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匹夫的逆襲 > 第十一章 小劉哥

第十一章 小劉哥

    劉漢東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好苦笑了一下,這段時間的種種遭遇,盡在不言中。

    “沒事兒,回來也好,跟哥混,保你一天三頓小燒烤。”孟知秋拍一拍劉漢東的膀子,攬著他的肩膀往前走:“喝酒去。”

    八月流火的季節,汗流浹背,衣服如同黏在身上的第二層皮膚一般,酷熱難當,孟知秋將對襟褂子脫了搭在肩頭,露出一身橫肉和紋身,戴著大墨鏡,邁著螃蟹步大咧咧的往前走,弟兄們也都有樣學樣,扒了衣服,劉漢東不想當另類,也把t恤給脫了,不過露出來的不是刺龍畫虎的紋身,而是一身的傷疤。

    孟知秋領著大伙兒來到一家燒烤店,點了一堆肉,一桶扎啤,先弄幾個涼菜坐下喝酒,現在才下午五點多,店里沒人,煙霧也不大,電扇吹著,冰涼的扎啤喝著,赤膊大漢們吹起了牛逼。

    “現在都不去地地道道了,換了幾岔老板,味道早就不正宗了,就是個名頭。”孟知秋拈了個花生吃了,沉浸在往事中,“想當年高土坡四大天王,那都是我的哥們。”

    忽然他看到劉漢東手腕上的傷疤,忍不住問道:“這怎么回事?看起來像手銬磨得啊?”

    “就是手銬磨得,前段時間出了點事兒,被平川公安局抓了……”劉漢東輕描淡寫,將事情原委簡單敘述一遍,驚得孟知秋等人目瞪口呆。

    “我cāo,這事兒我知道,原來是老弟你干的啊,啥也別喝了,都端起來,敬咱小劉哥一杯。”孟知秋率先舉起杯子,帶著大家敬了劉漢東一個。

    “黑哥,你怎么喊我哥啊,不能亂了江湖輩份。”劉漢東道。

    孟黑子一抹嘴道:“不能這么算,江湖是不講究年歲的,你干的這些事兒,還當不起一聲哥么,我這輩子最佩服的就是好漢,純爺們,以前認識一個劉哥,那個比你還猛點,干的都是大事,我提名字你可能知道,就是咱江北的大名人劉子光。”

    劉漢東笑了:“其實劉子光和我還有點親戚關系。”

    “哦,還有這一出?怎么個親戚法,是不是一個劉?”孟知秋頗感興趣。

    “算起來劉子光應該是我姑nǎinǎi那邊的一支,應該是我姑表哥,不過親戚很多年不走動了,我也是小時候見過幾次表哥,長大以后上學參軍,一直沒回家。”

    孟知秋震驚了:“我就說嘛,鐵定是一家人,也就是你們老劉家的人,做事才這么猛!我靠,大劉哥小劉哥,一個比一個猛。”

    后邊有人嘀咕:“你啥時候說了。”

    孟知秋一瞪眼:“扯什么犢子,還不趕緊都單獨敬小劉哥一個。”

    大家又都單獨走了一個,羊肉串還正串著,炭爐子也在生火,孟知秋喊道:“老板,結賬。”

    老板顛顛過來:“孟哥,稍等,這不剛出攤子么,肉馬上就串好。”

    孟知秋摸出錢包抽出幾張紅票子:“先結賬,把肉留著我們夜里再過來。”

    “好嘞,孟哥走好。”老板點頭哈腰。

    一幫赤膊大漢從燒烤店出來,打了兩輛出租車,直奔淮江大橋下的和平飯店,在車上孟知秋就打起了電話,安排酒席,招呼朋友。

    劉漢東有些汗顏:“黑哥,這樣不好吧,場面有點大。”

    孟知秋哈哈大笑:“越大越好,我還嫌不夠大呢,留在江北的老人不多了,老弟兄都出國發展了,回頭給你介紹幾個伙計,都混的還不錯,你回江北發展,肯定能幫上忙。”

    不大工夫來到和平飯店,經理疤子親自迎接,領著他們上樓上最大的包間,先上普洱茶,拿兩盒極品淮江,現在江東省內不流行中華和蘇煙了,這種八十八一盒的極品淮江才是主流。

    和平飯店重新裝修過,富麗堂皇,俯瞰淮江,大包間及其寬敞,大圓桌足夠坐二十個人,頗有國宴的感覺。

    疤子問孟知秋都有誰來,確定了人數讓服務員換了一個常規的圓桌,陸續有客人前來,每來一個,孟知秋都會給劉漢東介紹。

    “這位是咱江北建筑行業的大拿,二建的副總,木三水。”

    “這是市zhèngfǔ辦公室的林浩,林主任。”

    “這是咱江北修車界的大拿,馬超馬老板。”

    劉漢東笑了:“這個認識,我的七星戰車就是他給拾掇的。”

    大家落座寒暄,等著最后的大牛。

    過了十五分鐘,一輛悍馬車開到樓下,一位大佬下車上樓,眾人就聽見走廊里服務員們齊刷刷的喊聲:“二哥好!”

    大包的門被推開了,一個粗壯的車軸漢子出現在眾人面前,打扮的很接地氣,大褲衩子加拖鞋,汗衫起碼有十年以上歷史,胸口印著一行紅字:晨光機械廠第五屆籃球賽冠軍紀念。

    劉漢東當即就煩了迷糊,這位哥哥的身材,是打籃球的料?

    就聽孟知秋隆重介紹道:“這位就是江北市政協副主席,著名企業家,納稅大戶,少數民族同胞的優秀代表,華清文化娛樂產業園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卓力格圖先生。”

    大家嘩然:“二哥怎么改名了?”

    卓力落座,笑道:“本來就是半個蒙古人,這是我蒙古名字,那啥,這位小兄弟就是劉漢東?”

    孟知秋忙道:“就是他,劉哥的表弟。”

    卓力和劉漢東握了握手,劉漢東就覺得對方的手很綿軟白嫩,和印象中拿著馬刀砍人的手截然不同。

    “沒聽子光提過啊。”卓力笑笑,對手下道:“拿我手機來。”

    手下奉上一部奇形怪狀天線很粗的衛星電話,卓力撥了一串號碼,爽朗笑道:“劉總理,沒打擾你的清夢吧,什么,在迪拜呢,哦,是這樣,有個小兄弟叫劉漢東的,是不是你的表弟?”

    大家都屏息凝神,這年頭冒認官親,拉大旗作虎皮的人可不少,難不成這位小劉哥也是如此?卓二哥立刻打電話驗證,擺明了就是不信人家嘛。

    聊了幾句話,卓力將衛星電話遞給了手下,對劉漢東說:“劉子光說沒有你這號表弟。”

    空氣死一般凝滯,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尷尬,尤其孟知秋,極其的不自然。

    劉漢東倒無所謂,真的就是真的,無論如何假不了,再說他也不是靠這層關系混飯吃。

    卓力笑了笑:“老劉說,按照他們家那邊的關系算,該喊你一聲小表叔。”

    大家都松了一口氣,繼續談笑風生,孟知秋哈哈大笑道:“是光哥的小表叔,那比咱們都高了一輩啊。”

    劉漢東趕緊推辭:“各親各叫,你要非喊我一聲叔,我也沒轍。”

    這場酒喝的是酣暢淋漓,都是江北豪杰人物,喝起酒來盡顯英雄本sè,喝到一半卓力起身告辭:“對不住,我得回去一趟,處理點事兒,你們替我陪好咱小表叔,喝完到我那兒去,唱歌洗澡一條龍。”

    卓二哥要走,誰也不敢強留他,紛紛起身。

    “都別起來,慢慢喝,以后常聯系。”卓力和劉漢東握了握手,帶著手下走了。

    “二哥最近談了個上億的大項目,確實挺忙的。”木三水煞有介事道。

    疤子哈哈大笑:“拉倒吧,他回家看孩子去了,沒辦法,家屬管得嚴。”

    大家就都轟笑起來,繼續喝酒,喝到八點鐘左右結束,繼續下一場,去華清夜總會唱歌。

    眾人來到樓下各自取車,基本上都是寶馬奔馳級別的豪車,夜總會距離不遠,就在濱江大道上,裝潢的很上檔次,二哥已經打過招呼,訂了一個最大的包房,服務員全都黑襯衫打扮,耳朵上掛著對講機空氣耳筒,媽咪帶了一群小姐進來,一水的學生裝水手服,環肥燕瘦任君挑選。

    “讓小劉哥先挑。”孟知秋叼著煙道。

    劉漢東也不矯情,點了一個身材小巧,看起來乖乖的女孩,眉眼依稀有點浣溪的影子。

    眾人也都點了小姐,陪坐旁邊,然后點酒水,最近流行喝洋酒,江北這邊也不能免俗,上了五瓶人頭馬vsop,五箱百威啤酒。

    “上回在頂點,喝的都是xo。”孟知秋道。

    疤子將香煙按在水晶煙灰缸里,隨口道:“那些都是假酒,老二這邊的洋酒是直接進口,貨柜發來的,絕對真貨,不能比。”

    孟知秋反正也喝不出真假來,他以玩兒為主,摟著身旁的小妞上下其手,對劉漢東點的那個女孩說:“妹妹,照顧我我們小劉哥,他是貴賓。”

    那個扮相很清純的小妹子順手摸在劉漢東褲襠里,嘻笑道:“怎么叫小劉哥呢,一點都不小。”

    包房里響徹粗俗的笑聲。

    唱歌一直唱到十二點,木三水、疤子等人先走一步,孟知秋又提議去吃燒烤,于是帶著出臺的小姐轉戰夜市,正好接著吃下午點好的肉串,成桶的扎啤可勁的造。

    劉漢東喝了不少酒,但頭腦很清晰,他問馬超:“我想在近江開個修理廠,能聯系到二手的維修設備么?”

    馬超道:“你算問對人了,我廠里的設備正打算更新換代,你想要就拉走,自己負擔運費就行。”

    劉漢東道:“價錢怎么說?”

    馬超道:“自己弟兄,談什么錢,喝酒!”,最新最快更新熱門小說,享受無彈窗閱讀就在:

U赢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竞猜| 电竞下注| 电竞菠菜|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