砌的冰川更不可能因為游念汐而崩塌半分。甚至于,他臉上半絲兒情緒都沒有。

    半躺下去,寶柒沉默了良久才開口。

    “唉,終究是一個女人罷了……”

    一下一下的拍著她的肩膀,冷梟闔著眼睛,呼吸有些粗重,“人總會死。”他的聲音,他的話,總是冷冽,簡短,又深刻。

    喉嚨里像是鯁了一下,寶柒淺嘆一聲,找不到話來接。

    冷梟睜開眼,淡淡地看她,“總有一天,我也會死!”

    “你!?丫丫呸……呸……”心里漏跳了好幾拍,寶柒急切的轉過頭來,呸了好幾下,狠狠地瞪她,“丫說什么呢,沒事兒干嘛咒自己?”

    “傻丫!犧牲,對于軍人來說,是最高的榮譽!”

    捏著她急紅的小臉兒,冷梟的話說得又堅定又干脆。可是,聽在寶柒的耳朵里卻有些鬧心了。一時間,心尖上涼餿餿的,關于人和生命。

    “瞇一下吧,起床就出發!”冷梟的眸色闔了起來。

    哼了哼,寶柒揉了一下額頭,沒有說話。

    思緒卻漸漸地沉入了游念汐死亡的這件事情里。或者說是一個人都是會有人性的,人一死,萬事皆空!一個痛恨她的女人死了,她沒有半點兒開心的感覺。腦子更是不聽使喚一般將畫面定格在了昨天晚上游念汐那張干尸般的臉上。

    心里一陣陣天翻地覆,喉嚨里像卡了一根魚刺!

    再拍腦門兒,丫的,這算是怎么回事兒啊?

    丟人!

    ——

    錦城。

    天氣,晴,有微風。

    錦城某軍用機場。

    冷梟牽著寶柒的手走下了直升機,眉頭緊鎖了一下。他和幾個隨從,一溜兒全穿著便裝。而機場里,卻已經有幾位軍裝筆挺,肩膀上星光璀璨的軍官在那里等候他到來了。目光里的崇拜和尊敬冷梟習慣了到是沒有什么,寶柒覺忍不住一陣陣發汗。

    她家二叔,氣場真強大啊!

    這么多人崇拜他?

    不由得側眸望去,一縷清晨的陽光斜射在男人的身上,將他英挺無匹的身軀映襯出了無與倫比的桀驁來。

    不管在哪里,冷梟同志都是一個旗艦般的存在。

    怎么想她怎么覺得自己有點兒像那個——不小心吃掉了白天鵝的小小癩蛤蟆。

    “首長,歡迎歡迎……”

    “首長,一路辛苦了……”

    “首長,歡迎你到錦城來指導工作……”

    來來回回就是那些官上的客套話,寶柒心里一陣感嘆,要說做首長也真心不容易。她心里知道,冷梟不太喜歡這種虛以偽蛇的社交活動,平時都是能免則免。

    可是……

    此刻,看著他面無表情的一一和那幾位軍官握手,她的心里突然有著短暫的疑惑——按理來說,50噸的振動平臺運抵到月城航天基地,冷梟本人又出差到了錦城,不應該是一件挺機密的事兒么?如果冷梟本人不說,為什么這些人會提前接到消息?

    依照冷梟的作風,他不會搞這種聲勢浩大的接待……

    為什么?

    疑惑的時間里,冷梟已經帶著她和幾名隨從往機場的停車場走了過去,那邊兒有汽車來接。通往停車場的路上,她不太情愿的吸收了幾束詭異的目光。

    被人關注不是一件好事兒,尤其是這么高調的關注度。

    一路上,很靜。

    剛剛坐上汽車,坐在副駕上那個二杠一星的少校就聲音響亮的開著玩笑問:“首長是直接過去月城,還是先在錦城打個尖兒啊?”

    “我準備辦點私事,月城那邊有謝隊長。”冷梟面色平靜的說著,眉頭微皺,弄得寶柒心里咯噔咯噔響。

    他告訴她說自己來出差的……

    他出差第一次帶上她過來……

    可是這會兒吧,他又說準備辦私事。

    到底哪一個才是她的真的目的!

    冷梟啊,你總是這么讓人懂不起!

    大概在冷梟抬腕兒看第三次時間的時候,汽車便抵達了錦城香格里拉大酒店。終于脫離了那一群人,寶柒吸了一口氣,頓時覺呼吸暢快了起來。一進房間,等晏不二放下了行李,她就忍不住問他,“二叔,你準備辦什么私事兒啊?”

    低頭,冷梟望著她,“你不想回鎏年村看看?”

    啊哦,原來這樣?

    帶她到錦城來,是為了帶她去鎏年村?

    心尖酸澀著,她的臉蛋兒騰地紅了一下,為之前自己還總是七上八下的猜測他感覺到不恥。揪著他的衣袖,她來勁兒。

    “那……二叔,咱們什么時候回去呀?又干嘛要住酒店?直接回R縣去住不就行了么?還能再住在蓉新賓館呢……嘿嘿,記得么?”

    巴拉巴拉說了一大通,冷梟的面色卻不太好看。

    他低下頭看著她,一只手撫著她的臉,一只手攬著她的豐腴的腰身,“先安頓好你。寶柒,我現在必須去一趟月城,等我回來咱們就去鎏年村!”

    “哦!好吧!”乖乖的點頭,寶柒望著他正色的臉龐,回答得非常認真,心里有許多疑問,卻又不好多問他。她相信,冷梟這人,不管做什么事兒,都會有他周密的計劃,這件事,當然也不會例外。

    不曾想……

    她沒有問,冷梟卻難得的一邊兒換衣服一邊兒向她解釋。

    “二0三軍工研發的振動平臺,關系著月城衛星發射中心一顆重要探測衛星的發射。出不得紕漏。”

    “那你剛才……說要去辦私事兒?”

    “無關緊要的人,不用說!”

    “額……”寶柒繼續點頭。

    五分鐘后……

    冷梟離開了香格里拉!

    他只帶走了晏不二,剩下幾名從天蝎跟到錦城的戰士,全部被他留了下來保護寶柒。

    一個人在房間里,寶柒有些悶。

    站在酒店房間的落地窗口,她往外面望去,錦城被踩在腳下,一片景致盡收眼底。錦城的天氣不錯,天空仿佛被水洗過的一般明亮,上午陽光的鋪陳之下,整個城市一片金光燦燦。色彩跳躍在她的眼底,別有一番滋味兒。

    看著外面,她嘆著氣自言自語。

    “怪不得人都說錦城是最適合人居的城市……空氣真好!”

    站了一會兒,她又無聊了。

    返身,打開了酒店房間的電腦。

    自從懷孕她已經很久時間沒有登錄過QQ了。沒有想到,剛剛輸入密碼進入界面,就彈跳出來了結巴妹的彈窗。

    呵……她在線?

    牽了牽唇角,寶柒腦子里晃動著結巴妹羞澀又漂亮的小臉蛋。一個人嗤嗤笑了一下,她雙手觸上鍵盤,敲字過去。

    “晃啥晃啊?結巴妹,不要告訴我說你是想我啦?這么急不可耐……大江子這兩天沒有來滋潤你么?”

    “嗯啦,想你了唄!他在部隊呢,說是忙得不行,好像準備國慶的事兒吧,聽說還有一個文工團的美女陪著他呢,哪兒能想到我?七七,你在哪兒呢?”

    在QQ上,結巴妹說話不僅不會結巴了,打字的速度還又快又流暢,噼里啪啦出來就是一長串的字兒。

    噘了一下嘴唇,寶柒望了望就自己一個人的房間,再次撇了撇嘴巴,“一個人,在錦城呢。”

    “啊,你也在錦城?”小結巴的話后,還有一個驚嘆的表情。

    寶柒疑惑了!

    沉默一秒,繼續敲字:“怎么了啊?我一個人在錦城會很奇怪么,難道說……你也錦城,不會這么巧吧?”

    結巴妹先是發了一個大大的笑臉過來,接著,又敲過來一行字:“七七,我覺得我家表哥吧,對你確實是打心眼兒里喜歡的,你看他這才傷愈回國多久啊,又跟上你的腳步就過去了。嗯,好吧,告訴你,他昨天下午也飛錦城了呢。”

    方惟九來錦城了?

    瞧著電腦屏幕上不會動彈的字兒,寶柒再次疑惑了。她來錦城之前,誰也沒有說過。冷梟更不可能去告訴方惟九吧?那么,他又怎么會知道她到錦城來了?

    怔了好一會兒,她敲過去三個字。

    “碰巧吧?”

    “嘻嘻!也許是碰巧吧?反正他追求你這么多年了,碰巧的事兒也太多了……你忘了啊,那幾年你在國外,他都能厚著臉皮跑過來‘碰巧’遇到你,現在在國內又算什么呢?不過你都懷孕了,我表哥沒機會了……真可憐!”

    這到也是……

    這么多年來,方惟九知道她的行蹤又豈止一次?

    按他的話說——爺有錢,什么消息買不到?

    唉!

    嘆了一下,她沖著屏幕瞇了瞇眼,又遲疑著試探的敲出一行字:“結巴妹,我問你啊,你們家和方家關系好么?”

    “呃……這個啊,其實還行吧!我表哥的媽媽是我的姨媽……不過,我姨在表哥出生的時候好像就死了。反正這件事兒之后吧,兩家關系就淡了不少……再加上,我爸的性格你是知道的,他一輩子都清高得不行。我媽嫁了他,他是一個教師,我姨卻嫁了財大氣粗的方家……哈哈,我一直猜測我爸的心里肯定覺得沒有面子,不過我可沒敢說啊。反正這些年,兩家都有些膈……”

    嘖嘖……

    小結巴一旦上了網,恨不得把一輩子沒有說暢快的話一次性說完。她打起字來,那簡直就是飛一般的速度。等她發過來半天沒有見到寶柒回應,接著,又補充了一句,“咦,七七,怎么了嗎?”

    “哦,沒有什么。我就是隨便問問!那……結巴妹,你和你表哥的關系好嗎?”

    “挺好的呀!我表哥他一直挺照顧我的。你知道的,我說話不是結巴么?他總幫我收拾那些欺負我的同學,嘿嘿,七七,我表哥他是一個好人,如果你沒有愛上別人,我一定攛掇你嫁給他。”

    “哦!”寶柒有些心不在焉!

    見她就一個字,小結巴調侃:“怎么了,難道……你動心了?”

    “想什么呢!?”回過神兒來,寶柒噼里啪啦敲字兒:“喂,親愛的,我不和你多說了啊,我不能久用電腦的!就這樣,我下了啊!”

    正準備下線關機,小結巴的頭像又閃動了起來。

    寶柒點開一看,她說,“不過七七,我表哥這次從國外回來,都和我不太親近了呢。”

    瞧著結巴妹發的一個嬌嗔的表情,寶柒不免有些好笑,又發給她一條戲謔的信息,“喂,你都要嫁人了,又不是小女孩兒了,他要和你太過親近,你家大江子還不吃醋啊?俗話不都說么,表哥表妹天生一對!難道……你喜歡你表哥!?”

    “啊!啐!”小結巴一個嘔吐的表情,終止了談話。

    退出QQ,寶柒關掉了電腦。

    正在這時候,房間外面有人敲門。

    寶柒起身走了過去,一把拉開了門兒。外面站著兩名便裝的戰士,一名戰士搔了搔腦袋,說話的時候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嫂子,打擾你了……那個……花店送花來了!”見她皺眉,又臉紅了:“嫂子,我檢查過了,花……沒有問題。”

    斜睨過去,寶柒其實是在訥悶,“我沒有訂花啊!”

    “你是寶柒小姐吧!”戰士旁邊,一個約摸十八九歲的小姑娘懷抱著一束火紅的玫瑰花,沖她嫣然一笑。

    “我是!”

    “那就對了,寶柒小姐,麻煩你簽收一下!”說完,小姑娘把花遞給了她,順便遞上了簽收單!

    咦,奇了怪了!

    誰會給她送花,她剛到錦城多久啊?

    冷梟?不可能……難道,是方惟九?

    心里揣測著,她唰唰地簽上了自己的大名。向他們道了謝,她關上了房門。嗅了一下花香,她從里面抽出了一張卡片兒來,上面寫著。

    “火紅的玫瑰花,送給最美麗的寶柒小姐。寶柒小姐,請問我能否有幸請你共進午餐?——九爺!”

    噗哧……

    寶柒樂了!

    她覺得拽起文來的方惟九,還真心有些好笑!

    一轉身,她懶洋洋地把花兒放到了茶幾上,百無聊賴之下她又回到了電腦跟前,正在猶豫要不要再上一會兒網,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電話是方惟九打過來的——

    她接了過來:“喂。”

    “喂——”方惟九的聲音一如既往的邪魅又磁性,略略低沉聲里帶著淡淡的挑逗,“小妞兒,九爺就在你同層的電梯口,能不能陪九爺一起吃個午餐?”

    這樣的聲兒,要換了其它小姑娘,肯定投降了!

    可她不是寶柒么?

    一手叉著粗腰,一手捏著手機拒絕,“方惟九先生,我又不是三陪?不陪吃飯啊!哼!我說,你九爺到了錦城這美女堆兒里,還怕找不到妞兒陪吃午餐啊!”

    “靠!寶貝兒,你說話要不要這么直接啊?真傷我的心!九爺真心找不到妞兒陪吃飯了……”方惟九開著玩笑,末了又嘆一口氣兒,說:“過來吧寶妹兒,不是九爺不夠誠心請你,而是你房間外面幾個大保鏢守著……嘖嘖,我現在想近你的身都難嘍,冷大首長啊把你保護得滴水不露,你這完全是國家元首的待遇啊?”

    想到冷梟,寶柒窩心的甜笑了一下,嘴角勾了勾,連帶聲音都俏皮甜膩了起來,“嘿嘿,瞧你說得這么憋屈!不過方九爺,我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么,少打我的主意啊?我對你沒有興趣,我是有夫之婦……而且我也不喜歡做紅杏兒!”

    “有夫之婦小事兒啊,一紙離婚證就解決了。”

    “軍婚嘞,受法律保護懂不懂啊?你甭攢我家首長的墻角啊,想做我的男小三,就得吃牢飯!去吧,找一個漂亮的妹子陪,別苦了自己,拜!”

    她的嚴肅,若笑了方惟九,“得了吧你啊,就你那副大肚婆的樣兒,你覺得九爺能對你有什么性趣么?就目前來說,什么樣的妞按在床上,不比你給勁兒啊?”

    摸著自己的大肚子,不期然,寶柒又想到了冷梟。

    按照道理,方惟九說得忒正確啊,她懷孕了,男人看著不得倒胃口么?為什么冷大首長他卻從來都是熱情不減呢?一上床就惡狼般虎視眈眈地看著她。嚴肅說起來,大抵就是因為方惟九是一個閱女無數的男人,知道什么樣的姑娘好。而她家的二叔就她一個,可憐勁兒的,就這樣在一顆歪脖子樹上吊死了。

    一念至此,她忍不住輕笑了一聲,還是拒絕了。

    “算了,九爺!他不喜歡我和別的男人接觸。而且,實話告訴你哦,我可是給他簽了保證書的,不能亂說亂動……”

    方惟九并不氣餒:“(百度搜索本書名+第五文學 看最快更新)上次你和我吃飯,他沒有說什么吧?”

    “這到是沒有。”

    “那不就結了么?他啊,對九爺的人品放心著呢!”

    聽他嚴肅說人品,寶柒笑了,“不是吧?你方九爺還有人品?”

    “難道說,我沒有嗎?”聞聲兒,方惟九仿佛吃驚了一下,抽氣一聲兒問:“……咳,好吧,就當沒有那玩意兒。就當你感謝我的救命之恩總行了吧?寶妹兒,其實是我有點兒事想要找你幫忙,我來錦城是來工作的,不是追著你來的啊!少自作多情了!”

    救命之恩……

    (第五文學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想到那場泥石流……

    摸著一下鼻子,寶柒想了想,終于還是嘆了一口氣。

    “好吧,等著我!”

    ……

    她出了門兒,發現果然有兩名戰士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樣子身著便裝依舊英姿颯爽。那保衛的架式,瞧得她心里真真窩心的暖。

    二叔,真是擔心他的。

    兩名戰士對她很尊重,她說一個人在屋里很悶準備在下面走一走,他們便沒有多說什么,更不好干涉她的自由行動。只是互相望了一下,遠遠的跟在她的后面。

    轉一個角,寶柒便看到了電梯口。

    富麗堂皇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就算是電梯口這種犄角旮旯,裝潢也是同樣的昂貴和奢侈。墻壁上色彩唯美的燈光忽閃忽閃,燈光氤氳之間,一身兒休閑黑色西服的方惟九斜倚在電梯墻上,修長的雙腿疊放著,斜斜地摸著鼻子,深邃的眸子里點點星光,痞痞地望著她勾唇一笑,邪魅的樣子格外迷人。

    斜斜睨著他,寶柒慢慢走近,眼波差點兒暈了。

    “嘖嘖,真是備感榮幸啊。這么一個大帥哥專程等著請我吃飯。……呃,吃飯還是免了吧,你看我后面有尾巴!九爺,你直說吧,要我幫啥忙啊?”

    勾魂眼再電她一下,方惟九笑起來的時候,淺藍的目光越發深邃,“……寶貝兒,九爺想你了行不行,來,啵九爺一口,就算完事兒!”

    又扯這個!

    寶柒‘啐’他一下,咬了咬唇:“你要是沒事兒,我可就回了啊。”

    “行了,我不說這個,我說正事兒。”歪著唇一笑,方惟九瞄著她,“……可是,小妞兒,沒有辦法啊,九爺一瞧到你就渾身躁熱,怎么辦?……得了得了,甭生氣,就純吃飯,吃完了,一會兒九爺自己找個川妞泄火去,總行了吧?”

    見他搔頭晃腦的樣子,寶柒忍俊不禁又笑了。

    “你啊,就貧!”

    看到她的笑容,方惟九愣了一下,也笑了。

    “唉,看到你對九爺也這么戒備?真是心酸啊!”

    “沒有!別瞎說!”寶柒有些不好意思了,沖他莞爾一笑。

    遠遠的站在那邊兒,兩個戰士見到他倆談笑風生,便沒有跟上來,也不好意思過來,畢竟那是嫂子自己的私事兒。

    正在這時候,旁邊的電梯門打開了。

    當兩扇門正在往里合的時候,方惟九突然一把攬著她,大步進去。

    “走,陪九爺吃飯去!”

    剛進電梯的門兒,門就合上了。

    “嫂子——”

    兩個戰士見狀急了,沖了過來!

    可惜,慢了一步,電梯門已經合上了。

    “喂!”寶柒嚇了一跳,腳下晃了一晃差點兒沒有站穩,按了按開門鍵沒有反應便有些生氣。她完全沒有想到方惟九會突然來這么一出,不由有些嗔怪的叨叨,“你干嘛啊?沒看到我還有兩個戰友在外面么?一起去吃唄……”

    一邊說著,她一邊兒轉眸。

    扭過頭,她短促地‘啊’了一下,差點兒咬到了舌尖。

    “你……”

    話沒有再說下去,心跳驟停。

    方惟九看定了她,淺藍的眸子里流淌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一把勾起她的下巴來,邪魅的視線里涼氣森森。

    “一起吃有什么情調呢?好不容易咱倆有了二人世界!”

    ------題外話------

    多謝妞們支持《寵婚》,支持二叔和七七!多謝妞們火熱投票,某錦淚流滿面!

    今天19號了,二皮臉求一下月票,另外年會票妞們量力而行。不過,有給錦投鉆送花什么的,都換成年票投吧。如果能拿到年度現言經典獎,是錦的榮譽,也是咱喜歡二叔喜歡寵婚的妞們集體的榮譽,證明慧眼識英雄啊,哈哈。

    關于生子:這次兩個人回錦城,就會跳到生子階段了哈!根據投票區的結果,應該是一對雙生兒子無疑了!嘿嘿!

    關于其它疑問:都會一點點解剖,大家甭急哈,離大結局字數不多了!

       

       

U赢电竞 JBO| JBO| JBO竞博| 电竞竞博| JBO体育| JBO|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