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五百三十八章 的方向

第三千五百三十八章 的方向

    張任對于自己的自信是很詭異的,一方面張任認為自己其實挺菜的,另一方面張任又覺得自己雖然菜的不要不要的,可自己運氣挺好的,靠運氣戰斗也是一種戰斗方式。

    尤其是張任在掌握了天命指引的正確做法之后,結合兵陰陽,以及自己開發的兵演技,各種強者語錄,所能爆發出來的戰斗力,就是一個穩字,再加上天命指引帶來的強效直感判斷,猛就一個字。

    沒錯,張任最后還是放棄思考了,因為他真的發現腦子有些時候是多余的,判斷和思索是非常浪費時間的,而且十多萬人的大戰場,靠判斷和分析去抓捕戰機,對于非頂級名將來說是非常困難的。

    畢竟混亂的戰場,犬牙交錯的戰線,以及各種意外和混亂的局勢,讓計算變得頗為艱難。

    說實話,絕大多數戰場如果能固定下來,就算是普通的統帥對照著戰線進行分析論證,花費一兩個時辰也能摸索出來一個相當不錯的破解方式,問題在于大規模的戰爭,每一分每一秒的局勢都會發生變化,一個軍令抵達時間超過十分鐘,可能就已經完全失效了。

    故而除了被稱之為圣那個級別的大佬,絕大多數的大軍團指揮,在戰場上做出的判斷都會有一定的延遲,韓信那些人恐怖的地方在于,他們預讀了敵我雙方的戰線操作,并且預讀了軍令傳遞的時間。

    軍令傳遞消耗時間哪怕是五十分鐘,可只要我這個命令是來自于五十分鐘后戰線變化后的實時命令,那延遲對于我而言就是不存在的,實際上任何一個人只要能預讀五十分鐘的戰線變化,那只要稍微練一練就能成為優秀的大軍團統帥。

    然而這種事情是非常不合理的,外加非常反智的。

    韓信所謂的超越極限的預讀水平,那完全是我拿我的軍團控制了你的軍團,你以為你在指揮大軍,實際上老夫在指揮你的大軍,故而能做到精確預讀每一步。

    然而這種純粹是用來打菜雞,遇到真正的對手,戰線變化的預判時間會大幅縮短,這個時候拼的就是調令速度和瞬間決斷,只要我瞬間判斷出大致的局勢,做出優勢判斷,我就能正面打死你。

    絕大多數的名將,都是這種做法,預設什么的是不靠譜,臨機決斷和瞬息調度才是名將真正的基礎,然而這種基礎有人靠經驗,有人靠直覺,而張任在聯系了無數次之后,走上了阿文德的反智路線。

    沒錯,就是反智路線,全面放棄分析,只靠一眼掃過去的感覺,直接作出判斷,犧牲分析的時間,以快打快,干掉對手。

    這種路線被稱之為野獸的直覺,分析統統不需要,靠直覺和瞬息決斷獲得最終的勝利,一般來講,這個世界上敢這么干的,要么是強運,沒別的意思,就是運氣夠強,自己夠莽,每次大成功,明明是野獸打法,卻硬生生打出了兵形勢奇跡勝利。

    要么是瞬息判斷夠強,就跟英語廢物做英語題一樣,雖說我完全不會翻譯,也完全不認識這些詞,但我靠語感依舊能做對百分之十。

    后者依靠的其實并不是直覺,而是經驗,就跟熟能生巧一樣,就算我不明白原理,也不明白本質,可用的多了就能做到。

    張任原本走的是分析路線,后來發現戰爭規模越打越大,靠分析判斷來指揮,根本來不及下令,于是就盡可能的壓縮分析時間,畢竟不管多差的命令,也比拖著被人打死要好。

    最后張任發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第一眼看過去,生出來的判斷就算不是最好的,也一般不會是最壞的,而且夠快。

    于是張任放棄了思考,選擇整合這輩子的戰爭經驗,用第一眼進行判斷,本來這種路數是非常難走的。

    因為人類的智力組成大致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模糊概念運算,一種則是純粹的計算力。

    前者大致相當于電腦的算法,后者大致相當于硬件整合的計算量,前者由閱歷,生活環境,受教育等等決定,后者先天占了絕大多數,然而算法的優勢在先天基礎差距不大的情況下非常明顯。

    張任這種掃一眼的判斷方式,依托就不是分析思考這些東西,而是靠大腦模糊處理能力,而人腦超越電腦的地方,很大程度上就是這些模糊處理能力。

    最簡單一條就是,十三億人的面部表情高像素合并其中近似概念,形成面部概念圖,在無新算法模糊處理的情況下,超級電腦光是卡像素點就足夠算到死,而人腦模糊處理,大概率都不需要看完就能在大腦之中架構出一個大概。

    更可怕的地方在于,處理這種玩意兒,在沒有看完的情況下,人腦就能得出和完美答案百分之九十程度的結果。

    這就是純粹理性分析和我憑感覺看一眼得出答案的結果,從效率上講后者能將前者完爆。

    張任目前的戰場判斷方式就是這種,更可怕的在于,這種判斷的出來的答案和張任深思熟慮做出的結果有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近似度,至于說為什么這么離譜。

    其實就是因為天命指引,張任的天命指引本身就是指引系的天賦,張任厲害的地方就在于,他拿這個指引自己進行判斷。

    這其實是非常可怕的效果,只不過張任沒有感覺出來而已,因為大多數時候張任遇不到需要自己接連引導自己選擇正確判斷的對手,在戰場上任何一個將帥只要能將自己正確的命令在正確的的時間傳遞給士卒,那他就算輸,也只會輸在能力上。

    實際上從這一點說的話,張任當初被拉胡爾打穿,就一個原因,基礎能力不夠,戰場越大,統帥所能發揮出來的自身極限加持越低,而張任在天命指引下能發揮出穩定且接近自身恒定極限的水平。

    可惜最高的水平,打不過別人正常發揮,也是沒辦法了,補補基礎有利于張任繼續突破當前的極值。

    “平南將軍可想要換個地方試試。”張任給劉璋的眼神,劉璋沒有明白,但袁術有時候卻異常的敏銳,在張任開口之后,瞬間轉了過來,關羽半年后肯定要回恒河,但張任未必需要回去的。

    實際上在關羽達到大軍團統帥之后,關羽一人已經足夠組織恒河戰線的進攻和防御,張任作為平南將軍,繼續在南方的意義已經不大了,畢竟對于大軍團指揮來說,在同一戰場,有一個上限,就會覆蓋所有沒有達到這個上限的統帥。

    張任繼續去恒河,其意義也不過是一個軍團長,就算有一定節制其他人的能力,也不會有本質的區別。

    在這種情況下,袁術覺得自己其實是有可能說服張任去東歐的,畢竟不去恒河那邊的話,張任能去的地方并不多,雖說待在頂替田豫、張燕幾人也不是不可以,但意義不大啊。

    “作為南方人,皚皚白雪我還真沒見過幾次。”張任搖了搖頭說道,當初在劍閣的時候張任也曾見過雪,不過和北方人描述的那種雪大如席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再說張任的軍團也不太適合北方冰原。

    袁術聞言點了點頭,張任這話并沒有說死,袁術呵呵一笑,一大胳膊將劉璋摟住,然后噸噸噸的開始灌酒。

    “平南將軍適合去東歐嗎?”劉曄有些不解的詢問道,“他的士卒全都是南方人啊,東歐那地方的氣候可是有些要命的,哪怕皮毛充足,南方人也未必能適應。”

    “他大概有些別的想法。”賈詡傳音給劉曄說道,“恒河的戰爭結束之后,平南將軍的位置就有些尷尬了。”

    劉曄若有所思,當初劉璋逮住張任的大功勛,給張任保了一個平南將軍,當時明確的講就是希望張任能再進一步,成為鎮南將軍。

    雖說四平,四鎮,四征理論上是同級的,但真要說級別的,四征將軍是有一定代天子征伐不臣的權利,這也是為什么曹操年輕時想的是征西將軍,因為理論上講,征西將軍的職責是打通西域,而漢靈帝年間西域已經基本可以歸入到失地范疇了。

    而四鎮將軍則傾向于牧守一方,坐鎮一方的意思,四平的話則主要是擢拔有大功的將軍,作為期許用的。

    然而關羽干掉了拉胡爾,拿下了婆羅痆斯之后,張任基本已經沒有機會去獲得鎮南,乃至征南將軍了,在這種男兒封侯馬上取的時代,張任這種情況是相當尷尬的。

    所以想要再進一步,至少不讓劉璋對于他的期許落空的話,張任就必須要尋找一個新的地方去證明自己,畢竟有些時候人活著真的不光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其他人。

    而以張任這種忠貞之輩,在劉璋善待自己的情況下,自是愿意拿出自己的一切去為劉璋搏一把,畢竟劉璋的顏面有一半都要靠自己。

U赢电竞 JBO|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lol| 竞博JBO| JBO竞博| JBO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JBO|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