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綠茵重量級 > 第696章 溫水煮青蛙

第696章 溫水煮青蛙

    第696章溫水煮青蛙

    巴薩這種戰術,從理論上來講,就和溫水煮青蛙是一個道理。

    你直接把一只青蛙扔進開水里,他能跳出來,可如果是先給他放冷水,慢慢燒開,直到死,青蛙都不明白怎么回事。

    而現在球場上的水晶宮隊員,則是非常榮幸的,充當了一把這個青蛙的角色。

    巴薩在水晶宮主動回收后,并沒有急著進球,而是一直倒腳,雖說沒有一個準確的統計,但保守估計,新一波巴薩的到腳,至少超過了100腳。

    一次進攻,100腳傳遞,皮球還在中場附近,這是一個什么概念?

    總歸來說,水晶宮沒有給玩崩潰,已經是他們戰斗力的體現了,你不能要求更多。

    不過,盡管在內心深處,每一個場上的水晶宮隊員,都難免會不斷的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隨時準備迎接巴薩那致命一擊,那潛意識跟不上節奏的他們,還是在巴薩真個發起總攻那一瞬間,出現了一絲小小的集體失神。

    不多,只是一秒不到的時間,實話實說,巴薩費盡心思,只換來這么一點時間,水晶宮方面是不怎么虧的。

    畢竟,光是傳遞,巴薩之前就浪費了差不多整整5分鐘比賽時間,就比賽剩下的時間來看,有多少個5分鐘?

    至于說巴薩取得的戰果?有嗎?就是要水晶宮這一絲失神時間?有用嗎?1秒時間,還不夠梅西帶球跑2步的呢,遑論現在水晶宮隊員雖說集體走神,但他們在走神前,都牢牢的,占據著自己的防守位置。

    水晶宮隊員靜守自己位置,雖說有點小走神。但理論上來說,巴薩也不會有什么太好的機會。畢竟他們的時間還是太短了,水晶宮的草叢球場導致在比賽前半部分,他們并沒有能夠打出自己想要的東西。

    可萬一巴薩不用常規方式。比如說。之前才建功一次過的長傳沖吊?而且是精準的抓住水晶宮走神那一瞬間,送出過頂長傳。又如何?

    非常湊巧的是,球場上的巴薩,貌似是真的嘗到了前一次長傳的快感,本次好不容易利用青蛙戰術。弄出空擋后,哈維再一次毫不猶豫的,送出了過頂長傳。

    作為英超冠軍,被巴薩這種平均身高比自己矮了不止一籌的球隊,用一次長傳沖吊打擊,對于水晶宮來說,已經是戰術上的失敗。現在,巴薩居然還不知足,想要故技重施,不得不說。萊斯科特,巴爾扎雷蒂2人真是怒不可遏。

    不過,甭管本身生氣不生氣,哈維的長傳有夠突然這是事實,等到萊斯科特反應過來,打算去皮球落點下方之時,萊斯科特很容易的就看到了那個帶著一往無前氣勢朝自己沖來的亨利。

    作為曾經的槍王,亨利這會兒雖說年事已高,但是長年累月累積下來的氣勢,絕非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這不,哪怕是萊斯科特,在目睹亨利那張猙獰的臉后,都不由自主的小退了半步。

    這半步,盡管看上去沒什么,但是萊斯科特卻知道,不管最終2人誰能搶到空中的皮球,他都在和亨利的交鋒中,小敗了半籌。也就好在哈維是后場長傳,更好在長傳必須有他的特定屬性,飛的慢。這個屬性給了萊斯科特足夠的反應時間,否則的話,結局如何,真心兩說。

    “嗨!”自言自語的大喝一聲,收拾心情,等到亨利先一步搶到自己之前算好的皮球落點后,萊斯科特并沒有選擇放棄,而是從前者身后,狠狠的,頂了上去。

    也就在萊斯科特從亨利背后頂住前者的同一時間,那個被哈維從后場踢過來的皮球,正好姍姍來遲。

    “哈!”感受著從亨利背部不斷傳來,但對自己來說,簡直可以無視的對抗力道,再想想自己之前居然被這么一個過氣的球星氣勢給嚇唬到,萊斯科特即對自己之前表現不滿的同時,手上動作可一點都沒閑著。

    現在,從亨利傳過來對抗力道,已經清楚知道,亨利早就不復當年之勇的萊斯科特,那可是做好了準備,要給這個老將,一點苦頭了。

    右手不知不覺的摸索到亨利的右側腰部附近,卻并非是如平時對抗菜鳥時那樣,卻扭對方,畢竟,亨利老歸老,也正因為老,萊斯科特知道對方經驗最夠豐富,對于這種掐人小把戲,早就可以無視了,所以他自然不會去做無用功。

    既然不是掐人,那萊斯科特搭上亨利腰部,又是打的什么主意呢?

    很簡單,拉球衣唄!

    其實,在雙方爭頂的時候,用肩膀壓人,導致位于自己身前的隊員,完全不能起跳,這才是最好的選擇,一般情況下,裁判也不會吹罰這種介于正常和不正常動作之間的動作。

    可那只是一般,對于亨利這種球員來說,萊斯科特知道,如果自己敢壓對方肩膀,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如同被火車撞到般,朝前飛撲而去。

    到時候,黃泥巴掉進褲襠,不是屎也是屎!裁判絕逼會認定是他在背后撞飛亨利,從而判罰他犯規。

    所以,壓人這個念頭,只是剛一生起,就被萊斯科特給否定,進而選擇了效果要弱上一些的拉球衣。

    不過,效果雖然是弱了,拉球衣卻也有壓肩膀不能比擬的優勢,比如說,萊斯科特現在這點小動作,那是甭管亨利經驗多豐富,多會跳水,也跳不出任何毛病的。

    你說萊斯科特就是拉拉他球衣,而且是利用裁判死角,看不到的地方拉,亨利能如何?

    順勢摔倒?

    開玩笑,到時候萊斯科特需要做的事情不用太多,舉起自己雙手,應付應付主裁,已經綽綽有余了。

    但是,如果你認為拉球衣動作小,效果也幾乎沒有,那又是大錯特錯了。

    萊斯科特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拉球衣這個動作雖然小,但效果,一點都不小。

    之前所說的小,也僅僅是和強勢壓肩相比而已。

    大家試想一下,在你想要跳的時候,突然有人拽住你的衣服會怎樣?

    不說完全跳不起來,至少,彈跳力被對方抵消一半,是無可避免的。

    事實,也正是按照萊斯科特的方向在發展,在被萊斯科特拽住球衣后,亨利那是真心沒有能夠跳起來。

    不過,就在萊斯科特準備自己跳起,去把那個飛到2人上空皮球給解圍時,一股不安的感覺,自萊斯科特腳下傳了過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萊斯科特終于是后知后覺的發現了一個之前他沒有注意到的問題。

    話說,人亨利作為一個老兵,哪怕是再老,也不至于在落點判斷準的情況下,給皮球飛過時間判斷的差距這么遠吧?

    剛剛,萊斯科特也是看到亨利跳起,本能的就去拽對方球衣,想要破壞前者爭頂了。

    可現在萊斯科特再想想,剛剛很明顯皮球還沒來,萊斯科特也堅信就算自己不拉前者,亨利的滯空能力也不可能讓他如飛人般在天空停上超過2秒時間,既然如此,亨利為什么會提前那么多就起跳呢?

    而這一切的一切,隨著接下來亨利落地后的一個小動作,萊斯科特終于是明白了對方之前那一系列的舉動,所謂何事。

    那么,亨利落地后又做了什么呢?  

U赢电竞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竞技| 电竞资讯| 电竞菠菜|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竞技| 竞技|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