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綠茵重量級 > 第645章 奧斯卡小金人

第645章 奧斯卡小金人

    第645章奧斯卡小金人

    有鑒于此,在聽清弗里德曼的話語后,只是愣了不到零點零幾秒鐘時間,反應過來的李毅,瞬間拿出他翻臉比翻書還快的本事,臉上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對著弗里德曼,輕聲回到“不好意思,boss,貌似我剛才是真的給拉了一下,現在只要稍微跑快點,右腳就鉆心的痛。所以,不是我不想繼續防守,實在是有心無力。”

    “嘶!”聽到李毅肯定的回到,嘴角猛的一抽,剎那間,弗里德曼感覺整個天都崩塌了下來。

    作為歐冠新軍,也是自己歐冠的處子賽季,居然就這么率隊殺入4強,這是何等榮耀?

    可是,就在本方形勢一片大好的情況下,球隊居然先是折了第一邊路猛將加雷斯-貝爾,緊接著,球隊進攻最大的保障,也是球隊獲勝最重要的拼圖,李毅居然也跟著受傷,這個時候,弗里德曼僅僅是感覺天塌了下來,沒有直接昏倒過去,已經是他堅強意志力體現,所展現出來的最好結果了。

    認真的看了一眼李毅,在球隊贏下本場比賽,和李毅今后職業生涯前途之間,并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弗里德曼在李毅不知情的情況下,已經在自己腦海中,來了一個激烈的陣營斗爭。

    張張嘴,想要說些什么,不過還沒真個透露出半個單詞,弗里德曼又給自己的嘴重新閉合,等到下一秒弗里德曼的嘴唇重新打開,弗里德曼說出的內容,已經不再是之前他想說的,變成了“哎!真特么穿漏偏鋒連夜雨!這場比賽,看樣子是兇多吉少了。

    不過再怎么重要的必要,也比不得lee的的健康,既然你受傷了,還傷在了最容易留下后遺癥的韌帶部位,下半場比賽,lee你就休息了吧。”

    貝爾的下場,已經在某種程度上,將水晶宮的士氣,打擊到了一個可憐的底部,如若不是李毅隨后比賽中的強勢發揮,天時地利人和一樣不占的水晶宮,早就被巴薩打的找不著北了。

    現在這個關鍵的時間點,如果自己即貝爾之后,將李毅也拿下場,會發生什么,弗里德曼更加清楚明了。

    士氣斗志全無的情況下,再將水晶宮目前場上其他隊員最大的精神支柱李毅給拿下,最終水晶宮能以1比2或者1比3的小比分,從諾坎普小敗而走,就已然是他家祖墳上冒青煙了。

    所以,聽到李毅肯定的回答后,弗里德曼的第一反應就是想開口叫李毅繼續帶傷上陣。

    可是,怎么說呢?就在開口前那一刻,弗里德曼忽然想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這只球隊,準確點講,雖未名言,但從接收球隊后,一切的做法來看,曼蘇爾收購水晶宮,極大程度上,是因為水晶宮又李毅。而且,曼蘇爾不止一?止一次用各種明示暗示的方式,告訴過弗里德曼,李毅對于整只球隊的重要性。

    要是堅持讓李毅帶傷上場,在李毅帶傷,狀態受影響的情況下,能不能拿下比賽,暫且兩說,就算最終拿下,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因為自己的堅持,導致李毅的傷情加重,弗里德曼可以肯定,哪怕最終水晶宮能夠淘汰巴薩,啊距離被解雇的日子,也絕逼不會太遙遠。

    機智的弗里德曼,在想通此節后,當即就改了口,想說的話,也從原先的挽留,變成了現在的推辭。

    越想越覺得自己機智的弗里德曼,這邊根本就不待李毅做出回應,緊接著又“自作聰明”的加了一句“還是不行,我看得叫普羅薩現在就過來給lee你檢查檢查才穩妥。”

    “!”如果說,弗里德曼之前交自己休息的提議,李毅還有那么百萬分之一的機會答應的話,這會兒,弗里德曼居然“變本加厲”的提出叫隊醫來為自己診斷,這個就是李毅萬萬不能答應的事情了,不管弗里德曼是真好心,還是假好意。

    畢竟,李毅有沒有傷,他自己還能不清楚?

    普羅薩的醫術,在貝爾身上,就已經得到了很好的驗證,在這樣的情況下,李毅敢叫隊醫給自己檢查?

    自己明明沒有任何事情,前一秒卻在弗里德曼面前謊稱自己受了傷,這要是下一秒就被檢查出事扎傷,盡管李毅并不是很懼怕弗里德曼,但這樣的結果,絕非李毅樂于見到的。

    是故,在弗里德曼動手叫人之前,阻止前者,是擺在李毅面前最最重要的當務之急。

    好在,對于這個有可能出現的狀況,李毅之前還算有那么一點點小準備。

    這不,就在弗里德曼準備轉身叫浩克去給普羅薩請來之時,一旁的李毅,插嘴道“不,boss,這個時候,你絕對不能叫普羅薩過來給我檢查!”

    “恩?”聽到李毅反駁的聲音,弗里德曼到不至于馬上就聯想到李毅是扎傷,不過,非常奇怪,和不理解,卻是必須的。

    在弗里德曼疑惑的目光中,清楚知道自己必須要徹底打消這個念頭的李毅,緩緩說道“boss,你和我都應該清楚,今天這場比賽,不管我下半場在球場上發揮如何,都是隊友們在場上的精神支柱,說我是他們唯一的寄托,也不無不可。”

    “恩!”李毅說的就是事實,當下弗里德曼也不吝的送上了自己的點頭+鼻音。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的傷勢,絕對不能讓隊友知道。你也知道普羅塞那個直腸子,要真叫他來檢查,我就算沒事,他也鐵定會叫我去醫院做個全方位的檢查。如果我真的在這個時候離開,不等于是將勝利拱手讓給對手么?

    還是說,boss你愿意在球隊進入4強,極有可能進入決賽,并且最終捧杯的情況下,放棄那座不管是我,還是你,都夢寐以求的大耳朵杯?”

    皺著眉頭想了一下,弗里德曼還是猶豫的開口道“lee,我不得不承認,你說的有些道理,但是我相信你更應該明白,一個有可能獲得的獎杯相比,我們球隊更需要的是你的健康。畢竟,只要你在,我們就可能問鼎,不必在乎這一時。”

    非常認真的點了點頭,李毅道“放心吧,boss,我自己的身體狀況,我十分清楚,我絕對不會拿自己的職業生涯去開玩笑的。我可以肯定,只要下半場我不再像上半場那般拼了老命去防守,其他方面,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你確定?”

    “我確定!”

    滴答,滴答。

    時間,在弗里德曼的深思中,不知不覺過去了差不多一分鐘。就在李毅差不多都快要睡著的情況下,弗里德曼突然抬起自己的腦袋,然后對著李毅說道“好,我答應你的要求,下半場讓你上場,并且幫你向隊友暫時隱瞞你的傷勢。

    不過,lee你必須要答應我,如果你在球場上,感覺身體出了狀況,繼續下去有可能產生不可逆轉傷勢時,你必須要告知我,我好將你換下場。”

    “沒問題。”笑著和弗里德曼拍了一下手,2人之間這個小約定,算是正式完成了。而李毅,也算是成功給弗里德曼忽悠瘸了。

    就在李毅和弗里德曼商談好后,也就頂多過了2,3分鐘,諾坎普的工作人員,也如同那永遠不會走錯時間的瑞士鐘表一般,準時來到水晶宮更衣室門前,通知水晶宮,他們應該去參加比賽了。

    陸陸續續和大部隊一起走出更衣室,乘著其他隊友走在前面的間隙,悄悄和貝爾使了個眼色,得到對方肯定的回答,李毅這才放心的丟開一切包袱,隨著隊友一道,朝球場走去。

    &nbsp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 竞技|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