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匹夫的逆襲 > 第二十四章 無鞘利劍

第二十四章 無鞘利劍

    宋劍鋒身材魁梧,氣場強大,肩章上綴著橄欖枝環繞半周的國徽,這是副總jǐng監的jǐng銜標識,胸口的jǐng號是前面一串0,最后一個1,當之無愧的江東jǐng界一哥,和他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豈能不能壓力

    這些肩膀上掛著一道拐的學員們,戰戰兢兢,低頭吃飯。

    宋劍鋒微笑著,正要說點什么,劉漢東端起餐盤起身,居然揚長而去。

    尼瑪太狂了吧,居然不給宋廳面子,眾學員都快噴血了,這么好的機會,丫的居然放棄,是腦子燒了還是有什么更重要的事兒?

    陪同領導也很難堪,好在宋劍鋒不在意這個,笑瞇瞇問林連南:“小伙子,入jǐng以前干什么的?”

    林連南激動萬分,站起來敬禮道:“報告,我是退伍兵。”

    “坐下,不要那么正式,大家一起吃個飯,隨便聊聊。”宋劍鋒道。

    “就是,隨便聊聊,不要拘束。”說話間,劉漢東竟然轉回來了,不銹鋼餐盤上多了一坨米飯,兩個饅頭,還有一碗湯。

    眾人真要噴血了,狗rì的居然添飯去了!難道他是餓死鬼托生么,非得多吃這倆饅頭才滿意。

    劉漢東放下餐盤,很熱情的招呼宋劍鋒:“宋廳,給你個饅頭。”

    眾人心中暗罵,尼瑪你以為宋廳和你一樣是吃貨么,跑來深入群眾,就圖你一個饅頭么?

    宋劍鋒爽朗一笑,接過了饅頭:“小伙子飯量不小,好啊,流汗多,吃得多,身體素質才能上去,以前是當兵的吧?”

    “對,十四軍汽車團的。”劉漢東咬了一口饅頭,狼吞虎咽。

    “十四集團軍歷史很悠久啊,**平過叛,老山教訓過越南小霸,聽說你參加過實戰?”宋劍鋒貌似不經意的問道。

    “嗯,有這么回事,不過這次戰斗涉密,不能說。”劉漢東夾菜的手如同風車,轉的飛快。

    “尼瑪還不能說!在省廳領導跟前裝什么大尾巴狼啊。”眾人又是一陣腹誹。

    宋劍鋒寬厚的笑笑:“呵呵,你立過功?”

    “嗯,三等功,有一回軍區特大到俺們團挑人,連長打發我到后勤基地喂了幾個月的豬,我喂豬很有一套,培育出了新型瘦肉豬,軍區首長和家屬們吃了都說好,就給我弄了個三等功。”

    “哦,說說你怎么培育的新品種?這個不涉密吧。” 宋劍鋒似乎很感興趣。

    “也沒什么稀奇的。”劉漢東端起碗來喝湯,咣咣的喝,喝完一抹嘴,“就是整天拿根鞭子訓豬,把它們當新兵來訓,給我跑步、跨欄、跳遠、游泳,不達標不許吃飯,一來二去,豬就都瘦了。”

    “噗!”宋劍鋒剛喝的一口稀飯全噴了,大家也都趁機大笑起來,本來已經憋得不行,這會兒全部爆發,一直笑了三分鐘才結束。

    宋劍鋒笑完了說:“我懂了,你是對連長不滿,發泄到豬身上了,歪打正著,弄了個三等功。”

    劉漢東道:“到底是大領導,猜都猜的一樣。”

    “哦?還有哪個領導猜到了?”

    “羅克功上將,當年還是中將總參助理的時候下部隊,也和今天這樣,坐我對面吃飯來著。”

    大家終于明白這貨為啥神經這么大條了,原來見過高級首長啊。

    “羅總長童年時期曾在江北居住,算是我的老鄉了,部隊培養人啊,我們公安系統最歡迎退伍復員的優秀戰士充實我們的基層隊伍。”宋劍鋒說完,旁邊的捧哏們就迫不及待的鼓起掌來。

    宋劍鋒伸手壓了壓:“同志們,防暴大隊是我們近江市局巡特jǐng支隊下屬的一個新型jǐng種,肩負著處置暴亂、sāo亂、**的攻堅任務。全天候二十四小時備勤,是jǐng察中的特種兵,jīng英中的jīng英,你們肩上的膽子很重,有沒有信心干好特jǐng?”

    “有!”被張亞森訓了三個月的特jǐng們條件反shè一般吼出來,震得食堂屋頂都在顫抖,領導們耳膜生疼。

    宋劍鋒滿意的笑笑,低頭吃飯。

    劉漢東將餐盤里的飯菜一掃而空,端起空盤子說:“宋廳,你慢慢吃,我先走了。”說罷轉身離去,瀟灑自如。

    一張桌子上的其他人還在磨磨蹭蹭,故意剩一點飯就是不吃完,想等宋廳吃完再發表個演說什么的,畢竟能和大領導同桌吃飯的機會相當難得,可這個劉漢東居然不珍惜機會,吃完一抹嘴跑了,他是傻啊還是二啊。

    當然也有那明眼人,心里暗暗贊嘆,這小子不簡單,別的不說,起碼禮數也算周全,還給領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將來提到防暴大隊,宋廳長腦海里蹦出來的第一個名字肯定是劉漢東。

    宋劍鋒卻沒這些人這么膚淺,他看過很多劉漢東的資料,但接觸本人還是第一回,從這個年輕氣盛的小伙子身上,他看到了很多東西,但最多的還是一股掩飾不住的銳氣,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刃般。

    這并不奇怪,劉漢東在部隊的表現暫且不提,光是他退伍回到江東以來,死在他手里的人命就一只手數不過來了,古長民、鐵渣街殺手中的四個,高速公路追擊戰中的兩個,還有最近的緝毒行動中的一個毒梟,不到一年時間,手里把條人命,這煞氣要是不重才叫奇怪。

    殺過人的和沒殺過人的就是天壤之別,殺一個人和殺許多人的又是一個巨大的差距,通常一線民jǐng開槍的機會很少,擊斃犯罪分子的機會就更少了,公安人員在任務中擊斃罪犯后,還要接受心理輔導,在一段時間內會排斥槍械,心理壓力過大,這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而劉漢東這種神經大條,殺人當做喝涼水的家伙,只有在戰爭時期才會大量涌現,和平時期出現一兩個,不是張君、周克華那樣的江洋大盜,就是超級英雄,萬一這小子走了邪路,絕對是個大麻煩。

    短短幾分鐘,宋劍鋒心里就閃過許多念頭,劉漢東這樣不可多得的人才,絕對要好好掌控,人盡其才,給這柄無鞘的寶劍配一個劍鞘。

    飯后,省廳市局領導和防暴集訓隊的同學們合影留念。

    視察在下午就結束了,學員們看著幾輛豐田考斯特在jǐng車護衛下離開校園,心中澎湃起來,集訓終于結束,他們就要成為真正的jǐng察了。

    市局政治處來人,讓這些新jǐng們簽了聘用制合同,有勞動合同,有社會保險,有不低于社會平均工資的薪水,還有全套jǐng服和jǐng號,除了沒有行政編制,別的看起來和正式jǐng察沒有區別。

    合同簽訂之后,張亞森代表jǐng院,向學員們授予了新的jǐng銜,兩道金屬折杠,代表實習jǐng官,當然在實際工作中,聘用民jǐng都佩戴這個,并不會晉升為jǐng員或者jǐng司。

    晚上,是歡送宴會,依然在jǐng院食堂舉行,老師同學們都喝大了,流著淚互相說著心里話,據說還有一些男生向本屆班花趙良璇表白來著,自然是遭到了無情的好人卡。

    劉漢東身為區隊長,拎著酒瓶子挨個桌子的轉,喝的頭暈腦脹,說話舌頭轉筋,大伙兒也都喝多了,就連常進、隋慕新這樣的死對頭都開始和劉漢東稱兄道弟,勾肩搭背,喋喋不休的說著以后有事你說話,我一定盡我最大能量之類的酒話。

    張亞森也喝了不少酒,但是千杯不醉,依然保持著冷峻嚴肅,在同學們眼中,更增幾分神秘莫測的感覺。

    第二天就是五一勞動節小長假,廣大市民放松休息舉家出游的好rì子,正是jǐng察們忙碌的時候,這一批結業的防暴特jǐng,連家都沒回,直接編入巡特jǐng支隊防暴大隊,前往人流密集處進行執勤。

    特jǐng們穿著藏青sè防刮布的作訓服,頭戴貝雷帽,腳蹬高筒靴,戰術腰帶上懸掛著各種武器,兩手交叉放在身前,戴著墨鏡的眼睛四下jǐng惕的掃視著,希望發現犯罪分子的蹤跡。

    事實讓他們很失望,jǐng察工作枯燥無味,每天都是相同的事情,遇到幾次出jǐng也不過是幫市民解決困難什么的。

    五一小長假就這樣平淡無奇的度過,等到了輪休的rì子,新特jǐng們封閉集訓了三個月,終于熬到回家這一天了。

    劉漢東是穿著jǐng服回到鐵渣街的,這是他在近江的家,街上一切照舊,屠記牛肉村生意紅火,梅姐的洗頭房照樣營業,在外面躲了一個冬天的村長花得意和花豹也回來了,一如當年那般囂張跋扈。

    據說趙玉峰被判了一年勞改,再過半年就能放回來了。

    娜娜南下去了東莞,小麗跳槽到了梅姐店里加盟,浣溪依然在梅姐洗頭房里幫忙,負責買菜做飯打掃衛生的雜活,在粉紅sè的霓虹下,在啪啪聲中堅持讀書,凌子杰偶爾會寄來包裹,都是些學習資料之類有幫助的東西。

    火雷火穎兄妹對劉漢東的歸來尤其高興,向他們這樣混社會的不良青年,能認識公安上的朋友,那是值得吹噓炫耀的事情。

    馬凌也很高興,劉漢東不但當了jǐng察還立功受獎,不出兩年肯定混的風生水起,到時候家里反對的壓力就會減小許多。

    劉漢東只在鐵渣街呆了一個白天,晚上就回到了巡特jǐng支隊備勤,這回他把自己的富康也開來了,支隊駐地在郊區,交通不便,有車方便些。

    陸續有人來支隊要人了,像趙良璇這樣有門路的人,是不會在防暴大隊呆久的,他們早已聯系好了下家,車管所、出入境管理局、指揮中心這種清閑的單位,或者治安大隊、交jǐng大隊這樣有油水的地方,反正都比清水衙門防暴大隊強得多。

    也有人來要劉漢東,正是此前在高速公路收費站并肩戰斗過的緝毒大隊長耿直。

    “劉漢東我要了,這盒煙給你。”耿直大大咧咧一坐,將一盒中華煙放在桌子上,推給巡特jǐng支隊長石國平。

    石國平瞪起眼睛:“拼命三郎,一盒煙就想換我的人,你假酒喝多了吧?”,最新最快更新熱門小說,享受無彈窗閱讀就在:

U赢电竞 电竞下注| 菠菜电竞| lol外围|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