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綠茵重量級 > 第443章 自我救贖——復古式戰術

第443章 自我救贖——復古式戰術

    第443章自我救贖——復古式戰術

    球隊才輸了2場球,曼蘇爾就決定換主帥,這個決定,扎眼看起來,曼蘇爾是做的太快太草率了。

    可是,如果深入了解一番曼蘇爾的內心活動,你不難發現,其實,現在才換主教練,對于曼蘇爾來說,已經算是晚了很久了!

    當初……算了,不說當初,說現在好了!

    其實,對于對陣皇家馬德里這樣的歐洲絕對豪強,球隊輸輸球,曼蘇爾真心不怎么介意。更甭說,這場比賽,水晶宮輸的并不算太難看,只是被皇馬客場打了個1比0而已,并非被對手血洗。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曼蘇爾做出堅定的撤換弗里德曼決定呢?根本原因,還是在于,球隊場上的戰術。

    但凡是個有眼睛的人,都不難看出,本場比賽,水晶宮上半場場面不利的癥結,就是在與亞亞圖雷和莫德里奇不兼容上面。

    作為一個不怎么懂技戰術的純球迷,曼蘇爾都看出來了,他不相信,作為一個職業教練,弗里德曼會看不出來1

    而最終,下半場弗里德曼的換人,則是充分證明,這個問題,他是早就知道的。

    好吧,說到這里,相信大家不難明白曼蘇爾為什么要換掉弗里德曼了!

    因為,在面對這樣局面時,作為有能力的主教練,他會通過自己的手段,迅速讓亞亞圖雷和莫德里奇兼容,而如果是有魄力的教練,面對這樣的局面時,會堅決的,只用他們2人之間的一個,直到2人兼容位置!

    可惜,很遺憾,在今天這場比賽過后,弗里德曼向世人證實了,他既不是一個有能力的主教練,也不是一個有魄力的主教練,那么,他的離隊,也就理所當然了,不是么?——

    話說,曼蘇爾這邊已經準備近期撤換掉自己了,今天終于想通該如何處理亞亞圖雷和莫德里奇兼容問題,非常開心的弗里德曼,還壓根不知道。

    在單獨叫了李毅,向李毅咨詢了一番,前一場同利?同利物浦比賽時,李毅究竟和亞亞圖雷以及莫德里奇談話內容后,結合自己最近研究了一本有些年頭的教練戰術方面書籍,弗里德曼認為,他為目前這只水晶宮,找到了一個很明確的方向。

    這個戰術,弗里德曼且稱之為【復古式清道夫戰術】。

    任何東西,隨著歲月的沉淀,肯定是越發展越先進,在足壇,技戰術類的東西,很明顯也是如此。

    不然,你無法解釋,要是一個戰術,真的能一直沿用到現在的話,為什么全世界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性的無視掉它們。

    那,是弗里德曼越混越回去,不惜采用那種比現在水晶宮采用戰術還垃圾的古代戰術,好讓球隊迅速連敗,力求早日下課?

    怎么可能!如果真這么想的話,弗里德曼也就不用究竟這么久了。

    可如果不是,弗里德曼采用復古式的戰術,在球場上也行不通啊?

    嗯,弗里德曼之所以開心加得意,那根本原因還是在于,雖然完整的復古式戰術肯定不可取,但是,弗里德曼堅信,在通過自己的調整后,他即將在全隊推展的改進復古式戰術,肯定能讓球隊實戰能力更上一層樓!

    那么,弗里德曼的所謂復古式戰術,究竟是什么呢?

    簡單點說,弗里德曼想出的新戰術核心,在于使得已經逐漸消亡的自由人,在某種程度上,得到重生!

    當然,這種重生,肯定不是對原始自由人戰術的簡單復制,而是一種逆向的復古。

    在具體說明弗里德曼所謂自由人重生戰術之前,首先,不得不提一下,這個所謂的自由人,究竟為何物。

    自由人,在足球術語里,與清道夫同義,前者譯自意大利語“libero”,清道夫則譯自英語“sweeper”。這種戰術,最先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紀20-30年代,它的位置,介于門將后后防線之間,作用是“清掃(sweepup)”隊友的防守錯誤和對手的進攻。

    第一位偉大的自由人是1950年加盟國際米蘭的伊瓦諾-布拉森,第一支將自由人發揚光大的球隊也是國米。埃雷拉的“大國際時代”,自由人是皮齊。與布拉森相比,他已不是單純的防守型清道夫,意媒贊他“傳球從不隨意而為,視野超級棒”,實際上乃由守轉攻的指揮官,當賈伊爾和法切蒂兩翼齊飛之時,皮齊的傳球總能找到他們。

    自由人的春天始于70年代,代表球星是貝肯鮑爾。“足球皇帝”不滿足于古典清道夫的職能,他認為“我在所有隊員的最后,視野最開闊,看到他們看不到的全局,如果我助攻上前,選擇的路線必能出其不意”。于是在本方進攻時,他從中衛身后殺出,或帶球銜枚疾進、打亂對方防守,或用傳球引導本隊的進攻方向,一舉定義了“現代自由人”——也被稱為“theattagsweeper(進攻型清道夫)”。

    以貝皇為首,自由人從70年代開始風靡全球,涌現出特雷索、西雷阿、布朗等名將,就連全攻全守的荷蘭也有克羅爾。風靡至何地步?1973年歐冠決賽,阿賈克斯和尤文陣中各有一名自由人,前者是許爾斯霍夫,后者是隊長薩爾瓦多雷。直到90年代,自由人才逐漸偃旗息鼓,薩默爾被認為是“最后一位偉大自由人”。此后幾屆歐洲杯和世界杯仍有零星球隊使用自由人,但它作為一種潮流已走向消亡。

    說完原始的自由人戰術,接下來,則到重點了!

    那就是,何為弗里德曼戰術核心里的自由人【逆向復古】呢?

    自由人是“(本方)守時在后,攻時向前”,逆向復古正好相反,“攻時后撤,守時在前”。具體而言,就是單后腰在防守時位于防線之前,履行原本職責,這個沒有變化;變在由守轉攻時,兩中衛向左右拉開,他后撤嵌入其間,其作用與現代自由人很像:利用開闊的視野,為前場的攻擊手和兩翼插上的邊路球員輸送炮彈。放在橄欖球賽場,相當于四分衛。

    這種逆向復古,早在幾年前就初現端倪。戰術史家喬納森-威爾遜指出,瓜迪奧拉時代的巴薩,亞亞-圖雷、和布斯克茨曾先后扮演這一角色。此外2007-2008賽季的頓涅茨克礦工,波蘭后腰萊萬多夫斯基(非多特前鋒)亦是如此

    好吧,說到這里,相信大家已經明白,弗里德曼為什么能研究出這么一個明顯和他能力不相符的超級戰術了!

    沒錯,正是在考慮到亞亞圖雷,莫德里奇,斯內德3個人,正好和瓜迪奧拉時期巴薩中場的亞亞圖雷,伊涅斯塔,哈維配置差不多后,弗里德曼炒了瓜瓜的戰術。

    當然了,在這里說弗里德曼抄了瓜迪奧拉的戰術,即正確,但又不完全正確,因為,在不眠不休的研究了幾個晝夜巴薩比賽后,弗里德曼還是融入了一些自己新思想的。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