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發丘門盜墓傳奇 > 第80章:故布疑陣尾聲

第80章:故布疑陣尾聲

    我們又探討了一下貴州的事,沒人能說清楚三兒和二叔他們為什么要上去,也許老一輩的執著,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不過我們三個倒是對一點很認同,就是從棺床升起的那口石棺,很有可能是佐洛舉真棺。

    之前孟家和慕容家發現的那口空棺,可能只是個制造假象的疑棺,而這個疑棺之所以沒有被懷疑,就是因為孟家和慕容家太執著于試驗本身,才導致他們會誤以為佐洛舉試驗成功出去了,殊不知那只是佐洛舉在故布疑陣。

    起初,我們認為佐洛舉并沒有做試驗,只是試驗了陪葬的那四口石棺。這個想法是出于那口豎葬的石棺,因為石棺被豎葬,所以棺蓋不可能打的開,如果佐洛舉在里面做了試驗,那他醒來后,怎么出來?這是個很大問題。

    后來老嫖又提出了一個想法,這個想法結合到貴州的實際情況還挺靠譜。老嫖認為也許佐洛舉已經掌握了這種技術,所以在佐洛舉那里并沒有試驗一說。只要他掌握了這種技術,那他就有可能計算出自己多久后會醒,這樣一來,石棺擺放在哪里都不是問題,只要他醒來的這個時間段,有人把他的石棺弄出來,那他就能順利的出來。而他醒來的這個時間段,很有可能就是我們去貴州的這幾天。

    按照老嫖的這個思路,這就說得過去了,而且老嫖還跟我說一件事。原來路人甲在跟我說話的時候,并沒有把他弄暈,而是把他弄醒了。老嫖說以路人甲捏他的力道,分明不是去弄暈他,而是故意要把他弄醒,可能就是為了讓他聽到我和路人甲說話。

    怪不得老嫖總是提醒我祭臺,看來路人甲是做了兩手準備,如果我出事了,老嫖也可以拿著我的血開啟機關。真是一手好算盤,不過還好,至少他沒有騙我們,的確有出去的路。

    這樣看來思路就更加清晰了,路人甲應該就是從古墓里出去的洛人甲,而他知道佐洛舉何時醒來,所以才布好局等著我們。但是我又覺得這個局不是他布的,總感覺還有一撥人在引導我們做一些事。當然這只是猜測,如果能再和路人甲見一面,我想自己一定能從中找到些蛛絲馬跡。

    其實還有一件事,我一直心存疑慮,在沙漠古城下面的彩棺里有綠松石,我們當時認為是古城族人的一種標記。可是在佐洛舉的古墓里,我們也發現了這種綠松石,這又代表什么?難道說佐洛舉也是他們族人?可是我們查閱史料,尋找野史,都沒發現他們之間有任何的聯系。

    老嫖說還有一種可能,是佐洛舉在制造假象,故意混淆自己家族與古城族人的關系,也許佐洛舉是察覺到了什么,又或者他是害怕古城族人。

    我問老嫖,這么想的出發點是什么,他竟然說是他前段時間的親身經歷。

    他說,他第一次去云南幫我接收天翔的公司,并不是很順利。天翔公司里很多人都反對,甚至有一些跟著天翔五六年的人還在想辦法破壞公司,因為他們覺得發丘門去云南影響到了他們的利益。不過這些問題并未難倒老嫖,老嫖為了打消掉這些人的抵觸情緒,整天與這些人混在一起吃喝玩樂,很快他就了解到,跟天翔時間長的人手臂上都有一個小紋身,他們之間也許互相不認識,但是一見到這個紋身,就知道是自己人。而且在云南公司還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下墓時看到這個紋身的,不管對方是死是活,都要帶出來。

    “我有點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如果佐洛舉不是古城族人,那他就是在裝古城族人,因為古城族人的標記就是綠松石,他們再次復活后,只認標記,根本不認識自己的族人,所以有綠松石的標記就會被當成自己人。”我說道。

    “對,只有這樣才不會讓古城族人覺得自己利益受損,而且很有可能佐洛舉已經預感到古城族人的強大,特別是他去過沙漠古城之后,他一定了解過古城族人,當然也有可能是怕古城族人把他當成敵人,所以只能想辦法把自己變成古城族人中的一員。”老嫖解釋道。

    這個解釋雖然沒有得到驗證,但是我覺得老嫖說的也有幾分道理。

    五天過后,貴州來了消息,五師兄已經放棄尋找了,他們沒有找到二叔和七師叔,他沒有回承德,而是去了四川,并且把九月的地址給我了,讓我有時間去看看九月。

    瓏九也把孟心蕊接過來了,不過小狼并不想留在承德,非要帶著孟心蕊離開。我不知道該做些什么,小狼臨走時,我給了他一張銀行卡,我實在不知道該送他點什么,也許我認為他需要錢,但他需要的卻只是自由。

    老嫖留了下來,答應幫助我管理云南公司。不過他沒有立即去云南,而是留在承德過完年才走。

    老嫖留在承德的日子里,我們有過很多交流,無論是近期發生的事,還是公司里的事,通過和他交流,我學到了一些東西,也了解了一些東西。

    在大師兄家,我一直關注對面的商店,希望能看到路人甲出現,我有太多問題想問他了,可他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一天,我去和父親收拾爺爺的老房子,因為那里馬上要動·遷了,所以父親想去看看,把有用的東西都收拾一下。原本這點小事,公司去幾個人就行,可是我家老爺子脾氣倔,非要親自收拾一下,無奈我只好陪著。

    我在收拾爺爺的柜子時,發現了一顆綠松石和一張爺爺的老照片,老照片上是爺爺和一位男子的合影。父親告訴我,他小時候拿這個綠松石玩還被爺爺打過,至于照片里的男子是誰,他并不知道。

    收拾完后,我把父親開車送回家,就開車回大師兄家里。爺爺的綠松石和老照片被我拿來了,我把綠松石掛在車里,看著它來回晃動,不由得一陣苦笑。

    到大師兄家門口,我沒有立即下車,而是繼續聽著車里放的歌

    “有誰共鳴”

    “抬頭望星空一片靜  我獨行 夜雨漸停  無言是此刻的冷靜  笑問誰 肝膽照應  風急風也清  告知變幻是無定  未明是我苦笑卻未停  不信命 只信雙手去苦拼  矛盾是無力去暫停  可會知 我心里困倦滿腔  夜闌靜 問有誰共鳴”

    看著綠松石和爺爺的老照片,我想未來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了。

    (第一季完)

U赢电竞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lol| JBO官网| 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