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續前緣(全書完)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續前緣(全書完)

    (下午碼字就沒能停下來,一口氣寫了差不多四章的量,算是給《大荒蠻神》一個我心目里比較完善的結尾;如果還有什么坑忘了沒填,咱們還可以開番外篇嘛——不出意外的話,新書六月一日會在縱橫中文網發布(可能也會提前到五月中下旬,一切看新書的準備情況)!感謝兄弟們兩年來對大荒蠻神持續不斷的支持跟厚愛,更俗唯能回報的,就是全力以赴準備好新書,六月一日再跟大家見面……)

    搞清楚陳尋的意圖,谷之華只是冷冷一笑,傳念說道:“此等拙劣伎倆,就能挽回你們神魂碎滅的命運嗎?”

    他不得不承認陳尋的實力足夠強,強得超乎他的想象,僅天道所化的蒼古巨龍,就已非他所能壓制。

    蒼古巨龍匯聚眾生愿力乃成,神祗之力可以說是源源不斷的涌出,而龍爪間金光神雷震爍,是太初神雷層次的存在,祖魔黑梵吞噬魔墟億萬魔物后,一度曾恢復到真魔境界,這才有可能最終掙脫人族諸圣道祖所施展的封印,但隨后又被補天道篆殘篆所化的金光神雷打回原形。

    蒼古巨龍巨爪間的爍動金光,雖然還僅僅是最初級、最簡陋的太初神雷,但已經說明陳尋修煉到準圣境界,距離諸圣道神也就差一步之遙。

    而幾番交擊之下,谷之華所祭使的六道輪回碑,都被打出冰裂似的細紋密布,要不是三頭太古金鵬相助,谷之華還真沒有自信,將這頭蒼古巨龍纏住。

    金翅巨鵬,展翅遮天千里,看著全身金色神華涌動,煞有天威,卻是專修殺戮魔道的兇物。太古紀時有數頭金鵬為禍太初,喜以龍獸及人為食,都是一個天域、一個天域的吞噬人族。

    谷之華聯手三頭都有金仙境巔峰戰力的太古金鵬,才能勉強將蒼古巨龍纏住,而除此之外,陳尋還有三重法身、金身,則由魏陽與其他七樽太古巨魔纏住,由此可見陳尋的準圣境界,是何等的強悍!

    要不是他們早一刻進入三十三天、召集祖魔舊部,做了這么多的準備,還真壓制不住黑衫軍。

    不過谷之華此時已經不再擔心什么了。

    赤霞等魔使,聯手九頭太古魔龍,正壓制在七峰靈山天壁內結陣的黑衫軍,使他們不能有一絲增援到陳尋。

    除此之外,谷之華身后蒼茫絕嶺深處,有數座傳送大陣,每時每刻都有十數萬太古魔族悍兵涌出,往峽谷撲殺下來。

    也就是每過一瞬,就有會一樽魔帝級的魔族強者,率領十數萬魔族悍兵悍將加入戰場,將七峰靈山徹底包圍起來,很快就能將天壁撕開,將數以百萬的黑衫軍將卒揪出來好好飽食一頓了。

    祖魔黑梵吞噬煉化神獸巨妖的速度,就算被陳尋用計拖緩下來,谷之華這時候還能有什么擔心的?

    “太古魔族中了鴻蒙狗賊的奸計,已經自相殘殺夠久了,大家該是重新聚集到大魔神黑梵的旗下了!”

    青冥蒼空傳來一聲嘆息,下一刻青冥裂開,一只死氣纏繞的枯骨巨掌探出,就往紫微神將法身當頭抓過去。

    “枯骨大魔尊,你終于想通了啊!”谷之華忍不住要哈哈大笑起來,他就知道,祖魔黑梵返回三十三天后,就會讓那些猶豫不決的太古巨魔們很快就轉變立場,沒想到枯骨大魔尊這時候就直接加入戰場,那他們就更加勝券在握了。

    紫微神將法身摧動梵天寶蓮,將枯骨巨掌擋住,但見枯骨巨掌延伸下來的死氣仿佛漫天大霧,絲絲縷縷的糾纏過來,陳尋就感覺紫微神將法身的仙元真煞在被千萬億死氣迅速的抽離。

    摧動混沌雷霆,將死氣震散,但對方陣營又增加一位大魔尊級數的戰力,陳尋也感到壓力倍增!

    不,對方此次還不僅僅增加一位大魔尊級數的戰力,就見撕開的青冥蒼穹,十八道暗金骨影同時往下方掠來,黑洞洞的眼窩里幽芒閃爍,死氣纏繞、彌漫,皆是梵天境巔峰的骸魔族魔帝……

    這位枯骨大魔尊,此時選擇投附魔神黑梵,怎么可能不加把勁,多賣點力?

    “咔咔……”

    天地破碎的聲音傳蕩出來。

    陳尋煉滅寇司陽金身而得的血煞魔影,這時候就見血煞魔影身周所施展的虛空領域,在四樽太古巨魔的聯手攻勢下,已經徹底的破碎、湮滅,連同血煞魔影也不同避免的隨之破碎湮滅,只余一道血影虛形遁回到十二臂修羅金身之中!

    看來陳尋還是以十二臂不朽修羅金身為神魂根本,修羅金身也確實強得恐怖,但這時終于將陳尋的一重金身轟滅,谷之華也是神色大振,無疑勝券已經在握了!

    這時候青冥蒼穹深處,再度撕開兩道裂縫,又有兩樽太古巨魔不再猶豫不決,此時迫不及待的選擇加入戰場。

    還都他媽的是大滑頭啊!

    谷之華肚子大罵,但此時也不能說就拒絕這些巨魔加入戰場,頂多戰后分配戰利品時,少分幾個太初界天域給他們吞噬!

    “陳尋,想到你苦修多年的大道印記、金身法身,想到你并肩作戰的師友、弟子,很快就會淪成我們分餐的美食,想到你苦苦庇護諸天星域,想到你苦苦庇護的億萬人族終究都會被我們吞噬,你心里會有什么感覺啊?只要你告訴我們鴻蒙老賊藏身何處,我們或許考慮留你一道神念不滅!”谷之華得意洋洋的傳念說道。

    “你真以為你們這就是贏了嗎?”這一刻,紫微神將法身也被轟碎,陳尋將一縷青郁之氣收入十二臂修羅法身之中,冷冽的問道。

    “時間廢墟里是還困有十七樽神獸、天尊,就算他們這一刻出來,都臣服到紫微神庭的麾下,但又能如何?”

    谷之華哈哈大笑,他要將陳尋最后希望親手掐滅掉,陳尋這狗賊竟然將他的小筠都拐騙過去玩弄了這么多年,他都沒有來得及玩弄,此時不用心思折磨這狗賊,怎能讓他心平氣和?

    谷之華這時候徹底的舍棄人族之身,將神魂命魄全部都化入九龍神柱,化身天地間唯一的一樽滅世冥龍,這才是他真正的面目,才是他真正的金身,妖瞳里滅世幽芒震爍,一道道幽芒射出,化作千萬道劍芒利煞,斬在十二臂不朽修羅金身之上,這才是他真正的實力……

    然而谷之華的嘴里猶是不停,說道,

    “三十三天是我太古魔族的天下,你們根本無法想象三十三天是何等的龐大廣闊,你們根本無法想象我們太古魔族是何等的強大。要不是鴻蒙狗賊用計分裂了我們太古魔族,豈有你們人族與殘神掙扎的余地?祖魔回歸三十三天,在祖魔的感召下,太古魔族不會再分裂,不僅都天級的太古魔尊會紛紛出世,諸多準真魔級數的存在也會重新回歸到祖魔麾下?到時候我太古魔族八百真魔復蘇,就算是鴻蒙狗賊重回太初界,也只能落下后被永恒封印的下場!”

    谷之華雖然魏陽等魔尊魔使早一步進入三十三天,但剛才已與祖魔黑梵神念溝通過,知道雷鈞老祖、柯清、道虛以及方嘯寒等人隨陳尋一起進入時空通道,但此時沒有隨同陳尋及黑衫軍一起出來,應該還停留在時空通道。

    雖然祖魔遁出時空通道,也沒有再看到陳尋他們在時空通道里后續的動作,但掰著腳趾頭就能想到,陳尋讓方嘯寒留在時空通道,必是想將被困時間廢墟里的那些神獸、金仙都救出來,引為援兵……

    但他這時已經不懼……

    且不管有沒有可能,或者需要多久,才能將這些神獸、金仙從時間廢墟里救出,這場大戰已經將三十三天的太古魔族都驚動了,谷之華料定后續源源不斷會有更多的太古魔族,像枯骨大魔尊那樣加入進來。

    就算被困時間廢墟的神獸、金仙這時候遁出時空通道,都加入紫微神庭,讓黑衫軍再增加十七樽金仙境巔峰的戰力,又豈能與重新聚集到祖魔麾下的億萬太古魔族抗衡?

    何況谷之華心里清楚,太古魔族已經有不少修煉到準真魔級的存在,這些兇物,只要有其一這時候選擇重歸祖魔麾下,就能夠力壓陳尋。

    這時候在太古金鵬利爪之下,蒼古巨龍的龍軀也支撐不住四分五裂,唯剩一枚金光隱隱的補天道篆,勉強還算完好的遁回十二臂修羅金身之內。

    *************************

    谷之華廢話連篇,但手下絲毫不慢,摧動六道輪回碑,往陳尋神魂根本所在的修羅金身猛攻去。

    誰都知道陳尋才是真正的肥羊,枯骨大魔尊、太古金鵬、太古魔龍等諸多太古兇物、巨魔們,這時候的動作都不比谷之華所化的滅世冥龍稍慢,猛撲過來,勢要將陳尋所修的十二臂修羅金身撕得四分五裂,將陳尋所修的鴻蒙紫微撕得四分五裂……

    七峰靈山所承受的壓力倒是減輕了一些,但又有何益?數以百萬的太古魔族悍兵,已經將七峰靈山與陳尋分隔開來!

    谷之華主導下的太古巨魔及太古魔族悍兵洪流,要將他們各個擊破。

    “吼!”

    正極力吞噬青狼巨妖神魂命魄的魔神黑梵,這時候暴怒的大吼起來。

    要是任憑這些太古巨魔吞噬陳尋的神魂,將來必然會有能與他分庭抗禮的真魔崛起,黑梵就算這時還不能怎么動彈,但絕不會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這時候就見如丘山般的魔顱噴吐出一道血色漩渦,往布滿裂紋的十二臂修羅金身席卷過來,黑梵這時急于加入戰場,是要將陳尋的神魂金身及大道印記據為己有!

    “好,好,好,這是大魔神的血食,我們自然不能搶!”

    一道灰金色的如山骨影從青冥蒼空降下來,枯骨巨拳連連轟落,都往梵天寶蓮鎮壓過去,絲絲縷縷的死氣也已經將梵天寶蓮纏繞了一個結實,雖然有所不甘,但此時還認同大魔神黑梵獨占陳尋的金身神魂,他則盯住梵天寶蓮,死氣彌漫的妖瞳盯住谷之華等,警惕的傳念說道,

    “這朵黑蓮看著不錯,就歸我了!”

    谷之華肚子大罵,這是他唯數不多能看上眼的仙階法器,或能從參悟時間法則,但他此時只能暫時容忍下來,日后再想謀奪黑蓮的辦法。

    “這些人族可得要讓我們飽食一頓吧!”最大的好處爭不到,數頭太古巨魔雖然貪婪,但還知道這時候不是他們窩里斗的時候,則掉頭加入對七峰靈山的圍攻之中。

    數百萬黑衫軍將卒是太初界諸域人族精銳中的精銳,也確實夠大家飽餐一頓。

    ******************************

    “……”

    谷之華就算這時候不搶焚天寶蓮,決意先讓它落入枯骨大魔尊的手里放一段時間,但這時候也還要聯手諸魔不懈的圍攻陳尋神魂本源所在的十二臂不朽修羅金身。

    祖魔黑梵此時還無法鎮壓陳尋,他們還要繼續圍殺,要徹底令陳尋失去反抗之力,祖魔黑梵才能從容煉化。

    然而就在這時,谷之華就見陳尋神魂本源所在的修羅金身,一條巨臂往前搗出一拳,拳影詭異,卷動天地之力,往他當面轟來。

    玄辰碎星拳!

    谷之華轉念就認出這一拳的拳勢,是方嘯寒還在北辰宗時所創的玄辰碎星拳。

    他沒想到,陳尋這時候不專心調動仙元真煞或大道法則力量,竟然施展這種低層次、梵天境層次的天武神通來了!

    金仙境天尊除此自身所修的仙元真煞外,還都能或多或少的調動大道法則力量,而這時才是金仙境擁有無上神通跟戰力的根本所在。

    陳尋掌握時間法則,能在小范圍內逆改時間流速,寇司陽掌握空間法則,施展虛空領域,堪比一整座天域的防御力,谷之華掌握毀滅法則,伸手所指,虛空湮滅……

    這才是金仙境天尊應該施展的力量,天地元力相比諸多大道法則力量相比,是低了整整一個層次的存在;而且要牽引數百萬、數千萬里內的天地元力,反應時間會拖慢少許。

    金仙天尊層次的惡戰,陳尋他自己一念就能斬出十二輪劍,反應時間哪怕是拖慢十分之一念,就已經足夠致命了。

    因而天地層次的天武神通,通常不會在金仙天尊層次、動輒空間湮滅的惡戰中出現,因為那個太低級了,金仙天尊怎么能看得上眼這個?

    這同時也是天地法陣通常只能抵擋金仙境天尊一擊、難以抵擋第二擊的關鍵原因。

    天地法陣就算能事先儲備難以想象的天地元力,但差就差在調動的速度上,倘若第一擊不能將金仙境天尊重創,在第二次想調動天地元力時,都不知道讓金仙境天尊轟殺了多少回了。

    當年熊弼、祝炎所部在玄曜境敗得那么干脆利落,說到底就是力量掌握層次上的距離,已經很難用人數進行彌補了。

    就算陳尋此時掌握時間法則,但也只能改變小范圍空間內的時間流速,陳尋也是因此才在諸魔的圍攻下支撐這么久,但在大范圍調動天地元力上,則沒有什么優勢。

    不過,十二臂修羅金身所搗來的巨拳之上,金光雷芒布滿,這是法則力量凝聚的表現,本身就初具太初層次的神力,哪怕所牽動的天地元力并不能對陳尋這一拳有絲毫的增幅,但拳勢破滅空間,帶動大道法則力量的混亂沖擊,一道道混沌亂流沖擊,也絕不容谷之華忽視、輕窺……

    滅世冥龍的龐然龍軀,被陳尋打得在青冥蒼穹之下一滯,而陳尋接下一拳則往枯骨大魔尊轟去。

    “金仙天尊層次的混戰中,竟然還能借所謂的天地之力讓拳勢強出一線,真可以算是不錯的天武神通了!”枯骨大魔尊雖然強奪焚天寶蓮被阻攔了一瞬,但猶從容贊賞陳尋的這一拳。

    他能感覺到陳尋轟出的第二拳,要比第一拳強出了一線,大約有百分之一的增幅,而且隨著天地之勢涌動,拳勢還有可能提升兩三成,確實是金仙天尊層次也能施展的天武神通,但他根本不覺得此子此時還有絲毫掙扎的余地,他的魔瞳盯住那枚黑蓮,魔瞳偶爾流露的,也只是廉價欣賞一下這個人族的強橫戰意。

    這時候又有兩樽太古巨魔撕開青冥,殺了下來,戰場越來越熱鬧了,枯骨大魔尊想著還是盡快將這株黑蓮搶到才踏實。

    “第三拳!”

    陳尋第三拳還是轟向谷之華所化的滅世冥龍。

    融入疊浪九勢的玄辰碎星拳,在涅槃下三境時,每一疊拳勢就能提升一倍,九疊拳勢能提升九倍,但由于那時陳尋能借天地之勢的層次很低,所以提升的幅度極其恐怖。

    這跟水平越低提升的空間越大,而水平越高,提升的空間越小一樣,此時陳尋一念就能將數百萬里方圓的天地元力都調動起來,而天地元力本身就又次于拳鋒所凝聚的金光雷芒,天地之間無勢可借,玄辰碎星拳對拳勢的增幅就極為有限了。

    即便陳尋在疊浪九勢基礎上,進一步參悟,提升到疊浪十二勢,但根本之道理沒有可能改變。

    這是谷之華瞬時間也能明白的道理,所以他不怕陳尋能搞出什么妖蛾子來,然而陳尋卻也是不管,只是一拳接一拳的轟出,令谷之華、魏陽及諸魔不能近身。

    谷之華這時候猜測,可能是在他與十數太古巨魔的圍攻下,陳尋手里的諸多紫庚精金巨劍都已破碎,梵天寶蓮又叫那具大骸骨纏住,沒有其他法寶可用,陳尋此時唯有赤手空拳與他們近身搏殺,而或許是唯有玄辰碎星拳這種低層次的天武神通,才能將他修羅金身十二巨臂的優勢發揮出來吧?

    是啊,不朽修羅金身的最大優勢,就是十二條巨臂啊。

    滅世冥龍四爪齊出,速度相當,攻擊密度也只有修羅金身的三分之一啊。

    可恨,谷之華心想他以后是不是多修煉幾只巨爪出來,但想到他的神魔真身滅世冥龍真要有十二只巨爪,會不會有怪詭了一些?

    但不管怎么說,谷之華看到陳尋每一拳借天地之勢所增漲的幅度,哪怕不足百分之一,九疊勢或十二疊勢一個循環,拳勢威力還能提升一成有余,這確實是能讓陳尋多掙扎片晌……

    想到這里,谷之華嘴角又是猙獰一笑,他現在就巴望著陳尋能多掙扎一會兒,才能加倍彌補他這段時間的內心受挫。

    然而在陳尋一念間,有條不絮的將一百四十四道拳影轟出時,谷之華還感覺出有一絲異樣。

    諸魔攻勢被陳尋封住不說,祖魔黑梵張口吐來的血色漩渦,也被陳尋的拳勢鎮住,陳尋此時就停在魔顱的上空,但血色漩渦卻不能再往陳尋神魂本源所在的修羅金身逼近稍許。

    這沒有什么意外的,陳尋作為準圣境界的存在,自然沒有那么容易斬滅,令谷之華驚覺到異樣的,是大地颶風的狂嘯……

    ***************************

    玄辰碎星拳借天地之勢提升拳勢,施展時以修羅金身為核心帶動天地元力,能引發颶風狂嘯等異相,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大地颶風狂嘯往四面八方漫延的范圍,就有些超乎谷之華想象了。

    若從無盡青冥深處往無垠大陸俯瞰,就會發現陳尋轟出第一拳時,數十萬里范圍內的大地都被卷入颶風漩渦之中,而且颶風狂嘯的范圍,隨著陳尋每一拳的轟出,都要往外圍延伸數萬里……

    陳尋轟出第一百四十四拳,天地元力卷動、颶風狂嘯的范圍就已經擴大到三四百萬里之外。

    怎么可能?

    在面臨他與諸魔的聯手圍殺外,陳尋的神識還能延伸三四百萬里之外,去激活、調動天地元力?

    又或者說,陳尋此施展的玄辰碎星拳,從根本上打破空間的界限,不再受到空間的限制,所以也就不存在用神識激活、調動天地元力的障礙?

    這絕非什么好現象!

    雖然對金仙天尊級數的存在,天地元力僅僅是次一級的力量,但所調動天地元力的范圍足夠大,猶是不容小窺。

    陳尋此時將三四百萬里范圍內的天地元力都調動起來,對拳勢的增幅就相當于一個頂級的天地大陣。

    關鍵天地颶風狂嘯往外圍擴散的速度沒有減緩,反而還在不斷的加速中。

    這還是玄辰碎星拳嗎?

    難道說陳尋已將乾坤大道融入玄辰碎星拳中,掌握了遠比當年方嘯寒更高層次的拳法真意?

    當陳尋第二念一百四十四拳再度轟出之時,谷之華就感應到陳尋每一拳的拳勢在第一次循環基礎上,竟然又增加了稍許!

    這是全新的玄辰碎星拳!

    是融入乾坤大道秘意的玄辰碎星拳!

    谷之華雖然沒有將乾坤大道參悟到本源境界,但對乾坤大道還有所了解的。

    “一域為謂之一天地,一界何嘗又不能謂之一天地,玄辰碎星拳借天地之勢,是乾坤大道與天武大道融會貫通所成就的大神通,怎么可能會受空間的限制?而一界之天地,乃三千大道法則鑄就,即便天地元力看似要弱過單一的大道法則力量,但論之磅礴,又豈是單一的大道法則力量能比的……”

    陳尋看著谷之華的神色,心想他此時已知玄辰碎星拳的玄奧所在,哈哈大笑起來,這一刻肆意狂傲,索性冷聲將這一切挑明,以動搖谷之華及諸魔的心志。

    他感應到,還有數十太古巨魔趕了過來,就在外圍觀戰,要不能將他們震懾住,他們隨時都會加入戰場。

    太古魔族的力量還是太強大了,他不能不用疑計。

    而玄辰碎星拳,陳尋在太初界就不斷有新的領悟,特別是在掌握補天道篆之后,就已經突破空間限制。

    補天道篆也是衍生于乾坤大道,是助浩然天道突破天域的限制,自然就能讓陳尋在玄辰碎星拳的參悟上,有觸類旁通的啟發。

    不過,陳尋在太初界還沒有機會演煉玄辰碎星拳新的拳勢,畢竟在太初界諸域,他不容易找到一處數百萬里方圓沒有凡民棲息、不被颶風裹入的地方來。

    何況玄辰碎星拳突破空間限制,自然也能打破星域間的界限,將茫茫星域里空間元力所形成的潮汐涌動之勢借用起來,那牽涉到范圍就更廣了。

    雖然這種層次的天地元力擾動,不會嚴重影響到玄修弟子,但身體孱弱的人族凡民就無法抵擋了。

    進入三十三天,陳尋就沒有這層顧忌了——三十三天再弱的生靈,倘若有人族的話,都要比太初境真陽境的低級弟子強出一截,自然是不畏元力擾動所生成的颶風的。

    ********************

    第三念起之時,陳尋每一拳轟出就開始致使大片的空間坍塌。

    第四念起時,空間坍塌所形成黑色線流似的時空亂流就不再瘋狂亂竄,而是在陳尋拳勢的帶動,形成數萬丈方圓的黑色漩渦,將谷之華及諸魔的攻勢都封堵在外。

    要是親眼目睹過另一側的時間通道入口,就會明白,要是這黑色漩渦實是堪稱星辰墳墓的混沌漩渦。

    這混沌漩渦要是能無限制的繼續擴散下去,終究有一刻會形成新的穿越太初混沌的時空通道,或者在太初混沌中點亮一道鴻蒙紫氣來……

    谷之華手里沒有停下來,但他神魂所化的滅世冥龍巨嘴張開在那里,半天都沒有想起來要合攏上,陳尋竟然能以玄辰碎星拳的拳勢駕馭混沌漩渦。

    此時的玄辰碎星拳,可以說是創世層次的神通了!

    玄辰碎星拳乃方嘯寒初創,陳尋是早年從云洲瓏山獲得玄辰碎星拳的傳承,再發揚光大,這是谷之華早就確知的事情,這也意味著是陳尋將玄辰碎星拳提升到創世神通的層次。

    怎么可能?

    陳尋還沒有入圣,不可能創造出創世層次的神通來,唯一的可能就是鴻蒙狗賊相助。

    祖魔不是說鴻蒙諸賊,已經離開太初界,去開辟新的洪荒宇宙去了嗎?

    難道說鴻蒙諸賊跟太初界還有聯絡?

    難道說追剿鴻蒙等狗賊的最后一線因果,真就落在陳尋此子的身上?

    該死的云洲!

    陳尋不去說了,方嘯寒轉世云洲、常曦轉世云洲、虛空神殿落在云洲、少君遺族潛伏在云洲,而浩然天道又在云洲問世!

    云洲僅僅是中千天域,能集中如此恐怖的仙道機緣,除非是鴻蒙老賊動的手腳,還能有其他?

    雖說如此,谷之華卻也沒有心膽俱裂,鴻蒙諸賊既然已經離開太初界,去開辟新的洪荒宇宙,就沒有辦法輕易返回太初界。

    新的洪荒宇宙,在無盡太初混沌的包裹之中,沒有那么容易穩定下來,鴻蒙諸賊要是返回太初界,因果牽涉是一方面,更主要的還是稍有不慎,就會引起新洪荒宇宙的崩潰……

    創世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滅世、回歸太初混沌,才是一切大道的永恒與根本。

    *******************************

    諸魔也是震驚不已,一方面諸多觀望的太古巨魔,不敢輕易涉足進來,而涉足戰場的太古巨魔們,這時候則更多的重新將攻勢集中到陳尋這一邊來。

    谷之華心里有著瞠目結舌的震驚,但他同時也看到全新的玄辰碎星拳也存在弊端,同樣有著難以想象的反噬壓力反向施加到陳尋神魂本源所在的十二臂修羅金身上。

    陳尋每一拳轟出,十二臂修羅金身上就會多出數道裂紋。

    這就是玄辰碎星拳的弊端,也是天武大道的弊端。

    果然,世間沒有完美無瑕的大道,也就沒有完美無瑕的神通,即便是道祖真魔層次的存在,也無法做到完美無瑕。

    陳尋是將乾坤大道融入天武神通之中,不會改變天武大道的本質。

    人族諸圣老賊聯手施展的虛界封印,不就是存在眼前時空通道這個天大的破綻?

    想透這些,谷之華也就沒有那么心慌,只要陳尋沒有真正修煉到入圣境界,還停留在準圣的層次,所掌握的神通再強大、再詭異,也是能夠擊敗的。

    而且此戰一定要將陳尋擊殺,不然的話,讓陳尋再有提升。

    不然的話,就算祖魔黑梵恢復到真魔境界,也會有一座巨山擋住他們吞噬太初界諸域的路。

    看到陳尋有意控制拳勢不再提升,谷之華就傳令后續所有從傳送法陣進入戰場的太古魔族悍兵悍將們,都以陳尋為核心殺過來。

    他與諸魔的心思一樣,就是將所有的壓力,都集中到陳尋身上,迫使陳尋只能不斷的提升拳勢的威力,而最終的目的,就是要令陳尋神魂本源所在的十二臂不朽修羅金身承受不住玄辰碎星拳的反噬而崩潰……

    既然陳尋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擊敗,那就讓陳尋自己擊敗他自己。

    最終的大勝,必然還是屬于他們的、屬于太古魔族的。

    隨著玄辰碎星拳的拳勢不斷提升,黑色焰流似的混沌漩渦不斷擴大,未復修為的魔神黑梵,很快就無法再維持血色漩渦從下方去糾纏陳尋。

    魔神黑梵的本源魔識,還與青狼巨妖的神魂糾纏、粘融在一起,煉化神獸血肉、神魂被卡住,他此時能施展的實力,反倒不如那些太古巨魔們。

    陳尋雙腳第一次踏上仿佛星辰黑金鑄就的黑梵魔顱,一根根骨刺就百余丈的尖石,但堅不可摧。

    看到這一幕,谷之華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雖然祖魔修為沒有恢復,本源魔識還與青狼巨妖糾纏在一起,但祖魔的這顆魔顱是世間唯一超越仙器法寶的存在,在陳尋的玄辰碎星拳拳勢提升到足夠傷害魔顱之前,陳尋早就先承受不住反噬而法身崩潰了。

    太古巨魔們在玄辰碎星拳拳勢所帶的混沌漩渦面前,還能進退自如,但層次更低的太古魔族悍兵們,一旦被卷入黑色焰流般的混沌漩渦之中,魔軀眨眼間就被撕得支離破碎,魔胎不及脫離,就被吸噬及混沌漩渦……

    看到這些,谷之華所化的滅世冥龍魔瞳里的興奮之色,越來越明亮,他看到出陳尋神魂本源所在的修羅金身,裂紋密得跟篩子一樣,比蛛網還要密集,看得出陳尋已經到了極限,隨時就會崩潰解體。

    “看你還能支撐多久不死!”谷之華興奮狂吼起來。

    “是嗎?”陳尋冷冷一哼,感覺鴻蒙紫氣吞噬的太古魔族神魂已經足夠多了,補天道篆匯聚眾生愿力已經修復過來,是可以嘗試將四重法身、金身融合為一體了……

    三頭三十四臂修羅神軀,也不是憑空生長出來。

    即便還沒有足夠的把握,但也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

    陳尋神魂本源所在的十二臂修羅金身在補天道篆的包裹下勉強沒有再繼續崩潰下去,谷之華還以為最后的決勝之機已經來臨,但他緊接著看到修羅金身左肩長出一顆青面獠牙的猙獰頭顱,就覺得他所化的滅世冥龍心臟處一陣陣的麻痹、抽搐。

    十數外圍的太古巨魔都齊吸一口涼氣,外圍沒有涉足戰場的太古巨魔倏然而退……

    人族此子所修竟然是殺戮神族修羅諸部的最強神軀,除非那幾頭準真魔級的巨頭此時趕來加上戰場,不然勝算真是不大啊——既然勝算不大,沒有便宜可占,他們還留下來看什么熱鬧?

    谷之華也感應到那些圍觀的太古巨魔在退去,心里更是冰冷的絕望……

    拳勢牽動黑色焰流似的混沌漩渦不斷,十二臂修羅金身的右肩、頸后又緩慢的生長出兩顆青面獠牙的猙獰頭顱……

    腋下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生長新的巨臂。

    第十三條巨臂……

    第十四條巨臂……

    ……

    第二十四條巨臂……

    四頭二十四臂修羅神軀,融入補天道篆的修羅神軀,眾生愿力源源不斷的匯聚過來,神軀上的裂紋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彌合……

    若有一絲可能,谷之華絕不愿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然而不管谷之華愿不愿意、相不相信,玄辰碎星拳拳勢所牽動的混沌漩渦,這時候已經分出一道黑色巨河的混沌洪流,往他神魂借九龍神柱所化的滅世冥龍席卷過來。

    黑色洪流涌動的速度,超越了道之極限,谷之華避無可避,而他為了擊殺陳尋,已經將全部的神魂都融入九龍神柱、融入滅世冥龍的魔軀之中,只能摧動六道輪回碑,做最后的殊死掙扎。

    看著滅世冥龍的魔軀,在黑焰混沌洪流里,一層層的解離,谷之華絕望了。

    他同時也眼睜睜看到陳尋分出一道混沌洪流,往祖魔魔顱卷過去,從魔顱的孔竅流泄而入,就聽到祖魔撕心裂肺的吼叫;隨后就見那頭堅持到最后的青狼巨形,最終掙扎出來……

    他看到祖魔的本源魔識被混沌洪流從魔顱里剝離出來,化作一道幽芒凝聚的魔篆,落回到陳尋手心里……

    他看到枯骨大魔君、太古金鵬、太古魔龍、魏陽心膽俱裂的往外圍狂逃,但這時候想逃已經來不及了,都被一道混沌洪流卷了進去……

    他看到青冥蒼穹深處,仿佛天眼綻開,方嘯寒、道虛、雷鈞老祖、柯清與十七道巨大無朋的神軀身影緩緩降臨……

    金仙境巔峰的存在,融有本源靈識的大道印記,想煉滅是極困難的事情,所以谷之華有足夠的時間看到太古魔族崩潰后被黑衫軍追剿的一幕幕場景。

    他也能看到陳尋像創世戰神一般,站在如丘山巨大的祖魔顱首上接受黑衫軍將卒的頂禮膜拜,能看到方嘯寒他們飛落過來,蹲下來敲著如星辰黑金似的祖魔骸首,說這個可以拿來煉制紫微神庭在三十三天的天宮……

    ****************************

    星辰黑金鑄就似的魔顱,此時化作天穹似的巨嶺,綿延在腳下。

    恢復人族之身的陳尋,穿一襲青衫,仿佛書卷氣十足的人族青年站在一根巨巖似的骨刺上。

    他神識延伸出去,感應到十數道魔識潛近又極速退去,很快就消失在無盡大陸的深處。

    三十三天太廣闊了,即使此界還沒有真魔級的魔族強者問世,即便太古魔族還處于四分五裂的狀態之下,但太古魔族的整體實力絕對不容小窺,他們后續還是要先考慮在這處曠野站住腳再說。

    雖然七十二諸天大陣所形成七峰靈山的天壁,始終沒有被太古魔族攻破,但隨著戰神法相一次次的破碎,黑衫軍將卒的傷亡猶是恐怖,好在破碎的神魂都能重入輪回轉世……

    常曦、迦黛、蘇棠、蘇清影、徐昭容、姜冰云、青璇、千蘭諸女身在七峰靈山,與黑衫軍將卒并肩作戰,但心思隨時都系在陳尋的身上,提心吊膽目睹了這堪稱太古紀之后的最強大戰,到最后幾乎都沒有站立的力氣。

    看到陳尋調息完畢,在魔顱骨刺上站起來,諸女就都往陳尋這邊飛來。

    除了極力壓制想擁入陳尋懷中的渴望外,她們這時候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蘇筠飛過來,卻是徑直撲入陳尋的懷里,咬著他的耳朵說道:“師父,將我前世的記憶還給我吧,即便師娘們都說前世你對我做了很不好的事情,但我想我前世絕對不會只想做你弟子的!”

    陳尋尷尬的一笑,這一戰他也是心有余悸,在融合四重法身之前,他自己都沒有多少把握,這時候也就任蘇筠將那火熱的嬌軀擠入懷里,既然她不愿意成為少君,那就還讓她當回靈筠仙子吧……

    *************************

    “沒想到我們竟然錯過這一戰,真是可恨啊!”方嘯寒他們笑盈盈的飛過來。

    “早知道你們能這么快從時空通道里出來,我就不用冒險融合四重法身了,”陳尋笑道,又跟方嘯寒說道,“還請諸尊過來,建立上界天庭之事,他們可愿意留下來相助?”

    大戰過后,是陳尋最為虛弱的時候,需要一段時間的恢復,方嘯寒他們都不過來打擾陳尋,魔顱左右更是都用七十二諸天大陣重重封鎖起來。

    陳尋這時候才有時間去見方嘯寒他們從時間廢墟救出的十七金仙、神獸。

    人族想在三十三天立足不是易事,何況后期還要往三十三天縱深處發展,才能壓制太古魔族,那就需要更多的金仙天尊級數的強者相助。

    當然,能修煉到金仙境巔峰的人族巨掣、神獸巨妖,都是桀驁不馴的,他們早年能斬斷塵緣,毅然進入時空通道,也就不會輕易投附哪家勢力,也許更在意的是大道修行。

    陳尋不指望他們都留下來,能有三五人愿意留下來,就是大喜;或者他們想在三十三天建立勢力,陳尋都會鼎力相助……

    “十二金仙天尊都愿意留下來,但你絕想不到梵天宮六祖靈熊仙君到底是誰?”方嘯寒抑制不住興奮的說道。

    “哦!”陳尋好奇心也被勾引起來,梵天宮六祖靈熊仙君在陳徹之前就進入星墟,又與其他的金仙、神獸被困在時間廢墟里,應該跟他們沒有什么因果牽連才是。

    方嘯寒揮袖釋出一團金光,在七十二諸天大陣所形成的天壁上打開一條金橋似的通道,就見一位身穿青衣道袍的身影,往天壁里飛過來。

    雖然面容更改許多,但那熟悉的神魂氣息散出來,令陳尋神魂震顫起來,淚落滿面,朝青衣道人長揖而拜:“陳尋未曾想今生還能有緣再見師尊!”

    “你如今已是帝君之尊,又是鴻蒙道尊的傳人,而當年我在神宵宗所留不過是一道分身而已,郭某可受不得此禮啊!”青衣道人哈哈而笑,他就是梵天宮六祖靈熊仙君,俗家出身于郭氏,雖然陳尋從頭到尾都沒有拜鴻蒙道尊為師,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鴻蒙道尊才是陳尋的真正師尊,也只有鴻蒙道尊才有資格當陳尋的師尊。

    而說到授道傳業解惑,老夔、常真、陶景宏、左青木以及早年辭世的宗圖,對陳尋的提攜,都可以說不在郭真人之下。

    “師尊陷身時間廢墟之中,怎么會想到在云洲布下這么一子?”陳尋堅持稱喚青衣道人、同時也是梵天宮六祖靈熊仙君為師。

    當然,他心里還是有所困惑,以師尊靈熊仙君的神通,應該不可能窺破始魔宗所布的迷局,在云洲落下這么關鍵的一子妙棋,要是早就窺破了,師尊也不能斬斷塵緣,進入時空通道。

    “我為證大道才入星墟,而此前為斬斷塵緣,也做了種種部署,但說來也是奇怪,進入星墟之后,心緒總是無法平靜下來,無法斬斷對人世的最后一絲牽掛,遲遲不能下定決心進入時空通道。我在星墟深處參悟了十數萬年,最后留下一道分身在云洲轉世修行,這才將牽掛斬斷……”靈熊仙君說道。

    聽到這里,陳尋實在是忍不住,朝青冥蒼穹豎起一根中指來,罵道:“鴻蒙老賊,你還在偷窺這里嗎?”

    一道神雷轟劈下來,嚇得陳尋趕緊收回中指,想著等日后正式修入真神境界,再去找這鴻蒙老賊的麻煩……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竞博| 竞博| 竞博| JBO官网|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