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綠茵重量級 > 第540章 可行么?

    第540章可行么?

    “其實,這事兒也沒有boss你想的那么夸張了,我覺得,解鈴還須系鈴人,心病還須心藥醫,阿隆目前的《病癥》是在比賽當中出現的,你最快速的解決方案,自然還是在場上。而目前,我們眼下,就有這么一個好機會。”

    “你是說?”靜靜的聽李毅將上面那段話說完,弗里德曼并不很確定的問道“明天那場比賽?”

    也不說話,輕輕頜了頜首,李毅算是用行動代替了語言。

    “不,不,不!絕對不行!別的什么都好說,這事兒我絕對不能答應你,lee,你想過沒有,你之前所說的,全是個人臆測,這要是真讓你猜中了,還沒什么,但萬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你想多了,安排他上場對球隊沒有任何幫助不說,甚至輸掉比賽,那又如何?”

    弗里德曼雖然沒有把話說完,但是他想表達的中心思想,已經非常清楚明了了!

    作為一個局外人,李毅提這樣的建議,無可厚非,對于拉姆塞來說,也說不得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可是,作為球隊主帥,特別是弗里德曼這種沒有各種冠軍傍生,帥位非常不穩固的教練,他卻不敢用自己的前途去賭拉姆塞的明天。

    其實想想也不奇怪,在下場同里斯本競技的歐冠8分1比賽中上拉姆塞,比賽要是贏了,那迎接弗里德曼的肯定是各種美譽,但萬一輸了呢?

    要知道,最近一段時間,拉姆塞的狀態,大家都有目共睹,用一個這樣狀態的球員首發,而且是球隊組織后腰這個關鍵的位置,只要球隊最終輸球,那絕對就是弗里德曼的責任,不管他是出于何種考慮,選擇的拉姆塞,賽后問責,他難辭其咎。

    甚至,不夸張的講,如果水晶宮一旦在這一場系列賽中輸球,那賽后弗里德曼直接被曼蘇爾火線炒掉,絕逼不是沒可能的事情。

    看看弗里德曼那張一改平時面對自己時各種獻媚,異常篤定的臉,知道在這個事情上,甭管自己怎么努力,弗里德曼都不會對結果做出任何改變,再加上以己度人,要是將自己放到弗里德曼的位置,李毅也不的不承認,他也不見得能有那么大的魄力,去做出這樣的決定,所以,知道是不可為的李毅,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道“好吧,boss,其實我這里還有第二種方案,我覺得可行性也不低!”

    認真的看了看李毅的臉,見對方不似亂說,弗里德曼收拾心情道“你說。”

    “還記得我剛剛加盟水晶宮的那段日子么?”仿佛是為了給對方證明自己真的是將剛才的想法給第540章可行么?

    揭過,李毅臉帶笑容的去到弗里德曼辦公桌對面坐好,這才接著說道。

    “lee你剛加盟的日子?沒什么特別啊?你是指什么?”

    “鏟啊!還是那句,阿隆為什么會變現在這樣?還不就是因為沒有得到足夠的磨練,不能適應英超的洗禮么?既然如此,我們何不在平時訓練中,就注重加強對他這方面的訓練?就像我剛加盟水晶宮那陣,boss你故意吩咐隊友鏟我那樣!”

    “故意鏟你?”輕聲重復了一下李毅問題的核心部分,弗里德曼差點沒一屁股摔地上去。

    那啥,當時,李毅作為一個無名小卒,從一只無名的qpr轉會到同樣無名的水晶宮,說真的,是李毅想的太多了,在這樣的小球會,這樣的小教練,弗里德曼怎么可能想出后世弗格森訓練c羅的方法?

    至于為什么李毅剛加盟那段時間訓練時,被人故意放鏟,各種亂踢?

    靠,這還用多說么?作為一個外來人,李毅當時一來就搶走了原本主力前鋒的主力位置,在私交作怪的情況下,你估那些以前前鋒的朋友會不會想給李毅來點顏色看看?

    當然,在李毅的提醒下,回憶起這段往事的弗里德曼,是永遠不可能將真相告訴李毅的,這不,面對李毅的疑問,弗里德曼只是點頭道“好,訓練時阿隆的壓力無疑會小很多,這個辦法可行。這樣,lee你現在就去告訴阿隆,叫他做好準備,從明天的訓練開始,我將會特意囑咐球隊后防隊員,用埃弗頓的方法踢他,爭取讓他早日熟悉英超的節奏。”——

    從弗里德曼的辦公室出來,李毅嘴角詭異的一笑,緊接著認準方向,朝著球員宿舍的方向走了過去。

    那什么,雖然大多數的球員,都自己在外面或租或買了房子,但是,李毅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印象中,這次他計劃最重要的2環,蒙塔里和拉姆塞,剛好不屬于前者,他們倆,一個是由于工資不高,舍不得浪費錢,另外一個則是純粹的圖方便,都是住在球員宿舍的。

    循著記憶中的路線,沒花多少時間,李毅就來到了拉姆塞所住的宿舍門前。

    聽到敲門聲,打開自己房門,最近一段時間越來越郁悶的拉姆塞,對著門外就沒耐煩的叫到“誰啊?”

    來之前就知道拉姆塞最近心情肯定不好,第540章可行么?

    是以,這會兒李毅不可能會去介意對方那不怎么友善的語氣,稍稍側身,躲開拉姆塞噴出來的唾沫星子,李毅笑道“怎么拉,阿隆,我特意大老遠的來找你,看這樣子,你是不歡迎啊?”

    早在李毅出聲之前,不爽歸不爽,門都開了,相信沒有誰會不去看看敲門的是誰吧?

    所以,一早拉姆塞就認出了,來自己宿舍找自己的人是誰。這會兒,李毅說話,拉姆塞頓時就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腦勺,然后笑道“沒有的事兒,這我不是不知道lee你來了么?”

    其實,拉姆塞之所以會對李毅有這樣近似獻媚的態度,也一點都不奇怪。

    因為,一來,李毅在這只水晶宮的地位,堪稱超神,在曼蘇爾和弗里德曼的大力扶持之下,也就是李毅不是那種球霸的性格,不然,李毅隨便做點啥出來,其他人也沒辦法放半個屁。

    當然,這不是最主要的因素,畢竟,拉姆塞還是個年輕小伙子,對于這種愣頭青,光是這種地位的超然,是不足以讓他佩服的。

    拉姆塞之所以會以這種態度面對李毅,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于,賽季初,他和李毅那次射門比試.

    在那場比試中,拉姆塞算是被李毅的球技,徹底折服的。

    得到拉姆塞的應承,當下李毅也不管對方答應不答應,硬生生的就從拉姆塞身側擠進了對方房間。

    自來熟的去到拉姆塞客廳沙發上坐下,李毅也不著急說自己今天的來意,而是笑著對拉姆塞吩咐道“怎么?阿隆,我們天朝說的,有朋自遠方來,必須要好煙好酒的招待著,你這不請我進門,需要我自己破門都算了,我進來了,你也不給點私藏貨大家一起分享分享?”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 JBO| JBO体育|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