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極品足球經理 > 第19章 讓?馬克?博斯曼

第19章 讓?馬克?博斯曼

    “下賽季俱樂部的保守估計營業收入會達到4000萬美元,去除各項開支,能用在球員薪水和轉會方面的資金大概在2000萬美元左右。”蘇比拉茨稍微統計了一下得出了一個數據。不過蘇比拉茨很快又補充了一句,“不過球員轉會所收攏的資金也可以注入其中。”

    很顯然他也知道拉科魯尼亞就算加薪也很難和豪門相比,總會有人會忍不住更高薪水的誘惑而離開的。

    “球員加薪也要有個度,我覺得頂薪可以設置在40萬美元的年薪。主力的年薪則設置在25萬到35萬美元之間,主力替補的年薪壓在15萬到25萬美元之間,至于純替補的年薪在10萬到15萬美元之間。至于教練出了主教練和他的團隊加薪百分之三十到五十,至于青訓教練則加薪百分之二十左右。”經過討論和符合俱樂部的實際情況,塞蒂奇和一眾高層制訂了在俱樂部承受范圍內的最新的工資結構。

    會議結束,蘇比拉茨看著其他人都走了后,關上會議室的大門,一臉不解的對著有些疲憊的塞蒂奇問道。“你只是給皇馬和巴薩添堵而已,加薪個百分之十就可以啦,為什么要一次性增加這么多?這樣不僅會給俱樂部帶來巨大的壓力,也會讓俱樂部在西班牙足壇豎立一個不好的印象。”

    有些疲憊閉著雙眼躺在老板椅上的塞蒂奇在聽到自己最親近助手的問題,才發覺自己有點想當然啦。自己知道歷史大事所作出的努力在他人面前卻成了亂搞的敗家行為,想了想還是覺得把事情告訴他為好,畢竟他的工作能力和對自己的態度還是得到了認可的。

    “你知道讓馬克博斯曼這個人嗎?”塞蒂奇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問蘇比拉茨知不知道這位未來足壇被無數人咒罵的人。

    蘇比拉茨認真的回憶一下,發現從沒在足壇聽到過這個名字,搖了搖頭問道“讓馬克博斯曼,他也是足壇人士嗎?是干什么的?”

    “讓馬克博斯曼,是一位比利時的足球運動員,司職中場,現效力于比利時標準列日足球俱樂部,他與俱樂部的合同到期之后收到了俱樂部降薪百分之六十的要求。他對于這點很不滿,準備轉回到法國的敦刻爾克隊踢球,但是標準列日足球俱樂部開出了不低的轉會費,使得轉會泡湯。同時要求他降薪續約,他不干,結果被俱樂部和比利時足協雙重封殺。”塞蒂奇對著眉頭緊皺蘇比拉茨說出了讓馬克博斯曼的來歷。

    “這么硬氣!”蘇比拉茨聽完塞蒂奇的介紹,驚訝的脫口而出道。

    “這也叫硬氣,那他接下來的行為你覺得該怎么稱呼!”塞蒂奇看到一臉驚訝的蘇比拉茨調笑道。

    “1990年8月,讓馬克博斯曼將標準列日、比利時足協和歐洲足聯三方一起告上了法庭,要求賠償他1000萬美元,他的訴訟理由是俱樂部不放自己轉會的行為違反了《歐洲經濟合作條約》。同年11月列日第一地方法院判博斯曼勝訴,他自由轉會法國敦刻爾克俱樂部的行為合法,并要求俱樂部和足協給予賠償。”

    “靠,這么強勢!”蘇比拉茨聽到讓馬克博斯曼竟然訴諸法律手段告倒足協和俱樂部,得以自由轉會并得到賠償,忍不住吐出了塞蒂奇認識他以來的第一句臟話。

    “事情還沒完,標準烈日俱樂部和比利時足協通過歐足聯攔下了這樁轉會。并向比利時上訴法庭上訴,結果被駁回。不過俱樂部卻以財政困難為由沒有支付補償金,而是拖著。使得那位讓馬克博斯曼先生經濟拮據,而以前想要引進他的俱樂部也在歐足聯介入后放棄了他,只能在法國、比利時等低級聯賽的俱樂部效力。”塞蒂奇說完看了蘇比拉茨一眼。

    一直在靜靜傾聽的蘇比拉茨在聽到這位硬氣的球員現狀之后,臉色變了幾下最后松了口氣。他的行為對于俱樂部而言可不是什么值得鼓勵的行為,但是也為這位硬氣的球員所遭遇的表示同情。

    而蘇比拉茨的臉色變化全都看在塞蒂奇的眼里。看到他站在俱樂部的角度上出發,在知道讓馬克博斯曼松了口氣的表情很是欣慰。

    不過還是接著說道,“事情還沒完,1991年6月,然而因為場外原因,使得他狀態下降沒有俱樂部愿意要他而。使得博斯曼再次陷入了失業狀態,只能社會福利度日,無奈之下他又將標準列日俱樂部告上了

    列日第一地方法院,要求支付賠償金。列日第一地方法院根據《歐洲經濟合作條約》的前述條款裁定歐洲足聯有關球員轉會的制度是不合法的,要求三方支付賠償金。”

    “結果標準列日俱樂部、比利時足協和歐洲足聯三家不服判決,聯合向比利時最高法院提出上訴。雙方就這樣開始扯皮。”“而鬧到最大的是在1992年1月,博斯曼向政府申請失業救濟被拒。原因很簡單,按照政府社保部門的規定,他現在的工作合約還在訴訟中沒有完全解除,屬于有工作的一員。”

    “結果一怒之下的讓馬克博斯曼也將官司打到比利時最高法院,索賠100萬美元,理由是俱樂部不放自己轉會違反了歐盟“關于歐盟各國公民有權自由選擇居住地和自由擇業”的《歐洲經濟合作條約》。”

    “那現在這起訴訟是個什么情況。”聽得入迷的蘇比拉茨問道。

    “這就是有關讓馬克博斯曼的全部情況啦,訴訟雙方目前仍在僵持。”塞蒂奇喝了口水,無奈的答到。

    “塞蒂奇,我承認如果這個讓馬克博斯曼要是贏了,我們俱樂部加薪是必須的。可是他真的能贏嗎?如果讓馬克博斯曼敗訴,我們加薪這么高將是極大的浪費。稍微象征性的加上一些當做獎勵就可以啦!有這個必要嗎?”聽了讓馬克博斯曼故事,蘇比拉茨知道塞蒂奇的擔心的是什么,但是對于他的擔憂很是不解的問道。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lol|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