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名:175米一對雙兒出生了!

    忍一下?

    啊哦,男人說起來多么容易,對于女人來說生育是道坎兒啊……

    寶柒咬著唇,額頭上虛汗直冒,肚子里的宮縮感覺越來越明顯了,像是有人不時抽著她的骨肉一樣。雖然沒有生過,不過她卻感覺得出來,好像真的是要生了。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會怎樣?幾乎所有孕婦都考慮過那樣的場景。而她更是不止一次的在腦子里描繪過孩子瓜熟蒂落時,她和冷梟會有怎樣的欣喜。然而,現在懷孕才36周多一點的她,什么幸福的體驗感都沒有,除了擔心孩子會有問題,就只剩下一種感覺了——真特么的痛啊。

    她痛,也得拉個墊背的吧?

    拽著男人的手臂,她的腦袋歪靠在他懷里。

    此時不撒嬌,更待何時?

    “二叔,二叔啊,我的肚子好痛……”

    “乖!忍一下,馬上到醫院了!”同樣汗濕的手掌來回撫摸著她的頭發,冷梟心臟都快要提到嗓子眼兒了。這會兒的冷大首長,雖然不用生孩子,可是表面的鎮定自若下,一顆心比寶柒還要糾結。

    “狗子,速度點!”

    “是——”陳黑狗目不轉睛的看著前面的路面兒,樣子也不輕松。

    “蘭嬸兒,東西都帶好了嗎?”

    “帶好了!”蘭嬸兒有過生育經驗,不斷地安慰著。

    冷梟想了想,打了一個電話到婦幼院去。接電話的值班醫生告之他,吳主任現在還在醫院沒有回家,他頓時就放心了不少。沒有多說,他放好電話又攬住了寶柒,手掌不停在她后背游弋。

    “寶柒,寶寶,堅強點啊!”

    翻著大白眼兒,寶柒的神經都在痛苦地抽搐,身體在冷梟的大腿上不住地掙扎扭動著,變幻和調動不同的姿勢,疼痛的狀況也沒有能變好一點。

    “……唔……話誰都會說……啊……”

    小聲哼唧歪著埋怨他,她哪里會知道,她每扭一下,每哼一聲兒,便會扯得冷大首長的心臟狠狠縮動著疼痛。斂住了好看的眉頭,他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了,大掌撫著她蒼白的臉蛋兒,一句話便再次刷新了下限,爆掉了節操。

    “七,要能替你,我都替你生了!”

    腦門兒突了一下,寶柒眼睛一直,差點兒連疼痛都忘了,噗哧一聲兒笑出了聲兒來,隨即又撫著肚子痛苦呻吟。老實說,連替女人生孩子這話都能出來,真的讓她刮目相看。

    當然,不僅是她,就連一直不吭聲兒的司機陳黑狗同志和保姆蘭嬸兒,兩個人的脊背上都在竄涼。

    笑出了聲兒,寶柒覺得疼痛的狀態好轉了一點。直起身來,雙手攬緊了他的脖子,故意皺著眉頭要求:“那這樣吧,二叔,下輩子你變女人?”

    “好!”冷大首長毫不猶豫。

    “你替我生孩子?”

    “好!”冷大首長點頭稱是。

    “生了孩子,我不會對你負責任的!”

    “好!”

    “而且我不要你生一個,而是要生一窩!”

    “好!”

    “……噗哧……哎喲,二叔,你可把我樂死了……”

    人的疼痛感,其實也是可以轉移的,寶柒這么想著,嘰嘰笑了幾聲兒,又和他說起了搞笑的話題來。那么笑一下,身體的疼痛似乎真的好了不少。不過她沒體驗過,根本不知道宮縮這事兒都是這樣斷斷續續的,持續著逐漸加重的。一般來說,持續痛一會兒,又會稍稍緩兩三分鐘。緩一會兒疼痛又會再次再劇,然后越來越密集,直到孩子出生。

    因此,笑勁兒剛過幾分鐘,她便痛得再次嚷嚷上了。

    “二叔,不行了,又痛起來了……快,說個笑話兒來逗我……我笑了就不會痛了……。”

    “笑話?”冷梟低下頭來,用額頭安撫了她一下,皺起了眉頭。

    “……對……唔……笑話……我需要它……”

    眸色幽暗了,冷大首長左右為難。他不想她痛苦,可一時半會兒,讓他這種從來不講笑話的人上哪兒去想一個笑話?緊張地撫摸著她(百度搜索本書名+第五文學 看最快更新)汗濕的額頭,他怔了好幾秒才開了口。

    “先說好,笑話是范鐵講的啊……”

    “唔……知道了……講……吧。”

    宮縮的疼痛逐漸加強了,寶柒肚子痛得厲害,喉嚨里淺淺的呻吟聲溢出,哼哼又唧唧,苦苦又澀澀,難受得她都恨不得在男人的胳膊上咬一口才好了,哪里還管誰講的笑話啊?

    “好!”

    冷大首長看上去像是豁出去了,一輩子沒有向人講過笑話的他,好不容易搜羅了整個裝滿了各種權謀和數據的腦子,終于找出來了當年范大隊長講的一個段子。

    “有一天,直升機大隊來了一個漂亮的女軍官。一見到他就開始報怨,說是他手下的兵沒有禮貌,見到她不僅不行禮,還對她視而不見。范鐵為了嚴肅軍紀,當時就把那小子拽過來問:為什么不給中尉行禮啊?那個是他的通訊員,挺著胸膛說:我不知道她是上級。女軍官頓時就惱了,說,我肩膀上的軍銜這么明顯你看不到嗎?”

    說完,他停住了,目光直直望她。

    “……沒了?”寶柒蹙著眉。

    眸色一暗,冷梟輕攬她一下,“你猜那小子怎么說?”

    丫的,這時候還賣關子?

    咽了一下口水,寶柒的喉嚨干啞得不行,雖然明知道他的問題是故意在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心里憋著勁兒還是瞪了他一眼,然后才吸著氣兒,虛弱地搖頭,“……他怎么說?”

    悶悶地看著她,冷梟將她拉在懷里,深邃冷峻的五官在車窗外透入的微弱燈光下,其實完全沒有半點兒笑意,嚴肅的表情里濃濃全部對她的擔憂。

    不過,他確實講了一個笑話——

    “他說,報告隊長,我還沒來得及看見她的肩膀,她就氣沖沖走了!”

    撫著肚子,寶柒奇怪地抽搐,“為什么啊?”

    “嗯,范鐵也這么問了。結果那小子臉紅了,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咕噥說,誰讓她胸前長得那么高,太影響視線了……”

    眉頭狠跳一下,寶柒唇角掀動一下,緊緊咬著的兩排小尖牙被他給活生生地笑了開來,忍俊不禁地在他胸口捶了一把,“……冷梟,你個大流氓!”

    “說了是范鐵講的!”冷梟揉她腦袋。

    “男人都一樣……你肯定聽得樂呵……哼!”

    “關我屁事!”

    “……呀,又痛起來了!”

    “又痛了?!”冷大首長斂起來的眉頭松動了,緊張地抱著她,放柔了聲音:“再忍一下,馬上到醫院了。你,還要聽笑話嗎?”

    “不聽別人的笑話了……我要聽你的事兒……快點老實給我交待,你以前有沒有盯著女人的胸看過,嗯……?”嘴里悶悶地低吟著,寶柒忍受著小腹里拉扯般的絞痛,還沒忘記在關鍵時刻套出男人的真心話來。

    “除了你,沒看過!”

    “不老實?天下烏鴉一般黑……嘶……好痛……二叔……快講啊……”完全無視前面還有兩個聽眾,寶柒的節操也碎了。

    呼吸微窒,冷梟大學拍著她,一見到她痛,他的腦子就遲鈍。其實這會兒,他里面的衣服早就濕透了,心里比刀割還要難受。因此,他啞著嗓子就直接承受了。

    “看過,看過!”

    “看誰了……快交待……”

    果然……

    寶柒注意力一轉移,還真忘了疼痛。真是想不到啊,二叔竟然也有這樣兒的歷史?仰著腦袋,她咬著下唇,豎起了耳朵。

    眸色黯沉了下來,冷梟看著懷里的小丫頭,想到往事,心臟不由得突突了一下,俯下頭來,老實在她耳邊低語:“六年前,你個小丫頭,那時候總來勾引我……我瞄過你……胸都沒長開……心想……好大的狗膽兒!”

    “你——”

    本來要聽笑話,卻見了自己的笑話。寶柒同志眼兒一瞪,面色脹得通紅,低低吼了他一聲,小手暗自揪著他胸前。

    “冷梟——”

    冷梟有些想笑,不過嗓子卻啞了:“還要聽么!”

    “不要了……啊……”

    又疼痛又郁悶,又好氣又好笑,寶柒心里真心覺得這悶騷貨太扯了。

    在她的印象里,那個時候他都是整天板著臉沒有半絲兒表情的,原來他還偷偷瞄過她的胸啊?如果他自己不說,打死她都不會相信。

    在兩個人扯淡的聊天聲里,陳黑狗駕駛的異型征服者以風馳電掣的速度趕到了婦幼院。由于在來得的路上冷梟聯系過醫院方面,所以這會兒婦幼院的值班醫生準備好了。

    到了VIP病房,從來沒經歷過的寶妞兒,心都糾緊了。

    值班醫生接待了她,大概的檢查了一下,說她的羊水破了,不過不太多,宮口只開了一指,確實要早產了,詢問他們是準備正常生產還是選擇直接剖腹。據她介紹,正常生產的話,按她現在的宮口打開的速度還得熬好幾個小時都未必能生出來。另外一個問題是在她羊水比較少的情況下,兩個胎兒擠壓容易缺氧,有可能會對孩子的大腦造成影響。

    因此,她建議他們最好選擇做剖腹產。

    被她這么駭人的一說,寶柒自然選擇剖腹了。然而,值班醫生給她們安排的手術醫生卻不是她熟悉的吳岑,而是婦產科副主任董純清。

    董純清,她能愿意么?

    寶柒腦子有點迷糊了,不代表智商死亡。

    如果讓董純清替她做剖腹產,還不得一刀就結果了她的孩子?

    再說了,就算她愿意,冷梟也不可能愿意。急得心尖直顫的冷大首長,陰沉沉的目光橫掃一室,聲音便冷得刺骨。

    “你們吳主任呢?不是告訴我說她在醫院么?”

    值班醫生被他這么一盯,脊背便涼了,心里虛了一下,趕緊陪著笑臉兒回答:“先生,咱們VIP的吳主任和董副主任,兩位醫生都一樣,都是咱們醫院里最好的了,董主任她也是……。”

    眉目一冷,冷梟目光刀刃般刮過去,打斷了她絮叨的話:“我問你,你們吳主任呢?”

    要知道,今天會早產確實有點兒措手不及,因為沒有太多的準備。但是對于目前的他們倆來說,最信得過得人自然就是吳岑。實在不行,哪怕用其它的醫生,也不可能用董純清。

    對于個中的內幕,值班醫生當然不太清楚。在他冰冷目光下,她急急的解釋著,聲音都小了不少。

    “先生,吳主任這會兒正在準備手術……那個產婦她上午就來了,算好了時間要今天晚上十點十五分剖,說是那個時候吉利……這不……手術還有五分鐘就開始了,她可能已經進產房了……”

    有人在做手術?

    同樣是孕婦,寶柒雖然難受得快要不行了,卻不能那么自私的去搶人的醫生。撫著一陣陣抽痛的肚子,她皺著眉頭拽了拽男人的衣袖,用眼神兒示意他不要那么兇。

    “算了……二叔……我再等一會兒好了!”

    見她好說話,值班醫生松了一口氣,接著解釋說:“不過,小姐,吳主任今天恐怕跟你們做不了手術了。因為這已經是她今天的第二臺手術了,一會她得休息……”

    “那……”

    怎么辦?

    心里涼了一下,寶柒話還沒有說完,又一波的宮縮和陣痛開始了。額頭上汗珠子直嘀,她半瞇著眼睛揪緊了冷梟的手臂,覺得這種痛苦比紅刺的酷刑都要難受。

    “二叔……我們……找另外的醫生做吧……我剖……不生了……”

    “等一下!”

    摸了摸她痛得扭曲的臉,冷梟心里狠狠抽疼著,向來鎮定的他有些暴燥了。當然,更管不了那么許多了。小心拉開她的手,喚了陳黑狗和蘭嫂過來在這個產科休息室里守著她,自己則轉身就走——

    寶柒不解,聲音沙啞地百度搜索本書名+小說領域看最快更新喚他:“二叔,你去哪兒!”

    冷梟沒有說話,回頭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眼神兒,直接就離開了休息室,往手術室大步沖了過去。

    一轉墻角,他眉目涼了!

    沒有想到,手術室外面的守候區,竟然坐滿了閔家的人。閔老頭兒、閔老頭兒的兩個警衛、還有一個月嫂正焦急的等待著。

    原來是她……?

    危險的瞇了瞇眸子,冷梟疾步如風地走了過去。

    “梟子——”

    見到他臉若寒霜地沖過來,閔老頭兒先是驚愣了一下。接著,他心跳加速著嚇得不行。當然,他首先想到的不是關于醫生的問題,而是以為自己做的事情敗露了,被冷梟知曉了,因此他現在過來就是找茬兒的,目的就是不讓閔婧生出他的孩子。

    額頭青筋跳了一下,閔老頭兒噌地站起了身來,伸手攔住冷梟往手術室門口沖的冷梟,大聲吼:“梟子,你干嘛呢?那是手術室!”

    廢話?

    他不知道是手術室?

    冷冷睨著他,冷梟心里自然知道他在心虛什么,寒著眸子,他的語氣冰冷得宛如北極的冰川,四個字一字一頓出了口。

    “找吳主任!”

    找吳主任?

    大概猜測到了什么,閔老爺子反常地松了一口氣,將自己放到了戰場硝煙臨界點上的心收了回來,溫和的笑著說:“等一下吧,吳主任她正在里面準備手術!”

    冷剜他一眼,冷梟不答,直接推開了他的手,想要進去。

    見狀,閔老爺子又心虛了。

    他心里害怕。冷梟這個人多么精明他太知道了,他害怕孩子還沒有生出來便功虧一簣了。他計劃了這么久的好戲,還沒有完全搬上災幕,怎么能讓它給夭折了呢?

    絕對不行!

    腳隨心動,他心里想著,寸步不讓地伸臂攔了過去。

    “梟子!你等一下,人家醫院有自己的安排?這是干啥呢?”

    “等?”冷颼颼一個字飆出來,冷梟剜著他時,腦子里想到的卻是寶柒疼痛的叫喚聲,一念之下,眼睛都快要燒紅了。一把甩開他的手臂,冷叱一聲兒:“我老婆生孩子能等嗎?”

    極快速度說完這話,他上前幾步,抬腿就踢開了手術室的門。

    “吳主任,麻煩你一下!”

    “冷梟——!”

    閔老爺子厲喝一聲,老態龍鐘的身體氣得直顫抖。

    太過份了。

    冷梟太過份了!

    攥緊了拳頭,他身體微晃,警衛趕緊過來扶住了他。

    外面突如其來的動靜兒,吳岑也隱隱聽到了。剛開始不知道什么事兒,也沒有聽清楚,依舊在準備閔婧的手術。這會兒聽到冷梟拔高的涼聲兒,她心里驚了一下,放下手里的東西便走了出來。

    手術室的門洞開著——

    冷梟只是站在門口,他沒有進去。

    “怎么了?”見他冷峻面孔下隱藏的焦急,吳岑心里便預料到了。因此,話剛說完,她又自顧自地回答了自己的問題:“小七她……要生了?”

    “是!吳主任。她發作了!”冷梟話不多,聲音涼,不過句句真誠又重點,表達的意思也充分明顯。寶柒已經發作了,自然必須馬上手術。至于閔家這種選擇吉日良辰生孩子的,先讓讓路吧。

    “哦喲,這還沒到孕產期呢……我算一下啊!”吳岑也有點慌,寶柒的情況她是知道的,不容易受孕,身體又虛虧過,還是懷的雙胞胎,兩個產婦比較起來,不管于公于私,她自然是護著寶柒的。

    擰了一下眉頭,她點頭就出了產房,“行,我先去她的手術!”

    什么?

    一聽到這句話,閔老爺子就著急了,再次上前就攔住了她,語氣不慍地說:“吳主任,咱們可是約好的,你怎么能這時候走?”

    閔媽媽也比產房里沖了出來,拽住吳岑的胳膊就不放。

    “吳主任,你看這情況,我們算好了時辰……”

    “時辰?時辰有生命重要嗎?”吳岑的臉拉黑了下來,一把拉開他的手,嘴里小聲兒的埋怨說:“枉自你們還都是高級干部,怎么考慮的問題?”

    說完,她囑咐跟出來的小護士將這里這事情先安頓好,便準備跟著冷梟過去。同時她還告訴閔老頭兒,要么就給他們安排醫院的董主任做手術,要么就等她大約一個小時。其實一個剖腹產手術,如果術前都準備好了,大概就需要半個小時左右就完事兒了,一個小時她時間掐得比較浮動。

    “不行,我們說好了要你做!”

    閔老頭兒也急了!

    董純清能怎么?閔家能要她做手術么?

    知道她身份的閔老頭兒,做賊心虛,當然不會同意。

    “吳主任,你今天說什么都不能走!我們也不要董主任做。”

    吳岑皺了皺眉頭,搞不懂為什么不愿意讓董主任做手術。不過,她有些討厭這種官僚跋扈的行為,眼睛掃向他,有些生氣了,“我為什么不能走,在這里,我說了算!麻煩讓一下。”

    “吳主任,你們醫院不能不講道理吧?”閔老爺子真是氣死了,時辰算好了,一切準備工作都做好了,末了,怎么能說走就走?

    說時遲,那時快,他一擺手,兩個警衛便擋在了甬道上。

    不讓走?

    冷梟黑眸一瞇,耳邊仿佛聽到了寶柒的嘶喊聲,心臟都快要被撕裂了。眉頭冷冷一挑,他睨著閔老頭兒的眼神兒,陰鷙得快要飆出針刺兒來了,一字一句,言詞滲滿了寒氣兒。

    “我數三聲,不滾開,別怪我不客氣!”

    “你說什么?梟子,我可是你的長輩!”愣了一秒,閔老爺子的臉面繃不住了,大聲吼了出來了。

    “一……”

    “放肆!”

    “二……”

    “你,冷梟,不要欺人太甚!”怒氣難消的閔老爺子,官僚慣了,平時也是少有受氣兒的,一時間哪里下得來臺?腳下定住,他和冷梟對恃在當場。

    “三——”一咬牙,冷梟徹底怒了。

    三聲之后,他一把抓住閔老頭兒的手臂甩到旁邊。

    見狀,閔老頭兒旁邊兩個身手敏捷的警衛也撲了上來。冷梟面色陰沉,電光火石間,他抬腿一個橫踢動作,踹退了一個,反手拽住旁邊另一個,勒著他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撞了回去,直接撞在再次撲過來的警衛身上。

    不過幾招幾式的工夫,剛才還磨拳擦掌虎虎生風的兩個警衛便被甩翻在地上了。實事上,這就是差距。哪怕閔老爺子的警衛們個個都高手出身,又怎么能敵得過身經百戰的冷梟呢?

    他一人的戰斗能力,便足以應付了。

    前后不過十來秒,毆啦,事情解決了。

    拍了拍像是臟了的手,冷梟側眸望向吳岑。

    “吳主任,你先過去!”

    吳岑沒見過這么利索的打斗,像看電影兒般看呆了。在他的聲音里,屢試了好幾秒才回過神兒來,急快的點了點頭。

    “好。”

    不再多說,她匆匆越過目瞠口呆的幾個,便大步走了過去。其實寶柒所在的產房休息室,離這里轉個角過去,不足五十米的距離。

    “冷梟,你今兒真是太過份了?哪有這樣搶醫生的道理?這個醫院沒有其它的醫生了嗎?”氣喘吁吁地瞪著他,閔老頭兒差點心臟病發作,咬牙切齒,那怒極而吼的樣子,像是恨不得馬上把他給宰了。

    鼻翼冷哼一聲,冷梟看著他,意味深長地說:“閔叔,時辰這事信不得!”

    “我要你管?”

    冷梟勾了一下唇。

    當然,他本來就懶得管,更不會再和他爭執下去。

    就在他大步離去時,背后傳來閔老頭兒的聲音。

    “冷梟,你會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價的!”

    代價?!

    冷梟心頭冷笑,誰會付出代價猶未可知。閔老頭兒心里那幾斤幾兩,全部在他的手心里攥著。要不是因為寶柒喜歡看戲,他早就熒幕給拆了!

    沒有回頭,沒有回應,他的腳下加快了速度。

    ——

    寶柒真沒有想到,吳主任會那么的夠意思。

    咬著唇,她疼痛著也沒忘了先感謝。

    “吳姨,真是不好意思了……”

    急匆匆趕過來的吳岑,正在安排術前的準備,聽了寶柒客套的話,笑著溫聲安慰她:“不早就和你說過了么,你這對雙兒啊,是我救回來的,也是我看著他們一點點長到現在,我得親自將他們抱出來。”

    “呵呵……”

    笑聲未絕,一陣宮縮襲來,寶柒卷曲著指頭掐入手心,痛得她直抽涼氣兒,“謝謝吳姨,那……以后叫他們叫你干姥姥……”

    說笑著,她又想笑,又忍不了痛,搞得那張小臉兒,特別的扭曲。心里默默地念叨,幸好她這輩子就生這么一次,要不然才真是要命了。

    她自己都是醫生,熟悉醫院的味道。可是,這會兒躺在手術臺上,雙腿被分開得像只任人屠宰的大肥豬,耳邊伴著醫療器械冰冷冷的碰撞聲,心里真真兒是緊張得不行了。

    “……吡……痛……”

    “一會兒麻醉效果出來了,便沒事兒了。”吳岑安慰她。

    一只手死死揪著手術臺的邊沿,一只手握成拳頭放在唇邊直吸著氣兒,寶柒心里打著鑼鼓,任由麻醉師在她身上扎針頭。

    冰冷的針頭扎入,怕疼的她忍不住抽氣。

    “咝,哎喲,輕點輕點……”

    冷梟換好隔離服進來,聽到的就是她呼痛的聲音。

    心里一緊,他搶步到手術臺邊兒,坐下來半摟著她,一邊安撫,一邊著急地問吳岑,“吳主任,情況怎么樣?”

    瞧到他倆的緊張,吳岑了然地笑:“沒事兒,很快就可以手術了!要不了半個小時,你們就能見到寶寶了……”

    寶寶……

    每一個初為人父人母的心情,在這一刻都是激動的。

    冷梟板著臉點了點頭,心里卻像懸了十五只水桶,起起落落著主宰著他的心神兒。不過,他必須要讓自己鎮定自若,更不會流露出太多的慌亂。

    因為他知道,不管任何時候,他都必須是寶柒的磐石。

    仰望著天花板兒,寶柒哀哀的吼:“吳姨……一會兒你剖開的時候……盡量注意點兒美感啊……傷口小點兒……”

    吳岑笑著在給她消毒,聞言望了冷梟一眼,打趣的說:“你這花兒到挺美的!不過估計要破壞掉它嘍……”

    剖腹產,小腹橫切……

    想想就心肝兒打顫,寶柒側過頭來,望向冷梟。

    臉兒,倏地一紅。

    冷梟勾唇,眼神深邃。

    兩個人的舉動取悅了吳岑,她也開起了玩笑來。

    “不怕,花瓣兒芯芯里生出來的孩子,肯定是又聰明又美好的。”

    “唔……”

    寶柒不好意思,閉上了眼睛。

    而冷梟一言不發,面無表情地注意著手術的工作。

    不得不說,腹黑和悶騷有時候也是一種保護色,誰都認為他正經,哪里會想到他肚子里的壞水兒?

    扁了扁嘴,寶柒心里偷笑。

    女人生孩子選擇剖腹產的原因,更大程度是因為都不想遭那份撕裂的罪,麻醉藥一點點有作用后,寶柒的疼痛就稍稍減輕了,氣息地慢慢地調和了過來。

    吁……

    撫了撫汗濕的頭發,她心里雖然緊張依舊,還松了一口氣兒。等待孩子降生的過程,無法去描繪,只能意會。因此,她說不出來是一種什么滋味兒,只覺得經時一顆心,上上下下,再上再下,跳動得速度驚人。

    等待時,肚子沒那么痛了,她又聒噪了。

    “吳姨,我預產期……還有一個月呢,現在剖,孩子不會有什么事兒吧?”

    “嗯,不會。懷雙胞胎的孕婦,子宮會撐得比較大,因此會造成羊膜腔壓力過大,所以吧,雙胞胎早產不算什么稀罕事兒。你現在36周了,放心吧!”

    嘩……

    吳岑說完,拉上了她面前的布簾。

    寶柒心里跟著顫抖,覺得下半身冰涼。

    像是感受到她的害怕,冷梟的手伸了過來握住她的。

    所謂夫妻同心,一起等待孩子的降生,確實是一種難得的體驗。

    摸了摸心臟,寶柒微瞇著眼睛,自己要生了,突地又想起了閔婧和那個女人來,眼珠子轉了轉,輕聲問:“吳姨,我向你打聽過事兒唄。”

    “什么事啊?”吳岑的聲音很慈祥。

    “我那個朋友,她剖了么?”

    稍微愣了兩秒,吳岑才恍然大悟,“哦,她啊,嘿,那就巧了,我剛才正準備替她做手術呢,這不還沒有做嗎?”

    “哦!”望了望冷大首長冷峻的面孔,寶柒猜到他剛才干啥了。眉頭又舒展開來,再一轉眼睛,又假裝好奇的繼續問,“吳姨啊,你們醫院一天出生的孩子多吧?”

    “今天日子不錯,一共五個。不過VIP病房不算你就兩個。董主任上午剖了一個男嬰,六斤四兩。唉,現在都生小子,沒有姑娘,可怎么得了哦!”吳岑笑著跟她閑聊,沒有意識到寶柒話里會有其它什么內涵。說了幾句現在關于生育的社會現象,又轉頭回麻醉師。

    “準備好了嗎?”

    麻醉師是一個表情板正的中年婦女,聞言不知道拿個什么東西戳了一下寶柒的腳指頭,問她:“有感覺嗎?”

    皺了皺眉頭,寶柒輕‘吡’了一聲,“有一點兒。”

    過了十來秒,她又戳一下,“現在呢?”

    “還有感覺!”

    寶柒知道她在試麻醉劑的作用,配合地隨口說著,心里卻一直在琢磨這事巧合。一個醫院里一下子出生了這么多個有淵源的小東西,屬實也是一件挺好玩兒的事。

    點滴又滴了一會兒,麻醉師又問,“還有感覺么?”

    這一次,寶柒搖頭了。

    “這兒呢?”

    寶柒再搖頭。

    又試了幾次,麻醉師松了一口氣,向吳岑比了個手勢。

    “可以了。”

    手術開始了——

    下半身完全麻醉的寶柒,腦子里意識處于半清晰半混沌的狀況了,她能夠感覺到腹部一陣緊似一陣的拉扯,也能感覺到冷梟默默關切的目光,還有他時不時拂在自己額頭上的溫暖大手,甚至于也能感覺到他渾身繃硬的緊張。

    然而,她又有些迷糊。

    麻醉劑這玩意兒,效果是逐漸加3gnovel.cn看最快更新強的。

    她覺得睜不眼睛了,渾身緊張得骨頭都要松開一般。

    說起來時間挺長,其實手術開始到第一個孩子出來,不過就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就在她感覺到腹部一陣拉扯之下,緊握住她手的冷梟大手微緊,耳邊便傳來一陣小嬰兒嘹亮的啼哭聲音。

    “……哇啊……哇啊……哇啊……”

    “生了,恭喜啊,是個小子——”吳岑的聲音聽上去很愉快,而寶柒卻感受到冷梟那只與她相握的手微微一顫,然后他便蹭起站了起來。

    “吳主任,我看看!”

    “急什么,有得你看,先處理一下。”

    “謝謝,謝謝!真好!”

    驚喜的聲音,一連說了兩個謝謝,不是冷梟的范兒。

    不過寶柒知道,他是真的開心了。

    她當然也開心,開心地努力想要睜開眼兒,看著他驚喜又英俊的面容。可是,她卻怎么都睜不開,心里明明白白,意識卻迷迷糊糊,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二叔啊,他到底是有多么喜歡兒子啊?

    不過,謝天謝地,總算盼到了一個兒子。

    接下來,她感覺有個軟軟的東西在她臉上觸碰了一下,又哇啊一聲哭了。護士安慰著,在冷梟炯炯注視的目光中,又抱去過秤了。

    “喲小家伙還不錯呢,3050g,50cm……在雙生子里算大個兒了……”

    呼……

    一直擔心寶寶的體重的寶柒聽了,心里又放松了不少,聽著孩子呱呱的哭聲,整個世界都落回到了幸福的土壤里,其余的一切似乎都沒有那么重要了。孩子清脆的哭聲,每一下都扎在她心尖某個地方,柔軟得像一團棉花。

    思忖間,小腹又一陣拉扯。

    她豎著耳朵,卻沒有聽到再一聲同樣清脆的啼哭聲……

    咦,小家伙兒怎么不會哭?

    接下來,她便聽到了吳岑在拍打孩子的聲音,心里沉了下來,她想直起身來,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兒。然而,上下眼皮兒直打著架,她昏沉沉地暈了過去。

    ------題外話------

    說好的早更沒實現……掌我嘴吧……啪啪!

    沒有想到會遇到事兒,這世界上的事就是這么奇怪,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這兩天要開學了,我家寶寶的新征程,我這個做母親的非常失職……唉,只恨一天沒有48小時!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lol| 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