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名:171米寵寵更健康,好戲要上場!

    趙先生暈厥了?

    救人如救火,獵豹汽車停了下來!

    晏不二在冷梟的指示下,急速地打了方向盤,在前方拐個彎兒就往原路開了回去。這一回,他直接將車停到了趙先生家口外面的街道上,不用等在外面長草了。汽車剛剛一停穩,冷梟就推開了后車廂的車門,一邊兒搭著寶柒的手下車,一邊兒沉著的喊。

    “晏不二,速度進看看!”

    寶柒眉頭還未松開,心里不停忖度,剛才說話的時候,還好端端的一個人,怎么會突然就暈厥了呢?莫不是受了她話題的刺激中風了吧?——千萬不要,罪孽大了!

    這會兒,臨鎮小鎮上趕海回來的居民們正陸陸續續地回來,一聽說趙先生暈過去了,都自發地圍攏在了趙先生的家門口。七嘴八舌像是放了無數只鸚鵡,有出主意的,要喊著快抬人的,有說去找醫生的……雜亂無章地喧鬧成團也沒有個主心骨。

    屋子里,胖墩娘更是急得團團轉,一邊哭,一邊去拽趙先生。

    一見這情況,寶柒緊擰的眉心直接打了結。

    “大家讓一下,都不要堵住門兒!”

    她雖然是一名男科醫生,對于這種突發性的暈厥沒有救治的經驗。但是,多少還是知道一點兒常識的。見到這種情況,焦急得說話聲音拔得老高,冷著臉趕緊讓晏不二將圍得里三層外三層的人群全部給趕了出去,不讓他們堵在門口將新鮮空氣都吸完了。

    她自己則蹲身下去迅速解開了趙先生的衣領,讓冷梟幫忙掐他的人中穴。撐著企鵝般的身體,她一系列的動作都有企鵝般的緩慢。

    而外面的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高高低低,一句一句或懵懂或不理解的聲音,她充耳不聞。只是皺著眉頭嚴肅著臉,躬著身體查看著趙先生的情況。

    收回手,她轉頭讓晏不二趕緊從里屋拿了一個枕頭出來,墊在了趙先生的后脖頸上,不再挪動他的身體,任由他躺在地上。

    冷梟皺眉:“什么情況?”

    “不排除有心臟病的可能,不過,也有可能是短暫性的腦缺血,導致了動脈的供血不足。”板著臉蛋,擰著眉頭的寶柒,少了調皮,多了醫生的架式。見她說得頭頭是道,居民們雖然不懂那幾個專業名詞,卻都紛紛松了一口氣。

    掐了半天人中穴還沒有醒來,她眉頭皺得更緊了。其實心里也挺虛的,畢竟沒有臨場救治的經驗。想了一想,她又調轉頭去望著晏不二,“不二,來,給他做人工呼吸!”

    “啊!”

    晏不二愣了一下,臉皺成了一團,“不是吧,嫂,我……?”

    不是他,難道還是她么?

    “快點!速度!”不理會他苦著臉的抗議,寶柒繼續試探著趙先生的脈搏和呼吸,聲音更加的焦急了起來,語速極快地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不二,速度點啊,咱做特種兵的,人工呼吸不是基本知識么!”

    晏不二哭喪著黑臉兒,耷拉著腦袋,在冷梟凌厲的目光注視下,慢騰騰地蹲下了身來,那動作中的慢鏡頭,像極了電視劇里馬上就要英勇就義的戰士,嘴里,不停地小聲念叨。

    “我是一個兵,為了革命獻初吻。獻了初吻我不怕,為何偏偏是男人?”

    冷梟側臉,“哪兒那么多廢話?”

    “是的,首長——!”

    晏不二真想痛哭一場,不過確實救人要緊,他沒有再猶豫,深呼吸了一口氣,俯下身去按壓了他的胸口幾下,嘴唇就貼近了下去。

    十厘米……

    九厘米……

    八厘米……

    眼看就要接觸到了……

    他心想,完了!

    不料,躺在地上的趙先生,陡然睜開眼,困惑地看著陌生的他。

    晏不二迎上他的眼睛,大眼瞪了小眼數秒,尖叫一聲:“媽呀,詐尸了!”

    “不二……”

    寶柒哭笑不得地搖頭,看著晏不二迅速彈開像踩了地雷般高彈的動作,真心想揪一下他的耳朵。不過看在他剛才舍身取義的份兒上,就作罷了。

    心里暗自笑了一聲兒,她蹲下身來,小聲問:“趙先生,你好點了沒有?還有哪里不舒服?”

    趙先生極輕地搖了一下頭。

    再探了探他的情況,寶柒的眉心擰了起來,用商量的口吻說:“要不然,先送您去醫院?”

    趙先生臉色蒼白了一片,繼續搖著頭,指了指自己的衣兜兒位置。見狀,寶柒恍然大悟,快速探手過去從他的衣兜里取出了一個小藥瓶來,看了看說服,果然是心臟方面的問題。她倒出兩粒兒藥丸喂他吃了下去。

    沒多一會兒,趙先生就緩過勁兒來了,聲音虛弱地說。

    “謝謝你們!老毛病了!”

    寶柒低著頭,語氣柔和地勸慰,“趙先生,你甭客氣。不過嘛,這種病可撐不得啊?再厲害的醫生也總是治不好自己的病,還得上醫院去瞧瞧。”

    由著晏不二和喜極而泣的胖墩娘扶著,趙先生再次坐回了旁邊的凳子上,環視一圈四周關心他的街坊鄰居們,感激地道了謝,待圍觀群眾散去,他才嘆了一口氣,仰天望著寶柒,“姑娘,你也是醫生吧?”

    咳……

    臉稍稍紅了紅,寶柒點頭,“是,男科醫生。”

    趙先生像是愣了一下,繼而又微笑了起來,“呵,選男科你還挺勇敢。今天的事,謝謝你們了。你處理得很好!要不然……”微微一頓,他轉過頭去又看了胖墩娘一眼,嘴角的笑容擴大。

    “要由著他們折騰啊,我說不定就沒命了!”

    胖墩娘泣笑不語。

    寶柒抿著嘴樂!

    ——

    世間上的事情,真是翻手云,覆手雨,誰都透不通透。寶柒沒有想到,三十六計都沒有起到作用的事兒,那么容易就有了希望。

    一轉眼,她成了趙先生的救命恩人。

    她相信,金篆玉函的事兒,絕對靠譜了!

    趙先生剛剛蘇醒過來,精神狀態不太好,她沒有繼續追問他。但經過了這件事兒,她明顯感覺得到,他對自己態度不一樣了。同樣溫和和微笑的表情之下,笑容是直達眼底的。很微妙的小變化,她查覺得出來。

    這一天的午飯,還是由胖墩娘熱情招待的。

    午餐做得很豐富,純粹的海鮮大餐。一個蒜茸粉絲扇貝,胖墩娘作得極夠味道,辣炒的蛤蜊更是喜辣的寶柒歡喜的東西,還有一小盆兒干炸小黃魚,吃得小胖墩笑逐顏開。

    到午飯的時候,趙先生的精神頭已經好轉了。精神一好,人又比剛才和善了不少。還特地打開了屋里唯一的電器——一臺老式的收音機,將頻道調到了一個播放老歌的電臺。

    在輕場的旋律里,他還出錢托胖墩娘去買了幾瓶當地產的啤酒。

    寶柒有些擔心,“趙先生,您的身體不適合飲酒!”

    呵呵一笑,他到是好不在意,“沒事,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難得有貴客在嘛,心里高興嘛!”說罷望向冷梟,“來,老弟,咱倆走一個?”

    幾瓶酒,幾盤菜,幾個人圍坐在舊氏的木桌上,其實也沒有什么共同的話題,扯了些雞零狗碎的事兒,基本上都是寶柒和胖墩娘在嘮嗑,晏不二和小胖墩偶爾插幾句。冷梟是不怎么說話的,板著臉千年不變,而趙先生更是一個溫和的聽眾,同樣也不岔言。

    一來二去,話題漸漸大住了。

    酒到三巡處,趙先生像是不勝酒力,微笑著撐了一下額頭思索片刻,認真地看著寶柒,突然插了話:“其實,我并沒有學過金篆玉函上的東西,那本金篆小典也不是我的!”

    啊!

    金篆小典?

    遲疑一秒,寶柒才恍然明白過來,原來那本兒小冊子就叫金篆小典啊?可是,他說什么?沒學過?腦門兒突了一下,她活生生將嘴里的一口菜給咽了下去,吃驚地轉過目光去望向他。

    “趙先生,你說的是真的?”

    趙先生沉默著點了一下頭。

    大眼珠子一瞪,寶柒糾結了。見狀,冷梟生怕她被噎住,大手伸過去撫在她后背上拍了兩下。

    左看一下,右看一下,胖墩娘尷尬的雙頰動了動,活躍著氣氛,“來來,吃菜吃菜,大妹子,這些東西都是我趕海現刨的,在大城市可吃不到這么新鮮的了!什么金磚玉磚的先不管啊……”

    金磚,玉磚……

    唇角一抽,寶柒苦笑著說了一聲謝謝,又不死心的問,“趙先生,你能告訴我,他是哪兒得的么?”

    似乎考慮了良久,趙先生才娓娓道來。

    “既然你們知道權家,我也就不瞞你們了,我以前是權家的人,不過那已經是快要二十年的事了。那本金篆小典也是權家的,它為什么會一直放在我的手上呢?實在是……實在是當時的形勢所迫。”

    “形勢所迫……?”寶柒不能理解。

    趙先生眉目有些閃動,“對不起,這事,我不能說。”

    看著他,寶柒心里有一個希望的泡泡,破滅了。

    從希望到失望,失望再到希望。

    ‘呯兒’的一聲,希望再次破滅了。

    老天,搞的是哪樣啊?!

    咽了咽口水,她眉眼艱澀地挑了一下,看著他又問,“這么說起來,你也不知道剩下的部分口決了?”

    點了一下頭,趙先生遲疑著笑了。

    “是的,實事上,我掌握的東西,很可能不如你多!”

    啊啦啦……

    心里最后一根希望的弦,斷裂了!

    大概她苦逼的小臉兒,讓趙先生有些不忍心,他目光一轉,又接著說:“不過,你們可以去問問少騰。”

    噌地一下,寶柒希望又來了,“我師父他知道?”

    了然于她急性的性子,趙先生微笑一下,接著補充,“不一定。畢竟那個時候少騰還太小,父輩的事他未必知道。不過,少皇肯定會知道。”

    少皇?

    咀嚼著這兩個字,寶柒好奇了,“少皇是誰?”

    聞言,趙先生收斂起了臉上的笑容,略略遲疑了一下,語氣里帶著明顯的百度搜索本書名+第五文學看最快更新恭敬和惶恐:“他是……少騰的大哥。”

    權少騰……

    權少皇?

    輕輕‘哦’了一下,寶柒明白地點頭,微笑說:“謝謝你啊趙先生,回了京都,我找師父給打聽一下,你——!”

    “來,趙先生,喝酒!”一直不發言的冷大首長,陡然插進話來,沖著趙先生舉起了手里的酒杯,同時這個話題也就此打住了。

    趙先生再次笑開,和他碰了一下,客套地寒喧:“小伙子氣度不凡,怪不得了!呵呵……”

    冷梟抿唇,字眼兒簡潔,“好說。”

    喝了一口杯中的酒,趙先生放下杯子,又默默地端詳了他一陣兒,忽然間,像是恍然想到了什么,他笑著拍了一下腦門,說:“瞧我這記性,你們都在這兒這么久了,我還沒有請教二位尊姓大名呢?”

    面色一沉,冷梟淡淡說:“我姓冷。”

    寶柒唇角快笑咧了,也高興地湊了一嘴,友好的對豎大拇指:“趙先生,他叫冷梟,我叫寶柒。哈哈,趙先生現在才想起來問名字呀?哼,老實說,真有隱世高人的范兒,牛!”

    興沖沖出口的話,不料卻驚變了趙先生的臉。

    只見他握著酒杯的手指一抖,差點兒灑了酒出來,至少僵了五秒,才接著問:“你們是……”他的聲音很沉,像是說得特別的艱難,“……是京都冷家吧?”

    京都冷家。

    四個字,他說得極緩,極慢,像是壓著千斤重的巨石在齒口,好不容易才給憋了出來一般,特別的詭異。要知道,諾大的京都市,姓冷的人肯定不少。但要真正擔得上‘京都冷家’的卻只有一個。

    冷家和權家一樣,同樣是名門望族,家族淵源流長。

    面上沒有過多的表情,冷梟只是淡淡點頭。

    他一點頭,趙先生神思劇變。

    查覺到氣氛的怪異,寶柒訥悶著,也沒有說話。

    胖墩娘完全弄不懂,瞪著眼睛直發愣。就連正在啃干炸小黃魚的小胖墩兒,都緊緊的閉了嘴。

    可見,空氣有多氣壓。

    良久……

    沉默了好一會兒,趙先生才站了起來,再次在冷梟的杯子里斟滿了酒,淡淡地沖他笑了一下,坐回身,又舉起了自己的杯子。

    “冷二少,還真是巧。”

    冷梟習慣性皺眉,又習慣性一個字回答,“是。”

    捅了捅冷梟的手肘,寶柒不懂了:“難不成,你們以前就認識?”

    冷梟沉默。

    趙先生搖了搖頭,笑得頗為苦澀,“不認識,京都冷家名氣大,只是聽說過罷了!”

    哦了一下,寶柒半信半疑。

    在胖墩娘再次的適時插入下,氣氛又和暖了,趙先生再一次談笑風生了起來,而剛才那個話題沒有人再提起。不過,寶妞兒大抵知道,她又成了一個非知情者。

    心里堵得發悶,她決定在外人面前么,先忍著。

    等回去了,再和冷梟算帳。

    接下來的時間里,吃飯,聊天,逗孩子,扯出來的話題都不再和權家沾邊兒了,幾個人像老朋友般談得挺投緣。在他們臨走的時候,胖墩娘還熱情的把自己今天收獲的海產品給打了包,讓他們帶回京都去。

    一推二推推不過,寶柒只有收下了。對這個熱情又善良的寡婦大姐,她心里挺有好感。雖然都說簡單的人才能活得開心,可想到她守寡多年,又覺得想為她做點什么。一個女人又怎么會不需要男人呢?

    于是,她想到了單身避世在小鎮上的趙先生。

    別說,這兩人兒還絕配。

    一男一女,天天守在一起,要是誰都開不了這個口,豈不是浪費了一段好姻緣么?左右一琢磨,她又想到胖墩娘偷聽房門的事情來,再看看,寶柒姑娘靈光一閃,月老附身,拉著胖墩娘到隔壁好一陣兒耳語,差不多就了解到了她真有這份兒心思。

    再出來時,兩個女人神神秘秘。

    寶柒轉動著眼珠子,一個人過去詢問趙先生對這事兒的意見。

    不料,一聽這話,趙先生竟然局促不安了起來。他坐牢之前不過二十幾歲,近二十年的牢獄生涯下來,他自然沒有配婚過。在寶柒一陣撮合之下,一直內斂沉穩,對人接物游刃有余的他直說不合適,自己身上有污點。

    嘆了一口氣,寶柒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輪丶奸罪,想想確實瘆得慌。

    稍等一會兒,她盯著他的眼睛,看了看不遠處嬌羞的胖墩娘一眼,小聲兒說:“趙先生,那些事都過去快二十年了,你就別放在心上了。人么,都放過錯,我小時候干過的壞事兒更多,不過,咱改正了,就不再那啥了啊,好,都是好人了!”

    想到背在身上二十年的枷鎖,趙先生沉默了。

    “再說,你不說出來,她也不會知道啊!”搖了搖他,寶柒微笑著不死心的游說:“該出手時,就出手,在這個地方生活,有個女人總歸是好的,你說呢?”

    目光頓了頓,趙先生轉過頭去,看了一眼低著頭假裝做事兒其實豎著耳朵的胖墩娘,他的臉,竟然詭異的紅了一下。

    這一次,他照常沒有說話。

    不過寶柒看得出來,他是接受了。

    實事上,這么多個月來的相處,胖墩娘對他的照顧和關心,洗洗涮涮,做飯添菜,早就超出了房東的范疇,他心里又怎么會不知道呢?目光望過去,兩個人的視線在空中交換了一下眼神兒。

    妥了!

    本來遮遮掩掩的一件事,被寶柒這么一挑開,反倒明了了。

    哈哈一笑,寶柒叉著水桶腰,覺得圓滿了。

    落了一次難,她又順手成就了一段姻緣,怎么能不開心呢?

    又拉著胖墩娘說了幾句祝福的話,她挺著肚子準備出門兒了,腳剛邁出門檻兒,又聽到趙先生在背后囑咐了一句。

    “真心想要領悟金篆,還得多參詳小典啊。”

    心里微微一動,寶柒回頭沖他甜甜一笑,揮一揮手。

    “好的,趙先生,再見了啊。下回咱們再來看你們。說不定啊,到時候,你們又多添一個小胖墩兒了!哈哈——”

    胖墩娘臉紅了,笑著嗔她。

    趙先生溫和地笑了笑,擺了擺手。

    黑面關大帥冷梟同志,小心地牽著她的手,目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小媒婆,你要是喜歡,等咱老了,也找一處山青水秀的地兒,去隱姓埋名!”

    心頭熱了熱,但寶柒對他剛才的隱晦有氣兒,故意鄙視地瞪他。

    “嚯!敢情你覺得咱們是名人呢?還需要隱姓埋名么?走出去,誰也不認識咱!盡扯!”

    “小滑頭。”抬起手來揉了揉她的后腦勺,冷梟輕笑,“生我氣呢?”

    “沒有!”

    “還說沒有?”

    “有!”氣嘟嘟地瞪著他,寶柒不爽地說:“你明明有什么事兒藏在心里面,偏偏又不說出來,就把我當傻子,為什么?”

    站在汽車邊上,冷梟攬她入懷,利刃一般的濃眉下,兩井黑眸微微一閃,冷峻的光芒里帶著無邊的寵溺情緒,“七兒,有些事,不知道會比知道幸福!而我,希望你一直幸福!”

    微微抬起頸子,寶柒近距離的看著他。

    什么事兒,是不知道比知道更幸福的?她不明白。

    靜靜立了一會兒,獵獵的海邊指了過來,將她披散的發絲拂到了他的肩膀上。對視著他,她一抿嘴又淺笑了起來。

    仰著頭望向天空。

    好明亮的日子!

    好美好的光陰!

    她想,也行吧,那她就不要知道了。

    出小鎮的一路上,車窗口吹著曠野飄來帶著濃重海腥味兒的風,寶柒的心神異常寧靜,神情卻有一絲絲恍惚。

    然而,她心里縱然有疑惑,可她卻是一個懂得滿足和珍惜的姑娘。歲月如此靜好,人生已無殘缺,有夫有子,還有男人陪到終老隱居山林的誓言,生命雖有跌宕,但流水和光陰都不曾負她。她又何必和上天去錙銖必較呢?

    頭靠在冷梟堅實的肩膀上,她美好的唇角微微勾起。

    失去與獲得,都是生活本真的意義。

    她現在擁有的一些,都是她必須用心珍愛的東西。

    ——

    京都。

    街道,口音,吆喝,氣息,一個個熟悉地劃入了寶柒的腦海,高樓大廈鱗次櫛比,冰冷氣質反光著京都市快速的節奏。對比那個荒涼純樸的臨海小鎮,她有一種恍如隔世般的感覺。

    來接機的人,是陳黑狗。

    然而,人還未入鳥巢,她先愣住了。

    不知道打哪兒聽到消息,寶鑲玉已經趕在他們前面過來了。

    好久沒見過女兒的面,乍一見著她大了不少的肚子,寶鑲玉目光閃過母性的光芒,擔心地牽著她手問:“小七,你還好吧?孩子沒事吧?”

    距離上次和她通話,其實并沒有幾天。

    可是,寶柒每多見到她一次,就覺得她又憔悴了一些。心里略略酸澀,她沒有考慮別的因素,緩緩地伸手抱了她一下,微微笑著搖頭。

    “我沒事兒,兩個小家伙也堅強著呢!”

    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寶鑲玉憐愛地拍了拍她的手,又匆匆和冷梟打了聲兒招呼,身份上的尷尬讓她臉上不太自然,“那,老二,小七,我先走了啊!你們歇著!”

    “媽——”寶柒拉住她的手,心里莫名有些抽搐。

    說天說地說乾坤,不管寶女士對她如何,到底是她的親媽!

    天知道,從懷孕到現在,她多希望有一個媽陪著自己,能告訴自己一些關于懷孕生產的經驗。媽媽教導的感覺和醫生的醫囑,是完全不一樣的。

    而她,從未享受過。

    寶鑲玉躊躇了,目光瞄向冷梟。

    冷梟面色沒有變化,視線微轉,“留下來吃完飯再走吧?”

    他的這句話里,沒有任何稱呼。

    按理,她是大嫂。

    再按理,她又是岳母。

    左右都不太好稱呼,他索性先略去了!

    聰明如寶鑲玉,自然意會得出來,尷尬地笑了笑,捋了一下頭發,“不了,家里還有事兒呢,老爺子今天要回來,我得回去張羅著!”說到這里,想了想,她又對冷梟說:“老二,你要有時間,抽空回去看看他吧。人的年紀大了,精神頭不如從前了!”

    “嗯。”冷梟點頭,聲音很沉。

    “那……我走了!”

    寶鑲玉的司機把車就停在鳥巢外面的水泥路面上,走幾步就過去了。寶柒眼看著她背轉過的身體時,心里壓不下去的感覺,讓她沖動了一下,追過去幾步站在了她的車邊上,壓著嗓子小聲兒問。

    “媽,那天你給我打電話,有什么事兒嗎?”

    “哪天?”

    “那天早上,你問我二叔有沒有去上班。我覺得你好像是有啥事兒要告訴我的?結果你又沒有說……”

    輕輕‘哦’了一下,寶鑲玉搖頭輕笑,“都過去了,現在說沒用了!”

    “過去了!?”

    “嗯,振動平臺的事!”

    看著寶鑲玉淡然的臉,寶柒琢磨了兩秒,心里一陣抽痛。

    對啊,她怎么就沒有想到?

    寶女士是二0三軍工集團現在的執行人,被銷毀的假振動平臺同樣是由二0三制造,并且從集團生廠車間里運出去的。別人或許不知道,但她肯定是知道計劃的其中部分,也許還包括她寶柒,要不然就不會有那個電話了。

    可是最終,她還是放棄了,不是嗎?

    苦澀地笑了一下,她攥緊的手指又松開了。

    吐出氣兒來,她聳了聳肩膀,臉上繼續露出輕松的笑意。

    “呵呵,游念汐真說得對,我還真是挺傻的。”

    “小七……”寶鑲玉欲言又止,頭頂上的兩根白發,不停在風中搖曳。

    無所謂地歪了歪嘴角,寶柒對他們組織內部的事情沒有興趣知道太多,更不想就自己在寶鑲玉女士心里的份量進行評估和測試了。

    一句話,岔了開去。

    “媽,你差不多該染頭發了,白頭發又長出來了!”

    心里窒了窒,精明如寶鑲玉,又怎么會聽不出來她的弦外之音呢?既然她不想再多說,她也便不再提了。輕輕地笑了笑,她眼角的魚尾紋又深了一些,“行吧,小七,改天有空了,陪著我去吧?”

    陪她去?

    不是上次就和她劃清了母女界限了么?

    難道是,和好了嗎?

    當然,這只是寶柒心中所想,她并沒有問。

    雖然已經記不清楚母愛到底是什么感覺了,但同樣快要做母親的她,沒有拒絕寶女士的提議,只不過出口的聲音略略有些涼,滲雜在柔和的語調,幾個字有點漏風。

    “行啊,沒問題!”

    深深看她一眼,寶鑲玉轉身拉開了車門,坐了進去。

    寶柒笑著沖她揮手。

    汽車啟動了,寶鑲玉突地又落下了車窗,目光爍爍地閃了閃,盯著她說:“其實我今天來,有老爺子的授意。”

    “嗯?”寶柒詫異,老爺子還關心上她了?

    如果寶女士前一句話是暖流,那么下一句話就是徹頭的涼水了。

    “他啊,還是害怕孩子出事的!好好養著,到底是冷家的子孫,他早晚會接受的,哪怕是看在孫子的面上。”

    摸著圓滾滾的肚子,寶柒忍不住笑了起來。一張嬌俏的臉上表情明明滅滅,瞧不清楚真實的情緒,更沒有任何的喜怒。

    為什么寶女士要告訴她真話呢?

    她不說出來,不是更好么?

    至少,她還可以自己幻想一下,其實自己的媽媽是關心她的,所以她才會急切地等在門口,僅僅只為了看看她是否安好。而不是因為老爺子擔心她肚子里的孩子,特地授意她過來的。

    瞧,生活就是這么扯淡!

    前一秒,讓你喜一下。

    下一秒,立馬又把你的心臟扯到最深的谷底。

    ——

    回到家,寶柒就迫不及待的聯系了血狼。

    結果非常遺憾,血狼還真是什么事兒都不知道。甚至他連權家有趙先生這個人,還有《金篆小典》都完全不知情,更別說其它的事情了。不過,他卻愉快地答應了寶柒,等他有機會見到大哥的時候,會向他打聽一下。

    當然嘍,血狼同志不喜歡做虧本的買賣,他是有前提條件的。讓寶柒替他向冷梟求情,放了他的大假,回歸美女的懷抱,才能順便完成她的重托。

    寶柒想,這事好辦啊!

    不料,她興沖沖的去求情,又灰溜溜的又回來了。

    冷梟壓根不同意。沒有理由,沒有原因。在她的再三追問下,他只說是血狼的歷煉還不夠,年少輕浮了點,該有他假期的時候,自然會有他的。

    對著電話,兩師徒嗚呼哀哉了一般,這事兒也就做罷了。

    寶柒不愛記仇,撒了大根三個小時的氣,晚上的床頭上,又被冷梟給哄好了。這姑娘不愛矯情,一好了傷疤,自然就忘了痛,又嘻嘻哈哈了起來。

    因了冷梟身上的傷勢,他在家休息了一周。

    嚴格說來,其實也不算是病休。因為這七天,正是國慶長假。

    要天底下的孕女一樣,有老公在家陪著,懷孕的寶柒心情十分愉悅。兩個人國慶沒出門兒,天天呆在家上,過上了純家居式的夫妻生活。聊天,散步,吃東西,逛公園,偶爾也看孕兒書藉和畫報,還抽空去做了一次產檢。

    吳主任說,一切都好。

    孩子好,夫妻倆自然也好!

    諾大的鳥巢,已經有了迎接孩子的氣氛了。一張張臉,全是樂呵的。兩個人相處特別融洽,你看書來我讀報,你砌菜來我澆花,偶偶吵吵架,一般不超過三個小時就完事了。

    日子,過得圓圓滾滾。

    她無病無憂,孩子健康,朋友們也大多風生水起。其中,六年長跑,五年抗戰的小結巴和江大志終于進入佳境,于十月一日在城東區民政局領取了結婚證。阿碩和褚飛來了幾次電話,說在的廈門很愉快,接下來還要再呆上一個月,小雨點兒的康復情況良好。似乎除了年小井和范鐵,一切都在往圓滿和順利的方向發展。

    額外,她在十月八日又收獲了一個笑話。

    這是國慶七天假后,冷梟去了部隊,格桑心若來鳥巢的時候帶給她的。她說,在十一歡慶國慶的大型娛樂匯演上,文工團的當家花旦葉麗麗小姐發揮失常,意外摔下了三米高的舞臺,把小腳給崴了。

    寶柒不是好人,但也絕非心腸歹毒的女人,為啥她要說這是一個笑話呢?

    說起來有點窘,據格桑心若說,葉麗麗在表演的前一天,在節目準備充分之余,無數次去了首長的參謀室,詢問首長同志會不會去看那天晚上的演出。開始的時候,參謀室以不便透露為由并不正面回答。最后一次,江大志受不了,直接告訴了她,首長在家休假陪懷孕的老婆。一聽首長真的已經結婚,葉麗麗低著頭失落的走了,據說她還哭了一個晚上。

    當然,這些都是格桑心若聽的傳說,不知道傳了幾遍變成這樣的。寶柒只見過葉麗麗一兩次,總覺得她不會是那種哭哭泣泣的女人。

    不過,既然是笑話,她也就當成笑話來聽了。

    隨著日子的推移,大肚子的膨脹,身體的急劇變化,讓她越來越沒有心思去理論其它事情了。

    她現在關心最多的只是肚子里的兩個孩子。這個時候的胎兒,懂得在她肚子里拳打腳踢了,稍稍坐姿不對勁兒,他們就在里面不住的鬧騰,好像在搶母親肚子里的地盤兒一樣。

    懷著一對雙兒,她七個月的肚子明顯比其它的孕婦大得多,每次去醫院產檢,人家看到她的大肚子都會以為她快要臨產了。吃得好,憂心少,營養多,讓她徹頭徹尾變成了一個萬惡的大肚婆。

    可想而知,里面的兩個小家伙長得多敦實。

    肚子越來越大,尿頻尿急,氣息不勻等問題困擾著她,她偶爾也會發發小脾氣,一旦作勁上來,誰拿她都沒有辦法。好在這段時間冷梟也不算太忙,除了打點好部隊上的事兒,余下的時間,全部用來打點她了!

    一晃眼兒,十月份過去了。

    十一月初,京都的微風入窗時,已經泛著涼意了。

    這一天晚上,寶柒半倚在冷梟的身上,掐著手指計算著自己的預產期。因為沒想過自己會懷孕,因此她末次月經的時間一直不準確,只能大概根據B超什么的測出預產期在來年的元月一日左右。

    想象著到時候兩只小惡魔就要面世,她一臉都擺著甜甜的笑意。

    冷梟輕輕擁著她,并不怎么說話。手掌習慣性地撫在她高高攏起的大肚子上,期待著小兒子的一腳能剛好踢中他的手掌心。寶柒一個人絮絮叨叨地念著,將各種產前憂郁癥悉數傾倒給他。

    冷大首長,是一只絕壁的心靈垃圾桶。

    他只聽,不埋怨,不隨便插言。

    但是,該他插言的時候,他總會來一兩句經典的。

    時光何其美好?

    嘮了好一會兒……

    冷梟看了看手腕上的軍表,放下了手里的《好爸爸三百六十五天》,嚴格要求寶柒遵守孕婦作息時間:“時間到,乖,睡覺了!”

    嘟了嘟嘴巴,大肚子的寶柒現在可怕睡覺了。左躺不舒服,右躺也不舒服,仰躺更是不舒服到了極點,有時候壓得心臟像是喘不過百度搜索本書名+第五文學看最快更新氣兒來。

    情緒一上來,她就想著趕緊生出來了事兒。

    憐愛地小聲哄著她,冷梟將自己的手臂枕在她的頸后,關掉了臥室里的大燈,留了一盞橙黃色的小壁燈用來應急。現在寶柒懷孕的月份大了,隨時都會有事兒,他得做好萬全的準備。

    兩個人相擁著,在臥室里橙色的光影下,美好得像一副能傾倒萬千山水的流光水墨畫,讓人不忍動它分毫。靜默著,冷梟看著躺在臂彎里擰著眉頭的小女人,腦子七七八八,涌起的全是柔情。

    “小七兒……”

    “嗯?啥啊?”寶柒有氣無力地回答她,樣子有點兒心不在焉。

    側轉過身體來,冷梟睨著她,“第五文學”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勾唇:“沒事,就是叫一下!”

    “傻二叔!”

    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像是嵌了霧,寶柒抬起手指來在他唇上勾畫著,心里像是在想著什么事兒。描一描,按一按,畫一畫,樣子特別的無聊。

    突地,在靜寂里,她想是想到了什么,激動得一把抓住了冷梟的胳膊,拔高聲兒直起身來。

    “二叔!”

    冷梟驚了一下,隨即又哭笑不得。

    撫摸著她的長發,拉她躺下來:“孕婦同志,請注意情緒!有事好好說!”

    對哦,情緒!情緒!

    抿著嘴唇,寶柒深呼吸幾口,調節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又微微瞇起了眼睛來,左右搖晃著腦袋看向冷梟,帶著神秘色彩的聲音里,三分邪惡,七分玩味。

    “二叔,我剛才推算了一下,她要生了?!”

    啊哦——

    好戲該上場了!

    ------題外話------

    要端菜上來了!

    同志們,向我開炮!——嗷,不對,向我開票!

    月底了,月票什么的,留著沒啥用的,閑置的,就砸到我的大碗里來吧!

    __恭喜新晉銜解元大官人——親愛的【懶得郁悶】!啪啪啪~巴巴掌拍起!

       

       

U赢电竞 JBO竞博|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JBO电竞| 电竞竞博| JBO体育| 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