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醫統江山 > 第八百零八章 小心試探 上

第八百零八章 小心試探 上

    李沉舟不是不想除掉薛道銘,而是時機不對。此番派薛靈君出使大康,是因為李沉舟看到大康同樣面臨著困境,天香國的異軍突起,讓向來平靜的大康南線出現了變數。在李沉舟和薛靈君的預計之中,并沒有想到胡小天和大康聯手,雖然胡小天接受了大康朝廷的冊封,可是實際上他并不受大康的控制,而且這廝抓住一切時機擴張自身的地盤。西川發生這場變故,胡小天更是實際的得利者,他趁機攫取了西川東北部的大片土地。大康放任西川難民進入胡小天的領地,明顯表露出大康朝廷對胡小天的不滿。

    天香國生變,胡小天糧食危機爆發,對大康來說正是一個懲戒胡小天的好機會。薛靈君此番出使和大康朝廷談判的內容之一,就是聯手對胡小天進行經濟封鎖,只要胡小天的領地發生糧荒,擊敗他甚至不必花費一兵一卒。大康在南線壓力驟然增加的時候,必然期望得到一個穩固的后方,所以大雍和大康的聯手可能性大增。只是李沉舟和薛靈君并沒有算到胡小天和大康朝廷的關系居然這么快就開始破冰,在薛靈君抵達康都之前,已經聽說大康朝廷要糧援胡小天。

    能讓大康朝廷從并不豐盈的國庫中拿出糧食支援一個昔日的逆臣,除非雙方重新達成了默契,事實證明,胡小天不但得到了大康朝廷的諒解,而且還獲得了重用。這件事證明,天下間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在共同的利益面前,任何的矛盾都可以暫時放下。既然胡小天能和七七化干戈為玉帛,自己只要祭出胡小天想要的條件,那么重新達成合作也并非難事。

    胡小天道:“君姐為貴上真是操碎了心!”他并未指名道姓,貴上可不是大雍皇上薛勝景,薛靈君效力的對象是李沉舟,這一點毋庸置疑。

    薛靈君嘆了口氣道:“我是個命苦之人,這輩子只能是操心的命。”

    胡小天微笑道:“管得事情越多,就會成為習慣,總覺得任何事都離不開自己,每件事都想插上一手,可事實上這個世界離開誰都沒什么影響。”

    薛靈君若有所思,過了一會兒道:“我只是個女人,有太多放不下的事情。”

    胡小天道:“有時候人活得沒心沒肺未嘗不是一種幸運。”

    薛靈君總覺得他話中有話,主動拿起茶壺為胡小天續上新茶,柔聲道:“其實我心中始終覺得對不起你呢。”

    胡小天道:“君姐千萬不要有這樣的想法,你我認識那么久,君姐也沒有虧欠過我什么。”

    薛靈君道:“我知道你向來大度,是我自己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她放下茶壺道:“不瞞你說,我這次前來是為了康雍聯盟。”

    胡小天道:“大康突然變成了香餑餑,這次過來的可不只是你們哦。”

    薛靈君笑道:“黒胡也派來了使臣,可他們畢竟是蠻夷,相信大康應該能夠分清利害,不至于做出引狼入室的事情吧。”

    胡小天道:“如果是我當家作主,肯定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可惜現在能夠做主的人不是我。”

    薛靈君暗嘆這廝是越來越滑頭,上來就把責任推了個干干凈凈,薛靈君道:“天下間只怕沒人比你更了解永陽公主,你以為她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胡小天道:“國家和國家之間的關系,看似復雜實則簡單,其實無非是買賣關系,價高者得是永遠不變的道理。”

    薛靈君道:“生意場上,價高者得,可也不能一概而論,至少要看清交易的對象。”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君姐覺得,現在的大雍和黒胡哪個更有實力呢?”

    薛靈君道:“日出日落,花謝花開,暫時的低迷并不代表永遠,評判實力也不能只看眼前,要將眼光放得長遠,記得當初我最早見到你的時候,你還只是大康的一個普普通通的遣婚使,可現在卻已經是名震天下的大人物了。”

    胡小天微笑道:“眼光的確要長遠,可現實的狀況卻要讓人盡快做出抉擇。”

    薛靈君道:“我知道黒胡也有和大康結盟之意,我無權決定大康的選擇,只是我希望貴方明白,黒胡結盟最終的目的還是為了入侵中原。”

    胡小天道:“君姐的意思我會如實轉告給公主殿下。”

    薛靈君點了點頭道:“拜托了,若是有可能,還請早些安排我和永陽公主見上一面,這邊的天氣我實在是有些不習慣。”

    胡小天道:“君姐歸心似箭,看來心中有所牽掛。”

    薛靈君沒有說話,眼前卻浮現出李沉舟陰鷙的面孔,自從簡融心追隨胡小天之后,李沉舟的性情明顯改變了許多,即便是面對自己,也很少流露出笑容。薛靈君并不懷疑他對自己的感情,可是簡融心的事情無疑是胡小天在李沉舟的心口捅了一刀,傷透了他的自尊,對李沉舟這種極愛顏面的人來說簡直無法容忍。就算他可以毫不猶豫地將簡融心趕出家門,但是他也不希望簡融心移情別戀。薛靈君只希望他是占有欲使然,而不是因為失去方才感到失落。她莞爾笑道:“我孤家寡人一個能有什么牽掛?”

    胡小天也無意點破她和李沉舟之間的關系,轉換話題道:“有沒有燕王的消息?”

    薛靈君搖了搖頭。

    胡小天道:“我卻聽說了一些,據說燕王現在身在黒胡。”

    薛靈君嘆了口氣道:“我也聽過這樣的傳言,皇兄這個人性情雖然偏激一些,可應該不會投敵叛國。”她表面上仍然替薛勝景維護,可實際上卻早已和這位二哥勢同水火。薛靈君雖然早就知道薛勝景多年以來都是韜光隱晦,低調做人,也料到他的實力不同凡響,可終究沒有想到薛勝景在大雍內的勢力如此強大,即便是在薛勝景逃離之后,他在大康布下的勢力仍然不時反撲,別的不說,單單是這一年,李沉舟遭遇的刺殺事件就多達五起。

    胡小天微笑道:“有機會遇到他,我倒是想好好奉勸一下他。”

    薛靈君道:“他是個一條路走到黑的人。”

    胡小天道:“對了,你有沒有聽說過天人萬像圖?”

    薛靈君被問得一愣,一臉迷惘道:“什么天人萬像圖?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胡小天看她的樣子應該不是作偽,估計大雍皇室也僅限于少數人知道內情。

    洪北漠站在七寶玲瓏樓前,雙眉皺起,內心如同這漫天的烏云一般凝重,胡小天和七七關系的破冰讓局勢變得復雜而微妙,過去權德安活著的時候,七七雖然尊重他的意見,可是很少受到權德安的影響,現在權德安死了,她的身邊卻多了個胡小天,胡小天的勢力顯然要比權德安雄厚得多,如果兩人當真冰釋前嫌重歸于好,那么他們聯手之后已經無所畏懼。

    洪北漠想起胡小天那天晚上在天機局和自己的一席深談,這小子應該知悉了不少的內情,雖然表露出跟自己合作的意愿,可洪北漠對這廝卻不敢掉以輕心,胡小天雖然年輕,可是心機絕不次于自己。

    葆葆來到洪北漠的身后,恭敬道:“干爹!”

    洪北漠嗯了一聲,并沒有回頭。

    葆葆道:“宮里剛剛傳來消息,公主殿下決定停止搜索行動,撤走工匠,讓瑤池的水位恢復正常。”

    洪北漠點了點頭,權德安的尸體既然已經找到了,七七自然也就沒有了繼續搜查下去的必要。他沉聲道:“玄天館那邊有什么動靜?”

    七七道:“任天擎應該回去過,不過玄天館的其他人應該對他的事情并不清楚,并沒有得到更多的線索。”

    洪北漠的目光投向七寶玲瓏樓,七七將那顆頭菇藏于其中,任天擎若是得到消息很可能會前來。

    七七道:“沒別的事情,女兒先告退了。”

    洪北漠卻叫住她道:“葆葆,你和胡小天怎樣了?”

    葆葆佯裝不解道:“什么怎樣了?”

    洪北漠不禁笑了起來:“知女莫若父,你心中怎么想還瞞不過我。”

    葆葆道:“干爹是不是擔心葆葆處理不好?”

    洪北漠搖了搖頭道:“你向來清醒,我對你放心得很。”

    葆葆微笑道:“我的確喜歡他,可喜歡歸喜歡,并不代表我一定要嫁給他。”既然瞞不過干脆就不要隱瞞。

    洪北漠道:“胡小天的確很討女人喜歡,只是我擔心他會利用這一點。”

    葆葆道:“義父是擔心我會被他利用?”

    洪北漠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輕聲道:“你去休息吧,我相信你能夠處理好自己的事情。”

    黒胡北院大王完顏烈新在夜幕剛剛降臨之時就來到了鎮海王府,隨同他前來的共有六名武士,不過他只帶了一名隨從進入王府內苑。

    胡小天在內苑的入口處相迎,比起對待薛靈君顯然已經客氣了許多。

    又是兩更送上,晚上還有兩更,如此努力,大家的月票別留著了!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JBO| JBO|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