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極品足球經理 > 第71章 和耐克的碰撞 一

第71章 和耐克的碰撞 一

    呆在包廂看著這座以前會讓自己羨慕的球場,塞蒂奇在恍然出神。回想起這幾年來拉科發生的事情,讓雄心壯志的塞蒂奇備受打擊,同時也讓他有了些心理上的疲憊疲憊。

    1995年雷東多;“老板,我來歐洲后最要感謝的是兩個人,一個是我的岳父索拉里,另一個則是我的恩師巴爾達諾。當年我轉會拉科魯尼亞除了俱樂部的要求外,也是因為恩師的話。他說‘特內里費發展有限,而拉科魯尼亞在那個深愛俱樂部的富家子帶領下肯定會有飛速發展。你去了那可以更快速成長,到時候你在回到我的手下。’現在巴爾達諾先生已經去了皇馬,他也像我發出了召喚,想讓我去他手下效力。只是我沒想到在拉科這兩年多讓我對拉科產生了感情,在這件事情上我不會有任何意見,一切聽憑俱樂部的。”

    聽完當時雷東多的話,塞蒂奇想砍死巴爾達諾的心都有啦。竟然能用這種方法將拉科魯尼亞當成為他和皇馬了培養年輕球員的地方。不過塞蒂奇也沒轍,這是屬于豪門的底蘊,像后世無數拉科和皇馬出身的球員死活要回去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在加上特內里費當時有著一大幫皇馬出身的球員給雷東多‘洗腦’,讓塞蒂奇只能無語。至于雷東多說的一切聽憑俱樂部做主,或許這是其他人給他的主意讓自己別遷怒到他的身上,或許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選擇,但是他的這個說法就相當于一個明確的表態。

    塞蒂奇在上個賽季就知道巴爾達諾私下聯系雷東多和和他的經紀人,雖然塞蒂奇對伊魯埃塔教練說了不抱希望的話,但是塞蒂奇心里還是存著把他留下的希望。可是雷東多的這話讓塞蒂奇沒有選擇啦,更讓塞蒂奇難受的是因為1994年才簽下了新的合同,但是因為薪水的原因和西班牙足壇特殊的制度,讓雷東多的毀約金價格才2500萬美元。

    最后經過討價還價,塞蒂奇狠宰了一刀1200萬美元外加600萬美元分期付款300萬美元的浮動身價。實際上那300萬可以算是分期付款的利息,因為當時的皇馬財政狀況不好,這是塞蒂奇在最大限度擠壓對方財政空間。畢竟皇馬這種豪門屬于可以“無限額度”貸款的,但是這絕對會影響皇馬的主席大選。所以為了自己的位置,在塞蒂奇擠壓了皇馬財政空間情況下,皇馬主席為了自己的位置很難再轉會市場上在進行大筆投入。

    但是讓塞蒂奇沒想到的是,他算計了皇馬之后,球隊內也再度出現了問題,而且是因為雷東多轉會而產生的連鎖問題。“拉爾森想要一個絕對的主力位置沒被通過,選擇了離開!”這是塞蒂奇沒想到的,但是塞蒂奇還是給予了他尊重予以放行。

    然而1996年,塞蒂奇遭到了嚴重打擊。里瓦爾多索要超過250萬美元的年薪被拒絕后要求離開,塞蒂奇在安撫失敗后只能放他流入轉會市場。本來塞蒂奇是想將他賣到意甲去的,一來只有意甲能容納他這種級別的球星,而來意甲球隊肯燒錢,三來在不賣給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只有意甲可以出售。

    但是讓塞蒂奇沒想到的是巴塞羅那暗地里聯系上了里瓦爾多和他的經濟人直接激活了他的毀約金條款以3200萬美元他帶往了諾坎普球場。更讓塞蒂奇氣憤到極點的是巴塞羅那實際上只支付了2500萬美元,剩下的錢是目前拉科魯尼亞的主贊助商耐克公司支付。而在這其中負責牽線搭橋的則是后世巴薩的主席,目前耐克公司西班牙和南美地區的負責人桑德羅羅塞爾。

    在里瓦爾多轉會巴薩不久,耐克公司就為巴塞羅那俱樂部向原贊助商意大利的卡帕公司支付了違約金,正式贊助這家歐洲豪門,每年的贊助費高達1000萬美元,為期十年。同一時間里瓦爾多的簽約耐克的個人贊助費用也大幅度上漲,成為了耐克公司的招牌足球明星之一。而在敢于做這一切的耐克公司眼里拉科魯尼亞俱樂部的利益就是個屁都不值的東西。(實際上塞蒂奇不知道的是因為他用inditex集團制衡耐克公司,讓耐克公司很不滿,可就是因為他的制衡策略讓他有了反擊的能力。)

    可以說那一年的夏天就是耐克、巴塞羅那、里瓦爾多三個人的名字,而這三人也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唯一受到了損失的就是拉科魯尼亞俱樂部,而且是極大的損失。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在塞蒂奇花費不小代價后了解到了一些,在結合塞蒂奇知曉的后世資料全部都猜到了。

    塞蒂奇倒是很明白,自己和耐克這家全美最大的體育用品公司相比有很大的差距,硬是將這口氣給忍了下來,養光韜晦,將耐克公司的未來招牌羅納爾多帶到了拉科魯尼亞。在轉會前,塞蒂奇還以玩笑的口吻像耐克公司提出了承擔一部分轉會費的要求,結果唐勒姆林格回答了一句“耐克公司還沒有這種先例!”給回絕啦。聽完這話塞蒂奇只是笑了笑,沒有讓任何人發現有什么異常,但是在塞蒂奇心里卻在耐克公司的名字上劃了一個大的“叉叉”。

    在里瓦爾多離開后,德約卡夫和圖拉姆也以“嘗試不同的足球風格”為由提出了轉會的申請,塞蒂奇在說服失敗后,放任他們兩個去了其聯賽的多特蒙德和帕爾馬。他們也是耐克唆使的,想要借助他們兩個的轉會打進所在國的聯賽。而且選擇的目標都很有特點,不是豪門但都是當時該國聯賽不可或缺的力量。但是在轉會后才發現這兩個地方的本土力量太過于雄厚而沒有成功。而且他們也沒有像里瓦爾多那樣用最極端的方法離開,讓塞蒂奇對他們的感官好了不少。  

U赢电竞 JBO竞博| JBO官网|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 JBO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