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劍王朝 > 第二卷:爭命 第一百九十章 杯酒

第二卷:爭命 第一百九十章 杯酒

    廢了?

    蘇秦覺得張儀的聲音很遙遠。

    然而當張儀已經說完這句話很久,這個聲音還在他的耳朵里不斷震響,震得他的精神有些恍惚。

    這是已經真實生的事情了嗎?

    這是真實的人世間嗎?

    他覺得整個身體都很輕,都在云端上飄,不像是真實。

    只是若不是真實,為什么自己的心如此痛?

    比當年自己的手被廢掉的時候還要痛?

    他恍然的抬起了自己的雙手。

    他的雙手中氣血都被燃燒了大半,無比干枯,即便是那只完好的手,都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的手。

    他像個真正的傻子一樣笑了起來。

    在很多時候,張儀這個師兄在他的眼里和傻子沒有什么區別。

    然而今日里,在他最志得意滿時,卻竟然輸給了這樣一個傻子?

    而且這一戰是公平的決斗,并無任何人插手。

    “你的傷勢雖重,但脫離了這些紛爭,你只要安心養著,也可以好好的活著。”看著如傻子一樣笑著的蘇秦,張儀有些不忍,輕聲的說道。

    “好好的活著?”

    蘇秦慘厲的尖笑了起來,“我本已是大齊修行界之主我即將掌管齊王朝我兼學十二巫神、齊斯人和仙符宗所長,舉世無雙但就這樣廢了你說我可以好好的活著?”

    “不要去管他了。”

    慕容小意走到了張儀的身邊,遞給了張儀一顆療傷的藥物,憎惡的看著瘋癲一般的蘇秦,“在他的眼里,根本沒有什么同門不同門,無論是你還是丁寧,都沒有什么不同,對于他這種視所有人為敵,踩著人往上爬的人,根本就沒有朋友和同門可言。既然他從敬重過你,從未將你視為師兄,你何必還管他?”

    張儀沉下心來想了想,認真的回答道:“就算是一個不相干的路人,也總是有些不忍,也總是想著他能好好活著。”

    “憐憫?就像憐憫一個路人一樣?”

    蘇秦痛苦而艱難的抬起頭,他緩緩的站了起來,他的身體晃了晃,再次重重摔倒在地,然而在下一刻,他又出一聲野獸般的嚎叫,又站了起來。

    “你永遠都不明白,真正擊敗我的是什么?正是像你這樣的人能夠擊敗我,能夠同情我,才讓我絕望。”

    “像我這樣的人,永遠不會像你這樣平庸的活著,要么站在絕高處看風景,要么轟轟烈烈的死,跳下懸崖。”

    在張儀驚愕的目光里,蘇秦走向這個已成一片廢墟的院落一處。

    那里有一個洞。

    那里曾經有一口井,曾經被鄭袖用來拋尸。

    在他和張儀的戰斗之中,這口井的井欄已經被震成碎礫,就連井水都已經被狂暴的元氣席卷一空。

    蘇秦就走到那個洞前。

    在張儀大腦有些空白的一剎那,他就跳了進去。

    沉悶的撞擊聲在井底響起。

    似乎還有最有一聲不甘的嚎叫,但是便再無聲息。

    張儀看著他身影消失的那個井口,嘴唇微微顫抖卻說不出話來。

    他還是想不明白。

    在這人世間,難道所有人都不該是好好的活著嗎?

    難道不是輕松愉悅的活著,才可以滿眼都是美妙的風景嗎?

    “倒也干脆。”

    慕容小意走到井口看了一眼,她對著樂毅點了點頭,最后下了論斷,“倒也算是個梟雄。”

    樂毅也分不清自己此時的心情。

    尤其看著張儀嘴唇震顫的側臉,他的情緒也有些受影響,慕容小意的這一句,也讓他不由得搖了搖頭,心想蘇秦如此試圖走向這世間最巔峰處,最終得到的也只是這樣一句而已。

    有什么意義?

    就在這個小鎮的一角,一間酒鋪里,一對男女對面而坐。

    當戰斗開始之前,這個小鎮所有無關的民眾都已經離開,整條街巷變得無比的空曠。

    當狂暴的元氣在這個小鎮里肆虐時,小半建筑都被摧毀,碎屑吹拂得到處都是,一片狼藉。

    然而這一對男女卻是依舊在慢慢飲酒。

    下酒菜是一碟牛肉,一碟腌制的小菜。

    這個酒鋪的周圍完好無損。

    女的是白山水,男的便是李云睿。

    “一場好戲。”

    直到這一場大戰結束,在蘇秦跳入那口井自盡時,她才轉過身看了一眼,說了這四個字。

    她的表情有點淡。

    她見多了生死。

    即便她早就看出蘇秦的野心,而且這野心之大,甚至對她都有獸意。

    然而不過如是。

    終究只是太年輕,太過想當然。

    經歷的太少,便總是將一切想的太簡單,看的太簡單,就連做法都太簡單。

    在她看來,即便是比起當年隱忍多年,以大陣差點滅殺丁寧的夜梟,蘇秦都是遠遠不如。

    夜梟尚可算梟雄。

    蘇秦又算什么?

    即便是當年她已經威名震天下,但依舊戰戰兢兢,甚至直至為了孤山劍藏才敢冒險進長陵。

    想當年巴山劍場起時,天下各宗門,眾多舊門閥,有多少強大的梟雄出現又消亡。

    像他這樣的人太多。

    連諾大的王朝,都是轉眼興衰,不過是過眼云煙。

    “會不會覺得不甘?”

    李云睿是一直面向張儀和蘇秦所在的院落坐著,他此時看到好戲落幕,端起酒盞,對著白山水微微一笑,輕聲問道。

    白山水似笑非笑,反問道:“什么不甘?”

    “身為魏王朝云水宮大逆,和秦王朝交戰多年,到頭來現卻變成秦王朝家中事,巴山劍場和元武之間的恩怨對決,反而是了然無事,閑坐飲酒。”李云睿微笑道:“不會不甘?”

    “這氣盛,就如柴火,初始心氣如烈火,但時間越長,心氣越淡,最終就一切都淡了。到頭來卻是現無事最好,王圖霸業,到最后反倒是不如這一杯酒讓人心熱。”白山水轉過身去,遠望著張儀,“丁寧這白羊洞的師兄倒是一開始就看得透徹,有什么意義?心安最佳。”

    “不管所圖,不管最后是否完成,心安最佳。否則便一切成了執念,一生難安。”李云睿一口飲盡盞中酒,“心情佳,則處處好酒。”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訪問網站

    |

    |

    |

    |

    |

    |  

U赢电竞 JBO竞博| 官网竞博| JBO|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电竞|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 竞博电竞| JBO| 竞博lol|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