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匹夫的逆襲 > 第三十六章 熟人好辦事

第三十六章 熟人好辦事

    一語點醒夢中人,梅姐忙不迭的表示感謝,老師擺擺手說沒什么,就是一句話的事兒。

    一句話的事兒,可就是沒人愿意說,班主任、教務處主任,都懶得搭理他們,真是愧對老師這個神圣的稱號。

    梅姐說:“再請問一下老師,上哪兒去報名。”

    “教育局招生辦公室,帶著相關證件,高中畢業證,身份證戶口本什么的,到地方再問吧。”老師說完就走了。

    梅姐拉著浣溪就要走:“妮兒,去教育局。”

    浣溪說:“姐,我想去看看小弟。”

    自從chūn節后離家,一晃幾個月過去,浣溪沒見過父母和弟弟,想的很。

    梅姐說:“既然來了就去看看,二小子在哪個教室?”

    “我知道。”浣溪像個歡快的燕子一般在前面帶路,劉漢東和梅姐在后面跟著,教學樓上書聲瑯瑯,各個教室內都是正在自習的學生,小弟在高一五班,到底是重點高中,沒有老師看著,教室內一點都不亂,大家都在認真看書背誦單詞什么的。

    一個妙齡少女和一個身材高大的jǐng官出現在門口,教室里的讀書聲頓時停頓下來,六七十雙眼睛盯過來,浣溪的臉有些發燙,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劉漢東眼尖,一眼瞅見藍浣沙, 喊了一聲:“藍浣沙,你姐來看你,出來一下。”

    藍浣沙急匆匆出來,走到門外,一臉的驚喜:“姐,你咋來了。”

    “姐來看看你,都餓瘦了,過的咋樣?”浣溪上下打量著弟弟,小弟個子不高,比浣溪略高一點,白皙,顯瘦,秀氣,兩人站在一起,不像是姐弟,倒像是姐妹倆。

    “過得挺好,我享受希望工程待遇的,有好心人每月給學校匯款,包我的學雜費和伙食費,不用家里掏錢。”浣沙幸福的說道。

    “嗯,養好身體,好好學習,將來考上大學。”浣溪平時是個楚楚可憐的小女孩,在弟弟面前卻是穩重的大姐姐,她從兜里掏出一張五十塊錢的鈔票塞在弟弟手里,“買文具用。”

    “姐。”浣沙喊了一聲,眼睛濕潤了。

    “姐就來看看你,姐走了。”浣溪嘴上說走,腳步卻挪不動。

    正好高一五班的班主任來了,見狀過來搭話,浣溪臉皮薄,在母校老師面前期期艾艾說不出話,梅姐也是個上不了大臺面的人,倒是劉漢東侃侃而談,向老師詢問了浣沙的學習情況。

    老師說:“這孩子很聰明,成績在班里名列前茅,穩定在前三,在全年級也是排名前十的,就是還沒用全力,沒發揮出潛力,另外和同學關系不是很融洽。”

    劉漢東也是經過學生時代的,他看得出浣沙是個老實孩子,所謂和同學不融洽,肯定是個別同學嫌他學習好,家境貧寒,所以經常欺負他,這事兒很常見。

    既然來了,就得給浣沙架著點,劉漢東攬著浣沙走進教室,站在門口沖全體同學說:“我叫劉漢東,是浣沙的哥哥,我是干什么的,你們也能看出來,我就一句話,誰敢欺負我弟弟,就是給自己找不痛快!”

    他身材高大,穿著jǐng服,本身又有一股經常殺人形成的戾氣,制服的威嚴加上個人的氣場,立刻震懾了這些高一的娃娃,平川一中到底是重點高中,雖然也收一些高價贊助生,但不成氣候,總體風氣還算良好,劉漢東這一頓威懾,作用相當大,從浣沙的表情上就能看出來。

    “去吧,好好學習,給你姐姐爭臉。”劉漢東拍拍浣沙的腦袋,打發他回了座位,三人和老師打了招呼,轉身離去。

    浣沙的同位問他:“那人誰啊,沒聽說你有個當jǐng察的哥哥啊?”

    “是……是我姐夫。”浣沙撒了個謊,其實也不算是謊言,他很期待這個大哥哥能真正成為自己的姐夫,有當jǐng察的姐夫撐腰,自己不受同學欺負不說,家里的rì子也會好過,爸媽的病也能治了……

    劉漢東帶著梅姐和浣溪出了校門,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教育局。

    “去老教育局還是新教育局?”司機問道。

    “去教育局招辦。”劉漢東道。

    “那興許是新教育局,在新城區市政大樓里面的。”司機說著,徑直向前開,筆直的大路兩側是造型優美的路燈,車流不多,兩邊綠化挺好。

    司機是個碎嘴,開著車也不閑著,嘮叨著:“建設新城區,這幫當官的可沒少撈,這么多的路燈桿子,等mínzhǔ了怕是都不夠掛的。”

    很快到了市政大樓,這是一片宏偉壯觀的建筑區,主樓極其龐大,立方體建筑,前面是占地頗廣的噴泉,兩側有副樓,上萬平米的大理石廣場,高高的旗桿上,五星紅旗獵獵飄揚。

    市政大樓的正門非常氣派,是一座雄渾的穹頂,門前是電動伸縮門,掛著市zhèngfǔ通行證的車輛開近,門禁系統收到車上的ect信號,自動開啟,節省人力,門前有哨兵,是穿著禮服配著綬帶的武jǐng,手持鍍鉻的五六半自動步槍,威嚴神圣。

    出租車開到門前,三人下車,付了車資,登記進門,大概是因為劉漢東的jǐng服緣故,進門還挺順當的。

    教育局在市政大樓內,進了大門,是寬敞無比的大廳,地面鋪著大理石,正面是萬里長城的油畫,門旁擺著一張桌子,坐著保安人員,問清楚他們要去的地方,指明樓層,有專門的電梯小姐送他們上樓。

    梅姐見人就喜歡嘮嗑,和電梯小姐攀談起來:“小姐,在市zhèngfǔ上班待遇咋樣?”

    電梯小姐滿臉倨傲,隨口答道:“工資一般,福利還行。”

    梅姐說:“像你們這樣在市zhèngfǔ工作的年輕人,家庭背景都不得了,手眼通天的。”

    電梯小姐露出一絲笑容,似乎很自豪。

    到了三樓教育局,走廊里靜悄悄的,空蕩蕩沒有一人,辦公室沒有表明職能科室的牌子,只有門牌號碼,推一推門,出了廁所,每一扇都是鎖死的。

    劉漢東從第一間開始敲,咚咚咚的敲門聲回響在走廊里,沒人應聲,他狐疑的問梅姐:“今天星期天?”

    “不是啊,今天上班的rì子。”梅姐也很納悶。

    繼續敲,還是沒人答應,劉漢東敲門的力氣越來越大,終于有一個人從走廊盡頭的屋子出來,很憤怒的喝道:“敲什么敲!這里是zhèngfǔ機關!”

    劉漢東也怒了:“zhèngfǔ機關沒人上班,這是你們養老的地方么!”

    男子看清劉漢東身上的jǐng服,語氣立刻和緩許多:“不是沒人上班,現在都去開會了,你們找誰?”

    “找招辦。”

    “哦,招辦不在這兒。”

    “那在哪兒?”

    “在老局機關,市區里面。”

    “哦,謝了。”

    出師不利,三人心里都不大舒坦,出了市政大樓,外面寬闊的馬路上一輛車都沒有,這是新城區,開發程度還不足,出租車都沒有。

    不過先前載他們來的哪輛出租車并沒開走,遠遠的停著,司機拿著雞毛撣子在車上掃著浮灰,見他們出來就笑了:“我就知道你們過不了十分鐘就得出來。”

    劉漢東奇道:“為啥?”

    “你們是來辦事的吧?”

    “是啊。”

    “這不就結了,這是給老百姓辦事的地方么,除非認識人,要不然十分鐘就得出來,門難進,臉難看,話難聽,事兒難辦,別管事情大小,起碼折騰你一兩個月。”

    招生辦在市區老機關大院內,這里的建筑也是嶄新的,教育局是一棟dúlì的辦公樓,門口一樣有保安站崗,進去之后轉了一圈,終于找到招辦,里面一幫年輕工作人員正在忙碌,問誰是領導,答曰領導不在,我們都是臨時工,來幫忙的。

    等了半個鐘頭,領導終于來了,是個四十歲左右的婦女,聽說是社會人員報名高考的事情,立刻搖頭:“不清楚政策,我們平川招辦很少有社會人員參加高考的。”

    劉漢東說:“很少有,那就是有了,麻煩您,我們跑好幾趟了,就給辦一下吧。”

    婦女說:“上面沒政策,我也不好辦,這樣吧,你們到局機關去問一下領導。”

    “局機關在哪兒?”

    “在新城區市政大樓。”

    踢皮球啊,劉漢東惱火了,可是一點辦法沒有,這幫尸位素餐的官員就是屬算盤珠子的,領導撥一下,就動一下,在群眾面前就是穩如泰山,天崩地裂都不動的。

    只能再想辦法,出了教育局往外走,考慮著去教育局直接找局長解決,忽然劉漢東注意到路邊停著一輛朗逸轎車,車牌號碼很眼熟,仔細在腦海里過了一遍,想起來是那天來接被拐孩子的家長開來的。

    這里是機關大院,來辦事的社會車輛只能停在外面,朗逸停在固定車位上,說明此人是zhèngfǔ工作人員,再看風擋玻璃,確實有機關大院通行證,還有市zhèngfǔ家屬院的出入證。

    可是不清楚姓名,這里這么多機關,怎么找?劉漢東有辦法,向門崗咨詢,可是門崗很有jǐng惕xìng,推說不知道。

    劉漢東急了,猛拍車身,朗逸的jǐng報器叫起來,樓上匆匆下來一人,打扮考究戴著眼鏡,正是被拐的“小寶”的父親。

    “喲,是你啊。”他認出了劉漢東,轉怒為喜。

    “來平川辦點事,看見你車了,問保安車主在哪兒他也不說,我就出此下策了。”劉漢東笑道。

    “怎么叫下策,這是最好的辦法,中午別走,我安排!上回真是太匆忙了,沒來得急感謝你,劉jǐng官,中午不許走啊,到了平川就是我的地盤了,你要是走了,就是不給我面子。”

    劉漢東道:“不走,我還有事想麻煩你呢。”

    “哎喲,你這話就是罵我,什么事你只管說,能辦的我給你辦妥,不能辦的,我找人給你辦,歸口哪兒管的,直接找局長,局長不行找市長,市長不行找書記,平川地面上,就是一句話的事兒。”,最新最快更新熱門小說,享受無彈窗閱讀就在:

U赢电竞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 电竞下注| 电竞竞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下注| 菠菜电竞|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lol外围| 电竞菠菜| 电竞竞猜| 竞技| 电竞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