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匹夫的逆襲 > 第二十五章 王玉蘭點頭

第二十五章 王玉蘭點頭

    ()    劉漢東也不理會,拿了五萬塊走進張愛民家,把錢往張大嫂面前一放說:“投資款要回來了,你寫個收條,把合同給我吧。レ.si露ke-思路&c露bs;客レ”

    張大嫂已經進入瘋癲狀態,不過還是有些邏輯思維能力的,她居然問你是漢威公司的工作人員么?我怎么不認識你?

    劉漢東說我不是漢威公司的人,我是公安局的,漢威的呂建賢已經被拘留的,jǐng方抄了他的家,變賣財產還給這些投資客,別多問了我還有事,趕緊給我寫個收條。

    圍觀鄰居里有人幫腔,說這是公安局特jǐng大隊的劉jǐng官,專門辦大案的,劉漢東回頭一看,說話的正是包租婆。

    張大嫂忽然一骨碌爬起來,整理一下頭發和衣服,呵斥張愛民:“愣著干什么,還不倒茶,你的煙呢,給劉jǐng官上一支。”說著拿了紙筆,問劉漢東收條該怎么寫,看起來好像正常了,但眼神依然直勾勾的。

    “你就寫收到現金五萬元吧,然后簽名按個手印。”劉漢東道。

    張大嫂寫了收條按了手印,把和漢威簽訂的融資合同交給劉漢東,拿著鈔票一五一十的點起來,鄰居們見事情圓滿解決,紛紛散了。

    張愛民送劉漢東出來,有些難以啟齒似的說:“小劉,這錢……要不先讓你嫂子捂一晚上,我看她這樣子怕是不大妥,jīng神出問題了……明天我就把五萬還給你。”

    劉漢東說:“不慌,你先拿著用,合同我拿去幫你要債,要是能討回來一切都好,討不回來再說別的。”

    張愛民感激涕零,兩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了。

    “張師傅你別出來了,趕緊照顧嫂子去。”劉漢東出了巷子上車,王星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五萬塊這就捐出去了?爽了吧,漢威欠了十幾億,你要有本事,一個一個替他們還。”

    劉漢東拿了自己那一箱子錢,淡然一笑:“我沒那么蠢,也沒那么大本事,我只能幫自己認識的,這一百萬算是不義之財,這么花出去對得起老天爺。”

    “得,你有良心,我說不過你,回見吧。”王星發動哈弗走了。

    劉漢東提著錢箱子回廠,路上居然遇到了朱小強,穿著家家樂超市的紅馬甲,油膩的頭發也剪短了,整個人顯得很利索,問了才知道他把父親安葬后就回來找了個理貨員的工作,自食其力了。

    “還寫書么?”劉漢東問他。

    “偶爾寫寫,太累了沒時間。”朱小強憨厚的笑笑,目光坦然許多。

    劉漢東回到廠里,把自己關進辦公室,打開箱子拿出一疊疊鈔票清點著,一共是九十五萬,堆成小山把自己圍上,心情不是小好是大好,想了想還是找了個鐵箱子把錢裝起來,用鋼絲擰上放在床底下。

    晚上汽修廠變身燒烤攤,人手不夠,馬凌跑來幫忙,切肉串肉扇風燒炭不亦樂乎,忙和半天累的不行,走過來將劉漢東嘴上叼著的紅梅奪下來自己抽了兩口,嗆得不行。

    “都說抽煙能解乏定神,都是騙人的。”馬凌坐在小馬扎上抱怨著。

    劉漢東看她曬得發黑的皮膚,脖頸下線條分明的鎖骨,心中百感交集,馬凌白天跑車已經透支了體力,晚上還跑來燒烤攤幫忙,累的一身臭汗,熏得滿身煙火氣羊膻味,身為男子漢大丈夫,讓自己的女人如此勞累是不對的。

    他上前幫馬凌捏起了肩膀。

    “又揩油。”馬凌回頭一看,劉漢東臉sè和平常不太一樣,便也收了戲謔低聲道:“怎么,舍不得我這么累是吧,那你趕快掙大錢,養著我吧。”

    “跟我到屋里來。”劉漢東道。

    馬凌臉上緋紅,“太早了,客人都沒走呢。”

    “你想哪兒去了,給你一樣東西看。”劉漢東拖著馬凌進了屋,從床底下鐵箱子,擰開鐵絲,打開蓋子,然后馬凌就呆住了。

    “賓利賣掉了?”馬凌腦子轉的很快。

    “賣掉了,我分了一百萬,除掉給你家的二十萬,還有八十萬,買房子買車做生意都夠了,你要是不想開公交了,就辭職吧,我養你!”

    “太好了!“馬凌興奮起來,摟著劉漢東的脖子在他臉上吧唧一口,“我媽整天愁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這下可好了,你可以登堂入室,正大光明的進我家了,看我媽還能說出什么話來。”

    “說好的獎勵呢。”劉漢東開始嬉皮笑臉,動手動腳。

    ……

    第二天,馬凌早早下班回了家,王玉蘭頭上敷著毛巾,病病歪歪躺在床上正打電話呢,家里沒買菜,電飯煲里也沒米飯。

    這些天王玉蘭就干一件事,到處打聽漢威公司清盤破產的消息,據說法院已經查封了龍氏財團的資產,但是龍開江早已資不抵債變成空殼子,砸鍋賣鐵也付不出這么多錢,自家二十萬怕是兇多吉少了。

    著急上火,心理壓力驟增,王玉蘭嘴上都生了毒瘡,也沒心思買菜做飯,整天就是打電話,串聯一幫人預謀上訪什么的。

    見女兒回來,王玉蘭有氣無力道:“媽沒力氣做飯,你下點掛面自己吃吧。”

    馬凌問道:“媽,事情處理的怎么樣了?”

    王玉蘭說:“把材料交給律師了,打官司吧,二十萬肯定沒法全收回來,現在只能指望把損失降到最低,我也沒別的想法,能回來十萬就謝天謝地。”

    馬凌心中暗笑,悄悄給劉漢東發信息讓他一小時后過來,然后下樓去買了涼菜和啤酒,回來下了一鍋掛面,用涼水過了一遍,切黃瓜絲蕃茄片準備著,正忙碌著,房門響了,急忙跑過去開門,竟然是爸爸回來了。

    “鑰匙忘帶了。”馬國慶回身關門,看到飯桌上擺著燒雞鹵牛肉涼拌菜冰啤酒,不禁奇道:“今天誰過生rì?”

    “單位發獎金了。”馬凌隨口扯了個謊。

    馬國慶信了,進屋和王玉蘭說了沒幾句話就又吵起來,無非是埋怨他沒本事,討不回錢。

    “人家有能耐的,早就把錢要回來了,虧你還干公安,一點用都沒有。”王玉蘭歇斯底里的罵道。

    馬國慶一籌莫展,王玉蘭說的是實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龍開江的資產還是有一些的,不過根本輪不到這些平頭百姓,早就被那些手眼通天的能人搶占了,將來法院處理財產,也是那些有門路的人優先。

    忽然房門又被敲響,馬凌上前開門,這回站在門口的是劉漢東了,他提著包,穿著整潔的襯衫,頭發也理過了,干凈利索帥小伙一枚。

    劉漢東進了門,規規矩矩喊一聲馬jǐng官,王阿姨,不等對方開口,將打開提包拿出兩大捆鈔票來。

    “阿姨,這是二十萬,您點一下。”

    王玉蘭兩眼直了,呆了三秒鐘才醒悟過來:“小劉你坐,馬凌倒水,老馬拿煙。”自己上前抓起鈔票開始清點,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二十萬很快數清楚,不放心,又翻過來再數一遍。

    馬國慶父女端茶遞煙,劉漢東坦然接受,侃侃而談:“我找到呂建賢好好談了談,他先把咱們的欠款結了,回頭合同給我,兩下就算清帳。”

    王玉蘭說:“不對啊……”

    “怎么?不夠二十萬?”劉漢東奇道。

    “夠是夠了,可是按照合同,還有好幾萬的利息呢。”王玉蘭道。

    馬國慶說:“能要回來本金就不錯了,你還想什么利息!”

    王玉蘭說:“就算不給高息,銀行利息起碼得給吧。”

    馬凌不滿道:“媽,你看過漁夫和金魚的故事么,你就是那個貪心不足的老太婆。”

    拿到了錢,王玉蘭的病情一掃而光,jīng神也足了,嗓門也大了:“好你個死丫頭,敢嘲笑你媽,算了,先吃飯,邊吃邊說。”

    這一頓飯,劉漢東終于能以準女婿的身份坐上馬家的餐桌,王玉蘭很熱情,不停給他夾菜,還詢問他的近況。

    “生意挺好的,都忙不過來,一個月下來進賬一兩萬不成問題。”劉漢東說的是實話,不過賺的是辛苦錢,而且大多來自燒烤業務。

    二十萬巨款安全回家,馬國慶心情也是大好,端起酒杯道:“小劉,辛苦你了,討債這一行可不容易,游走在法律邊緣,稍不留神就會越線,來,咱爺倆喝一個。”

    劉漢東心說我還不是被你們給逼得,但嘴上卻說:“我也是當過jǐng察的,有分寸,違法的事情偶爾可以碰一下,但犯罪的事情絕不能干。”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王玉蘭在桌子底下踢了馬國慶一腳:“都老老實實的像你這樣,二十萬永遠也討不回來,小劉你別聽他的,吃菜。”

    馬凌幸福的看著他們,心里美滋滋的,這么和諧的場面可是很難得的,想必父母終于認可了劉漢東。

    “阿姨,我和馬凌的事情……”劉漢東主動提起話茬。

    王玉蘭毫不猶豫道:“阿姨說話算數,可以考慮,不過也有一些硬xìng的條件,婚房起碼兩室一廳的,位置不能太偏,車得買輛新的,至少得是大眾這樣的合資車,嫁妝什么的我倒沒要求,只要你對我女兒好就行。”

    劉漢東早有準備,不慌不忙道:“我已經想好了,房子就買黃花小區的二手房,距離近也方便照顧二老,買個三室兩廳一百平米出頭的,車隨時可以換,十來萬左右的任選。”

    王玉蘭一愣,本想使個拖延戰術,沒想到對方這么爽快全盤接受了。

    ,最新最快更新熱門小說,享受無彈窗閱讀就在:

U赢电竞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投注| 电竞菠菜| 电竞投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竞技|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电竞比分网|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