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名:168米刺激眼球的東東!

    天!

    一秒間,形勢逆變?

    平臺之上,浪風四浸,海浪聲聲。

    冷梟黑洞洞的左輪手槍的槍口,直接指在了上野尋的腦袋上。

    手指,扣動在板機上。

    只要一槍下去,上野尋就會沒命。

    吁……

    見他反擊了,寶柒暗自松了一口氣。

    剎時間,金子卻瘋狂了。見狀,已然燒紅了眼睛,胸腔里震動了一下,猛地勒緊了寶柒的脖子,槍口抵緊她的太陽穴,拔高了聲音吶喊:“冷梟,你不要亂來,我警告你……不要亂來啊!要不然,我現在就殺了她!殺了她——!”

    冷梟調轉過頭,望著金子緊張的樣子,眸底無波面無表情,“我也警告你——不要亂來!”

    金子握槍的手微微抖著,唇色蒼白,不敢亂動。

    這樣的局勢,二VS二,誰贏誰輸都難說!

    上野尋愣了半秒,被槍指著自個兒的腦袋,他嘴角竟愉快地掀起了笑容,極其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他嘲諷地笑著問:“冷大首長,愿賭服輸,你該不會是輸不起吧?”

    冷梟側眸,強勢的盯著他,一雙幽暗深邃的眸子如同利刃般切割在他的面頰上,拿槍的姿勢凜然又強勢,渾身的肌肉拉滿得像一張蓄勢待發的弓箭,出口的聲音冷冽如冰。

    “上野尋,她安全離開,我必然履行承諾!”

    “君子一諾重千金,沒問題啊!”上野尋毫不在意地摸著下巴,邪魅陰佞的眸底笑意盎然,“只要你死了,我自然會讓她安全離開。我可是說話算話的人。”

    “最好這樣!”冷梟涼涼地說完,盯著他,大手陡然一收。

    下一秒,他手里的槍口,再次抵在了自己的太陽穴上。

    什么?

    寶柒震驚了!

    看著他,看著情形的再轉變,臉色早已蒼白了一片。

    二叔真的要沖自己開最后一槍?

    沖著太陽穴開槍,他還有命活著么?

    “不要——!”這一幕太過悲壯了,寶柒心里悲憤不已,掙扎著被束縛的身體,大喊出聲兒,“二叔,我不要你為了我這么做。槍在你的手里,你殺了他,現在殺了他……你不要管我……”

    喊著,吼著,咆哮著,她盯著冷梟的眼睛里已經盈滿了一池的水波,雙腿軟得快要站不住了,悲傷席卷著全身,整個人不停地顫抖著,臉上布滿了淚水。

    “好樣兒的,冷大首長果然說話算話!”上野尋環視一下,又妖孽的笑了,笑容邪佞又得勁兒,聲音更是愉快,“放心好了!你不食言,我當然也不會食言。”

    冷梟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目光掃過寶柒的臉孔時,嘴角勾起一抹安慰的笑意,而冷意卻困于眼底深處。凝視她數秒,他慢慢地轉過身,平舉的左輪手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整個人挺直了腰板兒,如同一尊雕像般凝住了。

    綠色的軍裝襯托下,他輪廓冷硬的身形更加完美,仿佛一頭叢林里奔出來的野豹。

    可是,他的槍口下卻是自己。

    使勁兒搖著頭,寶柒全身顫抖著,淚流滿面。

    “二叔……二叔……你不要開槍啊……”

    抽泣著,嗚咽著,可是除了說不要,她什么辦法都沒有。這一刻,她痛恨自己的無能,痛恨自己沒有超天的本領,反剪的手腕被繩勒住了紅痕來,可是她渾然不覺。心痛的情緒絞動在心底,織成了一張無處不在的魚網,俘獲了她全部的神經。

    砰——

    尖銳刺耳的槍聲響了……

    啊——

    寶柒失聲驚叫著哭喊,下一秒,又怔愣了!

    槍聲響了,可是槍口卻對著天。

    就在冷梟開槍的瞬間,上野尋速度極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臂舉起。

    側過頭來,冷梟不解地看著他。

    寶柒止住了淚水,心里充滿了希翼。

    金子也怔住了,主上什么意思?

    一把奪過了冷梟手里的左槍手槍來,上野尋唇角色起,面上的笑容很深,可是笑意卻不達眼底,聲音更是帶著徹頭徹底尾的戲弄,“嘖嘖,一槍斃命,多好的事啊?對于冷大首長這樣的英雄,死得這么爽快,豈不是太沒有形象了?”

    冷梟陰沉的眸子微瞇,沒有說話。

    “還是這樣有勁兒——”話音未落,上野尋突地丟出去沒有了子彈的左輪手槍,抬起拳頭,惡狠狠的一拳砸在冷梟高挺的鼻梁上,聲音陰鷙,“冷大首長,我家小妞兒還沒見過你狼狽的樣子吧?今兒我就讓她開開眼界。”

    目光利刃般挪過他,冷梟沒有動彈,任由他發揮。

    上野尋一看就是練家子,揮拳的速度又快又狠,落拳時又重又穩,次次打在冷梟的要害之上,一拳下去,再次砸在了他的下巴,再一拳直接擊中他英挺的側臉。

    自始自終,冷梟沒有反抗,甚至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真爽啊!”摸了摸拳頭,上野尋像是打得蠻有意思,再一拳隨即便落下,擊中了冷梟的左胸下心臟處……整個過程又血腥又暴力,不過短短一兩分鐘的時間里,冷梟的臉上,脖子,鼻孔,嘴角已經溢滿了血跡。

    鮮血沿著他堅挺的下巴滑下,很快便染紅了他綠色的軍襯衣……

    紅的,綠的……相互交映著……

    寶柒咬著唇,痛苦的無力吶喊著,臉色早就灰白成了紙片兒,心臟幾乎快要承受不了這種負荷了。雖然冷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特種兵王,可是也不可能扛得住這樣暴力的攻擊啊。而上野尋陰鷙邪氣的臉色,一看便知是下定了決心要他的命,他又怎么可能善罷……

    不止搖頭,眼淚不住滑落。

    一滴,又一滴……

    她痛恨自己,恨不得自己早點死,恨自己為什么沒有快一點從廁所的窗口跳下去。

    雙手被綁著,身體被禁錮著,她只能近乎瘋狂的大聲嘶吼。

    “上野尋……你放過他吧……放過他,我就跟你……我跟你還不行么?…你要什么都可以……放他離開好不好?!”

    心里震動一下,上野尋轉過頭來,邪氣的挑眉,“小妞兒,現在遲了!我給過你機會的,可是你不要!怪得了誰?”

    “寶柒——”強忍著身體的劇痛,冷梟捂著胸口,面上灰白著依舊難掩徹骨的冷冽,甚至于,在他臉上都看不出來有痛苦,冷冷的目光直視著她,“不許再哭!”

    “不……嗚……二叔,你快點走吧,你打他吧?我知道你一定打得過他的……你出手啊“百度搜索本書名+聽潮閣看最快更新……”寶柒拼了命地掙扎著,頭發被金子揪著,頭疼得幾乎快要炸裂了,眼睛快要滴出血來。要不是金子一直拎著她的身體,她早就癱軟下去了。

    嘀嗒!嘀嗒!

    冷梟晃了一下頭,鮮血便他的鼻子里流了下來。

    一滴,又一滴,很快便在平臺上氤氳開來了。

    “寶柒……”冷梟看著她,干澀又沙啞的聲音,“好好照顧自己!”

    “啊……”

    “嘭!”

    就在寶柒失聲的尖叫中,上野尋突地飛起一腳,重重踢向了他的腿彎。

    腿彎受到大力襲擊,小腿一軟,失去的重心的冷梟支撐不住了,高大的身體轟然倒在地上。再強的男人到底不是鋼鐵打造的,挨了這么多次的重拳,哪怕是向來強硬的冷梟,也不得不跌坐在了地上。

    “二叔……”

    寶柒在抽泣,在吶喊,在哭泣,在嗚咽……

    這樣算什么?

    為什么要這樣?

    看著自己的男人在面前活生生地挨打,明明有能力反抗卻不能反扛的感覺簡直蟄心刺骨,她寧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讓他受這種侮辱和痛苦!

    那是冷梟的驕傲……

    冷梟是多么驕傲的男人!

    這么多年來,她從來沒有見過冷梟狼狽地倒下過一次!

    從來都沒有……

    老天!老天!

    她腦子快要懵掉了,眼睛哭腫了,淚珠子斷線兒……

    “二叔……嗚……你走吧……你走吧……我求求你了……”

    “小妞兒,不要說話啊,好好地看著我怎么收拾他……嗯?”上野尋愉快地搓了搓拳頭,邪魅的笑容更盛了,他像是打得挺嗨,話落,矯健的身軀便一躍而起,再次沖著冷梟的腹部狠狠一個側腿橫踢,悶悶的一聲兒后,他勾著邪魅的唇笑望著寶柒:“怎么樣?本座這招兒,帥不帥?”

    “王八蛋,你會不得好死的!你不得好死!”哭啞了嗓子,寶柒看著冷梟身上刺眼的鮮血,心跳幾乎停止了,呼吸已經不勻的破口大罵:“上野尋,做惡太多的人,不會有好報的,你等著瞧吧!”

    啪嗒——!

    幾乎就在她話音落下的同一時間,上野尋更重的一腳,直接踢向了冷梟的太陽穴。

    “啊——!”

    寶柒長大了嘴巴,眼淚掛在面頰上,目光幾乎呆澀了!

    她是受過訓練的女兵,自然知道太陽穴是一個什么樣的部位。

    對于人體來說,在這么大力之下,還有活命么?

    咬著冷唇,冷梟目光有些渙散,還是沒有哼聲兒,仿佛身上全是鋼筋鐵骨。

    一身鮮血,一身是傷,但是他沒有失掉半點男人的氣概。

    虛弱地動了動嘴皮,他的樣子像是不行了,艱澀地張了張嘴。

    “上野尋,你說話算數……!”

    不置可否地輕哼了一下,上野尋沒有再繼續動手,而是勝利者一般,俯下身去看著他。

    “冷梟,你也會有今天?真是沒有想到呢?”

    悲涼的日光落在冷梟滿是鮮血的俊臉上,他的眼里依舊潛伏著一頭野獸,鋒芒不減,霸氣仍在。看著上野尋,他目光平靜得波瀾不驚,眼睛不經意地瞇起,沒有回答。

    或許,他沒有力氣再回答。

    唇角咬得發紫,寶柒心疼得恨不得死掉。

    上野尋目光陰佞地盯著冷梟,聲音邪肆低沉,一字一句地說:“我保證,你死了,她會好好活著!所以——”沒有說完,他騰地又站了身來,不等冷梟有反應,就地竄了起來,出欄猛虎一般驟然發力,右膝微屈,腳尖使力,再次朝著他另一邊兒的太陽穴,用力刮上一腳!

    啪——

    又是一聲重重的悶響!

    “啊啊啊……不要……”

    寶柒失聲尖叫,手心快被自己的指甲抓爛了,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剎那之后——

    冷梟晃了晃,微微抬起的身體再次栽倒在地上。

    不過這一回,他沒有再動彈了。

    兩邊太陽穴——他還能活么?!

    寶柒淚流成河。

    一個英雄蓋世的男人,讓他這樣兒的死法……老天,你會不會太殘忍了一點?

    目光掠過她的臉蛋,上野尋深邃的淺藍眸子微微一瞇,高大的身軀緩緩站定在她的面前,伸過用力攬過她來,低頭,輕輕一吻落在她的額頭。

    “寶妹妹,你不是對我說,這個世界上再沒有比他更厲害的男人了么?剛才你看到了沒有?本座可比他強多了?對不對?”

    “呸!你是——畜生!”寶柒紅腫的眼眶里噙著淚水,還有難以掩飾的悲傷,直直盯著他的眼睛,她突地笑了,下一秒,一口唾沫準確地吐在他的臉上。

    哈——

    她又哭又笑!

    在他震驚的面孔下,她噙著淚水淡定地說,“我要和他說說話。”

    上野尋抿了抿唇,掏出紙巾來抹了一下臉上的唾沫,微微瞇起了妖孽的俊臉,皮笑肉不笑地點了點頭,一把揪住她的頭發將他往冷梟的旁邊拉,“別說哥哥不疼你……去吧,聽聽他的遺言。再不說,可就沒有機會了!”

    “人渣!”

    寶柒雙目圓瞪著,任由他揪著走到了冷梟的面前。

    看著躺在地上鮮血染紅了的男人,她心里一陣陣的憤恨,疼痛在一點點彌散,她多想摸摸他的臉,添他擦干凈臉上的鮮血,可是,她的手卻被反綁著……。

    心尖上的酸楚,泛濫開來,她屈膝,艱難的跪了下來。

    “二叔,你還好吧?”

    問出來,更是難過。

    被那個賤男人那么打,他又怎么可能會好。

    淚水落下,一滴一滴落在冷梟染紅的俊臉上,點點暈了開來。

    這一幕,看著特別的凄美!

    “寶柒……”冷梟掀開了眼皮兒,抽氣了一聲,渾身痛得直冒冷汗,“我很好,你好好活著!”

    紅著眼眶,寶柒心臟像被針在狠扎,痛得幾乎要穿透整個百肢骨骸。死咬著下唇,她跪在他面前,沒有再哭出半聲來。她不想給他丟了臉了,更不想顯得半點脆弱。

    她是冷梟的女人,必須堅強,不是么?

    看著他堅毅的樣子,她詭異的笑了!

    “二叔,咱們一起死不好么?不要讓我活下去……沒有了你,你讓我怎么活?”

    四目相對,半晌兒無語。

    冷梟忍著痛,默不作聲。

    寶柒默默地淌著眼淚,憋著不哭出聲兒來。

    好一會兒……

    冷梟抬起了深邃的眸子,“乖乖的去吧!”說完抿了抿滿是血跡的唇,他面無表情地冷冷睨向了上野尋,聲音沉沉:“你該履行承諾了!”

    上野尋摸著鼻子沉思了一下,抱臂緩緩地站起旁邊。

    “沒問題!”

    心臟被猛烈地撞擊了一下,寶柒冷笑!

    現在冷梟沒有了反抗能力了,上野尋已經出盡了風頭,又怎么會不行呢?

    任由眼淚亂滴著,她艱難地躬身下去,盡量讓自己的身體貼近冷梟,屏住了呼吸啞啞地喊。

    “二叔~”

    “嗯……”

    “我好愛你——”吹著不知從何處刮過來的冷風,寶柒跪匍在地上,目不轉眼地看著他冷硬的臉,“我答應你,一定會好好活下去的,替你生兩個兒子好不好?!你不是最喜歡兒子么?那咱們就生倆!”

    “好!”狼狽的冷梟,霸氣和桀驁半點兒沒減。

    臉貼在他的胸膛上,寶柒被淚水浸泡過的眼睛又晶亮又朦朧。

    聽著他的心跳,她的心,忽地又安定了。

    心還會跳,多好!

    心一定會跳,好不好?!

    她知道,他需要她好好的,他才會放心了。于是,她努力地沖他微笑著拿自己的臉去貼他,可是大著肚子綁著手,她做得非常艱難。好不容易,她的唇貼到了他的。

    貼著,貼著……

    她溫柔的笑著,溫柔地吻了一下:“二叔,你等著我啊,我一定會來找你的!不管你在哪兒,不管你在天上地上,還是黃泉地獄,寶柒只是你一個人的!”

    狠狠閉了一下眼睛,冷梟哽咽地嘆息:“寶柒,去吧!”

    盯著他的臉,寶柒苦笑了一下。

    轉而,又忍不住泣不成聲。

    “好了,道別的時間差不多了啊——!”輕輕地笑了笑,上野尋伸手揪著她的肩膀,將她整個兒的拎了起來,掰轉過身,邪肆的指尖兒摩挲著她的臉,不輕不重的說:“不要再和他生離死別了,一會兒讓本座看得不爽……他會死得更慘!”

    說罷,他帶著她轉身,將她的身體推給了金子。

    “金子,帶好探測衛星的資料,按咱們的計劃,將她送出去!”

    “主上——”金子愣了愣,心有不甘的咬牙。

    上野尋笑了:“聽命令!”

    “是!”頹然地看著他,金子服從慣了。

    一面狠狠地勒著寶柒,一面帶著資料往平臺下移動。

    扭過頭來,寶柒含淚注視著奄奄一息的冷梟,心痛得不能呼吸。任由金子拖住她走,喉嚨哽咽著,情不自禁地嘶聲大喊:“二叔……二叔……我不走……放開我……”

    “聽話!”冷梟沖他短促的揮了一下,手指落下便沒有了聲響。

    “走——”金子拖著她笨重的身體,移動的速度卻不慢。

    寶柒的視線已經被淚水浸得模糊了,不過幾十米的距離,她覺得遠得已經快要看不清二叔的臉了。不停的轉過頭來望著他,她的聲音近乎瘋狂。

    “二叔……二叔……冷梟……”

    “嗚……二叔……二叔……”

    她哭著,喊著,抽泣著,尖聲叫著……

    不遠處的海水也在咆哮著,海島的風聲在怒吼著……

    一步一步,她離他越來越遠,更不知道這到底是哪里。

    最終,那個平臺徹底消失在了她的視線。

    她微瞇的眼睛,越來越空洞和渙散了。

    目光呆滯著,她任由金子拖著,踉蹌地走著,嗓子完全啞掉了。

    二叔讓她要活著,可是她怎么活?

    二叔說讓她把孩子生下來,可是她一個人怎么辦?

    她已經不再哭了,被動地跟著金子走下去。

    牙齒死死咬著下唇,哪怕滿嘴都是鐵銹般的血腥味兒,她也沒有再張開嘴哭。

    沒有了冷梟在,不管多艱難,多痛苦,她永遠都流不出淚來。

    她的淚,只為他而流!

    沒有了他在,她比任何女人都更堅強。

    一直半推半拉著被反捆了雙手的她,金子的面色越走越陰沉。

    四野里,一片潮聲——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寶柒耳邊滿是幻聽,幾乎無法分辨和意別海浪和風聲了。等她發現不太對勁兒的時候,腳下已經離海水不足二三米的距離了。

    停下腳步,她側頭看著金子。

    “……直接送我入海?”

    沒有了上野尋在場,金子對她的態度更加惡劣了起來。

    眉眼狠狠挑起,他冷冷地反問,“你還挺聰明的哦?”

    想到冷梟的舍命,寶柒心里涼了涼,反而鎮定了,微瞇著紅腫的雙眼。

    “你想殺我?”

    “你說呢?要不然我干嘛帶你來這兒?”金子的目光里滿是怨毒。

    微微瞇眸,寶柒想到了第一次見到他時的不對勁兒了。淺淺苦笑一下,她心里略略明白這個人是真的在恨她了。只不過,她實在想不明白是為了什么。

    “金總管,我們有仇么?”

    “沒有。”

    “為什么?”

    “你必須死!”

    “哈……”寶柒現在真的不覺得死有什么可怕了,抬起頭,她望著灰蒙蒙的天空,想到山頂平臺上的冷梟,她的表情平靜得不像一個既將要死的女人。

    最大的痛苦,便是替冷梟不值。

    “上野尋交待你的吧?你們這些賤男人!誠信在你們的嘴上,連屁都不如!……動手吧,我不怕死……沒了冷梟,我和孩子活下去也沒啥意義。”

    眸光涼透了眼眶,金子的槍口指著她,急切地替上野尋辯白。

    “不,你錯了!恰恰相反,主上并沒有讓我殺你。而且,他還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找一個人,對你很重要的人……”

    心里一窒,寶柒反問:“什么人?”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金子抬起下巴,“讓你死都不會知道!”

    涼涼地勾起唇,寶柒偏開頭去。

    “行了!不說就少他媽廢話,直接動手吧,姑奶奶要皺一下眉頭,就跟著你姓!”

    金子怔愕一下,眼底的冰冷更多了:“寶柒,反正你也要死了,我不如就對你說了實話吧。你太該死了!因為你的存在,嚴重的干擾了主上的決策和行動。這些年來,他為了你多次違背上頭的意愿,政府方面已經對他很不滿意了,甚至想要除去他。如果你不死,你還會繼續干擾他,說不定有一天,他就會因為你而受到懲罰,你知道的,我們大和民族對待叛徒……”

    “啊呸——”冷笑打斷了他的話,寶柒冰冷冷地反嗤,“大你個狗屁!小日本兒就是小日本!”

    金子一言未發地沉默幾秒,竟然沒有動怒,接著說:“上頭一直在懷疑他,準備奪他的位置,扶持另一派的人上位……所以,這次如果還讓你活著,他就會受到牽連……我必須為了主上殺了你!”

    為了主上……

    寶柒高挺著大肚子,突然轉頭欺近他,“為什么?因為你愛上他了?嫉妒我?”

    這樣邪惡的猜測,估計除了寶柒,別人連想都不敢想。

    可是,金子卻剎時蒼白了臉。

    怔忡了兩秒,他一把拉扯開寶柒反綁的手,急切地否認。

    “你胡說!”

    “我有沒有胡說,你自己心里知道!”進退無路,寶柒罕見的鎮定著,通紅的目光冷冰冰盯著他,說得挺認真:“不過……你就不怕殺了我,你們主上會怪你,不愿諒你,甚至于……殺了你?”

    “沒有關系!”金子是那種典型愚忠派的人物,冷冷哼一聲,望著無邊無際的大海,陰惻惻地說:“只要你死了,主上就沒有牽掛了,更沒有任何人能左右得了他。他就算殺了我,我也值了,一命抵一命,我沒有什么吃虧的!”

    看著他的臉,寶柒抿緊了唇,不知道還能說什么了。

    一個死心踏地的追隨者,一個愛得畸型的男人,已經將忠義信仰全部變成了愛情。

    說起來,到底誰又比誰更可悲呢?

    一天之內,無數次面對死亡,她已經有些麻木了。

    嘆一下,她催促。

    “動手吧,速度點兒!晚了我怕我追不上我當家的了!”

    沒有想到這個女人這么不怕死,金子看著她,反常地笑了。

    “你膽兒真挺大。”

    “那是因為我沒有什么值得留戀的!”

    “寶柒,怪不得我,只怪我們生來對立。”

    寶柒轉過身,雙目圓瞪著他,怒了,“……開槍啊!少他媽廢話了,行不?”

    她活膩歪了!

    二叔已經不在了,她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死吧,死吧,死了反倒干凈了!什么仇啊怨啊,滾他媽的蛋!

    被她這么兇猛地一吼,金子不再猶豫了,盯著她,目光露出短暫的不忍和遲疑之后,他再次冷冷地舉起了手里的槍。

    一秒……

    二秒……

    時間詭異地移動……

    再一秒,他大概心里不忍目睹,突然又拉著她轉了一個身兒,讓她面朝大海背對著自己。

    “怪不得主上那么喜歡你……這么多年來,他一直想不能,他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喜歡上了……你真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姑娘……可惜了……”

    說著說著,金子慢慢地閉起了眼睛,舉起槍支對準了她的頭部。

    啪嗒——

    手槍上膛了,寶柒還是驚了一下。

    媽的!

    她的心里不住暗罵,能不能死得快一點兒,難道他不知道嚇人比一槍秒死可怕萬倍么?

    深呼吸了一口氣,她雙手環抱著肚子,心里默念著就要去見到二叔了,一家四口終于可以團聚了,不由得勇氣倍增——不就是死了,誰他么不死啊?其實,這樣的結果也并不是什么悲劇,那話不是都說了么,不求同年求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她們一家,也滿圓滿了!

    多好啊!

    呯——

    悶悶的槍聲一下劃破了天際,劃破了海浪聲聲的海灘……

    金子開槍了?

    心臟抽痛了一下,寶柒的身體晃了晃……

    不對勁兒!

    她的身上竟然沒有痛感,她沒有中槍么?這么近都沒打中?

    嘭——

    背后,有人倒地的悶聲響起!

    錯愕之下,她猛地轉身,頓時驚呆了!

    手里握槍倒在地上的人,竟然是怒目圓瞪的金子。

    他胸部中槍,一團鮮血在胸膛暈了開來……

    可是,海灘上卻不見人影!

    怎么回事?他玩自殺?

    心跳得呯呯作響,她癱軟著雙腿,撐著慵腫的腰身,目光望著無邊的海岸……

    難道見鬼了!

    她站立了幾秒,動了動被捆得幾乎斷掉的手腕,抬步就準備往原路跑。

    目光遠眺,一個影子朝她這邊兒飛奔了過來……

    接近了,又接近了……

    一百多米距離時,已經足夠讓她認清來人了!

    是姚望?他怎么會在這兒?

    心里緊了緊,她小心地跨過金子倒在地上的身體,跑了過去。

    “姚望……快……快去……救我二叔……”

    “寶柒……”

    姚望心跳得急切,一把丟掉了手里的高精準狙擊槍,雙手摟過她來,飛快的解開她手腕上的繩索,不停地拍打著她的后背,脊背上全是后怕的虛汗,“沒事兒了,你沒事兒了,真好……”

    寶柒推著他,聲音急切,“不,有事兒……二叔他……二叔他在上面,快去!”

    “不怕,不怕!沒事兒了!”大概還在為剛才那一槍緊張,姚望額頭上滿是汗滴,一時間有些嘴笨般,好不容易才說清楚,“是首長讓我在這兒接應你的……上野尋他跑不掉的……我們的人已經包圍了鷹兀嶺,很快他就會伏法了,走,跟我走——!”

    “姚望,你快帶我去!”

    “我們先離開這兒再說。”

    走了幾步,寶柒突地頓住了。

    調轉過頭來,她指了指不遠處還躺著的金子:“姚望,他身上有衛星資料,快去拿!”

    “不用管了,一會兒會有人來收尸,我先帶你離開這里。……首長交待過的,一切以你為先!”緊張地攬著她的身體,姚望看了一眼不遠處胸口中槍躺在地上的金子,眼睛微微瞇了瞇,一言不發地帶著她往外面走。

    拖著疲軟的腳步,寶柒走的很急,急得幾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邊兒死亡海灘的。

    腳下沒有力量,她的心里滿滿裝著的都是冷梟。

    走了大約十幾分鐘——

    終于,再一次見到了海島的叢林了。

    “快,姚望,就在上面……”

    不料,話音剛落下,她的耳邊便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寶柒——”

    喉嚨一緊,她瞪大了眼睛。

    幻覺?

    怎么會是二叔?

    揉了揉差點兒滑下淚的眼睛,寶柒張大了嘴巴,一點一點地側過身去。

    陽光下的叢林下,一個滿頭,滿臉,滿身都染滿了鮮血的男人英挺的站在那里,微微勾著唇,笑著望向她——除了冷梟,還會有誰?

    寶柒不敢相信。

    兩腳大力擊中太陽穴,他怎么會身還?怎么可能?

    她不太敢相信,然而,實事又擺在眼前。

    他真的是冷梟。

    誰來告訴她,到底怎么回事?

    重生還是穿越?

    她一動不動地,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傻呆呆地看著不遠處那顆棕櫚樹下染血的男人,不知所措,手腳都不知道該擺在哪兒了。

    不,其實她有個地方在動。

    她的眼睛在瘋狂的飆淚。

    “寶柒……”

    冷梟沒有像往常一樣大步奔過來,而是朝著她伸開了雙臂。

    抹了一把眼淚,寶柒扁了扁嘴巴,抱著肚子疾步的奔了過去,整個人地埋入他的懷里,聲音帶著哭腔的濃重沙啞,淚水決堤:“二叔……二叔……”

    安撫著她,冷梟有些哽咽,“對不起,寶柒,對不起,讓你受到驚嚇了!”

    “唔,混蛋,你嚇死我了……你真的嚇死我了……”劫后重生的喜悅讓寶柒激動得不能自持,雙手揪著他的胸膛,凸起的肚子抵在他的身上,聽著他溫熱的呼吸,嗅著他身上的味道,感受著他的溫度,她終于相信了,冷梟還活著。

    是真的活著!

    不是重生,不是還魂!

    大悲之后,迎來了大喜,抱著他,她的淚珠子更像那決了堤的河壩,再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流淌。吸著鼻子,又哭又笑又開心,抱了(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節一會兒,雙手又伸3gnovel.cn看最快更新了起來,不停地撫著他的臉,目光在他的臉上來回的掃視著,“二叔,真的太好了,太好了!可是……你為什么會還活著?好像沒事兒的人一樣,我明明看到那個賤男人打得那么狠!”

    “傻丫頭!”憐愛的擁著她,冷梟嘆了一口氣,再次將她拉近自己,“難道你希望我死啊?”

    “不——呸,不許再亂說喪氣話了!”手心蒙著他的嘴,寶柒急切地搖著頭:“我只是,只是真的好奇怪,你身上沒事兒吧?他打得那么狠——!”

    “沒事!”寵溺地撫著她的臉蛋兒,冷梟的聲音里有著淡淡的笑意,“看過電視劇吧?那叫動作特效!”

    動作特效?!

    寶柒咽了咽口水,想到那驚險的一幕,心里狠狠揪了一下。再次抽泣了幾聲兒,腦子一轉,突然又反應過來不對勁兒了,于是乎,她鼻尖濃重地哽咽著又問出了疑問。

    “有那么真的動作特效么?!我的距離太遠,就算你能騙得過我,不可能騙過離你近在咫尺的上野尋……啊不對啊!明明就是他下的手啊,我怎么糊涂了。他自己下手,難道他會不知道輕重么,還陪著你來演戲?”

    話到此處,她突地暫停,一點點抬起頭,“難道說,你們倆——”

    手臂收緊,冷梟緊緊環著她,低下頭來,看著她。

    “是!他配合我!”

    什么?

    上野尋會配合他?

    “為什么?”

    ------題外話------

    不好意思,各位。這章刪刪改改……咳,因為開篇的地方,我自己心里知道是假的……

    一旦有了作者先知,怎么都上不去情緒!

    修了很久!唉,做先知也不好啊!久等了!抱歉,我很心酸啊!嗚嗚……

    預告一下,下一個章節,寶柒就要見到那個獄中之人了!

    【寵婚榮譽榜】更新:解元以上大官人截止今天共計55名了!360度飛吻!

    _恭喜新晉銜解元大官人——【648258510】姑娘!啪啪啪~巴巴掌來得猛一點

    _恭喜新晉銜解元大官人——【kitty7777777】姑娘!啪啪啪~巴巴掌來得猛一點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JBO| JBO竞博|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JBO|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 JBO电竞| JBO电竞|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