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武逆焚天 > 第三千三百八十七章 何來后悔

第三千三百八十七章 何來后悔

    左風這番話透出了一股濃濃的不甘,可更多的卻是一種心灰意冷和失望的情緒。而他的這番感嘆,落在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著不同的體味。

    感受最深的是琥珀,因為在場諸人中他與左風相識最久,可以說彼此間有著許多的默契,許多時候根本不需要說的清楚,彼此也都能夠心領神會。

    所以琥珀能夠明白,如果在場是風城武者,不管左風作出任何決斷,絕對不會有任何否定。甚至不會有人去懷疑,哪怕眼前是兩名風城武者,即將要死在幽狼獸的手中,左風只要有命令便絕不會有人抗命。

    因為一直在專心戰斗,所以琥珀并不知道那兩人如何突圍,又是如何來到這里。但只要左風說他們有問題,琥珀相信那必然就有問題。

    感受最為奇特的是寒冰,他同樣對那兩人并沒有太多的關注,畢竟他所面對的是敵人最強的鬼道強者。可是他那強大的精神力,還是讓其聽到了左風與斯奇間的爭吵。

    讓寒冰有些意外的是,自己竟然會非常憤怒,他是替左風感到憤怒的。好像這些人不信任左風,就是不信任自己一樣,雖然接觸的時間不久,可是他早已將左風看做自己的兄弟,他信任自己的兄弟。

    斯蠻拓、斯塔克和其他草原武者,他們心中有些不滿,卻又多出了一種說不出的滋味。這種滋味不好受,讓他們在心底里感到對左風有所虧欠,可是他們同時認為,斯奇做的才是對的。

    也許在他們幾個人的心里,是抱著與斯奇相同的看法,左風膽怯、小心,自私的作出一個他臆測出來的判斷。

    而眾人中觸動最深的是斯奇,兩人之前的爭吵,并不會影響彼此間的關系。可是當左風那一番感嘆說出的時候,她知道彼此間產生了裂痕,一道可能永遠無法修復的裂痕。

    左風說自己是個“外人”,那么自己對于左風來說,何嘗不是一個“外人”,這一刻雙方間的距離被無限拉遠,在斯奇的心中冒出了一個詞“咫尺天涯”。

    這種感覺讓斯奇心如刀絞,可是她咬著牙,忍著心中的痛不去多看左風一眼。她是一個倔強的丫頭,倔的就像她十六歲時孤身離開草原,去尋找那個她認為最重要的人,今日的她一如昨日的她。

    在場不管是敵我雙方,除了琥珀之外的所有人,此時都認為左風必然已經選擇放棄,畢竟斯奇當面否決了他的命令。

    可是琥珀卻知道,左風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或者說左風的倔強是斯奇遠遠不及的。所不同的是斯奇是女孩固執的倔強,而左風是成熟的擔當,是永不放棄的倔強。

    當那兩名草原武者,正在不斷的后退的時候,左風忽然手掌一翻,數十塊陣玉突然出現在了掌心之中。

    這些陣玉大小不同,而且其中閃爍著不同的光芒,光是從屬性上來看,就知道這些陣玉,是不同人刻畫而成,所以才會有五花八門的靈氣屬性。

    當初從陷空之地的菊城,后來更名為風城離開時,左風就帶走了不少的陣玉。后來到了闊城連番大戰,不僅搜刮了鬼畫兩家的府邸,更是將那月宗的執事殷岳的儲晶搜刮一空。

    得到的大量物品中,就有著數量驚人的陣玉,而這些陣玉雖然價值不菲,可是通常情況下利用不高,而左風也不想將這些陣玉直接售賣出去。

    后來左風靈機一動,從自己風城的隊伍中,挑選了一批精神力不錯,對符文陣法有一定天賦和基礎的人加以培養。自己的風城將來要壯大,各方面的人才都不可或缺,自己對煉藥、煉器和符文陣法都有不俗的能力,用來培養手下綽綽有余。

    其中那部分修習符文陣法的人,左風會讓他們練習刻畫陣法,在陣玉當中刻畫。這樣他們出去執行任務,又或者自己離開不在身邊,也可以通過檢查陣玉了解他們的修習情況。

    久而久之,那些刻畫的還不錯的陣玉,在左風的手中也積攢了一些。而這些陣玉平時幾乎用不上,可是一旦到了某些時候,在別人手中也許沒有用,可是到了左風的手中,卻可以發揮不小的作用。

    剛剛的感慨,左風的確發自真心,可他卻也只是心有所感,才說出這樣一番話。正如琥珀了解的那樣,左風不是那種遇到挫折,便破罐子破摔那種人,否則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即便面對眼前這種情況,左風從沒有一絲一毫想過要放棄,眼下已經到了這一步,他知道不能再等了。

    數十枚陣玉出現在他的手中,接著被其輕輕的拋起,并不需要使用靈氣,只需要他的念力催動,那些陣玉在空中便直接爆碎開來,一道道顏色各異的陣法,也自其中釋放了出來。

    之所以說在其他人手中無用,那是因為別人即便是將這些陣玉的陣法釋放出來,也無法將他們組合到一起。那些陣法一個個獨立存在,根本發揮不了什么作用。

    比如基礎陣法就是基礎,它既無法攻擊也無法防御,比如防御陣法上它就只是防御,即便是防御效果也并不強,至于攻擊陣法,也是同樣道理。只有能配合固基陣法,增幅陣法,吸靈陣法,循環陣法等等,才能夠構成大陣。

    一般人自然不可能將這些從陣玉中,釋放出來的陣法融合到一起,況且其中許多屬性都不相同。

    但是這對于左風卻不成問題,因為他手中有著一枚世上最為特別的御陣之晶。這件控制陣法的寶物,是任何一名符文陣法師都夢寐以求的存在。

    當左風手中出現御陣之晶的時候,尤其是其中一道道金色的符文絲線,飛射向周圍那一道道小陣的時候,一座大陣的雛形便已經出現了。

    看到眼前一座大陣即將凝化而出,斯奇整個人忽然呆住了,她愣了大約一息的時間,忽然轉頭瞪著左風道:“這就是你剛剛說的,已經沒有辦法了?這就是你說的“無能為力”,所以你給了他們三個瘋魔丸!”

    斯奇感覺自己好像重新認識了眼前的左風,好像以前所知的那個人,與眼前之人完全就不是一個。

    心中有著一抹厭惡閃過,可是左風稍微猶豫后,還是決定作出解釋。不是為了還自己一個清白,而是不希望斯奇用她的愚蠢害了所有人。

    抬起手來,左風指著眼前,正在運轉中的陣法,道:“我不知道你對陣玉是否了解,又是否知道,陣玉中能夠儲存的陣力是多么有限。

    即便是通過這么多陣玉,凝化而成的這座陣法,能夠支撐的時間也不會太長,而且無法承受強大的攻擊太多次。”

    斯奇沒有來得及開口,左風已經繼續道:“還有他們三人,在出現之前毫無預兆,即便是隱蔽的能力再強,也不應該到這樣一步,甚至在潛入幽狼獸群之前,沒有人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頓了頓,又道:“他們在沖過幽狼獸群的時候,最開始的速度快的驚人,偏偏到最后放慢。尤其是最后那兩人,他們有多個選擇,卻偏偏要沖撞在幽狼獸的身體上,讓三只幽狼獸一同飛出,如果不是斯蠻拓關鍵時候擊飛一只,現在恐怕三只幽狼獸已經圍殺上來了。”

    左風目光冷冷的望著那兩名草原武者,將自己所見到的,以及自己的判斷說出來。

    只是在聽完了他的話后,斯奇臉上隱隱帶著幾分不屑和憤怒,立刻反駁道:“這只是你一廂情愿的想法,根本就不是事實。你沒有證據,哪怕一絲一毫都沒有,可你就憑借自己的猜測,便宣判了他們兩個的死刑,而且還要如此詆毀他們。”

    即便已經極力克制自己的情緒,此時的左風也已經壓不住胸中的怒火,他冷冷的望著斯奇,道:“證據?你想要什么證據,要將你我,還有他們的尸體擺在這里的時候,你才算是看到了證據么!

    我不是你們的酋首,也不是你們的祭師,我不需要宣判任何人有罪,所以我也不需要給出任何證據,我只是說出了我的判斷,我相信我的判斷!”

    本來是斯奇只是憤怒,可是當左風表現出如此霸道的一面時,她那種粗放的性格也立刻顯露出來,針風相對的道:“你相信!我同樣相信,我比你更了解他們,所以我相信他們,我愿意用性命為他們擔保。”

    “我希望你不要用別人的性命,為他們,也為你來擔保!”左風冷冷的道,他忽然發現眼前這個女人,竟然是如此的不可理喻。

    就在兩人相持不下的時候,那兩名草原的武者,正不斷的被逼退中,朝著左風和斯奇所在的位置靠近過來。看上去他們一直被動挨打,就連后退也不受控制。

    斯奇剛剛跟左風爭吵過,此時更好像憋著一股勁,聲音中還帶著怒氣喊道:“兩位不要管那幽狼獸了,到這邊來,快躲到陣法當中來。”

    “斯奇,我希望你先冷靜一點,千萬不要因為一時沖動而做出后悔的決定。”左風開口勸道。

    斯奇一甩袖子,驕傲的道:“為救族人,何來后悔!”

U赢电竞 电竞下注| 电竞资讯|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lol外围| 电竞投注| 电竞平台|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投注|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