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名:172米婦幼院的激烈碰撞!

    她要生了?

    到底‘哪個她’要生了,不肖多說,兩個人心知肚明。

    橙色的暖光下,彼此相視而笑,熟悉了的語感,已經不需要再用過多的言語去畫蛇添足了。抿著粉色的唇瓣,寶柒抬起下巴瞄著男人,傳遞過去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兒。

    “二叔,你說咱們得準備一個什么大禮呢?”

    大禮?

    寶柒說話經常不接地氣,但冷梟卻聽懂了:“你覺得呢?”

    又反問,千年不變。

    眉眼兒愉快地彎了一下,寶柒撫摩著自己的大肚子,想著里面的兩個小寶寶的模樣兒,眉心兒倏地又擰了,幽幽嘆了一口氣,說:“當時吧,咱們逞一時爽快,沒有深刻的想到這事兒的后果。現在我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你說他們要知道了不是冷家的孩子,還會對孩子好嗎?”

    “虎毒不食子。”半瞇著銳目,冷梟抬手輕揉她的頭發,心里明白這妞兒心里又在犯膈應了,安慰道:“放心!我會安排!”

    心下一樂,一喜,又一笑,寶柒小豬般嘟著唇,‘嗯嗯’地叫喚著,便拿嘴巴去貼他的(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節俊臉,輕昵的聲音膩歪得不行了,“親愛的叔啊,我就喜歡聽你說話,太給勁兒了。”

    小丫頭,吃錯藥了?

    冷大首長眼皮兒抽搐著報警,鼻翼‘嗯’了一聲兒,“什么話?”

    低低悶笑著,寶柒向上彎起的眉梢,唇角灑滿了狡黠的小狐貍奸笑,“我啊,最喜歡聽你說,‘一切我會安排’。嘖嘖,多好!我打小就立志做一只沒有脾氣沒有骨頭的大米蟲,成天吃喝玩樂,懶洋洋過逍遙快活的日子。嗯,米缸里的大白米越多越好,最好每天漲一斗,怎么都吃不完……”

    “大白米?”男人的臉,瞬間漆黑如鍋底。

    對于自己被這小女人比做大白米,冷大首長峻峭的眉梢和眸角全部哭笑不得的扭曲線條,抬起大掌一屈,惡狠狠在她腦門兒上敲了一記。

    隨即,念頭一轉,他又輕笑出聲兒。

    “還是你比較像白米。”

    “我?哪兒像啊~”

    冷梟側過臉將她扯到自己面前,手掌微彎,動作緩慢,揶揄氣重地沿著她懷孕狀態的反向S型曲線劃出一道身體弧度來,并且認真的介紹,“頭小,中間飽滿,下面小……可不就像一粒兒大白米?”

    腦子一對照,寶柒默了一秒,逮著他的手掌就一把甩了開去,做咬牙切齒惡狼狀,氣哼哼地說:“好哇,冷梟!丫總算說實話了是吧?現在瞧不上我的身材了是吧?還說什么越胖越好,妖嬈多姿。哦,一轉頭我就成大米了?”

    見她故意裝蒜的小模樣兒,冷梟心尖上暖融融化了一片。

    “錯!”

    “錯啥錯啊,不承認是吧?”

    涼薄的唇線揚起,冷梟不常見的笑容特別迷人。一伸手,有力的雙臂就環了她過來,先啄一口她的唇,才細細解釋這一大二小的大白米問題來。

    “首先,頭小,指的是你臉蛋嬌小,難道你希望自己是大臉姑娘?”

    嗤!狠狠一掐他的手臂,寶柒氣息不勻。

    “算你說得通!中間飽滿呢?”

    眸底帶笑,冷梟收回攬她的手掌,不經意地劃過她胸臀位置,利索的比劃了一下,若有所指地閃動深邃的眼神兒,“該飽滿的地方,就得飽滿。”

    雖然明知道他故意狡辯逗著自己玩兒,寶柒卻不得不佩服他的編造能力,心下愉快,也樂得增加點兒夫妻小情趣。于是乎,她繼續板著臉,昂著頭不爽地逼問:“還有一個呢,下面小?”

    不動聲色地凝視她好一會兒,冷梟眉頭一挑,冷峻的面孔釋放著笑意,眸子滿足地瞇了起來,一向冷冽的表情里興味十足,聲音更是磁得膩人,語意一針見血,直接封喉:“下面構造小,我很喜歡。”

    寶柒一愣。

    本來她以為他會說她的小腳呢,哪兒知道這個男人……

    臉紅羞澀什么的,在長長的夫妻時光里,已經被她租借給了典當行找不回來了,現在的她臉皮大多時候很厚。邪氣地瞟了他一眼,她正準備毒舌的反駁一句他,肚子突然狠狠抽動了一下,她蜷縮起了身體來。

    “怎么了?”見狀,冷梟緊張了。

    “哎喲,不知道哪一個小東西在踢我!”寶柒下意識地瞇一下眼睛,不過幾秒的功夫就緩過勁兒來,手掌覆到小腹上安慰了幾下,又將罪過安放到了冷梟的頭上。

    “寶寶啊,是不是聽到你爸說不正經的話了,才就這么大的動靜兒了?看得出來,不是生小色狼,就是生小色女,遺傳基因真是一門科學!”

    一聽這話還了得?

    顧不得理會她含沙射影的話,冷大首長興奮起來了。她懷孕都這么久,胎動也有過無數次,可不管他怎么守候,小家伙兒就像和他做對一樣,他觀察的時候就不踢,只要他不注意就又打拳又踢腿兒了。

    幾乎就在她話落的下一秒,冷梟已經挪了過去,將自己的臉貼在了寶柒的肚皮上,動作小心翼翼,聲音絕對凝視。

    “寶寶,鬧什么呢?給爸爸說說?!”

    天!

    寶柒受不了啦,每次和寶寶說話,他就這德性!

    小手兒按在他腦袋上,她正打算嘲諷一下,又胎動了。而不知肚子里哪個家伙的小腳這一次直接揣在了冷梟的臉上,不偏不巧,正中目標。被自家寶寶給揣了臉,冷大首長愣了一下,滿臉浮動著激狂的喜悅,典型一個被揣了左臉還把右臉又挪上去找踢的主兒。

    “小壞蛋!踢爸爸啦?等你出來,打你屁屁!”

    寶柒心里忍俊不禁,死死咬著下唇才沒有笑出聲兒。斜垂著眸子,她仔細端詳男人棱角分明的臉,聽著他不斷對寶寶‘秀下限’的語言,一時竟被這種靜謐下的溫馨撩動得心臟起伏。

    一開心,一歡樂,她就想說一個字——靠!

    這日子,要不要過得這么甜蜜啊!

    笑起來的冷梟尊貴依舊,少了傲然與強勢,多了居家的溫暖,一道淺淺的性感‘美人溝’,長得禍國又傾城。嘖嘖,她不禁意淫了起來:要她是一代女帝,估計也得把他給搶回去充盈后宮……

    當然,冷大首長并不知道她有這樣邪惡的笑意。

    “小東西,又踢你爸!”冷大首長玩得可開心了,摸著俊臉,揚著鋒眉,笑得樂不可支,抬頭看她時,黑眸深邃神采爍爍:“寶柒,他指定聽見了。小東西,再踢一下,老子揍你了!?”

    沒有逗過兒子的冷梟,小孩子的心性讓寶柒哭笑不得。

    “咳咳,胎教,二叔,胎教啊!”

    “哦,對對對!”抬起頭來,冷梟恍然大悟般嚴肅了臉龐,認真的檢討錯誤,“萬一要真有一個閨女,不得覺得她老爸是渣呀?”

    “噗!真有自知之明!”寶柒伸他豎大拇指。

    難道說,人一開心,腦子就會變笨?

    寶柒看著面前這個樂呵得快要不行的男人,真是半點兒都不敢再把他和之前的冷得一副老子天王第一,一皺眉頭就能掉冰渣子的男人聯系在一起了。

    好在,人趁喜事兒精神爽。無論她怎么活潑他,男人都不會介意,反而因為要做老爸了,開心得不行。

    一手攬著她,一手撫著她的肚子,冷梟為了怕累著她,逗子的娛樂并沒有持續多久就停下了。側頭躲下,他偏頭吻一下她的耳廓,心尖上軟成了一團棉花,低得不太能聽清的細語里,帶著幾分寵溺,幾分嚴肅。

    “寶寶,爸爸要給跟你們和媽媽準備一份重量級的大禮!”

    啊?

    耳朵幻聽了一下,寶柒皺眉看他,“什么,什么大禮?”

    悶騷男人不搭話,直接低頭堵住她的唇,纏纏綿綿地裹了又裹,過了好半晌兒才興味盎然地回答:“神秘大禮,不能透露!”

    “切~”心里甜絲絲的,寶妞兒嗤得口不對心。

    這一夜,夜色安詳。

    兩個人相擁,整晚好眠,美夢縈系在兩個平穩交融的呼吸里。

    ——

    期待著二叔的神秘大禮,這年的十一月,寶柒過得恍然美夢。

    美!

    美好!

    一切都太過美好!

    美中自然得安樂,時間快逝如流水。一轉眼,便到了這年的十一月的下旬。寶柒懷著一對雙胞胎的大肚子,像是吹皮球一般脹了又脹,呼啦啦之間,體重在急劇地飆升。她的其它生活,幾乎被冷梟霸道的清零了,整個人進入了備產成階段。

    準備生孩子,成了她生活的主旋律。

    冷梟事忙,不過基本上除了不可推的公事之外,一切的時間都花在她們娘兒仨身上了,不交際,不應酬,偶爾和哥們兒聚餐也是中途退場,成了紅刺哥們兒圈子里,又一個被貼上了‘妻奴’標簽的男人。

    不過,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他自然是美的!

    在這段時間里,隨著預產斯的接近,寶女士來得更加勤快些了。差不多隔三差五的,她就會來鳥巢探視寶柒一次。來的時候大多不會空手,或帶幾件兒嬰兒的小衣服,或帶幾雙小綿鞋,瞧著挺有姥姥的精神頭兒。

    可是,雖然她臉上的笑容真摯無比,雖然她關心的語氣依舊切切。可是有了上一次的教訓,寶柒再也不想把期待值拉高,等著再從云端到谷底的凌遲了。因為,她總是不由自主就將寶女士給劃分到了冷老爺子的陣營里。不管她說什么,她總是條件反射地認為是老頭子的眼線兒,來的目的就為了看她啥時候生孩子,生出來的到底是不是冷家的大孫子。

    在‘腥風血雨’馬上來臨的時刻,對此,她相當的忌諱。

    如果寶鑲玉不是她的親媽,她指定會閉門不見了。

    再豁達開朗的女人,也沒有人會喜歡把自己的孩子作為一件強而有力的交換價值商品。她寶柒的孩子,只有一個成因——他們,是她和冷梟愛情的結晶,而不無關冷老爺子的孫子,冷家繼承人或者更為顯赫的身份。

    除了寶鑲玉和定期來給她把脈的周益之外,鳥巢里最為常見的客人就是小結巴了。已經與江大志初步定好了婚期的她,已經到了生育年齡了,他們夫妻倆也準備要孩子了,為了取經,時不時就往她這兒跑討教點兒經驗,或者約著她一起去探望依舊未醒的年小井。

    時間,匆匆,

    時間,又是最好的事件消磨器。

    社會新聞層出不窮,每天都在更新換代。時間一長,她和冷梟間的風言風語不知不覺就少有人提了,人們總會自發找到更有價值的話題。對于這樣的結果,寶柒肯定是喜聞樂見的。唯一一個不好交待的人,便是妹妹冷可心。

    作為冷家的另一號重要人物,冷可心姑娘是新時代大學生。但即便如此,在得知了姐姐和二叔之間的事情之后,還是照樣兒瞠目結舌的舌頭直打結,愣了至少兩分鐘后,她才回過神兒來,直直地淺呼了幾句——‘口味太重了’,便掛斷了電話,從此再也沒有打過電話過來,人也沒有回過京都。

    寶柒很無奈,卻并不太往心里去。

    她深知,對于她和冷梟之間的曖昧身份,難以介懷的人實在太多了,如果每個人她都要去計較和希望得到理解,實在是一項龐大的工程。就算換了是她自己,要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聽到這種事兒,又何嘗會覺得是正常的呢?

    因此,她決定,理解別人的不解,諒解別人的誤解。

    想得少了,心便輕松了!

    再一晃眼兒,離她預產期就只剩下四十來天了。現在日子越來越接近,她產檢的時間就密集了起來。吳岑要她每周必須去醫院產檢一次,以便觀察胎兒的發育情況,她遵醫囑的一一照辦。懷著雙胞胎孩子的她,生產風險本來就比普通產婦更大。所以,她心里的擔心,隨著產期的臨近也越來越沉重了。

    以往的產檢,冷梟大多數時候都會陪著她去,只要有時間絕對不會錯過聽胎心音等和孩子接觸的絕佳機會。不過,他畢竟身兼要職,不能次次周全,他不能陪她的時候,總會由格桑心若步步跟隨,絕對國寶熊貓級的待遇。

    這一日,又到產檢日。

    一早起床,便發現天兒有些干冷。尚未真正入冬,寒風就開始與城市纏綿了起來,清早大早,冷梟就離開了,他今天有重要的事情不能陪她去。留下來的,又是格桑心若姑娘了。

    兩個人站在鳥巢門口等車的時候,寶柒接到了小結巴的電話。

    小結巴姑娘在電話里,語氣含羞帶怯,說是今天想陪她去做一次產檢,順便檢查檢查自己的身子。一聽她嬌滴滴,意婉婉的聲音,寶柒便猜測著,這家伙應該是懷上了。

    美好的人生,需要同樣的美好來點輟。

    跟她約好了在婦幼院的門口等,寶柒便掛了電話。剛將手機放在包兒里,手還沒有拿出來,一串電話鈴聲又響了過來。

    咦!

    寶柒瞧了瞧手機,竟然是冷梟?

    丫離開鳥巢不到二個小時,干嘛呢?

    心里揣測著,她輕‘喂!’了一聲,一只手捏著手機,一只手扶在格桑心若的胳膊上,就上了狗子哥開過來的車。坐在后車廂上,聽他半晌兒不說話,撐著車窗便美滋滋地笑問:“二叔?不會是想我了吧?怎么不說話?”

    冷梟那邊兒的聲音有些嘈雜,像是休息的間隙一般,能聽到不少大男人高著嗓門兒的吆喝聲,說笑聲,罵咧聲,部隊陽剛的氣氛十分濃重。冷梟聲音很沉,不過情緒卻十分愉快,“我給寶寶道歉來的!”

    “道歉?!”寶柒拔高了聲兒,笑:“怎么了?犯啥政治錯誤了?”

    “沒陪他們產檢。”男人說得嚴肅,磁性低沉的嗓音悠揚拉長,比平日習慣的冷冽降低了不知道多少個音調,續而又說:“又要開會了,路上小心。”

    就會這事兒啊?

    寶柒笑了,眉頭細細舒展開來,“知道啦,不是還有心若陪著我么?你甭惦記,工作為主啊,免得犯了錯誤,你爹找你茬兒!”

    沉沉‘嗯’了一下,冷梟短暫的停頓住,在她說‘再見’的時候,又突然地喚住了她,“寶柒——”

    松開的手又緊了一緊,寶柒嘟了嘟嘴,疑惑了:“咋了?”

    “……”

    那頭的男人再次歸了默,就在寶柒想要斥責他欲言又止屬于有礙風化的行為時,他突地說了兩個字兒:“想你!”

    喔唷!

    心臟漏跳了一拍,盡管寶柒是一個心肝兒堅硬如石頭的姑娘,也差一點兒就被他駭得措手不及。一句直接省略了主語的太過肉麻了,太沒有冷梟的范兒了,被打懵了腦子的她,手指輕緩地捂著肚子,故意咬唇咳嗽。

    “咳,喂,說清楚點啊,你想誰啊?”

    “……”

    “想寶寶呢?”

    那邊的冷梟正在會議室,這會兒會議正要開始了。他眸色沉沉地望了望會議圓桌上一溜兒等他宣布會議開始的大男人,抿滅手里的煙蒂,側轉過身,拿她極其無奈的輕嘆,低低說:“寶柒,我想你!”

    “不錯,二叔,丫真有進步!”嗤嗤笑著表揚他,寶柒咬著唇,又補充了一句,“不過,下回你得說——寶柒,我愛你!懂了吧?”

    說完,不待自己尷尬,她搶先掛斷了電話。

    嘿嘿!

    悶騷貨開竅了。

    天啊,好消息一個接一個?

    樂在其中的她一轉頭,就迎上了格桑心若見鬼的表情。

    “老大,你太能騷了!”

    寶柒笑斥:“滾——”

    ——

    婦幼院。

    站在大門外面等寶柒的小結巴姑娘,臉上染滿了紅霞,半點兒都不懼初冬的寒風,她眉眼含波的穿著一身兒秋裝,白靜的小臉兒養得粉嘟嘟的格外好看。

    對于女人來說,幸福的婚姻絕對是上佳的滋養品,這小妞兒自從和江大志春風一度之后,一天到晚便只慕鴛鴦不慕仙兒了。兩個人整天膩歪得不行,恨不得一次性把過去蹉跎了的歲月,全部給過回來。

    一揚眉,寶柒揶揄地沖她擠眼睛:“親愛的,你長胖了啊?”

    小結巴紅撲撲的臉,閃著幸福的光,爪子伸過來就玩笑地去摸她的肚子:“七,七七……哇,好,好大的肚子!”

    “喜歡啊?自己也揣一個唄。”寶柒故意試探。

    “嘿,嘿嘿!”

    “傻笑什么啊?這笑聲兒,怎么和你家大江子一個德性了?”

    “嘿,嘿……我,我也……”

    小結巴道行淺,再嘿嘿了幾聲兒,寶柒才把她的話全給問出來了。乖乖也,江大志同志的辛苦耕耘還真的是開花結果了啊。小結巴姑娘實實在在已經懷上了,按她自己的推算,差不多已經有60天左右了。

    得到了小結巴懷孕的確認,寶柒自然是欣喜不已。一念又一念之后,她戲謔地挽住她的胳膊,又挨又蹭著一邊兒往婦幼院的VIP婦產科去,一邊兒小聲促狹說:“結巴妹,要不然咱倆也打個親家吧?”

    “別,千,千萬別了……”一臉羞紅的小結巴,聽了她話收斂住笑容,就緊張了起來,又急又結巴的說著話,差點兒嗆著了喉嚨。

    “怎么了啊?”寶柒奇怪地挑起眉頭,“你不樂意啊?”

    哎喲,瞧著小結巴糾結的樣子,她心里暗忖:要是冷大首長知道自己的心肝寶貝被人家給嫌棄了,指定得急得哭出來吧?

    結巴妹又搖手又擺頭的解釋,意思和她的理解截然相反。已經深刻地見識過門弟差距的小結巴姑娘,單方面認為,她和七七可以做朋友,她和七七的孩子也可以做朋友。可是,親家什么的,像冷家那樣的門弟,她還是覺得最好不要了。

    聽完,寶柒45度望天——

    下一秒,爆笑!

    她真心覺得認真得過份的別扭姑娘,真的是太有趣兒了,她不過就開一玩笑,她還真當了真。現在都啥社會了,父母哪兒真的干預得“聽潮閣”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孩子們的戀愛和婚姻啊?虧她還那么糾結的闡述自己的觀點。“第五文學”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搖了搖頭,她說,“我不是寶器,你才是!”

    “啊,什,什么?”

    哧哧笑著,寶柒不回答這句話,一手拉著結巴妹,一手拉格桑心若,說說笑笑地便走進了吳岑所在的VIP婦產科。說笑的姑娘精神都在聊天狀態之中,完全沒有想到,就在那條窄小的通道上,后面會突然急匆匆地沖過來一群人一。

    “讓讓,讓讓……”

    “快點讓開——閃啊——”

    這群人里,至少有六七個男人,還有兩個月嫂模樣的中年婦女,一路上吆喝著,毛雞狗荒地推著一副擔架沖了出來,擔架上的大肚子女人表情猙獰,正在痛苦的呻吟著,像是要生了一般。其中一個三角眼的男人高聲喊著,語氣半點兒都不客氣。

    “攔著干什么,邊兒上去——”

    “快讓,快讓……”

    自己也懷著孩子,聽著這幾道不太尊重人的聲音,瞧著這猖狂的架式,寶柒估計是哪家的權貴,飛揚跋扈習慣了,不懂得什么叫人性。不過,瞧著人家有產婦快要生孩子了,家人著急也難免,她并沒有作聲,更沒有計較,拉著小結巴的手便往旁邊兒閃,準備給人家留一條道兒出來。

    心里這么想著,可奈何她的肚子太大,行動不太方便。就遲了那么一秒,這一群人像是吃了幾公斤火藥一樣,脾氣躁得不行,急吼吼地就有人推她。

    “滾開點兒,堵著干什么?”

    接著,幾個大男人一窩蜂地涌過去不說,壓根兒就不顧及寶柒也是一個大著肚子的孕婦,既不側身,也不等她挪開就擠過了窄小的通道,一陣疾風般推著擔架就沖進了那邊的產房。

    在這并肩錯開的摩擦之間,一個月嫂手里提著的大包不僅撞了寶柒一個大大的踉蹌,還直接掉落在了地上。同時,包里的東西都散落了下來——有奶瓶,有嬰兒衣服,有奶瓶,亂七八糟的全是產婦用品散亂了一地。

    三角眼男人停下腳步,急得炸毛就罵。

    “媽的,你們長沒長眼睛啦?”

    “干嘛?急著去投胎啊?會不會走路的?”

    一見惡霸,格桑心若上前就攔在了寶柒的面前,挑釁地看著留在當場的兩個男人和一個月嫂,不服氣的頂了回去。她是一個藏家姑娘,性格又急脾氣又暴,對于這種無視別人安危的行為,更是下意識地討厭,火沖沖地損了一句。

    一般來說,中國人民天天在口水,說過了也就算了。

    哪兒會知道,三角眼反倒急眼兒了。歪著本就不太周正的嘴巴,鄙夷的盯著她們,不客氣的吼了起來。

    “罵誰不會走路?操!沒見到孕婦過來了?”

    呵……孕婦?

    寶柒斜眼兒瞄過去,冷冷地勾起唇來。

    不過,她沒有說話。

    現在她懂了,有的時候語氣沒有氣勢給力。

    見她冷著臉不說話,格桑心若火燎得旺了,不服氣地指了指她的肚子,反駁著嘲諷說:“就你們的孕婦是孕婦,我們的就不是孕婦了?你們家懷的是金龜蛋還是銀龜蛋啊?”

    “嚯!”那三角眼男人斜歪歪怪笑,吊兒郎當地上前一步,湊近了她的臉,將電視劇里的惡霸套詞兒用得極為嫻熟,“妹子,你還真就說對了,咱的孕婦懷的還真就是一個金龜蛋,你們惹不起的,今兒大爺好心饒了你,要不然,就你們撞落在地下的東西,你們也陪不起!”

    “神經病,還講不講道理了,誰撞誰啊?”

    “怎么著,大爺就不講道理又怎么了?你拿大爺怎么樣?嗯?”

    “老娘揍你!”拳頭一捏,格桑心若就要動武。

    寶柒太知道這姑娘的武力值了,打在人身上不掛彩不罷休的。可是,她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惹事兒,畢竟自己大著肚子身體不太方便,真出點啥事兒,后悔都來不及。于是,她冷冷瞄了瞄那個男人,扯一下格桑心若的袖子,沖她使了個眼神兒,“不用和無賴計較,我們走!”

    說罷,一手拽小結巴,一手拉格桑心若就要走。

    按理來說,吵架的雙方有一方已經服了軟,這事兒便算結了。

    不料,背后那個男人竟然耍橫了起來,“誰無賴啊?!幾個窮B裝個屁啊?再多一句嘴,大爺打得你們滿地找狗牙,沒地兒哭去!”

    我靠!

    叔可忍,嬸都不可忍了。

    見過橫的男人,沒見過這么橫的。別人都不說話了,還要不依不撓沒完沒了。饒是寶柒再好的脾氣也憋不住了,更何況她本來就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主兒。這事兒要換了她沒有懷孕前,肯定早就一個巴掌招呼過去了。

    胸口起伏著,就連一向害羞靦腆的結巴妹都氣眼兒了。

    “無,無恥!”

    勾了勾唇,寶柒怒急而笑了。

    就連結巴妹兒都說無恥的家伙,那百分之二百五必須是個王八蛋!

    于是乎,她懷孕以來越來越柔軟的心腸立馬進行了變異重組,涼颼颼地轉過身來,她叉著腰桿兒,學了三分二叔的凌厲動作,氣勢就已經挺足味兒了。

    “你要怎樣呢?”

    “道歉!給老子跪下來道歉,要不然,就陪這些嬰兒用品。”

    “賠?”寶柒笑,唇揚起:“可笑!”

    “當然得賠,沾了地上的灰塵,小寶貝還能用嗎?”

    “準備欺負人吧?”

    “呵,說得沒錯兒,大爺今兒就欺負你了,欺負你了又怎樣?”

    “嘖嘖!”扯著唇笑不可止,寶柒直搖頭,“吵架都不知道換句臺詞兒!天生一副欠揍的表情也就罷了,還長了一張拉仇恨的大糞臉。老實說,就你這智商,老子和你呼吸一樣的空氣,就覺得惡心!”

    不輕不重地說完,一瞄眼兒,她沖格桑心若偏了偏頭,后退了一步。

    得,意思是上!

    然而,尚不知危險的男人還在那兒裝大爺,一張臉被氣成了豬肝兒色的他,挽了挽袖子,便氣勢洶洶地沖了過來。

    “小娘們兒挺能說的,看你嘴硬,還是大爺的拳頭硬!”

    笑著一咬牙,格桑心若一捏拳頭,迎了上去。

    “找死!”

    劍拔弩張,眼看她的拳頭就落下了!

    突地,背后傳來一道女聲兒。

    “阿蝦,趕緊把東西拿過去啊,墨跡——”

    女人的聲音到此打住了,然后立在原地,神色頗為尷尬地看了一下寶柒。愣了至少兩秒鐘,才笑著招呼:“嫂子,你今兒來產檢啊!”

    ------題外話------

    二妞們,今天因為有一點事兒,來來回回擔擱了不少時間。今天只有八千字了。后面二個字完全沒有寫出來我要的效果,被我刪掉了再修改,明天奉上。

    (128,別罵我!哈哈)

    ——

    另外,總是有妞兒找不到群詢問,有一些妞想要特別版又不想驗證。

    因此,特地又建了一個普通群。

    VIP群號碼是:4853161(需要驗證)。普通群號碼:36138976(需瀟湘會員)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JBO官网|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竞博电竞|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