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名:167米賭命——生死游戲!

    “都安排好了?”

    寶柒脊背泛汗抵著門,外面上野尋的聲音,依舊邪氣森森。

    “是的主上,一切都安排妥了——”金子如是回答。

    安排妥了是什么?!

    她的心,不受控制了,怦怦怦直跳。

    冷梟來了!

    他來了,接下來,會有什么樣的結果?

    額頭上的虛汗沖得腦門兒發熱,寶柒心里有著從未有過的忐忑,死死攥拳,再攥拳,她一聲聲命令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靜,頭腦一定要清明,越是緊張的時候,越是不能慌亂——這些,都是冷梟教給她的。

    閉上了眼睛,她大概理清了思路。

    上野尋說過了,他不僅僅要探測衛星的圖紙,他還要冷梟的命!計劃了這么久,他肯定什么都算好了,只要冷梟來了,一定會因為自己受他擺布。而她能眼睜睜看著冷梟受制于別人甚至丟掉性命么?

    不能!絕對不能!

    一想到這種可能,她的心燒得疼愛。

    瞬息間,不過十來秒。

    撐一下額頭,她緊張地環視著四周的環境。突然,目光一亮——在衛生間里有唯一的一扇窗子,而且還是一窗沒有鐵窗欞的窗子。

    有窗,就有辦法了!

    心里頓時充滿了希望,她急步過去小心翼翼的推開窗,往下一探。

    下一秒……她倒吸了一口涼氣。

    媽的,上野尋,要不要這么兇殘?

    她身處的鬼地方不知道到底是哪兒,不過房屋好像原本就是建造在一個海島的懸崖邊上的,窗戶下面有幾十米高的懸崖,懸崖下來是一片汪洋的大海……

    不!如果單單只是純粹的大海或許還要好一點,悲催的是離大海還有一大片暗礁磷石。也就是說,就這個距離,她要跳下去,如果沒被摔死只有一種可能,就是見鬼了!

    愣呆了好幾秒,進退和得失之間,她稍稍衡量了一下,咬了咬牙齒,橫下心來,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跳下去!

    上野尋說得對,就算只剩下了她的尸體,他也有辦法能制衡冷梟。可是,如果她整個人都不在了呢?沒有她這個人存在了,冷梟還會束手就擒么?冷梟有多大的本事,她太清楚不過了。只要他沒有見到她寶柒的人,他就絕對不會乖乖給圖紙,更不會任人上野尋來宰割。

    那么,他一定會有希望活著離開。

    跳吧!跳下去!為了二叔悲壯一回吧!

    喔……

    心在狂烈的跳動,她抹一把眼睛,又撫了一下高高凸起的肚子,覺得自己實在太對不住肚子里的兩個小BABY了。他們還沒有見過陽光,就要和他們可憐的老媽一起共赴黃泉了。

    一想到孩子,她的眼眶干澀得快要不行了!

    好吧,她是真的想哭,覺得自個兒的舉動太悲壯了。從小生長在雜草縫兒里,不管多艱難,她都沒有半點自殺的念頭。真是沒有想到,最后,上天非得給她安排一個自殺的結局。

    靠他奶奶的!

    在心里暗暗罵著粗話,她深呼了好幾口氣都緩不來緊張的心情。

    沒法兒!

    不管多么偉大的愛情和高尚的情操,沒有人在生死面前不會猶豫。敢于為了男人去赴死,是一種愛的勇氣,不過卻不代表她不會害怕死亡。

    眼睛瞇成了一條細縫兒,她的腦子里想象著自己跳崖死亡之后的各種可能性,身體往上攀著。

    奈何……

    她懷孕的體型下肚子大身體笨重慵腫,要爬上面前一米多高幾乎及到她脖子的窗臺,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搖了搖頭,她企鵝一般攀爬了好幾次,真特么想罵人了……自殺不僅需要勇氣,還要有技術?

    靠,腦筋轉了又轉,該咋辦?

    這唯一的窗戶不太寬敞,外面的光線也不太明亮。她的雙手使勁兒撐著窗臺往上躍,真是恨不得有一位好心人過來推她一把,直接把她給推下去。

    幾次三番,反復幾次,她企鵝般的身體還是上不了窗臺,額頭上滿是虛汗,她真的不知道老天到底是在幫她,還是要亡她了!為什么自殺爬不上窗臺這么狗血的事情都能找到她的頭上,她的人品到底是有多糟糕啊?

    說慘!還真是慘!

    得,外面的上野尋不耐煩了,“小妞兒,你好了嗎?怎么還不出來?”

    聽著已經接近門邊兒的腳步聲,寶柒心里一抽搐,像纏了幾根兒細麻繩,越纏越撓心,壓著直喘的粗氣兒吼回去。

    “催什么催?上大號!”

    停頓兩秒,上野尋問,“要手紙嗎?”

    “不用了,里面有呢!”

    “需要我服務,就喊一嗓子,你大著肚子擦不方便吧?”

    靠!丫的,這時候還不忘占她便宜呢?

    寶柒在心里在不停地詛咒他,嘴上卻乖順了不少,“多謝了,受不起!”

    接著,外面沒有了動靜。

    數著秒鐘,寶柒靠在窗臺上,知道時間不能再等了!真是虐心的劇情啊!奶奶的,虐就虐吧,大不了就死這一次。

    當然,一個人,只能死一次。

    再次咬緊牙關,她雙手死死撐著窗臺的邊沿,心里默念著‘人固有一死,死有輕于鴻毛,有重于泰山,死了二叔會一輩子記得她……’,然后,畜滿力量,笨蛋的企鵝往上一擎,終于——

    哈,使出了渾身力氣的一下,竟然讓她半個身子撐在上面。

    有希望了!

    只要她再用一把力,就能全身躍上往下一倒,直接就翻下去‘咔啵兒’,走完了她和她孩子的人生旅程——結果還好,過程太虐。

    深深呼吸著,她腦子亂七八糟的想著,再次蓄力準備備戰最后一次。心里自嘲著自殺跳上去了也這么開心,眼睛卻在不停的掃視著窗戶下面的情況。她還是不愛死的,多少還是希望能夠盡可能的不要摔到暗礁上死得太過難看了,那樣兒,二叔替她收尸也會受不了崩潰的。

    當然,她不想承認,其實她還是因為有點兒怕死。

    折騰了這么幾下,外面再次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腳步聲很急,急得都不再敲門兒,來人一腳就揣在了衛生間的門兒上。

    完了,不能再猶豫了!

    她來不及再多想,集起心里所有的勇氣,猛地閉上眼睛,不敢看外面的懸崖和暗礁,拼盡全力往下跳——

    砰——!

    啊——!

    她聲嘶力竭的尖叫——!

    沒有跳下去!

    就在那危在旦夕的緊要關頭,上野尋急步奔了過來,有力的雙臂將她攔腰一截,便帶過了她已經前傾墜落的企鵝體。然后喘著大氣兒將她抱了下來,一把拖進自己的懷里,牢牢困住,好半晌兒沒有動彈,眸光里陰沉得仿佛剛剛下過一場暴雨的天空,又陰,又暗,又涼。

    一秒,就差一秒,她就跳下去了。

    落入男人的懷里,寶柒差點兒嚇得虛脫的神經,再次緊繃了起來。恍惚的腦子讓她不知道該說什么。耳邊,卻響起了男人緊張之后松懈下來的冷刺兒,聽得她毛骨悚然。

    “你要想死,一會兒我會成全你,讓你和他一起死!”

    一起死?

    吁……

    松了一口氣兒,回過神兒來的寶柒,發現自己沒有能跳下去,小命兒也還沒有玩完,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不知道該感激還是該生氣了。要按照常規的情節,她覺得自己應該立馬握成小拳頭,哭著喊著,一拳一拳地砸在上野尋的胸膛上,又哭又鬧的沖他吼,“混蛋,你讓我去死,讓我去死啊……你為什么要救我啊……”

    不過……

    以上情況都沒有發生,她半閉著眼長長喘了好幾口大氣,腦子里千回百轉之后,竟然反常又虛弱地說了兩個字:“謝謝!”

    一跳“百度搜索本書名+聽潮閣看最快更新不成,她像經歷了一個生死輪回,剛才糾結的心里竟然釋然了。

    而現在,她又不想死了。

    上野尋看著她,目光很難從她身上抽離,又驚又怕之后,是半秒都不敢放開她的手,邪魅俊美的臉上神色復雜。

    “哼!謝本座什么?不要告訴我是救命之恩哦?”

    “對!沒錯兒啊,感謝你救了我。剛才我又想好了,既然你要我和冷梟,那就殺吧。能讓咱們一家四口死在一塊兒挺好的。你說,我自殺了多傻?我一死,過兩年他再娶個老婆,徹底把我給忘得一干二凈,那真是虧大發了。還不如一塊兒死得了。你說呢?”寶柒的聲音帶著一種復雜的空茫,不知話里真假。

    “神經病!”動了動嘴皮兒,上野尋出口的三個沒有溫度的字眼兒,伴著她邪魅的聲音,涼颼颼地灌入了她的耳朵里。

    好熟悉的罵人話?

    感慨地翻了一下眼皮兒,寶柒失笑,“他總這么罵我!”

    “寶柒,在我的面前,不要總露出一副幸福的表情來,這樣子他只會死得更快!懂嗎?”眉目一沉,上野尋收斂起了神色。

    不要顯示幸福?

    差不多就像見不得人炫富一樣吧?

    變態!

    狠狠瞥了他一眼,寶柒嘴角輕輕一抽,搭一把手便使勁兒推他。

    上野尋低頭盯住她,若有所指地說:“女人,不要動來動去,你是在勾引我嗎?!”

    什么,勾引?

    差點兒被口水嗆死,寶柒喉嚨鯁了鯁,趕緊收回了手,一動也不動了。因為,上野尋這話里的意味兒太過明顯了,而且,她現在正活生生感受到貼在自己身上那部分男性特征雄糾糾的。

    不要臉的男人啊!

    身體不能動彈,她的嘴沒有閑下來,鄙夷一撇,“丫畜生變的啊?!”

    淺藍的眸子暗了暗,上野尋邪魅又尊貴的俊臉上罕見的露出了一抹淡紅,詭異的紅色——難道他是在害羞?不會吧?

    見狀,寶柒差點兒嚇死!

    不過下一秒男人卻懶洋洋地放開了她,側過身去整理了一下褲腰,聲線兒邪氣的說,“不過是想評擊一下你六年前的論點,用實事告訴你,拿大拇指去衡量男人的大小,未必會準確……”

    “停停停——”

    調轉過頭來,寶柒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馬桶蓋兒上。

    望著他,她目光炯炯。

    一旦想開了,她反倒淡定了。一捋頭發,一撇嘴巴,她攤了攤手,無意義地問:“不要談風月,更不要忘了,我是你的肉票!”

    上野尋眉心一緊,不答。

    托了一下腮,寶柒忍不住又疑惑地問,“話又說回來了,你怎么突然闖進來了?不怕碰到我正在拉大號,臟了眼睛啊?”

    上野尋淡定的神色,一下子凝固在唇邊兒。

    好半響兒……

    他盯著她,一點一點地再次綻開了笑容,唇角掀起,他涼涼地說:“出去吧,不要企圖在我面前玩這種小把戲,更不要以為推延時間就有用!”

    寶柒抿嘴。

    得,小把戲,一下子便被人看穿了!

    不過,她二皮臉,向來淡定有加,無所謂地聳了聳肩便配合的站了起來。

    站定在她面前,上野尋邪邪的勾起唇來捋了一下她的頭發,眸底的邪氣便散了開來,濃重的陰戾褪去后,他突然一低頭,小聲在她耳邊兒說:“金子說,衛生間里根本沒有紙!”

    “呃……”

    寶柒的臉扭曲了一下,差點兒沒有噴。

    吸一口氣,她扭了扭酸痛的脖子,視線便落在上野后的身后,沖著正急匆匆趕過來的金子微微一瞇眼兒,笑了一下。

    “怪不得人都說呢,不要隨便撒謊,你看……一撒謊吧,不小心就救了我一條小命兒!”

    無視她的笑意,金子沖著上野尋恭敬的點了點頭,“主上,用儀器仔細測試過了,他的身上沒有帶家伙。手里拿著一摞資料。不過沒見到人,他不愿意交出來。”

    眉頭深鎖一下,上野尋瞄了一下寶柒,“外面都查過沒有?有沒有尾巴?”

    依舊低著頭,金子回答,“沒有。所以我準備請示主上,是不是讓兄弟們都撤退?”

    抬起手,撣了一下衣襟,上野尋語氣復雜,一把拽過寶柒來圈住,吩咐金子說,“一切按原定計劃吧,讓大家撤回日本!”

    金子低下頭:“好的主上,一切按您的指示辦!”

    “去吧!”上里尋揚了一下手,金子什么也沒有再多問。微微抬起頭,神色不明地看了寶柒一眼,便像往常那樣躬著身體慢慢地退了下去。

    轉過頭來,上野尋看著寶柒的眼睛,微微頓了一下,拉著她出去了。

    接下來,只剩等待!

    寶柒坐在臥室的沙發上,而上野尋則慢條斯理地在屋內的酒柜里拿出一瓶琥珀色的酒來,倒了滿滿一杯,晃蕩著,晃蕩著,好一會兒才輕啜一口,高大的身軀靜靜倚著酒柜,身形和輪廓在燈光下,像是由特級匠人精心雕刻出來的一般。每一個地方都透著優雅,尊貴,邪魅。

    兩個人的靜默,有些詭異。

    良久,他偏了一下頭,“有什么疑惑,問吧?”

    這么好?由著她問?

    寶柒的思緒還停留在‘撤回日本’幾個字上。

    皺著眉,她心里太多不解,卻又不知道從哪兒問起。

    上野尋的眸光微瞇望著手里瀲滟的酒波,沒有看她,不過卻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樣,替她解了惑。

    “這幾年來,曼陀羅在Z國的勢力被你的冷梟一步步分散,瓦解,蠶食,各個擊破,現在,我們必須要回國發展,以圖后報!”

    這樣的?

    寶柒心里微微一愣,實事上,她一直不知道局面已經到了這種程度。

    定定地看著他,看著眼前這張和方惟九一模一樣的臉,她不期然又想起了孕婦餐館的事情兒來。一想,有些東西便堵在心里,不吐不快。

    “上野尋,我想問你,方惟九……在哪兒?你是不是知道?”

    上野尋看著她,視線有些灼熱。

    下一秒,他端了酒杯一步步走近,再近,直到他的呼吸都近得能噴到她的臉上了才停下來。突地,他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用力往上一抬,聲音邪魅冰冷。

    “換一個話題問!”

    心里狠抽一下,寶柒被迫抬起頭,呼吸驟緊,目光斜視,“好,那我再問你,上次在京都的孕婦餐館里,你用我的手機和冷梟通電話,到底說了些什么?”

    “你沒有問他么?”上野尋輕問,眉梢挑起。

    “……什么都不回答,你讓我問什么?”寶柒冷冷反嗤。

    放開她的下巴,上野尋沒有離開,而且端著酒杯坐了下來,聲音邪歪歪的說,“他知道是我殺了姓伍的小姑娘!”

    咯噔一下,寶柒心臟抽緊,“為什么要殺她?”

    “你說呢?”上野尋反問道,語氣陰戾地繼續,“不殺了她,這小姑娘心思不好。一天到晚總琢磨著怎么整你,早晚著了她的道兒……而且,我想送給你們一份大禮……這么一來,關系不是公開了么?多好啊!”

    “你——卑鄙了吧?”想到自己受的那些唾罵,寶柒的氣兒就不打一處來,“你啊,就沒安好心,故意的吧?不對啊,上野尋……”

    說到這兒,她面色一變,倏地頓住了。

    上野尋擰眉:“你想說什么?”

    心下略略慌亂,稍頃,寶柒才疑惑地低低問:“如果你和他說起伍桐桐的死……你說是你干的,那么你殺了人,你就不會是方惟九吧?……他,冷梟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你不是方惟九,而是上野尋?”

    上野尋愣了愣。

    接著,他‘噗哧’一聲笑了,“傻瓜,現在才反應過來?”

    “我是奇怪,他當時為什么不干脆抓了你?還讓你逍遙快活反將一軍?這不符合他的個性……”

    “原因很簡單,他不想讓你知道——我并不是方惟九!”淡淡的說著,上野尋臉上看不出來情緒,而寶柒更是不懂這句話什么意思了。越說越懵圈兒,她剛想再問他,上野尋的手便按在了她的手背上,直接打斷了她的話。

    “時間差不多了,你該準備一下了,你不想他么?”

    “聽潮閣”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想啊!

    怎么能不想?

    寶柒聽著她緩慢的語調兒,感覺著那話里透出來的冰寒,心里凝結成了一團。

    他不再說話了。

    于是乎,整個房間便沉靜了下來。

    時間走得極慢,極慢……一分,一秒……

    自到上野尋喝到了第二杯酒的時候,金子回來了,報告說一切準備好了,曼陀羅該走的人已經走了,冷梟正帶著東西等在外面……

    “好了,出去吧,你可以見到他了!”上野尋雙臂搭在她后背的沙發上,渾身上下都是邪佞的慵懶感,緊繃的唇角放松了,望著她時再次換上了那一張能迷惑未涉世少女的迷人笑靨來。

    “謝謝!”寶柒也笑了。

    老實說,她覺得丫要不是一個心腸歹毒的恐怖頭子,那么還真是一個條件好又長得蠻周正的大好青年啊。一念至此,她撐著沙發站起來的時候,瞥他一眼,搖著頭說了一句。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啊……阿彌陀佛!現在還來得及。”

    她的‘佛口婆心’,上野尋不知道體會到沒有,不怒不急,笑著過來攬了她的肩膀,樣子輕松得不像在赴一個死亡約會,“行了,今天的事兒解決了,我就到岸了,一切就阿彌陀佛了!”

    解決!

    想到他說的解決了是怎么回事兒,寶柒的心里就像吃了一只蒼蠅般難受。壓抑著一股莫名的怒火,她憤恨的推開他的手,鄙夷地嘲諷。

    “你和你們的政府都不是東西,為了自己的侵略和擴張,千萬百計搞破壞,不讓人過正常日子了?”

    見到他的目光變涼,她淺瞇一下眼,盡量讓語氣平和一點兒,接著斥責:“上野尋,說實話啊,咱就是普通人,哪兒來那么多的國仇家恨啊?自己活得幸福瀟灑才最靠譜兒。你今兒就算殺了我們,回日本就能好過么?……那誰不是說么?最勉強的和平也比最正義的戰爭受人歡迎!”

    “呵呵,真該把你的嘴巴堵上!”

    上野尋搖了搖頭,也同樣站起身來,莫測高深地盯住了她的臉,唇邊兒倏然又扯出了一抹沒有溫度的笑容來,“一會兒,見到你親愛的再拿這話去勸他吧……”

    說完,眸底收斂,長臂毫無預警地一拉就將她緊扣在了懷里。

    “小妞兒!”

    “喂……你干什么?”寶柒驚了,她還沒有來得及驚叫出聲,上野尋溫熱的唇便毫無預警的覆蓋了下來,堵住了她的嘴巴。

    一個吻,淺嘗輒止。

    他偏著頭,盯著她的側臉好久沒有說話,灼熱的男性氣息一下下噴灑在她敏感的耳廓之上,還替她順了順頭發,動作曖昧得像情人之間離別的溫存。

    “好好聽話,嗯?”

    不等寶柒反應,他倏地又推開了她,轉過身來面向金子,再次變成了那個陰佞的恐怖頭子,“捆了!按計劃進行!”

    “是,主上!”欠了欠身,金子并不多言。

    干什么?捆了?

    寶柒看著前一刻還情意綿綿的男人,后一刻就變的翻臉無情,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很快,她的雙手和雙臂便被一根拇指粗的細繩子給反綁在了背后,腳下踉蹌一下由著金子給推了出去。

    金子的力道很大,大得寶柒有些不懂。

    為什么這個他這么的討厭她呢?甚至比上野尋還要恨?要不是她確信自己沒有失過憶,一定會懷疑自己失憶前是她的殺父仇人一類的角色。

    背后,上野尋目光沉了沉,猛地一下把酒杯摔了——

    在玻璃四分五裂的碎聲里,他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

    果然這兒是一個海島。

    寶柒被金子推到了離懸崖很近的一個平臺上,站在了巖石的邊緣。耳邊,響過一陣陣海洋沖擊巖石的叫囂聲音,平臺下方站著一個男人,正是冷梟。

    天空一片寧靜,四周安靜得可怕。

    冷梟眸底的光芒冷峻又凜冽,靜靜而立時桀驁的樣子,像一尊冰刻出來的雕塑,線條冷硬又強勢。不管站在任何地方,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像只翱翔展翅的雄鷹,不會屈于人半點兒鋒芒。

    漆黑的眼眸滲了水,寶柒可以無所畏懼的和上野尋周旋,可是在見到冷梟的時候,一切情緒都有崩潰的跡象,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見到親人,大概就像她這個樣子吧。

    蒼白著唇,她喊了一聲兒。

    “二叔——”

    沙啞的聲音一出口,霎時她的眼睛便熱了,在金子手里掙扎著就要向冷梟奔過去。

    “別動!”金子手里的槍狠狠抵一下她的腦袋,“再動一槍嘣了你!”

    “寶柒——!”抬了抬手,冷梟渾厚的聲音里帶著點兒沙啞,兩個字從他冷冽的唇間吐出來像是頗為艱難,不易察覺地沖她點了點頭,安慰她,“有我在,不用怕。”

    走上平臺的上野尋望了望天,皮笑肉不笑的拍了幾個巴掌:“冷大首長,果然守信啊,一個人也敢闖龍潭虎穴?”

    強行壓抑著見到寶柒時心中莫名的悸動,冷梟冷冷揚起聲音。

    “甭廢話!說,你要怎么樣?”

    “把手里的東西放在原地,然后你退開十米!”上野尋語氣淡薄悠揚,聲音像是一壺醇好的美酒,撩著一抹笑,他接著又輕聲兒警告:“不過,你不要隨便動彈哦,要不然,你的心肝寶貝兒就會沒命了!”

    “資料在這!”冷梟不喜歡廢話,盯著他放下了資料退開身體,目光盡量避開寶柒的視線,不與她對視,就怕自己失去了分寸。

    “二叔——!”寶柒使勁兒甩著被繩子束縛著的笨重身體,焦急的吼,“你不要管我,不要聽他的話。他不會這么輕易放了我的,你不要答應他!”

    冷梟淺淺瞇眼,沒有說話,一向深沉內斂的冷臉上,更沒有半點能夠讓人窺測的情緒和表情。

    走過去拿過資料,上野尋翻看著眉頭挑了起來,英俊的臉龐上,邪邪地露出了一抹玩味兒色彩,“真是想不到啊,冷大首長英雄一世,功高震天,結果竟然真的會為了一個女人出賣國家的機密,破壞國家的衛星計劃……哈哈……”

    “你的目的達到了,放了她吧!我會留下來!”

    冷梟的聲音涼如冰刃“聽潮閣”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盯著上野尋一動不動。

    而那一字一句,卻一下下刺入了寶柒的心臟里。

    他真的要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她的安全?

    心狠狠被提了起來,她身子軟了一下,“二叔——不要!”

    金子再次揪緊她,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幾乎拼盡了全部的力氣不停扭動著身體,直勾勾地看著冷梟峻峭如刀的臉龐,呼吸越發急促,聲音更為急切。

    “二叔,他騙你的……他不會放了我們的……千萬別上當啊!”

    “急什么啊你?”上野尋看著她,漫不經心的搖了搖頭,唇角帶著一抹譏諷的笑意,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冷梟。然后便將手里探測衛星的全部資料遞給了緊勒住寶柒的金子,“拿好了!”

    “好的,主上。”

    上野尋點頭,涼薄的唇微微一勾,拍了拍金子的肩膀,邪魅十足的俊臉上瞧不到其它的情緒。一秒后,他轉臉睨著寶柒,當著冷梟的面兒摟緊了她被綁著的慵腫身子。

    “放開我——”寶柒急了,又掙脫不了!

    “噓……”在接收到她殺人般的目光時,上野尋淺眸一瞇,下巴抵在她的額頭上,深呼吸一口仔細嗅著她身上的味道,閉上了眼睛,聲音極低的說,“寶柒,我愛你。”

    心里‘咯噔’一下。

    二叔都沒有說過的話,卻被這個男人給輕易的說了出來,寶柒覺得有點兒HOLD不住。狼狽的掙動一下,目光掠過他望向了不遠處面無表情的冷梟,有一種天眩地轉的感覺。

    “上野尋,你神經病啊——”

    “乖乖地看我表演!”無比自然地捏了捏她的臉,上野尋并沒有向她解釋為什么要說出這么突兀又不合時宜的話,目光深深看她一眼轉過了頭來,對著金子,一句話說得語意不詳。

    “金子,交給你了!”

    “我會辦好的,主上——”金子再次看了寶柒一眼,手上的槍口更為用力的抵緊了她的太陽穴,目光有一抹怨恨。

    斜睨著上野尋詭異的臉色,寶柒沒有掙扎,在金子強大的臂力之下就算她太陽穴上沒有槍抵著,大概也無法逃脫。

    只不過,這樣兒的情形,她太過壓抑了。

    冷梟握緊拳頭。

    看著他的眼睛,寶柒懂他的心。

    想到他心里的難受,她心肝兒就抽疼。

    媽的,上野尋,故意氣他呢?

    資料拿到了,上野尋的計劃已經完成了一半,他還要耍什么花樣兒?

    ——

    “上野尋,男人做事情,何必把女人和孩子扯進來?放了她,我任你處理!”冷梟一步一步走上了平臺,離上野尋大概五米的距離,冷冷地說。

    淡淡地瞥他一眼,上野尋的眸光里閃過一抹玩味兒,“當然!接下來會是咱們男人之間解決的事兒——”

    冷梟定定盯著他,“那最好!”

    歪了歪嘴角,上野尋笑著,不徐不疾的開口,“今天日子好,冷大首長,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咱倆單獨玩一個游戲吧?!”

    “什么游戲?”

    “死亡游戲——俄羅斯輪盤賭!”

    俄羅斯輪盤賭?!

    一時間,寶柒嚇得花容失色,那個‘俄羅斯輪盤賭’她知道一點點,一個可怕的自殺游戲。一念之下,她的身體,情不自禁地顫了,“二叔……不要……你不要跟他賭!你走啊……”

    俄羅斯輪盤賭是一種刺激的游戲。它不是一個普通的賭博游戲。他是使用左輪手槍做賭具,要的卻是人的性命。賭的規則說得簡單直白點兒,就是在左輪手槍的六個彈槽之中,只放入一顆子彈。然后賭命的人可以任意的旋轉手槍的轉輪,再關上轉輪。接著,賭博的人輪流用手槍對著自己的頭部扣動板機。

    槍里,只有一顆子彈……參與者的每一槍,或是打出空槍,或是中彈身亡,只有一種可能!

    這種賭,對普通人來說,賭的是運氣!

    對于有一種人來說,必須賭技巧!

    冷梟依舊巍峨不動,拳頭微微攥緊,面色平靜的平視著上野尋,一張冰冷冷的臉上沒有半絲改變,“賭注是什么?”

    上野尋伸出手來揉了一下太陽穴,眸底帶笑,“還用說么?當然是她!如果我贏了么,我會留下她和孩子的性命。如果我輸了……當然,你可以帶著她離開,但是你得保證讓金子回日本。”

    “好!”冰冰的,冷梟就回答了一個字。

    其實,現在的情形,由不得他做另外的選擇。有了寶柒在手里做籌碼,上野尋原本就可以直接殺掉他,再帶走寶柒或者殺掉寶柒,而他偏偏要這么賭,拿自己的性命去賭,他自然再沒有其它的選擇余地了。

    上野尋淡淡地笑,“你為什么不問我,賭命的原因?”

    冷梟眸色微沉,“那是你的事。”

    輕謾的摸一下鼻子,上野尋繼續笑,“我就想試一試,你能為了一個喜歡的女人舍命。而我……或許也可以呀?”

    冷冷的勾了一下唇,冷梟不想再廢話了,揚起手。

    “誰先來第一槍?”

    兩個人對視著,像一對多年不見的老友,氣氛竟然反常的和諧了起來。

    上野尋看了看寶柒,淺藍的眼瞳里深沉難測,“在她的面前,我不想占你便宜!我先吧!”說完,他瀟灑地在左槍手槍里上了一顆子彈,甩動了一下手槍,就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眼皮兒不眨地就要扣動板機。

    “等一下!”

    冷梟走近了,拉下他的手腕,神情轉為冰冷。

    “你已經給過我便利了!第一槍……還是我先來!”說完,他毫不猶豫地從上野尋的手心里奪過左輪手槍,面色微沉地看了一眼寶柒,眸底的陰郁散了開去,眉毛都沒有皺一下,舉起手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就是一槍。

    啪——

    輕輕的悶響——空槍!

    這一聲很輕很輕,可是卻讓寶柒差點兒軟了腿。一愣,一嚇之后,她回過神兒來,在金子的鉗制下掙扎了起來。

    “不要賭了,上野尋,你是一個瘋子!瘋子——!”

    望過頭來沖她看了一眼,上野尋沒有理會她的話,淡淡一笑之后,輕松的接過來冷梟手里的左輪,對準槍口吹了吹,旋轉了幾圈手槍的轉輪,幾秒之后,‘啪’的關上轉輪,速度極快的沖著自己的太陽穴同樣開了一槍。

    啪——

    又是一槍,還是同樣的空槍。

    那顆子彈還依然在里面,沒有輪到他們兩人中的任何一個。

    “不要——不要賭了啊——!”

    雙手死死扣著背后的手心,寶柒的眼睛快要溢出血來了。

    媽的!有這樣傻傻賭命的么?

    男人的世界,男人的思緒,她真的無法理解了。

    一咬牙,顧不得上野尋,她吼:“二叔,你抓住他,拿他來給金子交換我——?”

    話剛落下,她就被金子的槍駝子給碰了一下。不過在上野尋的面前,他便沒有使多大的力道,“閉上嘴!”

    上野尋聞言,苦笑著搖頭望著冷梟,“你看,她多狠心啊!恨不得我去死呢?!不過,她這實在可愛,是吧?怎么不想一想,一個敢拿命去賭的男人……又怎么能做人質呢?”

    冷梟危險睨他,并不搭茬,冷冷地說:“槍給我,該我了!”

    懸崖邊上,寶柒急得直想飆淚:“二叔,不要賭了……不要和這個瘋子玩兒了!你快走吧!千萬不要再開槍了啊……!”

    不能再開槍……

    這已經是第三槍了……一個人,不會永遠那么好運氣的!

    冷梟側過臉來看向她,萬年不變的冷冽目光里帶著永遠的淡定和平穩,一圈又一圈的旋轉著左槍手槍的轉輪,一句話像是對她,又像是對上野尋說的,“我死了,會活在她心里。你呢?什么也沒有。”

    “嚯!這么自信啊?”上野尋牽動了一下嘴角,有些不服氣的沖他笑了笑,“冷梟,你得知道啊,時間這種東西可是消滅一切情感的殺手。只要你死了,我可以帶著她去日本,一年兩年忘不掉……我就不信十年二十年,她的心不會被我俘虜。……我,同樣有這個自信。”

    拿著槍把的手顫了一下,冷梟的槍口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冰冷的臉上沒有情緒,不過卻良久沒有開槍。

    上野尋怔了怔,面上帶著笑意,好整以瑕地抱著臂,譏刺的笑問:“怎么了?知道厲害了吧?是不是舍不得死了?”

    冷梟冷冷勾唇,聲音涼涼,“你很幼稚!”

    幼稚?

    上野尋看著他,一時間有點摸不透他話里的意思。而就在他愣神的時候,冷梟的手指微屈,再次扣動了左輪的板機。

    吁……

    還好,又是一槍空洞。

    寶柒目光淬了火兒,身體快要癱倒了。她覺得再這么比下去,不被打死也會被嚇得心臟破裂而死。

    “該你了!”冷梟丟出左輪,深邃的目光像刀子在切割他!

    左輪手槍在空中劃出一抹弧線,上野尋帥氣的接過來,微微笑著,轉動了幾圈轉輪,再次把槍口抵在了太陽穴,那淡定的樣子讓人覺得他完全不是在玩生死游戲,到像是幼兒園小朋友在玩水槍。

    這一次,他也沒有那么急的開槍。

    冷梟涼涼地凝視他:“你也怕?”

    聳了一下肩膀,上野尋淡笑一下,“男人么,心里怕,也不會表現出來不是?”

    再次,又是一聲輕響!

    還是空槍!

    不得不說這兩個男人的俄羅斯輪盤賭都玩得極好,都是把握力度和玩槍的高手。

    一槍,再一槍。

    在一槍又一槍的輕響和空槍之后,上野尋擋住了冷梟的手,邪氣的一笑,“得了,覺得這樣玩兒真沒意思。不如——規則改一下,誰都不許轉動轉輪?生死由命!”

    勾一下冷唇,冷梟怪異地盯著她,“可以!不過,你大過不必!”

    “玩玩么?!那有啥!”上野尋說得淡定。

    不許轉動轉輪是什么概念?就是殘忍的程度加劇了。

    寶柒聽得差點兒虛脫了。

    不能轉動轉輪的結果就是兩個人一共就只有六次機會了,彈槽是六個孔,六個孔里有五個是空的,有一個是實彈——因此,總有一發子彈會打響殺人,哪怕它被排列在最后一顆。在五個空槍之后,同樣會打響。

    這一下,是真正的搏命了,技巧什么的都不再有用!

    同樣,更意味著……接下來最多兩個人只有六槍了!

    心里抽痛著,寶柒恨不得從懸崖上直接跳下去,一句話說得聲嘶力竭,“二叔……冷梟……冷梟,我求求你了,不要再賭了,好不好?你走吧,我知道你有辦法走的,你不要再管我了!”

    冷梟看著她,勾了勾唇。

    怎么能不管呢?一個是他的老婆,兩個是他的孩子。

    “放心,我運氣一向好。”

    “運氣……冷梟,不要……”嘴角抽搐著,除了一遍遍說這句話,寶柒不知道還能再說什么了。其實,對于一個人來說,如果能秒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這一個折磨的過程。

    六槍賭博開始了……

    一槍……

    又一槍……

    再一槍……

    第五槍空洞,竟然連續五槍都是空的……

    那么,只剩下最后一槍了。不巧的是槍支正好輪到了冷梟的手里。不肖說了,里面裝著的就是那顆唯一的一顆子彈。

    槍支再次握在了手心里,冷梟黑眸爍爍閃動,右臂慢慢地抬了起來,用力捏緊了左輪,握緊,再握緊,慢慢平舉到自己的太陽穴。

    在寶柒的大驚失色之中……

    他突地調轉了槍口,直直指向了上野尋的額頭——

    ------題外話------

    吁,不想消魂卡的,可是我沒時間了,寫不完了……

    腦袋快爆炸了,妞們,咱明兒繼續啊!一點點抽線剝繭!沖向完結!感謝妞們熱情的票票!各種感謝!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 JBO| 竞博电竞| JBO| 电竞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